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豬肉干,計劃
打來水把野豬肉都泡上一個小時,把肉里面的血去去,這段時間文欣回了一趟家,當然這是做做樣子的,目的自然是找個由頭,把調料拿出來,不管如何這麼好的豬肉一定不能浪費了.就是可惜了,醬油還是不能拿出來!

回到莫大叔家,文欣就讓小伙伴們燒火煮水,到時間把豬肉放進去煮到六成熟撈起來,一輪一輪來直到野豬肉都煮好了,才進行下一步,沒辦法生的就這樣放著文欣也擔心會壞掉.而且莫大叔家雖然有兩口煮水的鍋,但是一口煮菜一口是要煮水的,要是也拿來煮,那油膩也不好洗乾淨,所以還是不要了!

莫大叔一見文欣回來就搶了活去,見她興致勃勃的,也就不阻攔,難得丫頭高興,這豬肉她想玩就玩唄!玩壞了自己再去弄一頭就是了!

果然這野豬肉,就足足煮了一個半時辰.然後文欣才熬制調料,看著文欣朝水里面丟東西,而且從那單單的香氣,他就聞到了好幾次這孩子做的吃食里面的味道,是那些調料!這孩子不是說沒有了麼?可看這孩子從身邊一個陶罐里不斷的往外面拿,可不像是沒有了的樣子啊!

莫大叔走到文欣身邊,挑出了一個八角看了看,又聞了聞,"這就是你那個大叔給你的調料?你不是說沒有了?"這孩子還說謊?為什麼?

聽見莫大叔的話,文欣手一頓,接著若無其事的把手里的桂皮給丟了下去,"大叔給我的當然沒有了啊,這個可是我自己摘得,當初大叔給我調料的時候我種的啊!大叔你咋那麼笨?有種子自己種,就不用花錢買了嘛!"呼,直接搶了大叔的活,差點就忘記了莫大叔還在身邊,她問都沒有問就直接上手了!

莫大叔正在看其他的調料,自然沒有看到文欣那一頓,聽文欣講,這調料她居然自己種出來,真是太驚訝了!

"你自己種出來了?"

"當然啊,這些東西不都是地里面長出來的,這些調料加在菜里面那麼好吃,買肯定很貴,我當然自己種出來劃算啊!"說著又拿了一把花椒撒了下去.

這算什麼?誤打誤撞了?還是運氣足夠好!這調料什麼的,可不是說想種就能種出來的,這孩子居然說的跟種菜一樣簡單,以為撒一把菜種子,就能發芽生長了.

"什麼時候帶我去看看你的那些寶貝調料!"莫大叔手上拈著一顆花椒,這里面居然有些調料他都不認識,看來的去看看那些樹.

"行呀,大叔什麼時候想去看,妞妞帶你去,不遠就在我家屋後!"哼哼,她剛剛就回去看了那些樹,雖然移植過去管了幾天就沒有在管了,但它們都長得很好,就是有些果子還沒熟就是了!

"丫頭為什麼要加那麼多調料到水里?"難道要把豬肉拿去在煮?

果然,"恩?等會兒把肉拿去熬煮啊,這樣肉就會很香啦!"

"你怎麼知道做肉干?"莫大叔心里疑惑了,這麼小的孩子,怎麼練做肉干都知道,這村里肉都不怎麼吃得上,怎麼還做得上肉干,更別說文家還是那種情況!

"啊?我不會啊,我只是按照大叔說的做的,大叔吃肉干的時候我問了,他說是這樣做的,難道不是這樣?"說著文欣疑惑的看著莫大叔,還一臉的忐忑與驚懼,擔心自己做錯了!

雖然心里有疑惑但是莫大叔還是選擇相信,畢竟這孩子從小在這村子長大,連鎮上都少去,又怎麼可能會自己知道呢!聽又是那個大叔,嗎,莫大叔釋然了.再說他最看不得文欣那張小臉上露出忐忑,沮喪,擔憂這樣的表情,于是果斷的搖頭,"沒有,是這樣沒錯!"而且加那麼多調料熬煮那些肉,那些肉不好吃就奇怪了!他完全忽視了,這調料沒有加對的話,那也只是糟蹋東西的份.

文欣頓時喜笑顏開,"哈,我就說嘛,大叔教了我那麼多東西,怎麼會錯哩!"然後一臉驕傲,"再說,我肯定是不會記錯的,一定就是這樣做的沒錯!"說著就開始讓小伙伴們家晾涼的豬肉!

莫大叔看著文欣突然精神抖擻干勁十足,無奈的搖搖頭,也上手幫忙!

第一批野豬肉在鍋里面翻滾,濃郁的香味飄得到處都是,小伙伴們都已經挪不動腳了,無奈文欣只得替換了小黑去燒火,而莫大叔力氣大,自然負責偶爾翻攪那些豬肉.

香味從廚房蔓延開去,就連院子外面也能夠聞到弄弄的香味,可惜這里是村尾,也就對面有兩家住戶,沒有人跑來莫大叔的屋子門前溜達,這味道自然也沒有外人聞到了,不然還不知道會不會腆著臉上門呢!

看著一眾小娃兒不斷的咽口水,眼巴巴的看著鍋里,莫大叔也不是個吝嗇的,當下就取了碗筷,夾了五大塊的豬肉出來,放到餐桌上,讓孩子們自己夾了吃!沒一會兒就被孩子們搶光了,也不知道那麼燙他們是怎麼吞下去的!

"小丫頭你不要?"莫大叔見文欣居然一點都不饞,也不去吃那夾出來的肉,便好奇的問.沒想到這個孩子的克制力那麼強,要不是自己已經是個大人,不想在孩子們面前丟臉,他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嘗嘗看了.

文欣一臉不屑,"切,那煮的那麼爛的有啥好吃,等會兒翻炒成肉干,那才好吃!"嚶嚶嬰,煮爛的野豬肉也很好吃滴,她也想嘗嘗啊.不過她得矜持,是滴矜持!

莫大叔搖頭,"說的你好像吃過了一樣!"

文欣卻理所當然的點頭,"當然吃過啦,大叔又給我吃過的,不然我才不稀罕啥肉干哩!"

