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三姐妹離開
後續的事情文欣不知道奶奶他們是怎麼處理的,不過那天之後王媒婆沒有再上門,奶奶也沒有在提過三姐妹親事的事情,同時奶奶更加當三姐妹不存在了.

也許是文欣的預防針打的好,于是某一天早上發現三姐妹不見了之後,奶奶也只是神色莫名的看了看天,接著就該干嘛干嘛了,就是村里人偶爾一問,奶奶也神色正常的笑說了一句,跟她們爹娘去鎮上享福去了.

至此山海村整個村子就當三姐妹從來沒有來過.

所以不管是文欣還是文奶奶亦或者是山海村的村民,都不知道三姐妹偷偷的出了村子,坐上了孫家屯的牛車去了千樺鎮,准備去鎮上一家叫做安來客棧的客棧跟李才夫婦彙合,讓李才夫婦兩人帶他們進入王府,也就是李才口中的富戶他的東家.

到這到了鎮上,三姐妹一路攜伴問了路人安來客棧,並在客棧里住下等著爹娘找上門的時候,意外發生了.這意外不是別人引起的,正是三姐妹中心氣最高的春香.

出村子的這一路上,春香都顯得特別的沉默,都能跟三妹春曉相比較了,不過這個時候不管是春梨還是春曉都在考慮著自己的未來前途,又被牛車搞得渾身疲累,也就沒有人在意春香這個時候為啥那麼沉默了.

春香這個時候在想什麼呢?她在想憑什麼大姐那麼有錢?憑什麼大姐就能買那稀罕的糕點,用來討好權貴?而她就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那黑色糕點的香甜味,還沒靠近她都聞得到,太誘人,絕對能夠用來討好.如果她有這個東西,那麼她絕對能夠能夠討好了縣太爺夫人小姐去,搭上了那條線,怎的她也不會混得太差.

每想一次自己能夠現在縣衙做個伺候夫人的一等丫頭,然後就能勾搭縣太爺或者少爺的,未來就是穿金戴銀的日子,那天冒起來的想法那是壓都壓不住.

到底什麼想法呢?那就是拿了大姐的銀子和糕點,立馬奔縣城去唄!反正春香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留在千樺鎮,那天她是聽出來了,爹娘是想要把她們介紹給千樺鎮的富人子弟,雖說都是有錢人,但是又怎麼比得上城里人?

所以一直在想著這個的春香就連坐牛車都沒有感覺了,還會在意身邊的春梨和春曉?還會說什麼話聊什麼天?

問了路人客棧之後,三姐妹要了一個房間,這也是和春香想要的結果,要是不同一個房間,她還真不好辦了,她家大姐防她們也是防的很緊的,她只能今天晚上趁著她們睡著的時候行動,在她們都起來之前離開.

于是在春梨好不知覺自家妹妹在算計自己的時候,三姐妹吃完晚飯就安心的睡下了,自然睡之前三姐妹都是很注意藏好自己的的個人財產的,就算是自家姐妹也沒有可能不趁虛而入不是!

于是半夜的時候,春香就在每天起夜的時候醒來,並且趁著自家大姐轉身的某個時候,從自家大姐的兜兜里面掏出了20兩銀子,以及在春梨的頭側拿走了春梨包裹的好好的保護的完整的巧克力糖,然後一整晚沒有睡,在街上有人聲的時候就偷偷的離開了客棧.當然她是不會去結賬的,店小二見只是春香出門,還以為她是去買早點的,也就沒有在意.

春香一路離開了客棧,一路問人問到了鎮東有唯一的馬車能夠去縣里面,就急忙忙的去了那里,上了一家還算不錯的馬車,就讓趕車的車夫直接去縣城里面,還是直接駕到離縣衙最近的一個客棧里面.交代完之後就安心的躺馬車里面睡覺去了,沒辦法為了不睡過頭,東西到手之後,她就大半晚上沒有睡,能撐到上馬車已經很不容易了.

春香走後的一個時辰之後,春梨和春曉這才醒來,腦袋一清醒春梨就感覺到了不對勁,自己的胸口空蕩蕩輕飄飄的,以往習慣了的某個物件似乎不在了.不在了,不在了?春梨冷不丁一個激靈,伸手往胸口一掏,沒有,在掏還是沒有!

她的銀子,她最後的20兩銀子,不見了,沒有了?成立慌神了,趕緊去看自己的枕頭邊,熟悉的包袱還在,似乎沒有被人動過,春梨下意識的松了一口氣.但這情緒還沒來得及表現在臉上呢!春梨就騰的瞪大了眼睛,把包裹里面的衣服通通的丟出來,果然她仔細放好的某樣東西不見了.翻找了好幾遍,還是沒有,就是沒有!

"三妹,你看看你的銀子還在沒有?"春梨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客棧糟了賊了,既然自己的銀子和那珍貴的糕點不見了,那指不定自家妹妹的也不見了,只要大家的都不見了,那她們就能向客棧尋求賠償.

至于為什麼小偷要頭幾個糕點,在春梨的認知里,定然是那賊也知道那糕點的珍貴程度,廢話,那可是用了百多兩銀子買來的,怎麼可能不珍貴,比起她那20兩銀子還值錢的玩意呢!

春曉在春梨臉色詭異的掏胸的時候就臉色奇怪了,在之後大姐又慌里慌張的翻看包袱,那曾經記憶深刻的某個東西卻沒有看見,就下意識的覺得可能發生了大事兒,果然大姐的一句話就說明了問題.

可是,她為數不多的銀錢還在啊.春曉不經意的挪了挪腳底板,果然還是以往的感覺沒錯!于是春曉搖頭,"大姐,我的銀子沒丟啊!"

