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議(5)
"娘,你不覺得寄姐很怪麼?我們這樣對她,她還是一心一意的要贖身."

"是啊,你讓我好好待她,而且她來了之後你的病好了,我們家的生活也好起來了.我都當她是福星一樣的,就是親女兒也不過如此了.給她做新衣服,讓她吃飽穿暖,專門為她修了一間屋子,她從前身體各方面失于調養,我也想了不少的辦法幫她彌補.可還是這樣!"

過來一會兒魏楹的聲音又響起來,"娘,你說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寄姐她壓根不是窮人家的孩子.只是發生了一些事,讓她變窮,甚至不得已賣身葬父."

"你說她是家道中落的?"

"嗯,她識字,寫字恐怕是年紀小還沒有來得及練,家里就出事了.而且她會做很多吃食,這非得有人教不可.如果她是大家出身,想學就可以辦到.那樣的人家也會著意培養女兒,除了琴棋書畫,還有女工廚藝針織等.這樣即便以後不親自動手,但絕不會被下人隨意糊弄.也許她是對廚藝有興趣,所以提前學了.還有她凡事喜歡自己做主,很有主見,這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兒可能有的.尤其是不願為人奴才這點,特別明顯.當初賣身葬父是逼不得已,但是一旦有機會就會抓住,試圖贖身."

聽到這里,沈寄覺得該聽的已經聽到了.芝麻包子一直在懷疑自己,不過這個懷疑他給出了自己的理解,對自己還是有好處的.看他的意思,應該是會極力說服魏大娘的.沈寄回到水井邊繼續打水,加快速度以求掩飾自己走開了一小會兒.

後面的內容沈寄沒有聽到,在許久以後怪後悔的.如果一早知道,有些事情可能她會更加極力去避免.

魏大娘聽完魏楹說的話,沉思了一陣,"如果是這樣,她的身世跟你倒是有些像.那我也不強求她為奴了.只是這樣一來,恐怕很難湊的夠你赴考需要的花費,都是我沒用.不能讓你安心讀書就好."

"沒有你,我早就死了.而且這些年也是我身體不好才花光了帶出來的銀子.不過也不用太擔心,只要寄姐願意,多想些法子,也許收益比現在還好.而且,只要我這次考得好,如今的窘迫就有辦法緩解."

"嗯?"

"寄要跟我合伙賣春聯,我覺得應該比她所認為的利潤還大,因為除了賣村里的人,還能到市集去賣.寄姐還不到九歲,她沒有地方去.如果有她早就想法子了.這幾年她會一直在魏家.還是按我說的,你盡可能的對她好,也給她多一些甜頭.讓她願意多想法子來掙錢,大家都得利.至于別的,得等到我這次成績出來再說."

"好."

沈寄打完了水,見那母子倆還沒有出來,便到廚房和面准備擀面皮包餃子.

等到魏大娘到廚房來,沈寄已經包出二十多個白菜肉餃了.一邊看著鍋里燉的白蘿蔔骨頭湯,今天燉的是肉排,可以好好的啃一回骨頭.

"大娘,我一個人可以了,您歇著吧."

魏大娘看了一下,一排八個餃子,大小均勻,皮薄肚大,很是討喜.細想一下,寄姐會做的東西真的很多,而她挑來賣的,都是最省事的.

所以,寄姐其實是還有實力的.只是因為她只能十中抽一,所以沒有積極性.而且,如果她真的如楹兒所說是大家出身,讓她一直當個丫頭也是委屈了.而且,五兩銀子贖身,她就得為魏家掙回四十五兩銀子.自己當初買她,不過是想為楹兒擋災,已經很物超所值了.

也罷,沒有必要把人壓榨太狠.只要她能拿出五兩銀子,就讓她贖身.反正之後她也只能留在魏家,她要分一半就分一半吧.

"寄姐,很少聽你提到小時候的事啊."

沈寄手上不停,繼續包著,"其實,很多事情我都不大記得了.我只記得爹帶著我到處流浪,後來爹不在了,我就到魏家來了."我就不信,你們還能找到當初一起逃亡的人來問.沈寄知道魏大娘多半已經被魏楹說服了,心頭一陣雀躍.

"哦,這樣啊.那你以後就把魏家當你的家就好了."

"好的.大娘,排骨湯好了,可以叫少爺來喝湯了,我這里把餃子煮上,很快就可以吃了."

當晚,沈寄洗完碗放回碗櫃,魏楹在堂屋叫她.

"你過來寫幾個字給我看看."

"好!"沈寄洗乾淨手然後在圍裙上擦干,去魏楹的房間里寫字.

這是她第一次真的沾墨水寫字,還略有點緊張.

魏楹注意看了沈寄握筆,轉腕,然後說道:"自己練出來的,還算是不錯.不過,轉腕應該這樣."他從身後扶著沈寄的手教她,另一只手撐在書桌邊沿,等于是把沈寄整個人包在了懷里.沈寄一愣,說起來她八九歲,按這里算,再有個四五年也是可以嫁人的了.這樣會不會不合適?

"明白了麼?"魏楹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沈寄耳尖的聽出略有點變聲,這小子到青春期了.

"嗯?"沈寄沒有應聲,魏楹出聲問道.

沈寄看看紙上出現的'出入平安’四個字,點點頭,"少爺,我明白了."

接下來,魏楹又指點了沈寄一會兒,看她比之前好多了,便自己拿了書看.還有三個月就要考了,他之前一直在村里的私塾,而且病了一場耽誤了不少時間.所以得抓緊一點.

魏大娘之前就覺得有點不妥,這時間魏楹看書便把沈寄叫了出去.看到她寫的字也不禁有些驚喜,"你這丫頭,居然背著我把字練得這麼好."

跟魏楹的字比,當然不算好.可是魏大娘不識字啊,在她看來就很好了.

"多虧少爺肯教我."

"嗯,練字寫春聯賣很重要,可是也不能耽誤了楹兒看書,知道麼?"

"知道,寸金難買寸光陰,我懂的."

"還有,日後有什麼事,你就直接來同我說吧."

沈寄點點頭,魏大娘這是叫她離魏楹遠點呢.難道她方才看到魏楹手把手教她寫字了.放心,她不想當丫頭,更不想當通房丫頭.

接下來的日子沈寄就苦練那二三十對對聯,她回憶了十幾對,還有稍微文雅一點的十對,是魏楹告訴她知道的.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