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詭異的小乞丐
每次便是相隔一天便上千樺鎮擺攤,因為別家沒有的獨特調味料,所以文欣這邊的攤子竟然沒有哪一天比前一天生意差.

而事實也正如文欣說所,在山海村小伙伴們擺攤過後的幾天,就已經有人找上了出鎮上賣海貨的山海村村民,購買大量的海帶,蝦子,接著鎮上就出現了燙菜的很多盜版,以及各種涼拌菜,看起來也差不多,但味道差了就是差了,還是沒法子跟文欣等人的相比!

這一天,一群小伙伴加兩個大叔級男人,照常在原地放擺攤,熱鬧的一上午過去,大家便歡快的收拾起攤子,相隔一天才出來擺攤,還只有一上午的時間,即使一群都是12歲以下的孩子們,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淚,如果忽略酸澀顫抖的手的話,精神上確實沒有絲毫的疲憊!

"妞妞,咱今天晚上真的在鎮上住?"二狗子正收拾一邊的折疊桌子,好不容易終于收攤有了空隙問文欣這個糾結了他一早上,險些生意都心思做的事情.

"當然,難道我還騙你不成?我已經打聽好了,今天晚上有三月一次的燈會,之前的日期被大雨打斷了,所以就推遲到了今天,今天晚上一定會很熱鬧,所以咱晚上要留下來擺攤!"雖然她很想看看古代的燈會,但是現階段還是做生意賺錢最為重要,等以後有錢了,這樣的機會多的是.

雖然是留下來擺攤,而不是出去玩,但是二狗子等人還是很興奮,至少他們也能夠看看鎮上的晚上時候的盛況,而且晚上住在鎮上,這意味著明天他們還能夠多賺一天的錢.

"成咯,咱收拾收拾,吃完午飯咱們還要收拾帶來的材料,把晚上的吃食弄出來,咱們就先休息一下,等早些吃完晚飯咱就出來擺攤!"文欣笑得一臉輕松,她知道他們這兒生意好,已經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嫉妒之人自然是有的,不過可能莫大叔的威力太強,居然沒有人真敢做出什麼,她也算輕松.

現在甚至已經有人聯系上了孫孝泉,想要大量的購買海產,這其中不僅有小攤小販,還有山海村的酒樓,現在山海村的海產市場可算是打開了市場,再也沒有人懷疑那些帶著濃重腥氣的東西不好吃,于是不管是大量運出來的海貨,還是小量拿出來擺攤的海帶蝦子,都有人買了,價格還不便宜.

就是文奶奶和小姑姑李蘭,在文家的圍牆建好之後,都開始積極的去海灘趕海,王福安和柱子福子研造的木船,據說已經能夠走出走出500米之外的海域了,而且經過多次的練習,王福安等人也已經能夠掌控木船的同時撒網網魚了,這又給海產增加了品種.

有了已經修成了一半的大路,有了能夠讓這些海產冰凍保鮮的方法,山海村的海產生意顯然打了出去,文欣的目的也算的達成了一半,如今千樺鎮的燈會今天就能夠看到,晚上的市場就能夠摸查清楚了,而這擺攤的生意她也已經不耐煩了,而小伙伴們的家長估計也差不多忍受不住了.

這幾天她都有教會那些大嬸弄底料,而所有需要的調料植株,大叔們也過來各挖了一些,有的沒有的也拿了種子,文欣也送出去了一些成品,省一點的話也足夠等到那些果實成熟.所以文欣覺得過了這一晚,她也該叫小伙伴們回家去了,擺攤的事情就交給大人了.

而她也該回去弄她的養殖事業去了,那個才是她最關心的,而小伙伴們通過這幾天出來擺攤,這不管是見識還是膽量或者心思應該都更加的活絡了,山海村和山海村村民都正在慢慢的朝著預期的目標前進,既然目的差不多都已經達成,文欣自然就不想再天天的來回奔波!

昨天她已經正式的讓奶奶去村長家買了家里周圍的幾座小山坡,因為都是荒山,又完全的比鄰大山,所以價錢很便宜,總共三座在文欣看來土質和地勢都不錯的荒山也不過才花了35兩銀子,這個地方的氣候十分的奇怪,好像以往熟知的很多作物的種植和生長都存在差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里的一天不止24個小時,天氣又溫熱的原因.

現在已經是4月初了,之前文欣想要種植棉花,是因為棉被的時候突然萌發的沖動,不過後來特別是買了山之後想想,就放棄了這個決定,不單單是因為棉花管理麻煩,更因為她突然想起了這個地方的天氣,一年四季溫度普遍偏高,棉花似乎不太適宜,就是要販賣到其他天氣寒冷的地放去,她也沒有那個雄心壯志.