湯水很快就要主干了,文欣讓莫大叔不聽的翻動,直到把肉炒干,這才出鍋.那啥白酒,咖喱粉啥的就沒有了,那東西拿出來就要嚇跑一群人了,低調啊低調!

肉干出來了,文欣就讓裝篩子里拿出去在太陽底下曬!肉干香味雖然還有,但是已經內斂很多,但是你要吃,絕對比吃那煮爛的肉好吃,那是完全不同的兩種風味!

一群小伙伴之前已經吃過肉了,一個個從餐廳出來就滿臉通紅,嘴唇更嚴重,比塗了口紅還鮮豔,每個人的嘴巴都是又辣又麻,肚子也吃的圓滾滾,但是還是想吃.不過輕重還是知道的,所以雖然眼巴巴,卻沒有吵著還要!莫大叔也知道其實這些孩子肚子已經裝不下了,也就沒有在給他們夾,好東西吃多了甚至吃撐了,可不一定就是好!

可是一段時間過去,這個最終成果肉干終于出來了,看著一條條散發這香味和色澤的肉干,小伙伴們覺得他們又餓了!

接下來便是一輪又一輪的煮豬肉,香味濃了又淡了複又濃烈,卻一個下午都沒有停歇.可就是這樣的忙碌,到了天黑的時候,這豬肉也才堪堪只弄了一半不到!聞了一下午這樣濃烈的味道,孩子們也從最初的饞到後面臉色不變到最後的聞著都感覺刺鼻.而且也吃夠了煮爛的野豬肉,和制成的肉干,對于這個也就不稀罕了!

天黑了孩子們都要回家,莫大叔給沒人一根肉干讓帶回家去給爹娘嘗嘗,就送他們出了門,同時也把文欣送回了家,表示余下的部分他自己晚上自己弄了,雖然不怎麼會廚房事宜,但看了一下午,流程也都熟悉了.文欣帶著屬于她的兩條,一條自己的,一條家里的野豬肉干,和三個表哥放心的回了家!

野豬肉干之後,小伙伴們對于文欣的廚藝好像是越來越有信心了,反正是打那以後,來蹭文欣飯的次數是多了起來了.而野豬事件的第二天,男孩子們就開始往莫大叔家里跑了,目的是想讓,莫大叔教打獵的技巧把式!

隔天一早,奶奶澆完菜園子,看著滿園的綠色,突然想起對面莫大叔好像沒有種菜,當下奶奶就摘了一籃子的蔬菜去了莫大叔家.在于是,發現莫大叔早上居然就著開水在啃肉干,貌似那就是他的早餐!

奶奶一問之下,莫大叔沉默.但也不知怎麼的,奶奶就發現莫大叔那略黑的臉上隱隱有些發紅,于是奶奶悟了!這莫大叔五大三粗的一男人,其實不會做飯,難怪他會要求把野豬肉做成肉干了,感情真的當干糧不說,直接當飯吃了!

在于是,以後文欣的生活里就多了一項任務,幫忙給莫大叔做飯吃!對于這個文欣是沒有什麼反感,欣然答應了.

這一天,村長王木林過來了,帶來了文奶奶就盼的消息,之前拜托村長的事情,已經拜托了,隔日文欣家的牆就能夠推了重建,材料也能在當天中午到達,山海村請來的修路隊伍,效率很是不錯,路程已經修建好了一半,這從鎮上來山海村,時間自然縮短了一些.

而交代買好的糧食,也因著這個事情辦妥,抽出銀子很快就買好了送進了文家的地窖,50兩銀子還剩下10兩,可見村長王木林的辦事能力,為文家省了不少的銀子呢.

而這一天文欣也猛然想起了自己去鎮上打算賣吃食的計劃,于是當村長王木林一走,文欣就召集了包括莫大叔,小伙伴,小姑姑一家在內的家庭會議,會讓小伙伴們也參與進來,是文欣考慮了很久決定!

因為文欣想起自己能做出來拿去賣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多而雜雜而亂亂而不精,當然文欣自信自己是能做好的,但是秉持著有福同享,文欣決定把小伙伴們的家里也算進去.好吧,她其實完全是想悶聲發大財,招搖的事情讓別人去擋住!

"奶,雖然咱家明天就要忙著建圍牆的事情,但是相信有奶奶在也足夠了,所以我就想著,我們這之前准備要出去擺攤賣吃食的事情也不能耽擱了,耽擱一天就少一天的錢,小姑姑現在可還是住著木頭房子,咱這破房子也要修建了,要花錢的地方多呢!"

沒成想文欣這丫頭慎重的叫大家坐在一起就是說這個事情,一時間大家面面相覷,特別是小伙伴們,皆疑惑:妞妞家做生意關他們啥事兒,怎麼把他們也叫來聽呢.

文欣卻不管眾人暫時怎麼想,接著說,"奶,我這能做出來的東西也不少,但是就咱家要做那麼多肯定是做不來,就讓二狗哥哥他們也一起.奶,您覺得如何?"文欣喝了口水頓了頓,"而且小姑父現在那磨石也送過來了吧?到時候小姑父磨豆子,咱不僅賣豆腐,還賣豆漿和豆花跟著大家伙一起,到時候鎮上一溜一排全是咱村的,多氣派,還能多吸引人群呢.奶,您覺說呢?"

文欣這麼一說,奶奶就知道,文欣定然是想幫她小姑和孫家他們一把!但是想到各家的情況,以及不知道能不能賺來錢的生意,奶奶又有些懷疑那些家里會不會同意參與!可別好心辦了壞事兒!

倒是一邊的莫大叔點頭,"我看這事兒成!"他臉上沒有絲毫質疑,疑惑,不贊同等表情,似乎真的很看好.

不過就莫大叔本身那面癱臉,就是他有什麼,別人也看不出來!所以莫大叔表示,成不成他當然不知道,不過是給小丫頭絕對的支持罷了!倒是有一點小丫頭說的對,一溜山海村的人站一排,也的確能吸引關注.

