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上鎮擺攤賣吃食
"嘿,小娃娃,你這兒煮的什麼?怪香的,真的免費品嘗,不要錢?"很快,文欣的吆喝或者說她面前鍋里的湯起了作用,一個中年婦女遲疑的走上前問了.

"哎喲,這位美麗有氣質的嬸嬸,您也看到了,不是啥稀罕玩意,就是自己家種的菜,這味道香,那可是我們家祖傳的調味料起了作用,不過這菜才剛下去,還沒熟.美麗的嬸嬸,咱這兒還有其他的,也都免費品嘗,您給吃吃看,不好吃不要錢,等這菜熟了,保證給您夾一大筷子!"對于第一個上前詢問的顧客,文欣還是很寬容大方的,說著就把自己面前的涼皮,雞蛋糕,涼面都弄了一點給面前長滿褐斑,一笑起來魚尾紋深深皺起來的大嬸.

"美麗漂亮的嬸嬸,這個是涼拌面條,這個一看就好吃又好看的是涼皮,還有這個金黃有食欲的是雞蛋糕,您嘗嘗!"文欣一一介紹.

文欣這話說的可漂亮,面前的女人也說的笑呵呵的,也就拿起文欣遞的竹筷子,看著那晶瑩剔透的完全就沒有見過的東西,就試探性的挑起一根,眼帶疑惑的放進嘴巴里.這一嘗試,眼睛就亮了起來!又夾起了邊上的面條和雞蛋糕,皆滿意的點頭.

"美麗的嬸嬸,咋樣好吃不?俺們沒有說錯吧!"文欣一看大嬸的神色,就知道眼前的大嬸很滿意.要是對方要買,買多多,她也會很滿意的!

"誒,你這小家伙不錯,東西都好吃,怎麼賣的?"大嬸舔了舔牙根,那滋味還在口腔蔓延,心里想著要是便宜就買些雞蛋糕回去給娃子們嘗嘗.

"哎喲,漂亮嬸嬸您可是有眼光,咱這東西不貴,您也看到了這話涼皮和涼面還有這個雞蛋糕,那都是面粉做出來的,還有俺們祖傳的調味料,可是比鎮上任何一家的面都要好吃,你覺得是不?所以這涼皮和涼面那都是12錢一桶,雞蛋糕5文錢一塊,這完全的價有所值的."說著從邊上拿出一個竹筒,"您看看這竹筒,就是用來裝咱這些面條方便您帶回家給哥哥姐姐弟弟妹妹,雖說沒有咱吃飯的碗大,但是您可別忽略它的高度,所以一桶是非常的物美價廉,您覺得呢!"

女人一聽這面條臉皮那麼好吃居然只要文,別的攤子只有清湯寡水也要12文到16文.再一看文欣拿出的竹筒,並不像小娃娃說的小,至少比一般的竹筒大些,而且高.雖說這個一竹筒並沒有其他攤子里的一碗多,但是想想這獨特的做法,以往都沒有看過,還有那別的地方都沒有吃過的味道,女人就覺得很值.之前還覺得這東西自己沒法帶回家,想買雞蛋糕帶回去,現在一聽居然還能裝在竹筒里面帶回去,女人決定把涼皮和涼面各買一份回去,給自家男人吃吃看.

雖說那雞蛋糕也好吃,但是總覺得沒有涼面和涼皮劃算,于是女人便堅定的點頭,"成嘞小女娃,給我這面條,還有那什麼涼皮的,都給我來一份."

"喲,好嘞,涼面和涼皮各一份."文欣手腳麻利的給大嬸裝東西.

在等著的時候,女人看著一溜的小孩子,又好奇的問:"咋是你們一群小家伙來擺攤,你家大人呢?"

"嘿,您也看到了咱們都是小孩子,這東西咱村里的小伙伴都搶著吃哩,那些以往不怎麼喜歡吃飯的娃娃,都非常喜歡呢!俺們就是覺得咱這東西好吃,可不能藏起來,一定要給更多的小伙伴們,特別是不怎麼吃飯的小伙伴們吃.想著會有更多的小朋友喜歡,俺們這心里可高興!這不就拿出來擺擺看,俺們爹娘還不信俺們能賣出去哩."文欣雖說手腳麻利,可是那動作就是不見快,可不就是要拖一些時間麼.

"嬸,咱這兒都能免費品嘗,各個都是不一樣的吃食,您看我這兒是涼皮,涼面和雞蛋糕,哥哥姐姐那邊都是不同的吃食,大嬸您要感興趣都可以去吃吃看,品嘗不要錢,不買也沒有關系.咱以後都會來擺攤,您吃的好了,今兒不買,以後您啥時候來了想吃就到我們這兒來."

"你看看這竹筒,上面都有咱的標志,看看這中間三個字,那是我們山海村的村名兒,兩邊也寫了咱這兒都賣的啥.咱這兒都是正宗的,以後街上要是出了一樣的,沒有咱這個調料味道肯定是不一樣的.而且您這竹筒一拿回去,還能教家里孩子認字哩!您要是想知道上面寫的啥,嬸往那兒走,看見那麼賣豆腐的不?那是我姑父,他會教您這些字怎麼讀,回家去您就能教您家孩子認字,要是讓村里別個知道您自個兒就能教娃兒們學字,哎喲,倍有面子哦!"

女人其他的沒怎麼在意,就是聽到能教家里孩子識字這一點,大嬸就覺得這20文錢花的太值了,人書店一本識字的書那就要1兩銀子上的,咋買得起!再加上後面能夠炫耀長面子的誘惑,女人頓時覺得自己買的那真是太明智了.

再加上哪個女人不愛占便宜,聽說其他的東西都是一個調味料做出來的,都能夠品嘗還不要錢,買不買都沒有關系,再一看,嘿,擺出來的東西可真不少,這要是吃一圈,這早餐可就省了.女人立馬就決定付了銀子她就去吃上一圈.

看著已經又有人躍躍欲試,文欣說完這些終于把兩份東西裝好,遞給大嬸,"漂亮嬸嬸您是咱第一個顧客,給您個優惠,24文錢,您就給20文好了."文欣把兩個竹筒夾得滿滿的,蓋上竹蓋,"給,漂亮嬸嬸,你的涼皮和涼面,請您拿好咯!歡迎您下次再來耶!"

哎喲,這還省了4文錢,女人接過東西就笑了,對于這麼懂事兒的娃那真是怎麼看怎麼順眼,當然還是自己第一個上來的舉動最明智,女人這樣覺得.

看著一邊的菜熟了,有人想過來,偏偏又遲疑,文欣趕忙又說道:"哎喲大嬸,您看我說著話兒都給忘了,這菜也熟了,之前說了要給您免費嘗嘗,大嬸您等等,我給你盛一點,保證您吃了還想吃哦!"接過20文錢,文欣從鍋里夾出一些空心菜,又勺了一點湯,遞給明顯有些饞的大嬸.

因為已經有了之前的嘗試,加上那鍋里的味道確實誘人,大嬸壓根就沒有忘記,于是文欣一遞過來,大嬸就拿起竹筷子吃了,一吃那真的是停不下來,連那湯都給灌了下去,吃的太猛了,女人嘴唇邊上都沾上了辣椒油,文欣是沒有紙巾提供的,所以裝作了不知道.

"呀,小女娃,這東西好吃,到底咋弄出來的,多少錢,咋賣的?"摸了摸自己口袋的銅板,女人心動了,那麼好吃的東西根本就無法拒絕好麼!