種棉花最初以及最後為的都是賺錢,既然不能利益最大化,那她也沒有必要花費與精力不成對比的回報,她在外面不能作弊,什麼都要自力更生,要是以後想走到寒冷的城市或者國家去,那她直接在空間里面撒一把棉花籽就夠了,根本就不擔心自己不去管理.

倒是來了鎮上的這幾天,讓她發現了一個賺錢的絕好生意,那就是水果!千樺鎮雖小,但是這里面有錢的人家卻一點也不少,來鎮上的那麼幾天去蔬果市場的時候,她就發現有很多的大戶人家的奴才,出來采購水果,千樺鎮這個地方很適合各種水果生長,但是卻沒有人主動的去種水果,這些出來賣水果的,都是村里面的人去山上摘回來賣的,因為數量少需求大,所以這價格普遍偏高,讓文欣看到了種果樹絕對能發財.

于是文欣便毫不猶豫的放棄了種植棉花,而改種水果的想法!這麼多次上山的經曆,文欣已經在大山上發現了棗子,核桃,栗子,李子,水蜜桃等好幾種水果,品種不一,而且通過觀察文欣還發現這里的水果不管什麼都有兩期結果期,要不是自己的院子完全沒有地方了,這些見過的果樹,就被文欣讓莫大叔給移植回來了.

但是現在有了山頭,文欣就決定把曾經見到過的果樹,通通讓人去山上移植回來種上,以後奶奶也不用去忙著在村里找誰家有活給她做,直接去管理者水果就成了,而她還是側重自己的養殖,等上了規模,家里銀子豐厚了,文欣想,她也會走出山海村走出千樺鎮,去看看自己你到了怎樣的一個世界吧?

文欣魂游天外,完全不知道身邊的眾人已經觀察她好一會兒了,看著她一副呆愣的模樣,面面相覷,小黑和勇子鍋子朝著二狗子努嘴,示意讓他去問問文欣在想什麼!

"妞妞,你在想啥?是不是也在想晚上的燈會?"從收拾東西開始,妞妞就一副魂游天外,這都吃飯了也沒有個反應,二狗子就想著難不成妞妞也是跟他們一樣也想去看看燈會!

"啊?啊!不是,我在想咱過了今晚,明天在擺一次就不出來擺攤了,大叔大嬸已經學會了怎麼調配調味料,咱也在外面呆的差不多了,這千樺鎮也沒啥好看的,現在村里已經的海貨已經有人收購了,奶奶這些天都在趕海,所以我就不出來擺攤了,省得奶奶擔心.你們也看到了咱著攤子生意很好,所以誰要是想跟著叔叔嬸嬸出來擺攤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可是要回家去養雞鴨了,或許還要買幾只豬回去養著!"文欣把自己的打算告訴了小伙伴.

其他小伙伴一聽文欣居然放棄那麼好賺錢的機會,正不解呢,就聽到文欣後面的話,頓時了解的點點頭,文欣不像他們一樣,家里不僅有哥哥姐姐還有爹娘,妞妞她可是只有奶奶一個親人呢.他們出來家里就擔心的要死,這妞妞出來,文奶奶肯定很擔心!

"妞妞我可能以後不能去找你玩了,家里就我一個男人,就是娘出來了,我也要在一邊幫忙的."小黑首先有些難過的說道!有一種自己瞬間突然長大了的感覺,作為家里唯一的男人,在經過這幾天出來擺攤掙錢,見到了自家娘親輕松的笑臉,這個也才不過12歲的男孩子,突然意識到了屬于他的責任!

看著這個面色有些沉重的男孩,文欣有些為這個沒有爹現在就扛起家庭重擔的孩子心酸,但卻轉而嘻嘻而笑,"哎呀,不就是幫忙嬸嬸一起擺攤?你是家里的男孩子,這一定是要的好伐,要不是奶奶年紀大了,我也陪著一起來了.你好像說的咱們再也不能見到了一樣,你得空了還是能來找我們的嘛!"這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她也知道他要的不是同情,也不需要同情!

除了小黑的家庭特殊,其他的孩子家里人口都是蠻多的,都有爹娘哥姐,所以現在聽說不能在來鎮上玩,其他人還是很遺憾的,不過想想這幾天,來來回回的確實也很累,而且家里爹娘要接手生意,他們也沒有辦法反抗.

而鐵蛋家,村長是不可能來擺攤了,而他的哥哥們也致力于海洋事業,所以家里反而沒有人來接手他的生意,不過他們家也不稀罕這麼一個小生意.不來了也就不來了,像文欣說的還省的家里人擔心.

這其中二狗子是完全不在意的!

"妞妞,你要是不來了,我也不來了,你回家是要弄那什麼養雞嗎?我也回去跟你一起弄去!"