文欣自然也看出了文奶奶臉上的擔憂,估計也是擔心賣不出去,虧了材料的錢!但文欣是一定要把這個事情做起來的,不單單為了能賺那一點小錢,也不單單為了幫孫家這樣過的比她家還拮據的小伙伴兒家,也不單單是為了拉高山海村的平均水平.

這最主要的是成全自己.

先把小伙伴們家里的生活水平提高起來,至少要達到能夠建青磚瓦房的程度,這樣大家的視線完全不可能會集中在她家,集中在她身上.第二個是想講山海村的名字打出去,讓整個村先富裕起來,山海村畢竟還是太偏遠了,出一趟山不容易,但是山海村有海,海洋資源遲早是要走出去了,再加上山海村現在能制冰,還有自己現在准備要弄的養殖,單單這三點已經足夠把外面人多視線吸引進來,也足夠山海村慢慢脫貧.

但是這過程就要久很多,文欣也不想等那麼久.所以文欣想著這去鎮上賣東西就是打響山海村名聲的第一步.整個村子富裕了,說到底還是為了遮掩自己家的光芒,對于這一點她是非常執著的,她可不想因為賺那麼點小錢,就把什麼亂七八糟的麻煩事兒吸引過來!

她已經想好了一個絕佳的主意,慢慢來實施她的計劃!于是文欣接著快速的說道:"我們現在也是先去試水,東西都不做多,樣樣一點,二狗幾位哥哥跟我莫大叔一起去鎮上看看,要是東西賣的很好,到時候再看大叔大嬸他們做不做這個生意,要是做大家都一起,咱那麼多人一起出去,不僅有一個伴還更安全."

"再說了這天氣是越來越熱了,咱們可都是會做冰塊,要是大熱天的街道上擺著個冰水攤子或者冰鎮的吃食,會沒有人買?"

"你們看,小姑父的豆腐,豆漿和豆花,加上咱這雞蛋糕,拍黃瓜,涼面,炒螺絲,涼拌海帶,涼拌蓮藕,椰子肉和椰子汁,豬肉干,涼皮還有蝦肉醬拌了面條,咱那香噴噴噴的各種燒烤這些也都拿出去,這樣豐富的吃食,誰見過?這沒錢的也會好奇,這一好奇可不就想嘗嘗,這要嘗好了,可不就意味著會花錢買!到時候咱那麼多人,就一人賣一樣或者幾樣吃食,一人守一個攤子,要是能忙得過來就多准備些也可以,到時候咱一票人往那兒一擺,那場面…"

"不說小姑父的豆制品,後面這些,我都做過了吧?你們都覺得好吃吧?每次也都是搶著吃吧要是你們覺得好吃,你們覺得要是鎮上如果有這樣的東西,如果身上有錢你們會不會買來嘗嘗.如果你們都覺得好吃,覺得自己身上要是有足夠的錢就會去買,那大部分的人差不多也會這樣想,這樣東西根本就不愁賣不出去好麼."說完這些文欣就沒有再說了,而是等眾人回神好好想想,考慮自己的話.

文欣說的飛快,但卻很清晰,眾人聽得是一愣一愣的,仔細想想那些妞妞曾經做過的吃食,還別說要真的他們在鎮山遇上這些東西,他們還真有可能掏錢買.他們這些窮人都這樣了,那那些稍微有錢的,比他們更加有錢的,好吃的等等人,沒道理不被吸引.

想起文欣做來給他們吃的時候,他們雖然沒有瘋搶,但那吃的速度可絲毫不差,這還是因為大家都是熟人不好意思搶,這樣是換成了陌生人,還真有可能搶起來.一想起這個重任也就幻想東西拿出去出現瘋搶的狀態,這哪里是沒有人買的節奏.

看見大家松動和意動的表情,文欣就知道事情差不多成了,只差眾人一個點頭了.

這個時候文欣轉向了眾小伙伴,一臉的誘惑,"哥哥姐姐想賺錢不?想賺錢就跟妞妞一起去賣東西咋樣?妞妞可以先借食材給你們,咱可以在莫大叔廚房做,等你們都賺錢了,再把買食材的錢還給我喔!而且咱村不花錢的東西也很多啊,拍黃瓜,涼拌海帶絲,涼拌蓮藕,炒螺絲,燒烤蔬菜,椰子肉,椰子汁這些都是不要錢的吶!要調料我這兒就有,也不用去花錢買!"拿蔬菜來燒烤是那次烤雞之後的升級!文欣每一次做出來東西,都會教小伙伴,所以她也不擔心小伙伴們不會做,還要另教.

看著文欣誘拐的表情,莫大叔簡直不能直視,但是他知道文欣是想幫這些孩子,卻擔心他們家里的情況,這才這樣決定,就覺得其實這樣的文欣很可愛!這是一個善良貼心的好姑娘!不過這丫頭也太自覺了,怎麼就征用了他家廚房了?

其實之前聽到文欣說的一番話,眾小伙伴們就心動了,他們雖然還小,看著天天就在村子里玩,但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很多事情他們也是懂的,不然也不會天天堅持去海邊撿蝦子,聽文欣煮鹽能賣錢,就毫不猶豫的跟著了.天天出去玩那也是因為家里暫時沒有他們能幫得上忙的事情,而且跟著文欣總覺得能學到不少的東西.

連小*還小的時候都知道,就是因為家里沒有錢,所以才不能給他買好吃的,就是因為錢家里他要跟幾個叔叔一起擠在一起很不舒服的睡覺,就是因為沒錢他們天天吃白菜,好幾年沒有新衣服.這些都是因為家里沒有錢!

現在聽要去鎮上做生意賺錢,還會帶上他們,小伙伴們哪里不心動,可是想到家里的情況,小伙伴們心里就一陣苦澀,但下一瞬文欣的話,卻讓大家眼睛都亮了,確實是這樣啊,村里不用錢卻能做出好吃的東西很多啊!

"妞妞,咱跟你一起擺攤去,但是不用你花錢給咱准備,你哪里有那麼多錢,咱們就去撿蝦子貝殼海帶摘菜園子的菜去,賺了錢再說其他的."

"妞妞,咱啥時候去?"

