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少年風華
g,更新快,無彈窗,!

尹洙的事情讓唐奕郁悶了一晚上,但人不勝天,連孫郎中都沒有回天之力,唐奕郁悶也是白郁悶.

第二天,張全福早早地就應約到了唐記,與唐奕用完早飯,就准備出城看酒坊去.

二人還沒出門,就見一個十幾歲的青衣少年,撒著歡地的跑進店里.

唐奕一怔,來的是范純禮.

"三哥怎麼來了?"

范純禮樂道:"我來視察一下,看看小弟店面的生意如何."

"呃..."這位范三哥的秉性跟他二哥還真是天差地別.

范純禮四下掃了幾眼,回身見唐奕一臉的呆愣,不由大笑著錘了唐奕一下.

"這麼嚴肅做甚?我可不是我二哥,整板天著一張臉."

"你前天送去的幾壇果酒,父親大人很喜歡,但又被他轉手送人了,我就自告奮勇來找你討酒嘍."

"這位是?"張全福迷茫問道.他可不記得唐大郎還有什麼三哥.,而且看二人的樣子還挺熟.

唐奕這才向張伯介紹道:"這位是范彝叟,恩師的三公子."

張全福一驚,那不就是范相公的三公子?連忙恭敬道:"小老兒有眼不識泰山,原來是范公子."

"這位是我大哥未來的岳丈,福隆雜鋪的張老伯."

范純禮也是一拱手,"給張老伯問安!"

唐奕道:"果酒我這還剩七壇,一會兒我讓大哥幫你送到宅子去,你自己拿不回去."

"那感情好!"范純禮一樂."父親還說,讓你今天去家里一趟,有話跟你說."

唐奕無奈地一攤手,"今日不行,你看我這都要出門了."

范純禮下意識問道:"你要干嘛去?"

"出城,看一家酒坊."

范純禮一聽唐奕要出城,不禁眼睛一亮,暗自琢磨了起來.

"要不,明天吧?反正師父找我無非就是勸我進學,也說不出什麼別的來."

張全福聽著兩人對談,有些不淡定了.

心說,這唐大郎怎麼看不出個眉眼高低?那可是范相公召見,還不一溜小跑兒的過去,竟還敢推脫.

"明天不行!"范純禮湊到唐奕耳邊,壓低了聲音道:"明日州府與城西湘營再次連手緝拿'朱連盜’,這回父親下了狠心,定要把這伙盜匪一網打盡.所以,明日要親自督戰."

"要不,咱們改期?"張伯試探著問道."反正酒坊也跑不了,還是范相公要緊."

"不用不用不用!"范純禮把手搖得快脫臼了."你們該去干嘛,就干嘛,大不了晚點再去見父親."

"不過...."范純禮賊兮兮地奸笑道:"不過,你得帶上我.要不,我自己回去了,怎麼交差呀?"

"你去干嘛?

"天天窩在宅子里學經作賦,早就憋壞我了,好不容易出來一回,當然不能就這麼回去了."范純禮撇著嘴抱怨著.

他可不像他二哥那麼好學,他是對做學問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沒辦法誰讓他爹是范仲淹...不想學也得學.

"那好吧.!"唐奕也沒辦法了,這位別看只見了兩次面,但還真不把自己當外人.

...

三人出了唐記,過了西城門,就算出了城.

張全福所說的酒坊在城西五里的嚴河村,背靠嚴陵河,離鄧州城涉步用不上小半個時辰.

三人走在田蔭夾道的官道上,一路向嚴河村行去.

唐奕深吸了一口帶著草味兒,禾香的空氣,心情也為之舒展了起來.

這清新香甜的氣息,在後世,除非跑到深山老林里頭,人口密集的城鎮是絕對享受不到的.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就算再強的人也有權力去疲憊,微笑背後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活的那麼狼狽."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嘗嘗闊別以久眼淚的滋味.........."

.....

一時高興,唐奕竟哼起了後世的流行歌曲.

"這是什麼曲兒?怎麼沒聽過?"范純禮聽得入迷.這小曲兒雖不如詞牌清雅,但卻郎朗上口,讓人著迷.

"切~!你沒聽過的曲兒多了去了!"唐奕揶揄道.

"誰的曲兒?挺好聽的."

"劉德華."

"劉德華?男的?"唱曲兒吟詞都是青樓小姐居多,范純禮還沒聽過哪個大男人也唱曲兒.

唐奕白了他一眼,"當然是男的,那可是我男神."

"男神?竟瞎說,哪有叫劉德華的神仙."

唐奕一個趔趄,差點沒載到地上.心說,我真是賤的,和他掰扯這些干嘛?!

"跟你沒法溝通,咱倆有代溝."

范純禮剛要發問....

"別問我代溝是什麼溝!"

......

范純禮到嘴邊的話,讓唐奕生生給堵了回去.

不問就不問!范純禮悻悻地想著,低頭又回味起這位叫劉德華的神仙唱的曲兒.

"曲是好曲,不過詞兒不太好!"范純禮遺憾地品評.

"怎麼不好?"

"父親大人常說,'英雄無淚’.男大漢大丈夫頂天立地,只有柔弱小娘,才沒事兒就哭呢."

"你懂個屁!"唐奕發現真的好累心啊.

"誰說男人就不能哭了?男人就不是人了?男人也要脆弱的一面."

"反正大丈夫,真英雄不能哭!"范純禮堅守原則.

唐奕不與其爭,遙望原野長歎一聲,"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范純禮喃喃複述...良久...才一指唐奕.

"好你個唐子浩,原來你也是個會作酸詩的腐儒."

"妄我還當你是同道中人,本公子算是看錯你了."

唐奕哈哈大笑,被他勾起了童心.

"小爺可不是什麼腐儒!小爺是'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揮劍決浮云,諸侯盡西來.’的梟雄."

"莫辯!"范純禮一聲怪叫,就沖了過來.

"看打!"

.....

張全福一頭的冷汗.早就聽說,唐大郎狂放敢言,今天算是見識了.秦王掃六合....諸侯盡西來.這是可以用來自喻的詩嗎?

不過,看著兩個嬉戲追逐的少年,張全福由衷地為他們高興.,仿佛自己也年青了許多.

他當然不會知道,這兩個童心未泯的少年人,在十幾二十年後,對大宋意味著什麼.

秦王掃六合,虎視何雄哉!揮劍決浮云,諸侯盡西來!

這句詩仙李白描寫始皇的《古風》名句,也將成為大宋朝橫掃六合八荒的真實寫照.

宋皇掃六合,

虎視何雄哉!

揮劍決浮云,

萬國!盡!東!來!

.......................

蒼山要用《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唱哭范仲淹!!!

弱弱地問一句,值一波推薦,收藏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