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問名(一)
g,更新快,無彈窗,!

初十日,馬大偉與張四娘成問名之禮.

...

鄧州入夏以來雨水頗多,但好在天公作美,近幾日多是晴天.

初十當天,又是一個晴朗好天,六嬸又換上一套新做的緞面兒衣袍,還挽了個新髻,弄了只茯苓花簪插在頭上,甚是精神.走路更是昂首挺胸,步步生風,手上的絹帕都搖出花兒來了,和上一次去張家提請之時的毫無底氣,完全是兩個極端.

能不精神嗎?上次去可是完全沒抱說成的希望,自然硬氣不起來.可誰能想到,這看上去天上地下的兩家人,竟然成了.雖是唐大郎親自出馬才說成的親事,但這兩家過禮走動可都是他六嬸子的活計,將來傳出去,他六嬸也是風光.

今天到張家去問名,六嬸自然要好好打扮一翻,也好不墜了馬家的威風.

...

嫁娶六禮,可和唐奕拜師求學的六禮不同.並非六樣兒有著象征意義的禮品,而是實實在在的六道禮儀程序.

分別是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

納采,就是之前六嬸提雁上門的那個過程.意在男方提請女方家長的意見,看看有沒有合親之意.若女方家里不反對這門親事,則男方會另擇吉日讓媒人再次登門,把女方的年齡,姓名,生辰八字寫在庚貼之上請回來,是為"問名"

男方將女子的名字,八字取回後,要在祖宗靈位前進行占卜.卜得吉兆,再把庚貼在祖宗面前供奉幾日,看看有沒有什麼不祥之事發生.若一切順利,則備禮通知女方家,決定締結婚姻,此為"納吉".

下一步就是"納征",男方命人帶上聘禮到女方家中正式求婚,也就是我們俗稱的下聘,下定或者定婚.

只有過了納征之禮,兩家親事才算真正定下來.不但受到百姓的認可,而且已經具有法律約束,任何人不得擅自毀約,不然是要吃官司的.

之後,再經後"請期",也就是雙方協定婚期;

"親迎"則是男方把女方迎娶過門,到了這一步,才算是把媳婦娶回家了.

此六禮,也體現了古禮之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重要性.

從頭到尾,就沒有新郎新娘什麼事兒,都是長輩和媒婆主導一切.更有甚者,新婚男女在洞房之前都沒見過面兒,娶回來的是美嬌娘,還是無鹽婦,只有到掀開蓋頭的那一刻才能知曉,跟壓大小沒啥分別.

哪像後世,自由戀愛不說,婚前還得"驗個貨",覺得合適,才做結婚的打算.婚事也只是兩家人見個面,吃個飯,就把什麼都定下來了.

更有的年青人,一言不合就偷戶口本,強行把證領了.這即使放到非常開明的唐宋,也得打死你個不孝子孫.

.....

六嬸一早就到了唐記,唐奕和馬老三照例好酒好食的伺候.六嬸用過了早餐,唐奕又調了一碗豆蔻香茶,讓六嬸消食.

喝完了茶,六嬸這才一搖絹帕出了唐記.唐記外面等著買生煎的眾鄰里,見六嬸打扮得花枝招展從店里出來,不由打趣道:

"呦,六姑婆這又是曾著吃食了,不知道這回又是盯上了哪家小娘啊?"

唐記要為馬大偉娶親之事,街坊們都是知道的,而且上次六嬸去張家提親被拒,也傳的是滿城皆知.

倒不是他們刻意宣揚,而是城南那個愛嚼舌頭的徐婆子為錢二公子提請,正好與六嬸遇上.這婆子回去之後大肆訛傳,說什麼馬大偉豬油蒙了心,自不量力,還要娶張四娘子.

大伙兒雖不認為馬大偉是卑賤之身,但也覺得有些癡人說夢,好高騖遠了.

六嬸似笑非笑的撇了眾人一眼,罵道:"一群門縫里看人的醃臜閑漢!怎地?老身就是去做媒的,而且親事已定,這就去問名,拿庚貼."

大伙兒一愣,一人隨即笑罵,"這老婆子嘴上真是不修德,馬老三瞎眼,怎麼請了你這婆子,再好的姑娘也被你嚇跑嘍!"

另有人則道:"六嬸子說話真不中聽,不過,大偉的親事有著落了?是哪家的小娘?"

六嬸白眼那人一眼,恨聲道:"就不告訴你!迎娶之時,饞死你這閑漢!"

說完,一甩絹帕,一步三搖的揚頭穿人而過.

眾人一陣哄笑,全沒把六嬸的話當回事兒.馬大傳再怎麼說也是傭戶,無房無產,就算娶,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人家的小娘.