看,這就心急了!

文欣內心給自己比了個大大的贊,同時也暗道一聲加油!

"不急,咱總的先准備准備,我看這樣,這幾天你們都先去准備材料去,家里也都有冰塊,撿來的先凍起來保鮮,等咱去鎮上的前一天在弄.除了准備材料,哥哥姐姐你們還要去砍些竹子,椰子殼也可以!在准備些芭蕉葉.咱沒錢買那麼多碗,但是這竹子洗乾淨完全就能做免費的碗,買吃的還能直接帶走吃,像小姑父的豆漿豆花就能用竹筒裝,那些涼拌蓮藕,海帶絲,炒田螺就能用芭蕉葉.咱也就不用准備那麼多桌椅了,還方便!"

"還有我是這樣想的啦!咱們還要在竹筒上刻上咱們山海村的村名,還要刻上咱們這兒有哪些吃食以及咱們山海村還有賣海鮮這些稀罕物,這樣識字的人要是想買咱們的海鮮一下就能想到咱們村子.這樣咱們賣吃食還能帶動咱們村的海產交易呢!"要做自然是做最好的,而且開始的時候就要這樣做!

"嘿嘿,要是咱生意太好,讓人眼紅了也想做,可這海產品可是只有咱村有,到時候就是別人做我們一樣的東西又咋樣,那些食材不還是得從咱村子里面買,還是咱們賺錢,說不得還能賺的更多呢!嘿嘿!"

其他人自然不知道文欣要在竹筒上刻字的目的,但是莫大叔不一樣,他以前本身就是做生意的,自然知道文欣的用意,這看著文欣的目光那是出奇的亮,他甚至都有些想撬開文欣的腦袋瓜子看看,里面都裝了些啥.怎麼這樣的辦法都能想得到!

對于莫大叔這樣的目光,現在文欣已經擔心了,所以文欣一擺手,一臉的嘚瑟:"不用這麼羨慕的看著我,咱這腦袋瓜子和心思那都是天才級別的!對了大叔."文欣轉頭,"在竹筒和椰子殼上面刻字的事情就交給你了,咱村里識字的可不多呢!咱明天去一趟鎮上,去看看咱將來要在哪兒擺攤,恩,我還去打鐵鋪定做鐵桶,大叔到時候你帶我去找!"哼,大叔身上的新匕首他可是看見了,定是什麼時候去打鐵鋪打造的.

其他人就是不明白為什麼要那麼麻煩,卻也知道這椰子殼和竹筒或者芭蕉葉確實是代替碗的好東西,而且文欣後面的話他們卻也懂了,頓時也是一臉的笑意.至于刻字的事情,反正也是莫大叔在做,他們就不問了!他們迫切的想要去准備!

這麼一下來,奶奶和張家一家壓根就沒有說上話,別說他們就是莫大叔和小伙伴也一樣,全程都是文欣一個人在說,可是這不會有人不舒服.

奶奶看著已經決定好了的眾人,也無奈的搖頭,都決定了,那就這樣吧!先看看情況!

從孫家屯定做的磨石和兩件石槽已經取回來了,磨石送到了張家,石槽送到了文欣家,文欣想著什麼時候也能試試打些茲巴出來.

"那咱就這樣說好先,明天我和大叔去一趟鎮上看看.今天嘛,現在沒有潮,二狗哥哥你們先去砍竹子或者撿椰子殼,竹子要粗大的那種,不然竹筒太小裝不了啥.椰子殼就不要那麼大的,中等就可以.東西都送莫大叔家里,這個做碗的東西要盡快弄出來."

"我就回家去,把要刻的東西想出來,還要看看明天去鎮上要買些啥!"當然還要買些啥啦,最主要的除了鐵桶,還有統一的服裝嘛!這樣獨樹一幟才有吸引力啊!而且山海村去鎮上真的是太遠了,她還想看看鎮上有哪些房子要買的,不拘什麼地段,主要是想著有一個據點是好的,到時候工具或者一些食材什麼的都能放在鎮上.像她們這種去鎮上都要花半天時間的,注定不可能天天都去,太累!

但是鎮上有房子那又不一樣了,即使還是不可能天天都出來擺攤,但是什麼節日廟會啊什麼人多的時候,卻能夠留下來,很忙的時候晚上趕不回去也能在鎮上住一天.在文欣想來自己的吃食賣的火那是必然的,而在鎮上買房子也是必然的,所以先買好也是一樣的,反正她又不是沒有錢!要是不夠,也有辦法湊錢!

就這樣打算好了之後,大家便散了,文欣會去便進了房間關了門,轉身去了空間,去列單子去了,把要刻在竹筒上的內容先記下來,省的到時候缺了忘了.也就兩樣內容,一樣是自己攤子的吃食,算是菜單.一樣就是現在山海村能夠提供的海貨列表.

文欣給的設計就是在竹筒或者椰子殼表面的居中刻上山海村三個大字,然後兩邊分別就是菜單和海貨單!列完之後就說給莫大叔聽.

第二天文欣就跟著莫大叔去了鎮上,這一次文欣依舊面不改色的坐在莫大叔的肩膀上,最先去的就是鐵匠鋪!

剛到鐵匠鋪門口,里面明顯是老板的人見到莫大叔立即迎了出來,"小兄弟,你是要做些什麼嗎?"顯然這個鐵匠鋪的老板認識莫大叔,莫大叔就是在這里重新打造了兩把匕首?

"鐵桶!"莫大叔非常簡潔的說道.

"哦?可是有什麼要求?"一聽是鐵桶這個不怎麼值錢的東西,鐵匠鋪的老板也沒有如何,而是細致的問道.莫大叔詢問的目光抬了抬,他只知道要做鐵桶,可不知道具體是不是有什麼要求.

鐵匠鋪的老板也注意到了莫大叔的目光,眼角抬了抬,之前他不是沒有看到文欣,不過一個小孩子,他也不會傻得去問人小姑娘要做什麼吧!不過顯然他是沒有想到,感情這要做鐵桶是這個小姑娘?

