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烤野雞
咦?不對啊,既然他們現在要上山,那她干嘛不把小伙伴們帶那條河去撿田螺挖蓮藕去?

唔,不行,河對面那座山看起來不怎麼安全,那麼多樹鬼知道里面有沒有什麼老虎獅子,好吧這些有點不可能,但是那野豬是絕對有的,以前老家的時候不是沒有遇見過,最喜歡呆的可不就是這樣樹木密集的山林麼.還是不要冒險了.

來到那天莫大叔帶著他們來過的草叢,文欣沒有去湊熱鬧,而是墜在眾人最後面遠遠的看著,身邊跟著是另外兩個女孩子以及小*和豆豆.

幾個男孩子有模有樣的分散開來,每個人隔開幾步,學野雞叫最像的鍋子便尖著腮子裝著野雞叫,大家都靜靜地認真的側耳傾聽,細微的聲音從草叢里面傳來,便放輕腳步前進.正在這時,母雞咯咯的叫聲從另一邊響起,這是母雞下了蛋呢!

雞下了蛋就會從窩里面出來或散步或覓食抑或去找公雞又或者回自個兒窩里,二狗子和勇子幾個對視一眼,朝鍋子和黑子打了一個手勢,兩人便貓著腰去了母雞叫聲的地方.文欣瞧見身邊的春桃和巧娘緊張的手拉著手一會兒看著鍋子那邊一會兒看著二狗子那邊.

說實話文欣也是有些緊張的,莫大叔教男孩子那天,並不是個抓野雞的好時候,二狗子他們練習公雞母雞不同的叫都學了好久,最後才在大叔的幫助下成功的抓了一只母雞,直接被莫大叔加上他自己抓的那一只,下了山就找了個地兒大家一起烤了吃肉了.

今次上來主要是練習,同時也是因為大家都饞了,烤雞肉的滋味真是不錯,文欣伸出舌頭舔了舔唇,希望二狗子他們加油至少抓一只野雞回來,她可是帶了絕版調味料,從空間偷渡出來的,絕對比大叔就地取材弄來的那些不知名的草藥好吃!

文欣拉了拉兩個小姐姐春桃和巧娘,得到她們的注意力之後,這才低聲說道:"桃子姐姐,巧兒姐姐咱去找一些蘑菇野菜唄,等二狗哥哥他們抓到野雞,咱把蘑菇野菜塞到野雞肚子里面烤,一定好吃!"

這廂還沒有回話,那邊聽到吃的就眼睛冒光的小*卻興奮的點頭,"好呀好呀,妞妞咱快去找找."小*並不知道加了蘑菇什麼的烤野雞會有什麼不同,只是他出于對文欣琢磨出來的好吃的東西的信任,一聽文欣又有了新主意,自然舉雙手雙腳贊成.

看著拉著自己就走的小*,文欣無奈的笑了笑,也招呼上豆豆,就去旁邊找看看有沒有蘑菇之類的山珍.

文欣等人走後不久,那邊二狗子和勇子已經輕聲緩步的到了之前母雞響動的地方,小心的扒開草叢一看,果然這里是一個野雞窩,這窩里八個白花花的野雞蛋正在溫熱的窩里面躺著呢!

兩人歡喜的撿起了8個野雞蛋,用衣兜兜著,又小心的在這野雞窩的周圍扒拉著,想要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野雞窩,這沒找不知道,這一找找出了個驚喜出來,在扒開一叢草的時候,一只雜色羽毛的野雞出現在二狗子和勇子的面前.

野雞沒有想到有兩個人類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頓時嚇了一跳,不管不顧的從窩里站了起來,驚慌失措的咯咯叫起來,邊叫邊兩條腿飛快的想要逃跑!二狗子哪能讓它跑了,這不這野雞反應快,二狗子也不慢,這野雞才奔出幾步路,二狗子就整個人一撲,就把野雞給壓在了身下.連自己手上有一個比自己的手還長的吊頸套都給忘記了.

兩只手死死的抓住了野雞的翅膀,這野雞還挺肥兩只腳使勁的撲騰著,二狗子差點就沒有抓住,另一邊勇子抱著懷里的8個雞蛋,一臉興奮的撿著這一窩更多的野雞蛋,這是一只正在抱窩的也野母雞.

因為這邊母雞突然慌亂的叫聲,整個草叢都簌簌的動了起來,看來這個地方野雞真的不少,可惜因為這一只母雞,已經驚動了野雞群,幸運的是那邊鍋子和黑子既然也提了兩只野雞過來.