文欣笑了,異常的親切可愛,"哎喲大嬸,您就是好眼光,不貴不貴,這蔬菜葉子不值錢,咱賣的就是祖傳的口味,15文錢一桶,這個東西就要趁熱吃,帶回家這蔬菜煮的太熟,就不好吃了."

看著這鍋里翻滾的各色蔬菜,那一陣一陣的霧氣帶起的香辣,女人口水很自覺的跑了出來,很豪邁的拿出15文錢,"給我來一桶,小娃娃多加點湯!"女人可不管這15文貴不貴了,她現在就惦記著剛剛一口下去的湯.

文欣也不客氣,接過錢,就給大嬸夾了一桶,"大嬸咱這湯原本是不賣的,因為湯沒了就煮不了菜了喔,不過誰讓漂亮嬸嬸您是第一個有眼光的人,這湯就送您點,給大嬸您可以做那邊慢慢吃,剛出鍋的,小心燙啊."

女人為文欣關心的提醒感到窩心,卻也心急這吃菜,端著這一桶子麻辣燙菜,笑眯眯的坐在一邊的桌子上,夾起一筷子,嗨嗨的吃了,一下張嘴呵氣一下扇風的急切,那模樣哪里是顧忌這燙了.

原本觀摩的觀眾,早在女人上前試吃問話的時候就注意著了,見女人不過吃了兩口,就一下買了兩份,當然女人和文欣的談話,眾人也是聽到了的,原本就想要也去嘗嘗,反正說了嘗嘗不要錢,現在見到女人吃了下鍋里的菜,毫不猶豫的就掏了15文錢就迫不及待的吃的上了,並且連燙都顧不上,可見是真的很好吃.

這下還有什麼還好猶豫的,于是很快,一窩蜂的就上前把文欣的攤子圍上,有些沒地兒站的,就排到了其他小伙伴們面前.

文欣一連串的動作,那可真是把小伙伴們嚇得一愣一愣的,特別是那麼快就做成了一樁生意,而且這麼快就吸引了一批人上前試吃,試吃了的都毫不猶豫的掏錢買了.

不要說是小伙伴們了,就是張大郎也有些傻眼,從來不知道自家的侄女那麼厲害,那話怎麼說的,對,能說會道!

也就是買骨頭回來的莫大叔,還依舊一臉的淡定了,見文欣忙不來,便上前幫忙,有了莫大叔的加入,原本有些不好說話難纏的客人,一見莫大叔的面癱臉,以及淡漠的眼神,就老老實實的掏錢買東西走人了.

見文欣現在都忙不過來了,而自己面前雖然有人,卻沒有人開口說試吃,更別說掏錢買了,小家伙們急了.

于是!

"來一來看一看,又酸又辣的海帶絲,絕對沒有見過啊,免費品嘗不好吃不要錢!"看著已經圍過來的人群,小黑眼一閉手一揮吆喝起來,他記得來的路上有一個賣烤番薯的便是用這種方法喊的,還特大聲不一會兒就有人去看了.妞妞妹妹都可以,他這個做哥哥怎麼就不行了?

小黑算是小伙伴里面家里最困難的,想著自己要是能賺到錢,家里就能多買些米,頓時就豁出去了!其他的小伙伴,特別是二狗子見小黑都吆喝了,頓時也不甘落後,揮起手來吆喝,他的是拍黃瓜!

其他人見文欣,小黑,二狗子都吆喝了,頓時也吆喝起來,鐵蛋更絕,拿著裝了試吃的藕片,插上竹簽就進了人群殷勤的讓人試吃!

不一會兒每個人面前圍上的人,見文欣那邊等不到,這面前的看起來又還不錯,那里面加的調料,似乎是一個樣的,而且再一看這些小孩子都穿的一樣的衣服,就肯定這些都是一家的.于是一個個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並且拿起那些看起來熟悉又陌生的東西,試探性的嘗起來.

有了第一個自然就有第二個和第三個,越來越多的人,但凡試吃的人,只要兜里有些錢的,覺得這東西又便宜,就掏錢買了,生意一下子就變得好了起來,就是張大郎的豆腐也被大帶動了.第一個去買豆腐的,就是文欣介紹去認字的女人,後面來的也都是在文欣那邊吃了煮豆腐的婦女.

最熱鬧的還是要屬文欣那里了,因為她那里不僅是香味濃郁,同時她的邊上的吃食卻是最多的,晶瑩剔透涼皮,青白鮮亮的涼面,金黃柔軟的雞蛋糕無不吸引著群眾的關注!

而且文欣對自己的吃食,本身就有很大的自信,所以准備的自然也多一些,哪怕說是第一天過來試水,明面上也比其他的小伙伴們多一些,更何況還有暗地里的呢!

其他小伙伴們帶來的東西很快就消耗一空了,而文欣明面上的早就已經沒有了,還是後來文欣讓莫大叔去市場上再買了了一些蔬菜,還加了肉,莫大叔一走,文欣就又偷偷的給鍋里面加了料,原本有些淡的湯水,頓時又香飄四溢.所以這麻辣燙菜還有有,但是帶來的涼面,涼皮和雞蛋糕卻沒有了.

小伙伴們這個時候買完了自己的,也來不及興奮的去數自己賺了多少錢,忙一邊去幫文欣那邊洗蔬菜去了,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東西賣了這麼貴,居然最受歡迎,而且文欣之前也說了,這個燙菜賣的錢可是大家平分的,哪里還有不積極的幫忙的.

就是張大郎的豆腐,也是有一半都是拿到文欣的菜鍋里面去煮了,而那豆花,因為文欣之前交代了,要中午的時候在賣,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現在人也很多,但是看著這樣的盛況,張大郎也不由自主的信任文欣了.

很快陽光炙熱起來了,文欣已經退到後面跟著小伙伴們一起洗菜了,前面由莫大叔頂著,現在是最後一批蔬菜,因為前面的竹筒不夠了,本身帶的竹筒就不多,雖然吃麻辣燙菜這竹筒還能回收,但是這在周邊店鋪的就有人打包回去了.文欣知道這其中也有是鎮上的酒樓的,至于打包回去做什麼,這個文欣表示毫不在意.

終于差不多九點多的時候帶來的東西,和後面買的菜和肉都賣完了,就剩下那鐵桶正在吸熱制冷的豆花,這個也在中午太陽正中時候,很快就賣了出去.

"哦!"

看著散去的人群,小伙伴們一陣歡呼,雖然還不知道自己賺了多少錢,但是所有東西都賣了出去,不管有賺多少,那絕對是有賺,因為那些本身就是家里面不要錢的東西.現在都賣了出去,哪個不高興!

"收拾收拾,咱走了咯!"文欣也很高興,雖然一直沒有找到機會把自己空間里面做好的拿出來,不過她也拿出了三次火鍋底料,所以這蔬菜可是賣出不少,文欣搖了搖自己用來裝錢的布袋.沉甸甸的搖不起來!文欣狡黠的一笑!

小伙伴們也一個個的笑開了花,文欣豪邁的扛著一張長板凳,在前面帶路,張大郎和莫大叔同樣是挑著籮筐,不過比起來的時候,這個可是空了的,張大郎依舊挑著重量不輕的鐵桶,但是他感覺整個人都是輕飄飄的,嘴巴都咧到了耳後.

"咦?妞妞咱不是回家了麼?這是還要去哪兒?"看著這街道有些陌生,二狗子疑惑的開口.

