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遠方有客來
繞路到了路邊文欣放下籃子,就沖著坡上的茶樹跑去,自從小學住校之後她就再也沒有去山上摘過茶泡了,有時候星期五回家在路邊路過,那些就是有茶泡的茶樹,那茶泡也早就被人摘了去,漸漸的她也就忘了這麼一個好吃的玩意兒!

一二年級在村上私辦的小學讀書,去那里的都是臨近幾個村子的孩子,大家平時出格干家務還真沒有什麼玩樂的游戲,于是爬茶樹摘茶泡也是一項最能讓人開心的活動,比之體育課做四不像的體操要吸引人的多了.

這都是曾經最美好的回憶了,特備是初中後唯有的一個好朋友也分散不在一個中學讀書,再然後一步一步交集越來越少,哪怕是一個高中不同一個班不同一個寢室不同一個科,在食堂在教學樓在打水區遇見了最多也就是笑笑點頭,這份童趣歡樂也就只能在記憶深處尋找,並且是再怎麼複制也複制不出來的.

文欣找了一顆自認能夠長茶泡的茶樹,就瞪大著眼睛開始找,可這被她寄予厚望的小茶樹,最後也只在底下翻出一片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的笑茶泡.

"妞妞,諾,你喜歡吃,哥哥的給你吧!"就在文欣沮喪想著向另一頭可能會結茶泡的茶樹進發的時候,大茶樹後面小黑探出了頭,手上拿著一株共有5片的晶瑩茶泡,沖文欣揚了揚手!

嗷,人比人氣死人,那頭茶樹明明是最不可能長茶泡的茶樹好麼,樹大枝寬葉子也不密實,這種茶樹結的果子都非常的少,小黑的一串茶泡哪兒來的?肯定不是那顆茶樹上摘的,肯定.

雖然心里不服氣,但是文欣還是很不客氣的接過了小黑手中的茶泡,直接"嗷嗚"一聲就咬掉了2片茶泡,"謝謝小黑哥哥,回家妞妞偷偷給你一個好玩的東西喲!"文欣突然想起來,自己空間好像還有一副不是很顯眼的乒乓球,男孩子應該會比較喜歡玩.

小黑聽到文欣的話,小臉羞澀的笑了笑,轉身又去找茶泡去了.

找來長去,最後文欣跑上了山頂,然後突然就發現這山上居然有一顆油桃樹,花朵還沒有落光,但有些枝頭已經長出了小小的青果子.油桃啊,文欣咧了咧嘴,嘿嘿秋天的時候又多了一個好吃的了!

"妞妞,你咋跑上面去了,快下來,咱要回去拔小筍了啊!"巧娘在山下喊著,就算是高聲叫喊,那也是秀秀氣氣的.

文欣嘻嘻哈哈應了一聲,呦呼一聲就從上面跑下來,呼嘯的從春桃和巧娘身邊而過,跑過了放著筍的籃子都停不下來.

四個人接著就是一路把筍子回去的,等巧娘和春桃都把各自的筍送回去,接著就跟文欣一起回去了,時間還早文欣他們還打算在一起去把之前海水煮出來的粗鹽用淡水煮一下.

到了家沒成想大叔居然在,正幫著文奶奶在分豆子呢!看文奶奶樂呵呵的樣子,就知道兩老,額不,是一老一小相處的不錯!

"大叔,你咋過來了?"文欣把竹筍放進廚房,跑到兩人的身邊,一手抓著圓潤潤的豆子玩!

啪一聲,奶奶把文欣的手打掉,"你這孩子,你這手洗了沒有?你大叔這是來置放家麼的,見奶奶一個人在忙,這不就來幫忙,還不去給你大叔倒些開水來了,這天氣在太陽底下呆久了也熱!"

好麼,奶奶在外人面前,那是一點面子都不給的,文欣嘟囔,起身去給奶奶和大叔倒水,順便拉過了三張竹椅,"桃子姐姐,巧兒姐姐,小黑哥哥,你們坐,我去給你們倒水喝!"

"誒,大叔你買了些啥呀!"這才剛遞了水坐下,文欣就開始沒話找話聊,當然這也是有目的的,那雞蛋餅的事情還沒有著落呢,要是下次遇到王爺爺,那她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那還不得找罵去麼.

"還能買啥,不就燒水煮飯的兩口鍋,裝米裝糧的兩口大甕,還並一些碗筷零零碎碎啥的!咋,小妞妞你有想法?"莫大叔一邊倒騰著黃豆,一邊感興趣的問.

文欣覷了一眼,"哪兒呀!我這不是好奇來著,大叔中午在妞妞家吃飯不?妞妞給做好吃的,大叔你給看看,咱能不能把那好吃的拿出去賣錢?"

"哦?小丫頭還有這想法?"莫大叔停了停手中的活,"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成,中午大叔就在你這兒混飯吃了,嬸你不會介意吧?"

"你這孩子說什麼話,你要天天都來吃飯,我還高興呢!"

"對了我要用清水煮那些鹽巴,大叔這個你懂,你要有空就來教教咱唄!"見身邊的三個有些局促的坐著,文欣也就想起三人來的目的.

"啥,什麼鹽?"文奶奶聽得不明所以,但是鹽她還是知道的,看著幾個人茫茫然!

"嘿,沒啥呢奶,等我們弄出來在告訴你哈,現在保密哦!我們一邊去玩啦!大叔等會兒要是有空就過來看看啊!"拉著春桃和巧娘小黑走一邊去了.

文奶奶搖頭失笑,莫大叔卻是無奈,這丫頭說什麼不懂,還不是怕她奶奶擔心,這才拿他說事兒!