農村的孩子懂得多,這邊看著將近20個的雞蛋,摸著雞蛋上的溫度,勇子就對二狗子說:"狗子這野雞不知道抱窩抱了多久了,這蛋怕是會出小野雞,咱得快些回去把這蛋讓母雞給窩著,不然這冷掉了,里面的雞崽子就死掉了."

已經走過來的鍋子兩個也聽到了勇子的話,看著勇子衣兜里滿滿的雞蛋點頭,"成,那咱就回去,這一趟真不錯,抓到三只呢!嘿嘿!"

二狗子提了提手上重量級的野雞,道:"是哩,要不是這母雞慌了似得叫,說不得咱還能在抓上幾只呢,這里野雞真多,都不用下陷進都能抓到,還是莫大叔厲害,咱以前都不敢來這兒!"

"哈哈,那咱下次還來!走,回去了."

文欣等人聽到雞叫的時候也都已經趕了回來,都是急切的想要看有沒有抓到野雞,文欣看著手上只有一小把的蕨菜,無奈的搖頭,她其實是想找蘑菇來著,這一朵都還沒有找到呢!

以前她有偷偷的把有蘑菇生長的地方的泥土什麼的丟一些進去空間的山上,她聽說有長蘑菇的地方的泥土里都會有蘑菇狍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丟進去那麼久了,她早就忘記這一回事兒了,不知道空間里有沒有長蘑菇.地地道道山里面的蘑菇才最誘惑人,現在培育出來的蘑菇味道都不怎麼香了.

可惜她能認得出來能吃的野蘑菇就那麼幾樣,山上其他的蘑菇在不知道是不是能吃,她壓根就不敢采,就是丟空間里面的那些土她都是沒有差別的只要有長蘑菇的地兒都弄了一些,所以她還是要先認認那些是沒有毒的才敢下手.

上山到下山,也不過就用了兩個多小時,文欣家是最近的,小伙伴自然是到文欣家里,原本他們是想搞一個野外燒烤的,就像莫大叔那天帶著他們的一樣,不過有了這一窩的野雞蛋,這事情就有了轉變.

"不知道道奶奶有沒有在家,這雞蛋也不全是有雞仔的,我們不認識,得先讓奶奶看看."而且不是一窩的雞蛋的話,要是時間隔得太遠,那抱窩的雞在小雞出生後,這剩下的雞蛋她就不管了的,為避免好的雞蛋壞掉,以及後面出生的雞胎死腹中,所以文欣覺得還是問問奶奶的好.

很幸運,奶奶在家呢!

"奶,您快過來,咱們在草叢里撿了兩窩野雞蛋,一窩是野雞抱窩了的,還有一窩都有一個是剛下的蛋,您給看看分得開來不,咱把能孵出野雞的蛋拿去也抱窩的母雞孵呀!"文欣拉了奶奶指著勇子小心的裹著的,用體溫溫著的蛋.

"嘿喲,你們這些小家伙,咋弄來那麼多雞蛋?喲,還有三只野雞呢,比你們父兄可厲害多了."忙不然的被文欣拖出來,文奶奶這才看清楚情況,"來來勇小子,給我看看那蛋,正好我剛去了黑小子家抱來了抱窩的母雞,倒是能給試試,不過這野雞蛋跟咱家母雞下的蛋可不一樣,也不知道母雞抱不抱,要是不成,那可真浪費了."受了驚的雞是不會再去抱窩的,所以文奶奶也沒有說以後不要去抓抱窩的野雞.

還沒有正式拿去給母雞抱窩也已經被窩了一段時間的蛋是不一樣的,至少表面上看光澤就不一樣,會更加的溫潤不會那麼鮮亮,同時上手的感覺也不一樣,這個就要老手才能感覺的出來了.

所以奶奶很容易就把母雞剛下的野雞蛋給挑了出來,同時前面被發現的那8個野雞蛋,奶奶都看過了,是沒有受精的蛋,所以都給挑出來了.最後奶奶還在另外12里面挑出來4個沒有受精卻被窩壞了的蛋.

"好了,這蛋我摸著溫度還行,奶奶這就去給那母雞看看去,看看能不能成,希望能孵出小雞來哦!"奶奶拿著8個蛋去了後面雞窩,那里已經有一個她剛剛給弄的窩,抱窩的母雞正是從黑子家里面借過來的.

