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親成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婆子懷著忐忑的心情被仆從送出了張宅,此時張家客廳之中就只剩下張老板與唐奕.

"張老板看完了?"唐奕率先打破了沉默.

張老板一聲長歎,把文書小心放到桌上.

"我比你父還有虛長幾歲,叫我伯伯就好,老板倒顯生分了."

"莫敢不從!"唐奕颯然一笑,"張伯伯!"

"賢侄還真是舍得啊!"張伯又看了一眼文書.

那是一張財產文書,上面寫明,唐記食鋪有一半的份子是馬家父子的.而且,如果日後唐記再開分號,依然有馬家一半.

"小子早就說過了,我們雖是兩家姓,但也早就親如一家人了.唐記姓唐,還是姓馬,沒什麼區別.自家哥哥,更談不上什麼舍不舍得."

張老板點了點頭,馬老三忠厚待人,這也是他應得的福報了.

"可是我依然不能答應...."張老板思量再三,還是不看好這門親.

唐奕沒有說話,而是盯著張老板笑臉依舊.

張老板被一個十四歲的娃娃盯得很是不自在.

"伯伯....這不是生意."唐奕一句話,讓張老板臉色瞬間煞白.

"可是,為了小女的幸福,我不得不這樣做,大郎理解嗎?"

"理解!"

"好!大郎是明白人,索性也不再藏著掖著,老夫就直說了,五成.....不夠!"張老板一字一頓地道.

似是怕唐奕誤會,張老板又道:"這確實不是生意.但僅憑你一間小食鋪的五成份子,是養不活我閨女的."

"大郎!"張老板語重心長地道:"老夫之所以支開徐婆子,並不是認了馬家這門親,而是有些話還是咱們爺倆單獨說的好."

"伯伯但說無妨."

"馬老三有情有義,你唐大郎知恩能報,老夫心中敬重.但你也說了,這關系到小女一生的幸福."

張老板拿起桌上的文書繼續道:"老夫不求小女攀上錢家那樣的高枝兒,但也不希望她到了婆家還要為生計操勞.你這五成份子確實讓老夫意外,但也只是意外罷了,別說是五成,就算是你把唐記都給了馬大偉,一間小食鋪能保我家四娘一生衣食無憂嗎?"

張老板已經盡量說的委婉了.說白了,話里的意思就是,你們娶不起我閨女,就別多費神了.

唐奕高深地一笑.

"小子斗膽問一句,您的福隆店月入幾何?"

張老板沉吟片刻,"平均下來,月入六十貫不成問題."

言語之中,不無得意之色.

以宋朝的城鎮生活水平,一個三口之家,就算雙職工月入兩貫錢已經足夠生活了.他這間鋪子能月入六十,可是不小的一筆銀錢.

"六十?那您知道我那間食鋪月入幾何嗎?"

"多少?"張老板下意識一問.心說,你要是有我福隆的一半,我就考慮考慮這門親.

"百二!"唐奕輕描淡寫地吐出兩個字.

"多少!?"張老板騰地一聲站了起來,一臉的不可至信.

"這還是我怕累著了馬伯,馬嬸,要是敞開了賣,月入二百也不是問題."

張伯頹然地坐回椅子.他哪能想得到,小小的一家生煎食鋪會有這般盈余,簡直就是搶錢.

"賣幾個油煎饅頭就這麼掙錢?"張伯有些不信.

唐奕也不瞞他,直言道:"一文的本錢,兩文純利,一鍋四十,一日五十鍋."

張老板隨著唐奕地訴說,飛快地在心中算計起來.

"兩文純利..一鍋就是八十文,一天就是四貫!....."

不算不知道,一算之下,把張老板嚇的不輕,還真是月入百二貫.而且唐記收檔早,是城里出了名兒的.要是延長營業時間,敞開了賣,還真能達到唐奕說的那個數兒.

"張伯是做生意的,自然最清楚什麼生意最賺錢,不是妓館賭檔,放利的當鋪.而是壟斷."

唐奕目光爍爍,"不管什麼生意,只要是壟斷,就是躺著都來錢的買賣.小子的食鋪,生煎,清水泡菜,應時涼拌,全都是鄧州獨一份.而且不瞞您說,要是有了大本錢,小子還有更賺錢的買賣."