用淡水煮鹽主要是為了更乾淨,如果直接子啊海邊引海水曬鹽的話,也沒有必要像現在一樣那麼麻煩,可惜那個動作太大,暫時文欣也不敢想.

把所有最近得來的鹽用水融化,再拿乾淨的布過濾,在用鍋煮這樣幾遍後,這鹽就會變的比較乾淨也比較細膩,得來的鹽看著就好,文欣不確定這樣煮干的鹽會不會上火啥的,但是那太陽底下曬的話,空氣中也有不少的灰塵,文欣還是不放心.

中午的時候,文欣看著廚房奶奶摘回來的韭菜,突然就很想包餃子吃,于是突突的就沖了出去,"奶,咱中午包餃子吃咋樣?"

文奶奶正在把挑好的黃豆在移到太陽底下打算在曬一天,見文欣興奮的小臉,不知這孩子怎麼就想到餃子那東西,"啥?餃子,妞妞那東西要面粉,還要豬肉,咱家可沒有那東西."

文欣這興奮晶亮的小臉這才頓了頓,卻依舊笑嘻嘻的說:"奶,誰說包餃子一定要肉的,包包子都還有蔬菜的呢,咱這餃子也可以包韭菜雞蛋的,甜白菜的,酸菜的,不忌還有蝦肉的呢.還有,奶我有買面粉哩,就放在地窖那口大陶甕里,咋奶你沒看見麼?"文欣說的臉不紅心不跳,擔心奶奶真的跑地窖去確定,文欣又急急的往屋里跑,邊跑邊喊道:"等著奶,我給你去拿去!"

"啥,這孩子咋賣了面粉,她哪來的銀子?"文奶奶這才反應過來,立馬放下手里的篩子,也往屋子走.

莫大叔見文奶奶臉有急色,便主動開口道:"嬸,你還不知道?小丫頭前段時間在山里采到了好藥給賣了錢,得了好些銀子,買面粉那不算啥,那藥還是那孩子讓我去鎮上賣的錢,好幾十兩呢!那孩子就沒跟您說?"

來了山海村知道這里的村民畏懼大山,壓根就不敢嘗試進山之後,莫大叔就知道文欣這孩子獨自上山是多麼的膽大,也知道她這是擔心文奶奶擔心上火,所以連自己得了人參那樣的好東西能賣錢都不敢跟奶奶說.

看現在事情有穿幫的可能,莫大叔便不想文欣被斥責,于是便主動把事情攬在自己身上了.要是被奶奶勒令以後不准上山,那孩子會傷心的吧!這孩子昨天還說今天下午要去山上呢!

果然文奶奶這一聽,臉色就好多了,但嘴上還是不饒的道:"這孩子這麼大的事兒咋就不告訴我?這身上帶那麼多銀子,丟了可找誰去?還買白面那麼精貴的玩意兒,真是太不知道柴米油鹽貴,錢哪是這麼花的喲!"

"嬸要我說,那孩子哪里是不會知道,那肯定是她特意買回來的,這要是跟您說,您還會讓買?索性她自個就買回來了,這不她就跟您說了."

站在門後的文欣,聽到兩人的談話,就無聲的呵呵笑了,手上提著只有大概半斤的面粉,從屋里走了出來.

"奶,看,就是這個,我從孫叔那里買的,不貴哩.我去鎮上聽說了,這面吃了身體有力氣,干活有勁呢!"文欣頓了頓,朝著莫大叔投去一個感激的小眼神,對奶奶說道:"奶,您可別怪我沒告訴您銀子的事兒,我之前把錢給您,是您自己說我自己賺的錢自己放著,不用告訴您來著!還想買什麼就自己去買哩!"開明的奶奶萬歲!

接過袋子,奶奶伸手手指頭戳了文欣的額頭,"還聽說,人家說什麼你就聽什麼啊?咋那笨呢!再說了,奶奶是說你自己的銀子就自己收著,可那也沒想,你這孩子把持這那麼多銀子不是!"要她知道了,還會讓這丫頭那麼花?

文欣呵呵傻笑,"呵呵,那奶銀子我等會兒就給您呀!那現在,咱中午吃餃子不?"

看了看手中的面粉,雖說舍不得就這樣吃了,但是看著孫女兒渴望的眼神,文奶奶還是狠了狠心,罷了,這白面兒還是妞妞自個兒買的呢!

"你這孩子,說著做餃子,你會做?"

奶奶這話一聽就是同意了,文欣笑了,"那可不,奶可跟你說我去鎮上可不是玩的,大叔帶我去吃早餐的時候,我可是看了攤子的老板怎麼做餃子和面條的,要讓我做我肯定能做出來!"

"成,你要是能做,那就隨你弄,可要是你浪費了食材,那奶奶可是要打你屁股的啊!"奶奶把面粉在交給文欣,都沒有打開來看一眼.

文欣心下感動,接過面粉也沒有在說啥,直接就去了廚房去和面了.

雖說她更喜歡機器打出來的餃子皮,但是現在這種情況是不可能了,到時候把餃子皮擀薄一點,也差不多了.

和好面放在碗里等它發一段時間,文欣接著就去地窖拿了點酸菜出來,又去了菜園子里面拔了一顆甜白菜,連著廚房里放著的韭菜一起,拿到河里面去清洗.文欣打算一次性就做三樣餃子,誰讓沒有肉呢.這不管是酸菜還是白菜韭菜包的餃子,其實都很好吃,甚至比豬肉餃子還好吃,如果有香菇的話,香菇餃子也很好吃.

當然如果這個世界原滋原味農家喂養出來的豬肉,或許會很香,但21世紀各種注水豬肉死豬肉神馬的就算了.

把幾樣蔬菜剁吧剁碎了,切點辣椒炒熟備用,家里沒有擀面杖沒關系空間有幾根手感不一的擀面杖,都是她收集來的.