抱窩的母雞是最護崽子的,這蛋已經在屁股底下了,誰來都不好使想要去調戲抱窩的母雞,那就等著啄的滿頭包.不過可能這雞才剛剛窩著雞蛋,還沒捂熱呢.所以文奶奶一來把她提起,居然沒有攻擊.奶奶很容易的就把野雞蛋跟自己的家蛋放在了一起.

這蛋放上去,母雞沒有反應,哦,有的,她把側邊露出來的野雞蛋用翅膀巴拉巴拉塞進了腹部底下,這才安心的閉上了眼睛打起了瞌睡.

文奶奶看了好一會兒,這才放心的離開,"成啦,你們這些小家伙,等這小雞出來了,就讓妞妞帶你們來看,到時候啊就一人拿一只回去養吧."

"喔!"小伙伴們高興的拍手,跟文奶奶到了謝,就手拉著手,歡呼,"烤野雞去咯!"

文奶奶笑著搖搖頭,接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她很高興這些孩子能弄來野雞補身子,所以也不會說什麼.

"奶,你在做啥?"文欣好奇的看著奶奶把地窖里面的花生,黃豆什麼的都拿了出來,難道要拿出去賣了?可新種下去的還沒到收的時候啊.

"嘿,還不是你跟奶奶說的醬油的事情?上次你倒弄出來的那點,給你莫大叔做房子那會兒就用掉了,大家都說味道好,讓我趕緊的琢磨出來呢.這不把黃豆拿出來曬曬,我看了看這花生也有些潮了,就干脆都一起拿出來曬曬太陽,上午忙著都忘了,這天喲不知什麼時候就會下大雨,還是緊著些好!"文奶奶一邊攤著篩子,把花生黃豆放上去抖了抖,一邊看了看天.

喔,感情奶奶現在就忙著弄醬油的事情啦!太好了.文欣笑了,想著也不用她旁敲側擊的跟奶奶談了.

"奶奶,我幫你呀!"說著把一邊的綠豆倒在另一邊准備的篩子上,剛要拖到太陽更烈的地方去,就被奶奶攔住了,"哎喲,你這孩子,咋能這麼拖."說著接過文欣手中的篩子,有擺手道:"成了成了,奶奶能忙得過來,還不去哥哥姐姐們一起玩去,不是要烤野雞?不去幫忙小心哥哥姐姐們不給你吃,到時候找奶奶哭鼻子!"

人家才不會哭鼻子好麼?以為她是小孩子呢!再說了人二狗子他們現在都在燒水拔毛呢,她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不是.文欣嘟了嘟嘴,卻還是聽從奶奶的話,去跟二狗子等人一起!

"妞妞你來啦!來,過來這邊!"春桃見文欣過來了,就拉著文欣一起到了巧娘的身邊,看了看兩人的臉色,文欣乖乖的問道:"姐姐,你們是不是有事兒?"

"誒,是啦,我們明天想去竹林拔些筍兒,想問問你去不去,你去的話,我和春桃就等你一起!"巧娘笑著首先回道.

誒,是啦!三月份可不就是能挖春筍的時候了,她險些就忘記了,這大筍不僅能炒燉煮,還能曬成筍干,最主要的是那些小筍還能做成泡椒酸筍來吃呢!那可是一道絕頂的美味!去年做的筍干當年她沒幾天就吃光光了,這東西一個也只堪堪的曬出幾片,完全就不夠吃嘛!

空間的竹林還不成氣候,她可不會去弄那里的竹筍,這泡椒酸筍也早就沒有了存活,今年一定得多弄些,好好吃個夠才行.

文欣迫不及待的點頭,"去去,明早姐姐們一定要等我啊!"

春桃和巧娘相視一笑,點頭,"恩,那我們明早吃完早飯就在山下等你啊!"

這春筍苦澀原本是沒人喜歡吃的,除非家里啥吃的也沒有了這才會挖來吃,可前兩年妞妞這丫頭就央著挖來吃,也不知咋弄的吃起來一點都不苦,還爽脆爽脆的.這不春桃她娘前天去了山上見那筍都能挖了,這才想著去山上弄些回來,想著妞妞這丫頭喜歡,就問問她去不去,果然看這丫頭一聽就歡喜的答應了要去.

笑著笑著,兩個豆蔻年華的小姑娘,就頗為憂愁的歎了一口氣,又對視一眼相視苦笑,引得文欣好奇無比.