二狗子與文欣是感情最好的,同時對于文欣也最信賴,經過那麼多次文欣帶來的驚歎,二狗子是完全意識到了,只要跟著小妞妞就絕對不會有錯.更主要的是他心里覺得妞妞是肯定不會放棄賺錢的,所以妞妞回去肯定還有更能賺錢的生意,所以他也要回去,妞妞要做什麼他也跟著做.所以他堅決決定要跟著文欣的步伐走,反正他家人多,爹娘大哥大嫂早就想接替自己出來擺攤了.

聽見二狗子的話,文欣是笑開了,接著轉頭對一直就想開口卻沒有開口的姑父張大郎說道:"姑父,這房子的鑰匙我給你,這里房間也多,被褥什麼的也有,以後鑰匙回不來你們就還來這里休息,就跟其他的叔叔嬸嬸說是莫大叔租來的,現在借給你們用就好了."

其實文欣心里是覺得這擺攤的生意,其實也做不了多久,這跟風是絕對會越來越多的,即使他們的底料用的好,但是千萬不能小看人的智慧,之前那些簡單的涼拌菜可不就是兩天的時間,就有好多個攤子店鋪出現了麼?

這個東西完全沒有技術含量,被人掌握只是時間的問題.而這火鍋底料,興許還會因為這原料的問題,可能會讓人摸不著頭腦,但是樹大招風啊,他們這麼熱鬧,明眼人都能夠看的出來他們這攤子有多賺錢,有心人遲早找上來.

莫大叔就跟她說過,已經有不在一波人找上過他,或利誘或威逼他交出原料配方了,不過都被莫大叔拒絕了,利誘的被逼退,威逼的直接打退.誰讓莫大叔一看就像是他們的領頭人,也難怪別人都找上他了.而或許那些人也不是不想找別人,不過他們都是跟莫大叔一起,就是不在一起的時候,他們都老實的在院子里面帶著,而出去逛街,莫大叔也是陪伴左右的!那些人自然就沒有找到機會!當然找小孩子下手的,一般都不是什麼好人了.

張大郎想說什麼說不出來,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說什麼!

"成我們先吃飯,然後弄好晚上的材料,有別的事情,咱回去再說!"算一算,他們總共出來擺攤也不過五次,確實蠻少的,但每天將近二兩銀子的收入其實一點都不少了,仔細想想文欣覺得她其實也沒啥遺憾的!

使勁搖頭,遺憾什麼呢?遺憾沒有像小說里寫的那樣開一個連鎖,開遍整個新世界所有國家所有城市?還是遺憾沒有一個重量級的美少年照過來談生意進而發展jq?別做夢了好麼?沒有那麼的大野心和*,沒有那麼強大的執行力,更沒有那麼大的魅力,更完全不是在幻想世界里,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晚上的燈會卻是很熱鬧,人擠人,文欣從這一個小小的燈會,就完全肯定了那句人類是世間最強大的生物,從這繁衍能力就可見一般.小小的鎮上都有那麼多人,以前怎麼就完全沒有發現?

而晚上擺攤也十分的火爆,香飄十里吸引了更多的顧客,大家都有些忙不過來,收攤回家小伙伴們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數錢,把錢數了一遍,腦海中默念著這一晚上掙的錢,每個人腦海中都在歎息,帶來的材料太少了,不然就能賺更多的銀子.

文欣看著每個人手里差不多將近三兩的銀子,搖頭歎息,也不去廚房弄水洗澡了,直接進了自己一個人的房間睡覺去也!

這一晚大家睡得格外的香甜,不是因為銀子,而是確實太累了.

第二天大家醒來的時候,莫大叔和張大郎已經出去把蔬菜和肉都買回來了,這一次大家沒有時間在准備涼皮面條,也沒有時間去弄各種涼拌菜,只是清洗好了蔬菜和切好了肉,就推著三個爐子出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街上已經有不少人也擺攤賣燙菜,所以這市場上的蔬菜居然罕見的供不應求,莫大叔和張大郎兩個早早的出去,買回來的菜都還沒有帶來的多.于是也就只能帶著三個爐子出去了.

一眾人在老地方擺攤,這里已經被文欣交了一個月的攤位費,算是合法的攤位,所以別人是不能隨意亂占的,晚一些過來也就不擔心自己的攤位被人給搶了.

擺好爐子,燒起水,由莫大叔和張大郎兩個人先看著爐子,而文欣則跟著小伙伴們把還沒有來得及串好的蔬菜串起來,文欣想著今天回家去,自己就能跟莫大叔去山上看看了,這心里就興奮的不得了,自從上鎮里來擺攤,她就再也沒有去過山上了,每天忙忙碌碌的,都感覺到了一絲壓抑,能去山上散散心也是不錯的.于是文欣看著數量不多的蔬菜,覺得自己今天還能夠早點回去!

心情舒暢的文欣完全沒有想到,之前沒有發生過砸攤子的事情,居然在自己都准備撒手回家的時候出現了,而且一來似乎還是重量級的!