把醒好的面的揉了揉,掐成一小團子一小團子,文欣前世是南方人,說實話這面點啥的還真不上手,好在做多了,這樣子還看的過去,包餃子包包子炸個油條還是行的.

不過隨後文欣就確實的明白了啥是天賦異稟,做什麼事情這天賦真的是比努力更那啥,這不奶奶收拾好了豆子,見文欣擀面皮擀的那麼辛苦,在看清怎麼做之後那動作真的像文欣在電視上看到過的那一個叫飛快,沒得比啊沒的比,文欣都快哭了.

想當年她學得多辛苦啊.那浪費了多少面團就不說了,擀的面皮不圓不方也就算了,包的時候還有露餡的可能!人比人咋就那難比呢!

看自己擀的面皮被擱置在一邊,文欣四十五度望天,得她還是包餃子吧!這個就是要比也絕對差不到哪兒去,自己包餃子掐花,連她親姐會做那麼多花樣的都比不過的!

"妞妞,你這木棍哪來的,挺好使啊!"奶奶一邊飛快的擀著面皮,一邊好奇的問.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文欣認真的掐著花兒,淡定的道:"哦,我讓王爺爺給我弄的,在鎮上看攤子老板用的就是這個!"

奶奶沒有再問,文欣接著包的嗨皮,不過這韭菜悶雞蛋的餡兒汁水太多,包的時候要仔細點兒,不然就會弄的滿手的汁水,這面皮兒差不多廢了,就別說包餃子了.

一團面皮兒奶奶不一會兒就弄好了,旁邊疊成一疊放著,全是正規的薄薄的圓形,擀好面皮奶奶也上手開始包了,可能古代女人就是有這種廚房的天賦,這不見奶奶也又快又准又好的掐花一輪就包好一個餃子,文欣又快要哭了.

見奶奶一個人都差不多能成,文欣放下手上的活,說道:"奶奶,我去洗鍋燒水,等會兒您這做好了,我也差不多就能把水煮開,等會兒我讓莫大叔裝一些生餃子給村長大伯和王爺爺送去,也給村長大伯說說大叔就在咱這兒吃了,也省的大伯家在做飯!"

奶奶聽文欣居然能夠想到這些,點頭欣慰的笑笑,"誒誒,成你去吧,我把做好的餃子裝起來些,等會兒你就拿了去給你大叔送去,你村長大伯和王爺爺家,現在估計也就在做飯了呢!"

"好嘞!"文欣應呼一聲,就轉身去洗鍋煮水去了.

架上火,文欣提著奶奶給弄好的兩碗滿滿的餃子出了院子,莫大叔這會兒正在院子里幫忙弄那有些散亂的柴垛呢!

"莫大叔,這是做好的餃子,你去給王爺爺和村長大伯送一些過去,順便回村長大伯那兒跟傅奶奶他們說一聲你在妞妞家這兒吃飯!"

莫大叔看了看文欣又看了看文欣遞過來的籃子,臉皮抽了抽,別誤會,大叔那是因為還不怎麼會笑,接過籃子莫大叔點點頭朝外走去.

再回到廚房的時候,果然奶奶桌上的面皮已經下去了一大半了,而奶奶邊上的篩子里已經放了半滿的餃子,而碗里的餡兒也只剩下酸菜的了,看著那白鼓鼓的餃子,文欣無聲咧嘴呵呵的傻笑著,內心無比的滿足.

轉身聽鍋里的水已經翻騰了,文欣一邊掀開鍋蓋一邊叫道:"奶,水開了水開了,快拿餃子來,沒有包完的在哪一會兒再弄,這包好的咱也盡夠吃了!"

文奶奶一聽水開了,放下手中包了一半的餃子,端了篩子就過來下餃子,餃子下鍋滾兩滾,香味很快就出來了,蔓延了整個廚房,那叫一個香,韭菜和酸菜的味兒重能很清晰的就聞得出來,倒是白菜兒味道被蓋住了.因為餡兒都是熟的,煮的也就是面皮兒,所以很快就熟了,一個個的在水里冒了頭,文欣早就准備好了三四個大盤子,奶奶接過去就用准備好了的笊籬,撈了起來抖了抖水裝了滿滿的三盤還有一小碗文欣用碗裝了,這一碗正好能夠喝湯.

文欣猛然想起還沒有准備醬料,啊哈不是其他的,可不就是酸辣麼!北方人不知道怎麼吃得,南方人吃餃子就是要蘸陳醋,挖一勺子辣醬或者直接切生辣椒,文欣喜歡切新鮮辣椒,也不喜歡用陳醋而用白醋加醬油,現在家里已經沒有醬油了,文欣也不敢突兀的拿出來,就只能委屈的只用白醋了.

看著桌上擺著的白白的透著餡兒顏色的餃子,文欣口水都要流出來了,要不是莫大叔還沒有回來,她早就不顧形象大口吃了.就在文欣嘀咕大叔咋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大叔就提著空籃子回來了.

"莫大叔你回來啦,快來,餃子剛煮好呢!快進來吃咯!"

等莫大叔也坐下之後,文欣就專挑早就看好了的酸菜餡兒和韭菜餡兒的餃子都夾了幾個,然後用調羹勺了酸辣灑在餃子上面,拌一拌,酸辣撲鼻,文欣拿起筷子夾起一個就包進了嘴里,頓時燙了個滿嘴舒爽,張著嘴哈了哈氣,使勁的用手做扇扇了扇,就是不舍得吐出來,等不那麼燙嘴了咕嚕一聲就吃進了肚子.

看的一邊的文奶奶直搖頭,"你這孩子,那麼急作甚,又沒人跟你搶,這才剛撈出來的餃子,里面都是飽滿的湯水,你這樣一口一個吃進去,那還不燙嘴!"

