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身(2)
沈寄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不過醒來的時候頭上不再是天,而是房梁了.身上蓋著藍色素花的被子,洗得很乾淨,可是打了兩個補丁.

"醒了?醒了就起來把菜粥喝了."之前遞銀子要買寄姐的婦人的聲音響起.

"咕咕"沈寄肚子響了兩聲.

沒得選擇,她下床捧起旁邊擱著的青花瓷碗,碗有她腦袋那麼大,粥很清,照得出人影來.她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頓時感到胃里升起一團暖氣.

待她喝完,婦人給她看了到官府辦下的賣身文書.上頭有個紅色的指印,沈寄看下自己的大拇指,上頭也還殘留有一些印泥的顏色.

估計那些人以為她餓暈過去了,所以直接把文書辦了.二兩,這個數目正是沈寄昏迷前看到的寫在地上的身價銀子.這就賣身為奴了?沈寄有些接受不能.

"給你爹買薄棺,正好用了二兩銀子.你爹的棺材寄放在旁邊白馬廟的地藏堂里.等你好些了我會帶你過去祭拜."

那才不是她爹呢,可是為了給他買棺木,她現在是別人的奴才了.而且,《紅樓夢》里說的,奴才的兒孫也是主人家的奴才.隨意打罵買賣,完全沒有人身自由.

不行,她不能認了.她得逃走!

可是,現在渾身虛脫,她能往哪里逃.再看看這件屋子,看這擺設,買下自己的也是窮苦人家.也許,人家真的是好心.見她一個賣身葬父的孝女,餓得暈過去,而且現在是夏天,那具尸身也不能久放,所以行善把她買下.可是,還是不行.她不願意做奴才.

"我們家就我跟我兒子,他住在隔壁,這是我的房間,你日後就…就先住柴房吧.聽明白了麼?"

沈寄點點頭,從長計議,要跑也得從長計議.吃人的嘴短,讓干嘛就干嘛吧.

"怎麼也不說話,難道你是啞巴?"

沈寄聽著這里說的話同普通話也差不多,便開口道:"不是,我不是啞巴."

"那就好,要是個啞巴可就糟了.你現在身子還虛弱,先歇著吧.我在柴房給你鋪了地鋪.你什麼都沒有,我正在把不穿的舊衣改小預備給你穿."

"謝謝夫人."沈寄客氣的說.

婦人眼睛一瞪,"我不是什麼夫人.夫人是在大宅門里養尊處優的,你看我像麼?"

不像,你一看就是辛苦勞作的.皮膚很粗糙,衣服很樸素.

"你以後就管我叫魏大娘."

咦,看起來不是做童養媳啊.那就好,那就好.沈寄懷著謝天謝地的心情按照魏大娘的指示搬到了她的房間--柴房.這座小瓦房,有兩件臥室,一件堂屋,一間廚房,廚房後頭是柴房,另外還有個茅房.

柴房堆了些柴,然後有一個簡單的地鋪.沈寄喝了一碗粥,還是覺得頭暈.于是繼續躺下休息.好在是夏天,要是冬天,這樣睡著非得著涼不可.唉,這次第,怎一個淒涼了得.她一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獨生子女,自小嬌慣著長大,現在要給人當奴才了.

晚上還是喝的菜粥,為此沈寄一天支撐著虛弱的身體跑了幾趟茅房.最後一趟,遇上了魏大娘扶著個瘦高的少年從里頭出來.

"這是我兒子,魏楹.以後你就叫他少爺."

嘎,你不是夫人,你兒子卻是少爺.

本書由本站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