"什麼,你的銀子沒丟?"春梨滿臉的不可置信,突然她看了看房間,這才感覺少了什麼,"你二姐呢?她人哪兒去了?"

"我不知道啊,我和大姐你一樣才剛起來,沒看見二姐!"她也正奇怪了呢?再想到大姐的銀子和那奇怪的花了大姐身家的糕點,這兩樣東西特別是大姐胸口的銀子,可是只有她們三個知道,現在大姐的銀子和糕點都不見了,難不成,是二姐?

春梨顯然也是這樣想的,頓時火冒三丈,她突然想起要是真的有賊進來了,從她的胸口取銀子她是一定會有感覺的,除非是非常熟悉的人,她才不會特別的防備.

春梨想到是以往那個巴結討好自己的親妹妹偷了自己的銀子,和那關系到自己前途命運的香甜黑糕點,這臉都氣的著火了.一張以及發福的胖臉皺起了好幾道折子,連原本都通紅的痤瘡和化膿的痘痘都因為她憋紅了連而愈加的明顯起來.

春梨都不等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也沒來得及給自己的臉抹上一層粉,就沖沖的往樓下走去,一把抓住了正在擦桌子的店小二的手,"昨天跟我一起住的那個女孩子,你有沒有看見在哪兒?什麼時候離開的,去哪兒了?"

猛然被人拉住了手臂,上來就一頓責問轉頭一件居然是一個披頭散發衣衫散亂,最主要的是臉上長著惡心膿瘡的女人,小二都嚇傻了,手上的破麻布"噗"的一聲剛好掉在放在地上的水桶上,濺起了一窪水花恰好淋了春梨一身.

不過春梨這個時候可沒有那個自覺,她現在滿腦子的都是自己的銀子飛了,能夠平步青云的糕點沒了,這未來就是一片黑暗了,哪里還注意的得到自己的儀容?潑上來點點水花,那就更是當不存在了.當丫鬟那會兒,什麼事情沒有遇到過?

久沒有聽見回答,卻見店小二一臉呆呆的看著自己,春梨終于有點反應了,不過她完全以為眼前的小男人是被自己的魅力傾到,看呆了.雖然她心里很得意的想要調戲調戲這個清秀的小男人,但是她卻更加的著急自家的銀子.

于是看在眼前又是一個拜倒在自己裙下的藍顏,春梨好歹是溫了溫自己的表情,柔了柔自己的嗓音,並且還帶勾起了一絲的笑.問道:"小二哥,我家二妹不知哪里去了,我想問問她有沒有出客棧?什麼時候出去的?走了多久?可曾說去了哪里?"這一手她不知道學自哪任小姐的.

這一番小二整個人都哆嗦了一下,完全不好了,他想跑奈何眼前這個女人緊緊的抓著他的手,于是他靈光一閃,想起了唯一出去的客人,結巴道:"小,小姐,丑時,丑時雞鳴的時候出去過一位姑娘她什麼都沒有說就出去了我本以為她是去買早餐去的就沒有在意!"開口之後就順暢了,小二只想快些交代完,然後眼前這個長得一臉魔頭樣的女人能放他走,嚶嚶嬰,娘親這里有采陽補陰的女魔頭,快來救偶!

丑時?天還沒亮春香就離開了,好樣的感情是早有算計.春梨臉一陣的扭曲,"卟"一聲,右邊臉頰骨一個爆發的有膿豆豆,被夾爆了.黃儂膿的膿液一半流了下來,少部分飛到了跟她臉對臉的少年的額頭,小二哥頓時臉皮也抽了,他是被嚇得!

"熬!"小二一聲絕望吶喊,啥也不顧的揮開了春梨,只把沒有准備的春梨給掀了出去,轉身狂奔而逃.嚶嚶嬰,他絕壁好幾天吃不下飯睡不著了,連著還要做噩夢了,娘親快來救偶,你兒子好淒慘!

春梨莫名的被掀翻在地,一臉茫然完全不知所云,不多她倒是沒有耍潑,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春梨轉身上樓回到客房,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洗臉簌口梳頭發穿好衣服,就拉著春曉下了樓.她要去追回春香!

在春梨看來就算春香走了但也絕對就在千樺鎮,不可能走很遠,她拿了自己的銀子和糕點,指不定就先去了王家找爹娘進王府了,所以現在她要做的就是趕緊問人王家在哪兒,一定要趕在春香那東西討好夫人小姐的時候阻止她!那個賤人居然敢偷她的東西,等抓住她看她怎麼收拾她.

"春曉你也知道大姐的銀子都被你二姐拿去了,所以你現在就去櫃台把賬給結了吧!我的等我找到你二姐的時候,在還給你也是一樣的."春梨一把把春曉給推到了櫃台,示意她付錢結賬.

被春梨猛地一推,春曉的肚子直直的撞在了櫃台的尖角上,肚子一陣的絞痛,春曉的臉色頓時慘白起來,疼的都說不出話來了.但她這番不說話的表現,卻然春梨以為她不想付錢.原本就被春香鬧出了脾氣,這下臉色也黑了,口氣也很是不好的斥責春曉.

"怎麼?你還不想付?我們一起住的店,現在你二姐跑了,我的錢也給你二姐拿走了,你不付錢,難道你想留在這破客棧里當店小二,還是等著客棧報官把我們抓進大牢里面去?"春梨氣急,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家三妹居然那麼吝嗇.

春曉肚子絞痛了一下,突然就沒事兒了,聽見春梨滿含怒氣的話,急忙搖頭.可這錢春曉也真是不想付.

"大姐,我只是府上燒火丫頭,每個月就百來文錢,哪里有你和二姐那麼多銀錢,上次就花光了妹妹的積蓄,昨個兒又花了1兩,妹妹現在身上所有的錢加起來也就只有1兩50問,妹妹真是不是不想付錢,而是,而是根本就沒有那麼多啊!"