"嘻嘻,奶我這不是餓了嘛!"文欣吐了吐舌頭,接著又夾起一個餃子,為了不讓奶奶再說她,只得先咬開,吹了吹.

一邊的莫大叔皮糙肉厚的,早就學著文欣加了酸辣,吃的嗨皮了都停不下來,哪兒還顧得上文欣這個心急吃不了熱餃子的!

吃完了兩碗盤子里的餃子,又喝了一碗鍋里的湯,那肚子里別提多舒服,就是這餃子本身飽得快也消化的也快,還不是肉餃子那就更不禁餓了,文欣還想著要是半下午奶奶和莫大叔餓肚子咋辦呢!這廂吃飽喝足的莫大叔就開口了.

"丫頭啊,這個就是你說的那什麼看能不能拿去賣錢的吃食?可這也不稀罕,鎮上有不少餃子攤子人家還是豬肉餡兒的,你這都是些農家的小菜兒,恐不好賣啊!"莫大叔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別說這餃子以前大家都吃,但就是沒有人想過蘸醋吃,這又加了辣椒,那吃起來真是爽.

"哎?不是啊大叔,這中午不是忙著包餃子了,那個給忘了,正好這餃子消化的快,等會兒我就給弄那個東西,剛好餓了咱就能吃,也是用白面兒做的,簡單哩!"是簡單,外邊兒也不是沒有,不過她的加了點奶粉,有點兒奶香味罷了.也不指望它能掙什麼大錢,找個由頭圓的過之前那個慌兒就錯了,當然能賣幾個錢讓奶奶有個盼頭也是不錯的.

半下午的時候文欣端了雞蛋蒸糕出來給奶奶和莫大叔嘗了嘗,文欣再次把在王爺爺那里說過的話說了一邊,莫大叔答應拿去鎮上試試,要賣的好那就跟文欣合作了,莫大叔出面文欣出力.既然決定去嘗試賣吃食,文欣就想著干脆就多做幾樣,自己會做的涼拌面,涼皮,蒸粉皮兒都可以弄一些出來.

吃完了雞蛋糕又休息了一下,文欣就背了背簍帶著大叔上山,去了自己意外發現的小河.

"大叔看就是這里來,看見河里面的螺絲了沒有?那個炒了可好吃了,還有上面那些蓮,下面的蓮藕可肥了,等會兒我們挖一些回去,你晚上回去的時候給村長大伯帶一些回去炒著吃也行,燉著吃也可!"

就是這個東西?莫大叔傾身看著河里面的螺絲,不知道小丫頭就為這麼個東西,有必要這麼激動麼?不過他還是點點頭,就想下水去給文欣撈田螺.

"誒,大叔等等啊,咱先去上游看看這河里有沒有魚,還能抓些魚回去紅燒呢!對了大叔,你會抓魚的喔!"文欣把簍子徑自放在岸上,就看著莫大叔動作,下定了決心自己是不下水了.

莫大叔沒有回答文欣,而是放下了已經擼起來的褲腿,眼睛示意文欣跟上,就朝上游走去!文欣撇嘴跟上.期間兩人都沉默著,文欣是不停四顧,看著小河周圍的風景,上次忙著撈田螺挖蓮藕去了,又擔心的從旁邊竄出個野豬什麼的,就沒有仔細的看看.現在看看,如果忽略潛在的危險這兒風景還是不錯的,有時間在這里踏踏青,燒燒烤還是不錯的啊!

河邊的草並沒有因為沒有涉足而長得走不了人,不過可能真的沒有人來過,這河邊倒是有不少小動物的足跡,看來都是到河邊喝水的,文欣還眼尖的看見邊上草叢里偶爾有野兔快速的竄過,可能是被兩個突然闖入的人類嚇到了.

大概走了三五分鍾,文欣就在河里發現了小魚小蝦米的蹤跡,在往上走一點河里面清澈的河水里面就能夠清楚的看到巴掌大的魚游來游去,自在非常.她就說麼,這麼肥的一條河,怎麼可能就沒有魚呢!

"大叔,你看這里魚好多,咱就在這兒捉些魚回去怎麼樣?"看著那些魚,文欣腿就走不動了.

莫大叔看看了,點點頭,接著四處瞄了瞄,見著一顆筆直的小樹苗,辣手一折就把著樹苗給折斷了,一看這個石頭文欣眼睛就兩個,著是要插魚的節奏啊.

果然莫大叔拿著一頭掰了個尖利的木棍就下水了,高高的舉起木棍,就一動不動了,文欣老實的坐在河邊沒有出聲,看著莫大叔認真的盯著水里的魚.莫大叔一下水的那一刻,河里的魚明顯的被嚇到了,四處亂竄但過了不過感覺下來的東西沒有動靜之後,又歡快的游了起來,有的甚至游到了莫大叔的身邊!果然是傻魚,危險來了都不知道!

只見莫大叔揪准一個時機,高高舉起的木棍,咻一下就刺進了水里,在拿起來的時候,樹棍上就已經串上了兩條肥魚.

"哇,大叔好厲害!"文欣立馬狗腿的拖過簍子,把兩條魚裝了起來.直到弄來了十幾條魚文欣這才叫停,見自己一說莫大叔立馬就從河里面上來,頓時一頓黑線,感情著大叔就等著自己叫停呢!

弄來了那麼多的魚,文欣也沒有興趣在往上游再去看了,直接叫著大叔去下面撈田螺和挖蓮藕,帶來的兩個簍子都滿滿當當再也放不下的時候,文欣這才滿足的打頭回家.