"姐姐,你們咋了,是不是有煩心事?你們說出來,妞妞幫你們想辦法!"

春桃搖搖頭摸了摸文欣的頭,"呵,你這小丫頭倒是個愛操心的,沒事兒呢!說了你也不知道個啥!"

"春桃姐,你這是小看人家,妞妞不依!你們不說咋知道我不知道呢?難道?"文欣說著說著就驚訝的看著兩個人,這才發現當年還是小豆芽菜的兩個小姑娘,如今也都亭亭玉立,俏臉含春了,莫不是,她們兩個在愁親事兒?

文欣能夠想到的也就這個了,不然這兩小姑娘除了幫家里忙,上午在家里繡帕子,下午有空幾乎都是跟著他們一起玩,哪里還有別的事情可歎氣愁苦的!唯有的也就是兩個人的親事了,畢竟山海村這女兒還是難嫁!說起來都是窮惹的禍.

"哦?難道啥?"文欣這表情倒是讓兩個小姑娘好奇了,"你要是說出個啥,待會兒姐姐做主就讓你多吃一個雞腿,咋樣,說說你這是猜到啥了?"

看兩個人還開得出玩笑,就知道事情還沒那麼嚴重,不過文欣還是不想兩個人那麼早嫁,于是便頗為誇張的說道:"難道姐姐們是在愁婆家了?"看著兩個人臉色瞬間紅了,但嚴重卻有一絲苦澀,她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據她所知山海村的村民因為是各地逃荒逃戰而來落戶在這里的,所以不是族親彼此就能通婚,但這也不是全包不是,這就有了外嫁和外娶.這這女兒嫁出去,卻也嫁不上好人家,這日子過得都艱難,偏偏娘家也幫不上!

春桃和巧娘兩個人現在議親的話,絕對說不上多麼好的,也難怪兩個人眼帶苦澀了,文欣故意撇嘴,一臉的不贊同的說道:"啊,我猜對了?不是我說呀姐姐,咱們村現在修大馬路,福安哥哥他們現在也忙著弄出海的事情,咱現在也會弄冰塊了,妞妞現在養蚯蚓喂雞呢,弄成了的話以後咱就可以不用糧食就能喂養很多雞,所以以後大家都能賺錢,咱們村家家都有銀子,你們嫁人肯定會有更多的嫁妝,到時候就會有多多的人過來提請,做什麼要那麼早急著找婆家,再過一年兩年也不急啊,就是再多一段時間選擇都多不是!"

原本聽著還有些不以為意,但是聽著聽著兩個小姑娘的眼睛就亮了,是啊,他們村現在雖然看起來還是跟以前一樣,但是又不一樣了,這不是什麼都在往著好的地方走麼!他們家這一年聽娘說除了必要的開銷,這家里也添置了不少的東西,就這都存了好幾兩銀子呢!

不成,她晚上回家去就得好好跟娘親說說,說親的事情在等等,還有哥哥的事兒,也讓娘在等等再說.

春桃和巧娘同時想著,她們現在也才12歲半,雖然已經能夠說親了,不,家里娘已經在打聽了.但是說好了親又不是就要嫁出去,這早一點晚一點也沒有關系啊,等家里富裕了,這嫁出去嫁妝就能豐厚一些,這樣嫁出去也好看,再也不會像以前那些村里的女子嫁出去都在婆家抬不起頭來,說不上話!

春桃和巧娘一掃之前的郁悶苦澀,笑嘻嘻的站起身,牽起文欣的小手,就往廚房去,"嘿,妞妞雖然你還小,卻不成想居然比姐姐們想的多想得遠,姐姐們可要謝謝你,咱就做主了等會兒野雞烤好了,妞妞雞多吃一只雞腿!"那邊二狗子等人已經快速的給三個野雞割喉拔毛了,黑子和鍋子也已經在院子一邊架起了一個火堆!

"哇,哥哥們好厲害,就弄好了哇!"看著幾個男孩子那麼能干,文欣已經不止一次如此驚歎了,至少前世的時候,這麼小的年紀就那麼能干的男孩子,她也只是見過自家二伯的兒子,但那也是因為他家老爸給逼的,而且姐姐們都不在家,他要是不老老實實的在家煮飯,那一家子就可能八點都沒飯吃,那就等著被老爹老娘抽耳刮子揍屁股吧!

