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大雨,回憶,玩耍
大雨下了一個下午又下了一個晚上,卻絲毫沒有要稍微減緩一點的趨勢,反而在後半夜的時候,那天根本就不是在下雨而是在潑水.

文欣一晚上都在空間里,期間出來了一次,側耳傾聽屋外的響動,便知這雨一直沒有停歇越下越大,這樣的陣勢卻是五年來最猛的一次,她還真有些擔心自己家的茅草房,還有小姑姑家剛剛簡單的結起來的木棚.當然最擔心的卻是自己芭蕉樹下弄的那幾個蚯蚓坑堆.照這樣的魚下去,那蚯蚓能不能夠活下來還真是一個問題!所以一個晚上文欣就在搞一個東西,那就是蚯蚓的養殖坑.

不過讓文欣郁悶的是,翻遍了空間每一處的土地,文欣任是沒有找到哪怕一條蚯蚓,即使她這個不怎麼洞土地的人都知道,空間的土地甚至比外面她見過的任何一個地方的土都要來的肥沃,但是就是這樣卻還是沒有蚯蚓,這根本就不合理.

唉,文欣最後還是看著被自己丟了n多爛水果,菜葉菜根的"坑"糾結不已,空間不合理的地方多了去了,要是合理也就根本不可能有空間的存在了,不合理才是空間的合理啊!無奈,最後文欣還是決定還是等出去什麼時候帶進幾條蚯蚓來,空間時差那麼大,那蚯蚓絕對是想養多少雞都成啊!

反正現在外面的蚯蚓坑也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她要的本來就是合理性,現在坑堆有了就等合理的時間,自己把空間的蚯蚓轉移出適合的量,不就成了!外面的蚯蚓死了就死了吧.當然要是沒有死,或者死亡逃逸了一部分,都是好的.

空間掉到土地上的植物等東西都會以最快的速度被土地吞噬,你連影子都看不到,就像文欣每次進來水果樹下從來不會有掉落的水果,但這樹上的水果又確確實實受地心引力,或者空間引力更加確切?掉落下水果落地之後那被吸收的速度真的是不慢,都可以媲美人參果落地入土的速度了.

如果文欣不曾親自見過,或許她自己都以為著果樹上的水果是從來都沒有掉過!因為每次她進來果樹上都是滿當當的水果.可能空間就是這樣來保證空間土地的肥力吧!空間的土地養護了空間的植物,而植物落葉和果實落地又化作肥力,循環效益不要太好.

所以因為這個原因,文欣用來准備養蚯蚓的坑,都變成了用自己偷偷從家里偷進來用來裝水果的三只大簍子,為了這三個大簍子文欣可是裝了好長一段時間的傻,反正奶奶要是問她就一臉茫然不知道的模樣,連奶奶都已經以為是自己沒有做那三個簍子,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自己放到了哪里沒有回來.

這下可好好不容易偷進來的簍子,就這樣被她用來樣蚯蚓,以後都不可能在拿來用,自己還要在想個辦法再從家里偷,誰讓她自己不會做呢!即使她是看著奶奶做了五年,沒辦法沒有天賦就是沒有天賦,對于手工藝這樣高級貨,她這個智商捉急的人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明明就是很簡單的可就是轉不過彎來啊轉不過彎來,對于手工藝者東西文欣是完全的放棄了.

可是這要再從家里面偷簍子,這難度可就不是一般的高了,可要是自己花錢去買奶奶最拿手的東西,怎麼都有些不甘願!最後文欣只得帶著糾結的心情又去忙活自己空間房子後面的水稻田去了.

從睡夢中醒來,看著黑乎乎的房間,文欣還有些迷糊,但是生物鍾是不會出錯的,她來到古代生活作息正常了,晚上就從來沒有起過夜.所以雖然房間里黑乎乎的沒有一絲光亮,文欣也知道現在已經是早上了,平時起床的點!

聽著外面大雨擊打著瓦片的聲響,文欣就知道這完全可以堪比大晚上的黑暗是怎麼回事兒,腦袋還有些迷糊昏沉,文欣摸索著穿好衣服,身邊的奶奶已經不在,估計早就起來了.

穿好衣服出了房間,一陣冷風吹來,那微冷帶著濕的雨水便不經意打到臉上,還有些迷糊的腦袋頓時便清醒了幾分,看著外面還在不停的大雨,文欣搖搖頭去了廚房.那麼多年在家大部分時間都是文欣起來准備早餐,都已經習慣了.

可在進了廚房看著忙碌小姑姑和奶奶兩人的身影,文欣這才一拍額頭,她現在其實完全可以睡懶覺嘛!從小姑姑來了家里的第二天,這早餐就沒有她什麼事兒了,不是她起的比小姑姑晚也不是小姑姑起的比她早,而是小姑姑去廚房的速度就是那麼的快.

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就奔著能夠睡覺睡到自然醒的高級理想,可是那麼多年下來天天早起早已經習慣,這個偉大的理想有與沒有根本就沒有區別了.