為了住的舒服,大姐和二姐選的可是最豪華的客棧,一晚上就要8兩銀子,昨個三姐妹各付了1兩定錢,這會兒還要5兩銀子呢!這如果都讓她出了,那她不得一分錢都沒有了,她才沒有那麼傻呢!大姐雖嘴里所錢都被二姐拿去了,但指不定身上哪出就藏了銀子.沒錢?她可不信.

沒想到春曉還真不打算付錢,春梨急了,"沒有,你騙誰呢?我們出去7年,就算沒月真就50文,你們廚房可是最多打賞,怎麼就會沒有其他的銀子,少廢話快付錢.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錢藏哪里,可別讓我動手拿!"覺得自己可能說的有些重,春梨咬咬唇頓了頓,"三妹,不是姐姐逼你,咱可是親姐妹,我這做大姐但凡身上有銀子,也不會讓你出這個錢不是,可…大姐的銀子都被你二姐拿走了,她肯定是去了王家,咱現在要抓緊時間去找你二姐去,不然就來不及了."

"可爹娘不是說了會過來接我們麼?難道不可以等爹娘過來付錢?咱們可是約定好了的,要是咱們走了,和爹娘錯過了可咋辦.沒有爹娘的接引,咱也進不了玩家,更找不到二姐啊!"春曉還是不甘願,于是想起了自家那什麼爹娘說過今天或者明天就能過來接她們,于是想要拖到自家爹娘過來.至于二姐?哪關她什麼事兒,又不是偷得她的錢.再說了,她們都是要去王家的,這要是遇上她不得沒臉皮?所以她一點都不認為二姐會去王家,說不定她現在都已經不再千樺鎮了.不得不說春曉真相了.

見春曉還是死活不願意,春梨恨恨的看了一眼一直顯得乖巧聽話的春曉,這才在自己的腰帶上仔細的掏了掏,也不只是哪個角落,摸出了一張10兩的銀票,遞給了櫃台從春梨第一次下來就嗨皮的看戲看到現在的中年女掌櫃.

仔細的看了看銀票的真偽,女掌櫃帶著別有深意的目光笑呵呵的給春梨找了零錢,看著兩姐妹誰也不理會誰的出了客棧,這才朝著里撿撇撇嘴,"行了躲什麼躲,沒出息,這不都走了,還不出來把桌子擦乾淨,等你爹買菜回來,看到你還沒有收拾乾淨,看他不抽你!"

從里間走出來的不是別人,這是狂奔而逃的小二哥,正是女掌櫃的小兒子,學院放假期間在家客棧里客串店小二.

"娘,嗚嗚,你剛咋不來救我!嚶嚶嬰,那女人太恐怖了,娘以後我可不可以不做小二了,我一定老老實實的呆在房間里認真讀書,真的!"

女掌櫃一巴掌拍了過去,"不行,你爹說了多呆房間會變成書呆子,你大哥已經夠呆的了,不需要在加一個你,所以你就老實的在店里面幫工!"

"嗷,娘你一點都不心疼我!"少年小二含淚而奔.

"成了,看你那德行."女掌櫃搖了搖頭,"今天山海村的人會來送魚蝦,到時候你給直接領到廚房去讓你爹侍弄著,我要去趟你大姐家!"

"娘你去大姐家做什麼?你去了誰收賬啊!"

"你大姐夫的遠方表弟的媳婦兒的姐姐的丈夫,說是要來探什麼親但是不知道個具體情況,所以求到了我這里,我過去問問具體的情況去.收賬叫你哥去,對了要是今個兒送來了魚,讓你爹給煲一個魚湯給你大嫂,這個有營養."

小少年已經被那一串關系給弄暈了,聽到自家娘的吩咐也只是胡亂的點頭,擺手表示自己知道了.女掌櫃放心的出了門!

而出了客棧的姐妹兩一路問到了王家,卻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滾,你們兩個不知道死活的老東西,少爺的東西也是你們能動的麼?上次饒了你們一次,居然還敢再犯?誰給你們的膽子?不知悔改,要不是在哪少爺心善,就你們犯下的罪,斷了你們那雙手,都不為過,趕緊給我滾!"

王家確實是一個有錢的富裕人家,高門大院,那院牆可比山海村那丑男人新建的圍牆還要高,還要厚實,那屋頂那橫梁那瓦片,鮮亮的油漆在陽光下耀眼無比,兩座石獅子威風稟稟的立在大門口,別提多氣派.可就在這高門大院的大門口,一個衣著鮮亮的中年男人,領著四個大漢,把一男一女毫不留情的給丟了出來.

那不是別人,正是前幾天才來認親的爹娘!春梨和春曉原本看到王家氣派的宅院火熱的目光,在看清被丟出去的兩個人身上時,頓時諱如莫深,春梨和春香同一時間躲在了轉角處,不過可惜還是被眼尖的趙大妹給發現了.

高門的們在趙大妹耳邊"砰"的一聲關掉了,猛然回神,頓時不要命的朝著春梨和春曉兩人跑來,整個人就把春梨給抱住了,不讓春梨走.而另外一個李才也在婆娘的動作下,看見了春梨和春香,原本的一臉頹廢頓時也變成了紅光滿面,跑上前同樣一把揪住了春香的手.

"哎喲,女兒呀,你們咋過來了,爹和娘原本就是要去找你們的,不過王府發生了一點事情,我和你爹被大管家誣賴給牽連了,女兒呀,你可一定得給你爹和你娘報仇!"