"嘻嘻,到了你們就知道了,難道你們不想找一個地方數數咱賺了多少錢?難道不想難得出來一次,去鎮上逛逛?難道你們不想買點東西,回去給爹娘做禮物,說你們掙大錢了?"文欣在前面走的四平八穩,王八之氣是掩都掩不住.

一連串的問號,把小伙伴們的激情都吊了起來,他們也很想立馬找一個地方數數自己袋里有多少錢,沉甸甸的重量,真的撓的心里癢癢的,而且他們也想回去自豪的跟爹娘說自己能賺錢,再也不是爹娘口中的只知道玩的屁孩子.這樣想著,也就跟著文欣走了.

拐過兩條巷子,就到了文欣買的房子,文欣徑自拿出了鑰匙開了們,帶著一眾滿懷疑惑的小伙伴以及張大郎進了院子,然後關上門,文欣就一臉的得意,兩手叉著腰,放聲大笑,"啊哈哈,想問什麼就問吧!姐,保證一一回答."

一個巴掌沉默的從後面拍了過來,"姐什麼姐,瘋丫頭!"莫大叔眼帶笑意,面色卻非常的嚴肅,從文欣身後進了屋子!小家伙想要向小伙伴們炫耀,他就不參合了.

張大郎雖然也看出了文欣要跟小伙伴們說話玩耍,但是他心里頭實在是充滿著疑惑,比如說,文欣怎麼會有這個房子的鑰匙,而且還像個主人一樣直接就進來了!他是完全想不到,這樣一個在他眼中非常期盼的房子,是文欣花錢買下的.沒辦法誰讓他不是知情人不說,也不像莫大叔一開始就知道文欣的不簡單,自然沒辦法像莫大叔那麼淡定!

"妞妞,這是什麼地方?"

"妞妞,這房子誰的?"

"妞妞,你咋有這房子的鑰匙?"

"妞妞,這房子是莫大叔的麼?"

頓時各種疑惑脫口而出,連急著數銀子和逛街的事情都給拋到了腦後.

"哈哈,咱不是要到鎮上擺攤掙錢麼,這沒有一個據點怎麼成,咱村子那麼遠,以後鎮上有廟會,過節的時候,晚上也是很熱鬧的,那個時候可是非常好做生意的,這個時候咱就得需要一個地兒!"說著文欣又大笑,"我不是告訴過你們,我可是很有錢的,所以這個房子可是我買的,可不是莫大叔的唷!所以你們也要大膽積極的賺錢,到時候咱你們也能買的起房子.不過我覺得,直接在咱村里建大房子就成了,鎮上還不如咱村能,以後你們上鎮上來,就可以到我這兒來住!"

"不過!"文欣臉色一整,"我在鎮上買了房子的事情,你們可不許告訴別人,不然我可就不帶你們一起賺錢了.也不怕告訴你們,這買房子的錢,是我兩年前偷偷上大山挖了一株人參賣的錢,咱那山你們也知道,有多少的野獸,我那次差點就遇上了野豬,所以你們不要很容易.到時候村里的人知道我賣了人參得了錢買了房子,還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到時候要是大家都上山找人參,被野獸吃了怎麼辦!所以你們可不許告訴別人,這個事情,這是咱的秘密,就是你們爹娘哥哥姐姐也不許說知不知道!"雖然根本原因不是這樣,不過這些都還是孩子,哪里懂得那些人言可畏,八卦和人們嫉妒心的厲害,所以也只說了最簡單的一種.

說完,文欣轉向變了臉色的張大郎,誠懇而可憐的說道:"小姑父,這個事情也請您不要告訴奶奶,之前您和小姑姑沒來的時候不知道,我和奶奶相依為命,那個時候什麼都沒有,我也是沒有辦法才上山去看看有沒有吃的東西,這人參就是當初我當成蘿蔔拔回來的.不過被那個教導我的叔叔認了出來,後來被我偷偷賣了錢,可這錢我根本就沒法跟奶奶說,一直也沒有找到機會,直到三個姐姐回來,才找到機會,那張50兩銀票,我說是姐姐住了的房間床底下找到了,奶奶以為是姐姐落下的,其實就是賣人參的錢."

"你這孩子!"張大郎紅了眼,來到山海村,丈母娘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沒有打探清楚?自然知道一老一小獲得艱難,對于文欣三歲就知道跑到大山去找吃的,他還能說什麼呢?

"放心吧我會替你瞞著,但是以後你得答應姑父,可不能偷偷上山了!"張大郎板著臉嚴肅的告誡.

"姑父,您就放心吧,現在有大叔帶著我們上山,而且也不去深山大叔可厲害了,會保護我們的!"說完就看向了一邊的小伙伴們,她還沒有得到他們的保證呢!

見文欣看向他們,小伙伴們原本不可置信的神情,在聽到文欣是偷偷去大山挖到了人參賣錢,也就變成了理解,這會兒見文欣等著他們的答案,也嚴肅的點頭,"放心吧妞妞,咱都不說,這是咱的秘密!"知道文欣已經有錢在鎮上買上房子,男孩子們的自尊心完全受到了打擊的同時,也激起了大家的斗志!他們也一定能夠賺大錢,以後想買什麼買什麼,要建大房子,買大房子,恩,比妞妞這個還大還氣派.

"好啦,既然你們都保證,那咱還不去屋子里面數數咱今天賺了多少錢?"睨了眾人一眼,文欣率先走進了屋子.

莫大叔魁梧的身子靠在門後,見文欣進屋,從門後走開去了廚房,已經中午了,大家還沒有吃飯呢.這幾天文姨讓小家伙過來給他做飯,這孩子可是逼著他好好的練了一下廚藝,中午簡單的菜色他還是能夠做得出來的.想起小丫頭嚴肅的教自己做飯的模樣,莫大叔笑了笑.要是文欣在這兒的話,一定會驚呼,莫大叔的笑居然不僵硬了.

"一,二,三…哇,我這兒有50文呢,天好多!"二狗子首先報告了自己賣拍黃瓜的錢!50文,只是一個早上的時間,就一壇子,只有十份,這還是因為試吃的人太多,浪費了不少.不過就是這樣,二狗子都嚇傻了,50文,比他爹去修路一天的工錢還高5文,比他家哥哥去鎮上找短工還多15文!

"我這兒80文!"

"我有40文!"

"我這120文嘞!"

一時間報數起伏,雖然每個人的錢不同,但是每一個人的聲音都一樣,變調了!

文欣笑眯眯的等眾人把錢數完,然後舉起自己自己掛著的沉甸甸,差點就舉不起來的錢袋,站起來高呼:"你們,都把錢收起來!"

一看文欣這個架勢,眾人眼睛一亮,迅速把自己的錢收起來!看著那沉重的布袋,不用數就知道,那里的錢多的他們都不敢想!

文欣一吼,"分錢啦!"這手就把錢袋子倒過來,一時間里面的銅板"嘩啦"的傾瀉下來,落在地上濺的到處都是,"噼里啪啦"同伴敲擊在地板上的聲音聽得文欣暴爽,看的其他人卻完全呆了,沒過一會兒,就紛紛四散,去撿那些飛濺出去的銅板.

"好,好多錢!"張大郎看著從文欣包里倒出來的錢堆,喃喃道.他說的也是其他人想要說的.

"趕緊的數數,大家都數數這兒有多少,一會兒咱分錢."

文欣的聲音換回了大家的神智,忙顫抖著手數起來,張大郎也在一邊幫忙!