啊,好懷念以前天天晚上抱著手機通宵看小說的情形,心思完全放在了故事情節中,哪里還有心思和時間想著現實苦惱的問題,第二天累及睡下醒來便再次迎接夜晚,那真是躲避現實又逍遙自在的日子!什麼也不用想什麼也不用愁,完全徜徉在虛構的故事里,或悲或喜沉沉浮浮仿佛自己也經曆了另類的人生,再次清醒往往之前還在糾結的小小情緒就已經淡化幾無!

"哎喲小妞妞,咋這麼早就起來了,這天還黑著呢,怎麼不多睡會!"李蘭看著站在廚房門口愣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文欣,心中暗自感歎還是女孩兒好啊,看,那麼早就知道起來做早飯,連外面下著大雨台還黑隆隆都照樣起來,自家那三個頑劣的兒子,這會兒沒死命的叫可哪里起的來喔!

文欣還沉浸在自己以前看過多少小說,想想能回憶起多少情節,以便自己在這個世界無聊的時候,還能夠翻出來看看的時候,卻發現記憶完全空白,正懊惱自己居然一部小說都想不起來的時候,小姑姑李蘭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呀,是小姑姑呀!人家習慣了睡不著呢!原本是習慣性的過來廚房做早飯,哪知道小姑姑和奶奶居然那麼早哩!"文欣看著一臉感慨的看著自己的小姑姑有些汗顏,農家的孩子不都起的那麼早麼,要是這個點還沒有起來指不定被傳成怎麼個懶了吧!咋自己的小姑姑看著自己,一臉這孩子起的好早又一臉感慨的是怎麼回事兒.

文欣哪里知道李蘭是把她與自己的兒子比較去了,一直想要個女兒卻連生了三個兒子又看見那麼乖巧聽話勤快的文欣,這心可不就偏向了文欣去了麼.

"誒,小姑姑和你奶奶可是大人了,自然不能在睡著,妞妞起來了那也沒有關系,再回去睡一會兒也是可以的,這早飯還有一會兒呢,等好了小姑姑去叫你啊!"李蘭攔住了想要去洗漱的文欣,就想讓他回去在睡一會,可這都完全清醒了又哪里還睡得著!

可架不住小姑姑的氣勢,文欣只得敗退退出廚房,卻也沒聽小姑姑的話在回房間睡個回籠覺,而是來了客廳,站在門口看著跟昨天完全一個樣的漂泊大雨,文欣又開始擔心家里面的雞鴨來了,特別是鴨子照往年下雨河水暴漲都能夠蔓延到家門口的趨勢,那鴨子也指不定就不小心給淹死了.

唯一稍算放心的就是,那鴨棚不是建在河邊,而是在高點的岸上,當初考慮的也就是下雨河水上漲的問題,而為了不讓棚子里面到處都是鴨屎,棚子里面又架高了一層給鴨子晚上睡覺或者生蛋,就算河水暴漲到了岸上,這鴨子呆在上面應該也許可能不會被淹死!

不管如何,找個時間還是要去看看的,就是不擔心著雨水河水的問題,這雞鴨要是不管不顧個幾天,那也是鐵定不冷死凍死淹死也得餓死了去!更何況還是這樣的天氣,它們連出去自己自力更生都成了問題.只是這樣大的雨,啥雨具都沒有,她空間倒是有雨傘雨衣,可這…文欣難辦了.

不過想想又覺得她的還算是好了,家里沒有田就不用在去擔心自家天里面的莊稼會遭到怎樣的侵害,這個時節水稻已經抽穗了,想必再過一段時間按照這里的氣候和日照,很快便能夠灌漿.這個時候突然下起了暴雨,還是沒有准備突然襲擊,這在村內的田地雖說能來的急去收拾地溝子,把引水放水的口打開,但其實河水漫上來也沒有太大的作用,做了也算心里踏實些就是了.可比較遠地方的田地,這就沒有辦法去收拾溝渠,開缺口了,這大家還不知道怎麼心里不安呢!

雖然文欣其實知道,山海村每年這段時間的前後必有大到暴雨,還是連續性的那種,所以一般能做的准備都已經做好了,這田地四周都是祖祖輩輩下來經驗出來收拾了排水的溝,能夠最大限度的把雨水引走,別的也就只是聽天由命,不然又怎麼說農民都是靠天吃飯呢!可是作為莊稼戶,做了再多的准備又怎麼可能真的完全的放心,但凡這天有一點不對頭,都要把自己給折磨的半死呢!

這樣一對比自己,那真的就沒有可比性了!

"小丫頭在想什麼,那麼出神?"還皺著個眉頭,丑死了!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莫大叔進了客廳.

文欣微微抬頭,感受著頭頂微重的力量,無奈!要不是感受著大叔長輩般的安撫,讓她頗為享受,大叔這時不時就亂摸人家小女生頭的壞習慣,她堅決要抵制!難道大叔他老人家不知道頭可斷血可六發型不能亂麼!

"啊,大叔人家在擔心家里的雞鴨會不會餓死,會不會被凍死還有鴨子最危險了,不會被河水淹死了吧!"文欣看著屋外啪啦啪啦的雨水如實的回答!