....

六嬸還沒行出幾步,就見唐大郎追出店來,朝著六嬸叫道:"嬸子,給張伯帶個話兒,明日一早不用起火,來我這兒一同用過早飯就出城."

眾人一怔,聽唐大郎的意思....

六嬸這是去張家...

哪個張家?

不會是...

張四娘家吧?

.....

唐奕無意的一語,反倒勾起了大伙的興趣,連忙追問守著大灶的馬老三,到底是哪家小娘.馬老三卻也賣起了關子,輕笑不語.

他其實心里也憋著火氣,誰不想讓人高看一眼?誰也不想被人看輕!

你們都說我家大偉娶不上張四娘,那老漢就偏不告訴你們,到時亮瞎你們的狗眼.

全城最好的小娘還就落戶我們馬家了,怎地?不服?不服你也娶一個去啊!

.....

六嬸招搖過市,一路走到城東張宅,在張家外面不,不想碰上了她想碰,又不想碰到的人.

徐婆子!

這賊婆子嘴賤心黑,六嬸看她就惡心.自然不想碰到她.

但是,偏偏此時碰到,讓六嬸心里說不出的通透.而且,只要搭眼一瞧,就知道這位是來干嘛的,更讓六嬸心里暗爽.

徐婆子不是一個人,而是帶著一班仆從,抬著小包,大箱各色禮品著實不少.

見遠處行來的六嬸,徐婆子不禁眉頭一緊,"這窮婦怎麼又來?"

不等徐婆子先開腔,六嬸遠遠的就怪叫一聲:

"呦!這不是徐牙婆嘛?怎地?這是去下聘?不知是成了哪家的好事?"

在張家門口還能是去哪家?再說,她也明知徐婆子不是下聘,都許給馬大偉了,她還下什麼聘?

徐婆子被她咽的這個難受,她當然不是來下聘的.提請都還沒過,下什麼聘?只不過,錢家這回下了血本,這回讓她帶著重禮來提親,就不信那張全福眼見這麼重的禮金不動心.

"呦,六姑婆這一身好不貴氣.怎麼,馬大偉那個下人,還對張家小娘不死心?"徐婆子毫不示弱,論吵架,鄧州城她還真沒怕過誰.

六嬸也不答她,而是圍著那幾個擔著禮品的仆從繞了一圈.嘖嘖言道:"老姐姐,還真是好生意,說的都是巨富之家的媒,這聘禮可不輕啊,夠我們小門小戶掙上一輩子."

徐婆子哪知道六嬸心里埋著壞,得色道:"六姑婆算是明白人啊,張家四娘可不是誰都能惦記的.沒有點家底,也好意思登張家的門?"

六嬸恍然道:"原來還是來提張家的親的?還是錢二公子?"

六嬸一撇嘴,"那老姐姐可要小心了,錢二那副德性,吃喝嫖賭樣樣在行,將來四娘要是在錢家過的不好,老姐姐可是要被張全福戳脊梁骨的."

她陰陽怪氣的樣子讓徐婆婦無名之火暗躥,皺著老臉沉聲道:"過的好不好是他們兩家的事,與老身何干?你莫要妄言詆毀!"

"怎是詆毀?"六嬸佯裝不解道:"說媒納緣,本就是一手托兩家,好與不好全在媒人的一張嘴.這里面的責任,老姐姐做了這麼多年牙婆,當比老身知道的清楚啊."

"你!"徐婆子一時無言,只得恨恨的道:

"勸你一句,別在這瞎摻合,就算老身說不成這門親,他馬大偉也不用做這個白日夢.張四娘就算瞎了眼,也不會去馬大偉的窩里受罪."

六嬸不以為意,又羨慕地看了一眼那大包小包的禮品,轉到徐婆子身前,高深一笑,"馬家成不了,那錢家就能成?"

徐婆子一聲冷哼,"錢家富賈一方,就算張老板一時心有疑慮,早晚也會明白與錢家結姻的好處,不愁他不應下這門親."

六嬸暗笑,也不知道這賊婆子哪來的自信,心說,你越囂張,一會兒就越難受.

不再理會陰著老臉的徐婆婦,六嬸上到張家門前,扣響門環.

出來應門的張家仆役,開門一見是六嬸,急忙作了個揖,笑著恭敬道:"嬸子怎麼才來,老爺在堂上恭候多時了.."

說著,就引著六嬸朝院內行去,自始至終都沒正眼看徐婆婦和那一堆禮品一眼..

...

六嬸進門之前,挑釁地斜了徐婆婦一眼,讓徐婆婦好生氣悶!

"什麼情況?老身攜重禮來訪,怎麼還沒人搭理了?"

心中忐忑,下意識地就跟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