下了山時天色已經微暗了,文欣倒了一些螺絲到河里,等著他們在這條河里面繁衍,這才回家.莫大叔沒有多留,放下手中的兩個簍子,分了一些魚和蓮藕就告辭離開了,田螺就放在文欣家里面養著等能夠炒來吃的時候,文欣自然會叫莫大叔來.

奶奶這個時候已經在燒洗澡水了,聽到聲音出來一看,"嘿,咋這麼多魚?還有這個東西,這不是你那天拿回來?咋弄回來那麼多,能吃的麼?"

"奶,你先幫我把這東西提回廚房,這是蓮藕大叔認識呢,都是大戶人家吃的東西,沒想到這里有長,既然是好吃的,我自然要弄些回來了,我已經知道怎麼弄了,晚上咱就炒來吃,還這螺絲要先養著等他們吐泥巴."文欣看著簍子里面的東西,那叫一個滿足,呵呵直笑.

"還提廚房作甚?你這蓮藕和螺絲什麼的就算了,看著乾淨,可你這魚都這樣了,還是去河邊清理乾淨了再說,怎麼弄那麼多呢?"文奶奶拿著裝魚的簍子翻了翻,無奈的說.

文欣一看還真是,雖然莫大叔手藝很好,這些魚都是刺的魚尾,但也是一大洞怪嚇人的,要是沒有處理好,怕明天也要壞掉了.

"是的奶,咱這就去處理,不過這螺絲咱先拿水養著,離水太久了我擔心都死光了!"接著養著螺絲放好蓮藕,文欣就跟著奶奶又去了河邊收拾死魚去了.

晚上是文欣掌勺,清炒了一個蓮藕還弄了一個魚頭湯一個紅燒魚,即使沒有大米飯,文欣和奶奶也是吃了一個飽,奶奶已經先洗了澡,所以吃完晚飯之後文欣便去洗澡了.

原本剛吃完飯就洗澡對身體不好的,但是這古代燈都沒有,這油燈暗不說還費油這都是要錢的,所以趁著外頭還有些光亮洗完澡,接著就你那躺床上也就用不著點燈,直接閉眼睡覺了.

難怪這古代一般沒農活吃飯都吃的那麼早,沒有娛樂活動,吃完就只能睡覺,早睡早起,第二天絕對天不亮就能夠起得來,就又去干活去了,早出晚歸啊!

隔天一早奶奶就開始泡豆子,文欣起來把昨天剩下的雞蛋糕溫熱了,就這樣吃了早餐,米袋子里面又不剩多少米了,可惜給奶奶的50兩銀子都被奶奶拿去給了村長大伯辦事了,文欣決定等會兒就給奶奶一些銀子,讓奶奶去村里有米的村人那里買些大米回來.反正奶奶昨天已經知道自己手里有比較多的一些銀子,既然大叔已經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理由,沒有必要放過了,大叔說了自己身上有幾十兩銀子,那她就在拿出30兩來.

果然吃完早飯當文欣拿出30兩銀子給奶奶讓奶奶先買些米糧什麼的時候,奶奶沒有說不拿這些銀子也沒有問這些銀子的出處,有了這些銀子,文欣發現奶奶的精神氣都精神了很多,這面上也都輕松了很多,文欣內心里松了一口氣,能夠明面上的幫到家里面又不會被在意的親人尋根究底真的很好!

上午十點多左右,文欣沒有出門,于是當遠客上門的時候,文欣正好在家!看著由村長大伯領著一男一女三個小孩來到家里的時候,文欣有一種來的真快的感慨!

"文姨,文姨,看出來看看這是誰來了!"村長大伯邊吆喝著進了院子,不過這個時候奶奶正上山去砍柴去了,所以家里面只有文欣和小伙伴們在家.

文欣聽到村長大伯的聲音,便從後院走了出來,她正去看望自己的蚯蚓堆,順便也教,慫恿小伙伴們回家去做蚯蚓養殖呢!

"村長大伯奶奶上山砍柴去了,您有事兒嗎?"文欣看著村長身後跟著的一串人,突然就想起了某天大叔帶回來的消息!

"誒,妞妞啊,哦來我給你們介紹,大妹子啊這個是你小侄女大名叫文欣小名兒妞妞,妞妞啊這個是你小姑姑,快來叫姑姑,姑父,這里是你的三個表哥就讓你小姑姑給你介紹了."村長拉過文欣給雙方做了個介紹.

穿著打補丁麻布裙衫卻整理的整齊,面色看著有些蒼老的婦女,還不等文欣叫人,自己便熱情的拉了文欣的手,"哎呦著漂亮的閨女,就是我那小侄女兒,真真水靈,妞妞丫頭我是你小姑姑,來叫聲姑姑?"

文欣看著眼神正直坦蕩熱情也不像做假的女人,真誠的喊了一聲"姑姑"又轉頭朝著一看就是姑父的男人喊了一聲"姑父"還有統稱的三個"表哥",這些人一看表情和舉止就知道不是一些奸猾之輩,是能交往的,具體的還得相處之後才能知道了!

"誒!"男人和女人同時很激動的應了一聲,幾個小男生倒是有些害羞扭捏,站在一邊不知道怎麼回應,不過那大大的眼睛倒是很好奇的看著眼前這個多出來的小表妹.

顯然男孩子們的表現讓男人和女人都很不滿意,"你們這些孩子,怎麼還害羞了,還不快叫表妹?"

"小姑姑不用了,表哥這是認生呢!等我們玩熟悉了就好了,小姑姑小姑父你們先屋里來呀,奶奶去山上砍柴去了,餉午就能回來,你們都進屋里等吧!"文欣招呼著眾人,又對一邊的村長大伯道:"村長大伯您也進來做會兒呀,妞妞新做了吃食,一會兒你也嘗嘗,我和莫大叔准備拿出去賣賣看,看能不能買上點錢呢!"

