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意外收獲,野豬
回到家小姑姑已經煮好了飯在一個陶罐里放著溫在另一個灶里面,而晚上吃的菜也准備好了,等著幾個小的回來洗完澡就炒菜,現在鍋里的是洗澡水.四個泥猴回到家,受到了姑姑的強烈注視.

"你們幾個皮孩子,臭小子,怎麼照顧妹妹的,看妹妹頭上的泥巴?就知道自己我玩是不是,看看你們身上,弄的那麼髒身上要用多少水來洗!"李蘭一見文欣頭上的泥,立馬對三個渾身是泥的兒子怒目而視,斥責咆哮,拉過文欣卻一陣的噓寒問暖,"哎喲,我的乖妞妞,你是女孩子咱能跟那些皮男孩子玩,看看是不是被丟到泥巴了泥巴.怎麼樣這玩了一下午角冷不冷?來姑姑給你弄洗澡水,咱先洗澡啊!"

再把熱水送到洗浴間的時候,還一臉期待的問:"妞妞啊,你還小要不要姑姑幫你洗,你看你這頭發自己也洗不到對不對?"

看著滿滿當當的兩桶熱水,再看滿臉期待的想給自己洗澡的小姑姑,文欣驚恐,一臉拒絕的把小姑姑給推了出去,"不不,不用了小姑姑,我不是小孩子了,自己能洗的,保證洗的干乾淨淨,不信等會兒妞妞洗碗讓姑姑檢查!"

李蘭只得苦巴巴的出去了,重新給鍋里放水,看著還佇立一邊沒有動作的娃子,眼睛一瞪,"你們這些死孩子,還不去先把手腳洗乾淨咯,一生的泥巴,你們還想著都給你們燒熱水哦!"

"哥,里面那真是咱娘?"不會是被誰對換了吧!怎麼自從來了外婆家,娘親格外的脾氣大,而且只要關系到小表妹,這對待他們之前前後的差距要不要這麼大.難道真的是小表妹說的那樣,娘那是更年期到了?可是更年期是個啥?張祖文表示迷糊,他不懂!果然還是小表妹厲害,懂那麼東西,會做把不好吃的做成好吃的,還知道好多他不知道的東西.迷茫瞬間轉換成對文欣的崇拜星星眼.

"你覺得呢?"大哥張祖生睨了自家小弟一眼,娘老人家想女兒都快想瘋了,怪就怪咱都是臭小子,不是乖閨女!

"啊,那不是咱娘是誰?就是咱娘沒錯啊!"憨厚的二哥泥手一撓後腦勺,後知後覺!

"成了,趕緊到河邊把臉,手,腳都洗乾淨,一會兒咱要是沒有趕回去,娘又要說咱了!"張祖生聳拉一下肩膀,不在理會兩個一直就缺心眼的弟弟.

才剛到河邊,就見莫大叔拿著什麼過來了,三兄弟一致恭敬的點頭問好,"莫大叔好!"

莫大叔點點頭,"你們幾個小家伙回來了?"一米八多將近一米九的魁梧身材,帶著習慣性審視的眼神,看著還真讓人嚴厲,三兄弟下意識的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難道是不該出去玩泥巴,還是不該帶著妞妞去玩泥巴?三人內心忐忑,就等著大叔的教訓呢!

可惜莫大叔壓根就沒有那個意思,也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眼神把三個脆弱的小心髒給嚇到了.

"你們要洗手?那我先去家里,你們也早點回去!"朝著三人點點頭,莫大叔不帶一片云彩的與忐忑的三兄弟擦身而過!

癱著臉心里卻想著,怎麼他很可怕,會打人?三個孩子怎麼好像擔心他會打他們一樣?完全鬧不明白孩子的心里世界,莫大叔心里搖搖頭,朝文欣家走去,幾個孩子回來的時候他就聽到聲音了,不知道妞妞那孩子喜不喜歡自己買的花布,想著自家手中的一卷布,莫大叔這心里也有些忐忑了.

剛好莫大叔進院子,文欣那邊也穿好了衣服,當然她是神速的去了一趟空間,用洗發水好好的洗了一下頭和洗碗了澡,這才出來泡了一下腳就出來了.空間一個澡的時間,外面這分都不知道有沒有走完一圈.

剛出來就瞥見大叔從外面進來,看著大叔手里拿著東西,文欣一溜煙小跑過去,期盼的看著莫大叔,"大叔,你回來啦,給妞妞帶禮物沒有?"小眼睛仔細的瞄莫大叔帶來的籃子,就差把籃子瞪出一個窟窿,看看里面有沒有自己想要的禮物!

"你這小丫頭,這才剛停雨,地上還那麼濕,做什麼這麼急慌慌的跑出來,大叔會過去的!"莫大叔眼中含笑,拉著文欣的小手回到廚房!看著小小的廚房,莫大叔非常不滿意的皺眉,這房子太小了,連個客廳都沒有!而且這房子也太危險了,下一個雨根本就沒有站腳的地方!

"大叔,你帶的啥,快給我看看!"看著莫大叔居然走什麼,文欣嘟嘴表示不滿!

"來妞妞,這是大叔今天鎮上買的布,給你做新衣服穿,本來是想直接買成衣的,擔心穿著不合適."他早看小丫頭身上滿補丁的衣服不爽了,今天終于給買了能做一身衣服的花布回來,多了他又不敢亂買!所以本來還有一雙繡花小鞋的,等下次吧!下次在拿出來!

一聽是布,不僅是文欣傻眼了,一邊的李蘭都傻眼了,"莫大叔你咋給我買布做衣服,那得花多少錢?你只要給我帶了糖葫蘆就差不多了嘛!"