半個小時後,文欣抬頭,"我這兒有2138文,你們那兒呢?"對于數數她可是沒有一點難度,所以她數的比較快,面前的錢堆是最多的.

"5,520文!"小黑到現在心都還是顫抖的.

"1346!"張大郎手上拿著他數的最後一文錢,人已經呆傻了.

"我這兒有264文!"二狗子舉手報數,這數數的本事還是妞妞教的呢!對于現在也能數錢,二狗子可是很自豪的.

"我這也有文."勇子和鍋子同時說道!

最後鐵蛋也弱弱的道:"我這兒有174文!"

一個上午四兩多銀子,差20文就能有五兩,其他的小伙伴嘴巴張的老大,每一個都能裝下一只鴨蛋!他們以為自己已經賺得夠多了,但是放在妞妞這兒,那真的都沒有臉見人啊!

扛著那麼多錢,這肩頭火辣辣的疼,也是非常的值得了!

"好了,咱們來算算,要是沒有人數錯,那大家的加起來一共是4980文,這後面買菜和賣肉我拿出了330文,還有我涼皮和涼面12文一份,都賣出去20份一共480文,雞蛋糕5文一塊有賣出去42塊就是210文,了所以這里面要去掉我的1020文錢.4950減去1020還剩下3930文,就是你們平分的錢了哈!我看看加上我小姑父里面也有豆腐,所以加上我小姑父,一共是6個人分,那就是每個人655文.哇,分錢啦分錢啦!"文欣前面表現的十分嚴肅認真,知道說完每個人能分到多少的時候,表現的十分興奮!

看著小伙伴加老男人姑父都已經完全的呆滯了,文欣也不管,直接從錢堆里面快速的數出自己的1020個銅板出來,放在已經空了的錢袋里面!

再看還是沒有回神的大家,文欣搖頭歎氣,頗為不爭氣的看了眾人一眼,就開始幫其他人數錢推,一堆一堆的數好放在各人的面前,都分好了見人還是沒有回神,文欣不禁往前坐了坐,大嘴一張,氣沉丹田,吼道:"錢被人搶啦!"

這樣果然很有效,不管是擔心銀子的,還是被文欣吼醒的,總之小伙伴們是驚醒了!

"嗷!啥?"

"是誰?在哪兒?"

"錢在哪兒?"

還是二狗子和張大郎最誇張,整個人跳起來,就往外面跑了出去.

看見文欣穩坐泰山,眾人這才反應過來,臉不禁一紅.

文欣白眼一翻,"成了,錢我都給你們分好了,一人655文,都數數,可都放好了."

眾人這才發現自己面前的一堆銅板!雖然之前文欣已經說過了煮菜的錢,他們平分,但是他們可沒有認為能夠賣多少錢,可現在,這麼多的錢,就他們分了?明明忙上忙下,什麼都是妞妞和莫大叔在做,這錢莫大叔和妞妞卻沒有分到,大家都很不好意,皆擺手不同意這樣分,要平分,莫大叔和妞妞也得分上一份才公平!

文欣覷了大家一眼,毫不客氣的說道:"你們還比我有錢?想給我分錢,等什麼時候你們的錢比我多再說吧!"果然她選上的小伙伴,這品行那是沒得說,對于這個錢,文欣就更加的不在意了.

說著文欣又得意的說道:"嘻嘻,誰讓你們才准備了一點東西的,都說了咱這東西肯定有人買,沒我賺的多了吧!"說著把身側掛著的錢帶著拍的啪啪作響.

"咱後天多加幾個爐子,而且這種類也多弄一些,這個你們回家再商量,家里菜園子里有啥蔬菜都摘了帶上,其他的我來准備就好了,要是家里的不夠,回去就讓叔叔什麼去其他家叔叔嬸嬸那里花錢去買,2文錢一斤買回來,咱帶去煮了賣出去都有的賺!"

"對了,要是叔叔嬸嬸後天兒不讓你們去,他們自己去,你們可別答應,房子的事情,可是不能讓叔叔嬸嬸知道的,你們回去就說鎮上的叔叔嬸嬸就是看咱是小孩子,這才光顧咱們的生意,要是叔叔嬸嬸一去,生意可能就沒有那麼好了,等我們找到了新的生意的時候,咱在讓叔叔嬸嬸接手咱現在的生意.你們回去就讓叔叔嬸嬸白天的時候給咱准備材料去,咱以後可就沒有時間准備這個了."

"好了就這樣先,走咱去吃飯了,我都餓了!等吃完飯咱就去逛逛,你們吃飯的時候好好想想要買些什麼,逛完街我們可就要回去了,不然天晚了咱回去就要好晚了,可別讓叔叔嬸嬸擔心!"文欣見莫大叔進來了,也就知道莫大叔已經做好飯了.

"妞妞,咱明天不來?"一聽是後天再來,有人奇怪了!

"哎,也不是不想來啊,這咱不是來不了麼?咱這竹筒可不夠了,得在弄一些,不然沒有東西裝啊!我姑父著豆腐也還沒有磨,而且咱晚上就要出發,今天回去你們晚上睡得著?這睡不著你們晚上出來走路去鎮上哪里還有精神擺攤,別都睡著了.明個咱就休息一天,也多准備准備.大叔還能抽空去山上打些野味,這樣咱就不用去買肉了,而且種類也多了."

吃完飯,一行人就滿面紅光的出門采購去了,幾乎所有的小伙伴都決定要去買大肥肉回去,還要去買幾尺布做禮物送給自家娘親做新衣服穿,倒是他們自己現在已經有了一身的新衣服,所以沒有想著自己也要買,除了這個大家也就是多買了幾串糖葫蘆,就回家了.

期間文欣又去了一趟打鐵鋪,去定了五個直立的大桶,鐵鍋煮麻辣燙可不怎麼方便,所以還是換鍋好,而且她也想弄一個直筒鐵鍋用來煲飯,也方便一些.同時也終于買了一個鐵鍋帶回家!

這里買了最多的,就要屬張大郎了,有被子,碗筷鐵鍋等家麼,油鹽醋還有娃兒們做衣服鞋子的布,還有給自己婆娘的一個頭花,給丈母娘割的5斤大肥肉,又在文欣好說歹說的買了10斤的大板油,回家炸油煎豆腐,零零碎碎的一大推.

來的時候忐忑不安,回的時候腳步漂浮,滿面紅光,如果不是文欣告誡不能那麼明顯的捂著自己的錢帶著,不然會招來小偷,這些孩子定然都是一個個的緊張捂著自己的錢袋子,街都不敢逛了.

除了鐵桶和放豆腐的格架子,帶來的兩個籮筐,其他的東西都放在了文欣縣城買的房子里,小伙伴們買的東西,都放在了兩個大人的籮筐里,比來的時候可輕松多了.回的時候依舊是抄小路走回去的,回到山海村的時候,家家戶戶已經起了炊煙.

莫大叔和張大郎,把小伙伴們一個個的送回了家,這才挑著空了許多的籮筐朝下游自己家走去了.

其他小伙伴回去,大人們怎麼驚歎就別說了,就是文欣和張大郎,還沒到家就被兩個女人翹首以盼,後面跟著是三個無精打采的小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被允許跟著一起去鎮上而郁悶.老遠就見到人回來,文奶奶和李蘭也不問東西賣沒賣出去,賺沒賺錢,看到人回來了,這提著的心也就放下了.把兩個男人和文欣引回了家!

看著已經建起了一半的青磚強,文欣著心里熱熱的脹脹的,離理想又進了一大步呢!