李才也在一邊不甘落後,"哎喲,閨女啊,幸好你們來的及時,我跟你們說,王家少爺今天正給王老爺選侍妾呢!我家閨女貌美如花,定然是能夠被瞧上,到時候富貴榮華,閨女喲,咱可就跟著你們享福了!誒,咋不見兒閨女?"說了那麼多,李才這才發現自己最看好的二女兒居然不在!

"嘿,女兒啊,可別聽你爹瞎說,就王家老爺,那都比你爹還大,嫁給她那不得讓我家女兒守活寡?閨女耶,我跟你說,這王家少爺可是獨子,王老爺死了之後,這偌大的家產可都是王少爺的,聽娘說,這王家少爺最近正請媒婆給說合妾室,就咱閨女最合適了.誒,是了,咋二閨女不在?"趙大妹說著說也同樣沒有見著三姐妹中長相最美的春香,她可是合計著要是大妞不行就讓二妞去勾引王家少爺來著.

春梨早在見到王家這高牆豪宅的時候就心動了,這一聽老爹老娘都說王老爺和王少爺都要娶妾,就上了心思,這可是難得的機會!不過她可不看好王少爺,而是更看好王老爺.

這年紀大好啊,死的快,到時候她這個做姨娘的,手段好了,說不得這偌大的家產就是她的了,連那什麼王少爺都得靠邊站.這在富貴人家可不是沒有的事情,她的第一任東家可不就是這樣麼?不然她那備受寵愛的青樓花魁也不會被趕了出來,連帶的她們也被發賣了出去.

不過這一聽兩個老不死的都提起了春香,這臉色可就不怎麼好了,"別給我提那個賤人,居然偷了我的銀子跑了!等我找到她非要她好看!"她一聽兩個人的話,就知道那個賤人居然沒有來王家,看來是知道她要到這兒,所以去了別處了.哼,不來還好,去了別處又如何,等她進了王家,找她還不容易!

"行了,快放開我,這模樣像個什麼樣子,爹你不是說王家老爺要找妾?趕緊的給我打點打點,我要進王家!"嘿,這大宅子,可是比她進過的那麼的府上都不差了,原本還以為就這麼一個小鎮子,不可能好到哪兒去,看來有錢人那是在哪兒都不差的.

"啥?你要嫁給王家老爺,哎喲閨女…"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李才給拍了一巴掌,"女兒說啥就是啥,你這個婦道人家懂什麼."

李才原本就聽說了自家的大女兒很有錢,本來還想著從女兒那里拾掇點銀子出來,沒成想居然聽到銀子被二女兒偷走跑了,這臉色就有點黑.但是又聽到這女兒居然聽他的話要嫁給王家老爺,想到嫁給王家老爺,這銀子還不是小事兒.就又揚起了笑臉,搓了搓手諂媚的走到了春梨的身邊.

趙大妹被自家男人打了一下,也不敢再說什麼了,突然她看到了一邊沉默的三女兒,那窈窕的身材那可也一點都不差,雖說年紀小了點,但是也不是不可能不是.而且這三女兒雖說沒有她大姐二姐長得精致,但是這模樣兒卻也是看得過去的.于是這心里就打上了小心思.既然大女兒要嫁給王老爺,那這小女兒進了王少爺房,兩手抓豈不是更好?

春曉可完全不知道自家娘已經在打她的注意了,在她心里,她現在才12歲,都還沒到說親的年紀,現在可沒她什麼事情.至于大姐是嫁給王老爺還是嫁給王少爺,她都不在意.不管是嫁給王老爺還是王少爺,那都可能弄來銀子,只要到時候自己討好些大姐,從她手上要來些她不要的首飾什麼的,她到時候的嫁妝也不用愁了.想到這一層,春曉就安安靜靜的呆在一邊,聽著大姐和據說是她爹的男人商量怎麼進王府的事情.

而春梨也同樣沒有忘記自家的好三妹,之前在客棧讓她付下房錢,都推三阻四的就是不出錢,讓她花出去5兩銀子不說,還在外人面前跌臉,春梨可是狠狠的把春曉給記恨上了.想著等進了王家,就把她安排到最苦最累銀錢又最少的活去,看她還敢不敢忤逆她這個大姐,到時候還不是要巴結著她過活.

這邊一家子在你算計我我算計你,而另一邊離開的春曉去縣城的路途中可也沒有那麼平順,這才出了千樺鎮的地界,走上了一條人跡罕至兩邊皆是山的官路,意外就發生了.

因為春香出發的時間太早,本就少人的路上除了車輪轉動馬蹄踏步的聲音,那真的是安靜的可以.不過這個時候春香睡著了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倒了什麼地方,趕車的車夫因為走多了,這周邊雖然少人卻也安全的很,自然也不擔心旁邊會冒出了強盜啊什麼的,就也身心放松.

不過話說意外往往就是在你完全想象不到,完全不覺得會有意外發生的時候發生的,這不就在趕車的老頭悠哉悠哉的甚至哼著小曲兒的時候,旁邊突的沖出了三個身寬體很瘦的漢子,攔住了馬車的去路.

是強盜?哦不不不,不是,是流氓,三個單身的娶不上婆娘窮流氓!

"老頭停下馬車,叫車里的人出來!把值錢的好吃的都交出來,不然…哼哼!"帶頭的豁嘴男人敲擊著木棍,威脅著一見他們就跪趴在地上的老頭.

還不等老頭有行動,心急的另外兩個人男人,就掀起了馬車的簾子,一看躺在馬車縮著身子睡著的女人,兩個缺女人想女人都想瘋了的漢子,頓時丟臉的流口水了.

兩個漢子啥也不管了,也不看車上是不是有之前的玩意兒,是不是有干糧之類的,兩人同時上車,一把把春香給扛下了車,為防止春香醒來大叫,一個男人很聰明的一手堵住了春香的嘴.感覺到柔軟的觸感,男人沒志氣的陶醉了.