這一次文欣等人出來的比較遲,7點多才出來,八點的時候香味飄散,十點多的時候人群湧動十分的熱鬧,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個身穿花色上等棉質長袍,金鑲玉頭箍束發手執折扇,在文欣看來非常騷包又娘炮的少年公子,被兩個青衫少年跟班簇擁中來到了文欣等人的攤子前,少年一臉的傲慢和不屑,拿著折扇的手微微一抬,兩個長滿青春痘的跟班,立即眼睛一蹬,"去去去,都趕緊的滾開,都擋這兒作甚,沒看到咱少爺在這兒,你們這些賤民還不趕緊的讓路?"

周圍想必也是有人認識這個年輕的少爺,頓時一臉恐懼的四散而開,而有不認得的人,看著有人明顯懼怕那個小公子,再一看那人穿著華貴,完全就不是他們能夠抱怨抗衡的角色,出于不想惹禍上身,紛紛退避!

兩個跟班一臉嘚瑟的回到了少年公子的身邊,諂媚的恭維,"少爺您看,這些賤民都識趣的給您讓路了,少爺您請!"

"哼!"少年微抬頭,滿意的一哼,沒拿著折扇的左手輕輕彈了彈自己的衣擺,似乎在彈去什麼髒東西,然後在走到莫大叔所在的爐子,少年斜眼向下,"這就是那啥很出名的燙菜?就是這麼一個落魄髒亂的地兒?能出好吃的貨色?"少年尖著嗓子,至始至終他都沒有稍微底下點頭來看面前的攤子.

莫大叔沒有理會他,不過那淡漠的眸子卻冷冷的掃了年輕公子一眼,只一眼,少年人的身子明顯微微的一抖,不過到底自認是上層社會的少爺公子,反應自己被眼前的男人給嚇了一跳,立馬就惱火了.開始設定好的橋段,也因為這威脅的一眼,給生生打斷!

少年一挺身,一手叉腰一手輪番指了指莫大叔和臉色有些發白的張大郎,"嘿,我說,你們這些個賤民,誰允許你們在這兒擺攤子的?知道這是誰的地兒不?"少年人說著,折扇一轉,一邊的兩個跟班立馬搬過一邊的桌子凳子,用衣袖擦了又擦,這才抬到少年人面前,攙扶著讓其坐下,這一坐下少年發現問題了,生生矮人一截啊有沒有,這一眼完全就被賤民給俯視了.

于是他一氣急,就直接踩在了桌子上,拿著折扇的手一指莫大叔,尖叫,"你們交保護費了沒有,啊?少爺不跟你們墨跡,趕緊的給我上交了50兩的保護費,保證你們接著做生意,要是不交…哼…"還沒有哼完呢,少年人手中的折扇從他拿著的末端切斷了,往前一點點自己的手完全能見血!

"哼什麼?"莫大叔抬頭,眼中厲芒一閃!帶著切實的殺氣朝著少年而去!

少年人眼神一滯,哦我去,娘啊,咋沒有人跟他說這攤子居然還有高人,他現在能走麼?能麼?他咋感覺他的腿有些抖?

莫大叔的殺氣是直接朝著少年一個人去的,不是真的想要大開殺戒,主要是想要把這軟皮給嚇走,別耽誤他們做生意,幾天還要早點回去呢!而正是因為殺氣是直接朝著少年人一個人去的,所以別人都沒有發覺,更加沒有看到,所以少年的兩個跟班久久沒有等到新一步的指示,又見這個擺攤的鄉巴佬居然不合作,以往不合作的人,他們是怎麼處理來著?

兩個跟班對視一眼,突然就從少年身後沖出來,一腳踢飛兩張並排的桌子,"你們這些個鄉巴佬,沒聽見咱少爺的話?不交保護費就想在咱地頭做生意,不想活了你們?咱少爺可是咱千樺鎮府衙鎮守的小公子,在這地頭做生意的,哪個不先給咱少爺孝敬?聽說你們的生意很好?你們既然掙得多,那就把錢孝敬出來,咱少爺還能大人不計小人過的原諒你們!"

文欣老早就聽到了動靜,作為一個沒有力量的小孩子,又有莫大叔在前,自然不會出頭,安心的呆在後方等待莫大叔處理.不過她倒是沒有想到這人居然是府衙鎮守的少爺,這個可就不好辦了,都說民不與官斗,這要是那個什麼鎮守寵兒子不像話,她們這些平頭老百姓一時間要斗怕是斗不過.

被這樣的人找上,接下來要在擺攤怕不是很容易啊!

文欣眼睛轉了轉,心里又想起了之前曾經想過的一個辦法,那就是找一個酒樓什麼的,把自己的調料方子大價錢的賣出去,雖然小伙伴們家里失去了擺攤的這個來錢的生意,但是文欣卻想讓他們直接種調料賣,只不過這個還要一段時間,在調料沒有成熟之前,大家都沒有收入來源,倒也可以跟著撿海貨去賣,或者找王爺爺定制木船跟著王福安他們出海去,現在村里也不是沒有人.

