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 桃花
第二天一大清早,阿玲便走馬上任了.她早早起身熬上粥然後再端了熱水進去叫沈寄起床.

沈寄還著實有幾分不習慣,阿玲便笑道:"姑娘,奴婢鍋里熬了粥,一會兒你嘗嘗吧."

"偷師還敢叫我幫你驗收成果,膽夠肥的啊."

"奴婢手藝練好了,也是姑娘得好處不是."

"嗯,這倒是."說話間臉跟手便洗完了,阿玲端了水出去倒,又進來幫著沈寄梳頭.她的手藝很是不錯,一丁點都沒有拉痛頭皮就已經梳好了.沈寄努力的學著習慣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間或指點下阿玲做菜.

而魏楹那邊倒是物色好了一個跑腿的小厮,叫管猛的.十五六的年歲,看著憨厚老實的.不過,按照有其主自有其仆來揣測,應當也只是看起來憨厚老實而已.

因為之前跟皇帝報備過,所以暫時不用到翰林院任職.看好了出門的日子,便准備要往淮陽去了.除了魏楹和管猛,魏家還另有人陪同他們回去.

沈寄在默記著魏氏的族譜,人太多了,她只記最主要的.這是魏楹從魏暉府上問來的.本是他自己要看,沈寄想想日後用得上便抄了一份,又另抄了一份他拿給管猛記的魏府的那些仆人體系,大大小小里里外外幾十號人也夠記的.

魏家的男人基本上都是大小老婆好幾個,所以這份譜系圖上看著也挺複雜就是了.旁邊還附著各人之間的關系以及各自的親眷.譬如他二嬸就同樣出身淮陽大戶關家,又附帶介紹了關家的情況.阿玲那份上頭又有各家仆人之間的關系.這些仆人也可以說是世代聯姻的了,同在一個大宅門守望互助.這可比一個公司的人事資料要來得複雜多了.

魏楹這一支是本家,他的祖母早逝,祖父癱瘓在床不曾續弦,不過身邊還有三個女人的,分別是陳姨娘,林姨娘,柳姨娘.魏楹的父親和他二叔是一母同胞,過世的魏老夫人所出.他二叔正是現任族長,還有幾個庶出的叔叔和姑姑,庶出的叔叔依附二叔靠祖產過活,幾個姑姑遠嫁數年難得回一次家.

然後是魏楹這一代,他是嫡長孫,如今長房還有個三弟是二叔過繼給他爹後繼香火的.如果魏楹真的死了,那麼長房的財產就由這個三弟繼承.然後二弟四弟五弟並幾個堂妹仍在二房.這幾個堂弟堂妹自然並不都是他二嬸生的,只二弟三弟和二妹是,其他的是庶出.

"姑娘,魏大人的親戚真多."阿玲小聲道.

"可不是.我告訴你啊,如果魏大哥不回去,那份家產就歸旁人了.所以,有人不歡迎他回去的."沈寄自然不可能把魏楹是要回去報仇的事講出來,說個爭家產阿玲也好領悟.

"哦,奴婢懂了."阿玲點頭道.日後姑娘嫁給魏大人,就要和這些人打交道了,有所准備自然是好的.她也得有所准備,不然到了那邊就有些孤立無援了.

"姑娘,奴婢之前去找了被賣到何大戶家的小姐妹打聽怎麼做好貼身丫鬟,現在看來光是會伺候人還是不夠的.奴婢再尋機會多找點人打聽."

沈寄頷首,這個崗前培訓不用她說阿玲走馬上任前就自我培訓了.所以說,和聰明人相處就是好.

"姑娘"是管孟在外頭敲門,阿玲起身去開門,"管孟哥,有事兒麼?"

"大人說請姑娘一起去山上賞桃花."

對啊,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現在正是山上桃花盛放的日子.而且,廟里的齋菜沈寄也挺想的.她不太會做素菜,也想去學學.

魏楹之前給沈寄置辦了一輛比較舒適的馬車,又雇了個老成的車把式老趙頭給她趕車,他自己則是買了匹馬,這會兒便跟車騎著.沈寄原本以為他會讓她住到魏暉府上去的.那樣怎麼也有個照應,比她一個單身女子租住在外頭強些.雖然有德叔德嬸,但現在他們一心顧著店子,魏楹擔心這中間出了什麼差錯也是有的.

所以她雖然不想寄人籬下,但為了讓一走兩月的他放心,已是決定答應下來,還讓阿玲收拾好了行囊.准備主仆倆一起過去,然後也讓阿玲見識一下魏暉府上的仆人.阿玲挺擅長交際的,總是能從別人口中聽到旁人聽不到的消息,好好培養是個人才.

