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弊案(2)
兩日後,果然有大理寺的官差來將魏楹帶走.這次的舞弊案直達天聽,是由大理寺,都察院和刑部三堂會審.而魏楹,則是由于王灝在酷刑下被人誘導讓他攀扯的.這樣一來,證據確鑿的他雖然難逃一死,卻可以在死前少受一些零零碎碎的罪.

魏楹前腳被帶走,沈寄後腳就拿著那塊碧綠碧綠的玉佩到高升客棧去找徐茂.之前因為舞弊案,這些舉子人人自危,都需避嫌,他無法再到魏楹處,魏楹也不便與他通什麼消息.如今,沈寄想去見那位魏大人,就只有找上他了.

大官的府邸不是那麼好進的,她也沒有別的人認識.

聽了她的來意,徐茂點頭,"好,我同你去."如今魏楹被抓了,他幫著奔走也是該當的.徐茂今科也是上榜了的,只是排名在五十多去了.

旁邊有人勸徐茂想清楚,如今遵照聖人教誨明哲保身最要緊.

"聖人也說過守望互助,再說我只是帶她去見魏大人,旁的我也無能無力.如果連這個都不做,無論事情最後怎麼了解,我都過不去自己良心那關."

沈寄點點頭,算她沒有看錯徐茂.好在魏楹還有這個朋友,不然她怕是得去魏大人府門前長跪求見了.

王灝,又是那個王灝.自己抵擋不住誘惑買了考題,如今還攀扯魏楹.就是他考完之後太張揚了,才會有人去告,然後查出今科考題早泄,有許多舉子買題的事來.

徐茂是官身,又使了銀子,可是魏府的管家還是出來說大人不在.如今舞弊案發,所有考中進士的人都不准離京,家門有人的都在想辦法奔走.而這樣沒什麼關系的找上門來,是個人都會避見.

沈寄歎口氣,她忘了這茬了.她左右看看,德叔和阿彪也很著急的看著她,徐茂還在想說通管家,她退到他們身後,提高聲音道:"什麼淮陽魏氏,書香名門,百年世家,我看根本是虛有其表,里頭全都難透了.一個個人面獸心,無惡不作,為了爭奪家產,現任族長不惜害死寡嫂,淹死親侄.一次害不死,還要害二次,三次……"沈寄有點後悔沒把德嬸帶來,她罵街可比自己厲害多了.

聽到她這麼大聲的罵主人,管家立時指揮了家丁要抓住她堵嘴,給旁人聽了去可不得了.徐茂,德叔還有阿彪見事不對把沈寄團團護在中間,擋著家丁的推搡.沈寄愈發的大聲起來,幾乎是在吼了.

方才叫不開的門忽然就開了,出來一個下仆,"胡管家,老爺說讓他們進來."

于是,沈寄一行四人得以登堂入室.當然,沒有人請他們坐.

"何人敢在老夫門前咆哮,辱罵老夫家門?"坐在主人席位上一個身著紫袍的中年人把手中茶盞啪一聲拍在桌上,茶盞碎了,茶水順著桌子滴滴答答的滴下來.這是下馬威,無形的壓力,加上,廳堂兩旁站立的十數個家丁,還是很有威懾力的.

沈寄出聲道:"是我."

魏暉自然早知是她,而且她罵的那些內容,他一聽下人轉達也就知道她的來曆了,當下冷聲道:"你是何人?"

旁邊徐茂看這位魏大人嗆得很,怕沈寄吃虧,于是搶著說道:"在下徐茂,今科進士,是魏楹的好友.這位沈姑娘,則是魏楹未過門的媳婦."既然寄姐說這位魏大人算起來是魏楹長輩,總不好和侄兒媳婦太過不去.

"未過門的媳婦,不是丫頭麼?"

沈寄一聽,果然,魏家還是在關注著魏楹的.

"我早就贖身,不是魏家的丫頭了."不過,她也沒有否認是魏楹未婚妻的說法.

"那你就敢來老夫府門前叫罵?"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得頭的道理沈寄知道,而且說不定還要指望眼前的人搭把手救一救魏楹呢,于是蹲身一禮:"實在是求告無門,找到府上又不得其門而入,迫不得已有所冒犯,還請見諒."

魏暉看她兩眼,人嘛長得清秀動人,聽其言觀其行禮儀也還學得不錯,真不敢相信方才在他府門前大聲叫罵的竟然是這麼給嬌滴滴的小姑娘.

"哼!你留下,讓他們出去."

下人過來把徐茂等三人請了出去,他們看沈寄一眼,後者向他們點點頭,表示自己能應付.怎麼說他們接下來要說的,也算是魏家的家務事了,外人的確不方便在場.之前在外面那樣叫罵,實屬無奈.

"叔父"事到如今,沈寄也不管那麼多了,直接一聲'叔父’讓魏暉當場變了臉色,"你亂叫什麼,誰是你叔父?魏楹可是族中除了名的."

"除了名他流的就不是魏家的血脈了?魏大哥說叔父當年與他父親交好,如果您在族中,當日的慘事可能就不會發生了.他也不會小小年紀被人按進水里企圖淹死.既然叔父有所關注,想必也暗中見過他,他的樣子難道長得不像他爹麼.一個不到五歲的孩童,無辜被族人除名,如今出了事,除了來找叔父求助還能找誰去?"

魏暉挑眉,"你說他被人按進水里企圖淹死?"

"是啊,若不是大娘救了他帶他逃出來,他早就去和爹娘團聚了.叔父聽到的說辭是怎麼樣的?"

"老夫當日人在京城,聽聞族兄病逝,魏楹的母親又因為……心中也是掛念魏楹.可是他有親祖父,親二叔,我也不好越俎代庖.後來聽說他偷偷跑去看她母親被沉的那個潭,失足落水,最後還因為身世存疑,族人為了不讓族兄死後蒙羞,就將他與其母從族譜中一筆抹去,另過繼了他二叔的次子承嗣."

"魏大哥五歲時已經能記事了,他記得是午睡時被下人抱出去然後按進水里去的."

魏暉的臉色變了又變,"那他為何不來找老夫?"

"他畢竟是族中除名之人,不想叔父為難.而且,他說除了母親是被人冤枉的,他懷疑父親也死得不明不白."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