而且那個時候是個什麼情況?那個時候他們都生活在農村,除了跟小伙伴們瘋跑其實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娛樂活動,家務那都是必要做的,你沒有辦法也沒有權利不做,再過幾年時代發達了,就是農村的孩子想要乖乖的做家務的也是少之又少,那就更不要說城市的孩子了.越到後面那是女孩子會做飯的都是非常的少了.

更別說,二狗子他們最大的也不過13歲,這13歲還不是周歲!這要獨立完成殺雞燒水拔毛,架火串雞還要防止其他地方不被燒起來,真的蠻難的.

文欣從一邊拿起一個洗乾淨用乾淨的木棍串好了的野雞,吼,真種,文欣急急忙忙的把雞放下,得她還是坐等別人烤好了自己吃吧!

看著春桃和巧娘已經上手抹鹽巴,文欣這才想起來自己可是准備好了調料的,于是急忙忙的對兩位小姐姐說道:"姐姐,等會哈,妞妞去房間拿些調料來."于是不等兩人回神,文欣就蹭蹭的跑了,再回來的時候,就拿了好幾個小小的油紙包!

文欣把准備好的辣椒面,五香粉,孜然粉,花椒鹽還有一小罐子蜂蜜遞給了春桃和巧娘,"給,姐姐,這個是叔叔留下的調料,這個是叔叔山上弄的蜂蜜,你們摸到雞肉上去,雞肉會變的很香很香的."

春桃和巧娘都還記得第一次吃海鮮時,那些特殊調味料的滋味,那些可不就是妞妞口中的叔叔留下的麼?聽這些也是那叔叔留的,兩個小姑娘就小心翼翼的接過小小的油紙包.

"妞妞,你要拿這個出來烤野雞?"太貴重了,感覺好浪費,巧娘這樣想著,也這樣說了出來,都沒舍得把油紙打開來看看,就有遞給文欣,"妞妞,快收起來,你這小丫頭不知道輕重,這東西可貴了,怎麼能就這樣用掉?"

文欣傻眼,巴巴的解釋道:"巧娘姐,這個是最後一點點啦,放了那麼久,還不知道有沒有壞掉,咱平時煮飯也用不上這個呀,咱不用了去,那壞掉不是浪費了?而且哪里貴重了,你看,這個是辣椒粉呢,咱自己曬干了辣椒就能磨的!"說著文欣拆開了其中一個油紙包,里面的正式火紅火紅的辣椒面.

"還有這個"文欣指了指小罐子,"這個是在村里的山上割得蜂巢,擠出來的蜂蜜,雖然咱是弄不來,但是也不值錢啦!"

聽文欣這麼說,還真是這樣,春桃傻不愣登的就像用手搓辣椒面往雞肉上抹,文欣目瞪口呆了,急忙拉住了春桃的手,一臉驚恐的說道:"春桃姐,那是辣椒粉耶,你這樣用手拿,你就不怕手給辣的痛腫啦!"

春桃看看文欣又看看手上的辣椒粉在看看同樣傻眼的巧娘,嘿嘿直笑,還不都是妞妞這個小丫頭,說過了那麼長的時間,這些聞起來就好香的調料可能會壞掉,她這不是急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就要沾上的紅彤彤的辣椒粉,春桃自己也給嚇出了汗!

就在這個時候勇子手上端著雞雜過來了,"誒,春桃,巧娘你們在作甚?咋還沒有弄好,那邊火都燒起來了."

"啊?啊?哦,這就好了!"聽那邊在催了,兩人也不管啥了,就拿來文欣給的調料在三只雞身上都撒了一些,然後拿了一片乾淨的樹葉子裹了蜂蜜,前前後後的都給摸了個遍,還在雞肚子里面塞了上次莫大叔往雞肚子里面塞了的某種莫大叔還沒有教的鮮香的某種草藥.

鍋子,勇子,黑子人手一只野雞在火堆上翻銬著,而二狗子則拿來了乾淨的小樹枝,串了雞雜在烤著,那是一點都不浪費.

還沒過多久呢,這雞肉上面摸得調味料的香味夾雜著淡淡的肉香,就在院子里面散發開來,在一邊玩的小*和痘痘不就吸溜著口水跑了過來,啥也不干了,就坐在二狗子和勇子中間,眼巴巴的盯著雞肉看!

不要說這兩個小的了,幾個負責燒烤的小家伙都有些急切了,可惜這肉都還是生的,還吃不得,就連前世時常流連夜市燒烤攤的文欣都饞的只咽口水,沒辦法那也是非常久遠的記憶了,而且燒烤的誘惑也不是誰都拒絕的了的.在場的也就兩個小姑娘比較含蓄了,沒有盯著雞肉咽口水,不過麼,那渴望的小眼神也是明晃晃滴.