就在文欣這樣考慮的時候,被兩個跟班踢出去的桌子,也不知怎的倒下之後滾了幾滾,不小心就砸到了牆角里面伸出的一只烏黑而瘦小的腳,鮮血瞬間彌漫了那一個角落,不過這個時候人群都在關注這事態的發展,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這一幕!

于是當一個穿著破爛,頭發亂糟糟,低垂著頭看不清神情的單薄小身子出現在大家的視線里,並且拖著一條留著鮮血的腳,一拐一拐的朝著攤子走去的時候,不管是圍觀的人群,還是莫大叔張大郎文欣等人都臉色古怪,唯獨背對著小身子的砸攤三人組,沒有發現身後漸漸靠近的小身子.

那是一個小乞丐,一看那裝扮大家就猜出了小身板的身份,但是讓大家不明白的是,這個時候這個孩子

莫大叔的神情有些嚴肅,他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那個正在靠近的小身子,許是感知到了莫大叔強烈帶著審視以及戒備的視線,這道視線讓他感覺到了威脅,小身子停了下來,頭微微抬起.

那是一張干癟滿是髒汙的小臉,單薄瘦弱的身體,走路都輕輕浮浮的完全沒有腳步聲,明顯嚴重的營養不了,爆裂的嘴唇,明明咋看下灰敗無神細看之下卻隱藏著層層琉璃顏色的眼睛,其中一道堅強隱忍最讓莫大叔側目,這是一個慣會隱藏的孩子,同時也是一個好苗子!

小身板見目光的主人是攤子的老板,複又低下頭,依舊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明明低著頭,但是他仿佛頭頂長眼,完全知道自己該往哪兒走,目標直指向少年兩側的兩個跟班!

終于到了其中一側的小跟班邊上,"你,丟,的,桌,子,砸,到,我,的,腳,了!"低垂著的頭,沒有人看見孩子的嘴幾乎沒有張開,沙啞暗沉的聲音卻突兀的響起,明明不大聲,卻讓每一個人都聽到了,陳訴平淡的語氣,讓人不明白他這樣走過去就為了說這麼一句話?

沙啞似乎能夠割裂嗓子的聲音,這個孩子似乎很少說話,所以說的異常的緩慢而低沉,還有一種詭異的漂浮感,似乎聽得真確,又似乎並沒有聽到.聽在耳中非常的不舒服,不是刺耳而是聽到這個聲音有種寒毛直立,心髒突然一縮的恐懼!這個嗓音實在像極了厲鬼索命!

看著這個奇怪的小乞丐完全不管自己還在流血的腳,卻一步步走到跟般的身邊說這麼一句,有人嘲諷有人嗤笑,有人同情有人憐憫.那少年公子可不是一般人,沒有聽見人家是鎮守的公子麼?沒有聽到人家囂張的讓人交保護費?沒見到一上來就把人桌子踢飛了?居然敢上前…討說法?

那個孩子是想討說法吧?文欣看著那麼明明那麼瘦弱,似乎風一吹就能夠吹跑的小身板,心里猜測他這一舉動的目的!

身邊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這麼一個人,像鬼一樣說出這麼一句沙啞暗沉如凶鬼索命的聲音,是個人都要嚇尿,不止小跟班被嚇了一下,邊上的兩個同樣渾身一抖,側頭一看,立馬蹌踉後退數步,小乞丐身邊的跟班直接踩到了自家少爺的腳跟,而少爺之前被莫大叔的殺氣一下,現在又被小乞丐的聲音以及震撼的乞丐裝給下個半死,半個身子都攤在他邊上的那個跟班身上.而這個扛著兩個人重量的小跟班,後腰直接撞擊在攤子上的一個爐子上!

頓時,"嗷!"一聲慘叫驚天,打破了因為小乞丐突然出現而出現的暫時的沉靜,那個跟班被爐子燙到了後腰,小命就去了半條,也不知哪里來的力氣,一把就把身上的兩個人給推了出去,自己整個人趴在地上哀嚎,想滾都不敢滾!他燙傷的是後背.心里想去找涼水降降腰上的火熱,但是卻疼的沒有力氣,只能趴著或強或弱的哀嚎哼唧!

兩個人被冷不丁的推出去,完全沒有防備,兩個人直接滾到了地上,很不巧小跟班滾到了流著血的小乞丐面前!

于是小乞丐低著頭,于是剛擺脫了眩暈的小跟班眼睛剛睜開,就對上了一雙空茫的眸子,他的耳邊再次聽到了如惡鬼索命的聲音,"你,丟,的,桌,子,咂,到,我,的,腿,了!"說著小乞丐腿一抬,"看,流,血,了!"從始至終,小乞丐的聲音就是緩而慢,卻平鋪直敘,呆板平直的讓人完全聽不出情緒.