文欣的小眉頭從莫大叔上前,揉上頭發的時候就皺著,貌似在擔心家里的情況.可心里卻是這樣嘀咕的,話說大叔您還要摸多久?她這頭發可是在空間梳了好久才給弄好的,您家又沒有梳子,要是您老把我發型弄亂了,我這一天還能見人不!

"這雨一時半刻怕是停不下來,你擔心也沒有辦法,最起碼也要等這雨緩緩再說!"莫大叔終于放開了大手,走到一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感覺那厚重的給她暖意的大手離開,文欣眉頭不皺了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心里也有些失落!

搖搖頭,看了看已經有些微光的天,走到莫大叔的另一邊坐下,這眼睛就開始不停的掃視莫大叔,從頭到腳在從腳到頭,話說莫大叔20多歲的老男人了,咋還不結婚哩!

這麼多年她都沒有再村里見過比她更小的孩子,當然不是事實不是沒有而是她太懶,這才沒有去認識新的小豆丁,而最近新添的小娃娃就是春花嬸嬸的兒子,雖然可愛但是她也不能和剛升做奶奶的何奶奶搶不是!要是大叔結了婚,有了寶寶,給她逗逗小侄女小侄子也不錯啊!

不過文欣向來不會管別人的私事,特別還是愛情婚姻領域的事情,更何況大叔還有不一般的來曆,或許還有不一般的過往呢!所以文欣雖然這麼想著卻也沒有開口打算問的意思!

莫大叔被文欣的眼神看的有些發毛,但是他可不承認這一點,他怎麼可能被一個小孩子的眼神嚇到?于是莫大叔假裝淡定,卻又不淡定,再于是莫大叔的表情有些僵!直到文欣掃射般的掃描了幾眼就沒有興趣無聊的看著外面的大雨了.

向來寡淡的莫大叔,看著文欣這前後差異大的表情,心里突然就升起了強烈的好奇心,這丫頭剛剛在想什麼?明明臉上帶著那麼重的探知欲,怎麼一瞬間就啥也不感興趣了呢!還一副興致缺缺完全提不起興致的模樣!可惜他向來就不是個善于言辭的,也不慣主動問起別人什麼,于是心里抓撓似得沸騰,這面上卻依舊攤著個臉,完全讓人猜不到他這心下沸騰著怎樣的開口*!

文欣呆呆的看著雨幕,心里很是好奇在這樣大雨潑灑下的山海村是個怎樣的盛況,她見識過自己老家下暴雨的盛況,山上洪流傾瀉而下,那流水像是要要摧毀一切的姿態從高處沖下,帶著大量的黃泥漿,一下就能夠把山路給毀了.

這還算是植被比較完好水土流失不嚴重的地方,如果是那些被開了礦的地方,那已經完全裸露的山體在暴雨下完全不堪一擊,山體瞬間傾塌那是抬眼就能夠看到,而下面已經完全抽空了資源又被各種化學原料侵染毀壞的土地變成白色的沙,在這大雨洪流下完全就像是河水一樣滾滾流動,隨著雨水不知又會推向何方,去汙染何處的河水!你完全無法想象那樣的境況,比山體滑坡滑坡海洋來的震撼!

村里小小的河道完全承受不了那麼多的雨量,節節攀高,在河邊的田地一夜間就能夠完全被湮沒,一望之下全是蕩漾的水,連莊稼的頭都看不見了,影子都看不到,仿佛那里本就是一片汪洋,而不是種莊稼的田地.文欣以前住的老房子屋前就有一片田,那是比房子矮上許多的田,原本是挖出來的魚塘,後來放干了水做了水田.大暴雨一夜河水差一點就蔓上了屋前的水泥坪,那是用來曬谷子的坪,跟外人所說的谷場一個性質,不過是家家戶戶門前有這麼一個專門曬谷子的小水泥坪罷了!

而大暴雨停歇之後,人們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去著急水田里面的水該怎麼引出去,那得完全靠河道疏通,人完全沒有辦法,也沒有地方引!雨停的第一件事情,是不管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們都提著自己的家里面能夠拿得出的所有空雞籠,家里面有漁簍,網子的那種而不是釣了魚裝魚的魚簍,通通拿出來,到各個田坎,小溝渠一段一段的放上雞籠子和與漁簍,特別是小溝通向河道的缺口必放一個或者兩個.

這樣行動目的自然是網魚,那麼大的雨下,很多人家的魚塘水都漏了,魚塘的魚完全沒有抵抗力就會被水打走,嚴重的還絕了提,一整個魚塘的魚全跑了,這樣做沒一個人會空手而歸的,最初的時候就是把籠子放下去幾秒鍾提出來,里面都有可能有一條大肥魚!

這也算是大暴雨後,雨終于停歇放下忐忑的心,唯一還能夠讓人笑得開懷的活動了.而當河道田里的水都退去後,田里一般也都會有魚也都是別人家里面魚塘里面跑出來的,最不濟也會有田螺泥鰍或者鯰魚,看著水稻苗堅挺著,這田里面意外的收獲,也算是農人們自家魚塘的魚都不舍得釣來吃卻撿來便宜,別提多麼開心的一件事情.

當然也有奇葩的人家,覺得人家田里面多出來的魚什麼的,都是自己家魚塘跑出來的,而跟田地主人爭執說要把魚通通給他送回去的,鬧了個全村都當八卦調笑的笑話!

