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大雨來襲
吃完午飯之後,文欣如約的帶著三個新上崗的表哥去玩,不過二狗子等人還沒有來,所以文欣也沒有把他們帶出去,前院後院轉了轉,還特意的去觀看了自己的蚯蚓養殖.

"表哥,你看著就是我養的蚯蚓,有了這麼多的蚯蚓,以後養雞就不用吃家里的糧食,也不用自己辛苦的挖蚯蚓,直接那這里的蚯蚓喂就可以了.這樣就可以多養一些雞,能下蛋能吃還能賣錢,要是表哥以後有了自己的房子,也可以養蚯蚓喂雞,蚯蚓洗乾淨了煮熟加些糠拌了還能喂豬呢,長的比吃糧食長的還快還壯."

文欣會這麼說,自然是因為她自己知道真相,不然她怎麼敢?不過也不知道是誰的疏忽,既然忘了給她介紹三個表哥,她也只能三個一起叫.

三個小娃一聽眼睛火亮火亮的,其中一個個子高點,文欣一直認為是大哥的問道:"小表妹,這個能養蚯蚓?雞吃蚯蚓就不用吃家里的糧食了?我們就能養很多的雞了?以後我們天天都能吃雞蛋?"以前家里就是因為沒有糧食,所以家里就只有兩只下蛋的母雞,生的蛋都要拿去換錢的,那雞蛋還是在他生病的時候吃過呢,可好吃了,男孩有些渴望的看向了文欣.

唉,可憐的孩子,願望居然那麼的渺小簡單,文欣肯定的絕對的點頭,"當然啦,你沒見我家就養了很多雞?那可都是吃菜葉子和蚯蚓的."文欣說謊絲毫不打草稿,臉不紅氣不揣,"要是你們家要養雞,可以到奶奶也就是你們外婆家拿小雞仔,奶奶昨天才拿雞蛋去孵小雞呢!當然你們也可以拿家里的家蛋自己去孵小雞,就是要等更久."

在文欣一通肯定的話下,于是三個不明真相的老實孩子,在自己家房子做好之後就弄起了蚯蚓養殖堆.

又教唆了三個純潔善良的好娃子,文欣心里那叫一個得意!等二狗子等人一來,就大手一揮,去海灘撿牡蠣去!這自然也是為了讓三個表哥熟知趕海的事情,同時也想讓三個男孩子快速的跟二狗子等人玩起來.

二狗子等男孩子顯然對三個新出現的伙伴好奇不已,一會兒問東一會兒問西,鼻子文欣預想的還要快的熟悉起來,果然男孩子的友誼你不懂!

一下午的時間十幾個孩子們便在沙灘上玩起來,一會兒跑到椰子林敲椰子,一會兒攀到岩石上拿著樹棍子摸牡蠣,偶爾還去沙灘上挖貝殼找蝦子螺絲,間或引水堆沙子玩.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個下午的時間雖然很短,但是卻足夠幾個新來的男孩子們和大家建立起和善的友誼.文欣也沒有要求那麼高,至少三個表哥以後能夠和大家玩在一起就好了.

相約隔天去教三個新伙伴去抓野雞,一天也就這樣過去了.

晚上奶奶樂呵呵的抓了一只鴨子宰了,配上下午下午在海灘上的收獲,以及據文欣從山上套子綁的一只野雞,一個破舊的小院子餐桌上卻能夠有一只雞一只鴨,真的是非常不錯了,有多少農家會這樣吃?

"娘,我記得我還在家里的時候,這海灘上的東西可都還沒有人去撿,那個時候有人去海灘卻也沒到沙灘上居然也有那麼多吃的.以前可沒有人能想到這海上漲潮居然能帶來那麼多東西,以前竟是沒有人發現.山海村居然有這樣大的變化!"晚飯的時候李蘭看著桌上的海鮮,發出一聲喟歎,就那海灘上的東西,雖然這味道有些重,但處理好了卻都是美味,就這能養活多少人啊!

文奶奶立即自豪的笑了,"哎喲,那都是小妞妞的福氣,遇上貴人,貴人指點,咱這村子次啊才能這番大的變化,不然哦誰知道那無人問津的沙子里還有那麼多能養活人的玩意兒."

李蘭和張大郎看著文欣的目光就有些不同,在他們看來這能遇上貴人本身就說明了這人身上的氣運深厚,這老百姓最相信的莫過于這些莫須有的命理,不然為啥貴人別人不找,偏偏就讓小丫頭給遇見了?這里可是村尾背後就是大山大海,就是有貴人錢來那也是從村頭進,這一路上就遇不上個人?在他們看來來文欣就是一個有福的,未來不說大富大貴也絕對是一番平順的.