廚房太小,兩個籮筐是不可能帶去廚房的,但變成倉庫的房間卻可以,原本這里的架子床,已經送到張家去了,里面又沒有放多少東西,所以還算空曠!

"咦?你們帶去的板凳哪去了?"進了屋,文奶奶才發現少了些什麼,原來帶去的板凳沒有帶回來!

"嘻嘻,奶,你在意那啥?就不猜猜咱們今天的生意咋樣?看看咱帶回了啥?您看三個表哥就好奇!"當然鐵鍋和棉被是一目了然的了!

文欣除了鐵鍋是沒有買什麼了,主要是小姑父,那東西可不少!莫大叔是什麼也沒有買,所以兩個籮筐里面的可都是姑父的!

"哦?那今天的東西都賣出去了沒有?"那豆腐格子是空了,可是那鐵桶和壇子有蓋子,可就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了,說實在的奶奶還是很擔心的,不過沒有表現出來!這都帶了東西回來了,想必應該還可以吧!奶奶看著兩個籮筐心下安慰!

文欣笑而不語,卻直接把自己掛在脖子上依舊不輕的錢袋子遞給了奶奶.

這錢袋子還是奶奶和小姑李蘭拿做完衣服剩下的的布料,按照文欣的建議做的,看到這凸起來沉下去的袋子,奶奶和李蘭都瞪圓了眼,這袋子一上手,即使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奶奶也是嚇了一跳.這…這生意這麼好?摸摸這手感,可不得有一吊錢啊!

"成了,奶,我就說了,咱這生意好著呢!不一會兒就賣完了,咱還去逛街了,您看小姑父可買了不少東西,都是今天賣的錢買的!你們自個說著,我得去先洗澡去!"文欣知道這個時候這做人家女婿買了東西要孝敬丈母娘,反正需要說的,人一大男人比自己說的更加讓人信服,所以她還是去洗澡好了!

"誒,大叔,天晚了,你先回去洗個澡,然後就來我家吃飯,等著我跟你一起去你家,我有事兒跟你說呢!"見莫大叔似乎有些尷尬的站在一邊,文欣也不管奶奶的意見,直接把人大叔拉出了房間.

"這小丫頭!"奶奶看見文欣的舉動,無奈的搖頭,卻也沒有說什麼!眼神期待的看著張大郎,她也是很期待女婿能賺錢,這樣就代表著自家女兒日子好過些.

"大叔,你快回去洗澡啊,不然等會兒吃飯你要是太晚,我們可就不等你了!我先去洗澡了!"文欣是絕對相信自家是有熱水的!所以把莫大叔拉了出來,也不管莫大叔什麼反應或者意見,直接去了廚房!

莫大叔看著文欣的背影,也是無奈了,這個*的小丫頭,現在是做什麼是越來越不問他的意見,就擅自替他做主了!不過這種感覺,他喜歡!莫大叔笑笑離開了!

"娘,我也沒有想到咱東西那麼好賣,還是妞妞那孩子厲害,咱一群人都沒有想著吆喝,這孩子大膽吆喝上了,又煮了一鍋湯,吸引一大群人來,這不連帶著我這豆腐也賣的好!娘,這是我鎮上割的豬肉,您給多做來吃!還有這一尺布,雖說是最差的棉布,但也是小婿的心意,以後掙了錢在買好的孝敬您!"張大郎傻傻的也不知道說什麼,只是把買來的肉和布拿出來,遞給了文奶奶!

"哎喲,你這孩子,你費這個錢干啥,你莫兄弟送的野豬肉都還多著呢!還有這布,你那豆腐1文錢一塊,能賣上幾個錢,還不緊著生哥兒他們,咋買回來給我這個老太婆?"文奶奶收到了女婿的孝敬,心里雖然高興,但是卻也責怪女婿亂花錢!

張大郎一聽文奶奶責怪的話,頓時不知所措,看向了自家婆娘,李蘭早就在一邊看自家丈夫都買了啥,見丈夫買了肉和布孝敬老娘,自然滿意丈夫的做法,現在聽娘的話,和見丈夫的無措,對于框里的東西有了個大概,就笑呵呵的拉了文奶奶的手,把她拖到框邊上,指著那些已經露出來的東西.

"娘,您就別急啦,您看看這籮筐,東西老可不少,他這才割了肉和買一尺布,這哪兒算是孝敬,我們這都快不好意思了,您還這麼說!您要是不收下,您女兒的臉可真沒得哪兒可放!"

奶奶一看,還真是,這東西乍一看還真的挺多,仔細一看也都是居家必備的家麼伙,還有一床大棉花褥子,可這東西雖然看著零散,但加起來怕也是不少錢,這豆腐和豆花能賣上那麼多錢?心里有疑惑,文奶奶就問了出來,也算是問出了李蘭心里的疑惑.

"大郎啊,這東西可不少,你這都是賣豆腐得來的銀子?咋那麼多?"她可是清楚的,大朗出去可是沒有帶銀子,空著袋子去的!這回來豆腐豆花是空了,可這帶回來的東西可不少啊!

"嘿,娘,這還是多虧了妞妞,也不知她咋個想法,帶去的菜都讓她加上辣椒給一鍋煮了,偏偏煮的好大家搶著要,這豆腐一半多都拿去煮了,我這賣出去的才25塊,豆花5文一份賣了250文,可那煮豆腐里面,我就給分了655文錢,妞妞那孩子說,就煮那菜就賣了3930文錢,將近三兩銀子里,妞妞給平分了.這麼這麼多銀子,可不就買齊了家里要用的家麼伙,我這還剩下四百多文錢哩!"說著就把自己的錢袋子也給拿出來,遞給了李蘭,顯然家里是李蘭管錢!

"啥?那麼多!"李蘭和文奶奶各自的掂量了下自己手中的錢袋子,壓根就無法想象,一鍋煮的菜葉子,咋就可能賣出那麼多的錢!

"娘,是真的哩!我都一邊看著,這錢我還幫著一起數了能!分錢的時候妞妞報出的錢,我們都給嚇傻了,後面還是妞妞給我們分好了錢,讓咱都點了,每個人都是655文呢!只是妞妞沒分,她說她沒出材料所以不要!咱們都拗不過她,最後還是聽了她的,娘您可不知道,那時候妞妞就像個小大人,咱都反駁不上哩!"說著張大郎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語氣里帶著對小文欣的崇拜!

李蘭現在是不管文欣的做法了,覺得那一次自家娘說的是沒錯,現在一聽自家丈夫的話,這心下可更覺得文欣不得了了,不然憑一鍋開水白菜,就能賣上錢?還賣那麼多錢?

奶奶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對,這妞妞不是沒有菜?自然是不能分錢的,所以點點頭道:"妞妞這樣分沒錯"奶奶壓根就不知道要是沒有文欣偷偷拿出來的火鍋底料,就開水白菜?自己吃都嫌沒有味道,還奢望別人會買?況且那鍋什麼的可都是文欣買的,可惜這個張大郎是答應不能說的!

"哎喲,3930文吶,老天這咋就能賺上那麼多錢?看來你們建房子有望咯!"文奶奶頓時覺得自己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是呢娘,妞妞說咱明天休息,准備好了,後天再去!這次要多弄一點了!"張大郎也憨憨的笑了.

這會兒聽了很久牆角的三個小家伙,可就忍不住了,年紀最小的張祖文終于開口插話,"爹,那您賺了那麼多銀子,給咱們帶禮物了沒?"最最要的是有好吃的糖果沒有?妞妞之前偷偷給他吃的就好好吃,不知道爹有沒有買好吃的糖果!