"糖葫蘆有呢,那個太黏還在家里放著,一會兒給你送過來,來看看這布喜不喜歡,不喜歡大叔拿去換!"當然是不讓換的,不過他再買唄!

看見了莫大叔的堅持,文欣只得去看那一看就是細棉布,還染了粉色上面罕見的有印花的棉布,這種布她上次就問過了,是棉布里面最貴的,甚至比最差的綢緞還要貴一些.文欣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一邊的李蘭倒是著急的開口了,"這,莫兄弟這麼貴重的東西,咱妞妞可不能收!"

文欣搖頭把東西往籃子里一方一推,"是啊大叔這個妞妞不能要!"這交情好歸好,但是這關系上了金錢利益,就是彼此不覺得什麼,但是村里的長舌婦們可就沒有那麼好打發了.這真要弄出個什麼,對她對莫大叔都不好!而且這布雖然貴,她也是能買的起的,但是穿著這布做的衣服就太招搖了,她甯願外面穿著粗布麻衣,里面套細棉里依,別人也看不出個啥!

莫大叔眼中瞬間閃過落寞傷心,屋里的氣壓瞬間降低,但卻不是壓迫人的那種,但是任誰也能感覺得到莫大叔渾身的傷心與低沉,偏偏莫大叔這個時候低下了頭沉默了.

文欣傻眼了,李蘭傻眼了,那麼厲害的一個漢子就因為被人拒絕了禮物,就這樣了?李蘭深深覺得自己夢幻了.但文欣自認稍微了解一點莫大叔,就知道這人現在恐怕是真傷心了.而且看他剛剛期待自己的東西被自己喜歡接受的樣子,大概這人還是第一次送人禮物.

有人送禮物,她也很想收下好麼!可,問題是,這樣貴重的東西真的不能這麼缺心眼就收下好麼!奶奶您現在在哪呢,咋這麼晚了都沒有回來,快過來解決這情況啊!

說曹操曹操到,文奶奶領著三個尚算乾淨表哥進來了,見著現場有些詭異的狀態有些疑惑,李蘭眼疾手快的把自家娘拉到一邊把事情說了一遍,文奶奶這才把視線放到桌上,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精致的布!

"來,大侄子跟姨來,我跟你談談!"相處了那麼久文奶奶也算是知道,莫大叔其實不是脾性不好,不理人,嚴肅,冷漠什麼的,只不過是不善表達沉默寡言罷了,其實這孩子的心思可比很多人都細膩.

奶奶是長輩,莫大叔不能無視,于是轉身就跟在了奶奶的身後,去了現在已經變更為雜物房的房間里面,兩個人在里面呆了許久,外面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的人說了什麼.只知道兩個人再次出來的時候,兩個人都笑眯眯的,渾身都帶著歡喜的氣息.

而隨後奶奶就收下了莫大叔送的花布,做主鎖了起來准備以後文欣出家的時候做嫁妝,現在大家生活都不好,要真穿這樣的衣服,還真是招搖了.而莫大叔出來之後就回去了,但很快又帶著十幾串的糖葫蘆過來了,是直接扛著賣糖葫蘆的杆子過來的,看到三兄弟眼睛都值了!

莫大叔直言,這些隨文欣處理,想給誰就給誰,不用省著,想吃了他再去買去!文欣眼睛都瞪圓了,卻也知道莫大叔是故意買了那麼多,就是知道不管多少她都會分出一些給小伙伴們,所以這次他就直接買了足夠一人一串的量?天色也黑了,莫大叔便要告辭回去了,奶奶留飯他沒答應.

"誒,大叔等等!"文欣猛然想起什麼叫住了要出門的大叔,見大叔一臉期待的看著自己,文欣只感覺頭皮一陣發麻,但還是拿出了中午的炒田螺,天氣還好一下午不會壞掉,"大叔這個是咱上次撈的田螺,我中午給炒了,這是特意給你留的,你拿回去熱一熱就能吃了.還有大叔我明天還想去撈點田螺,挖些蓮藕你去打獵不?咱一起啊!"

看著滿盤子油亮亮的田螺,莫大叔眼睛瞬間亮了,當然不是因為田螺,而是文欣特意給他留了田螺的心意,"明天上山我來叫你,不用急著早起,可以晚一點去."莫大叔嘴角牽了牽還是沒有勾勒出一個完美的笑容出來,但是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他在笑而且很開心,這不眼睛里不是笑盈盈的麼.

直到莫大叔走後,李蘭才拉住了老娘的手,好奇的問:"娘,你們兩談了啥?"她是真的非常好奇,可是文奶奶卻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啥也沒說.

文欣也好奇,不過見小姑姑都沒有問出什麼,也就不問了,該知道的時候總會知道,她倒是很期待明天的上山之行,除了撈田螺文欣其實很想去對面那個樹木繁茂的森林去看看.不知道里面會不會有好東西,想到明天可能小伙伴們也會一起去,文欣想了想還是等莫大叔做決定吧!要是有了危險,那麼多孩子…罪過,果然她還是任性了!

隔天一早小伙伴們果然來的很早,不過這個時候文欣也已經吃完了早飯,就等莫大叔來.

"妞妞,妞妞,莫大叔說了會去沒有,會去嗎?"二狗子最好動,也最急切著想上山,不為啥一為能跟著莫大叔學打獵改善家里的伙食,二只為好玩!

文欣抿唇笑,三個小表哥也捂嘴偷偷的笑,二狗子不明所以,"咋了?"難道他問錯了,昨個兒妞妞不是說要去問問大叔去不去麼?這沒有保證的事情,他今天自然得問問莫大叔有沒有答應啊!