文欣也見識過家鄉縣城,半個城被暴雨湮沒車輛完全無法通行,就連學校都無奈停課的盛況.那些一樓的店鋪什麼的,完全就被雨水河水湮沒,等到水退去了,店里除了滿滿的黃泥漿,或許還會有幾只小蝦米小貝殼小田螺什麼的呢!

而這里呢?除了家門口暴漲的河水,聽得屋後雨水肆虐,其他的文欣完全不知道,也看不見,這麼大的雨就算是有雨具,趟的過河她也是完全不敢去見識村里的盛況的,而每年雨後山海村是不是也這麼熱鬧,文欣也不知道.

因為每次大雨過後,她和奶奶都忙著收拾四處漏了雨後有些慘烈的屋子,哪里又還有時間關心別的?過後也不會有刻意的提起,而小伙伴們大人們也是絕對不敢在雨剛停,或者停了一段時間就放小孩子們出門去玩,就是大人們聽說也是等河水退到一定的程度才會出門,還是去看各個地方自己的莊稼!

在這里,卻是沒有什麼是比得上莊稼的!

想到這里,文欣頗為遺憾的歎了一口氣,接著就聽到了小姑姑李蘭在喊吃飯了,臉上神色立馬一手,就蹦蹦跳跳去廚房了,她還木有洗漱吶!這一番轉瞬的表情態度,讓見著他表情和聽到歎息的莫大叔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幻聽了.

吃完了早飯這天邊的烏云這才算是散去了些,但還是陰沉沉的,莫名的讓人心情都不好,三個小家伙都蔫蔫的完全提不起興致玩耍,對于才認識了些好朋友,完全不像以前在村里被小伙伴們排擠,在這里他們玩的很開心,恨不得一天的時間能夠長點在長點,跟好朋友多玩一些時間.可眼前就被大雨阻止了他們去找小伙伴們玩的行動,整個人感覺就不好了!擔心這才熟悉不久玩了沒幾天的小伙伴們,轉天雨停了就把他們給忘記了.

大雨果真如文欣所想下了整整半個月,期間有大有小卻就是沒有斷過,就算是最小的陣勢也沒好過多少,文欣也知道奶奶其實非常的擔心家里的雞鴨,見她每次站在廊上望著門口的方向皺眉擔憂就知道了,無奈這里誰也出不去,院門前已經被雨水河水完全覆蓋了,就是退水估計也要一天的時間.

最後文欣想不出辦法來,只得去拜托能夠實現水上漂的大叔去給家里面看看,送些吃的過去.

莫大叔倒是直覺,去了鴨棚見那十幾鴨子可憐巴巴龜縮在一個角落,半個身子完全泡在水里,直接拿了籠子掀了屋頂,把這些可憐的也不知道是泡傻了還是餓傻了的鴨子,全給裝了送回了家跟雞關在了一起,看著落湯雞和落湯鴨,最後想了想還是一起放進了已經沒人住的房間里面,又給放了足夠他們吃的水和米,飯!谷子是別想有了,他家沒有那個東西.

又擔心著些被于淋了泡了最少有一晚上的雞鴨給凍死了,莫大叔還好心的起了火,弄了些炭火在房間,當然是裝在陶罐里面的,文欣為了不浪費那些炭燒完木頭之後大塊的碳都會裝起來,以備用.等那些可憐的落湯雞,落湯鴨身上不全是水之後,莫大叔這才撤了外放的炭火,只留下陶罐里面的木炭還在發光發熱,陶罐口依舊只放著一只裝了水的碗,所以也不擔心屋子會燒起來.哦,是燒不起來,這雨紛紛中就能完滅了這星星之火.

有了大叔的幫忙,文奶奶這心才算放下,看著莫大叔著在暴雨中汪洋中來去自如,文奶奶和張家一家子都驚呆了,張家的一男一女初始還有些畏懼,文奶奶好一點不是為畏懼而是敬畏,三個男孩子那就完全是崇拜了.而文欣?她就是一個沒心沒肺的,而且人家大叔那麼好,又不圖他們什麼,有啥好畏懼的,就是敬畏人家現在也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百姓,農民麼,也沒有必要了.

而有了文欣在兩者中間調和,文奶奶也知道莫大叔心地好,而且對他們一家子也無私關心,卻是沒有什麼可圖他們的,人家只不過是有些好本事罷了,也就像以前一樣對待了.而有了文奶奶的加入,又有三個娃兒在耳邊崇拜的嘀咕,張家兩夫妻也就自然了很多,對莫大叔也真心親近不少.

看著莫大叔面癱表情下微微動容的神情,文欣這心總算是放下了!從這一段時間不管是奶奶還是姑姑姑父的各種疏離的態度,她就看出了面癱大叔雖然臉上沒有表情,但是眼神中卻有種忐忑,于是文欣直接就認定了莫大叔其實也是一個缺愛的孩子.加上莫大叔是真的對他們很好,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相互的,別人真心對你好你要是刻意的疏離,表現的不管是敬畏還是畏懼,這關系都恐難維系.再親密的關系也會淡化,文欣可不想這樣,所以這一段時間在莫大叔家,就積極的調和大家的關系了.還慫恿三崇拜的小眼神已經堪比天上星辰的男娃子,白天纏著莫大叔教神功拉近距離,晚上還給夫妻吹枕邊風!