小跟班直接愣住了,他似乎在那雙眼睛看到了對人命的漠視!他就像是傻了一樣,呆呆的看著那雙眼睛,而眼睛的主人也是直直的看向了他!

在眾人還不明白小跟班怎麼就全身動也不動,眼睛直直的看著小乞丐的時候,小跟班突然渾身一個顫抖,一個驢打滾直接起身,雙手像發瘋似得揮舞著,張嘴大喊,"啊,娘啊!"然後飛一般的扒開人群,跑了.

人群傻眼了,文欣和小伙伴們傻眼了,張大郎傻眼了,小少爺也傻眼了,就是低著頭的小乞丐也傻眼了,他茫茫然的抬起了頭,表情有些無辜,眼睛里第一次露出了迷惑之色,突然他看到了另一邊趴著的小跟班,于是又低著頭朝著他進發了.

現在眾人都搞不清楚小乞丐要做什麼了?只是呆呆的看著小乞丐,跟著他緩慢卻似乎非常堅定的步伐,越過了小少爺朝著地上躺地的小跟班走去!

到了,小乞丐蹲下了身,蹭蹭,蹭蹭,離跟班進了一點,等小跟班感覺到自己頭頂前方被什麼遮住了光,感覺奇怪而抬起頭之後,小乞丐難聽而恐怖的聲音再次響起,"你,丟,的,桌,子,咂,到,我,的,腳,了!"

小跟班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只是疑惑的一抬頭,想要看看是什麼擋在自己的前面,就不僅看到了一張黑漆漆的鬼臉,還看到一張以後噩夢都嚇不醒,只能認命沉浮的淡漠無情的眸子!也是他很不爭氣的直接口吐白沫,眼白一翻嚇的昏死了過去!

小乞丐歪了歪頭,這一次文欣終于看到了小乞丐的那充滿疑惑迷茫的眼神,除了這個,文欣還看到了,這個孩子的眼神很空洞.

眾人見著小乞丐一靠近,兩個小跟班就已經一個嚇得瘋一般跑走了,而另一個直接就口吐白沫暈了過去,頓時覺得這個小乞丐很邪門,看著他的眼神就很戒備忌憚.

看著莫名看了自己一眼然後沒了反應的人,小乞丐還是不明白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于是深處瘦骨如柴的手,伸出只有一層皮包裹的食指在面前的小跟班頭顱上戳了戳,沒反應,在戳了戳,還是沒有反應,有戳啊戳,就是沒反應,小乞丐不耐煩了.

眾人只見小乞丐收回了自己的手,非常慢的起身,就像之前他也非常慢的蹲下,完全不像是一個孩子,倒像是快入土的老人,行動遲緩,他再次的抬頭.

于是這一次小乞丐的眼神對准了小少爺,又開始邁開還在滴血的步伐,朝著目標進發了.

小少爺也不是笨蛋自然也感覺到了自個小乞丐的邪門,見他居然朝著他來了,哪里敢直接接觸,急忙快布後退,一個轉身就跑的不見蹤影了.

小少年走了之後,小乞丐腳步一頓,頭微微抬起,疑惑的看向了小少年跑走的方向,似乎不明白這麼這個人就跑了呢?而後他又低頭抬了抬自己還在流血的腳,看了看自己的腳好一會兒,誰都不知道他要干什麼,但是這麼一個詭異的人,這麼一個詭異的場景,卻是沒有人在敢待下去了.

于是人群慢慢的退卻,不一會兒這一條街,居然寂靜無聲,空曠的可以,除了小乞丐還有文欣等一眾人,連個人毛都沒有!

小乞丐似乎怎麼都想不明白,最後還是聳拉下頭,一個轉身,朝著一個牆角走去,那個地方,正有一個桌子倒在那里,其中一個角有一抹殷紅,想來就是那張桌子砸到了小乞丐的腳,讓他的腳受傷了.

文欣一直看著這個孩子,他就那樣低垂著頭,身板卻挺得直直的,一個人腳步虛浮一拐一拐卻又堅定的朝著目標前進,看著那蕭條的背影,流血卻連主人都不管的腳,文欣不知道為何卻有一種流淚的沖動!這個孩子都不知道疼的麼?而且這傷口沒有清洗也不包紮,難道就不怕流血而亡或者細菌感染?

"誒,你等等!"文欣跑了出去,想要叫住小乞丐,但小乞丐沒有停下,甚至是沒有回頭.

幸好小乞丐走的很慢,文欣幾步就拉住了小乞丐髒兮兮的手,攔住了他的去路,"誒,你等等呀!"