"嘿,大哥,是個妞,咱回家里去.這個女人,看模樣不是個大戶人家的小姐,倒像是個村姑,安全."不用這人提醒,兩個弟弟把女人抱出來的時候豁嘴大哥就瞧見了,于是趕緊的跟在兩兄弟身邊,上手就給摸上了.當然腳下也不忘了跑路.

跪趴在地上的老頭,傻眼的看著神速扛著女人離開的三個漢子,頓時僵化在風中.突然他整個身子打了個抖,翻身上車,一鞭子抽在老馬身上,轉身就往千樺鎮趕!那動作那狠勁可是跟他老頭的模樣一點都不符合.

山海村.

奶奶並也不會因為三姐妹的事情而打擊到,這不三姐妹沒走多久,奶奶就開始琢磨著尋找自家的弟弟和外嫁的三個女兒了.自從嫁進了李家,唯有親娘去世的那一年回去過一次之後,娘家那邊就幾乎沒有了聯系,唯一剩下的弟弟也不知道現今是個什麼情況.至于自己的女兒,那自然也是牽掛的.

這一天正是莫大叔的房子上梁的好日子,由村長大伯和莫大叔領頭,莫大叔手上提著一個大籃子,里面裝的是糖果紅棗杏仁等零食,而村長大伯後面跟著的村里面一眾眼饞的孩子們.

"來來,這里來!"請來的大師傅見著莫大叔挎著來著過來了,忙讓莫大叔過去,那邊四個漢子已經扛著主梁,只等莫大叔來師傅一聲令下,他們就把主梁上上去.

"莫兄弟,你先來,上這邊來,等會兒我們把梁上去了,你就做梁上撒糖果啊!來喲娃子們,站好咯,一會兒可搶歡快點哈,你大叔可買了不少的糖果子喔."

上梁要的就是熱鬧氣氛,這些娃子們可不管大人們怎麼想,一聽到有糖果子吃,一個個眼睛都放光的盯著莫大叔手上的大籃子.

古代建房上梁都講究風水好時辰,本來早上就能上梁卻要等好時候巳時也就是上午11點在上梁.

"好就是現在,一二三,上!"大師傅一聲吆喝,扛著主梁的四個漢子,幾乎同時雙手一舉,把主梁放了上去,即時莫大叔跨坐在主梁上,手上的籃子傾到,朝著一眾等得心焦的孩子們潑下來.這是屬于孩子們的,大人們可不會上前哄搶,看著孩子們高呼一聲開始爭搶,大人們會心一笑.

文欣同樣仗著小身板擠在一眾孩子們中間,當然她不是真的要去跟小伙伴們搶東西,而是單純的混個熱鬧.

許是自己的房子終于要建好了,面部僵硬的大叔也扯出了個笑臉,雖說不怎麼好看,但是也能夠讓眾人知道他愉快的心情.

上完梁之後,莫大叔便拿著封了10文錢的紅包,開始給來了的鄉親們發紅包,其中村長和師傅的紅包是最後的有25文.

梁上完了,接下來就是鋪瓦片,來幫忙的人多,把所有房舍的瓦片蓋好根本不費事兒,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就能夠搞定了.等弄完了,大家伙兒也就能夠留下來吃飯喝酒,等房子晾上幾天,就能住人了.

每個收到紅包的人都滿臉喜氣的道了恭喜,男人們沒有休息,爬上屋頂就開始鋪瓦片了,女人們則幫忙收拾收拾院子,把那些有多的青磚碎瓦等無用的懂事收拾收拾,有用的堆在屋角沒用的就清理出去.

文欣和小伙伴們則裹著自己搶到的東西,聚在一起嗨皮的分享著攀比著,每個人都不約而同的首先把糖果給藏起來,因為來之前家里娘交代了,搶到少就他們自己留著吃要是多,那就上交.大人們是不想這些娃子一下子都把東西都吃完了,以後吵著要,索性就收上來,每天孩子聽話就發一個棗子或者糖,吃完就沒有了.

基于多半的家里娘都在這里,所以小家伙們在自個娘親還沒有反應多來上來收繳的時候,就偷偷把糖果先藏起來.

和文欣熟悉像二狗子等,就同時都把糖果寄放在文欣這里,因為他們都知道文奶奶文奶奶不僅不收文欣的東西,她自己身上有還都會給文欣,所以文欣這里理所當然的最安全了.而不熟悉的就把糖果分散的藏在衣兜袖子里面.

小伙伴們的行為,看的文欣目瞪口呆,再看看自己懷里委托保管的糖果,更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們難道天真的以為他們家娘親會沒有看到?算了她還是不管了.

招呼小伙伴們回家里,這個時候奶奶和趙嬸嬸幾個都在家里面准備食材去了,早上的時候文欣很小伙伴們去了海邊撿了一些海帶什麼的,文欣還無意間在一個峭壁上發現了風干的紫菜,可把她給樂壞了,雖然他們這些矮個子去弄有些困難,但是回去叫上大叔們,那就容易多了.

這些東西就要文欣和小伙伴去處理了,這樣中午還能多上好幾樣菜色,因為中午准備的酒,文欣還要招呼小伙伴們剝花生,准備弄一個炒花生豆跟大老爺們下酒.

進了院子看著擺在柿子樹下的幾壇子酒,文欣的心又蠢蠢欲動了,好想把這就偷渡一些進空間.穿越小說定律,釀酒,咳咳雖然她不會,但是這個果酒好像很容易,空間水果泛濫,可以嘗試,文欣握拳不成功便成仁.釀不成酒釀成醋也不錯啊!