文欣被三個長輩的眼神看得有些發毛,顫著手夾了一個雞脯肉到奶奶的碗里,想翻白眼又不敢在長輩面前不雅,只得扒了口飯嘟囔:"奶奶看您說的好像我有多偉大似得,要不是大叔人好心善,他也不會告訴我這些不是,人家就喝了咱家的一口水,在咱家休息了一會兒,看著那海上豐富的資源就這樣生生的浪費,這才嘀咕似得跟我說了好不."

"嘿,那也是咱們妞妞的福氣不是!"看出了文欣這是不好意思,小姑姑李蘭理解的笑笑,給文欣夾了一塊雞腿肉,看的邊上的三個小子羨慕不已,文欣只得無奈的幫三個男生夾了肉.這些孩子明明都是自己的外婆和表妹,偏偏要那麼客氣,吃個什麼菜還要娘親的首肯,搞得跟在陌生人家做客一樣!

一邊的三個大人看著文欣的表現,倒是欣慰的笑了!

晚上張家一家子是在新收拾出來的那間房擠在一起湊合著過,孩子和娘睡床,男人搬了一些稻草打地鋪.

睡覺的時候,奶奶把文欣拉到一邊,"妞妞,你這姑姑過的苦,現在想著要在咱村買個宅基地建屋子落戶,奶奶想幫襯一把,所以想給你姑姑一些銀子,但這些銀子都是你給奶奶的,所以奶奶就想問問你的意見,你要是不同意,奶就不給."她沒有說自己會去借的想法.

"奶,小姑姑不跟我們住一起麼?"沒想到奶奶居然會跟自己上商量,不是問自己的意見,只要有這一點,其他的又還有什麼好在意的?再說小姑姑一家卻是不過,姑父是一個老實的,小姑姑又是一個看著就輕快利索的,三個表格雖說害羞了點,卻也是好孩子!既然能幫自然是要幫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不住一起,你小姑姑說了他們有手有腳能自己養活自己,靠著娘家不像話,而且對張家名聲也不好,奶奶聽著也是這麼一會事兒,就同意了."

"哦,那奶你給小姑姑唄,不用跟妞妞說,要是家里沒有銀子了,妞妞還能賺,奶奶現在也不是在弄醬油的事情了麼,以後醬油弄成了奶奶也有收入了,妞妞也再跟莫大叔弄雞蛋糕的事情,賣了錢咱家就不缺錢了,以後會越來越好的,小姑姑咱也能幫得上,有錢了還能送表哥們去讀書考狀元呢!是不奶?"

"對對,咱妞妞說的都對!"

奶奶帶著輕松的笑,抱著文欣沉沉的睡去了,文欣卻睜著眼睛看了看漆黑的房間,然後歎了一口氣閉上眼睛,精神沉入空間去摘水果了.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想要真正的清閑,就現在這點身家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夠吶!

隔天一早二狗子等人帶著三個表哥上山了,文欣沒有去她要留下來幫忙攤豆子,醬油到了豆子的發酵階段,文欣不放心便留下來准備看看!

家里的竹籬和篩子都是夠的,唯獨的就是沒有木架子,當然這也是之前,在准備的時候奶奶便已經委托王爺爺弄了,只是現在李蘭一家的到來有些意外,原本准備的用來放置的房間,現在住著客人.

因為是第一次是嘗試,所以最後文欣建議就在廚房隔開一個地方來放置這為數不多的豆子,正好廚房的溫度更高一些,還能促進發酵.另一邊文奶奶也找來了還在村子的半大小子和張大郎以及莫大叔一起,幫忙先給張大郎一家先架個簡單的木頭棚子住著,地方就在文欣家邊上不遠處一個緩坡頂上.

再過一天莫大叔就要喬遷新居了,這是要擺流水席請客的,別的不說肉要管夠,文奶奶依舊被莫大叔請來當掌勺,因為要准備好可能一個村子的飯菜,所以除了文奶奶,莫大叔還讓奶奶自己看著選幾名婦人幫忙.

沒辦法鄉下地方也沒得去請什麼客棧酒樓的廚房師傅,農村家里夫人會做的也是家常小菜,而且下鄉人的要求只要能管飽,對于菜色更是沒有特大的要求.所以誰幫忙都是一樣的了,文欣卻被莫大叔信任給奶奶打下手.