張大郎沒有說話,嚴母說話了,"你這孩子,你爹賺點錢哪兒那麼容易,你咋就記著好吃的去了,看你爹還買了新被子,晚上咱可就不用擠一起睡,難道你不要被子,要糖吃?"

張祖文委屈敗退,他不怕自家爹,可她娘淫威太盛,他還沒膽子反駁忤逆!

這個時候張大郎才攔著媳婦的手,傻傻憨笑,從籮筐里面拿出三根糖葫蘆,"來這是糖葫蘆,哥兒回來的時候都買了,我也給買了三根,生哥兒三個應該稀罕!"這東西一出來,李蘭就伸手扭了丈夫的老腰,這男人咋個亂花錢!

可能是被媳婦兒大刑伺候慣了,這李蘭一擰,他居然完全沒有反應,看著接了糖葫蘆的兒子開心的笑,自己也呵呵直笑.

奶奶在一邊一直都笑嘻嘻的,看了看外面的天這才開口道:"成了,把東西都放好,吃完飯你們就回去好好收拾收拾,一會兒天可黑的看不見了.生哥兒,清哥兒,文哥兒這糖葫蘆先別吃,太甜一會兒要吃不下了.你們先去廚房,我去屋外看看大侄子過來沒有!你們也看看妞妞那丫頭洗完澡沒!"說完就出了房間!

張大郎和李蘭隨後帶著三個男孩子也出來了,去了廚房,文欣早就趁著沒人去空間洗了澡,快速的出來之後,看了看家里的飯菜,多加一個莫大叔也夠,想來奶奶也早就打算好了要留莫大叔吃飯的,也是人家都照顧了自家孫女一天,哪有不請人吃一頓感謝的理!再說了,這些天她可是被奶奶派去給莫大叔煮飯去了,這難道她回來,還得去給莫大叔做飯?

原本還打算要是飯菜不夠,她就再弄一些的,看來是不用了,現在就等房間里的各位出來,和莫大叔一來就開飯了.

既然這人都還沒有來,文欣就坐在桌上,開始想後天擺攤的事情!說道廚房的桌子,以前那張破破爛爛的小桌子,早就已經退休了,這張可是後來拜托福子做的,又新又大又結實!還有椅子也多加了幾張,張家加上莫大叔來了絕對是坐得下的.

在張家一家進來之後,奶奶也跟莫大叔進來了,奶奶和小姑李蘭把溫著的飯菜端上,大家都帶著略顯激動的心情開始吃飯,雖然桌上只有簡單的幾道蔬菜和一碗沒有醬油的紅燒野豬肉,以及一個野豬骨頭湯,但是每個人都吃的格外的香甜!

吃完飯之後,張家就挑著籮筐回自家的木頭房子去了,別看是木頭簡單搭建的屋子,但是還是非常結實,半個月的暴雨凌遲下依然堅挺,當然忽略它被正常雨水浸泡過!

文欣想著晚上不知道會多晚回去,擔心奶奶還要等著她回來不睡,又想著一個人子在那屋子里,奶奶孤單,所以干脆就拉著奶奶也一起去莫大叔家,晚上就在莫大叔家住下了,正好第二天,小伙伴們都要來莫大叔家,她也懶得轉移陣地了.

到了莫大叔的家,文欣勸奶奶去睡了之後,就去了大廳,大廳里莫大叔已經在竹筒上刻字了.其實今天擺攤最出力的就是莫大叔了,可是這一天下來,一個子都沒有賺到的也就是莫大叔了.其實她心里還挺愧疚來的,不過她還是沒有給莫大叔分錢!這麼點錢的生意,文欣還真不想讓莫大叔參與,就是分錢,莫大叔估計也不會要.

等小伙伴們的家長們,接手了那些生意,莫大叔也就不會像這樣了,以後這些活就分給那些大叔大嬸去了,這各家的竹筒也讓他們自己去弄!而莫大叔,她早就想好了讓莫大叔做什麼了!那自然就是自家現在正准備著弄的養殖,還有自己的棉花種植大業,除了這個她還想種些果樹來著!這也是之前她跟莫大叔商量了一下的.

"大叔,你刻得真漂亮,要不是村里沒有人會,我也不會找你了,你放心明天我就讓哥哥姐姐他們,拿一個樣本回去,讓大叔大嬸他們學著刻,以後就交給他們了,大叔你就先辛苦一段時間.要不大叔,我還是給你發工錢?"雖然這竹筒卻是不要錢,可這做竹筒刻字也費精力的事情,請人工都要花錢,不要說是莫大叔了,不能仗著人家和你關系好,不把人當白工使了.

莫大叔本一直低著頭,一聽文欣要給她發工錢,抬起頭,"你很有錢?我差那點錢?"他手中動作不停,沒有看著竹筒都刻出了一個海字,看的文欣一臉驚歎.

果然在莫大叔面癱下是一臉的不屑,對吧,對吧!那眯著的眼線縫里的是似笑非笑,是吧,是吧!

文欣本想說她卻是很有錢,但是對上不知深淺的莫大叔,文欣還是沒有那種在小伙伴們前面大放自己有錢的土豪氣勢,肩一垮文欣弱弱的說了兩個字,"沒錢!"自己大放厥詞這莫大叔一定在背後偷偷聽到了!哼,文欣抬頭瞪大著眼,鼓著兩頰惡狠狠的,"那大叔你就繼續給我們做白工吧,反正你不差錢,還是救濟咱這些有錢人好了!"以後再跟你提給你工錢,我就跟你姓!

"你不是說有事兒要商量?還不說!"莫大叔低頭偷笑,接著快速的刻字!

"哦,也沒啥事兒,就是後天咱不是要多加爐子?大叔你就自己一個,我給你調料,你明天去山上打獵,菜你可以在市場上直接買.可別說你不差錢啊?再多的錢也有用光的一天,以後難道你不娶媳婦兒,不養孩子啦?著可都是要錢的,特別是養孩子,這吃的穿的就不說了,以後要是讀書,那可更費錢.還有以後娃兒成親啥的,那個不要錢了!你打獵便宜賣出去,還不如這樣煮熟了賣出去賺錢,這也是暫時的,等我的蚯蚓養好了,咱就搞家畜養殖去.也不用辛苦的去擺攤,你也不用危險的去上山打獵.你是挺厲害,連野豬也能獵回來,不都說夜路走多了遲早遇到鬼麼?上山還是小心為妙的好.你這里離海近,以後你摸清楚了漲潮的時間,就能夠第一個去海灘趕海,收獲絕對多,你這地窖不也弄了冰?再多都不怕壞掉."

文欣說了那麼多,就是想勸莫大叔接受她的提議,到時候爐子他自己占一個!可人莫大叔聽了壓根就沒有拒絕的意思,他一個大人,難道還真不如一個小娃娃想的多?莫大叔有總翻白眼的沖動!

見莫大叔點頭,文欣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她有些遲疑的問:"大叔,你這是接受了?"見莫大叔卻是點了頭,文欣不樂意了,"唷大叔,你不是不差錢麼!"害她口水都說干了好麼!

莫大叔懶得跟文欣說話,這小別扭要是搭話,絕對沒完沒了!

"還有其他的事情沒有?沒有的話就去睡覺,這一天的你不累?"莫大叔又完成了一個竹筒,見文欣沒話了,就開始趕她睡覺去!