文欣提著木桶,現在家里已經有五個木桶里,都是讓福子哥哥弄做,5文錢一個便宜,木盆也有三個,想要做什麼都不會那麼拮據不知道東西往哪兒放了.文欣提著的這個家里面最大號的木桶,就是用來洗這些魚啊蝦蟹的.家里還有一個特制的大木桶,有些像古代的浴桶,文欣專門用來放每天奶奶撿回來的海貨.當然也不止文欣家里面有,現在山海村估計家家戶戶都有一個或者幾個呢!

"小*你跟我一起,咱們來洗海帶."文欣見著小*居然在和螃蟹的大鉗子對玩,立馬黑線上前把某個很不情願,衣角被鉗了好幾只螃蟹的小家伙拖走!這孩子太大膽了.

幾只大紅螃蟹吊在衣服上,一走一晃的看的大伙兒發笑,小*這家伙睜著茫然的大眼睛,壓根就不知道大伙兒在笑什麼,他正因為被文欣毫不留情的從愛寵面前拖走而郁悶不高興呢,這會兒居然發現有好幾種愛寵跟著他,頓時笑咧了嘴,伸出短短的小胖手,曲起中指朝著螃蟹方方的身子板彈一下又彈一下,竟然調戲起螃蟹起來.

螃蟹這個東西,那都是越動它她的鉗子夾得越緊的,這不小不點屈指玩起了彈指神功,這螃蟹可能擔心自己會摔下去,這鉗子就越夾越緊,最後吧嗒一聲,幾只肥螃蟹還是先後落了地.小*屈起的手指騰地僵住,看著幾處被螃蟹夾破的衣服,傻眼了.

"哈哈哈哈!"一眾小伙伴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空氣寂靜了幾秒鍾,頓然轟天大笑而起.

文欣快速的捉起地上的幾只螃蟹丟回桶里,這才忍著笑拉住小*的手,"誒*沒事兒,看那螃蟹我已經拿走了,這衣服等會兒我就幫你縫起來哦!"

被文欣手一拉,小*回神,大眼睛星星眼盯著遠處放著螃蟹的木桶,"小紅好厲害!"那一眼明亮的光芒,險些把文欣給亮瞎.看著一臉興奮激動的小*,文欣茫然,發生什麼她不知道的事情了麼?

小*想要回到木桶邊上,奈何被文欣一手抓的老緊,居然沒有邁動步子,于是那沒有消散光芒的大眼睛就對准了文欣,又道了一句,"妞妞,小紅好厲害,把小波的衣服就剪斷了呢!"

恩,所以呢?文欣依舊茫然!

"妞妞,放手呀!我要去跟小紅玩!"小*見文欣居然還抓著他不放,終于急了,也不再看文欣,而是目標明確的看向了那邊爬出木桶的螃蟹.

這下文欣黑線了,感情小紅就是螃蟹?她之前還擔心小*衣服弄破了會哭,這孩子居然誇贊那螃蟹鉗子厲害?還有那小紅是什麼時候取的昵稱?她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小*很喜歡跟螃蟹玩?倒是吃螃蟹吃的很嗨皮!

不過文欣可不會因為小*現在的表情可愛而放他去跟螃蟹玩的,"*,你也說了螃蟹很厲害對不對,都把你的衣服割破了,要是被夾在了身上,這不得把肉都給割破了,這要是夾手上也就是痛一段時間流一些血,但要是被夾在臉上,那可就破相毀容了,倒時候*可就會變得很丑不可愛了,長大後還會娶不上漂亮能干的媳婦的哦!"她真的不是恐嚇啊真的!

看著小*瞬間蝦白的臉色,文欣心里瞬間有些愧疚,"那要不這樣好不,我給你把螃蟹綁起來,你在玩?"說著文欣就在菜園里拔了幾根草,然後一下就綁了三個肥螃蟹,一起吊起來在小*的面前晃了晃,"諾,這樣玩它們就不會用鉗子夾住你了,不過還是要小心啊!"這是剛撿回來的螃蟹還沒有清洗好,所以才沒有綁住而是放清水里面養著,既然*喜歡,那就綁幾個給他玩好了.

見三個被綁住的螃蟹,小*瞬間開懷了,從文欣手中接過螃蟹,"謝謝妞妞!"就跑一邊去專研螃蟹的鉗子去了.然後文欣就黑線的發現,小*竟然揪斷一只螃蟹的鉗子,拿著衣服比起來,似乎在研究這鉗子的力度和鋒利度,看他一臉茫然樣,就知道他肯定在疑惑怎麼之前那螃蟹一下就割斷了他的衣服,現在他這麼弄不緊剪不斷衣服,連夾都夾不住.

唉,少年喲,這死的怎麼能跟活的比呀!文欣老成的歎了一口氣,接著搓起了海帶來.唉,話說沒有塑料的刷子,這海帶可不怎麼好洗啊.就是拿螃蟹沒有萬能的牙刷,只用蘆葦葉子竿什麼的,也不是一般的麻煩.

中午掌勺的是奶奶和趙嬸嬸,打下手的是小*和鐵蛋他們娘兩個.看著諸位嬸嬸熟練的把眾多的海貨拾掇著清蒸紅燒涼拌,文欣有一種功成身退成就感和輕快!啊,神馬都不用她干的只需一邊看著等著吃的感覺,太爽了有木有!

午飯直到一點多才吃,當然說的是那些建房子的男人女人們,他們這些小娃娃早就在做好一些菜的時候,就被叫在了一起吃了,這也是大人沒為了不讓孩子們餓到,同時也是因為桌子碗筷不夠,所以才讓他們先吃.

吃完之後為了不打擾到大人們吃飯,文欣就帶著一干的小伙伴們去了後面菜園那的矮山,由頭是在矮松樹上面做鳥窩!