唐奕起身一拱手,"張伯伯放心,四姐進了我唐記的門,只能享福,斷沒有受罪之理!您要是還不放心,覺得五成少了,六成!實在不行,七成!"

"夠了...夠了..."張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五成份子就相當于他福隆一月的盈余了,四娘要是過門,只會比現在過得更好.

"你且先回去,容老夫再想想."直到此時,張老板依然十分猶豫.

其實,不光是對唐奕,他愛女如命,不論哪家來提親,他都是左思右量,舉棋不定.至于唐奕說的,什麼更賺錢的買賣,他壓根就沒信.

唐奕一歎,他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

"那小子就先告辭了.不過,小子還是那句話,這是四姐的終身大事,還是問問四姐好些."說完,唐奕轉身欲走.

"唐家小弟且等等."唐奕剛一轉身,一聲清亮的女聲叫住了他.

唐奕一回頭,就見一個秀麗的少女輕步走上廳來.

"見過四姐姐!"唐奕看清來人,急忙問安.此女正是那位迷倒了半個鄧州城的張四娘.

"你出來做甚?"張老板嗔怪地白了女兒一眼.但言語之中的溺愛,就連唐奕這個外人也聽得出來.

張四娘先是看了唐奕一眼,微施一禮,隨即就臉色紅紅的低下了頭.

在唐奕和張老板兩人的注視之下,張四娘款款來到張老板身邊,也不說話,低著頭塞了一張紙條到張老板手中,就紅著臉跑了.

張老板打開紙,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有些不敢相信地望著張四娘離去的身影.

只見那紙條上寫個五個娟秀的蠅頭小字:非馬郎不嫁.

......

好你個馬大偉,看上去老老實實,卻是個雞鳴狗盜之徒,居然敢勾搭我寶貝閨女!

到了這份上,張老板哪還看不出來,自家閨女肯定是和那馬大偉早有勾搭.只不過,他任定了是馬大偉勾搭四娘,而非什麼情投意合.

唐奕傻傻地愣在廳中,四娘把他叫住也不說事,又急匆匆地跑了,這是鬧的哪般?

"這是.....這是何意?"

"說,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張老板恨恨地瞪著唐奕.這小子肯定是早就知道,不然哪會兩次三番的來提請.

"知道什麼?"唐奕一臉的蒙逼.

"當然是......"張老板說了一半就咽了回去.讓他親口說出自家女兒與人勾搭,他還真說不出口.

似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氣,張老板癱坐在椅子上.

"算了.....

事已至此.....

挑個好日子,讓六姑婆來送庚貼吧....."

.......

這張老頭兒個就是個閨女控啊!

唐奕出了張宅,不禁在心中吐槽,看張老板最後的樣子,好像誰偷了他的寶貝似的.也不想想,閨女早晚不都是要嫁人的嗎?

解決了馬大哥的心事,唐奕神清氣爽,腳步輕快,一步三晃地往回走.

不過沒高興多久,街上的春風一吹,讓唐奕清醒了過來.

他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上揚的嘴角漸漸收斂,心事重重的邊走邊沉思.

范仲淹要收他做弟子了...

而且......他還答應了....

.....

對于一個生活大宋的人來說,最幸福的事是什麼?

萬貫家財,妻妾成群?

錯!是做一個讀書人!

做大宋的讀書人,簡直太幸福了.

南北兩宋人人尊儒,別管你學的好,學的壞,只要你讀書,那就是高人一等,走大大街上都倍兒有底氣.

這是一個不看臉,不看貧富,不拼爹,只重文教的時代.一個老童生勝過一群俊後生,窮秀才比富財主更有地位.

而且,讀書讀的好,一旦高中進士,那簡直就是一步登天.

進士,是所有讀書人的終極夢想,甚至是整個大宋朝的終級夢想.

士大夫階級是僅此于皇權的存在,就算你不當實權官,朝庭也會給你個閑職,躺在家里什麼都不干就白拿工資.而且這個工資還不低,足夠你花天酒地過完一生了.

可是,平靜下來的唐奕,卻對這個至高無上的殊榮興致缺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