很快二狗子就知道對面四人為啥發笑了,只聽身後一個有些僵硬帶著點點冷意,但絕對獨屬于莫大叔的聲音響起,"都准備好了?那走吧!"

二狗子縮縮脖子,臉有些紅,羞惱瞪了一眼蔫壞的文欣,還有跟著學壞了的生哥兒三個!

"莫大叔,你今天要打獵不?"文欣熟稔的跑到莫大叔的身邊.

文欣敢跟莫大叔那麼親近,其他人可不敢,規規矩矩的跟在身後,就是說話都不敢像以前那麼大大咧咧,別說他們就是跟著文欣以前最早接觸莫大叔的英子都不怎麼敢親近莫大叔.

目的地本身就不太遠,一眾人很快就到了山上,然後順著坡下到了河邊,經過一晚上的時間,河水水位基本上已經恢複了正常,山上樹木多陽光不能完全曬透,所以林間還有些濕潤,下坡的時候一行人都是小心翼翼的!

山里的河也已經恢複了清透,一眼就能夠望到底,文欣發現這河里的田螺又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游沖下來的,可是上次去叉魚的地方卻並沒有多少田螺,文欣也搞不清楚,要麼就是經過一場雨,田螺全生了一窩窩小田螺,然後小田螺快速的長大了.當然這個更不靠譜.

除了田螺多了,上面的荷葉完全就被雨水給打敗了,一副淒慘樣只剩幾朵孤零零的漂在河面上,大多都折斷了!

"哇,這河里好多田螺呀!"

"是啊是啊,為什麼這里那麼多,咱村子的河里咋沒有?"

"咱現在下水去撈?"

小伙伴們顯然也發現了半隱半現的螺絲,驚起一片驚歎.文欣目光看向了莫大叔,不知道大叔怎麼安排,其他小伙伴相互望了望,最後也期待的看向了莫大叔!能玩水又能撈好吃的,一舉兩得!

"你們去吧,要小心一點,這水雖然淺,但指不定什麼地方淤泥很深,陷下去可就危險了,還要注意腳底下有沒有危險的東西."莫大叔還是很負責的,既然帶了這些孩子出來,他自然要保護好,難得的細心的囑咐起來!

啰嗦的莫大叔,倒是沒有讓眾人那麼畏懼了,這不禁又讓小伙伴們想起了,莫大叔細心教導他們辨識草藥,不耐其煩的一次次教他們學野雞叫,教她們怎麼能夠更容易的抓捕野雞!而且每次去了鎮上,回來的時候都會給他們帶好吃的!

這樣一想大家就瞬間覺得,其實莫大叔真的很好啊!就是不會笑整天擺這個臉有些嚇人就是了.

于是小伙伴們微笑著向莫大叔道謝,"知道啦大叔!謝謝大叔!"

敏感的大叔顯然也感覺到了小伙伴們對他態度上的轉變,心里一陣開心面上卻不顯,依舊嚴肅的對眾人點點頭,就自去挖蓮藕了,蓮藕積泥深,而且水下根莖交錯,他可不敢讓孩子們來挖!

文欣同樣跟著小伙伴們在水里撈田螺,看著大叔一個人在那里手一伸進水里面,准能一舉揪出一根胖胖的一截或者幾截蓮藕出來,就非常羨慕莫大叔的大力氣,就希望自己能夠快快的長大.到時候不僅能夠做更多的事情,還能跟著莫大叔往大山走更遠的距離.當然還有,到那個時候,她興許還能夠去海里了.

等撈夠了田螺,莫大叔也挖夠了蓮藕,就讓孩子們就呆在河邊等著,他去對面看看有沒有什麼獵物弄些來,少能夠弄來大家吃,多的話就各人帶只回去!

叢林密集的地方果然多野物,也如文欣第一次猜測的那樣,那地方有野豬那東西!小伙伴們才不過圍坐在河邊說說笑笑沒一會兒,莫大叔居然扛著一頭大野豬出來了.

"快,咱們回去了!"莫大叔看著驚訝的呆愣的孩子們,不得不出聲催促,雖然在外林沒有發現大型的野獸,但是進去才沒有多久就遇見了這麼大一頭野豬,又弄出了動靜,難保不會引來別的野豬,自己雖然不擔心,但是這里還有那麼多孩子,所以還是讓孩子快些離開!

這時大家才回神,看著莫大叔輕而易舉的就扛起來比自己還肥大的黑野豬,莫大叔的身形在孩子們心中一下子就高大無比了.野豬是不管大人小孩老人夫人都驚懼的東西,可就這麼一個凶悍的玩意兒,卻在短短的時間就被莫大叔制服了,一時間大家伙都安靜非常,靜靜的跟在莫大叔的身後,他們還處在震撼中說不出話來!

看著遮住了莫大叔身形的龐大野豬,文欣眼睛眯了眯,這頭野豬可比之前自己遇到的那個野豬媽媽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當初她遇上的是這頭野豬的話,那也只有逃進空間一途!

這看似平靜的森林果然暗藏危機,自己以後千萬要記住,不能那麼魯莽了!

直到走出了那有些暗沉的大森立,孩子們突然一陣歡呼起來,立馬從莫大叔身後跑出來,風一般的向著文家跑去,還是邊跑邊喊!

"奶奶,奶奶,文奶奶看出來看看呀,莫大叔獵了好大一頭野豬呀,好大一頭!"沒有停留的闖進了院子,現在也差不多到了中午,所以文奶奶已經回來准備做飯了,自從女兒帶著女婿和三個外孫,那麼多人要吃飯,文奶奶就會提前一點時間准備,才好不會錯過吃飯的時間!