小乞丐被人拉住了走,走不動,頓時抬起了頭,空茫而疑惑的眼眸看向了文欣,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拉住的手,再次抬頭看文欣,然後歪著頭,似乎再問:有事兒麼?

文欣可不怕這樣的小眼神,以往看各種電影,各種詭異的眼神看的還少,就算初始有些害怕,看多了也就有免疫了,再說她完全不覺得小乞丐的眼神恐怖,那完全就是一個迷茫不知事的孩子,"你的腳還在流血,要去處理,不然就不好了!"文欣指了指小乞丐已經慢慢在滴血的腳,小乞丐的腳很髒,穿著與年紀不符的寬大破爛的褲子,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撿來穿上的,文欣看不見具體的傷處!

小乞丐順著文欣潔白的小手,只看了一看自己的腿,就又迷茫的看了一眼文欣,似乎還是不明白文欣再說什麼?見文欣還是不放手,小乞丐的頭垂了下來,一動不動了,任憑文欣就這麼抓著他!

看來這孩子壓根就不會自己處理自己受傷的腿,所以顯得那麼的迷茫!文欣歎了一口氣,可憐的孩子,"走,我帶你去把傷口處理好,看看有沒有傷到筋骨!"也不知道這樣說這孩子能不能明白,文欣直接拉著小乞丐要走.

這個時候莫大叔等人也反應過來,見文欣居然跑上前拉住了詭異的小乞丐,除了莫大叔大家心里就是一驚,擔心文欣會被小乞丐傷到,趕忙就追了過來.這會兒見文欣完全沒事兒,倒是看到了小乞丐全程茫然無辜的表情!

這完全就是一個無害的小娃娃嘛!怎麼那小跟班就嚇到了?切,那些有錢人就是膽子小,不就是連髒了一些,這樣都能嚇到!小伙伴們頓時對于那些有錢人不屑起來!

文欣見小伙伴們都過來了,看了看天色,覺得反正也做不成生意了,于是就讓小伙伴們趕緊收攤,沒有用玩的材料直接放鎮上的房子里,拿帶過來的鐵桶裝著,鐵桶因為隔層的硝石水一直在吸熱制冷,相當于冰櫃了,所以菜放在里面至少不會干癟浪費掉.明天要是大叔大嬸來鎮上擺攤,就拿出來用也是一樣的.

小伙伴們在和張大郎收拾攤子,而莫大叔卻沒有離開文欣身邊,莫大叔看著小乞丐,小乞丐卻感覺的了危險,身體一挪移,就到了文欣的背後,似乎在他看來這一行人中,唯一的小女娃是最安全的!

見文欣拉著小乞丐的手,莫大叔皺眉,"這孩子你給他處理好傷口之後,怎麼辦?"一個乞丐就算是一個傷口處理好了,他在鎮上又該怎麼生存?就他現在這一副樣子,莫大叔就完全不相信他能夠乞來吃食,也不知道這孩子是怎麼活過來的.

文欣自然也知道一個乞丐,想要活下來是多麼的艱難,就現在這個呆呆的,還真別指望他能乞來吃食養活自己,"莫大叔,你說咱們把他帶回村子怎麼樣,咱們村雖然窮,但是好歹還有一個不用交錢就能撿吃的海灘,養活他也夠了.把他帶回去給奶奶作便宜孫子孫女吧!我覺得奶奶一定會高興."

莫大叔還是看著文欣拉著小乞丐髒兮兮的小手皺眉,聽到文欣的決定,挑了挑眉不意外,他都是被這個孩子給撿回家的,這如今看到一個可憐的孩子,在撿回家也就沒有什麼不可能,不過這個習慣可不怎麼好,以後要好好看著了!

"既然你決定了,那就帶回去吧!"左右一口飯的事情,不過小丫頭說的對,這海灘上多的是不要錢的吃食,以後就讓這孩子去海邊撿口糧好了,"不過這孩子還是住我家來,你家現在也沒有空房,我家房間多."

文欣也點點頭,覺得這樣挺不錯!

于是兩個人根本沒跟小乞丐商量,就把他的未來給定下了!

小乞丐低著沒有反抗的被文欣拉著回了鎮上的院子,對這樣的大宅子,小乞丐也不抬頭看一眼,只偶爾被小伙伴們問話的時候,抬起了頭,卻完全沒有一絲多余的表情,依舊是淡漠空洞的眼神,小伙伴們卻都覺得這個沒有表情傻傻的小乞丐可憐,于是也盡量的多照顧他!

回來之後,文欣讓小伙伴們燒好了水,原本是想自己親手給小家伙洗乾淨的,對于一個內心已經是老女人的文欣來說,還真就把這個個子只跟自己差不多高,不知道男女的孩子,當成了自家前世的小侄子處理了,哪里有其他的估計,但是莫大叔和張大郎,哪怕是懵懂的小伙伴們都搖頭不許了.