這不一大家子關系可不就好了,文欣對于自己的這一番效果顯著的舉動很有成就感!別人不知道文欣私下的動作,但是神通廣大的莫大叔還會不知道?所以知道文欣這一番動作下,莫大叔看著文欣的目光,那就更像是再看女兒了,那明里暗里的關心愛護疼惜真就像個親生父親.

當然對于有這麼一個年輕的爸爸,文欣是非常的別扭的,按照兩世的時間合起來計算,她的年紀可是比莫大叔還大叔,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都已經是大嬸級別的了.不過誰讓她只是年紀大,這心智卻還是小白白,哪里比的過莫大叔年輪雖短閱曆卻豐厚的人比呢!文欣也只有沉默了.

而對于莫大叔突然把文欣當女兒,雖然這父親是年輕了一點,但是最開心的就莫過于文奶奶了,奶奶一直覺得文欣那麼小卻沒有爹娘,是她的罪過,心里疼惜卻完全沒有辦法,這突然出現一個能夠擔當父親角色的莫大叔,奶奶自然是非常的開心,這直接導致後來,不管莫大叔帶著文欣去干啥奶奶都完全不參與,不搖頭不擺手完全的放任默許啊!

雨停了天放晴了,厚厚的云層散去,太陽重新冒了出來陽光灑遍大地,連三個害羞的男孩都歡呼一聲跑了出去,這在屋子里憋了半個月,可把他們給憋壞了,而且這半個月的耍賴厚著臉皮纏著莫大叔叫拳腳功夫,莫大叔還真給交了幾個把式,他們迫切的想要去找不知道有沒有把他們忘記的新朋友炫耀炫耀.

文欣還好這的半個月雖然呆在屋子里,但是卻有更多時間留在空間去摘那些她一直都摘不完的水果,還有種菜收菜加練習剝谷殼麥殼,半個月下來也有不少存貨了.

文奶奶和張家夫婦同樣憋壞了,懶了一個月感覺渾身骨頭都軟了,在屋子里半個月雖然還能照顧那些發酵的黃豆,這豆子被三個長輩照顧的很好,而且完成了發酵的過程,進入了釀制階段,現在就等著時間過去它出油就完成最後一階段暴曬之後就能夠食用了,這個時間就有點長了.這沒了事情可做,整個人又蔫了,這不天一放晴,就想著要去做些什麼,也不管他們其實壓根就沒有啥做的.

而莫大叔天一放晴就跟文欣說了要去鎮上一趟,家里快要斷糧了!本來莫大叔一個人他的存量足夠他自己吃一個月了,但是家里一下子就多了7張嘴,能支撐半個月還是因為把文欣家里的番薯,蛋,醃制了的魚等給拿了過來.文欣也知道這一場雨過去家里的菜園子肯定是要毀了的,于是便叫莫大叔去把能摘回來的菜都摘了回來,不然這憋屈的半個月,還真不知道吃什麼.

河水還沒有退去,但河水最終流向的便是大海,所以著河水定會退得比較快,估計再過半天就能夠趟過河水去對面家里面了,文欣急著去看她的蚯蚓死光了沒有,奶奶急著去看看家里面的雞鴨和菜園子,張家夫妻急著回去看看自己的小木棚房子還在不在,三個小男孩急著去找新朋友玩!

但一行人看著蕩漾的河水,無奈的對視一眼轉身又回了大廳,哎,等著唄!也就半日的功夫!

午後水慢慢的退下了,只要擼去褲腿,就連文欣也能從河里過去,當然要一邊有人扶著,畢竟文欣還太小,即使著里屬于淺水區,但河水水位還很高,河水唰唰往下游的推力非常的大,要是沒有人扶著很容易就被河水沖走,拉都拉不回來.別想著自己會游泳有多麼的了不起,覺得泡水里完全沒有關系,這河水推力那麼大你游來看看啊?一個暗湧就能把你卷跑好幾米!

七個人攙扶著過河,四個孩子在中間,兩個大人在兩邊,老人在四個孩子的中間,就這樣安全的過了河.到了對岸張家一家人便往自家去了,奶奶進了院子首先就去看她的寶貝雞鴨,見屋子里活蹦亂跳的雞和鴨這才放了心,內心對于莫大叔又是一層感激.

把雞鴨從擁擠的籠子里面放出來,讓他們自己覓食去,奶奶就急匆匆的往菜園子里去了,這個時候文欣早就已經到了菜園,家里的菜園里的菜果然都已經東倒西歪了,有些抓力淺的那些比如黃瓜,小白菜,油菜老早就被雨水沖走到四處都是,堅挺著的幾乎沒有.就是茄子辣椒樹都折斷了很多枝杈,整個兒捏了吧唧的七斜八斜!

這些奶奶會處理的,文欣默默跨過菜株的"尸體"往芭蕉樹下走去,恩這些"尸體"等奶奶篩選過後都將是她蚯蚓的肥料!