所以操心自家豆子的事情之余,文奶奶還有文欣還要忙活著設定一天後宴席的菜色,又還要去看看小姑姑李蘭家的木頭房子,所謂是一心三四用.

"奶奶我看這樣就成了吧!"文欣伸手扒拉扒拉一個篩子上已經涼透蒸熟的豆子,看著其他篩子和竹籬上的豆子,心里卻在想著,既然小姑姑一家人品性情還不錯,拿自己之前收起來的那些鞋墊布匹,應該能夠找一個時間拿出來了.

雖然之前是為三姐妹准備的,但她畢竟買的不是成品鞋,還是中號的,給三個表哥做鞋子也是可以的,倒是那點子的布可能不夠!

張家的行囊她可是看見了,吃飯的家伙是沒有的,一家人的行頭,也就幾件換洗的麻布衣服,鞋子!就是那據說是賣了房子地契的銀子,估計也是沒有剩下多少的,因為文欣有見到張家特意買來送給奶奶的幾十個雞蛋,一只雞,一刀肥肉還有幾塊碎棉布!這些東西雖然在文欣看來花不上多少錢,但是對于張家,沒有田產只有一棟破舊院子加上一些鍋碗瓢盆,這些東西想要湊出來,指不定是掏光了所欲積蓄了.

文欣搖了搖頭,這小姑姑就這麼大手的花掉了積蓄,也不知道她到底想過沒有自己一家子到了山海村的的時候該怎麼生活.哦,對了,難道是因為姑父?據聽牆角得知姑父張大郎的祖家是磨豆腐的,雖然姑父張大郎小的時候爹就死了,但是她娘卻嫁進張家的時候跟著男人一起磨豆子做豆腐,所以這門手藝自然也傳給了她姑父!

姑父會磨豆腐這好啊,來了那麼久她卻一次都沒有吃到過豆漿豆花還有油炸豆腐,不想的時候不覺得,這一想起口水又泛濫了.家里別的東西不多可是黃豆卻是有的,就是自己家不夠這山海村也多的是人有黃豆,這黃豆在古代卻是不怎麼值錢的玩意!

恩,看來她還要去一趟孫家屯找那個石匠頂一套磨石.除了這個還要定做兩個圓形石槽,一個用來打茲巴一個放著備用興許什麼時候就能用上!這個扛回來挺重的,看來又要麻煩莫大叔了,誰讓她熟悉的大叔級人物都去修山路去了呢!

不管是磨豆子還是磨米漿都需要用到磨石,不過這個磨石到底是放在自己家還是讓張家接受?如果姑父要做豆腐生意,那麼這磨石最好是放張家,可這張家會不會接受,通過文欣的觀察得費一番功夫,這個就要奶奶去解決了了!

隔天便是莫大叔的喬遷之喜,莫大叔很早便去山上打獵了,來家里幫忙做飯的嬸子也都早早的來了新家開始燒火請灶神,把准備好的供奉放在灶台還點了香燒了紙就算請了灶神,請完灶神諸位嬸子便忙乎起來處理各種食材.

先是炸了豬油,炸出來的油渣裹上一些鹽就算成了一道菜,文欣在一邊讓奶奶取了一塊五花肉在熱水滾了兩滾,又在鍋上燙了燙豬皮,把豬皮上那比較難處理的豬毛給剃乾淨,用清水洗乾淨之後就讓奶奶切成拇指厚的快,准備用來做酸菜扣肉!

對于扣肉很多人喜歡梅干菜,也就是梅菜扣肉,不過文欣卻不喜歡,梅菜太甜而她速來就喜歡咸的辣的,而且梅菜一般都比較老,吃起來感覺在嚼草根,嫩又好吃的梅菜很少,當然這是次要的,主要還是文欣不喜歡甜.

外面賣的扣肉一般都加了糖,不完全是菜的原因.當然更高級的用的是蜂蜜,而且為了讓豬皮顯得好看,在切塊之前,這豬皮都會拿去先炸一遍,等起了褶子才切塊備用!不過現在是農家擺席,雖然是主家請客,但是習慣了簡約的婦人,連油都是省著用,又怎麼會放油炸豬皮?還就怕把這塊豬肉上的豬油也給炸了出來!

綜上文欣不僅簡化程序,還專門炒了酸菜備用,當然酸菜里面少不得家辣椒,也不是文欣只顧著自己的口味,這也實在知道山海村的人普遍喜吃辣的情況下決定的,要自由她一個人喜歡吃辣,怎麼說她也不糊不顧及眾人的口味兒一意孤行不是.