"叔叔,我想做兩個雙層的鐵桶,就是一個大的鐵桶里面還有一個小鐵桶,但是這個桶要是鑲嵌成一個整體的,不能拉得出來.就是說我要做的鐵桶是有夾層的,不僅是壁上還有底部也是要一層.里面那個大的能裝水,外面和底部夾層也能裝水,而且不能混在一起.底部要夾層要5寸,外部1寸,整個鐵桶要2尺三寸高,直徑14寸.這個,能做不,要多久?"這個桶她是要想用來裝冷制品的,外面和底部的夾層就用來裝硝石水,來實現里面一層的冷凍效果!外層約3.3厘米,底層約16.5厘米,整個桶高77.6厘米,直徑將近48厘米.做的這麼高這麼大,主要也是不想那麼麻煩,以後這個桶還能裝海鮮!

一聽文欣那麼細致的要求,鐵匠鋪的老板有些愣神,但還是想了想,計算了一下,肯定的點頭,"這個能做,兩天時間就夠了!"

兩天就能拿貨還挺快的,"成,那叔叔要多少錢?"涉及到錢的問題,文欣就非常不恥的賣萌了,對著老大叔不要命的揚起可愛的笑,兩邊的小酒窩都給逼了出來.

"兩個鐵桶不貴,只要500文,訂金就給100文吧!"老大叔顯然沒有收到文欣的可愛暗示,依舊一臉憨厚實話實說,顯得無比的真誠.

文欣笑的臉頰都有些疼,眼皮眨的都有些抽一時停不下,聽見老板的價格,也不知道到底便宜了沒有,不過這價格出來了,她也就不賣萌了,頓時收了笑,鼓了股腮幫子給自己按摩!

表示兩天後莫大叔會來取,交了訂金之後文欣就讓莫大叔帶自己去賣布賣衣服的店准備買幾尺質量稍微好的麻布,回去讓姑姑和奶奶趕幾套工作服出來.這個好辦,直接見了中意的買足數量就行了,文欣一下就買了30尺,做十幾個小孩子的衣服應該夠了,不夠自己空間還有些,多的話就沒關系了.老板見文欣一下買了那麼多,雖然是麻布,但是也明面上給文欣去了幾十文的零頭.于是文欣還算開懷的離開了布店.

布和鐵桶是這一次的主要目標,接下來了解各條街道人流和擺攤情況,文欣就跟莫大叔提了想買一個小房子的意願.

"莫大叔,走咱去問問這鎮上哪里有房子賣的."

"你想在鎮上買房子?拿來住,還是開店?你有錢麼?"沒想到文欣居然還想買房子,莫大叔驚詫莫名,雖是疑惑但腳下卻已經帶著文欣去找賣房子的中介.

"嘻嘻,莫大叔這就小瞧我了吧!人家可有錢啦!買房子拿來置放咱們擺攤的桌子椅子以後還有爐子啥的.趕不回村里的時候還能在鎮上有地兒住一晚."

莫大叔笑笑沒有說話,一個孩子的好多錢能有多少!

莫大叔看人很准,這不找上的這個中年男人並沒有因為莫大叔個文欣穿的就很平民而歧視怠慢,雖然不覺得兩人能夠買得起鎮上的房子,但秉持著顧客是上帝的原則,盡心盡力的給莫大叔介紹.

"小兄弟要看房?是要說什麼價位的?有什麼要求?"在中年男人的心里就算眼前的年輕人還買不起房子,但是不代表人家未來也買不起,現在給個好印象,以後不定第一個就找上他?就是他自己買不起,對他印象好的話,說不定也能介紹客人來呢!

這一次文欣就提前把自己的要求說給莫大叔聽了,根據剛剛的了解,西街是一個有錢人和平民混雜的地方,人流也相對較大,既然這樣文欣就決定把房子也買這條街里,沒有的話就西街相鄰的平民區買一所房子也是一樣的.

文欣一個小孩子,之前定制鐵桶是她的失誤,所以現在這中介一問,文欣就把事情交給了莫大叔.

"不知西街還有沒有房?便宜點的那種,不拘什麼格式的!先去看看再決定!"什麼東西還是先看過了對比過了才知道好不好,才能決定到底要不要!

中年男人沒想到眼前人居然那麼簡略,不過聽要看房也就知道了,點點頭想了想自己手中有的房子,還真有西街的,還是三個,不過都是帶院子的那種,還有一個不僅帶院子前面還是一個店鋪.他把情況一說,莫大叔還是要去看房,中年男人也就領著莫大叔和文欣去西街看房子了.

第一個看的就是那麼帶店鋪的,因為就在街上,這一所房子也是三所中最貴的,不單單它有一間店鋪,還因為它後面的院子很大,都能夠開辟一個菜園子出來了,不過之前的主人是個雅人,因為這院子被當成了花園布置.除了大園子,這所房子的房間也很多,除了有主屋,客廳和廚房,主浴室,還有東西廂房都各有三間.

走了一圈,中年男人便開始介紹起來,"這原本是一家米糧鋪,老板是北方人,因為老家有事所以關了鋪子,房子轉手到了我這里.小兄弟也看見了,這光店鋪就將近120平方,就更別說後面的院子了,所以這價錢就高,要850兩,你今天要是要就800兩,這房屋地契都是到衙門辦好了的,到時候只需要拿著文書再去官衙登記一下就成."

800兩,這房子倒是不貴,莫大叔看著這個院子點點頭,文欣也同樣眼冒精光,800兩啊,按照現代一兩銀子最多140元來算,這800兩也才11萬2千塊,這在後世能買到一個廁所麼?不能!我去,好便宜,好想在古代做房地產啊!可惜這古代房地產估計是沒戲!

這房子有店鋪還有那麼多房間,對于他們的情況算是最理想的了,可是800兩,木有啊木有!文欣有種捶地的沖動!

于是三人去了第二個房子,跟第一個房子隔得不是很遠,走兩條巷子就到了,也是一個帶院子的房子,不過沒有店鋪,也只有三間住房!

"這個房子,一目了然,相信小兄弟自己就能看清,我也不多介紹了,這所房子只要85兩,原也是從鄉下遷居過來的,不過可能也是家里出了什麼事情,急著就把房子轉出來了,這房屋地契也都是弄好了的,但小兄弟要就不能便宜那麼多了,最少80兩!"

