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曆史的拐點
g,更新快,無彈窗,!

所有人都覺得唐奕在說胡話.

范相公要收唐奕做弟子?孫郎中是一點不信,馬伯是有點畫魂兒.

一早的時候,馬伯親眼見到,那個老者與唐奕相談甚歡.雖然聽不得二人說的是什麼,但正因為聽不懂,所以才高端嘛.范公一時聊得高興,要收大郎做弟子,也是可能的.

但是,唐奕說他不想給范相公當弟子,別說孫郎中不信,就連馬伯也不信.

范相公是什麼人?那是大宋百姓心中的聖人.

大宋朝除了天家威儀,再往下排就應該是范公了.在他們這些普通百姓看來,別說是范公的學生,就算是范相公家的小厮,也一定不是一般人吧?

若范公真要收唐奕做弟子,唐奕要是還猶豫,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這娃瘋了.

在大伙看來,唐奕很可能是一時高興,胡亂吹牛,誰也沒把這事當真.

再說,現在也沒人顧及唐奕的幾句胡話,因為馬大偉要娶張四娘這個事兒,成了!

馬伯,馬嬸二人難掩激動,自家兒子二十四了才把親事定下來,老二口哪能不高興?而且,未來媳婦還不是別人,乃是鄧州有名的張四娘,多少人瞪著眼睛盯著,卻被自己的兒子拔了頭酬,馬伯樂得嘴都合不上了,中午還和孫郎中小酌了幾杯.

下午唐記不營業,馬伯,馬嬸上街采購彩禮去了.馬大偉在二老走後,也賊溜溜地出來去了.唐奕用腳後根想也知道這貨去干嘛了.心說,這古人悶騷起來,一點不比現代人差事兒,愛情的力量當真是奇妙.

上了排門,空蕩蕩的店堂除了唐奕,再沒別人,唐奕也是神游太虛,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按說這兩日好事連連,他應該高興才是.但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唐奕滿腦子都是那個老人的名字,還有那個老人之後的種種遭遇.想著想著,一個大但的想法逐漸在他心里成形.

如果真的這麼做了,那麼曆史將在這一刻拐向一個不同的方向.

就這麼迷迷糊糊地琢磨了一個下午,晚飯之後,唐奕提了一壇好酒出了唐記,轉臉進了孫郎中的醫館.

醫館和唐記差不多,都是二層的鄰街鋪面,下層經營買賣,上層則當作住家之用.

聽孫郎中自己說,他曾經育有兩女,但都不幸早夭了.前幾年家婦也是撒手人寰,現在就只剩下他老絕戶一個,倒也落得個省心.

話雖說得輕松,但唐奕感覺得到,這里面的故事並不輕松.

孫老頭見唐奕拎著個酒壇子就來了,頗為意外.

"哪陣妖風刮的不對,大郎也要以酒迷心了?"

唐奕勉強一笑,"來找你聊一會兒,酒是給你的."

孫郎中接過酒壇,拍開封泥聞了聞,不禁露出滿意之色,"嗯,不錯,算是好酒!"

拿出兩只酒碗,急匆匆地斟滿一碗,仰頭倒進嘴里,立馬通透的長出一口氣.

唐奕笑著看他暢飲,也不說話.

孫郎中把一個灑碗推到唐奕面前,探問道:"真不來點?"

"我才十四."

孫郎中也不勉強,又給自己滿上,搖頭笑道:"說吧,想聊啥?"

"也沒什麼,就是心里憋得荒,想找人說說話."

"嘿!"孫郎中一聲輕笑,"大晚上的找人聊閑,當然是去青樓妓館,找我這糟老頭子做甚?"

唐奕一頭的黑線,又強調了一次."我才十四.."

孫郎中收起玩笑之心,冷眼看著唐奕半晌方道:"范相公真要收你當弟子?"

"嗯!"

"那你為何又反悔了?你可知道,這天下間想拜入范公門下的,能從鄧州排到開封."

"哪有那麼誇張?"唐奕苦笑道.他又何常不知道,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遇.

"且不說我是不是讀書的那塊料,我就問你一句,你覺得以我的性格,在朝堂上能吃得開嗎?"

