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風痹之症
g,更新快,無彈窗,!

六嬸這趟走得是極為舒心,不但成了一樁好事,而且還解了前次的悶氣.

拿了庚貼,也不要張全福的喜錢,興高彩烈地就回來了.

問名,納吉雖是舊禮,但也大都是走個過場.哪個不開眼的算命先生敢說八字不合,生生拆了一樁親?除非是飯碗不想要了.

請來的卜卦先生自然是撿好聽的說,直接把馬大偉和張四娘的這門親,說得是天上有,地上無,簡直是良緣佳配,天作之合.直說得唐奕這個無神論者,都是眉開眼笑,特意讓馬伯多封了一吊銅錢與那先生.

接下來,就是馬老三請出馬家祖宗的靈位,焚香祭拜,再把張四娘的庚貼置于祖宗面前,擺上幾天,若無差池,就可去張家正式下聘了.

忙完了這些,馬伯,馬嬸心里的石頭也算落了地,看著自家兒子笑得合不攏嘴,心說這得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才能娶上四娘這樣的好親.

馬家三口高興異常,自不用說.唐奕見沒什麼事了,就返回樓上,繼續寫他的《基礎化學》.

過了晚飯的時辰,天色漸晚,唐記又是早早的關了排門,結束一天的營生.唐奕也從樓上下來,與眾人同用晚飯.

"孫郎中怎麼一天沒見著人?"唐奕四下一掃,總覺得少了點什麼.細想之下,才恍然想起,一天都沒見孫郎中的影兒.

這老頭兒,竟然三餐都沒來曾飯,實不多見.

馬伯一邊擺上碗筷,一邊道:"似是出診去了."

正說著,就見門外一個高音兒,"誰想我拉?"

孫郎中人未至,聲先到了.

..

馬伯一笑,"真不禁念叨,說曹操,曹操就到!"連忙又添了一副碗筷.

孫郎中進門就見一桌子的好酒好菜,頓時喜上眉稍,"餓煞老夫嘍!"大喇喇地坐上桌,端起來就吃,也不管眾人.

馬嬸嗔怪道:"慢點,又不少你的."

孫郎中塞了滿嘴飯菜,含混道:"中午就沒顧上吃飯,要是趕不上你們這頓,老夫這一把骨頭非餓散了不可."

唐奕見他只顧往嘴里塞東西,全無儀態,不禁搖頭輕笑.這簡直就是個老頑童,俗話說,老小孩兒,老小孩兒,說的就是他這種吧.

怕他吃的急了,唐奕拿過酒壇,給孫郎中倒了一碗果酒.

"您快喝一口兒順順吧!"

老頭兒哪會跟他客氣,拿起來就往嘴里倒,滿滿一碗,眨眼就見了底.干了一碗還不夠,又奪過酒壇子,自顧自又倒上一碗.

兩碗酸甜果酒下肚,孫郎中舒服地長出一口氣.

"你這小子真不厚道,有這等好東西,也不早點釀出來."

"嘿,早點做出來,也早讓你喝窮了!"

上一次的十斤豬油,一共提煉出八兩左右的甘油,能兌出80斤的果酒,也就是十六壇.

前天給張伯拿去兩壇當樣品,昨天又給范仲淹帶去四壇.剩下十壇,不到三天的工夫,就被孫郎中一人灌掉了三壇子.要不是這酒度數低,和飲料差不多,唐奕真怕他喝出毛病來.

唐奕一邊又給孫郎中滿上,一邊問道:"今兒個出的是哪家的診啊?也不供飯?"

不問說還好,一問之下,還把孫郎中的火氣給問上來了.

孫郎中調門兒都高了幾分,大叫道:"你還有臉問!?老夫還沒問你呢,你昨日與那尹大人說了什麼?害得他不顧病體,在外面坐到半夜,舊疾複發!"

唐奕一怔,"尹大人?尹洙?您今日去了范宅?"

"可不!"孫郎中眼睛一立."尹大人昨天和你閑談之後,在外面坐了整整一下午,晚上就病疾加重,起不來床了."

"尹...尹先生...沒事吧?"唐奕心虛地問道.

想來還真的怪他,像范仲淹,尹洙這樣的巨儒,名士,唐奕扔出那些這個時代聽不到的聲音,怎能不痛思良久?只是,唐奕卻是忽略了尹洙的身體,苦坐了半天,自然是熬不住的.

"暫無性命之憂,但也..."孫郎中一臉哀愁,顯然情況十分不樂觀.

唐奕心中莫名一痛!

與尹洙只是一面之緣,但其溫雅,隨合的性格,給唐奕留下很深的印象.若真的是因為自己,而出了什麼岔子,他還真的有些難受.

"先生是何惡疾?難道就沒有回春之法嗎?"

唐奕知道,按照史書所載,尹洙從均州往鄧州養病之時,就已存歿,經年病亡.此時已心知其疾必是無治,但他還是心存僥幸地問了一句..

孫郎中搖了搖頭,"尹大人得的是風痹之症,多年不治,已是痼疾.加之遷任均州濕寒之地,風邪入髒,又長期水土不服,虛不壓邪,現在已是無藥可醫了."

"風痹之症?"唐奕對中醫的病稱並不了解,哪知道什麼是風痹之症?

孫郎中解釋了半天,他才明白,原來所謂風痹,就是後世的痛風.

在後世,醫學發達,一般痛風不會致命.

與別的關節性疾病不同,痛風並非外因所造成的,而是內因.實為腎功能紊亂,至使尿酸排泄不良,淤積體內而造成的.

痛風看似是關節疾病,實為腎病,若長期得不到治療,腎髒近一步病變,也有可能危及生命.

前世,唐奕的母親也有痛風的毛病,但那時的醫學比大宋強上不知多少,只要按時吃藥,控制飲食,並沒有什麼大礙,只不過比較遭罪罷了.

"尹大人風痹極重,體弱空乏,虛不受補.而且,手足的關節已經有變形,潰爛之相,怕是很難為繼了."

聽完孫郎中的陳述,唐奕不死心地問道:"連您老都救不了嗎?"

別看孫郎中平時瘋瘋顛顛的,在鄧州地界,他可是一等一的名醫,顯少有治不了的難症.就連鄧州城周圍的州縣,也有人慕名而來,求醫問藥.

"其實,尹大人的腎疾老夫是可以為其慢慢調養的,就算無法根治,也能不令其惡化."孫郎中少有的正經起來.

"但是,現在首要的問題不是腎疾,最要命的是風痹之症已經禍及五髒,引發厥心痛(心肌梗塞).而且關節潰爛最是麻煩,一般藥石無法愈合,一但惡化,神仙難救!"

唐奕無力地攤坐到凳子上,心中淒苦.

奶奶的!小爺前世學什麼高分子化學啊?要是學醫藥化學多好,說不定能弄出點什麼特效藥,救尹洙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