莫大叔也知道這房子放東西是絕對夠了,但是住人的話,才三間就有些擁擠了,總不能到時候打地鋪吧!就那小房子平均一間才十幾平方,打地鋪也不夠啊,所以莫大叔直接搖頭,"房間也太少!"

于是中年男人也就知道了,這小兄弟要的房子要房間多,這第三所房子可沒有別的優點,但是就這房子多,除去廚房,浴室,飯廳有8間住房!

于是往第三處走的時候,中年男人也便說道:"這第三處有些偏僻,但是有5間住房,而且環境也清幽還帶個小院子,靠近千樺書院,原就是鄉下來鎮上讀書的學子合租的一套房子.價格也居中!"

到了第三處,還沒有進門,文欣就對這地方很滿意了,這房子處的偏僻確實安靜,但是轉過兩個小巷,外面就是西街貧富交叉的點,倒是更符合文欣的要求了,文欣覺得只要價錢合適,她就要這處房子了.

果然進去看了一下房子,房間確實多,而且也不會很擁擠,放下一張床之外,還能放一台書桌一個小櫃子,看來就是給書院外宿的學子們設計的,至于現在為啥空了,文欣就不管了!

"伯伯這房子要多少錢!"文欣又開始裝親切,套近乎了!

文欣第一次開口,中年男人也有些詫異,這個可愛的小姑娘一直坐在她爹的肩膀上,所說還小但這走了一路就不擔心她爹肩膀疼麼?不過小姑娘長得可愛,也難怪他爹寵著了.

顯然中年老大叔也誤會了!

對于孩子中年大叔還是很和藹的,溫和的說道:"哦,這房子得要250兩,你們要是要的話,大叔也便宜一些就要220兩了,這地契交接也是辦好了的,這個可以放心."

哇,便宜!買了!當下文欣右手假意往懷里掏啊掏,就從空間轉移出220兩的銀票,非常豪邁的拍在左手上,非常有氣勢幾乎是喊的說:"買啦,伯伯一手交錢一手交地契!"因為坐在莫大叔肩膀上,本身莫大叔就很高,文欣這一番動作,別說還真有一股爆發富的氣勢!

這下中年大叔是完全傻了!就是莫大叔也有些呆滯!莫大叔是沒有想到文欣身上居然真的有巨款.而中年大叔則是什麼都有想,想著莫大叔居然那麼寵女兒,那麼多的銀子就這麼給女兒拿著,而且買房子在現在看來,明顯就是小姑娘做決定,從這兒中年大叔也聯想到莫大叔在家可定是個妻管嚴.頓時就有些同情的看向了莫大叔!

"咋啦大叔,地契你沒有帶在身上?沒關系咱跟你回去辦!"文欣早已經陷入了有房一族的巨大驚喜中,見中年大叔居然愣神沒有動作,渾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隨機想到,可能是她和莫大叔這個樣子,很難讓人相信會買房吧!所以這個中介大叔都驚喜呆了.話說有業績才有米米不是!哎呀,她也諒解啦!

文欣這一催促,中年大叔終于回神,看著文欣小手上的銀票一陣抽搐,"小姑娘,你還是讓你爹拿著銀票吧,你這樣舉著不安全啊!"要是一不小心沒抓緊被風吹走了可咋辦,要是被有心人看見了轉身就去打劫可咋辦!可憐的小兄弟在家里的地位那麼低,肯定沒有握過那麼多銀子,還是給他過過手癮吧!

文欣完全沒有聽到中年大叔對莫大叔的稱謂,倒是想起了這銀子還得莫大叔拿著才正常,于是點頭,"哦,對對!"手一垂就把銀票遞給莫大叔.

莫大叔是完全被那兩個你爹給眩迷了眼,所以文欣一抵銀票莫大叔就笑眯眯的接了,這表情在中年男人的眼中,不禁又刷新了莫大叔在他心里可憐的程度,看吧看吧,這小伙子果然都沒有拿捏過這些銀子,這一到手都笑傻了.

交接的手續倒是很簡單,給了地契,中年大叔還特意陪著兩人去了一趟千樺鎮府衙辦事處,把登記的事情也解決了,只要有地契在這個房子就是你的.文欣覺得有空間在自己的地契也不可能會丟失,也就沒有去辦理另一種就算地契!

辦完這些事情,天色也不早了,兩人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就去布店把寄存的麻布領回來,就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奶奶和小姑他們一見到那麼多的麻布都嚇傻了,只想罵文欣是敗家子,可是看著小姑娘無辜的眼神,到口的話變成了無奈的歎息,索性這些布也不會壞掉,放著也沒事兒,要做衣服的時候還不用再去買了.

不過等到文欣說要把這些布都做成統一樣式的十幾套衣服,小伙們都一套的時候,大家都傻眼了,想說不同意浪費吧!文欣卻很堅持,疼孫女的奶奶和一直想要女兒的姑姑就妥協了.

唉,這樣寵孩子要不得啊!

"唉,你說這個小丫頭,說什麼要做統一的衣服,穿起來吸引人群的注意,但也用不著這樣啊,那麼多布啊!就這麼糟蹋了."隔天小姑李蘭做來幫忙做衣服,看著手中昨晚就被奶奶剪好的布,拿著針線歎息.最主要的是,還要給外人做衣服,小姑李蘭就很少不甘願.直歎文欣那孩子傻,就算玩的再好,也沒有到這地步吧!

奶奶穿針引線的手停了下來,"成啦,你呀就甭說了,我昨晚就說了她了,你猜她怎麼說的,小丫頭說著些都是小銀子,分分鍾都能賺回來,還能賺到更多的錢,還說什麼小付出多回報,這是很劃算的買賣!還說了一套衣服就能收獲二狗那些孩子的真心.又能跟他們家叔叔嬸嬸打好關心,讓人感激親近,以後求人幫忙人家都不好意思不幫,還說咱們一輩子生活在村子里,這些交情哪里是單錢就換的來的.什麼這完全是不虧本買賣!你說說,你說說,這孩子那麼小,咋就想的那麼多!"說著說著就歎了一口氣,直覺妞妞會變成這樣,那都是生活給逼的!