孫郎中緩緩端起酒碗抿了一口,"還真是,以你的性格,一但入了官場,可能連個渣都剩不下."

"你吧..."孫郎中開始品評起唐奕."說好聽點,是嘴大心直,思維跳脫."

"那說難聽點呢?"

"頭生反骨,目無綱常!"

"所以說啊......"唐奕一拍桌子,"為了多活幾年,我也不能趟官場這淌渾水."

孫郎中一歎,"可惜了,這樣的機會一錯過,這輩子你再也等不來了."

"大宋朝好官多的是,不缺我一個."

"但是,你唐家可能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光耀祖宗."

"不說這個,我問您個問題."唐奕岔開話題.

"問!"

"如果我明知一個人的死期將近,又可以救之,應該救嗎?"

孫郎中端著酒碗道:"醫者父母心,見死不救非我輩所為!"

"可是一但救了,那會生出很多的變數,將來是好是壞,誰也不知道."

這是唐奕最怕的.,他怕他這只小"蝴蝶"真的卷起什麼風暴,讓曆史走上不同的軌跡.

"在老夫的眼里,只有能不能救,沒有該不該救;只有病人,沒有好人與壞人."

........

"那如果我說范公命不久已,你信嗎?"

"胡說!"孫郎中扔下酒碗直接就急了.

"你個孩牙子平時瘋言瘋語也就算了,怎麼還編排起范相公了?"

唐奕苦笑道:"您老別急,聽我給你說."

孫郎中瞪了他一眼,氣鼓鼓的不說話.

"去歲聖諭,貶抑之臣一率四年勘期."唐奕怕他又急了,直接切入正題."四年之期一後,范公何去何從?"

"當然是複相位."孫郎中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顯然他也意識到了什麼?

"可能嗎?"唐奕反問道."范公是新政的領軍人物,是所謂的新黨黨魁,誰敢讓他回京?"

"這..這......"孫郎中瞪圓雙目,駭然道:"照你這麼說,范公回轉中樞,希望渺茫?"

"不是渺茫,而是根本沒可能.像去歲那樣的朝堂大換血,一次就傷筋動骨,再有一次,必出亂子.只要范公回京,就代表著新黨再次得勢.那也意味著,東西兩府,三司各部又要換一批人.就算官家革新之意未死,就算官家有意范公回朝,他也不敢這麼做."

"那..那范公一直留在鄧州也不錯."

"嗤!"唐奕一聲嗤笑.

"范相公這樣的標杆人物,誰敢把他放在一地數年不動?四年勘期是迫不得已,等那些反對范公的權貴們在京城站住了腳,他們會怎麼折騰范相公,您應該猜得到."

孫郎中臉色陰沉說不出話了.他雖是一個市井郎中,但也知道,那個層面的斗爭不是你死我活,也非常人所能想像的.一旦四年之期一過,范相公很可能被他們調來調去,生怕他在一地紮根.

唐奕冷聲道:"一年知兩州,兩年知三州的事情,在大宋朝的貶官之中必不是沒有過.您是醫者,依您的眼力來看,范公的身體經得這種折騰嗎?"

孫郎中唰的一下汗毛都立起來了,他現在終于明白,唐奕說范公命不久已並非狂言."

唐奕見孫郎中一臉駭然之色,又添了把火,"以范公的身體,要是他們做的再絕一點,挑個西北苦寒之地,恐怕一個冬天就夠范公受的了."

唐奕可不是危言聳聽,事實上,去年范仲淹剛剛被貶的時候,他們就那麼干的.范公最早是被貶去那州,徹徹底底的西北苦寒之地,以的身體根本就熬不住.後來還是官家體恤,讓范仲淹改移鄧州.

......

"這這這可如何是好啊?"孫郎中臉色煞白,說話的腔調都變了.對于這位老人,宋人愛到了極點,恨不得自己替他受苦遭罪.

唐奕緊握著拳頭,泛白的骨結映襯著,他一臉的絕然之色,似是下了極大的決心.

"所以這個官我不能做!"

"不但我不做這個官,范公也不能再做這個官!"

......

此時的唐奕收起了過往得過且過的游戲之心.當做出這個決定的同時,也意味他選擇了另外一條路,一條比做官更難走的路.

去你的曆史不曆史,老子要玩把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