最後還是莫大叔帶著小乞丐進屋去洗澡了,因為他肯定的說了,這個小乞丐是個男娃!

文欣讓張大郎出去買了一身小孩子穿二手的麻布衣回來,小乞丐跟文欣差不多高,身形卻比文欣還瘦,所以衣服照著文欣的個子買的,小乞丐穿起來卻已經顯得非常的大!

洗乾淨的小乞丐,整張臉更加小小的,下巴非常的尖,臉上沒有肉顯得鼻子非常的挺,眼睛不大,但是帶著那一雙空洞茫然的眼神,這一雙眼睛在這麼一張臉上,還是有些大的下人了,好在這眉毛還算正常,跟莫大叔的有些像,粗厚,如果小乞丐臉圓潤一些,哪怕就是有些肉都會很好看,但是搭在這樣一張有些變形的臉上,那就非常的突兀別扭了.直白點就是丑!

枯槁的頭發,因為實在打結太嚴重,所以再給他洗澡的時候,莫大叔直接掏出匕首給割掉了,現在短短的垂在耳後,跟前世的學生頭有些像.

看著新形象的小乞丐,文欣滿意的點點頭,"成了,這樣很不錯,我去做午飯去,慶祝多了一個小伙伴啊,吃完飯咱也該趁早回去了!"

雖然有些呆,但是吃飯的時候,大家明顯的感覺的小乞丐有些局促,一只手垂在身側,一只手拳著筷子,看著面前餐桌上的飯菜,眼睛直直的,卻不是在看著餐桌上的飯菜.

這孩子明顯走神了!

而且這孩子還不會使用筷子!文欣歎了一口子,起身去拿了一個調羹出來,輕輕的放在小乞丐的飯碗里,"來,既然不會用筷子,那咱以後在學,先用調羹吃吧!"文欣給小乞丐夾了一些好消化的菜,從小乞丐手中輕輕的抽出小乞丐根本就沒有握緊的筷子.唉,她連母親都沒有做過,對于這樣一個孩子,文欣也是沒有辦法.

她都忘記了,這樣一個小乞丐,平時肯定是吃不飽,不說有上頓沒有下蹲,估計有可能幾天都吃不上東西,這樣的情況,怎麼可能吃的下飯,她該准備一碗米粥的.

可能是文欣的輕聲細語起了作用,或許是小乞丐本身就比較敏感,所以在文欣把調羹放在他面前的碗上,小乞丐眼神對准了文欣.

文欣拿開了小乞丐前面的碗,給他重新拿了個碗盛了一碗湯,"還是先河碗湯,等回去了,晚上我給你熬菜粥吃!"

小乞丐慢慢的低頭,看著面前的湯水,嚴重脫皮的嘴唇抿了抿,他是看見過別人吃飯的,所以怎麼吃飯他當然會,可桌上混雜的氣味讓他的肚子有些不舒服,他也想吃東西,可是沒有*,他不想吃!

小乞丐歪了歪頭,看了看身邊小女娃,她好像很想自己吃碗里的水,這個小女娃是個好人,不打他不罵他不趕他不怕他,還拉了他的手帶他回家.小乞丐的嘴唇再次抿了抿,好吧,那他就喝點吧!

低頭,一手端起看起來非常珍貴漂亮的小碗,抿著唇一小口一小口的開始喝湯!

文欣見這孩子終于會端著碗喝湯了,欣慰的笑了.吃不下飯,喝得下一點骨頭湯也是好的!

小乞丐眼角見到文欣的笑,嘴唇一僵,眼神一呆,有些迷惑,但很快又恢複正常,慢慢的小口喝湯,直到大家都把飯都吃完了,他這湯也吃到一半,見大家吃完了,他也就放下了湯,文欣就知道他卻是是吃不下了,這胃到底是傷成什麼樣子了?居然有些厭食的症狀.

莫大叔那是全程的看著文欣關心這個臭小子,這原本就面癱的臉,更是一直僵著,連眼神都有些微微發冷,讓坐在他身邊的張大郎只覺自己渾身發冷,莫名的看看外面炙陽高照,那真是一頭霧水.

小伙伴們偶爾撇見莫大叔的眼神,都閃退,完全不敢直面碰撞,唯有現在一顆心都放在可憐小家伙身上的文欣毫無所覺,只是覺得回家的一路上,大家都沉默了許多,連話都不怎麼說了.不過文欣想想幾天上午遇到的事情,覺得可能是被影響了,也就沒有深問.

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就回到了村子,告別的小伙伴們,文欣考慮到小家伙的腳,于是讓莫大叔抱著小家伙回家去了,反正也是要住莫大叔家,正好也讓兩個人多相處相處!文欣哪里知道一個感覺對方是危險要遠離,一個是看看另一個完全的不爽,這樣的兩個人那可能相處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