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厲(1)
沈寄早就打算好了,等到她攢夠了錢,她就要贖身.當然,魏大娘可以不給她贖,那她到時候就得想點法子了.反正她能攢夠二兩,那給魏家掙的就不只二十兩了.她可不能一直當他們家的搖錢樹.至少到時候大家的分成得變一變.

魏大娘之前都只有能力送魏楹到村里的私塾,所以這次她想送他到鎮上的書院去,得五錢銀子一個月的束脩呢.如今,魏家也就一兩多銀子的家底.

聽說魏楹在十里八村念書是念得最好的,不過鄉下孩子也很少機會像他這樣專心念書就是了.

下一次趕集的時候,魏大娘將家里攢的三四十個雞蛋帶去賣了七八十文,沈寄的魚丸湯依然是早早收攤賣了兩百來文.這次她得了二十文的分紅,十中抽一這是魏家母子給她的酬勞.

旁邊那日來魏家用自家的菜換取了福氣結幾種做法的大嬸,今天也擺起了地毯售賣.只是生意比魏大娘那日卻差了許多.同樣品種的沈寄之前已經賣出去二三百個,每一種也有二三十個,許多人買了回去也拆開來看過,然後大致知道了是如何編織的,逐漸傳揚開,有些心靈手巧的還發明了新的編法.這些新舊做法也在閨中流傳開來,所以,再售賣同樣的就沒什麼市場了.不過,各人還是賣出去三五十十個,只是價格是降了不少.還有人特意來看了看有沒有新品種賣,估計也是想買回去學.紅繩便宜,而且編這個本來就不費事,還有個吉祥的名字,帶上身上既可以當小飾物也可以辟邪.

今天的情形當然和幾個大嬸的預期相差很大,她們今日看到沈寄和魏大娘沒再賣福氣結還暗自心喜來著.結果沒想到自己辛苦編出來的,卻和那日看到魏大娘售賣的熱鬧情形大為不同.可是,沈寄教了她們,而且自己也沒再賣了,她們也無話可說.只能在旁邊眼紅地看著魏家的魚丸湯依然熱賣.

這三個嬸子里有一個是里正的女人,另外兩人都是以她為首.其實今天賣福氣結她們也是有賺頭的,只是比沈寄頭兩次賣的時候小了不少.不過,有些人的心永遠是不懂滿足和感恩的,尤其是還看著魏家的魚丸湯依然像上次一樣賣了那麼多錢.哼,怪不得肯告訴她們,是明知道會這樣吧.

有些事情還是避免不了的,所以魏大娘和沈寄都盡力無視.不過,福氣結恐怕真的是賣不了幾次了.沈寄記得的樣式再多也是有限的,要創新她沒有那麼多精力.畢竟,還要做家務和賣魚丸湯.但是現在是七月,下河摸魚很輕松.但是隨著天氣轉涼,魚丸湯最多賣到十月.這樣,就必須等到春暖花開,來年的四月間才可以重新開始下河捉魚,整整有半年的空檔.

這個問題沈寄早就想過,不過她會做的不只是魚丸湯一樣,如今魏大娘也肯投資所以其實心底並不擔心.不過,魏楹能想到,而且提出解決辦法,讓她也很高興.這樣她再做其他也就是順理成章了.魏楹的建議就是可以賣上次沈寄燒的肥腸.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