不料下了馬車上山的路上魏楹告訴沈寄,他想讓她住在山上的廟里,問她會不會嫌悶.

"為,為什麼啊?"

"你不是想盡快融入官太太的圈子麼,我到處問人總算問到廟里住了位禮部侍郎夫人.這位夫人長年吃齋,一年里倒有幾個月是住在廟里做居士的.她當年是名動京城的才女,也曾是京城貴婦人圈子里很出風頭的人物."

"那怎麼會住到廟里去?"這樣的人不該是時尚教主一類的人物麼.

"她的獨子夭折了,如今已不能生養,夫婿便把庶子過繼到了她名下.而那庶子的生母很是有些手腕,在她因為獨子傷心過度之際,成為了侍郎大人的解語花.她灰心失意之下,便信了佛做居士."

沈寄聞言一陣黯然,曾經那麼鮮活的人生,就這麼灰暗了.因為夫與子便是女子的天,天塌了就了無生趣.她不能重蹈覆轍,日後必須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魏楹被沈寄看著,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這,我也知道不是什麼多合適的人選,可是我剛進官場實在是沒有根基.這個人也是徐茂幫著問出來的.要不,就算了."

沈寄搖頭,"這個人再合適沒有了.我只是擔心,人家不肯教我而已."

"這個,徐茂能搭上話,我想你應該也可以的.那位林夫人也不是一味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回頭徐茂也在,你問問他好了.這家半山寺在京城香火是非常好的,除了居士,平日里也有不少官眷前往禮佛的.安全什麼的,都沒有問題."

"嗯."沈寄想了想,住在這里,多給點香油錢,出入是自由的,比在魏暉府上去受下人的大小眼和魏夫人別有所指的話好多了.而且又可以學習做齋菜,有可能能結交林夫人.魏楹也算是顧慮周全.

"魏大哥你放心吧,我會盡力而為的.就算不能結交林夫人,我在這里住上兩個月學做廟里的各色齋菜也是好的."沈寄覺得,林夫人那樣的人,刻意去結交怕是不妥,隨緣吧.反正兩個月,她要是覺得悶了,盡可以下山去玩.

"嗯,你如果要出門,就把老趙頭帶上.他除了車趕得好,也會些拳腳功夫的."

沈寄笑開,"要說拳腳功夫,我其實多少也會些的,一兩個人我還對付得了."

魏楹抿了抿嘴,沈寄的拳腳功夫是跟著二狗子學的.二狗子則是在鎮上的武館學的.他那個時候看到沈寄在院子里拿著把菜刀揮舞還真是嚇了一跳.結果沈寄興致勃勃的告訴他,她在強身健體,練好了拳腳可以不受人欺負.

這一練,就是四五年.他是沒見過沈寄跟人動手,可是她的花拳繡腿真到了必要的時候能頂事嗎?

"姑娘"出聲的是一旁的老趙頭,他正色道:"如果你的功夫不是太好,那最好不要隨便跟人動手.道上有不成文的規矩,對手無寸鐵的婦孺除非喪心病狂否則是不會出手攻擊的.可如果你手里拿了武器做出要跟人大打一場的架勢,對方就會把你當練家子對付.那後果恐怕就不妙了."

魏楹盯著沈寄,"聽到了?"

沈寄耷拉下方才還神采飛揚的腦袋,"嗯,聽到了.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跟人動手的.我不會半湖水響叮當的."

"老趙頭的功夫很好,留給你."魏楹看著老趙頭,後者點了點頭,"大人請放心."

他是阿彪鏢局里的人,因為一時義氣得罪了個衙內惹了官非,是阿彪找上魏楹幫他擺平的.也讓他的寡嫂與侄兒侄女得以保全.他不能再去鏢局,便跟著魏楹了.

"原來老趙是高手啊,那不用留給我,你帶走吧.我這里能有什麼事啊."沈寄看一眼貌不驚人的老趙,真是失敬失敬.

"不用,有魏家的人來接我,叔父也要派人一同回去送時節禮物回鄉,不會出事的.而且,阿彪也會跟著我去."他好歹是個六品官兒,出行也要有點人跟著.索性便雇了阿彪鏢局的人路上做保鏢.

沈寄聞言放下心來,"嗯,那你多加小心."

"你小心腳下."魏楹走在前面,提醒道.昨日剛下過雨,上山的台階有些濕滑.

"嗯."

到了山上,徐茂迎了上來.他考了三四十名,現在還在侯職.這個時間可長可短,端看使的銀子是不是夠多.只有像魏楹這樣考得非常好,得到皇帝青眼有加的人才能直接走馬上任.

"魏兄,沈姑娘,你們來啦."

