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眼光夠高啊(求收藏)
g,更新快,無彈窗,!

一頓豐盛的早飯,被遠在千里之外的朝堂之爭攪得眾人都是食不知味.

那位入門時還是神彩爍爍的老人,更是被唐奕開了掛的一番言論轟得丟了魂兒,最後怎麼被兒子扶著出了唐記食鋪都不知道.

而唐奕呢...似乎也不好受.

送走了老人,唐奕心中也是說不出的憋悶.這是他重生半年多第一次接觸大宋的讀書人,也因此見識到了大宋文士的風骨.

那種拳拳報國,一心為民的文人操守,至少在千年後的華夏是很少見到的.

也正是這種文人風骨,激起了唐奕早就波瀾無驚的心湖.

唐奕在暗暗佩服的同時,也不由得為之心疼,為之惋惜.

范仲淹主導的這次革新,不但沒能改變什麼,反而把自己推到了死地.

唐奕知道,范仲淹的悲劇現在還只是剛剛開始....

他會在鄧州苦等四年,等待朝庭重燃革新之火.

但是,等來的卻是更為瘋狂的迫害.

他哪里想得到,他效忠的一生的官家慫了,早就失去了革新的勇氣.要不然,也不會任由那些人變著法的折騰他.

一從1049年范知鄧州任滿,到1052年老人客死異鄉,這位老人從鄧州到蘇州,又從蘇州被打發到青州,剛剛上任不久又遷任穎州.這和謀殺有什麼區別!?

短短三年的時間.拖著病體的范仲淹,輾轉多地,幾乎走遍了大半個宋朝,最後貧病交加,客死徐州.

一代名臣直到最後時刻,還上書仁宗說:我病了,走不動了,在徐州養養病,晚幾天再去上任.....

.....

那番極為功利,言詞不善的言論,也真實的表達了唐奕的內心,他為范仲淹感到不值.

唐奕不是一個功利之人,但他肯為了那位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千古名臣功利一次.

因為他值得.....

.......

"大郎這是怎麼了?"

馬老三的兒子馬大偉擔著面粉,肉,菜回來的時候,唐奕還坐在店里發呆,不禁狐疑地問道.

唐奕回過神來,"大哥回來啦?"

馬大偉抹了把汗,"嗯,回來了.你這是咋了?咋魂不守舍的?"

"沒啥...."唐奕抿嘴一笑,岔開話題."回來的正好,把馬伯,馬嬸叫過來,咱商量點事兒."說完,唐奕轉回櫃台.

現在離中午開餐還有些時候,店里沒什麼活兒,等馬老三夫婦過來之後,唐奕強行平複了心神,把賬本取了出來.

"咱這食鋪也開張半年多了,還算生意不錯."唐奕一邊翻著帳本,一邊說.

馬老三一聽唐奕這是在算賬,忙阻攔道:"賬目大郎心中有數就好了,跟我等說來做甚?"

唐奕道:"咱們雖是兩家姓,但早就親如一家人了.一家人,當然得讓您知道,食鋪掙了多少錢啊!"

"使不得,使不得!"馬老三急忙道."大郎心中有算就好,俺是粗人,說了也聽不明白."

唐奕無奈地合上帳本.

"那就不說賬了,反正這半年賺了不少,會賬也只是順帶手,主要還是想和您老商量另一件事."

"何事?"

"大哥已經二十有四,不能再拖下去了.我想,咱們一起商量商量,看看哪家姑娘待字閨中,趕緊給大哥說上一門親,也好了了您老心里一樁心事."

馬大偉聞言,臉色一紅,微微低下了頭.

嘿.....馬老三苦笑一聲,"再等等吧!"

馬嬸則道:"大郎有這份心就好了,但想娶門親,沒個百八十貫的彩禮家資,想都不要想,誰家也不願意把閨女送出去受苦."

唐奕一笑,"咱可不是半年前的窘態,食鋪的生意這麼好,給大哥娶門親的盈余還是有的."

馬老三一愣,不確定地問道:"夠娶親?"

"綽綽有余!"

"那也不行."

馬老三沉吟良久,方艱難地說道:"這鋪子是大郎將來的立身之本,小有盈余也得攢下來.來年大郎就滿十五了,也到了婚娶的年紀,不能為了大偉,耽誤了大郎的終身大事."

唐奕心里暖暖的,暗道,自己得多幸運,攤上這麼實誠的一家人.

"就別操心我了,您還怕我娶不上媳婦不成?等到我娶媳婦的時候,看咱給您老娶個天仙回來!"

"嘿!"馬老三被唐奕逗的一樂."難不成你還想娶個張家四娘那樣兒的?"

"不要!"唐奕煞有其事地道:"太大了,配大哥還差不多.要不是大哥這年紀等不了了,再攢兩年錢,咱就把張四娘給大哥娶回來."

馬老三嘿嘿憨笑,心說這娃娃盡說胡話,那張四娘可不是咱們這樣兒的人家能惦記的.

他卻沒注意到,自家兒子聽到張四娘的名字,身體僵了一僵.