依舊把人領到了廚房,沒辦法家里根本就沒有會客的客廳!文欣用吃飯的碗給眾人倒水,又裝作去櫥櫃里拿東西,把空間里面還有的一些雞蛋糕拿出來!

姑姑一家進來的時候,文欣就發現了一家人都仔細的觀察了自家的屋子,不過姑姑是露出了心酸和痛苦,姑父眼中是同情,而是那個孩子可能沒有那麼多複雜的感情,于是臉上沒有什麼更深層次的表情流露,倒是好奇的四處張望,特別是院子里的那幾顆已經掛果的果樹.

一家人的表現文欣都很滿意,這表示這一家人跟三姐妹是完全不同的,值得交往未來或許未來還能夠幫一幫!這一家人的穿著打扮也能夠看得出來都是一些窮苦人家出身,過的應該也不怎麼樣,就是不知道小姑姑這一次來時單純的探親還是怎樣!

給一家子人倒了水之後,文欣也不知道跟小姑姑等人說什麼,一看對方的眼神就知道對方只是把她當成小孩子,自然也不會問很多的事情,所以文欣直接把這招待的事情交給了村長大伯,他老人家留下來可不就是為了這個麼!

文欣推了推自己拿出來的雞蛋糕,看著幾個孩子渴望卻不敢動手,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娘親的小可憐樣,文欣不得不開口,"小姑姑,小姑父還有村長大伯,這個是妞妞昨天下午弄得雞蛋糕,你們嘗嘗,家里面也沒有其他的東西吃,不知道姑姑姑父長途跋涉肚子餓不餓,要不要妞妞給做點吃的墊墊肚子?奶奶中午會去王爺爺家買些大米回來,到時候就能煮大米飯吃了!"

"哎呦你這孩子說的什麼話,姑姑姑父都不餓,你就不要忙活了,哎,咋個這麼小就懂事兒了?妞妞還會自己做飯呢,我們家這幾個小子可什麼都不會,平時叫幫個忙都推三阻四,果然還是女娃娃體貼!我生的竟是個皮猴!"說著覷了小姑夫一眼,小姑父在一邊憨厚的摸著頭嘿嘿笑了笑.

"兒好啊兒好,長大了還是個壯勞力呢!"村長也知道這話是對他說的便接口,"不過咱妞妞可是個聽話的乖孩子,三歲的時候可就幫著奶奶做飯,還懂得自己賺錢養家了,可把村里人給羨慕的,那是搶也搶不來!"

"哎呀,咱妞妞還這麼能干?"小姑姑李蘭還真的是好奇了,聽這孩子現在會做飯她一點都不驚奇,畢竟也不是沒有,但是那麼小就知道賺錢養家那可真是獨一份了,就他家的小子,現在還只會見天的玩鬧呢!

"小姑姑別聽村長大伯說,妞妞可是會驕傲的,本來就沒有那麼厲害被你們這麼一誇,我可是要上天了去,都別光顧著說呀,快嘗嘗妞妞做的雞蛋糕,妞妞還等著你們給妞妞提提意見,等莫大叔拿出去試賣的時候也多些市場不是!"真是難道就沒有人聽見三個小男孩都叫肚子了麼?可憐的孩子也不知道多少歲,長那叫一個瘦骨嶙峋,瓜子臉尖下巴都出來了!

文欣也不等那些大人推來推去了,直接拿了三塊給自己的三個表哥手里一人一塊,不過是那三個孩子拿在手里愣是讓文欣看出了他們膽戰心驚的感覺,三個孩子直直的看著自家的娘親,仿佛只要自家娘沒有開口那是一定都不會吃手中的東西的,甚至只要自家娘一搖頭,都有可能把手中的東西丟回原處去.

李蘭自然也看到了文欣體貼的動作,心里松了一口氣,她這個做娘的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想吃,又哪里會沒有聽到自家兒子肚子咕嚕咕嚕的叫聲?但是這並不是自己的家,雖說自家娘在這個家里面,但是娘親和小侄女五年來相依為命,互相依靠,這個侄女的意見看法還是很重要的,有了這層顧忌,她這才一直拘著,沒有動著桌上明顯就非常珍貴的糕點,一聽又是要拿出去賣的,她又哪敢就這樣吃下去?

這會看小侄女強硬的塞了糕點給孩子,李蘭就笑了,看來自己的這個小侄女並沒有排斥他們,"你們這些孩子,表妹給你們的就吃吧,但就這一塊就別吃了啊,這可是要賣錢的!"

咦?感情是這樣?文欣表示自己理解了,于是搖頭說:"小姑姑看您說的,這些都是先做出來嘗嘗的,也是昨天剩下的,你們要是沒來,中午我跟奶奶就要將它們當中午飯的,要是不吃可不就壞了?咱一時半會兒的也那不去鎮里賣了去呀!村長大伯您說這事我小姑姑,我咱看著不像?咋那麼客氣哩,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呀!妞妞這兒本來就沒有啥東西拿出來招待小姑姑姑父還有表哥們,這都快不好意思了,小姑姑還這麼說!"

李蘭和她的丈夫張大郎聽著文欣著一點也不孩子氣,甚至比大人更加成熟的話,這心里可就老詫異了,雖然自己都是窮人家,但是現在一對比文欣,那真的是深刻的理解了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句俗話.李梅想到自己打聽到自家娘最近幾年的細枝末節,這眼睛就紅了起來,嚇得她身邊的男人就急忙的給她拍肩安慰.

一邊已經得到娘親首肯正啃著好吃的享受著的三個男孩子,看著自己娘親紅了眼,也顧不得吃好吃的了,把雞蛋糕就放在了桌上眼神擔心的看著娘親!李梅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立馬擦擦眼擺手表示自己沒事兒.