"快,這里這里,我們就在這兒吧!"二狗子等幾個男孩子首先爬到了山頂,找到了一處松樹多的地方,伸手招呼著還在後面慢騰騰的文欣等人.

這座矮山的山頂是黃土披露,只稀疏的長了幾顆長不成參天大樹的歪脖子小松樹,就是文欣小胳膊小腿都能爬上去,所以她們這才來這里做鳥窩.

文欣好不容易爬上來,沒辦法吃太飽了,"咱們比賽看誰做的好看,看誰做的快,贏了得我發一顆糖果子喲.恩是你們沒有的,我自己在鎮上一個游商手上買的,連莫大叔都沒有買到呢.可好吃了,比大叔買的還甜."文欣拿出了一顆巧克力擺了擺,哼,沒道理三個極品都有,自己好朋友小伙伴們都沒有嘗嘗不是!

小朋友可不是外貌協會,只要是糖哪管你是不是長的黑長的像炭長的難看!

"妞妞,這個真的給我們?"

文欣理所當然,"當然,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了?走,咱們現在就開始,習武咱們跟大叔一起上山摘果子去."

"噢!"

眾人一哄而散,找了一個自認為最好的松樹,三兩下就爬了上去,文欣笑了笑,就往旁邊的一顆不用上樹就能往枝杈上做鳥窩的小松樹苗,當然文欣可不認為他們做的鳥窩能把鳥兒吸引過來.

撿了地上落下來的枯黃松針,文欣開始一點點的放在三只樹杈交接的地方,先墊底然後慢慢盤城原型,一點點交織起來這樣才不會散開,不需要做得太深,也不需要太大,兩個拳頭放的進去就成了,因為這也算是自己童年的游戲,所以文欣做的速度很快很輕松,不一會兒就好了.

原本也是打發時間的游戲,文欣也沒打算托多久的時間,大人們吃飯雖然時間要久一點,但是沒有關系上山一趟玩一會兒再下去,再吃個糖准備個水壺什麼的,大體也就差不多了.

去鎮上回來的時候文欣就表示了自己想要養一些小動物,讓莫大叔是不是能夠捉一些小兔子小鳥兒什麼的來,大叔就表示房子上完梁下午他就沒有事情了,可以帶著她去抓小動物.這個東西根本不用走進大山多遠,外面就可以了.

當然帶著小伙伴們也是大叔同意了的,這樣實地實踐的好機會,文欣又怎麼會錯過.之前有過一次大叔教大家認是野菜和草藥,村里的人就對莫大叔很感激,所以再要上山也不會反對,只要不是深入大山,沒有身家危險一切都好說.

"妞妞我的鳥窩弄好了,看!"

"我的也好了,我的也好了."

"還有我的."

"我的!"

嘿,沒成想大家伙兒速度還不慢,也不知道是不是糖的魅力太大.而且小吃貨小*的速度居然是最快的,果然有壓力就有動力,有獎勵就會努力!

"來,我們大家來看看誰做的最好,現在速度最快的是小*,那就要看誰的最好看了."

也是文欣小看了眾小伙伴們,以為自己前世就是農村長大的,游戲也是自己玩膩了的,自己絕對是最快最好的,卻完全忘記了人家小伙伴們那才是地地道道的山里娃,做個鳥窩那還不是小事一樁!

這不小看了小伙伴們的結果,就是大家的速度都差不多,做出來的鳥窩各個漂亮,絲毫看不出是人為的,還以為是哪只離家的鳥兒棄下的,這其中也就屬文欣自己的鳥窩最差了,那是一看就能看出是人為制造的鳥窩.

最後文欣也不得不拿出幾十顆巧克力好,一人一塊了,不過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個,看著這些孩子們幸福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文欣這心里也說不出的感動.自己手里有能夠讓孩子們的開心幸福的東西,真好!她以後也會努力的讓這些孩子們吃好穿好,認上字讀上書,過上好日子的.

當然啦她只做腦力勞動,而不做體力勞動!這些娃子們真要過上好日子,就要靠她們的爹媽咯.

"走咯,我們去找大叔上山學草藥去,采了藥咱賣錢買好吃的去呀!"文欣一聲高呼朝著山下跑去.

下來的時候大人們也剛剛吃完,這次並不需要文欣幫忙收拾,大嬸們自然會幫忙,所以文欣直接就找上了莫大叔.男人們下午還要抓緊時間去干活,自然沒有閑工夫去閑聊什麼的,就是有話那也在飯桌上說完了.

"你這小丫頭,看把你急的,好像我會忘記似得,得了去拿上簍子,帶上水咱就走吧!"莫大叔看見文欣帶著孩子們過來,就知道文欣要干嘛了,也不等文欣說什麼,就讓文欣去准備.

這家伙她早就在上午的時候就准備好了,所以莫大叔一說,文欣就招呼上了小伙伴,一人拿著各自的小簍子,示意莫大叔可以走了.莫大叔看的搖頭失笑,也拿了一個大的簍子,在前頭帶路了.

"好了,咱們就先在這兒,上次教你們認了艾草,這山里到處都是,你們就先去摘些這個吧.這個簡單好認又多,是普遍的藥草,多用婦科,是常用藥,你們家里需要的話可以現采現摘,這次你們摘了我明天去幫你們送藥鋪去.等會兒我教你們去認魚腥草,鴨拓草和虎耳草."莫大叔自然了解大家那麼急切的上山是為了什麼,也不用文欣主動找上來要幫忙,就自己主動的攬了活,明天他正要去鎮上添置家麼,反正也是順帶的事情.

聽到自己摘了能送到鎮上賣錢,孩子們都興奮了,頓時高興的蹦跳起來就去找艾草了,其實根本就不用怎麼找,隨處一看一瞄就能夠找到,艾草這個東西那真的是太普遍了,如果不是它的味道實在難吃,村民們都會當野菜摘來吃了.難怪味道怪,原來是藥.

