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唐記食鋪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趙匡胤生怕走了唐末武人亂政的老路,定下了這重文輕武的立朝之本,也成就了這個華夏五千年曆史之中,最悲情,最可愛的時代.

續兵百萬卻累弱不振,天下富庶卻積貧難除...

呵呵...

多麼奇葩的時代.

....

地處京西南路的鄧州,深居中原腹地遠離邊患,又有湍河,刁河,趙河,嚴陵河等幾條大河穿境而過,于東南彙于白河,注入漢水.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造就了鄧州少山多平原的絕佳地貌.是以,農事昌盛,地產頗豐.

鄧州城不算大,但卻十分繁榮.時逢卯時未過,朝陽初升,城內各處已是人聲鼎沸,東西兩市更人潮如織.各色商鋪臨街而立,販夫走卒往來穿梭,一派盛世華年之姿.

晨煙渺渺,人聲沸沸.除了少半為生計奔走的宋民行色匆匆,多數的城中百姓顯得從容安逸,游走于處處飄香的各家早點飯鋪之中.

賈婆子剛起了一鍋炊餅,便站在自家店前攬客,扯著嗓子叫賣起來.

可是,雖然街面兒上人流如織,但進店照顧生意的卻寥寥無幾.眼見一個花襖老婦搖著絲帕行了過來,急忙高聲唱喝:

"呦!六嬸起的可是夠早,來來,咱這有剛出鍋的大白炊餅,還不撿一籠家去?"

被喚作六嬸的老婦嫌棄地撇了一眼碼得齊整的白面炊餅,神情頗為得色,"炊餅有何吃頭兒?家里頭的要吃唐記,要不老身才不起這大早!"

賈婆子立馬蔫了下來,扁著嘴,吃味地掃了一眼不遠處的唐記.她這邊買賣還沒開張,人家唐記門前已經是人聲鼎沸了.

"嬸子這是又說成了哪門親?都開始給唐大郎送冤枉錢了."

"那唐記貴的要死,也不知道有啥好吃頭兒,還不如咱的炊餅來的實在..."

賈婆子這話里醋味十足,六嬸自然嗤之以鼻,"人家那是鄧州名吃,也是你這炊餅能比的?"

說著一甩手中絲帕,溜溜地往唐記門前行去.

走之前,還不忘扔下一句揶揄:

"要不咋說你這生意做不過唐記咧,也跟人家唐大郎學學,看看人家這買賣做的,端是紅火!"

......

賈婆子朝著六嬸的背身暗啐一口!

"老叼婆!只憑一張厲嘴!"

罵完也自覺無趣,反身回了店里.心說,"當真是不怕麻煩,唐記那大隊都排到街面兒上了,得耗到啥時候去?也不知道這唐大郎使了什麼妖法,讓人甯可甘心排隊也要傻等."

其實還真不是賈婆子撒潑耍刁,實在是唐記的生意好得讓人妒嫉,整個西市的餐食鋪子就沒有一家不眼紅的.

別家鋪子才剛剛開始上客,而唐記卻已在門外排起了長隊.

......

唐記食鋪門前.

一眼高灶就架在了鋪子外面,兩口平底的三尺大鍋並排坐在灶上泛著騰騰的熱浪.透過鍋蓋,隱約聽見鍋里傳里呲拉拉的響動,一陣陣油香勾得排隊的諸位一陣心急.

六嬸排在隊里,等得甚是心焦,把腦袋探出隊伍,對掌灶的那位出言催促道:

"我說馬老三,唐家大郎怎麼就雇了你這麼個溫吞老漢,快些出鍋,家里還等著吃食呢!"

"嘿."馬老三眼睛一立,"就你急?著急你咋不去照顧別家生意?"

婦人聞言,指著馬老三左右招呼著罵道:"大伙都聽見了吧?兀那馬老三卻是越來越狂,居然都開始趕客人了!"

眾人一陣哄笑,都跟著六嬸一起揶揄起這溫吞老漢.....

六嬸哪會就這樣敗下陣來?伸頭朝著店里面大聲吆喝:

"唐家大郎,還不出來照顧生意?再由兀那老漢胡亂支應,客人都被他嚇跑喱!"

話音剛落,就見店中出來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一身青衣小褂,甚是精神,手里還拿著把木工小刀.

少年站在店門也不上前,笑盈盈地看著婦人.

"跑了不怕,只要嬸子和眾位街坊還來關照小店,就餓不死小子!"

"嘿!端是一張巧嘴!"六嬸白了少年一眼,其實心里如沁蜜糖.

轉頭又向馬老三吃味道:"兀那老漢真是福氣,攤上唐大郎這位運財童子.老身要是遇上這樣的主家,也要甘當傭戶了."

馬老三雖悶頭盯著鍋灶,卻難掩得意之色,嘴角都咧到耳朵根子了.

"六嬸快別誇了!"

唐大郎佇立門沿,"再誇,小子可就當真了."

哈哈哈哈....大伙兒又被逗得大笑不已.

"這哪是個十四歲的娃子,簡直就是個小人精!"

"唐冠宇那浪蕩鬼若是知道,也能含笑九泉了...."

在眾人一陣哄笑聲中,唐大郎折回了店中.

............

回到櫃台里,看著店外馬伯守著鍋灶,店內馬嬸前後支應,一切井然有序,唐大郎心中說不出的踏實甯靜.

嘴角牽起一個弧度,拿起櫃下一塊兩尺多長的木條,用小刀繼續雕琢起來.

木條為一半弧長形,三指多寬,二尺多長.一面平滑另,一面則帶著弧度,形狀十分古怪.粗看之下,倒像是半截扁擔.