李蘭是完全被這一番話驚呆了,這是一個孩子說的話,還是5歲的小姑娘?她一臉懷疑,"娘,您這話確定是那孩子說的?"也太嚇人了吧!

"嘿,娘還能騙你不成?所以啊,這孩子不簡單吶,就隨她去吧!"說著又拿起手中的活計快速的做起來,妞妞那孩子可是說了,大後天就要去鎮上擺攤,這衣服得快些趕出來,

李蘭若有所思,最後還是搖搖頭,也拿起布料開始干活不在說話!

文欣對奶奶說那些話,雖然考慮到可能對奶奶的沖擊很大,但現在她已經在計劃了,自己的有些東西還是早些讓親人知道的好,這也更容易接受.以後在做些什麼,至少也不會那麼怪異驚奇.

這個時候文欣這在莫大叔家,更莫大叔學給竹筒刻字,其他的小伙伴們也一起,刻字的同時也算是跟莫大叔學認字了,所以大家都很認真!大家先是在不要的竹圈竹片上練習,這些都是不要的,所以浪費了也沒有關系.

一伙人上山砍了幾十顆竹子拖了回來,也回家拿了許多不要的椰子殼洗了乾淨,莫大叔也沒有奢求這些孩子會刻出好看的字來,也就任由孩子們自己玩,自己這手速非常快的刻了一個又一個,幾十要刻的字很多.

第二天莫大叔便去鎮上拿回了兩個超大的鐵桶,一個送去給了張大郎,告訴了這個鐵桶的用處,又給了一些硝石文欣便沒有管了.而另一個拿到了莫大叔家,文欣一伙兒孩子就都開始准備了,同時奶奶和小姑姑是知道內情的,所以心里面擔憂,奶奶便過來一起幫忙,而因為張大郎也要磨豆腐,所以便去幫自己的丈夫.

一切准備就緒,晚上十點,一行人相約村口,豆豆和小*年紀太小被勒令在家呆著就沒有出來.其他家長都不知道孩子們其實去做生意,只是聽說是莫大叔帶著去逛街,加上原本每天便有村子里的人要送海貨出去,便也不怎麼擔心,沒有過多的追問!

等在村口的村民們看著莫大叔和張大郎分別挑著一對籮筐都很好奇,看著身後一串小尾巴各個手上都拿著或大或小的板凳,都十分的驚奇.

有人好奇的問:"嘿,莫兄弟你們這是去鎮上買啥子?"好像聞到了什麼味道,還挺香!

問話的是一個文欣不怎麼熟悉的人,估計沒有多少來往,但這語氣聽起來又挺熟悉,該是莫大叔接觸過.當然事實是莫大叔根本不認識,這人這樣熟稔不過是因為之前莫大叔送豬肉事件,家里婆娘提過,而且村子就這麼一個生面孔,也是見過一兩回的自然知道是誰!

又有人問道:"是啦是啦,張兄弟,你這是挑豆腐去賣?黑漆漆的那麼大個鐵桶裝的啥!"

現在村里幾乎也已經知道文奶奶的小女兒李蘭,帶著丈夫兒子回村子伺候老娘,所以對于張大郎也是知道的!

"嘿,那桶裝的是豆花哩,想著去鎮上看看有沒有人買."張大郎老實人家問什麼他就答什麼,覺得沒什麼不能說的.

這下眾人就對張大郎不感興趣了,把目光都流連在莫大叔其中的一個框里面,就等著莫大叔開口說說呢!可惜莫大叔癱著各臉,美歐說話.

文欣一見不少人已經臉色不虞,急忙補救,"嘿嘿,大叔大伯,這個你們可要問我了."見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來,文欣這才驕傲的說道:"嘻嘻,就是妞妞做的海帶絲和炒田螺呀,還有白菜,黃瓜,茄子這些蔬菜,還有哥哥姐姐們撿的椰子,咱們也叫莫大叔送我們去鎮上掙錢哩!"文欣邊說把掀開籮筐的一角,果然里面就是文欣說的家家戶戶菜園子里都有的青菜!

嘿,還以為啥呢搞得那麼隆重,原來就是這些玩意兒,頓時沒有人感興趣了,有些原本心里頭轉著什麼心思的人,見到這個臉上都露出了不屑和嘲諷的眼神,難怪小娃娃都拿著個凳子.

不過還好的是沒有什麼人說風涼話.畢竟文欣也說了,這是他們這些小孩子想去賣錢,這樣是換成這些東西是莫大叔,那結果就不知道了.

文欣看著那些人嘿嘿直笑,別人以為她在傻笑去賺錢,其實不知文欣心里在冷笑,哼,就知道會被人眼饞八卦,所以裝著主要東西的壇子都隔了一層木板在下面,上面放著的都是蔬菜.

沒過一會兒人到齊了,大家一起朝著千樺鎮趕去!一路上小家伙們都嘰嘰喳喳的有些興奮,亂七八糟的話說了一大通,引人發笑.

天大亮的時候,大家都到了鎮上,和其他的村民分別,莫大叔和張大郎分別挑著一對籮筐,小伙伴們都手拿一張或兩張板凳,由莫大叔和文欣帶路,便去早就尋好的西街擺攤一條街去了,因為來的早,一眾人霸占了個好位置.

莫大叔挑著的一個籮筐里面就是到王爺爺家,借的能夠拼接的小桌子還有一些矮板凳及刻好了字的竹筒,把這些東西拿出來擺好,桌子只有兩張,是用來讓客人做的,而擺東西的則是小伙伴們拿著的長的板凳,兩張並在一起,就能把東西放下.

因為是第一天,來試試的,所以東西沒有做很多,倒是張大郎的豆腐,豆花比較多,豆漿這一次沒有弄.

文欣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在看著已經呆在這傻眼的小伙伴,面癱無動于衷的莫大叔,憨厚不知所措的小姑父,扶額長歎!雖然不期望早上能賣出去,但是要是一早上就賣出去了也不錯啊,還能去逛逛.要真無人問及,也會打擊大家的激情吧!