"對對,妞妞丫頭說的對,是姑姑錯了,不該這麼客氣!"說著也從碗里拿了一塊雞蛋糕遞給了丈夫之後,自己也拿了一塊小口的嘗著,那小心翼翼又幸福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手上拿的是什麼山珍海味.

把一家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文欣心里頭更是滿意的點頭.

"誒大妹子,聽你之前說想要在村里買塊地做房子落戶山海村?"一邊的村長也擔心局面失控,這也開始轉移話題.

落戶山海村?提到一家人的去處,文欣豎起耳朵認真聽起來!

"誒,是呢!我離家太早沒在娘親身邊侍奉,出嫁之後更是一次也沒得機會回來過,我婆婆前不久去世了,丈夫體諒我,再加上在村里也沒啥牽掛啥的,便建議我回來這邊,好歹還有一個老娘能夠照顧."李蘭說著感激的握住了丈夫的手!

張大郎是孤兒寡母定居之前的那個村子,都說寡婦門前是非多,鄉里鄉親關系並不是很好,老子娘一把拉扯他長大還給娶了媳婦,老來卻病在床榻纏纏綿綿的最後還是去了,張大郎著心里也難受.知道了妻子的事情之後,也知道做母親的不容易,這心里也是一直惦記著讓妻子回趟娘家看看.

但是娘親生病要侍奉在床又哪里有時間回來看看,這一等直接等到了自家娘離世.于是覺得很對不起自家媳婦的張大郎,在自家娘親去世後便做主火化了娘親,帶著娘親的骨灰建議媳婦回家山海村侍奉丈母娘,也把自己的娘親安葬在自家媳婦說的風景獨好,鄰里也沒有那麼多紛爭的山海村.

張大郎看著著院子比他們家好但房子卻完全沒得比的丈母娘家,這心里也知道自家的媳婦兒這會兒指不定多難受,特別是他也聽了山海村的村長說了自家丈母娘的事情之後,這媳婦兒手一伸過來張大郎就安慰的捏了捏媳婦兒的手!

村長在一邊跟著歎了一口氣,"誒,大妹子你是個好的,知道你們的想法指不定文姨心里多麼欣慰呢!就不說這個,要知道你們過來,她也不知道要高興成什麼樣子,她老人家最惦記的就是你們是那個嫁出去的閨女了,就想著要賺些錢來去看看你們!"

話題有些沉重了,一時間大家都有些沉默,連一邊的三個男孩子都放下了還沒有吃完的一塊雞蛋糕,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

文奶奶正從山里下來,進了院子聽到廚房有說話的聲音,以為是妞妞那孩子跟二狗子他們,到那時一聽有感覺有些不對,咋有陌生的聲音?難不成還有可能來了家里?

文奶奶帶著好奇的心,走進了廚房,里面的人聽到腳步聲,也同時轉過了頭,什麼叫做無語淚先流,眼前的一對十幾年沒有在見過面的母女就是了.

文欣體諒的拉了拉三個男孩子,率先走出了廚房,把這一方空間留給定是有很多話要說的母女,其他人看著這情況也陸陸續續的從廚房里出來,不到一分鍾,里面就傳出了不知道誰的哭聲!

十幾年沒有見面,但相見的那一瞬間不管面容改變了多少,卻能夠一眼相認,也可見奶奶和小姑姑的深厚感情了.

"娘,女兒回來看您了,這麼多年沒有回來看看,是女兒不孝!"李蘭率先抱著文奶奶哭起來.

"唉,不回來好,不回來好,不回來…省心!"文奶奶眼淚刷刷的流,摸著小女兒一如當年卻更加干枯的頭發,聲音哽咽,"我的小囡囡咋個回來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事兒了,快跟娘說說?"

"娘,沒事兒,我回來就是侍奉您的!"李蘭絮絮叨叨的把這幾年自己的生活,和來到山海村的打算都跟自家娘說了個遍.

"你這孩子,你們哪有錢買什麼宅基地,建什麼房子?咋不跟娘親一起住,雖說現在家里就一個空房,但是叫村人幫忙著在邊上臨時搭一個木棚子還是很快的,這先住著等娘加建了屋子,你們就都能住上了,就是你們可別嫌棄."文奶奶一聽小女兒婆家居然賣了房子和兩畝地換來了出行的路費,還要在山海村做房落戶,這情況一聽文奶奶還不清楚其中的道道?頓時就不同意.

"誒,娘,您咋能這麼說,好像我還上趕著投奔您來了,您這兒的情況我還看不出來?就不說這個,您就是再有錢那也是您的養老錢,女兒怎麼能花娘的養老錢,咱著一大家子有手有腳的,自個兒也能搭個木頭盆子住著,又不是要住個青磚大瓦房,哪來的那麼多嫌棄?"李蘭抹了抹眼淚,把文奶奶扶到了了椅子上坐下,"咱這坐一起可不好,雖然娘您肯定不嫌棄,但您也得顧忌小妞妞的想法不是?就算小妞妞也讓我這個姑姑住一起,但您也不想我燥得慌,這嫁出去的女兒還帶著丈夫兒子住娘家,這像什麼話?"

見自家娘還想說什麼,李蘭直接開口:"娘,我們家大郎可是張家的獨子,咱就這樣住您家,不是讓人家以為我家大郎是倒插門?您讓您三外孫以後咋見人?你要想咱住得近一些,我們家就在你隔壁不遠建個屋子,這來回進出可方便,跟住一起也沒差了.成,就這樣,娘您就別說了啊!"