二狗子手上的雞雜倒是烤熟了好些了,可惜那東西除了抹了鹽巴,就再也沒有別的啥了,慘白白的看著就沒有食欲,還是那已經開始變得金黃的烤雞比較誘人,于是二狗子看著無人問津的雞雜,也只得放下手中的活計,也看是眼巴巴的等著三只大肥雞.

終于半個多小時候,整個院子都彌漫著烤肉香,在三個廚師用刀割了肉看看,點頭表示已經熟了能吃之後,等得心焦的眾人,頓時什麼也不顧了,"嗷"一聲,就急巴巴的想上手!

"喲,啥東西那麼香?"莫大叔的聲音在院子里面響起,大家轉頭一看,果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莫大叔已經進了院子里,莫大叔看著已經發現他的孩子們,笑著走上前,"嘿,是你們這些小家伙在烤雞?唔,好香,你們用了什麼?"這味道真香,奇怪他居然沒有聞過,莫大叔一上前,就不客氣的拿了勇子手上的烤雞.

原本莫大叔是想不客氣的揪下一塊肉嘗嘗的,不過看著孩子們眼巴巴的目光,他居然罕見的不好意思,但也只能依舊裝著擔心的說道:"都看著我做什麼,你們還不去拿碗筷來,那麼燙就想直接上手,也不怕手燙出個泡麼?"

莫大叔都發話了,春桃和巧娘只得乖乖的去了廚房拿了碗筷出來,然後莫大叔就直接上手,撕了雞肉放在眾人的碗上,等每一個人碗里都有之後,自己才撕下一個雞翅膀啃起來.

"嘿,不錯不錯,嗯,這辣味,吃的夠爽快!就是這皮有些焦了,不過也還成.來來,誰說說,這里上面都加了啥,這味道可都能跟鎮上福仙樓的烤全雞比了."莫大叔自己邊吃,便給小家伙們撕雞肉,很快兩只雞就沒有了,這正要上手第三只,就被孩子們給攔住了!

"大叔,我們吃好了,這個是留給您的,謝謝大叔教我們抓野雞和認藥草,這個就你帶回去吃吧!我們不要了."

看著這些小家伙嘴上說著吃好了不要了,眼睛卻巴巴的看著雞肉露出渴望的眼神,莫大叔直接把那只在他看來最肥的烤雞,笑道:"既然都給大叔了,那大叔給你們吃,你們不吃?行了,大叔抓一只野雞還會困難?吃吧!"說著就快速的把這一只雞也給分了,自己卻沒有吃多少.當然,他一個被孩子們叫大叔的人,怎麼好意思跟孩子們搶吃的.

"耶?你們還沒給大叔說這雞肉上,你們都摸了啥,大叔只吃出來辣椒味,其他的還有啥?"恩,這真是他這輩子吃過的最好吃的烤肉了,沒有之一,話說他走南闖北,去過的地方多了去了,卻也沒有吃到過像這樣的獨特的味道.

"大叔,這上面的調料都是妞妞給的,我們只知道上面有辣椒粉還有蜂蜜,其他的就不知道了,有好幾種呢!"最後還是春桃比較大膽,對莫大叔說道.

"恩?那妞妞那個小丫頭呢?"莫大叔這一找,才發現居然沒有妞妞那孩子的影子.

"大叔,您找我呀!"文欣這剛給奶奶松雞肉才回來,就聽莫大叔叫自己,便好奇的問道.

莫大叔看著文欣空著的碗,就知道她去干什麼,心下微微感動,卻也沒有說什麼,而是好奇的問:"聽說這烤雞上面的調料是你給的,快給大叔說說,都有些啥,這味道可不差,絕了!"

文欣不以為然,一臉的不在意,"哦,這個呀!是叔叔留下來的,有辣椒粉,五香粉,花椒鹽,孜然粉,還有蜂蜜,就這些了."

