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宋之疾
g,更新快,無彈窗,!

心里惦記著六嬸去張家提親是否能成,馬氏夫婦整個早上都是心不在焉.唐奕見他們也無心照顧買賣,干脆提早收檔,只賣了五鍋就收了.

三人所性坐在店里大眼瞪小眼,等著六嬸回來.

辰時都過了,也不見六嬸回轉,另一個意料之外的人卻進了唐記.

"老人家....怎麼是您?"唐奕一見來的那人,就迎了出去,正是昨日那位儒風老者.

老人一笑,"怎麼不能是我?"

唐奕撓了撓後腦勺,"能,當然能.只不過昨天一番狂言,氣著了老人家,小子以為老人家再不會登我這小店的門了呢."

"好求存異,對事不對人,是為君子也.況且,大郎昨日之語也非狂言,比我這個老頭子看得還要通透喱!"

'老人家過獎了....’唐奕不好意思地潸然一笑,急忙繞出櫃台,引著老人在店內落坐.老人不記前嫌,心胸廣闊,讓唐奕更加的敬佩.

"老人家您請稍坐,小子這就親自下廚燒幾道小菜,算是給您賠罪了."

老者伸手攔住唐奕,"不用麻煩,老夫不是來吃飯的."

"那您這是....."

"我來找你聊天啊."老人玩味笑道:"既然大郎昨日把改革之道說的不可為之,那老夫倒想問問大郎,大宋的問題到底出在哪兒?"

唐奕心說,原來是不服氣,又來吵架的.

其實唐奕還真想歪了........

昨天唐奕一番驚世之言,噴得老人家一天都沒反過味來,唐奕的鑿鑿之言一直在耳邊轟鳴.

錯了嗎?

急了嗎?

那到底應該如何救大宋于水火呢?

整整一天,老人家翻來複去就念叨著這幾句,攪得全家上下一天都憂心重重,以為老頭入了魔障呢.

直到入夜,老頭兒才一拍大腿猛然驚醒:

光想著那番言語,卻把說這些話的人給忘了.言雖驚世,但猶不如人!別忘了那唐大郎只有十四歲!十四歲就能洞悉天下,那將來還了得?

所以今天老人家處理完一些瑣事,就直奔唐記,要再會一會這唐大郎!

"大宋的問題到底出在哪?"

老人家此問更多的是考效之意,並非義氣之爭.

.......

見老人家炯炯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唐奕不急著回答老者,而是叫馬伯切了一盤鹵肉,上了些泡菜,涼拌,又拿出好酒給老者斟滿.

"昨日攪了老人家的食興,今日小子再陪老人家喝幾杯."

老者不依,"你先答我,再喝不遲."

唐奕無奈道:"老人家心系家國,當真是讓小子欽佩.但國朝所面臨的問題,恐怕您老比小子清楚得多,又何必問我呢?"

老者道:"我想聽你說說."

好吧.

"一是土地兼並."唐奕不再作做,認真答道:"這是自秦贏政一統六國,建立起大一統的華夏政權以來,曆朝曆代都面臨的問題."

"曆代創朝之初,把土地均分于民,使人人有田種.所以一般來說,只要開國君王不太混蛋,新朝之初都會迎來一個太平盛世.但是,農耕型社會最顯著的問題就是,農民對天災人禍的抵抗力太低,稍遇年景不好土地欠收,就會導致農民破產.而唯一能夠為繼生存的,就是質押乃至出賣土地.

隨著時間的推移,破產的農民越來越多,土地就會逐漸從多數農民的手中,聚攏到少數的富戶名下,形成了地主階級.而失去土地的農民只能依附于地主階級,被迫接受主地階級的剝削,生活更加困苦."

"大宋對土地兼並的抑制是曆朝曆代最為寬松的,所以大宋的土地兼並問題也是最嚴重的.土地大量的流入特權階級手中,致使農稅逐年萎縮."

老者看了一眼唐奕,笑道:"可是朝庭的稅收為何不見減少,反而逐年有升呢?"

唐奕答道:"那是因為商稅的收入漸豐,抵消了農稅的缺口.而且失去土地的農民一部分依附地主階級,一部分則轉嫁到工商業之中,盡一步緩解了階級矛盾."

"而大宋不抑商,使得工商業空前發達,大大緩解了土地兼並帶來的隱患."

老者暗暗點頭,"那另一個問題呢?"

"二是曆史遺留問題而面臨的困境造成的."