除了這道酸菜扣肉是文欣提議,還有一道干鍋鴨肉也是文欣拾掇著奶奶做的,當然這其中很多調料其實不足,但也簡而化之了,尋常家庭都不可能會弄的那麼複雜,就別說現在這農家小菜了,味道上新奇一些,吃著不會膩味也就是了.

其余的都由請來的三位嬸子和奶奶自己做,文欣也不插手,她可從來就不小看這些罪人稱為最底層的勞動婦女們,要知道往往就是這些人創出那麼多的吃食和吃法!

能夠增加特色的兩道菜下去,文欣便沒有在管廚房的事情,而是找上了自己的姑父張大郎,主要還是想要問問這位小姑父的想法,是想跟著眾多的村人一起朝著海上發展做一個漁民呢?還是做回老本行做豆腐!等知道了姑父的想法之後,自己再去跟奶奶說,要不要把石磨給張家!

而且在昨晚她就像跟奶奶說這個事情的時候,就想起了自己現在畢竟還是一個孩子,很多事情自己出面的確實不怎麼合適,索性自己也給了奶奶30兩銀子了,那這弄石磨的事情還是交給奶奶去辦好了.

至于她還是想著怎麼能夠為奶奶帶來更多的財富好了,迄今為止她能夠想到便是上次自己說的雞蛋糕的事情,現在有了小姑姑在,這個事情就能夠交給小姑姑去做,而她可以提供銀錢買白面,而小姑姑則負責在家做,莫大叔則負責往外銷售.還有就是趁著莫大叔什麼時候上山自己纏著去,偷偷把空間的一些能夠拿得出來又能賣些錢的藥材拿出來一些交給奶奶去處理,最後一個就是自己在王爺爺那里玩笑般卻信誓旦旦弄出來的蚯蚓養雞,田螺養鴨!

這樣把東西交給奶奶辦,都不用她想著法子這個不安全那個不安全的顧忌怎麼把銀子交到奶奶手里,她只要在家里琢磨著那蚯蚓養雞就成,還能偷很多閑呢!

"咦?妞妞你咋站在這兒發傻?不去跟小伙伴們玩?"文欣這站著走神呢!自家小姑姑提著文欣家里面的碗筷從外面進來,這看見文欣居然一個站在院子里低著頭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連她進來好一會都沒發現.

"哈?"文欣回神,"哦,是小姑姑啊,我找小姑父來著,小姑姑姑父人呢?我有事兒問他哩!"

"恩?你找你姑父啊,他正在家里面把昨天剩下的木頭收拾收拾,准備最幾張凳子出來呢!咋你找你姑父啥事兒?"

"嘻嘻,秘密."嘻嘻笑完,文欣一溜煙跑了,徒剩下李蘭有些驚愕,突然反應過來噗聲一笑,搖頭進了莫大叔寬敞明亮的廚房!

看著這廚房那兩大一小的三口灶,李蘭心里一陣羨慕,沒有那個廚房好手見著這樣的廚房不羨慕的,但也只是羨慕了,想著什麼時候自己家也能夠擁有這麼一間寬敞明亮,多灶的廚房,淳樸的鄉人沒有那麼多的心細.

李才把碗筷放下,就主動的去幫忙摘菜洗菜,廚房里的嬸子都是跟文奶奶交好的,也知道李蘭的身份,見著李蘭便和善的打起了招呼,不一會兒就聊起來,見李才不多舌卻每每也能不輕不重的接上話,說說意見好好奇恭敬詢問,手上干活卻麻利沒有意思耍滑偷懶,便對爽利的李蘭有了好感,也不全是看在文奶奶的面子上了.

文奶奶看著自家女兒能很快的融入進來,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既然要在這個村子生活,那交上幾個能在未來有什麼事兒也能幫襯一把的嬸子是必須的!

這邊其樂融融,那邊出了門便去張家臨時的木頭棚子的文欣,也如願的找到了自家小姑父,正如小姑姑所說,在削制木頭呢!不過在文欣看來倒是有些像前世村里的老木匠削制扁擔,而不是小姑姑說的做凳子!其實文欣很想說,這用木頭凳子還不如用竹椅子呢!奶奶就是個中高手,做幾把竹椅子也就是幾天的事情,相信奶奶樂意之極!

"姑父!"還在半山坡的時候,文欣就朝著山上的張大郎招手打招呼.