文欣眼珠子轉了轉,就轉出了問題!

東西都搬出來了,因為大部分都是涼拌的東西,所以根本就不擔心涼掉的問題,就是炒田螺不太好辦,這個冷掉了有點腥,之前倒是忘記了,而且炒的時候用的是豬油,這一冷掉,豬油凍住了看著惡心.

想到這反正也是為中午准備的,早上沒有賣出去也沒有關系,文欣就想著去鎮上的房子把田螺熱一熱,或者去買一個爐子,反正最後都可能用到.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看到了那些帶來的菜,她都忘了他們燒烤可是不能在這街上弄一個火堆的,她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現在是來不及去做一個現在的燒烤架了,但是那些蔬菜她可不想浪費,反正都有調料,做麻辣串或許更受歡迎也不一定!

把事情跟莫大叔一說,莫大叔當下就要去鐵匠鋪買爐子和鐵鍋,文欣叫住順便讓他再去稱一斤糖回來,吃豆花用的!當然文欣也准備了咸的!

莫大叔拿著爐子,鐵鍋和炭回來了,把糖交給文欣,就自己開始架起了鍋來,架好鍋不用文欣說,就又去不知道什麼地方提了一桶清水回來!

"妞妞,莫大叔弄燒爐子做什麼?"小伙伴們見莫大叔的動作,偷偷問文欣.

"咱沒帶燒烤的東西,總不能在大街上燒火吧?所以在就把蔬菜一鍋煮了賣!"

一邊的張大郎正為沒有一個顧客憂愁,聽到文欣的話,詫異,"啥?要一鍋煮了?這樣有人買?"家里遮掩夠吃都沒有人願吃,還會有人買?其他人也疑惑!

文欣沒有先回答張大郎的話,而是對小伙伴們笑道:"嘻嘻,咱那樣煮的豬肉好吃吧?"小伙們統一點頭,"那不就是了,肉好吃,蔬菜也一樣好吃,主要的是調料,你們看著吧!也不用分誰家的菜,到時候買了錢,你們平分!"金錢糾紛曆來嘴難搞,所以文欣覺得還是說清楚好!

"啊,可是妞妞,這個爐子和鍋,炭都是莫大叔去買的,咱們這些蔬菜本來就不值錢,也是家里自己種的,怎麼能把錢分給我們,不要不要!"小伙伴們忙擺手.

文欣見大家這樣,對大家的相讓很滿意.不過本身就是為了讓伙伴們來賺錢的,文欣又怎麼可能因為出了鍋這個兒占了人家精心准備的蔬菜呢!她可是知道,這些孩子為了能賣出去蔬菜,選的都是菜園子里嘴新鮮好看,洗的非常認真仔細,還檢查了好幾遍確定乾淨,這才拿出來的.

"成了,這鍋可是我花錢買的,你們吃我家的飯我都不收錢,用我的鍋我還收錢?"說著文欣還伸手往懷里一掏,拿出一個十兩元寶,"看清楚沒有,我可是很有錢的,你們要是不努力賺錢,可就被我遠遠甩在後面了,別想我以後花錢買好東西給你們吃啊,想買什麼都自己賺錢!可別找我借錢,借了你們也還不上,所以都要自己賺錢知道不!"

看著傻眼的眾人,文欣無奈,她這可都是為了激勵啊!希望能起作用!水已經開了,文欣直接把剛偷偷從空間拆的,裝在碗里的一包麻辣火鍋底料拿了出來,趁著眾人不注意的時候倒進湯里.這個時候莫大叔已經被她指使去賣朱大骨去了,所以她才能偷偷弄,要是莫大叔在那就不成了,他可是知道帶了些什麼的,就算不記得調料,可碗卻是一個都沒有帶的.

等香味串了出來,文欣劃拉一下,就到進去大半的蔬菜,然後朝著已經頻頻朝著他們看了很久,就是沒有人過來的觀眾們吆喝:"誒,快來看看誒,好吃又便宜的麻辣串燒,保證吃了還想吃!還有眾多好吃的新鮮玩意兒嘞,看來看看哦!免費試吃,不好吃不要錢!"

吆喝完,文欣就立馬轉頭,"趕緊的,把都壇子蓋拿開啊,不然客人怎麼看得到你賣的是什麼,那些涼拌好了的夾一些出來讓人品嘗,在家里不是說好了?趕緊的偶吆喝起來!"

說完文欣又轉頭對張大郎說道:"姑父,把您的豆腐給我幾塊,我放鍋里煮一些."

眾人都被文欣沒有提前告知的大聲吆喝嚇了一跳,文欣一對他們說話,他們就下意識的做了,等到說要他們吆喝的時候,就完全傻眼了.他們都不會啊!

早在文欣等人一出現的時候,街上的人其實都已經注意到了,那一群小家伙們穿著統一顏色,同一款式的麻布衣服確實是還挺震撼的,也猜到這些娃子們是要擺攤,但是大家的想法都是一樣的,一群小娃子怎麼可能會有他們需要的東西?即使他們中間有兩個大男人,但是見一個人是賣豆腐的,還有一個一下在一下不在的,他們就更不在意了.

不過隨後那男人搭起鍋煮起了水,那其中一個最矮的小姑娘把什麼東西放進去不就,香味彌漫的時候,眾人真正的好奇心才起來了,人都是愛湊人愛的奇怪生物,也是好奇心非常重的生物,所以這誘人的香味一起來,就有人蠢蠢欲動了,在文欣加了蔬菜,吆喝起來的時候,這腳步就漸漸往這兒走了.

再接著其他的小家伙也打開了那他們一開始就擺放在凳子上的小壇子,看著小家伙們一個個的把自己面前的壇子里的東西夾出來放一個竹筒里面,圍觀的人就多了起來,他們可是聽到小姑娘喊了試吃不要錢,那麼香的味道,應該是好東西才對,得去嘗嘗看,好吃的話問問價錢,這早飯可還沒吃呢!

大部分人便抱著這樣的心態,跑上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