咋聽一陣亂糟糟的聲音,聽聲音是那些孩子的聲音,初聽沒怎麼聽清但是奶奶擔心除了什麼事情,所以也匆匆從廚房里面出來,娃娃們一進了院子,看著跟在娃娃們身後後一腳進屋的莫塵,也不用聽清孩子們再說什麼,她自己就知道啥子情況了!

二狗子等人絲毫不知道莫大叔就在他們後一腳進了屋,還以為莫大叔在身後好遠,這不見了文奶奶,就一擁而上,"文奶奶,文奶奶,莫大叔好厲害,抓了一頭野豬回來,好大,好大的野豬,比莫大叔還大!"小伙伴們伸手在面前比劃了一圈!

文奶奶伸出手,摸了摸最近豆豆和小*的頭,這才朝輕輕放下野豬的莫大叔道:"大侄子,你去深山了?咋弄回那麼一大頭野豬,這家伙可毛躁不好惹,可有地方受傷?"

孩子們這個時候才發現,莫大叔居然就在他們身後進來了,這速度是有多塊?而且還在扛著一頭龐大的野豬前提下,都能趕上他們,他們可是一路跑回來的,二狗子等人霎時一陣沉默,又陷入了巨大震撼之中!

不過很快,男孩子們通通想起了張家三兄弟所說的,莫大叔教她們把式的事情,心中突然湧出了一股沖動,他們也要拜莫大叔為師,跟莫大叔學把式,到時候也能殺一頭野豬回來!

據說野豬可是能賣出好多銀子,要是自己能獵到一頭野豬賣出大錢,家里是不是就能夠天天吃肉,有新衣服穿,哥哥能娶嫂子,姐姐能嫁一個好人家,爹娘不用天天天黑了都還在地里不回家…他們也能住上莫大叔那樣漂亮又氣派的大房子?生哥兒說莫大叔的屋子晚上一點也不冷,下雨的時候都沒有漏雨呢!

一想到這些,孩子們想要跟著莫大叔學本事的意願變得異常的強烈和堅定,也就是在這一天之後,文欣便發現,小伙伴們天天不跑她家,而是跑去對面莫大叔家了,整天纏著暫時沒有事兒做的莫大叔教本事,不過對于這個,文欣樂見其成.

如果她是男孩子的話,她也會厚臉皮纏著去學的,處在這樣一個三面環山一面環海的地方,可不怎麼安全,不知道什麼山上的海上的野獸就下山上岸威脅村人!

當然文欣現在是女孩子不是說就不去學,不能學.她也是想學,要學一些保命的手段,而且對于傳說中的武功哪一個現代人不好奇,不向往?不過文欣可不需要纏著莫大叔答應,她只是耍賴,撒嬌,說幾句好話莫大叔就答應了,當然這是後話了.

這邊莫大叔才剛放下野豬,就聽到了老人關心的話,不是先問野豬如何如何,而是擔心他是否受傷,或者責怪他把孩子們帶到了危險的地方,心下暖暖的,"姨,我沒事兒,本來是要去看看打些小動物給孩子補補身子,哪知道遇上這個大家伙正在睡懶覺,我就偷襲了,可能是這家伙睡得太沉,沒兩下就被殺死了!"

難得的莫塵人生第一次說起謊來!這大家伙可不是睡覺被他給發現了,而是這家伙在橫沖直撞的時候鬧出了動靜被他發現了,殺它可也廢了一番功夫的,當然沒受什麼傷是真的了.

文奶奶也仔細的掃描了莫大叔的全身,確實沒有發現什麼傷處,就放下了心,"沒受傷就好沒受傷就好,可這…"說著遲疑的看向了大肥豬,怕沒一會這村上就能聽到風聲了,"這大家伙拉出鎮上去賣,許能賣出好些錢,現在天還早,你趕緊的去村長家借一輛拖車,運到孫家屯坐牛車趕鎮上賣了去,趁著新鮮好賣,今天要是趕回不來就鎮上住一宿!"

原本一般村子,在山上獵到那麼大野豬,算是一樁喜事了,是要請村里人吃飯的,可文奶奶這完整的野豬才能賣更高的價錢,想了想文奶奶又說道:"按理說獵了那麼大頭野豬,是一樁天大的喜事,要請客的.但你這又是買地蓋新房,又是請客吃酒的,身上想必也沒多少銀子,你又沒田沒地吃食都要花用,也沒個營生,這整豬就都賣了錢去,回來就帶點豬肉給村里人送去一些,也用不著請客了!去了村長家也給村長說說情況!"

一番為自己的話聽在耳中,完全不單單是感動了,莫塵眼睛眨了眨,搖搖頭淡定而堅持的說:"姨,不用,這豬就殺了分了,原本就是要給這些小家伙獵些野味,不能因為獵到的是野豬就食言,既然本來就是要請客,干脆就家家戶戶分上十幾斤,那麼一大頭也分不完,剩下的就醃制起來.要是賣錢,我還能在上山,山上物資多,不用進森山就能打到很多值錢的獵物呢!"頓了頓有說,"這野豬就是在外處一邊密林里獵到的."

"啥,可是?"文奶奶一聽,立馬就不贊同!不過奶奶的不贊同很快就被莫大叔執拗的堅持打敗了,最後還是文欣說莫大叔要想在獵幾頭野豬都沒問題,再說莫大叔也不在意這一頭野豬的錢,但要是一來就得罪了四下鄰里那就不好了,于是文奶奶才妥協了.

奶奶讓鐵蛋去叫村長過來順便通知村里有大人在家的過來分野豬肉,讓二狗子去叫王爺爺過來,一個是要主持事宜,還有一個是野豬皮太厚要去借刀,同時王爺爺也是一個殺豬好手,這宰野豬的殊榮自然要讓給他老人家!