走到自己的蚯蚓推,果然雖然芭蕉葉夠大擋住了很多的雨水,但是這雨夠大地上的水也夠多,著摞起來的茅草堆還是沖垮了,地上都有幾條光裸的不知是不是垂死掙紮的蚯蚓.用一根樹棍子啊坑里面巴拉幾下,果然原本已經長勢喜人的蚯蚓已經不剩幾條了,要麼是悶死了,要麼就是被水沖走了,文欣看著扭啊扭就是走不出幾步的光裸蚯蚓,更傾向于後一種猜測!坑里的蚯蚓絕逼是被水給沖走了.

三個坑都看了看,文欣默然直接撿起地上有氣無力還使勁的扭動的蚯蚓丟進了空間做好的肥堆里面,這蚯蚓別看要死不活的,生命力頑強著呢,休息個一天兩天,絕對又是生龍活虎絕對有力氣給你生一窩小蚯蚓,嘎嘎嘎!文欣巴拉巴拉抓了還幾條丟進去.

找到了蚯蚓的種,眼前這三個自然也是不能放棄的,文欣重新把水沖的遠遠的茅草什麼的又給扒拉回來,這回去不是拿來蓋,而是直接丟進坑里做肥料了,被雨水跑了那麼久就是干了也會快速風化,蓋的茅草還是重新再去弄過!

文欣整個小身板都藏在芭蕉樹下,又是在菜園的另一邊,所以奶奶來了菜園子,把好多菜扶好,又把可能還種的活的菜種回地里,都沒有發現文欣,直到文欣主動出來!

"妞妞,你在哪里作甚?"奶奶正挖坑種一株油菜,就見文欣從芭蕉樹下出來,看著芭蕉葉不斷的滴著雨水,皺起了眉頭.

"奶,我在看我養的蚯蚓呢!"文欣一臉的沮喪,"全被雨水沖走了!"

看著文欣一臉的傷心,奶奶也舍不得說什麼了,自己這不都急著來看菜園子麼,這丫頭估計也是急了,于是安慰道:"誒,那就在養一些吧!這下大雨也沒有辦法,這不咱家菜不也被水沖走了,不難過哈?"當然奶奶也是知道文欣養蚯蚓是來喂雞的,這用意和心意是好,但是從來沒有人嘗試過的事情,文奶奶也沒有報多大的希望,只是當文欣在玩,但表面上文奶奶都是支持不打擊的!

文欣瞬間心里偷笑,面上的沮喪也一散而光,重新煥發歡樂,"恩,奶我知道了,等雨水沒有那麼多了我就在丟幾條過去,一定能養很多蚯蚓來喂雞!"說著文欣也撿過地上一株她覺得很鮮活根莖也沒有損毀很多的小辣椒樹,在另一邊的辣椒地里蹲下,"奶,我幫您呀!"

文奶奶艱難文欣不沮喪傷心了,臉上寵溺的笑了笑,見文欣做的有模有樣也不多說什麼.一般像現在這樣半個月暴雨之後,會在過幾個月才會有這樣的大雨,所以文奶奶也不擔心今天把菜園收拾好了,明天又來一場雨沖毀.

收拾了一會兒小姑姑李蘭也帶著三個不允許現在就跑去玩的表哥過來幫忙了,于是這菜園子收拾的時間就簡短了很多,這邊弄好之後,奶奶和小姑姑就去收拾之前被雞鴨住了半個月的房間,收拾收拾那些漏了雨的地方,還要把濕透的柴火拉出去曬曬.

這就沒文欣什麼事兒了,于是文欣跟三個表哥眼對眼瞪眼發呆了.地上還有很多水,就是有游戲玩,也不適宜,她倒是想去抓魚,奈何現在水位還有些高,自己的身板可不是前世那個了.至于外面泥漿里面溜啊溜的泥鰍,文欣表示木有興趣!

于是這個也只能作罷!

"走表哥,咱們去廚房做好吃的去!"想來想去文欣也只想出這一個打發時間的法子,文欣頓時起身象征性有些粗魯的拍了拍屁股,就朝廚房走去.她想起了之前她養著的田螺了,這下了半個月的雨,她都要忘記自己還養著那玩意兒了,之前在莫大叔家里面都完全沒有想起來.

這田螺要不是在河里,魚塘,就那麼用清水養著可是很容易養死的,一般能夠撐上一個星期就足夠表示那田螺的頑強生命力,特別是在菜市場買的那種小螺絲,養上三天能夠活下一半來就頂天了.

她家這養著的雖然看起來生命了很強能夠跟老家魚塘的想比,但是那幾天為了能夠盡快的吃上,她每天可都是非常勤快的換洗米水,還有放一點醋進去.這可都是加快田螺吐乾淨泥沙,這東西吐完了那田螺活得下來才怪!

廚房還沒來得急收拾,這里漏雨也有些嚴重,地上都有水混著泥成了漿,文欣只能小心的走過,防止鞋子弄髒,廚房里的柴火還好一些,外面的就里里外外全濕透了,完全不能用.

