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試(1)
等到進了臘月,沈寄就拿出自己的私房錢,砍價買回了一打紅紙來裁剪,還有筆墨,每天白天趁有太陽的時候在屋里寫對聯,晚上魏大娘給了她一個火爐,所以晚上也可以寫.這樣一天可以寫二三十幅.就從村里開始賣起,八文錢一幅.

開始村人都以為是魏楹寫的,後來得知是沈寄寫的,再次對她刮目相看.讓因為擴招很長時間找不到合適工作的沈寄很有成就感.

村里賣出去一百八十多幅,因為比鎮上便宜兩文錢,而且字還寫得漂亮.只有少數人家說不想買一個小丫頭寫的,甯可多花兩文錢去鎮上買.結果買回來,村里人一對比,並不比沈寄寫的漂亮.

沈寄如今仿魏楹的字,有七分的火候了.魏楹回來見到也誇過一次說她有靈性,日後有機緣可以試著自己開創字體.沈寄對這個沒想法,她現在只想掙錢.

待到趕集的時候,再把寫的另外十幅文雅一點的擺到地攤上賣,就買十文,然後送一個'出入平安’.這四個字是沈寄寫得最多,也最見風骨的.是用裁剩下的小幅紅字寫的,反正不用也浪費了.而且人的心理很奇怪,有搭送的小物件就很高興.

王二叔,何老幺等人見比自己買的多個'出入平安’,就玩笑的說讓沈寄補上.沈寄想著反正家里還有裁剩的紙,而且那四個字她現在寫得是又快又好,便爽快應下,讓他們回頭自己到魏家來取.

村里人說也許魏家的風水好,出了魏楹這麼一個小才子不說,連買回去的丫頭都能被教成這樣.

沈寄連著三次趕集,賣出去兩百多幅對聯.到最後,甩著手腕說酸掉了.不過,這一次是五五分成,跑去開支,算下來她分得二千文,加上之前的將近一千文,她差不多有三千文了.

晚上沈寄數好錢照舊放回罐子里,想著要去把那兩千文整的換成銀子才好.這樣方便儲放跟攜帶.不然,重死了.

她的錢是挖了個洞埋在床底下,不過估計旁人也想不到她攢了將近三兩銀子,要偷也是去偷魏大娘.就是不知道她的銀子藏在什麼地方了.魏大娘也要去把銅板換成銀子,這樣魏楹上路的時候方便攜帶,沈寄就托了她幫自己一起換了.

過年那段時間,沈寄注意到魏楹房里的燈總是要亮到很晚很晚,起夜回來嘀咕一句真刻苦便接著睡.過年不用做什麼去趕集賣,她便把心思花在給魏楹做飯上.肉眼可見,魏楹這麼刻苦不但沒瘦,反而長胖了一點.魏大娘對此很是欣慰.

正月十五過後,魏楹又要去書院了.還有兩個多月就要下場了,有些同窗譬如胡胖子已經不去書院了,在家由請來的先生開小灶.魏家還請不起,魏楹也沒有接受胡胖子的邀請去胡家.他不願意輕易欠人情,而且書院的裴先生他覺得學問很不錯,書院還有很多藏書可以借閱.再一個月就要動身去州府了.並不是等到考試的時候才去,要先去,最好能租一個屋子溫書,然後和其他的學子一起討論,能夠去拜訪一下當地有名學者得到指點就更好了.

魏大娘換到十兩銀子都給了魏楹帶去州府,又賣了家里大半的糧食,雞蛋湊了三兩銀子,既要做路費也要做一個月的花銷,窮家富路的,還是有點緊巴巴的就是了.十兩銀子在村里可以買上一畝最好的田,在州府卻不算什麼.尤其院考期間,衣食住行都是要漲價的.聽說租個院子一個月也要三到五兩銀子,魏楹打算去廟里借住.這樣吃住的花費都可以省下來.

沈寄的二兩銀子便也悄悄掏了出來,"少爺,算我借給你的."

魏楹看她把銀子放在自己縫制的腰帶里,忍不住把手圈成拳狀掩口笑了兩聲,"不用了,到了州府我也可以想辦法去賺銀子的.就是到酒樓替人寫篇酸酸詩的一天也能掙個幾十百來文,總不至于比在鎮上還少就是了."

"窮家富路的,你還是帶上吧,用不上回來再還給我就是了.要考試了,要是多專心溫書的好.掙錢不急在一時的."憑良心說,魏楹待自己不錯.

魏楹想了想收下了,"好,那就多謝寄姐了.回來的時候給你帶州府的好吃的."

沈寄把准備的干糧和飲水遞過去,"這是肉干,這是醃漬的蘿蔔條,這是饅頭,少爺在路上要走好幾日,差不多夠吃了.還有這水都是我用薄荷條煮過的."說完就退到一邊去,讓魏大娘和魏楹話別.

魏大娘和沈寄把魏楹一直送到村口才回返,魏大娘對沈寄關鍵時刻把私房錢借給魏楹花銷的舉動很是滿意.沈寄卻已經開始發愁接下來一段時日的生計了.魏大娘能順利送魏楹去參加院試,就是吃糠咽菜都樂意,沈寄可不樂意.只是,這才二月間,也不能下河摸魚.醃漬蘿蔔條也是涼的,並不好賣.只賣土豆餅豬骨湯粉絲恐怕只能維持生活,卻攢不下來錢.而且就算攢下錢魏大娘多半也想著托人給魏楹帶去.那她豈不是又要回到喝稀飯吃咸菜的境地.現在魏楹不在家,魏大娘還真的很可能這麼做.

可是現有的物料也發展不出什麼新品種來賣,要買別的來做小吃成本又太高,看來真的只有賣肥腸了.只是天天洗肥腸卻讓人受不了.

"大娘,魚丸湯還要過一個月才能賣,咱們賣燒肥腸吧.如果有余錢,也可以給少爺捎去."

沈寄做的燒肥腸魏家母子包括隔壁的王二叔,還有里正家里的人都很喜歡吃,只是她只偶爾做一次.魏大娘早打過這個主意了,但沈寄不樂意她也勉強不了她.這個成本比魚丸湯還低,但是也可以賣到五文錢一碗.如今聽她主動提出來,當然是很高興了,卻看見沈寄蹙著眉頭,"寄姐,可是有什麼難處?"

"如果要多多的做,最好是能簡化工序.咱們請人來洗吧,村里肯定有人樂意的.洗一籠給三文錢,大娘就在旁邊監督,不讓她們多用了醋,也看她們洗得干不乾淨."如果要沈寄天天洗,不出幾天她非得罷工不可.

魏大娘盤算了一下利潤,"好吧."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