沈寄微微福身,頭上的紗帽隨著動作也輕輕拂動.後邊跟著的阿玲也給徐茂見禮,脆生生的叫了聲'徐少爺’.然後就陪著沈寄去廟里四處溜達.

徐茂有點酸溜溜的說道:"魏兄,你看,你功名官位到手,如花美眷也有了.兄弟我還是兩手空空."

"侯職期間,你可以回鄉成婚,放心,時間絕對來得及."魏楹沒誠意的建議道,眼底是飛揚的神采.確實,他現在做了探花,得了六品編修的官職.有皇帝的看重,又有沈寄陪在身邊,馬上又可以回去認祖歸宗,從小定下的目標在一步一步的實現.說得上是春風得意.

"算了,我好容易能自在些,才不想回去呢."那個母老虎,他更加不想這麼早就把她娶進門來.你說如果老爹替他指腹為婚的是寄姐這樣的大美人兒,又跟他興趣相投多好.他眼角余光掃到沈寄一片妃色的衣角消失在轉彎處.

魏楹看著他,"徐兄,我要回鄉兩月,不方便帶上小寄.我讓她有解決不了的事差人給你送信."

徐茂拍著胸口應承下來,"沈姑娘若有差遣,一聲招呼就是了."

"嗯,回來後請你喝我們的喜酒,到時候你可要多喝兩杯才是."

"這,這麼快?"寄姐還沒滿十四吧.真是心急啊,不過,心急可是吃不了熱豆腐的.再怎麼饑渴也不該對這麼小的小姑娘下手才是.想來魏楹也干不出這事兒,除非他不是把寄姐當媳婦看待.那麼,他以後的日子會更難受了.徐茂看著春風得意的魏楹就想打他一頓,現在這麼一想,心頭好過多了.果然,人都是有幸災樂禍的劣根性的.知道你日子也不好過,我就舒坦了.

沈寄想去觀摩廟里做齋菜,可是這里她不熟,魏楹也不熟.于是她過來找魏楹,讓他去找徐茂幫忙說項.

魏楹對她沒有越過自己直接去找徐茂的舉動很滿意,要是從前,說不得她就直接過去了.因為她跟徐茂是食友嘛,這又是跟吃有關的事.現在算是確定了關系了,沈寄也知道事事處處顧全他的臉面了.

"這個啊,小事情,跟我來就是."徐茂立即大包大攬.

走到廚房附近,徐茂找了個小僧人帶沈寄進去.他喜歡吃,可是從小也是受著'君子遠庖廚’的訓誡長大的.和魏楹一樣,不會靠近廚房.所以他每每也只是在餐桌上品鑒,從前有什麼想法也是交給沈寄來實現.

沈寄站在旁邊,看著廚房的僧人有條不紊的忙碌.此事已經知會過方丈,方丈給了方外小友徐茂和探花郎面子,只讓人囑咐沈寄不要外傳即可.

沈寄看著僧人行云流水一般把豆腐切成晶瑩薄片的動作頗受啟發,就連一旁的阿玲也心有所得.兩人出去了還在不斷的討論.

"我以前曾經想過,等魏大哥高中了,我和他分開後就去到京城酒樓做廚娘.這樣子可以學到很多.如今這個沒法實現,能來這半山寺瞅瞅感覺更得益.怪不得那位林夫人要選擇住到這里,這里空氣好,食材天然,處理手法獨到,是養生的佳處啊."

阿玲茫然,"空氣?"

沈寄發現自己又說漏嘴了,便隨口道:"就是說這空中的氣,你是不是感覺比城里清新多了?"

"是啊."阿玲深吸一口氣,猛點頭.

用罷午膳,知客僧帶沈寄去到安排給她的禪房看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那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推門見山水,開窗是桃林.沈寄滿意得很.

"真是個好地方."特權階級就是好,可以享受到常人享受不到的好處.怪不得那麼多人擠破頭的去擠科舉的獨木橋.

當然不是從今天就住下,今天是來看今年最後盛開的桃花的.之前因為魏楹卷入舞弊案,後來又溫書備考,他們差點就錯過了花期.

徐茂識趣的和方丈手談棋局去了,魏楹和沈寄沿著小路走到後山看桃花.

要說沈寄重生最滿意的是什麼,那就是重又再豆蔻年華一回.十三四的年歲,肌膚水潤亮澤,是後世用多昂貴的化妝品也不能真正再重現的.她現在其實還沒怎麼完全長開,比歐清靈還少了一些豔麗,但介于女孩與少女之間卻多一分自然天成的美,這張臉再過得兩三年可以想見也會是非常吸引人的.