"是丫頭啊!咋?找姑父有事兒?"見是文欣過來,張大郎趕忙放下手中的木頭,在身上擦了擦手,對著文欣憨厚的笑.

文欣朝著張大郎眨眨眼,"嘿嘿,姑父,我是偷偷來找您的,我想問您些事兒?不過不管姑父怎麼說,可不可以不要告訴小姑姑和奶奶,我來找您問的事兒?"軟軟糯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撒嬌的意味!

見文欣可愛的樣子,沒有女兒,被媳婦兒見天的朝著想要女兒也說的想要個女兒的憨厚張大郎,鬼使神差的點頭保證,"誒,成姑父不說,丫頭你說找姑父要啥事兒?"在大男人張大郎看來,小丫頭找自己來說事兒,卻不能告訴姑姑和奶奶,定然是有什麼事情要自己幫忙,完全沒有想到文欣要說的其實是他自己的事情.

見自家小姑父一副憨厚老實的樣子,文欣歎氣,這性子在自己親友面前是好,但是在外人心有別圖的人那可就是被欺負的份了,被賣了也是幫人數錢的.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索性小姑姑看起來是一個精明的,而且在這偏僻的小村子,這小姑父也不太可能接觸到那些奸猾的人,文欣微微放心!

"嘻嘻,是這樣的,我聽奶奶說姑父您是做豆腐的好手,我去鎮上的時候就見過人家賣豆漿豆花的,可好吃了,那豆腐一定更好吃,就是想過來問問姑父以後還做豆腐賣麼?"

沒成想文欣一來就是問這個,張大郎一楞,不過看著文欣小臉滿滿的渴望,下意識的就以為文欣這是饞了,于是笑道:"嘿,這算個啥,丫頭要是想吃了,姑父就給你磨豆腐去,想什麼死後吃都成!"隨即想到什麼,"咱這村誰家有石磨的沒有?可以去借用麼?"

"哎呀,不是啦!"文欣急切的擺手,有種欲蓋彌彰的嫌疑,在張大郎看來小姑娘是臉皮薄,不好意思了.

不等張大郎安慰說沒關系,文欣就開口了,"姑父,人家是想問您打不打算從新做豆腐生意,妞妞想讓奶奶直接去孫家屯定制一套石磨去!"額,不小心說漏嘴了.

文欣也干脆的破罐子破摔,為防小姑父誤會自己和奶奶又瞧不起他們的意思,文欣接著說,"姑父您也知道咱們在村里都沒有田地,自然是要琢磨一份手藝養家,奶奶現在在琢磨醬油,姑父您以前也是做豆腐的,也算是個祖上的手藝了.雖說咱這村子偏僻,但是附近的村子也是不少的,這豆腐一般也只有過年的時候大家伙才會動手磨上一磨,可是平時壓根就不會費那個神,姑父要是做豆腐賣,就算賣不上多少錢,但是也能夠慢慢給表哥們存著錢以後娶媳婦不是!"

文欣頓了頓,"更何況,以前家里就我跟奶奶,一老一小就是過年想磨豆腐,不說借人家的石磨了,就是奶奶去了那石磨奶奶要推那是很吃力的,就算有人願意幫忙,而且麻煩人也是很不好的.再說之前家里那個情況,奶奶每天就想著一日三餐的事情,哪里又會去弄豆腐吃,妞妞長這麼大還不知道豆腐是什麼味道呢?"文欣說著有些落寞,確實落寞啊,她那麼一喜歡吃豆腐的人,五年都不知豆腐滋味,那難受的就別說了.

"所以,姑父,妞妞是想買了石磨以後自己家磨豆腐,正好莫大叔對我和奶奶很好,讓莫大叔磨個豆腐還是會的,可是這石磨就不會經常用到了.現在姑姑姑父現在回來了,姑父又是做豆腐的,我就想著干脆把石磨放在姑父家里,以後我和奶奶想吃豆腐了就上姑父家拿怎麼樣?"說著文欣又露出了憧憬的表情.

見張大郎張口就要說什麼,一看他那表情文欣就知道對方要說什麼,不過文欣還是快了一步攔截道:"姑父,您要是不賣豆腐,家里怎麼來錢,您不會是想著奶奶接濟吧?可是就是奶奶像也要奶奶有那個能力不是.可千萬別說您能跟著村里的人去趕海或者出海的話.首先那個東西可不能當飯吃,而且還是靠天吃飯,趕海雖說總有收獲但也不是長久之道,這想著白撿的人可一點都不少,再次想出海姑父您就沒有船,就是有船姑父您會掌舵出海網魚麼?"