文欣上前看自己養田螺的木桶,伸頭一看,好家伙居然都還活蹦亂跳著,一個個的伸出了鮮嫩的肉肉來呼吸抑或喝水?想著連續半月的雨,想著應該是環境導致的.雖然這田螺是沒有直接接觸雨水,但是也能夠感受到環境的變化.每一場雨都能夠淨化一次空氣,帶來新的活力,生命力.

不過看著木桶里面的水,這田螺倒是養的前所未有的乾淨了,換水洗直接清洗一兩次,絕對就能夠上鍋了.

跟著文欣進來的表哥們,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文欣也終于知道了,長得高高瘦瘦臉長得比較瘦長是大表哥張祖生,長得稍微比哥哥高那麼一點點臉稍微圓潤一點眉毛三人最粗的憨厚少年是二表哥張祖清,三人中最纖細苗條竹竿一樣的就是小表哥張祖文了!

三個少年看著桶里的螺絲,臉上同時驚訝表露無遺,張祖文驚呼,一臉不可置信以及厭惡,"妞妞,你要煮這個吃?這個不好吃,腥,還磕牙!"其他兩兄弟也搖頭表示他們完全不想吃這麼個玩意兒,顯然他們吃過卻沒有處理乾淨,有可能還是直接撈起來外表洗乾淨就煮了吃了,這樣能好吃才怪!以前山海村的村民對待海上的海貝,螺絲不也是這樣麼!

"哎呀,表哥這個不能從河里撈起來就吃的,要養幾天,這樣它們才會把肚子里的髒東西吐出來,咱們子啊炒來吃就好吃了,我們早就吃過很多遍了,二狗哥哥肯定帶你去過不少海邊吧,那里也有不少種類的螺絲呢,都是要先處理才能吃的!"文欣自然知道小表哥說的磕牙是怎麼一回事兒,看小表哥厭惡帶著點點郁悶和一絲憤怒,就知道這其中怕還有故事呢!

文欣是好奇啊,但是也但心這臉皮薄,好不容易在自己面前放松許多的小家伙,會羞惱呢!變忍住了,等著,以後混熟了再挖吧!

帶著懷疑,三個表哥按照文欣的指示,洗田螺,燒火洗鍋,切姜絲,辣椒絲,蒜片,文欣自己又偷渡出一些八大料,一切准備就緒倒油爆炒,加水加料煮熟,撈起過水在爆炒,立時整個院子就沖刺著刺鼻的香味!是那個男孩子已經完全退去了眼中的懷疑,眼饞流口水的看著鍋里的田螺,那麼香的味道,從來沒有聞到過,誰敢說這東西不好吃?絕對好吃啊!

"咦?啥東西味道好香!"剛從地窖里面出來的李蘭問著空氣中想忽略都不能的香味,一臉的好奇,來娘家里這半個多月的時間,這吃到的新奇好吃的玩意兒真是半輩子都沒有嘗過,不說沒有嘗過就是見都沒有見過聽都沒有聽過哩!

文奶奶一聞到味道,就知道是什麼了,笑著說道:"嘿,是妞妞那丫頭在炒螺絲呢!你來之後都沒有弄過,所以不知道!聞這味道,該是弄好了,走咱也去瞧瞧熱鬧,你也嘗嘗看."

把鍋里的田螺分裝好四大盤,一盤准備留著給大叔,一盤留著下午的時候絕對被憋壞出來放風的二狗子他們,兩盤就家里解決了,至于村長大伯和王爺爺他們,明天的時候在去那河里撈撈,直接送一些過去給他們就成!

才把東西放桌上,奶奶和小姑姑就進了廚房,同時小姑父也走進了院子,一大家子開始搶田螺吃.特別是張家一家人,以前怎麼可能沒有弄過這個玩意,但是難吃死了,哪里會想到處理好了居然那麼好吃.聽著大家伙把田螺仔吃的磕巴響,文欣簡直不忍直視.雖然那確實是可以吃,並且很多人都喜歡吃,但是文欣就是沒有那膽量,看著別人吃都覺得胃疼!

吃完田螺差不多也就中午了,文欣出來看了看,河水果然退去很多,果然有一個海納百川的大海洋在,再多的水都能夠快速的退去!

中午飯吃的比較簡單,從菜園子里撿回來還能吃的幾樣蔬菜,干海帶泡好後煮的湯,以及一大鍋粥,家里的米已經告罄了,奶奶打算下午就去問問誰家有富余的米買回來一點,要是沒有就只能去孫家屯的孫家雜貨鋪去看看了,那里定會有的.

正好自己下雨前訂做石磨應該也好了,該去問問,要是好了就回來讓人抬回來!

下午,二狗子一眾伙伴果然來了,不等文欣拿出炒田螺熱了給他們吃,一眾小男生們,就想去淤泥里面抓泥鰍以及鯰魚,顯然相比較文欣的不感興趣,男孩子以及兩個年長一些的兩個姐姐可不這樣認為的!看小家伙們都各自帶著自己的小魚簍呢!碰到什麼,都可以往里面裝.

