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厲(2)
沈寄自己也察覺到了,她和這里土生土長的人有太多的不同.估計魏楹這個人精也都是看在眼底的,所以這次增加新品種的小吃售賣的話題她自己並沒有提起.而且她也不想賣肥腸.偶爾讓她收拾一次還成,那是為了自己的嘴.可是要時常收拾那就太坑爹了.多髒多臭啊,魏楹只是嘴巴動一動提建議,干活的可全是她呢.

而且,現在魏家條件漸漸好了,她也展現出自己的用處,也不怕魏大娘再打主意把自己賣了換藥錢了.所以對于魏楹的提議,她只是小小聲的拒絕了,"少爺,天天要洗非常的味,我怕是會被熏暈過去的.不過如果你還想吃,明天去了市集倒是可以買回來做.除了燒來吃,還有別的吃法的.至于增加新品種,是得增加,不過不一定是肥腸.還有三個月呢,我們再看看吧."

當時魏楹看了沈寄兩眼,"嗯,對,既然寄姐做菜好吃,那不管什麼食材做出來都會很美味.不一定拘于肥腸了.我的確想吃明兒再買回來做吧."

所以這會兒,魏大娘便是要帶著沈寄再去買肥腸,順帶買些肉.路過上次那家布店,魏大娘進去扯了幾尺花布准備給沈寄做新衣服穿.

這是懷柔,不過也是她該得的,沈寄道謝收下.魏楹的新衣服這三天晚上魏大娘已經趕制出來了,很是合身.看著也很挺括,人靠衣裝,一下子讓芝麻包子的美色又上了一個台階.

魏楹的衣料是十五文一尺的,今天沈寄的也有十二文一尺.魏大娘卻沒給自己做新衣服.沈寄也知道,她是想省下錢送魏楹去鎮上的學堂.給魏楹做新衣服是為了讓他到學堂不受人輕視.給自己做新衣服是為了哄著自己賣力替魏家干活掙錢.畢竟從到魏家的第一天起,她就一直是換穿魏大娘改小的兩件舊衣服.

可是如今,魏家的家底還是很薄的.之前為了給魏楹治病,差一點就要賣田了.

不過,如今魏楹好起來了,藥錢這塊就算是省下了.只要勤勞肯做事慢慢的應當可以積攢點錢下來.可惜明年又要送魏楹去赴考,先是州縣一級,然後如果順利還有省一級的.這個花費可不小啊.路費,還有到考點的一應花銷.沈寄邊走邊想著到時候攢夠了銀子怎麼和魏家拆伙的問題.供一個考生,那是無底洞啊.順利還好,萬一中間出點岔子,芝麻包子從翩翩少年考成個白頭翁,那她豈不是得跟著搭上一輩子.

魏大娘這次依然是買了一斤多肉,不過今天來得早些,買了塊半肥瘦的.然又後要了一副肥腸和幾根骨頭做添頭.上一次的燒肥腸和蘿蔔骨頭湯很美味.這次魏大娘便沒再要沈寄一人背著了.車上只有王二叔知道這臭臭的肥腸洗乾淨做出來是美味.而且他吃了沈寄送的肥腸,今天就特地給她們找了個不錯的位置坐,不至于被別人擠到邊上去.回去的時候大家基本都比來的時候東西少,很少人還舍得花錢坐車的.也有人抗議那東西不好聞.

王二叔呵呵笑道:"這東西聞著不好聞,到時候弄好了吃著可香了.魏大娘,寄姐,坐穩了."言下之意,這兩人他載定了,不滿意可以下車.車是他的,他自然能做主.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