最後文欣總結,"所以,姑父咱就這樣說好了,我讓奶奶去定做石磨,然後姑父您就暫時先做豆腐賣吧,以後要是還有好的營生咱再說成不!"

張大郎就聽著文欣小大人似得說了一句又一句,期間一句話都插不上,最後暈了頭,直接就在文欣話音落下之後,下意識的點了頭.點頭之後,就發覺了不對勁,可最後想想,覺得其實小丫頭說的一點都沒錯.

之前他勸著媳婦來伺候丈母娘的時候,他就想過自己會重操就業,原本他就是靠著那個養家糊口的,沒有那麼一家人怎麼活還真是問題.可惜家里的石磨卻帶不走,不得已賤賣,一路上的費用就不說了,本身就沒有多少積蓄,更是為了買那麼些禮物花去了為數不多的積蓄.當然不是他不願意花那個錢,相反他很願意覺得是應該的,所以在媳婦猶豫的時候,自己就拍板了.

為難的是,在想要去定做一套石磨,身上的銀子就不夠了,不說這石磨,就是身上的錢能吃上多少頓都是一個問題,好在丈母娘有心幫襯,這一來就叫來熟人幫忙搭上了能夠主人的木棚,媳婦還偷偷告訴自己丈母娘居然拿了10兩銀子幫襯.

10兩啊那可夠一大家子過上兩年了,可是這個錢是丈母娘給的,不能夠輕易動用,于是他便想到了娃兒們說的趕海和出海,想著要麼他就跟著村人去海邊撿海貨去.現在聽小丫頭一說,還真就是那麼一會事,不靠譜!

可這明著說是自家買石磨想要磨豆腐吃,卻因為家里不常用而要放在他家,這明顯的就是丈母娘想著幫襯呢,卻說了這麼一個借口,還讓妞妞這個娃兒來說,但該死的小丫頭卻說得很對!要是沒有一門手藝穩定的來錢,難不成還真要一直靠著丈母娘的幫襯過活?想想張大郎臉上就燥熱!

不說話那就是默許了?文欣看著姑父張大郎臉上表情幾變,最終有些黯然氣餒,垂頭喪氣,也不管對方心里幾個想法,只當他這是答應了.

"那姑父晚上回去我就奶奶說了啊,咱可說好了,以後妞妞要是想吃豆腐了,您可得給我吃哈!"文欣又嘻嘻笑起來,全當之前還有些嚴肅的場景不曾存在.

這下張大郎可就子能牽強無奈的笑了,"你這小丫頭,怎麼說姑父也不會少了你去呀!"明明是真心的來伺候丈母娘的,可這一來卻成了丈母娘在拉扯他們,這心里的愧疚虧欠怎麼都下不去.

文欣看著怎麼都臉色不好的小姑父,只得無奈的道:"小姑父,您別覺得有什麼,您能帶著小姑姑回來,奶奶不知道有多麼高興,這些年奶奶雖然不說可我早就知道,奶奶每晚想起姑姑們都要掉眼淚,所以啊你們能來,真心的對待奶奶真的比啥都重要.那些銀錢都是身外物,沒了有手有腳的總能賺回來.可這感情要是沒了,花上多少銀子也是買不回來的."

見姑父臉上有意動,文欣又加了一把火,"再說奶奶心疼自家女兒和外孫,就是在苦也想著幫襯一把,您要是就這樣拒絕了,奶奶指不定心里怎麼傷心!"說完見他若有所思,文欣就不再打擾慢慢離開了,等姑父回神,在憨厚的人也能發現她不同尋常的成熟了好麼?還是溜吧!過後她哪兒知道自己做了啥?做了啥?沒有吧!那都是你們自己的錯覺!

被文欣一說,張大郎瞬間反應過來,是啊,這都是老人的一番心意,他要是拒絕了苦了媳婦孩子,老人指不定怎麼傷心怎麼怨怪他!這銀子就當先借丈母娘的,以後慢慢的用各種方式還回去也就是了.老人這些年就只有小丫頭一個人陪伴,定時孤獨寂寞的,都說老人臨老就是希望子孫環繞來圖個熱鬧,以後還是讓三兒多去陪陪老人家,還有媳婦兒也讓她多去串串門子!