我去,大叔關心的話,要不要說成這樣,要是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在嫌棄呢!本來還有事兒的,但是現在,哼,她還不說了!文欣站起一扭頭,小眼睛一眯頗有殺氣,"木有了,我去睡覺了!"說完轉身腳步蹬蹬的走了.

莫大叔在文欣走出門之後,這才抬起了笑眯眯的臉,看了門口一眼,再次低頭刻字!小丫頭還有話說他會不知道?可這天都那麼晚了,著小孩子還是早些睡身體才能長高.這話誰曾經對他說過來著?莫大叔抬起的手有一瞬間的停頓,接著又若無其事的刻起字來!是誰呢!他也不知道,或許不是對他說的,是他什麼時候在別個那里聽到的吧?不然怎麼會沒有記憶呢!

文欣進了房間,見奶奶已經睡著了,便輕聲上了床,躺里面睡好,當下意識沉入了空間,徑直進了廚房,看著廚房里面之前准備好的雞蛋糕,涼皮和涼面,文欣想了想還是把這些東西轉移到了倉庫,有空隙的時候在偷渡出來吧!

放好了東西,文欣這才後在廚房忙起來,涼皮和涼面可不是很快就能夠弄好的東西,面條要發面擀面,涼皮還要洗面筋蒸面皮,最後還要切條,不靠著空間的時差來弄,哪里弄得來那麼多,所以雖然東西沒有拿出去很多,其實她也是作弊了的!

雖然之前弄的還有,但是文欣卻覺得不夠,總覺得有存貨還是最好的,所以這一次進來還是准備揉面團,做面條和面皮,雞蛋糕不是她的主打,所以不准備做很多,有以前的存貨就夠了,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時候做,反正材料她是有的!

文欣很想把粉絲弄出來,她最喜歡的是米粉和薯粉,米粉是江南大米制成的,薯粉是紅薯的,至于其他的大豆什麼的粉絲,就沒有那麼青睞!

可是不管是米粉還是薯粉,這個都要磨漿,薯粉還要先把澱粉給沉澱出來,雖然很麻煩,但是想著弄出來,自己就能夠吃到,就下定決心就是慢慢磨也得把這東西給弄出來.

做粉絲這米就要准備了,紅薯也是,這個稻谷她空間也存儲了幾十麻袋了,紅薯這個繁衍能力強的家伙,更是堆得滿倉庫,現在都沒有在種了,其實在古代她是蠻擔心會鬧天災,來個饑荒什麼的,所以在空間她完全沒有停止種植糧食,直到某一種種的膩煩,完全看不過去了,這才停止,就比如說著番薯和玉米!

但是現在小麥和大米這類,她是再說也不嫌少的,反正有地方放,怎麼看也不會嫌煩,還有那些漂亮青翠的各種蔬菜,再說她也不閑的慌!

面團揉好了,文欣又去倉庫,在冰庫里面搬了好些蝦子上來,拖今天突然靈感而來的麻辣燙菜的福,原本用來拌面的蝦肉醬在自己忙不過來的時候,也賣出去不少,也吸引了一大批顧客,相信再拿出去賣,也是有市場的,誰讓她拿出來的蝦肉醬是有醬油增幅的呢!

這個存貨也不是很多,她也得多弄一些,現在弄好了,以後也不用那麼忙!

停停歇歇,偶爾還回空間的房間睡一個覺,然後醒來的時候或出去摘下水果,或去後邊弄弄自己的水田,或去廚房弄下吃食,膩歪了就干脆出了空間睡大覺,這樣一覺睡到大天亮,別提說舒爽!

小伙伴們是在差不多十點的時候來的,帶著自家笑容滿面的爹娘,抗著一大摞的竹竿來的!不用想也知道這大叔大嬸是來干嘛的!不過看著大家那麼有誠意,文欣也滿意的點頭,果然奶奶相中交往的家庭,這品行也是不錯的!

"哎呦,是小妞妞啊!"見文欣站在莫大叔的門口,打頭的孫大叔笑出了一口老黃牙,在文欣看來慘不忍睹,不過還是得乖巧的問好!

"誒,孫大叔,你們咋來了,還背了那麼多的竹子?"文欣眨眨眼,好奇的往後張望,嘿喲這人還真不少呢!文欣還瞧見,村長大伯也遠遠的過來了,他身後的陣容可大,福安大哥都被叫出來了!

"嘿,你們買那啥吃的,不是要竹筒?大叔這給你們送過來,據二狗子還說,這竹筒還要刻啥字,咱也不知道這事兒,你們這些孩子還瞞著咱不說,這讓你們莫大叔一個人,咋忙的來?咱今天都過來幫忙!雖說俺們都不識字,但這照這樣子刻,可拿手!"他現在可是知道了文欣的厲害了,不然也不會這樣跟她說話了.

哎喲這感情好,她還沒有找少去呢,人自個主動的就來了,文欣頓時就笑了,也不在隱瞞的說,"啊,還是大叔想的對,莫大叔一個人還真弄不來那麼多,昨天就是因為竹筒不夠了,咱們這才沒法子賣菜了,要是大叔們都來幫忙那就好了,也算是提前學習了.這以後這生意可是要大叔們自己去的,所以這竹筒啥的可就要各家自己去做了,總不能老是讓咱這些小孩子去不是擺攤,讓莫大叔給大家免費做竹筒不是!到時候我跟哥哥們穩住了鎮上的顧客,就要讓大叔大嬸去了擺攤子了,到死後大叔來我家挖些調料樹回家種著,嬸嬸就來我家,我把調料的配方交給嬸嬸,以後能賺多少錢,可就要看大叔大嬸自己的能力了!"

人群已經大部分都停在了莫大叔的院門口,其他沒走進的也已經在10步的距離了,所以文欣故意說大聲的話,自然也聽在耳朵里,這一聽這麼賺錢的生意以後他們各家自己做,還給自家調料,頓時就笑咧了嘴.他們擺攤子,可就不會像小娃娃那樣一個人守著一個吃食攤子!

不過,有人不明白了,"妞妞啊,這竹筒山上多的是,想要多少要多少,咱咋還要在竹筒上刻字那麼麻煩?生生的耽誤了生意!"

其他人聽了也疑惑,是啊,做什麼要那麼麻煩呢?

就知道會這樣,文欣笑,"哎喲大叔,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文欣笑的狡黠,"知道那竹筒上刻得啥不?那上面可是可這咱山海村的名兒,還有咱這村里有哪些海鮮賣,可不單單是咱這攤子上有啥吃食的名兒!你們想想,這外面要是有識字的酒樓老板什麼見著了咱們竹筒上的介紹,又吃了咱帶出去擺攤的海鮮,這還不得找上咱村來買海鮮?再說咱這吃食那麼容易學,以後肯定會有人跟著賣的,到時候生意沒有那麼好了,咱卻還能賣海貨,這個可是咱山海村獨有的,就是不擺攤,卻有更多的貨老板來找咱買大量的海貨,可不還是咱賺錢?還是大錢哩!就是種菜去賣,那也穩賺不賠吶!"

"咱就不說這個,就說那竹筒,上面刻著字,別個家里沒有書買不起書的,咱把自己竹筒上的字介紹給他們認識,他們還能帶回家去,教家里挖認認字呢!不少的大嬸大叔可就是沖著咱這免費的竹筒去的,可是比去書店買一本樹劃算吶!這咱要是不刻字,誰還稀罕一個竹筒,山上多的是,你們覺得對不?"

