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明(3)
"嗯."沈寄隨口應了一聲,想著有你這個舉人在,我的確沾了不少光.然後看著魏楹一臉的嚴肅,不像是隨口說說的.再聯想起德嬸說的以後石家小姐進門,會帶幾個陪嫁丫頭,那也是給芝麻包子享用的.她們會聯合起來對付自己,然後自己就很吃虧云云.

他這話,是指這個麼?

"少爺,你在說什麼?"沈寄小心翼翼的問.

魏楹奇怪的看她一眼,"你聽不明白?"

"呃,不明白."沈寄一口咬定.

魏楹看著她,忽然笑了一下,"你不明白,那我就說明白給你聽好了.小寄,你跟我吧.日後不管怎樣,我總是會護你周全的.你放心,我不是朝三暮四之人."

沈寄的血一下子往上沖,臉脹得通紅,"跟,怎麼個跟法?憑我的身份,日後你飛黃騰達,我最多就做個小妾吧.你是不是這個意思?"

魏楹看她一下子這麼激動,有點發懵,怔怔的點了點頭.

"那日後石家小姐帶著陪嫁丫頭進門,從此她坐著我就得站著伺候,她躺著我還得給她捶腿,日後我的兒子還要比她的兒子低一等,我才不干呢.你再是說得好聽,護著我不讓我受欺負,這些卻是禮法里應當應分的,你還能給我免了?"沈寄說完這些,才醒悟原來她潛意識里還真的設想過將來種種.

魏楹被她說得又是一愣,確實,如她所說,小妾給主母晨昏定省,把自己當半個奴才伺候主母這都是禮法規定的,他再是喜歡小寄也不能給她免了.那樣就是寵妾滅妻了,會被彈劾,重者可能丟官的.而沈寄,她骨子里是一點奴性都沒有的.

也就是說,他如果如願高中娶了石家小姐,就要失去她了.可是還是不死心,想再努力一把,"小寄,石家小姐不過是一個助力,我對她本人沒有什麼興趣的.日後我出仕外放,就帶你一起上路,你也不用受她什麼氣的."

"在你外放之前呢,你娶了石大人的千金,他在仕途上援引你,難道你不用受制于他."

魏楹蹙眉,"我不會被他拿捏住的."

"有時候事到臨頭,就由不得你了.到時候怎麼辦,讓我忍耐?我才不受這份窩囊氣呢."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後的子女,也許會像探春一樣說'你不是我娘,夫人才是我娘’,沈寄就絕對不能接受魏楹這個提議.

她擺擺手,"少爺,我是不會給你當妾的.我已經想好了,你考上進士,我就買田落戶,把戶籍從魏家遷出來.如果萬一你沒考上,咱們就這樣再熬三年."

魏楹看著一臉堅決的沈寄,"我以為,你也喜歡我的?"

沈寄抿抿嘴,"我是喜歡,可是我絕不會給人當妾的.哪怕你日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也不當這個妾.就算你要逼我,我也絕不答應."一臉甯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模樣.

魏楹吶吶道:"你的性子,怎麼就烈成這樣?"

"這是原則,底線.所以,少爺,你以後也不要再提了,讓我多記得你的好,你的照顧."

原來去看店面,是要准備給他分道揚鑣啊.他還以為,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呢.可以高中之後娶了石家千金得到岳家的助力,可以納了心儀已久的小寄撫慰身心,可以救出養母,可以揚眉吐氣為生母洗冤正名.可是看著這樣決絕的沈寄,又生出一種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的自得.

只是,小寄她如果只是魏家曾經的家奴,這個出身也的確是太低了.

"小寄,你家里……"

還不死心呢,沈寄'哼’了一聲,"你不用想了,我家道中落早已經沒有親友扶持,我就是這麼個丫頭出身.不像你,其實出身名門."心頭也有些難受,如果她真是如魏楹所想,是哪家的大家小姐,只是遭了難,可是還是書香門第,是不是這一切就可以解決了.

看魏楹有點失魂落魄的,沈寄的眼眶也紅了,然後勉強一笑,"你都要下場考試了,咱們說這個做什麼,等你考試出來再說吧."

魏楹看著她,"少拿話哄我,我知道,這事沒得商量了."唯一的可能也就是他日後強留她了.可是,這樣的女子,他強留得住麼?

"寄姐,好了麼?"德叔的聲音在院子外頭響起,他是回來取鹵好的牛肉肥腸的.本來都要賣斷了,聽到兒子說寄姐回來了,想著她肯定是要現鹵的.

沈寄轉身切下一點嘗了味道,"嗯,德叔,好了,麻煩你送過去."

德叔把盤子端著,急匆匆的就走了,沒留意到沈寄和魏楹都有點不對勁.

沈寄強笑著看魏楹一眼,"少爺,我說你就別糾結了.現在是讓你取舍的時候麼,石家小姐又不是嫁定你了.你現在還是冷靜一下,好好的做准備吧.說不定你考得不好,人家壓根就把說過的話直接抹了."

魏楹笑笑,這倒是啊.如果他不在一甲之列,石家說的話肯定是不算話了.可是,沈寄方才說了,如果他今科沒有考中,她會和自己一起再熬三年.

這就是區別了,一個可以和自己同甘共苦,不離不棄;一個卻只能是分享成功.魏楹心頭那杆秤開始偏了.對沈寄和不曾謀面的石家小姐,他自然是偏向前者的.實際上,一路走來,他早就把她放在心頭了.而石家小姐,于他而言不過是青云路上的一級台階,那是不能同日而語的.可是,這個時候,他很需要那個台階.

算了,正如小寄所說,現在不是讓他做取舍的時候,他還是好好的溫書吧.

當晚,沈寄把求來的符縫在魏楹的衣角里,以求他今科能平安順遂.她本來是不信神佛的,可是經曆了重生的事,心頭也慢慢的有些變了.把衣服放進去的時候,看魏楹已經靜下來看書了,她心頭松口氣,她很擔心今天的一場爭執影響他的狀態.

她轉身輕手輕腳的出去,沒發現魏楹抬頭一直看著她的背影.如果娶了石小姐,寄姐就得拱手讓人,絕對不行!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