"哦....."老者一聲輕疑."你倒是說說是什麼問題?有哪些困境?"

唐奕搖頭一笑,"國朝是采用科舉和封蔭兩舉並行選官.因為唐末武亂天下的緣故,太祖立朝之初唯恐再走回前人老路,所以用文官制衡武將.恐皇權失控,又用士大夫制衡皇權,而官員又是職,權,俸三分而定.這種無處不在的制衡之道,致使官冗難除,職權不明,朝庭做事的人少,看戲的人多,政令難行也成必然,朝令夕改更是常態."

大宋從立朝一直到神宗年間,官場的職權俸分離,可以說亂到了極點!官員任著兵部的職,管的卻是戶部的事兒.而領的是中書省的薪水....這種看似荒唐的事情,在北宋初期卻是常態.不單軍事上"兵不知將,將不知兵"官場一樣是"權不通職.事不通權!"

"另一個大問題是國都開封的地理位置造成的."唐應頓了一下又繼續侃侃而談

"開封地處平原之地,一馬平川無險可守,若北方來犯,一過國境線就是一片坦途,驅兵不足千里,就能兵臨東京城下.所以,朝廷不得不續養重兵戍衛京師,幾十萬的禁軍糧餉平白的耗費在了這一地理劣勢之上."

"而兒皇帝石敬棠把燕云之地賣給了契丹(石敬棠認爹的時候遼國還叫契丹),大宋北地千里國境亦是無險可守,還是只能用人去填,進一步加重了兵事的耗費."

唐奕兩世為人,在千年後的華夏爭論最多的就是宋朝,這個華夏文明最巔峰的時代,它即是幸運的,也是最不幸的.

幸運的是,它擁有一個自漢唐以來最溫和,最仁慈的統治者,老趙家一家子都是老好人.寬松的社會環境,使當時的文化,經濟都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

不幸的是,這只溫順的綿羊身邊,卻圍著一群惡狼.

宋朝的國際環境惡劣到了極點,沒有任何一個朝代像宋一樣,面對如此複雜的邊境問題.也沒有任何一個朝代,會把自己的國都暴露在狼群之中.

別看宋都開封貌似深處內地,離邊患甚遠,其實特麼是華夏幾千年文明當中最二逼的首都.

遼騎若想侵宋,只要越過白溝河的國境線,就可繞過所有的城池和防線長驅直入,從一馬平川的平原地帶直達開封城下.怎麼辦?只能用重兵去填!仁宗朝北宋常備軍有一百二十幾萬!!多數都扔到了京師戍衛和宋遼邊境上面.如此龐大的軍備,就算再富有的國家也得被其拖垮!

明朝號稱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朱棣定都北京,緊靠北方國境線,看似凶險,但是別忘了,北京有山海關,有萬里長城,還有燕山山脈!要不是李自成那傻缺逼得吳三桂叛了滿清,就皇太極那點兵力,再給他二十年也進不了關.

可是開封呢?要險無險,要關無關.

有人可能覺得,唐奕說的誇張了,那不還有黃河天險呢嗎?

呵呵......您想多了......

北宋時期,冬季氣溫比現在低很多,冬天黃河是結冰的.

當年,遼軍兵臨澶淵,為什麼宋真宗禦駕親征,又在斬首遼國大將,節節勝利的情況下,還和遼軍簽下了讓後人詬病千古的城下之盟?

就是因為事逢冬天,黃河不定哪天就凍上了.宋真宗拖不起了,就連大宋第一斗士寇准也不敢再拖下去了.

萬一要是在入冬之前沒能解決遼患,黃河一結冰,遼國大軍就可以繞過澶淵直達開封城下.如果真的發生了,那南宋恐怕要提前一百年落筆史冊了.

南有交趾諸夷,邊患不斷;北有契丹狼族,虎視丹丹.就連李元昊都能憑著一幫黨項土匪,鼓搗出一個西夏國來,時不時在西北搞出點事兒,再加上一個全&祼的首都開封.

在這樣的國際環境下,大宋不得不在邊境,國都續養重兵.

在後世,許多學者,文青詬病宋朝積弱,養了那麼多的兵還窩囊成那個樣子,誰都能欺負欺負.其實,這種觀點是不客觀的.

南北兩宋對外戰爭的勝率高達百分之七十,是曆朝曆代最高的.但是,沒辦法,就這樣兒,大宋還是被北方游牧民族給滅了.

為什麼呢?因為全-裸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