文奶奶別的沒想法,一聽張家大郎和自己的外孫,這心里頭想讓女兒住一起的想法就下去了,但心里已經想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拿些銀子貼補貼補自己的女兒,不過這還要問問妞妞的意見,畢竟自己身上現在拿著的還是妞妞的銀子.要是妞妞不同意,那她就去別家借借了,怎麼也要幫小女兒一把.

"好吧,娘聽你的,不過你們現在過來,這什麼都沒有的,娘給的東西,你可不許拒絕了."

"誒娘,就是您不說女兒也要厚著臉皮請娘親幫襯一把的!好了娘,快別說這個了,快給我說說您這些年都是咋過來的?"

一聽女兒這樣說,文奶奶就滿意了,然後就淡淡的開始說起了自己這些年的生活,文奶奶說的一點都不在意好像說的是別人的事情而不是自己,但李蘭聽得那是眼淚完全停不下來,只暗道自己娘過的真苦,這樣一聽就覺得自己這些年的哭根本就不算什麼,暗暗決定以後一定好好孝敬自家娘!

娘兩絮絮叨叨就過了吃午飯的時間,還是文欣揣著心虛進了廚房,打斷了母女兩的談心.

文欣一進門就大著膽子取笑,"奶,這都大中午了,村長大伯已經回去了,這姑姑姑父還有表哥都還沒有吃飯呢,你要是在說下去表哥們的肚子可就要餓扁了.奶您帶著小姑姑去家里轉轉,還有三個表哥您也見見唄.您一回來就只看著小姑姑,三個表哥還以為您不喜歡他們呢!您看您外孫可是第一次上門,奶您不應該給表哥們發個大紅包麼?這午飯您不要急,莫大叔給送來了一些米,我這就去弄午飯去."

"嘿,你這孩子!"奶奶這才發現著時間都過去那麼久了,著午飯還沒有做呢,原本想著自己弄,但是又聽文欣的話,這心里還真有些著急看自己的大外孫子,想著文欣做的飯菜比自己的還好,就把午飯全權的交給文欣了.

"娘,您出去看看吧!我來幫妞妞!"小姑姑被文欣取笑的有些臉紅,想著午飯交給一個孩子,這心里就有些罪惡感,忙擼著袖子就要幫忙,被文奶奶給拉住了,"你別小看這孩子,她做飯可比你娘好多了,你就放心交給她,等著中午吃這孩子做的大餐."大餐還是文欣自己自誇的,文奶奶拉著李蘭出去了,"走帶我去看看我的大孫子去,我這還沒有見過吶!"

等兩人出去了文欣把自己從空間轉移出來說成是莫大叔送過來的大米都給淘洗了放鍋里煮上,然後又拿出昨天處理好的魚切了蔥姜蒜放盤子里,在鍋里放上兩根筷子,把魚放鍋里一起蒸.又弄了幾條切了塊准備紅燒,沒辦法小姑姑來的不是時候,家里現在也沒有一個肉,只能是用這個于將就一下了,晚上自己去弄個野雞來,嘿嘿,對于野雞,就是這麼的自信!

弄好魚,把蓮藕削皮削了薄片准備涼拌了,還有海帶泡著,弄完這些還去菜園子摘了兩根黃瓜,兩根茄子,加一個大白菜一大把韭菜.

于是中午就是一個清蒸魚一個紅燒魚,一個涼拌蓮藕一個涼拌海帶,一個拍黃瓜,一個清炒大白菜,韭菜炒雞蛋,還有一個煲茄子,可惜沒有咸魚,不然著茄子煲會更好吃更香!

十五分鍾鍋里面的飯好了,起鍋放裝碗里.洗鍋,煮水燙蓮藕和海帶,然後偷偷從空間把上次為了給三姐妹弄奶油還剩下的豬油偷渡出來炸茄子,炸好之後把茄子裝在瓦罐里面,撒上鹽,辣椒蔥蒜,放在另外一個沒有過的灶里面,移了一些碳過去,這個時代沒有煤氣也就只能這樣煲茄子了.

最後再把鍋里面的游放回空間里,就著油鍋弄紅燒魚,這個簡單,首先或不要那麼大開始炸魚,魚焦黃之後就加鹽,辣椒還有姜絲,沒有醬油也是一個缺憾,文欣直接是認為沒有醬油的紅燒魚不是完美的紅燒魚,味道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清炒大白菜和韭菜炒雞蛋這個就簡單了,大火熱炒白菜,快炒韭菜雞蛋!

一桌子菜更多的是涼拌的,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家里就這個條件,文欣覺得這還是很不錯的,以前在家里想要吃全這一桌子的才可使很不容易的!

"吃飯啦!"最後一個菜上桌,文欣朝著門口一陣大喊!

"哇,好香啊,早就聞到香味了,好想過來看看來著,可惜被你奶奶給攔住了!"小姑姑李蘭還沒進廚房,就吸著鼻子說著!

"承蒙誇獎,小姑姑可要多吃一些,不然就是騙妞妞的!"文欣笑嘻嘻的給小姑姑拉開了面前的凳子.

三個表哥看著一桌子的才,只咽口水,但還是很有禮貌的沒有出現爭搶這樣的行為.

文奶奶看著前所未有豐盛的午飯,這心里那可是驕傲的不得了,只招呼自家女兒女婿還有三個大外孫,"快快做,一家人別客氣,這些可都是妞妞的拿手活計,現在村里人都會做,不用不好意思,惠兒快帶著弟弟們快吃,吃完讓妞妞帶你們去玩兒,下午妞妞那些小伙伴都會來,以後都在一個村子可得好好處處!"

分開的碗文欣都已經事先盛好飯了,每一個都是滿滿的,就擔心是那個有些害羞的表哥不好意思,這方她是做的絕對夠得,要是這些孩子不好意思,這要是都沒有吃飽,那還真不知道是誰的過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