馬老三笑完還是一臉的正色:"那就更不能亂花錢了,不攢下點,天仙誰跟你?"

唐奕實在拿這老漢沒法,悻悻然道:"要不怎麼說讓您聽聽賬呢,咱們可是掙了不少的."

"掙了多少?"

"去掉這半年咱們四口人的用度,差不多有四百多貫銅錢,不到五百吧!"

"這麼多?!"不光馬老三,馬嬸和馬大偉都被這個數兒給驚到了.

要知道,慶曆年間,物價十分平穩,宋錢那是相當值錢的.一石(120斤左右)精米不過四五百文,普通三口之家,每月用度不會超過兩貫錢.

一個中下等水平的農戶,全部家產加在一起也不過百貫,這其中還包括一頭耕牛,幾畝田地和房舍.

這麼一個食鋪,半年的時間居然能有將近五百貫的結余,馬老三簡直就不敢想.

"生煎在鄧州只有咱們一家,售價較高.細算之下,每個生煎售價三文,兩文錢的純利.每鍋四十,一天平均五十鍋,再加上泡菜,涼拌的收入,一天的盈利就四貫多銀錢.半年下來,有七百多貫的收入,去掉用度和留一些不時之需,拿出五百貫給大哥娶房媳婦,還是沒問題的."

唐奕把賬目細細地向馬老三道來,馬老三這才知道,這麼個不起眼的小食鋪,居然能掙這麼多.

以前,他還覺得唐奕花錢大手大腳,食鋪生意雖然不錯,但也頂不住這般揮霍,還想著怎麼勸勸唐奕呢.

唐奕笑著道:"這回您老放心了吧?趕緊想想,哪家閨女還算上眼."

"這麼說來,倒是能給大偉說上一門親了,但也用不了那麼多."

唐奕不以為意,"娶就娶門好的,不怕花錢!"

古代可沒有什麼自由戀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兩夫妻直到上了一張床,還沒見過對方長什麼樣兒的比比皆是.

所以,衡量一門親的好壞,最直觀的反應到了彩禮的貴重與否上面.有錢娶個漂亮賢惠的,沒錢也只能尋個一般的將就.縱使宋朝女人還不像明清那般,淪為男人的附屬品,但在婚姻之事上,依舊現實的很.

"城外西崗李順子家的二閨女如何?"既然定下來了眾人也不再扭捏,馬嬸已經開始把腦子里的待嫁小娘都過了一遍,立馬有了人選.

"哪個李順子?"

"就是時常供應咱們鮮菜的那個菜農李老漢,他家二閨女我見過,長像雖不出眾,但身板硬朗,一看就能生養,過門之後,也是一把好幫手."

"哦...."馬老三了然."那閨女有些印象,倒也不失一門良配."

.....

唐奕看這老兩口商量的熱絡,不禁為馬大偉叫屈,身材硬朗,良配?硬朗這個詞兒要是用到姑娘身上,好像不太美好吧?

"你看城東張屠戶家的女兒如何?"馬老三又提出新的選擇.

唐奕一翻白眼,得!這回又挑一個重量級的.

"倒也不錯.只是,張屠戶未必看得上咱們這傭戶出身的,還是李順子家門當戶對."

"......"

"二老可否聽我一言?"唐奕實在聽不下去了,出聲打斷.

"這是大哥的終身大事,我們可否也聽聽他的意見?"

馬老三眼睛一立,難得地強勢."這種事向來是老子做主,兒子聽命便是,問他做甚?"

唐奕卻不依道:"最起碼也問問大哥,是否有中意的,做個參考也好嘛."

說著,轉向馬大偉道:"大哥,可有心儀的小娘?"

馬大偉二十幾歲遇到這事也變了鵪鶉,漲紅著一張臉,低頭不語.

唐奕見其不言,急道:"這可是一輩子的事兒,你倒是說話句啊!"

"我....我還不想成親."馬大偉我了半天...

"什麼屁話?"馬老三急了."以前是沒錢給你說親,現在大郎出錢給你娶媳婦,你敢不娶,我打斷你的腿."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在承襲香火的問題上,馬大偉敢說一個不字,馬老三真敢打斷他的腿.

"算了,全聽父母親大人做主."

嘎....唐奕一愣,看馬大偉這意思,他不是不想成親,而是有心上人了.

"可不能算了!"唐奕叫道:"你可想明白了,這終身大事,過好過壞都是一輩子.現在要是得過且過,將過受罪的可是你自己."

"到底有沒有!"馬老三恨聲催促."一棒子打不出個屁來,哪像個漢子!"

話說到這個份上,馬大偉知道決定自己命運的時候到了,一咬牙:

"有!"

"誰!"

"張四娘...."

"哪個張四娘?"

"福隆雜鋪,張老板家的小女兒."

噗......唐奕噴了.

心說,大哥啊!你這不會是剛聽大伙兒說起張四娘,臨時起意吧?

要是不是,那你這眼光也確實夠高!

但是......

但是,這個張四娘特麼難度系數有點大啊!能不能挑個好上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