其他沒有被特意吩咐的孩子卻並沒有回去叫人,而是留了下來,准備一會兒看殺豬!

野豬就放在文欣家的院子,文奶奶原本是想著讓莫大叔扛回自己家去的,這樣也能更加體面,但是莫大叔拒絕了.他實在厭煩村里有些老女人看自己院子和自己的估量和別有意圖的眼神.開始做房子那會兒就算了,宴客那天他可就受夠了,可不想再來一次,讓那些老女人在自家屋里不客氣的四處闖不說還說洞說西的.

從這一次的事情,奶奶已經清楚的認識到莫大叔這人固執的性子,他既然說了不用扛回家,那是絕對堅持不改的,也就不再說什麼,倒是回廚房去煮開水去了.這殺豬哪有不准備開水的!

一眾小伙伴們圍在野豬身邊指指點點,大膽頑皮的還上手去摸,當然完全的吃貨又是另一種表現了,比如小*這個小吃貨,已經完全把這野豬看成了一道道的美味,蹲在能看到全豬的一個角落,對著野豬直流口水不說,還眼神迷離看著野豬就像在看情人一樣!

開水燒好了,王爺爺也先其他人一步帶著刀具從院門外進來了,跟著他一起進來的出來去叫他的二狗子,還有准備來看熱鬧的王奶奶!

看著放在地上占了好大一塊地方的完整野豬,只有頸脖子下一個大大的血窟窿就沒有其他的傷口了,而且那血口子也不知道摸了什麼血都止住了,這才沒有流一地的血,也難怪他進來居然沒有聞到血腥味!還以為小家伙是騙人的,還好他來了,這麼大的野豬可難得啊,這莫大小子本事厲害!

"王大哥你來了,這開水都煮好了,咱是現在先處理好,還是等著村長一起?"文奶奶見王爺爺過來從廚房出來.

"咱先弄吧!那小子估摸著沒有那麼快,咱先處理好等人來了也好沒那麼鬧!"他已經聽二狗子說了他莫大叔要把豬肉都分了,所以這才讓他過來處理,所以現在王木林那小子定然是家家戶戶去叫人去了,哪兒那麼快過來,還是他先處理好咯人來了直接分了,省的會有人唧唧歪歪的問東問西!王爺爺最喜歡安靜,想到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磨嘰就有些煩!

文奶奶想想也舉得對,便點頭,"誒成,那我去准備准備!"文奶奶也是見過殺豬的,雖然要把豬架起來現成的工具沒有,但這也簡單,叫過莫大叔拿了麻繩現弄一個也是很快的,家里別的不多,這木頭柴火可多,選幾根合適的就成!

于是莫大叔就現場快速的搭了一個吊豬的架子,然後原本要三五漢子才能把豬綁定的事情,自己一個人輕松的搞定了,看的見多識廣的王爺爺都有些目瞪口呆,更加舉得這個年輕人不簡單!看著莫大叔的眼神也更加的贊許和看好了!

既然這豬都吊好了,水也燒開了,桶盆文奶奶也拿出來准備好了,這豬還是死了不會蹦的,王爺爺這干起來就輕松很多了,野豬的毛比起家豬來說又粗又長,可不怎麼好弄.這頭大野豬不僅長的肥大,這長相還挺彪悍,猛一看挺嚇人,這樣是活著的被人見著了定然要下的腿軟!可就讓莫大叔給宰了背了回來,王爺爺對莫大叔的評價又上升了一個高度!

王爺爺畢竟年紀大了,體力有些跟不上,所以莫大叔也在一邊幫忙,比起王爺爺他年輕力壯的優勢也明顯在這個地方就體現了出來,速度比王爺爺就快多了!

就這樣這剃毛也弄了半個多小時,這開水都煮了三鍋,把豬洗刷乾淨,熱水把豬皮都燙軟乎了,王爺爺拿起大刀一切就把豬肚子順著從中間切開了.

豬血還是熱的,順著開的口子流出來,然後順從的流到准備好的木桶,桶裝滿了就換棚,足足裝了一木桶兩木盆的血,這個時候張家兩口子也得到消息趕了過來幫忙,不然就文奶奶一個還真忙不過來!

幸好這豬是死了的,這要是活的,蹦跶的厲害還要往脖子捅死咯才能開肚子,這一刀捅下去那腥氣重的鮮血絕對是飛濺而出弄的到處都是,但這已經四絕了的野豬就不一樣了,這血都沒有浪費一點滴在地上!就不說這結果了,殺活豬的過程那就夠讓人受不了,這豬的淒慘嚎叫可一點都不差!要是現場看聽絕對做噩夢!

在切肚子的時候,王爺爺就把小家伙們全哄走了,擔心著血腥的一幕會讓孩子們受到驚嚇留下陰影,也擔心要是孩子們看到這麼血腥的一幕會有不好的影響,這才把人都趕了出去,還關了院門!

肚子開了口,王爺爺和莫大叔就合力把野豬肚里的內髒掏了出來,先集中放在一個簍子里,等處理完野豬肉在處理!都是窮苦人家,這內髒味道雖然不好,但是處理好了也是肉,農人都是不舍得丟的!

清洗好豬肚子,豬蹄子,豬頭,豬嘴巴,這才就著野豬被吊著的勢頭,把豬對半切割了,頭不好切還在吊著,然後莫大叔又施展巨力把豬抬下來,放在李蘭准備好的兩個竹籬上,文欣家唯有的一張桌子就是廚房的飯桌,但那只桌子連半個野豬都放不下,就只能用竹籬了!

