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弊案(3)
魏暉沉默半晌,"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魏家倒真是藏汙納垢.可是,家丑不可外揚,你在門外那麼大喊大叫實屬無禮."

這會兒沈寄怎麼計較這些,當下乖巧點頭,"叔父教訓的是."

"我的確是在關注魏楹,他果然不愧是他爹的兒子,是個讀書的好苗子,而且人情練達,世事洞明.魏氏這一輩已經沒什麼傑出的人物,他能認祖歸宗的話也是魏氏之幸.他母親的事我不知究竟不敢承諾什麼,可他的的是魏氏血脈,老夫不會袖手旁觀.只是科場舞弊案,由來就是通天的大案.你與我說說,他是如何卷進去的?"

"魏大哥說,他當日下場,考場發給的食物里就被人動了手腳,他若是吃了便會腹瀉不止玩不成考試."

魏暉挑眉,"那他是如何避過的?"

"嗯,是石侍郎事先探知告訴了他."也幸虧沈寄給魏楹帶的干糧夠多,不然那三天他到最後只有餓肚子了.

魏暉聞言盯著沈寄,"他和石家不是說要聯姻麼,怎麼又冒了個你出來?不然,此時又可多一份助力."

"此事是我任性,魏大哥都是為了我才得罪了石家."

"哼,拈酸吃醋壞了大事,不識大體!他也是,竟然棄石家千金而取你,沒有腦子麼.石家如今能不落井下石就不錯了,紅顏禍水!"

這樣的指責沈寄此時也只能聽著.

"你繼續說!"

"是,這次是同鄉的王灝,他買了考題考了第三,結果被人告發.對了,我們在路上的時候,就有人買通強盜要殺魏大哥.他說他二叔這回肯定不會放過這樣的大好機會,果然,王灝入獄沒多久就攀扯上了魏楹,然後大理寺就來人把他抓走了."

魏暉靜默了一會兒,"你說的都是魏楹的揣測,不足為憑.不過,此時要緊的還是要想辦法把他撈出來.可老夫只是個五品官,力有不逮啊.我盡力而為,至少讓他能少吃點苦頭吧."

沈寄忙道:"我們沒膽敢奢望別的,只希望能不被斬首判為流放便好."

魏暉站起來,"如果那個叫王……"

"王灝"

"王灝不改口,一口咬定魏楹也參與了買題,怕是想流放都難.總之魏楹必須得經得起考驗,他如果自己都屈打成招了,那就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了."

屈打成招?沈寄腦中出現血人一般的魏楹,不自禁打了個寒戰.

"事已至此,老夫也只有盡力打點.胡望"

胡管家立即躬身道:"老爺,小的在."

"你立即去打聽,看這次的舞弊案還有哪些新科進士牽涉其中,眾人拾柴火焰高,若是其中有什麼了不得的人,倒是可以借勢."

"是."

魏暉又看沈寄一眼,"你既然是楹兒認定的未婚妻,便在老夫府里暫時住下,不要再去拋頭露面.一應事由老夫自會打點."

沈寄想了下,自己出去也幫不上什麼,她就連打點大理寺官差的銀子都拿不出來,一切都只有靠魏暉出錢出力,便乖乖應下,"是,聽憑叔父安排."

"來人,帶她下去安排."

沈寄跟著個叫燕兒的丫頭下去,走到門外,她道:"姐姐稍等一下,我和同來的幾個人交代一聲."

燕兒不耐道:"去吧."在她心底,是把沈寄當打秋風的窮親戚看待的.

沈寄到二門處把魏暉留她住下的話說了,徐茂凝眉想了一下,"也好,你在這里可以隨時了解事態進展.放心吧,魏大人在朝中有剛正之名,他既然答應就會盡力.魏楹的才學我們也是有目共睹的,實話說他只考了三十多名我都是很詫異的.我回去把他賣出去的酸文都收集起來,這樣才學的人不必買題,可以考得更好.希望審案的時候能有幫助."

"好的,有勞."

德叔看他們這麼決定了,便道:"那寄姐,我回去和老婆子一起幫你看著攤子,你有用得上我們一家三口的地方盡管開口.回頭讓老婆子把你的東西收拾好了送來."

患難見真情,沈寄感激的點點頭.其實攤子不攤子她已經不在意了,不過,如果讓德叔他們無所事事的跟著擔憂卻是不必.這次出來想著要求人,她把全副家當將近兩百兩的銀票銀子都帶在了身上.不過,衣服這些日用品還是用自己的好.這魏家的下人也不是好相與的.

"要不,讓老婆子來給你做個伴?"

徐茂點頭,"這樣好,你身邊還是要有人幫襯才好."他沒說既然你是魏楹的未婚妻,身邊還是要有人服侍才好.

沈寄有點過意不去,德叔德嬸根本不是下人,德叔偶爾幫魏楹充充場面也就算了,還要把德嬸也拉上就不好了.她現在的心思就在看攤子掙錢上.再說,沈寄自己也是不願意做人下人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還是不要拉上德嬸了.

德叔堅持,"我們答應了魏少爺要照應你的.老婆子我也可以放心些.至于攤子,你不在,生意必定不太好,老婆子走開也沒關系的."

話說到這里,沈寄只好接受.

當天下午,德嬸便收拾好東西過來了.一見到魏家安排的沈寄的住處就皺眉,"怎麼連炕都沒燒上?"

上次在胡胖子家里,沈寄就見識過人情冷暖了.這回魏府是官家,氣派比胡家還足.她一時心煩意亂也無意關注自身的處境,聽到德嬸抱怨才道:"說是通道還沒通,明兒才能燒上.你拿二兩銀子去吧,想必馬上就可以通了."

魏大人自然是叮囑過好好安排沈寄,魏夫人再交代給下人.而不算什麼正經親戚,又只是個丫頭出身的沈寄下人自然懶得巴結,府里還有魏夫人娘家的侄女呢,跟沈寄的待遇是天差地別,下人都上趕著巴結.

德嬸在裴家幫傭了十多年,但是裴家單純得多,聞言嘟囔道:"這是什麼人家啊."一邊拿了銀子去找人.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