"嘿,等等,我中午炒了田螺給你們留了一盤,你們吃完咱在去."文欣也不好脫隊,不過去之前還得先把田螺熱了給他們吃掉,她可不認為到時候玩瘋了,還會來家里,絕逼直到晚上直接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沒想到還有吃的,說著就要走的小家伙們,頓時快速轉身,同時往廚房跑,炒田螺啊話說那玩意兒他們也時不時吃,但是就是沒有妞妞弄得好吃.

吃完了一盤的田螺眾人還有些意猶未盡,太少了,別看滿滿的一盤子,但是那田螺個大,一個就占那麼大地方,所以平分下來每個人也就得幾個,文欣也沒有辦法,誰讓當時就她和大叔兩個人,去的又有些晚了,忙著叉魚挖蓮藕,能弄來這麼多已經不錯了.

文欣也說了,自己大算明天說服莫大叔在去撈一些回來,要是想要的一起去的,那明早上就早點過來,不然她就和莫大叔走了.結果自然是涉及到吃的,就沒有不同意的!

從文欣家門口開始,一眾人在淤泥里開始找目標,特別是河岸的那些草叢里,更是不放過,那里很可能就會有沒跟著水退回去傻魚,所以每到河岸上小伙伴們都會用木棍分開草叢查看,看著眾人的謹慎文欣贊許的點頭,幸好沒有蠢到直接上手去扒,要是里面有蛇怎麼辦!

泥鰍和鯰魚雖然都很會鑽泥也很滑溜,但是被留在了岸上,嘿嘿,那可就不好意思了,最多也就讓你逃一會兒,最後還是會被這個或那個小伙伴們抓住裝簍子里!文欣看著不一會兒就滿手,滿身,滿臉泥的伙伴們,一臉的憂傷.

好懷念以前的用釘子做的叉子,一上手一個准,絕對不會任那些玩意兒滑不溜秋的戲弄,更不會弄得自己一身泥,當然這樣抓到的就都是滿身傷的死泥鰍了,混著泥巴不怎麼好清洗,不過文欣覺得那都是小意思了.對于這些黏糊糊滑溜溜的泥鰍,鯰魚沒好感,所以文欣雖然也脫了鞋子,擼了褲腿,但那不過是做做樣子,自己的簍子里面除了幾個田螺可沒別的啥!

看著小伙伴們追著一條蚯蚓啪啪的只跑,這邊濺得他一身泥巴,那邊甩的她一臉的泥巴,文欣在安全范圍完全不受影響,看著笨拙的追匆忙的搶急切的抓,還烏龍的弄誰誰誰一身泥,站著一邊咯咯地笑.但看人笑話總是會遭報應的,這不被春桃追著的一條肥鯰魚朝著她這邊來了,春桃第一個找到那麼肥的鯰魚,想著晚上回去就能加餐,那是滿臉興奮伸手霍霍,跨的步子那一個大,在小伙伴們面前,是一點都不顧及淑女形象了.

文欣就是在春桃抬腳跑的時候中招的,一團碩大的泥巴在春桃小腳帶動下飛了起來,咻一下吧嗒一下就在文欣的腦袋瓜子里面安了家,偏偏春桃完全沒有發現這一幕!倒是遠處和豆豆搶一條泥鰍的小*看到了這一幕,很不客氣的大笑出聲!

這下其余的小伙伴們都發現文欣的狀況了,時間寂靜了一秒鍾,看著原本穩穩的在文欣頭頂的泥巴滑溜一下在文欣的兩邊滑下,頓時文欣乾淨的臉蛋就留下了兩條粗"淚"痕,爆笑聲響起,大家伙都望著文欣不客氣的笑,當然是沒有惡意的.

春桃一把的在文欣腳下摁住了肥鯰魚,抓住迅速裝簍子里,聽到笑聲抬頭茫然的看著面前的文欣,眨眨眼,"妞妞,你咋拿泥巴話淚線呢?太丑了,走姐姐帶你去洗洗!"說著很好心的牽起文欣乾淨的左手,朝著一邊的河水走去!

看著自己特意不想弄髒的左手跟大家伙的已經沒有啥區別了,甚至比自己撿了田螺的右手還髒,文欣滿頭的黑線,連頭上依舊穩當的那一團泥巴還郁悶.無奈肇事者完全不知情,又是處于好心,她想調侃下都不行,還有比這更郁悶的事情麼?

當然有,當文欣已經完全放棄獨善其身,融入到小伙伴們抓泥鰍的游戲中的時候,一條紅鯉魚出現在文欣的眼前,文欣那個欣喜那個嗨皮,蹦著小碎步就要下快手把魚抓住.可能是受到了威脅,僵在泥漿中巴掌大的紅鯉魚動了動,一個挺身就蹦了起來,然後"噗通"一聲回歸了小河的懷抱!

文欣傻眼的看著距離她以及原本鯉魚呆著的地方,還有五步遠的河,那是滿心的郁悶,就是因為知道這魚根本就在劫難逃,所以她才那麼大動作好麼!可是誰告訴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那不動彈的紅魚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做到的?

還有比這更郁悶的事情麼,還有麼?哦,沒有了!因為文欣放棄了,依舊撿著她的田螺,這個東西好不會跑!

果然小伙伴們一玩就玩到了傍晚,然後各自提著還算是豐收的簍子,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