王爺爺首先就切下了豬頭,放在另一邊的乾淨竹籬上,然後是四肢都放在一邊,然後王爺爺拿刀開始一刀一刀非常准確的把其中一扇,等量的分割下來,每塊差不多都是十幾斤的樣子,不偏不倚.

這個時候外面已經等著七八個人,有男有女,不過男的都是家里留守的大孩子,女人也是媳婦子,都是最先得到消息趕過來的,不過都被攔在了門外,孩子們的解釋是王爺爺在殺野豬,不讓看.

看這些被擋在外面,卻好奇的趴在門上想要往里看的孩子們,來的人也就知道為什麼要關門了,殺豬的場景他們有些大人都是不敢看的,這孩子們確實看不得,于是也就安心的等在外面.開始八卦起這野豬的事情,自家能得到多少豬肉,新來的小伙子人不錯什麼的,說著說著也就也就說到了莫大叔此人,都是好話居多.畢竟這些先來的人都是跟村長關系比較好的人家,也就是人品都不錯的人家!

等分的差不多了,王爺爺這才想起院門被他們關了,難怪到現在都沒有聽到有人來的動靜,在側耳聽聽,外面可不正熱鬧著,感情人都被攔在了外面.文奶奶忙去開門叫人!

一出門就開始認錯,"哎喲都是我的錯,都忘了院門還關著,這心里還怪道著咋沒有人過來,快快進來都進來,你們王大伯可都已經處理好了,就等你們了!"熱情的把這些人引進了門,而孩子們早就在開了門就一哄而進了.

"唉,嬸子/文奶奶您這說的哪里話,孩子們都在我們都理解,等等又沒怎麼!"說話的是小黑的娘,也是一眾人中輩分和年紀最大的.

"是啊文奶奶看您說的,我們這些來占便宜的都不好意思了!"

說說笑笑很快就進了院子,野豬肉可不就在院子里?明晃晃的野豬肉就在攤在大家伙的眼前,這些一年都難得吃上一回肉的人,哪里還有不激動的.

"哎喲,還真是大家伙,村長過來說的時候我還不信,但是村長說的話哪有假的里,還不會專門拿我們尋開心不是,這不帶著疑惑來了,還真真…誒,莫兄弟你這殺了一頭野豬,能夠想著我們這些鄉親,我們這心里感激著,你以後要是有個啥事兒,盡管來找我家棱子!"棱子家是村長家的鄰居,關系還不錯,說話的正是棱子的媳婦兒,一個頗為豪爽的女子,年紀比莫大叔大一兩歲!

誰都能夠想的出來,這樣一頭大的野豬,這要是賣出去得多少錢?就是莫塵這不分肉給他們,也是沒人說得什麼的,可偏偏這莫塵沒有拿去賣錢,而是記著鄉親把肉就這樣分了.一時間大家都附和著之前那位大姐的話.

野豬肉雖然柴但那也是豬肉,是一年到頭都吃不上的東西,哪個又不稀罕!

莫大叔不善言辭,但好歹也點頭示意了,但是那麼多熱情的人,他也有些消受不住,文奶奶和王爺爺都看出了他的尷尬,忙幫他解了圍!

"成了成了,都甭說了,一個村里的誰有個啥不幫,這野豬肉我都分好了,絕對的不偏不倚,諾都在這兒,自個喜歡啥樣的挑了就趕緊的回去,正好能趕上午飯做家里娃子們吃!"其實也沒所謂的挑喜歡的,因為都一個樣,你就是最後來拿也是跟第一個一樣的.

"是了,這天可不早了,咱快些收拾收拾,娃兒們也該餓了!"文奶奶看著一邊圍觀的孩子們,心疼了.

接下來陸陸續續的又來了人,村長帶著的那一批人是最後來的,原本也有些貪便宜的來的時候便想著多拿些回去,但是一來就傻眼了,這東西都被村里最為公正威嚴的老人給分妥當了,哪里有的給他們挑.

同時面癱大叔往那兒一站,魁梧的身材非常具有壓迫力,要是感覺有人想使壞什麼的,冷眼一瞪那些原本還想鬧幾句的人就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了.見確實大家都拿著一樣的分量走了,這才選了又選拖拖拉拉的帶著不甘的心走了.同時為了防止這一類人,王爺爺早就讓文奶奶把那些下水豬肉什麼的都拿走了.

村里家家戶戶都確實分到了野豬肉之後,果然還有一扇沒有動刀,再加上那些下水豬腿什麼的都在.這野豬確實肥,也不知道吃了些啥,養的那麼魁梧!

"村長,王大伯,大嬸,大家中午就到我家來吃午飯,還有小家伙們都來?"見沒有人在來,莫大叔就知道村里也就那麼多戶人了,于是便尋求幾個長輩的意見,雖之前說不請客,但是來了的村長和王爺爺還是要表示一下!

大家也都沒有推遲,不過有女人在午飯自然也就不用莫大叔來的,莫大叔扛著半扇野豬,張大郎提著豬蹄等物,李蘭和王奶奶和文奶奶則拿了下水去河里清洗.

看著還有野豬肉,王爺爺有些擔心的問:"莫大侄子,你這半扇豬肉既然不打算拿去賣,可准備怎麼處理?這天氣可是越來越熱了,放久了怕是要壞!"

"大伯,我這是准備制成肉干,封在陶罐可以存放幾個月不會壞,能吃上許久,有什麼事兒出門的時候還能做干糧用!"莫大叔邊走邊回答.

"哦,小兄弟會制作干糧?這樣還成."王爺爺眼中一亮,點點頭不再說話!

回到家,莫大叔把豬肉放進廚房,然後便要煮開水泡茶招待客人,文欣走了進來!