果然張大郎回神過來就深深覺得不對勁,細細想來文欣說的話,這才驚覺對方只不過是個5歲的孩子!不過隨之張大郎就放下心來,貴人都能找上門來,這孩子果然是有福氣的,就是不一樣!

文欣也不知道自家小姑父當下就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還差點就把自己神化了,這心里就惦記著什麼時候自己的姑父找上門,這算是一個小把柄被人抓在手里啊,這心里怎麼忐忑就怎麼忐忑著.這左等右等就是不見自家姑父來找他質疑神馬的,就是莫大叔的宴席上,這姑父還沒有找自己說話!一頭莫名之下,她也算是放下心來!

當晚文欣就跟奶奶說了買石磨的事情,聽文欣居然主動要幫襯自己小姑姑,奶奶是真的很高興,第二天一早就去了孫家屯定制石磨和文欣特意要的兩個石槽了.

醬油的黃豆已經發酵到了第三天,奶奶按照文欣的說法去查看了一下發酵的程度,翻了翻豆子,見沒有有壞掉的也就放下了心.

可當天下午,文欣看著天邊那一層厚厚的黑云,黑云頂邊上光亮的白,還有已經吹得肆虐的風,這心里的感覺就不怎麼好了,這完全是要下暴雨的節奏,就算不是暴雨,那也絕對是一場大雨.找以往的經驗,暴雨的可能性大,而且還是那種可能持續上一個月的暴雨.

文欣頂著風跑去了廚房,朝著同樣臉色沉重的奶奶喊道:"奶,看樣子要下暴雨了,小姑姑的屋子肯定抗不了雨,讓小姑姑他們趁著雨還沒有下來,過來家里住吧!還有咱那些豆子,這雨也不知道要下到什麼時候,這豆子要是染上濕氣可就全壞了,我去大叔家借一頂鍋來,我們得把豆子放乾淨溫熱的鍋里面去去濕氣!"

文奶奶也正在兩邊愁呢,就聽文欣的話,點點頭,"誒成,我去叫你姑姑他們,你去你大叔那里,別聊太久這雨不過一刻就要下來了."

文欣看著已經越來越近的黑云,點點頭率先跑出去,而奶奶同樣朝著另一邊跑去!

還沒到莫大叔家門口呢,莫大叔自己出來了,看見文欣跑過來,一把拉住,"小丫頭,看樣子要下大雨了,你家那茅草房子可不結實,快回去讓你奶奶收拾收拾,下雨這段時間就住我家里來!"

"誒?大叔我是來你家接鍋的,我家那房子雖然看起來風一吹就跑,但您放心堅挺著呢!"當然堅挺了,不然早幾年一下雨早就傾塌了,咋還能像現在一樣!

"嘿,你這丫頭我說什麼你咋就不聽呢,別管來接什麼鍋,現在就回去收拾收拾,這點都下來了,再啰嗦淋感冒了我可不負責!"說著也不管文欣的意願,抱著文欣就幾個跳躍,就到了文欣家門口.

這個時候文欣哪里還有心思驚歎莫大叔的英姿,急忙扯大叔衣領子,"誒大叔不成啊,我奶去教姑姑回家住了,我們咋能去您家,快我要你家鍋弄豆子呢!"

"我說你這小丫頭廢話那麼多,趕緊回去收拾收拾!"說著莫大叔又看了一眼文欣家的破茅草屋頂,屋簷的茅草都被風掀起一半來了,這樣的屋子下起雨來還能住人?別搞笑了好嘛!

正好,這個時候文奶奶帶著張家一家人也提著包袱過來了,看著莫大叔站在門口和文欣對峙著,都有些愣!

還是莫大叔見到文奶奶先開口,"文姨,看這天可要下不小雨,您這太不安全了,正好我家客房也多,你們都到我家躲一段時間,等雨停了再回來,啥也別說了,以前不說,現在我就住對面,哪里還有看著你們住這樣危險的房子的?"怕文奶奶不同意,莫大叔再次抱著文欣同時猶豫了一下提起三個男孩中顯得最小的一個一溜煙走了,空氣中為剩下一句,"啥也別說了,我先帶孩子先過去了,你們收拾收拾也都過來吧!"雨已經淅淅瀝瀝的下來了,夾帶著風勢砸在人身上還真有些疼.

"喂,大叔我家的黃豆啊!"文欣一手抓著大叔的衣領,一手搖搖的伸向了家的方向,可惜還沒等她做出一個被劫的淒慘表情,大叔家已經到了,莫大叔一把把兩個孩子放進客廳,轉身出門,准備去接應還在對面的人!

