第30章 嚴河酒坊
g,更新快,無彈窗,!

"唐子浩,你真的勸父親大人辭官?"

范純禮與唐奕打鬧一番,安靜了下來.

唐奕一邊享受著郊野的碧色連天,一邊笑道:

"嗯,你爹和你說了?"

"父親和尹叔父對談之時,說起過."

"那你覺得,你爹應不應該辭官?"

"我哪知道."范純禮撇著嘴.

"不過,這幾年父親大人這個官做得極累,不當也罷!"

唐奕看了他一眼,打趣道:"你就不怕你爹不當官了,天天在家盯著你讀書?"

范純禮一怔,"唐子浩,你別嚇我.."

轉而見了鬼一樣叫道:"那他還是接著當吧,省得成天盯著我."

唐奕哈哈大笑,范純禮少年心性,又對讀書無愛,范仲淹要是真的賦閑在家,那他才是真的倒黴了.

事實上,范家四子,除了一本老正的次子范純仁考上了進士,另外三個,好像讀書都不怎麼樣.

....

嚴河酒坊,本是嚴河村一張姓富戶的產業,業主名叫張全安,與張全福是表親.要不,也不會一有出兌的消息,張全福就知道.

這幾年年景好,糧豐酒賤,張全安的果釀劣酒自然銷路不暢.

今年春夏雨水充足,又是一個好年,張全安眼見果子酒漲價無望,銷售無門,所性動了出兌的念頭.

到了嚴河村.

張全安早就來到村口迎接,與三人見了禮,就引著他們來到了位于村頭的酒坊.

對于灑坊的位置,唐奕還是極為滿意的.

嚴河村臨河而居,水源充足,又毗鄰官道,入城也方便.最主要的是.這里不似城中那般成本高昂.要是在城里,別說是一家現成的酒坊,就是一塊蓋酒坊的地皮,也比嚴河酒坊的價高了.

進了酒坊,唐奕更是暗自點頭,對這處所在十分滿意.

酒坊正向是一塊一畝左右的空場,用木料圍成一個大院子,東西兩邊各搭一個雨棚,棚下整整齊齊的碼著幾十口大缸.正對官道的北向,是五間正房,看上去半新不舊.

"正房是三年前開坊的時候新蓋的,用的都是青磚大料."張全安給張全福,唐奕介紹著.

當初建坊的時候,他也是費了一番心思的.

引著眾人來到正房里面,只見各種釀酒器具一應具全,幾乎是只要接手就可以直接開工了.

正房有後門,穿過去就是酒坊後院,張全安帶著大伙來到後院,唐奕不由得眼前一亮.

原來,後院還有一小塊空地,緊挨著嚴陵河,河岸邊上的東西兩側還各建有兩間偏房.與嚴陵河,還有前院正房,正好圍成一個"回"字.

"這地方不錯."唐奕滿意地贊道.

張全安笑道:"這兩間房,本是打算我一家自住的.因酒坊生意不濟,也就空下了,里面的家什,器具都還是新的."

唐奕一邊聽張全安介紹,一邊盤算著,前院可釀酒調配,後院則用來提煉甘油,做蠟燭,肥皂,正好合適.

而且酒坊背靠的嚴陵河與官道平行,直通鄧州城,雖是白河支流,但是跑平槽小船是沒問題的.

用船將酒運往來鄧州,由水門進城,自然要比陸路方便得多.將來果酒打開銷路,還可直接從此裝船,直達漢水.再由漢水上大船,就可銷往大宋全境.

"前院雨棚下面,還挖了兩口窖做酒庫,咱們去看看?"

張全福也對這處地方十分滿意,他之所以極力勸唐奕治辦酒坊,還有另一個小心思.

眼下,馬大偉與四娘的婚事已成定局,但是,別忘了,馬大偉現在可還跟唐奕住在唐記里頭呢.總不能讓馬大偉把媳婦娶到食鋪里頭去吧?

這間酒坊,當年開業之時他是來過的,知道有後院可住人,他打算和唐奕商量,讓馬大偉直接把此處當做婚房,即省了麻煩,又把酒坊牢牢地攢在了手里.至少,唐奕豬油煉寶的秘方,是絕計不能讓外人知曉的.

眾人來到前院雨棚的地窖口兒,唐奕閑的沒事,隨手晃了晃邊上的酒缸,卻沒成想酒缸文絲未動!

唐奕心念一動,問道:"酒缸是滿的?"

張全安苦笑應道:"可不是滿的?今天新酒銷售慘淡,全都壓在這兒了"

"有多少?"

"外面四十缸,窖里還有七十余缸,每缸四百斤."

外面四十,窖里七十.多,加在一塊就是四萬四千斤.

張全安見唐奕和表哥張全福都定住不動,還以為這二人一聽屯了這麼多酒,犯愁銷路.生怕這生意黃了,他急忙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你們要是兌下酒坊,這存酒我....半賣半送!"

唐奕正算著,把這些存酒變成錢,得是多少.

一聽張全安要半賣半送,"怎麼算?"唐奕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張全安低頭沉吟.,半晌才一咬牙,吐出兩個字:"兩文!"

"這一百多缸果灑,出坊價最低的是兩文,品質好的四文,我全按兩文."

唐奕震驚了.看來,這開果酒坊的,還真不掙錢,賠本兒都要往出兌..

兩文錢,四萬多斤,才不足九十貫錢..轉手,唐奕一過濾,再兌上甘油,就賣200文一斤,整整番了100倍!

唐奕與張全福對視一眼,誰都沒說話.但二人都是心領神會,這回賺大了.

他們在意的,倒不是張全安多少錢把存酒兌給他們,差那麼一文兩文的,四萬多斤,也才幾十貫的差異.

讓他們不淡定的,是數量!

四萬多斤存酒啊!全賣出去就是九千貫.去掉豬油和其它一些原料不足五百貫的成本,剩下的八千多是純利.

就算特麼去搶,也搶不來這麼多啊!

張全福更是眼冒金光,看著眼前一缸缸的存酒,就像看著油光光的銅錢.

他雖然只占了一成份子,還要出本錢,但是,這四萬多斤酒要是全賣出去,雖只是一成,他到手也有八百多貫.而這一間酒坊才多少錢?

前後院占地將近兩畝,九間新房,外加雜七雜八的東西,也才不過要價四百貫.再加上四萬四千斤的存灑,也不過五百.

等于說,盤下這間酒坊,一分錢沒花,倒先掙下了三百多貫.

二人也不說話,張全安哪知道這兩人心里想什麼,更為焦急.

干脆下了狠心,"一文,一文全甩給你."

"一文?"

....

唐奕連忙擺手,"叔伯誤會了,我們在乎的是存的數量,而不是價格."

張全安心道,果然是閑存酒太多,干脆拼了,"白送."

"只要你們兌下酒坊,這些破酒,老夫也不要了.你們是賤賣,還是倒掉,隨便!"

嘎...

白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