"莫大叔我來幫你,你去跟村長還有王爺爺聊天!"說著文欣便招呼身後的大表哥,"大表哥,你來淘米在另一口鍋煮飯先."

小伙伴中的兩個女孩子已經被各自的娘領回去了,那孩子卻都留了下來,聽張祖生安排了任務,其他的孩子也不甘寂寞紛紛要求自己也能幫忙!

不過廚房哪里有那麼多活干,文欣都讓那些小子們到大叔院子玩去了.

文欣看著方便案板上的一扇野豬肉,蠢蠢欲動,話說肉干她會做啊,而且肉干加足了調料制作可是很好吃的,而且這還是古代純天然無汙染的野豬肉啊,肉質比起現代所謂的家養山養都好不知道多少.吸溜,口水出來了!

這大家說的野豬很柴,主要說的就是這野豬完全沒有一點肥肉,都是瘦肉沒有油水自然就說很柴.文欣就想著這野豬長大山上,又喜歡跑也難怪練就了一身的肌肉出來,也難怪這野豬一見到人就死追著不放,沒給頂死,撞死就不回頭了.

雖然那野豬一身粗厚的毛發和長長的獠牙看著有些滲人,但也不得不說,這野豬肉確實是絕頂好吃的東西!特別是莫大叔獵回來的這頭大野豬,那一身矯健的肌肉,我去,好想制成肉干來,這樣的肉做出來的肉干才是絕品啊!

把煮好的開水給三個長輩送去,文欣都還在想著野豬肉制成肉干的誘惑中,想著她是不是跟莫大叔爭取一下,拿些野豬肉來給他弄.或者她是不是可以貢獻出一些調味料出來!話說她偷偷種在後山的調味料好像成熟,能結果了,這是不是說明她又有借口了!

去清洗內髒的奶奶很快就回來了,把東西放在乾淨的木桶上,就開始准備午飯,這一次文欣罕見的沒有在廚房打下手,因為看著那麼多的食材,她怕自己忍不住,但是沒有辦法,很多東西這里沒有,她也不可能就這樣明晃晃的拿出來,也沒辦法解釋這雞為什麼懂得那麼多.要在拿出那個大叔來,可就沒那麼好用了,要是她拿出一個連這個國家,附近的通商的國家都沒有的東西出來,那咋整?所以文欣只好忍著了.

看見野豬肉文欣就想用焦芋粉來蒸一個粉蒸肉,或者煮一個肉湯,她不喜歡吃肥肉,所以即使粉蒸肉慣用肥肉,她也想用全瘦肉弄來吃,更別說煮湯了,肥肉煮湯那就更沒感了,白白的肥肉在湯里看著就吃不下!

人們慣來喜歡用生粉來勾芡,上漿,但文欣卻不怎麼喜歡,生粉用來勾芡還行,但要是像蒸米粉肉或者抓肉,用生粉就很不好,弄出來的蒸肉軟趴趴看起來就沒有食欲,至于吃起來口感如何,實話文欣也不知道,前面說了看見就沒有食欲.

前世老家那邊用的都是焦芋粉,焦芋是美人蕉科植物,中文學名姜芋,葉長而大邊緣紅色中間綠色深沉,會開紅花,同時也是一種中藥.以前村里都是各家屋門前都有種,成熟之後挖出來洗乾淨絞碎,經過反複的揉撚水洗把里面的澱粉都壓榨出來,然後就開始幾次沉澱,最後水完全清澈就表示乾淨可以挖出來曬干保存了.

焦芋粉沒有生粉,太白粉之類那麼白皙,它顏色暗沉,農家里自己弄得顏色更重,看起來像沒有洗乾淨一樣,但其實就是它的本色,在過多少邊水都不可能變得跟生粉那樣白,要真白起來反而要懷疑了.同時摸起來也比其他澱粉類較粗粝沒有那麼潤滑.

煮豬肉湯之前用它加一點醬油抓一下肉,等水開了下肉去煮,豬肉不僅滑嫩好吃,就是湯吃起來也好吃.蒸粉蒸肉就更加絕配了!用生粉之類就感覺不怎麼好了,弄出來太軟,直白點就是太爛,看起來有點惡心.

生粉還是只用于勾芡上漿好!當然這只是文欣個人以及家人們的觀感,有個人口感喜好在里面!別的地方不知道,但是她以前所在的縣城鄉下用的都是焦芋粉,從來還不知道還有生粉的存在!就是知道了,也是選焦芋粉,除了各大酒店,餐館用生粉,或者不想買更貴的焦芋粉的人家!

有些憂郁的除了廚房,文欣也沒有去找小伙伴們玩,而是直接找到了一個角落蹲著,她要好好傷感一下下,也給自己默一個哀!哼,回去她就找一個秘密的地方把焦芋也種出來一些.

唉,事情太多,忙啊忙!

"小丫頭,你一個人偷偷藏在這兒,哀聲歎氣個啥?"

"耶?莫大叔,你不用陪村長和王爺爺,這樣出來真的好麼?"沒有聽到腳步聲,卻突然聽到聲音,文欣嚇了一跳,發現又是莫大叔神出鬼沒的莫大叔,文欣真的很怨念!

"沒事兒,你王爺爺在跟村長說話,我們又不是啥大人物,一個村的不用那麼客氣!"莫大叔癱著個臉,對于作為主人丟下客人這件事顯得非常的淡定!

文欣翻了一個白眼,還有啥,肯定是你老人家癱這個臉一臉我沒話說,就這樣別人想跟你說上幾句,也堅持不下好麼!

"你這小丫頭,一個女孩子怎麼能做那麼不雅的動作!"好幾次看到小丫頭做這樣的動作,莫大叔今天終于忍不住吐槽!