聽到文欣一直惦記著自己的黃豆,莫大叔留下,"我去給你拿"就腳步幾點已經門外去了.

一邊的小男孩已經完全從被人冷不丁的抱走的驚嚇眼神,在看到莫大叔超強的神技下變成了崇拜的星星眼!文欣無奈的對大叔的霸道和小豆丁的盲目崇拜翻白眼,不過很快她自己就忍不住了,哇塞,輕功耶!傳說啊傳說,那麼久還真沒有見過莫大叔使出來過,果然莫大叔不是一般人!

文奶奶和張家人眼睜睜的看著像個小孩被劫走了,這還沒有反應過來,莫大叔又去而複返,徑直去了廚房把豆子全都倒在一個篩子上,然後蓋上一個篩子飛快的在眾人身邊飛過,到了家里的時候,這豆子除了篩子上沾了一點水跡,下面的豆子一點雨水都沒有沾到,就是莫大叔本身,身上都沒有多少雨水的痕跡.

"那你的豆子,怎麼弄自己去弄吧!廚房你知道在哪的."莫大叔直接把豆子放在文欣的面前,莫大叔的房子在這個時候好處就體現出來了,應為有廊所以打走廊上過去廚房,根本就不可能淋到雨.其他的農家就沒有那麼好了,要去廚房還要跑快一點,要門就穿著蓑衣,不然絕度在這樣的雨勢下變落湯雞.

莫大叔說完再次出去了,這次他是要把文家的床鋪被褥以及文欣的換洗衣服拿過來,他自己都是喬遷新居,除了自己住的屋子的床鋪被褥,客房的還沒有來的及准備呢!其實也不是沒來的及.不過是他自己覺得自己家也不可能來住客,所以買的時候就疏忽了.自己家沒有這當然就要去文家拿了.

莫大叔的速度很快,至少是比天邊那團烏云還快,看著家里的衣服被褥都被莫大叔拿走了,文奶奶以及張家人還有什麼好說的,去唄,不去還能如何?

于是這幾個愣神了還一會兒的人,便冒著大雨沖進了莫大叔家,這個時候莫大叔早就交代了小男孩去廚房燒水,准備給幾個速度慢已經淋了一聲的人洗澡,而本人卻已經回了自己的房間,誰讓現在外面有女眷呢!至于房間的分配,反正三間客房,自己分著看都一樣,他就不插手了.

到了莫大叔的家,沒看見莫大叔的影子,已經半老徐娘的李蘭舒了一口氣,聽著小兒子說已經在煮水了,幾個人便去了廚房,心里卻感激莫大叔的體貼,這是一個外冷內熱小伙子!張家夫婦這樣想.

文奶奶雖嘴上說不願來莫大叔家,但其實心里卻而非常的高興,這證明莫塵那孩子是一個好孩子,她還是沒有看錯的.這個孩子能夠在天邊將下雨,就想著去自己家讓他們住自己的新家來,還連帶著自己的女兒一大家子,那就是沒有當他們是外人,文奶奶這心里哪里還會不高興!

文奶奶也根本就不怪莫塵說也不說的就把家里的衣服被褥就給拿自己家來,還把文欣和外孫先給抱走了!她完全能夠猜到不善言辭的莫塵這麼自作主張,完全是擔心她拒絕呢!

兩口大鍋一下就煮夠了大家的洗澡水,兩個孩子先去洗了,然後是文奶奶再接著李蘭最後才是張大郎.外面的天已經完全的暗下去了,哪里像是下午,完全當得上傍晚了,要不是天邊一處下的厲害了出現了慘白的光,這在沒有燈的古代還真就能洗洗睡了.

漂泊的大雨傾瀉而下,看著根本就不像在下雨而是有人在天上潑水.文欣就站在廊上看著這漂泊大雨,沒有轟隆的響雷也沒有駭人的閃電,如果不是雨勢太大,就憋在屋子里,還真感覺不到外面再下去.

文欣已經聽到了,山上洪流泊泊留下的巨響,如果不是這古代的植被完好,文欣完全能夠想象,就著大雨下絕對能夠造出千萬溝壑出來.

莫大叔感覺到一幫子人應該換好衣服之後就出來了,現在就站在文欣的身邊,同樣看著傾瀉而下的大雨,他似乎還從來沒有在哪兒見過陣勢那麼大的雨,山海村似乎是一個獨特的地方,不知道附近的村子是不是也正下著這樣大的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