"大叔你去哪兒?"文欣沒有跟著小伙伴們忙碌,見大叔背著簍子似乎要去別個地方,頓時好奇也想要跟著去.這點藥草賺來的幾文錢,她還真看不上,她想要找更珍稀一點的東西.

"嘿,你這小丫頭,放心我不去哪兒,所以你也別想著要跟著,就在這兒老實的摘艾草,大叔就在附近給你掏鳥兒去."

被大叔說的臉一紅,文欣不好意思的嘟嘴,轉身加入了摘艾草的大部隊.這里除了艾草還有其他的,也是非常普通的,比如蒲公英,不過比起一片一片生長的艾草,這些就太少了,摘了也不夠量,還會跟艾草混在一起,到時候還要特意的整理,還不如就直接摘艾草這一樣呢.藥鋪收的價錢都一樣.

不多時大家的小籃子就滿了,這個東西是不能夠壓的不然就熟了爛了,于是簍子滿了之後大家也就不再摘了,放下簍子開始撒歡的上樹掏鳥蛋.當然也有聰明安靜的,如巧娘和春桃,就借了男孩子的外套,癱在地上放不下的就放衣服上,到時候小心一裹,提回去也是一樣的.

不久大叔回來了,手上抱著個鳥窩有什麼嘰嘰叫,就是背後的簍子里面,也有響動,一聽就是鳥兒的叫聲.小伙伴們都興奮了,眼睛崇拜而亮晶晶的看著莫大叔.

"好了,走大叔帶你們去認識另外幾種草藥,草藥是治病的,一旦認錯采了吃就有了能造成嚴重的後果甚至鬧出人命,所以大家都要認真的認,死死的記在腦子里知道嗎?"

"知道!"

喲,所以說他其實真的很喜歡小孩子,多乖巧聽話又沒有複雜的心思.莫大叔眼中帶笑,帶著一眾孩子們開始認識新的草藥.

"諾,這就是虎耳草!"走到了一個地方,莫大叔蹲下身,指著一叢油綠綠的寬葉心形小草道.

"虎耳草又叫石荷葉,金錢吊芙蓉,老虎耳等,你們以後聽到這些叫法別就不認識,它們說的都是同一個草藥,這個虎耳草脈絡清晰,葉子表面有腺毛,這個不複雜不容易混淆很好認.整株草都能入藥,冬天的時候手上長凍瘡就可以采來搗爛了敷上,耳朵發炎了,風疹濕癢也能用的上.好了,你們先仔細的看看,記住他的整個樣子."

虎耳草文欣聽過,卻沒有見過,這次被莫大叔指出來,便好奇的上前仔細的認識,同時上手偷偷的挖了幾株,丟進空間.空間可不是要什麼有什麼,都是需要她自己往里面添.就是現在長滿各種樹木的山,那也是她不斷添置才有了這個結果.不過好在種在里面,他們也符合自然規律,會生小苗,小苗再長大成撐天大樹,不然每個角落地方都要她去種,那不得累死她去.

這個草藥什麼地,藥店有種子的普遍一些能買到的她是有,但是這個山上隨處可見的她卻不認識,也沒有.所以自然也要往空間添置,有什麼都沒有比自己手中擁有的好.

認識完虎耳草,大叔又去教了另外兩樣魚腥草和鴨拓草,大叔一次不多教,擔心他們會記不住,當下記住了,大叔也會讓眾人采一些回去,一個是為了回去加深印象,另一個也是讓這些孩子回去的時候還能夠教家里人認識.

認識完了藥草,簍子也滿了,大叔就帶大伙兒去逮野雞了,當然也是為了教大家怎麼准確的找到野雞窩,又怎麼能夠快速的抓住野雞.

抓野雞也是需要技巧和方法的,想要抓住也雞就要知道和了解也記得習性.野雞什麼時間活動是很重要的,只有掌握了野雞的活動規律,這樣才不會闖空門.這野雞除了一天的活動時間,還有季節上也是需要注意的.

一般野雞在早晨9點之前下午5點之後活動,陰雨天則整天在外活動,這個時間段抓野雞是最理想的.現在是三月份,山雞很活躍.每年立春後野雞開始分群,攻擊開始拍翅膀大聲的鳴叫,招呼母雞以及跟其他的公雞彰顯自己的領地.有時候有入侵者的時候還會兩兩打一架,勝利者自然就能占領領地以及享受一夫多妻,于是在一只公雞的啼叫范圍能夠很容易的發現多母雞窩.

大叔帶著小伙伴們,教大家認識野雞的足印,哪里是野雞多出沒的地方,哪里有可能是母雞喜歡做窩的地方,同時莫大叔還交大家也公雞以及母雞的兩種叫法,這自然是為了吸引野雞.只要對反有了動靜,那你就能很容易的就發現野雞在哪兒,窩又在哪兒,那抓到野雞也就很容易了.

交代清楚了這些,那麼就是實踐了,莫大叔帶著眾人,小心的讓大家不要發出聲音,慢慢的靠近一個半身高的草叢,仔細的辨認了草叢附近的痕跡,確定這里經常有野雞出沒.

莫大叔就隱藏在暗處,嘴里"咕咕"的發出特別的聲音,果然很快草叢的某處很快就發出了回應.莫大叔嘴里的叫聲沒有聽,這腳下卻非常快卻又沒有弄出大聲響的朝著目標前進.

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快速出手,"嘎嘎"那是一只母雞,莫大叔提著肥母雞朝著小伙伴們走來,受到了一片崇拜的目光,接下來就是小伙伴們實踐的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