所以當她手執一株桃枝遞給魏楹的時候,就見他略微看楞了神.從小孩子到如今,形態要不了多久就會發生變化.可以說沈寄忙碌的清麗身影,一直是魏楹在看書之余用來養眼的.不過即便時時得見,有時候也會發現她不經意間又會流露新的美態.就如此時賞花,沈寄是從身到心的愉悅,站在桃樹下氣色被襯得十分之好,一點不輸給這漫山桃林.

魏楹接過桃枝,想起徐茂羨慕嫉妒恨的眼神,愈發的高興.只可惜離別在即,再兩日他就要走了.

"魏大哥,等你回來,上山來吃桃子,接我回家."

"好!"魏楹拿眼逡了阿玲一眼,後者笑著退了出去留他們獨處.按說貼身丫頭是要陪嫁,日後也是通房的備選的.可是姑娘和她說的很清楚,日後會送她一份嫁妝.這便是明說了不會讓她做通房一起伺候魏大人了.

對此,沈寄是給阿玲做了一番思想工作的.魏楹年少俊秀,又中了探花直接進了翰林院,這對情竇初開的小女孩兒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而且,阿玲的繼母在她離家時給她念叨的便是讓她好好伺候沈姑娘,日後跟著一起嫁到魏家,更是要盡心竭力的伺候好魏大人.這樣就可以一直留在魏家了,命好的話還能做個姨娘.他們一家就更能借光了.雖然阿玲不喜歡繼母,但這番話她還是聽進去了的.這也算是一個很好的前程.

沈寄便不遺余力的給她洗腦,你不是佩服我麼,難道不想像我一樣擁有自己的幸福.而且,我是絕不會給你機會爬上魏楹的床的.不如早早死了這份心,日後自會有屬于你的那份幸福等著你.

阿玲其實有些怕沈寄,說不出來為什麼.被她敲打了幾次之後,也就絕了這個念頭.她其實還是個小孩兒,之前也只是被繼母鼓動.可是魏大人眼里只有姑娘,正眼都不看她一眼.而且她怕魏大人比怕姑娘更甚.

再者說了,她姿色不如姑娘,聰明能干也不如姑娘.而姑娘說了待在她身邊,只要沒有這種歪念頭,她就會盡力讓自己現在的日子,將來的日子都過得好.不然就要直接痛打一頓攆她回家.她跟著沈寄日子不長,但是也跟著長了不少見識.而且看著她直接就把一個很賺錢的攤子送給了德叔德嬸,還耐心的教了德嬸那麼久,就知道她是重情重義的人,言出必踐.她何必為了一個不可能達到的前程把日後的好日子斷送了.

于是阿玲退了出去就老老實實在外頭把風.省得有人進去打擾里頭的有情人話別.

沈寄背靠著桃樹,被魏楹摟著腰托高,腳尖便不自主的踮起配合他的身高.魏楹俯首在她唇上輾轉碾壓,舌頭在她口中或激烈或緩慢的撥弄.經過幾次,他的吻技在實戰中已經得到了很明顯的提高.讓從前沒吃過豬肉只見過豬走路的沈寄也被吻得暈暈乎乎的.到後來已經整個人攤在桃樹上,如果不是魏楹有力的臂膀在她腰間圈著,怕是都要滑下去了.

魏楹看她微微喘著氣,紅唇瀲灩,把頭埋在她肩頭平息自己的悸動,半晌氣息平緩下來才抬起頭,伸手拈起一瓣瓣落在她鬢間的花瓣,又用拇指撫著她有些紅腫的唇瓣,"小寄,等我回來,我們就成親."

"嗯.你記得,路邊的野花不許采啊.你家里送給你的美人也不准要.我可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誰要是讓我不痛快了,我一定變本加厲讓他更不痛快."

"小醋壇子,放心好了.一定為你守身如玉.再說了,魏家人送我的美人,我才不要呢.枕邊人靠不住,那是睡不安枕的."他伸手幫沈寄整理了一下被弄得有些凌亂的衣服,然後把紗帽給她戴上,這樣就可以很好的遮擋住她被蹂躪過的唇瓣.若非如此,他方才也不敢那麼肆意.要分別了,怎麼都要親個盡興才是.

"走,准備下山回城吧."

"嗯."

被魏楹牽出桃林才放開手的沈寄回頭看了一下漫山開得正豔的桃花,那位林夫人也曾經是人比花嬌,如今卻落得獨自住在廟里.她的心境可想而知.魏楹倒是挺有自信,不怕自己被她的心態影響.不過,面對同一片景致,每個人看到的不同,全因自身的心態.面對落花,黛玉說'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可在自己看來,不過是化作春泥更護花,來年又會有更美的花兒開放.

那位林夫人的一生,經驗和教訓都值得借鑒.只不知,她會不會對自己敞開心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