"咦?"除了辣椒粉和蜂蜜,其他的咋沒有聽說過?難道是名字不一樣?或許看到實物,他就能確定是些什麼了,于是很認真的問道:"小丫頭,那這些東西還有沒有,給大叔看看."唉,他這人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烤肉這一樣,這獨特的烤肉,別說吃了還真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

"啊?大叔你要呀?可是沒有了啊,我擔心那些東西放太久了,會壞掉,剛好咱要烤肉,叔叔說這個東西烤肉最好,我就給拿出來全用掉了,不過蜂蜜倒是還有,大叔要的話,就給大叔好了.不過叔叔說了,吃了蜂蜜不能吃蔥,不然會中毒死人的."後面的話是跟莫大叔說的,卻是主要想說給小伙伴們聽的,農家吃蔥太頻繁了.

果然文欣這麼說,小家伙們通通謹慎的記了起來,想著回去後晚飯絕對不能吃蔥!

"沒有了?那太可惜了!"莫大叔根本就沒有懷疑什麼,只是覺得可惜,想想看來改天他得去鎮上把能買來的調料也給買一些回來,今天倒是忘了這一茬,果然不當家完全不知道家里廚房需要什麼,以前他可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對了,大叔你幾天咋那麼早回來?"文欣看著莫大叔,這才發現這天還蠻早,這大叔速度夠快的呀!

"那當然,又不是去干嘛,把需要的東西買回來不就成了,早點回來還能休息呢!走小家伙們,收好東西,大叔給你們買了糖葫蘆,一人一根啊!"

已經有些吃撐的小家伙們,一聽見有糖葫蘆吃,頓時又興奮了!文欣感歎,果然莫大叔就是大方呀!真是好人呀!

文欣拿著屬于自己的那根糖葫蘆,看著一臉天真笑臉的小伙伴們,這才對身邊的莫大叔問道:"大叔,有我姑姑和舅公的新消息沒有?"

"你猜猜?"這一次莫大叔倒是賣了一個關子了,文欣詫異的抬頭,難不成有好消息,文欣歪著頭有些不確定的道:"有好消息?"

看著文欣可愛的樣子,莫大叔忍不住揉了揉文欣的頭發,"你那小姑姑帶著你姑父和表哥表妹來探親來了,現在還在千樺鎮打探消息呢.這算不算好消息?"

小姑姑帶著全家過來了?文欣皺了皺眉,"那小姑姑咋不來村子?"最主要的是,這一家子人品怎麼樣?怎麼會突然找過來呢?都那麼多年了都沒有消息,難道小姑姑是出了什麼事情?

"離家太久了,都不記得山海村了唄!"莫大叔笑笑,看著文欣皺眉,知道文欣最擔心的什麼于是安撫道:"放心,我打聽到了,住著鎮上的幾天看來,你那小姑姑一家子都是老實人,其他的就不知道了,這得他們來了才能知道."

這麼一說文欣這才算是放下了一般的心,看著身邊高大的身影,文欣真誠的道:"莫大叔叔謝謝你,要不是你去幫忙打探,我還沒那快得到消息呢!"

看著文欣認著嚴肅的小臉蛋,莫大叔失笑:"嘿,你這小丫頭,大叔我這麼老了還沒有女兒,我可是把你當女兒看的,所以用不著那麼客氣!"

女兒?文欣黑線,話說人家都把你當成哥哥看的,前世要說她最羨慕別人的,恐怕就是別人都有一個親哥哥能維護著,而她上頭只有一個相差一歲,性格又南轅北轍的姐姐,一起玩都少那就更別說維護了.

不過,看看自己的小身邊,在對比對比莫大叔魁梧的身材,得女兒就女兒吧!還是她占便宜了呢!所以文欣嘟嘴,"我才沒有客氣!"

莫大叔見自己這樣說,這小丫頭沒有一點生氣,這臉上就笑開了,頓覺陽光明媚心胸舒暢,他沒有說謊,見著文欣這個小丫頭的時候,他心里就滿滿的父愛充滿憐惜.

特別是見著這個小丫頭那明里暗里對待文奶奶的關心體貼,縈繞在祖孫兩人身邊的脈脈溫情,都讓他羨慕不已.這心里就不止一次的在想,要是他自己也有這麼一個親人,有那麼一個小可愛,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這不,莫大叔就把這個丫頭當成女兒看了,這見小丫頭居然沒有反駁自己的話,雖然也知道可能小丫頭不知道自己說了啥,但是莫大叔心里還是非常的開懷.

"對了大叔,你明天下午有空不?"文欣想起了自己惦記的田螺和蓮藕趕緊跟莫大叔預約時間,她還想去那條河的上游看看去呢,有田螺有蓮藕,沒道理會沒有魚呀,上次就沒有看到,那條河可不貧瘠不會沒有魚,文欣就想去去河上游看看,會不會有啥收獲.