只是,扁擔的一頭還連著一塊巴掌大的扁平木板,實在看不出是什麼東西.

其實這東西宋人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放到現代,九成九的人會認出來,這分明就是一把吉他的琴頭.

....

宋人當然不會知道吉他這種樂器,也唯有唐大郎這個開了掛的家伙,才會把它帶到大宋來.

唐大郎本是千年之後那個時代的一位普通研究生,姓唐名奕,與北宋的唐大郎同名.

畢業之後,回老家接手家里的買賣,不想第一天就出了狀況.一聲驚天巨響,不單把唐家的私營小廠炸上了天,連他也順帶著被崩得骨頭渣子都沒剩.

可能是老天爺也覺得,培養一個新時期的高學曆人才不容易,死了可惜,于是,唐奕稀里糊塗地跨越千年,來到了這個中華民族最鼎盛,也最悲情的時代--北宋中葉!

好吧,已經算是穿越古代的頭等倉了,.要是回到漢末三國,唐末五代那種亂世...

那特麼才叫真的悲催呢...

前世的唐奕走得"轟轟烈烈",一聲巨聲伴他長眠天地.

這一世的唐奕來得卻是"悄無聲息",甚至有些淒零慘淡.

.........

一睜眼,唐奕就發現,這個北宋的唐奕還真是慘的可以.

家人死光了不說,家產也被這具身體的敗家爹禍害光了,自己更是在家敗和喪父的恐懼中一病不起,這才讓千年後的唐奕鑽了空子.

唐家原本是鄧州大戶,傳到唐大郎之父唐冠宇這一代,更是家財萬貫,田產頗豐.盛極之時,唐宅光使喚傭人就有十幾二十個,一時風光無二.

和很多俗套的故事一樣,唐家富貴,但總少不了一個敗家子來給主角增加難度....

這位唐冠宇大官人就不是什麼好鳥,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沒幾年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不說,還把唐家諾大的家業敗得精光.唐妻見家道日漸衰落,苦勸無果,郁郁而終.

最後唐大官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在粉頭小姐的肚皮上得了天道,一命嗚呼了.

唐官人最後的時光只能靠遍賣祖業為繼,家里使喚傭人的傭資是一拖再拖.他一死,幾十個長工使女眼見拖欠的傭資是要不回來了,情急之下,來了個卷包膾,把唐家幾近搬空,哪里還顧得上唐家那個未成年的小少爺.

到最後搬無可搬,就連廚房做飯的大鍋都讓人抬走了.

但,凡事都有個例外...

在忙著搬空唐宅的一眾家仆之中,唯獨一對老夫婦未動,就是馬老三一家.

按說最恨唐冠宇的,就應該是馬老三了.

馬老三育有一子二十有三,早就到了成家立業的年紀,但是宋人娶妻三媒六聘,可要不小的一筆銀錢.馬老三一家窮得叮當響,本想著一家三口在唐府做工,攢下些銀錢好做迎娶之用.哪成想,在唐家干了四五年,一個大子兒都沒拿到,唐大官人就死翹翹了.

馬老三也不是沒有想過和別的傭工一樣,搬些唐家財物變賣,好為兒子娶上一門親.但看到唐奕還是幼年蒙童,又一病不起,馬老三實在下不去這個手.

忠厚老實的馬老三一咬牙,不但沒有落井下石,還擔負起了撫養唐奕的責任.

馬家父子在街面找些為商戶搬運的活計勉強為繼,馬嬸也接些幫人漿洗之活,貼補家用.

來到大宋的唐奕,不但錦衣玉食沒有,美婢嬌妾欠奉,放眼望去,除了空空如野的唐宅,就剩了馬老三帶著妻兒傻呼呼的沒跑.

唐奕顧不上思念千年後的父母親人,更顧不上埋怨,他首先要解決的問題,竟是如何填飽肚子......

經過一段時間對大宋朝的了解,唐奕發現,他雖貴為高科技人才,但是在千年前的大宋,前世所學根本沒什麼用.

誰能告訴他,一個'高分子化學’碩士生在大宋怎麼玩得轉?

化學興宋嗎?可以,但是現在他連吃飯都是問題,還興個屁的宋.

無奈之下,唐奕只得從最基層做起,.把目光轉向了餐飲業.

大宋的餐飲業十分發達,在這個中餐體系初步成形的時代,後世的一些菜品十分適合宋人的口味.

此時的大宋植物油還只用來點燈,炒菜還被京城里的大酒樓當做獨門秘技藏著掖著,唐奕就算賣生煎包,也能掙個盆滿缽滿吧.

于是,唐奕一咬牙,把死鬼老爹唯一留下的宅子也給賣了,毅然在西市街面上盤下了一間鋪面,開起了"唐記食鋪".

而唐記食鋪賣的,就是生煎包.

呵呵......堂堂穿越眾,夢回千年,卻賣起了包子.......也是沒誰了.....

......

至于吉他,純粹是把唐奕憋得沒法兒的產物.

宋朝雖然是繁華至極,但對于一個現代人來說,還是太過單調.況且,大宋朝那些"找樂子"的地方,他一個十四歲的孩牙子也去不了啊.他總不能十四歲就步了那個便宜爹的後塵,留連煙花柳巷吧?

實在無聊,唐奕就想把後世他唯一的愛好--吉他鼓搗出來.

雖然他只會彈,不會做,但是玩了那麼長時間,他對這種樂器的了解還是很深的.沒做過不要緊,慢慢摸索著來吧,反正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時間,總有一天會做出來的.

到時候,唐奕就抱著吉他,給古人們吼一首《多少痛的領悟》.讓他們也知道知道,老子在千年之後過得好好的,卻被扔到了北宋,這是多少痛的領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