"再說,這吃了咱吃食的人把竹筒一帶回他們村子里面去,他們回去一說或者別人一問,自然就說起咱的攤子,到時候可不是有更多慕名而來的客人,你們再想想,這竹筒上刻字可還麻煩?可還耽誤咱們的生意?"會說那麼多,除了覺得這些大叔大嬸品行不錯,主要還是因為他們都是自己小伙伴們的爹娘.

在場的可沒有一個是傻瓜,他們雖然沒有讀過書,但是那麼淺顯的道理還是懂的,文欣這麼一說,眾人就覺得,這在竹筒上刻字那是一點都耽誤不得.

這其中,沖擊最大的還是屬村長王木林,他不僅讀過書,還是一村之長,別人只想著未來自家的生意,但是王木林,那是完全想到了,這樣做對整個山海村帶來的好處.頓時王木林看著文欣的目光,完全就不是再看一個晚輩,一個孩子,要是這一番話都是文欣自己想出來的,那文欣這丫頭可不得了啊!

不過隨後他又搖頭,覺得一個五歲的孩子不可能有那麼大的智慧,想到跟文欣交好的莫塵,以及曾經文欣提到過的那個教過她一些知識的陌生莫大叔,王木林心里就肯定,這一番話要麼是之前那麼人交給文欣的,要麼就是現在這個莫塵說的!

這要定下猜測,王木林的目光又恢複了,看著笑眯眯的文欣,欣慰的點頭,這個孩子是一個有福氣的啊,遇到的貴人個個不凡,還給山海村帶來和將帶來那麼巨大的改變!這都是這個孩子帶來的,他看著文欣的眼神也更加的親切了!

"耶?大叔大嬸,你們都進來先!二狗哥哥他們可都跑進去了,莫大叔今天上山打獵去了,你們要學刻字,莫大叔昨晚刻了一個晚上,有好多現成的呢!你們都可以照著比劃!"恩,話說完了,人就該放進去了.

進了院子,看著莫大叔的青磚黑瓦放,眾人還是很羨慕,不過想著現在他們也有了那麼賺錢的生意了,這大瓦房他們遲早也能建起來的,到時候定要建一個比這還大還氣派的來!眾人懷揣著建房子的理想,把竹竿都放在了院子里面!很快就用帶來的刀,按著模子切成一個個小竹筒!

見大叔大嬸自己就嗨嗨的干了起來,文欣也不管,帶著小伙伴們進了廚房!她們還要准備明天的貨呢!

來的大嬸,本來還要找文欣說說話呢!畢竟聽自家的孩子說,分到的大錢,可都是文欣賣出去的,他們就是因為帶了一些蔬菜,文欣就自己不要把全部錢平分給他們了,這其中還有文欣自己花錢買的肉和菜賺的呢,可那孩子只收回了自己材料的錢.聽自己娃隱晦的說,妞妞那孩子是想幫他們掙錢,因為妞妞她自己就有掙不少錢,所以那些就算是她借錢給他們買材料,等賣出去賺了錢,就還了她本錢!

一聽這話,大嬸們就對文欣感激不已,她們不會說把到手的錢送回去給文欣,因為家里確實缺錢的緊,她們也就只有心里對文欣感激,決定以後都對文欣好一些!多和文奶奶以及張家走動走動!這不也過來跟那孩子說說謝謝!

可這一來,文欣一番話把大家說的愣愣的,她們都沒有反應過來,看妞妞那丫頭帶著人就走了,就知道她其實也不想跟她們說話,就知道那孩子精著,許是知道她們要說什麼!這情況還能如何,她們只好留下幫男人們砍竹子了!砍完竹子就離開了,她們也好奇廚房里頭,孩子們是怎麼弄吃食的,但是人沒說,這種屬于私密的事情,她們也不好直接跑過去討人嫌,哪怕那些都是孩子!可不能忽略,那都是一群比他們這些大人還能賺錢的孩子啊!

這做人爹娘的,還真有些羞愧,不過更多的卻是自豪!自家娃兒出息啊,那麼小居然比家里爹娘還能賺錢了,昨個兒居然割了豬肉回家,還帶了棉布,說是給娘的禮物給娘做新衣服穿呢!這心里熨帖的,差點就紅了眼哭了.不,其實已經紅了眼了,就差掉淚!

一群女人,笑擁著嬉笑離開了,間或能聽到幾句誇獎自家娃子怎麼怎麼懂事怎麼貼心的話!

文欣等人下了莫大叔家的地窖,這里面還有之前准備的材料,也就是海帶蝦子什麼的,眾人都拿了出來,就開始處理了,昨天用過的壇子,都被莫大叔挑回來了,巧娘和春桃兩個丫頭拿去河邊清洗去了.

廚房里一眾小伙伴們分工有序的忙活,准備為明天的擺攤大干一場,而在張家,張大郎和李蘭以及文奶奶,也都在磨著昨晚上已經泡好的豆子,准備了足足比前一次多了一倍,不用想也知道,這也是准備大干了!

至于莫大叔?莫大叔上山打獵了,直到半上午了也沒有回來,不知道是不是也准備大干一場!莫大叔院子里面的大叔們,雖然不識字,但是照著樣子確實很快就上手了,刻的雖說沒有莫大叔的那麼漂亮,但是也還算過的去,比起小伙伴們的狗爬完全能夠拿的出去,總之這一天,大家都干勁十足.

晚上到了時間,莫大叔和張大郎打頭帶著文欣到村頭集合,沒想到這一次連各家的家長居然都來送小伙伴們了!文欣雖然看出來了大叔大嬸其實都很想跟著一起,不過麼這一頓時間她是不會同意的,因為她有聽說,再過幾天鎮上就有一個廟會,她還想晚上留鎮上,好好看看呢!怎麼可能那麼快就把這生意交接出去?許是隔了一天沒有來,前一天吃過的人,已經非常的想念了,所以這文欣等人一出現,擺好了鍋煮開了湯水,香味一出來,就被人群給圍上了,這一天生意不僅沒有下滑,還有往上漲的趨勢,更加的熱鬧了!

特別是莫大叔去鐵匠鋪取回了定制的鐵桶之後,一排五口鍋,加上這其中還有莫大叔各種新鮮野味,以及新添加的蝦子,海帶,海青菜等等,都吸引著人群.而且這一次文欣已經做足了准備,那些菜全部被竹簽串了起來,想吃什麼自己選的直接點,2文錢一串,買10串以上還能贈送半碗湯!聽起來是比第一次便宜了,但其實還是文欣等人賺了的.文欣會那麼好心便宜消費者?不不,她可是立志要做奸商的,木有看見這串起來的菜只有幾根麼,有些還短多了麼?只要全部拆開來放竹筒上就知道了.

眾人特別是之前吃過的人,一聽這新規矩,不僅覺得便宜,見那一串串任由自己選的菜,還能不用筷子直接拿著吃,覺得更加的滿意了,而且10串就贈送半碗湯,可比之前沒有湯水還好了.于是買的人就更多了.買的人越多,哪怕這其中有人只買一串,可這其中錢賺的就更多了.

回到鎮上的房子的時候,大家再一次數錢數到手抽筋了,有了第一次的震撼,原本他們這一次不應該表現的那麼呆傻的,但是除了文欣還有莫大叔,這一次張大郎家小伙伴們還是驚呆了,因為這一次,每一個人自己掙得平均有1兩半銀子那麼多!他們哪里還鎮定的住,沒有高聲尖叫這定力已經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