"咋啦?我沒事兒做,你有事兒?"這小丫頭人小,這事兒可多!

"嘻嘻,我發在山上發現一條小河,里面有好東西,大叔明天幫我去弄一些回來唄!而且那河里一定有魚,我想去看看啦!回來給大叔炒田螺和做紅燒魚喲!"文欣賣萌又美食誘惑,致力于一次把大叔拿下!果然對于好吃的大叔絕對的沒有抵抗力,有問題也放進了肚子里面,便約定好了中午飯後過來一起去看看.

天晚了,送走了小伙伴和莫大叔,文欣就幫著奶奶一起收拾曬出去的豆子,"奶,這豆子要曬很久?我看了,沒啥差別呀,這不曬也沒有關系吧!"

奶奶端著篩子,打從文欣身邊走過,"你這孩子懂什麼,奶雖然沒有做過醬油,但也知道這選材料得謹慎,不然這一個小豆子啊就能壞了整個工序,這豆子雖說收起來的時候都是暴曬過的,但是也放在地窖那麼久了,就算這里面沒有壞豆子,可也架不住地窖陰暗潮濕,這豆子可能長黴,自然用之前還得曬曬啦!"

文欣想了想,這話可不就是別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的意思麼!那豆子要經過泡制整煮發酵,這要是因為豆子發黴期間引起黴變,那還真是大問題,于是也不說什麼了,跟著奶奶收起了豆子!

"誒妞妞,這不用你幫忙,你先去喂下雞,看看這雞都進窩了了沒有,等會兒奶奶去看看鴨子,你就去煮洗澡水去."奶奶看了看天,讓文欣去喂雞去了.

"呃,好的奶奶!"哼哼,不就是嫌棄我的小身板麼,等著,等我長大了也能夠一雙手端起兩篩子,哼!文欣梆梆梆的跑走了.

一天又這麼過去了,不用在熬日子的日子,真的很好,想著未來的某天,自家就能建起10米高的青磚牆,還能建起雞鴨豬鵝的牲棚,養多多的牲畜賣錢,慢慢的也能夠把自己理想中的房子給做起來,然後總有一天自己跟奶奶坐在家里都能夠數錢,文欣就非常安全的睡下了.

隔天一早,文欣吃完早飯跟奶奶打了一個招呼,就挎著籃子往竹林去了.山海村只有一座竹山,不過很大,想挖到合心意的竹筍數量,還是可以的.而且那些小竹筍了,可並不是長在那座山上,而是在田坎,河溝山壁之類的地方,村里的人不會去刻意的去砍掉這些小竹子,所以這筍每年都安全的長著,然後就等著她和小伙伴們去拔,這一拔也就不擔心這個竹子會泛濫了.

"妞妞,這兒,這兒呢!"還沒到山下,早已經等候的春桃和巧娘就招呼開了,男孩子們並不喜歡挖筍這項活動,理所當然的就沒有來,不過小黑倒是擔心妹妹于是陪同一起過來了.

"桃子姐,巧兒姐,咱先上山麼?"文欣快步跑來問道.

"恩,先上山挖兩根春筍,然後咱再去拔那些小筍兒!"

于是一行四人就上山,竹林沒有其他的樹木,進了林子根本就不用走多遠,就能夠很容易的就發現筍的蹤跡,小黑負責扛鋤頭挖,三個女孩子就負責把筍敲乾淨泥土,然後裝起來.

他們都是選的密集的竹子里面的筍,那比較開闊沒有幾根竹子的地兒的筍,要等它長成竹子,他們是不會動手挖了那里的筍的.

竹山這邊除了滿山的竹子,在側坡山下,山腰以及邊上都有野山茶樹,這個季節也正是有茶泡的時候了,所以除了挖筍,他們還打算去摘一些茶泡吃.

茶泡是以前家鄉的說法,別的地方不知道,這個東西是茶葉嫩芽在成長的時候發成變異長成的,有的形狀跟茶葉沒啥兩樣,就是長的更厚更大也是晶瑩晶瑩的,有的直接就長成了一個白泡,還有的會變色.有的是茶葉一半變異成茶泡,有的是一整個葉子,有的是那一支的三四片葉子都變成了茶泡,這就要看運氣了.

三個人籃子里面都有兩條竹筍之後,四個人便專門繞道到了竹林側面的小山坡去找茶泡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