聽到這樣的話,文欣又想翻白眼了,但看著莫大叔突然有些嚴肅的臉,得,忍住!

"對了,莫大叔你那些野豬肉,我幫你一起做肉干好不,我還沒有做過肉干呢!"這話在莫大叔耳中,就是小丫頭好奇怎麼做肉干,自己想學,這個簡單,莫大叔點頭,"吃完午飯別跑!"

"好嘞大叔,絕對原地待命!"一興奮,文欣就下意識的做出了一個搞笑的敬禮出來,等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就黑線了,看著莫大叔有些詭異的眼神,文欣滑溜一跑,"莫大叔我去找哥哥們玩去啦!"

莫大叔原地站了一會兒,看著瘋跑的小丫頭,無奈的搖頭,這丫頭太野了,還有那麼不倫不類的動作,嘖,也不知她那腦袋裝的什麼,古靈精怪的!雖然心里這樣想,但莫大叔眼睛里明顯有著笑意!

見不到小丫頭影子之後,莫大叔這才轉身去廚房,他可不是沒事兒跑出來的,而是要去地窖拿東西.

莫大叔的房子在建的時候,不用別人說他就考慮到了地窖的問題,他是外面來的,看的多自然也知道存糧的重要性,所以地窖建的還是蠻大的,入口就在廚房的櫥櫃下面.當然也還有另一個入口,那就是自己屋子,不過自己屋子里的是他後來自己弄的,專門放更加重要的東西,或者說第二層保障,這是習慣使然沒有要防備村里村民的意思!內室地窖跟廚房地窖連通,用一塊完整的大石門隔開,不過別人不知道.

莫大叔已經廚房,就見文奶奶等人並沒有取用那扇野豬肉,而是在處理下水內髒來做菜,還有一點沒有分完的一點肉.除了明面上分給村長等人等量的豬肉,暗地里自然還有比其他村民更多額外的,而這些剩下沒分出去,就是這些分配之後剩下的,已經所剩不多.

莫大叔皺了皺眉頭,他知道豬內髒其實沒有多少人喜歡吃,"文姨,嬸,用這個肉吧,那些內髒放著,我下午來處理."直接走到案板切下一大塊豬肉,跟三個忙上忙下做午飯的三個女人道.

說完莫大叔就徑自去了地窖,取出一套自己買的兩套茶具,這是准備送給客廳的村長和王爺爺的!出來之後就直接出了廚房,也不管是身後三個人的糾結!

"成了,就按大侄子說的,是我們想岔啦,人大侄子都送出去了半扇的也豬肉了,怎麼還會介意中午咱取用來做菜,大侄子可是留了那些小家伙吃飯,這桌上要真沒有野豬肉,那還怎麼像話!"最後還是最年長的老太太發話了,李蘭這才把莫大叔切出來的一大塊豬肉給切塊,已經弄好的內髒也煮了,沒有動刀的就放回去!

吃飯的地方,是直接在廚房隔出來的一個大間,算是廚房飯廳相連,這也方便很多,午飯孩子們一桌,大人們一桌.

大人那里男人喝著酒女人們只偶爾說說話,孩子們卻都嘰嘰喳喳的再說這一頓豐盛的午餐,雖然主菜是野豬肉,但是其他的菜也一樣不缺,這對于從小到大沒吃過幾回肉的孩子們哪里不高興,不興奮,不幸福.但雖然鬧哄哄的,但是這些孩子都懂禮,在口水卻也不會爭搶,反而還大的給小的夾,大的彼此之間還會相讓.這友愛的一幕,不管哪一個大人看到都點頭欣慰!也就不管孩子們吃飯鬧哄哄的了.

吃完午飯大人們坐了一會兒也就走了,小伙伴們原本也想去玩的,但是見文欣要跟著莫大叔做肉干,又通通留了下來!

"大叔,咱先把豬肉切條還是切塊?"看著碩大的豬肉,文欣轉來轉去,臉色潮紅一臉躍躍欲試!

看著那一條條的排骨,文欣這才想起,分肉的時候,那些解開的排骨,好像沒有拿回來,還在自己家,那一條條白淨的骨頭,文欣想著千萬不要讓奶奶給扔了,趕忙對勇子說:"勇子哥哥你跑步快,去我家跟奶奶說,那些骨頭可別扔了,煮湯喝能長高的!"之前她有做過紅燒排骨,還以為王爺爺不會把骨頭剃那麼光,看來爺爺是習慣成自然了,連排骨都刮得那麼乾淨.

聽文欣的話急切,勇子也給力二話不說跑出去了.

見人去了,文欣這又才關心起野豬肉來,那麼多啊,這得弄的到多少肉干,嘻嘻,肉干主要的用途可不是啥做菜做干糧,而是當零食呀!嘎嘎!

莫大叔看著文欣已經眯成一條縫的眼睛,以及不知道想到什麼而笑歪了的嘴,感覺有些可笑又可愛!

"行了你這丫頭別再流口水了,看你那饞樣,肉干可不是啥好吃的東西!"莫大叔有些不明白這孩子怎麼說到做肉干,比煮豬肉還口水.肉干可不是啥好吃的玩意兒,又干又沒有嚼頭,總之難吃!要不是這個更飽肚,相信出行的人也不會選肉干!

文欣一點都不跟莫大叔計較,只稍稍移了移步子,又對著全瘦的野豬肉流口水,對于莫大叔說的肉干不是啥好吃的東西,一點都沒有放進耳朵里!

最後莫大叔還是把野豬肉切成了條,放的滿滿一案板還放不下,最後又放滿了一木桶外加一臉盆.文欣覺得那麼多野豬肉,煮到天黑估計也煮不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