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5)
那人說的是魏楹手里的一個曲譜,是他四方游覽時在一棟廟宇的牆上抄回來的.前兩日和這幾個人說起,幾人都無法彈完,今日見船上女子琴藝高超,有人就想了起來想難她一難.

話已經說出去了,魏楹此時也不好說不拿出來,便只好取了出來遞到坐小舟到岸邊的那女子的下人手里.曲譜拿了去,那畫舫里沉默了半晌,在眾人都有些不耐的時候,琴音突起.

沈寄中學的時候學過白居易的《琵琶行》,那里面把音樂描繪得十分動人心魄,她一直覺得是文學的誇張了.可是今日畫舫上女子的琴音一起,兩岸果然立即就鴉雀無聲了,重現了《琵琶行》里的場景.直到琴音停止了一會兒,包括沈寄在內的人才醒過神來.

旁邊有酸丁說道:"此曲只因天上有啊."

船上又響起方才的聲音,"小女子不才,妄自改動了三處地方,這才彈奏完.不知這位公子可能按原譜彈完?"

眾人的眼望向拿出曲譜的魏楹,他微微頷首,"可以."

"可能一聞?請公子上船來."

還是那葉小舟,載了魏楹上船.旁邊那些人都是羨慕嫉妒恨的盯著.沈寄面紗下的臉色有點發白,努力咬住下唇沒有出聲.

"真是沒想到,魏少爺的琴彈得這麼好麼?我是粗人不大懂,不過這女子彈的我真的是感覺到了漁家晚歸的場景."

沈寄道:"不只如此呢,漁舟唱晚,倦鳥歸巢,織女浣紗,萬戶搗衣,書生夜讀,美人添香……"

那首曲譜魏楹抄了回來,曾經練習過數次,她有幸聽過.和這女子所彈的是兩種不同的意味.方才眾人是沉醉在那女子高超琴藝,她卻是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魏楹登船,就坐在船板的凳子上,有人搬了琴出來請他撫弄.眾人見他也無緣得見佳人,心頭的不平衡便消去了一些.同樣的曲調響起,比之方才又多了三分激越.而那五處被改動的地方,在場只有有數的人聽了出來,果然魏楹彈奏的技藝和心境更加的嫻熟,不由擊節道:"妙啊!"

一曲終了,魏楹起身一揖,然後下了船回到岸上.

畫舫起錨離去,河邊很快又恢複方才的景象.有人擂了魏楹一拳,"京城名媛有如此琴藝的,屈指可數.這可比之前彈奏的那位琴藝還要高明.想必魏兄已知船中佳人是誰了."

魏楹笑而不語.船中人的技藝高招,他的確是心頭有數了.倒是沒想到又在這遇上了,雖然兩次都沒有照面.不過,從石公子看來,石小姐相貌應當不俗.

那邊一眾書生散了,又去酒樓喝酒.沈寄對阿彪說:"我們回去了吧,德嬸她們該忙完了."有些事情,本來就是如此.

回去以後,她算完一天的帳,檢查過明日的准備工作,又洗澡洗衣完畢,魏楹才回來.端起桌上溫著的醒酒湯喝了,心頭浮想聯翩.如果能成為石侍郎的乘龍快婿,對他來說好處無疑是巨大的.官場有人援引,將會事半功倍.而且,石小姐是出了名的才女,石公子也是才子,懂得尊重讀書人.想來石大人能教出這樣一雙出色兒女本身也是不凡.只是自己如今的身份確實寒微了一些,至少是要中個探花,才能有直接上石府提親的底氣.

這麼一想,魏楹立時覺得渾身有了動力,伸手去拿桌上下午看了一半的《孟子》,手碰到桌上的細瓷碗,想起給他熬醒酒湯的人,轉目看過去,沈寄的房間已經熄燈了.可是這屋子里還能聞到她之前沐浴留下的香氣.

可是,他還需要在朝堂上站得高一點才能回去魏家救出養母,才能設法為生母正名,才能一步一步實現他的政治抱負.

沈寄晚上在河邊難過了一陣,這會兒也就釋然了.男人,都是以事業為重的.尤其芝麻包子這類腹黑有野心的男人.他十九歲了還未娶妻不就是為了中了進士好娶個官家千金麼.她可不敢擋了他的青云路.總之,他們兩個是同行一段就要分路的,越早認清現實越好.

所以,她對魏楹的態度並沒有什麼變化,也沒有去費事提醒他還有半個月就要下場了抓緊時間云云.他目標那麼明確的人,怎麼會心頭沒數.

她心頭盤算開了,這京城的確是比較好掙錢,可是房子也貴得離譜.小小一套房子就要上萬兩,更不要說中心地段了.所以,她准備辛苦幾年掙些錢還是會鄉下去過日子.

魏楹這兩天見了沈寄,吃著她准備的飯菜雞湯,總是有些莫名的心虛.算了,不要去想那麼多了,還是好好的做一下最後的沖刺,會試取得個好成績才是真的.他開始謝絕邀約,安心備考.

而在石家,石小姐因為那晚的舉動被石大人教訓了.

"堂堂侍郎府的千金小姐,竟然去大庭廣眾之下彈琴,成何體統."

"女兒本來沒想彈的,當時一看那曲譜,一時技癢."那些文人的酸詩文是丫鬟彈的,引出了魏楹的曲譜,她看過之後起了興致,發現自己也無法彈完,于是略作改動.沒想到魏楹真的能夠按原來的曲譜彈出來.她之前是聽哥哥說過,今科很看好此人,才學品貌皆為上品.那晚隔著紗簾看了幾眼,果然是翩翩少年溫文書生,穿著普通不見富貴,但是腹有詩書,華貴內斂.

"此人的根底兒子查過了,確是淮陽魏氏的長子嫡孫,說起來也不辱沒我們家.如果他今科高中,上門求娶,父親答應不答應?"石公子看著妹妹含羞的模樣問道.

"那就等他高中了再說.他魏家那團爛帳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好,兒子抽空透個風聲給他,也好讓他心頭有個底."

魏楹推了別人的邀約,可是接到石家的請柬略一猶豫還是換了衣服出門了.德叔德嬸冷眼旁觀,見自家兒子對沈寄很是上心的樣子,而魏少爺聽說得石家上下青目有加.想來未嘗沒有機會.德嬸一想到沈寄一個月能掙那麼多就心動,到時候真要成了,讓她把手藝都交給自己,自己去拋頭露面就是.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