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議(2)
"別胡說!"魏楹掃一眼手搭在他肩膀上的胡胖子,這家伙自從上次嘗過寄姐做的飯菜,就一直要跟他換著吃.

胡胖子可是有錢人家的少爺,每天家里送來的食屜里也是菜色豐富,有魚有肉.可他偏說吃膩了家里廚子的手藝.胡胖子人不錯,爽快大方,魏楹也樂于和他交朋友.反正分享菜色是兩相得益的事也就每每無可無不可的應了.發展到現在,每次他都要跟出來先看一下寄姐送了些什麼菜色過來.

"誰胡說了,丫頭不都是屬于少爺的麼.日後你金榜題名娶到大官的女兒,也可以讓寄姐做小啊.當然一輩子有口福."

沈寄很討厭這種說法,把食屜和瓦罐遞給魏楹的同時說:"少爺,我做的菜煲的湯都不給他吃."

魏楹還沒出聲,胡胖子先不依了,"哎,你是個丫頭啊.哪有你說話的份兒."

沈寄瞪著他,然後看著魏楹,後者微微笑道:"我們家的丫頭和別人家的不一樣."一邊又問道:"寄姐你中午吃什麼?"

胡胖子見魏楹當真有不和他一起吃飯的意思,一邊嘟囔:"重色輕友."

魏楹橫他一眼,"你還說,寄姐才八歲呢."

"再有個五年就能給你紅袖添香了."

魏楹已經早他一步遞了五文錢給沈寄:"拿去買吃的吧."魏楹一貫知道沈寄的錢攢起來是一個子兒都不會動的,也知道她攢錢是要做什麼.一個月回家去一次,晚上看了書上茅房還能聽到沈寄的房間里傳來數銅板的聲音.如今睡柴房已經很冷了,魏大娘找了村里的泥瓦匠在柴房旁邊給沈寄砌了個小房間,里頭也有床和褥子被子的,睡著不會冷了.

"我有,大娘給了我兩文錢買燒餅."兩文錢可以有一個燒餅一碗油茶,可以吃得飽飽的.

"兩文錢沒什麼選擇的余地,你一起拿去也可以吃好點.你不是最喜歡吃好吃的麼."

沈寄也沒多客氣,便接了過來,只是她今天本來是有話想同魏楹說的,好容易才避開了魏大娘,可胡胖子又一直在.

魏楹見狀便問道:"有事?"一邊把食屜遞給胡胖子,"拿去幫我一起熱."

沈寄說不給他吃也只是隨口一句氣話,而且方才魏楹也幫她找回了場子,也就不計較了.其實被人開點玩笑她不介意,只是很不喜歡胡胖子話里把丫頭當少爺私有物的口吻.不過這個世道本就是如此,計較來也沒意思.她反正不會當誰的通房丫頭就是了.

胡胖子拎著食屜走進去,"好,你們說悄悄話吧."

見他走遠了,沈寄才開口,"少爺,我想賣春聯."

魏楹挑眉,"你不是不會寫字麼?"

"我有偷偷的臨摹你留在家里的字.拿你不用的毛筆蘸清水在紙上寫的."

魏楹掃視了她兩眼,"你不是早就在打這個主意了吧?"

"嗯,自從聽說對練寫得好的十文錢一副,普通的五文錢一副,我就在打主意了."沈寄老實交代,她需要魏楹幫忙.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