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意外又見意外
從春梨手上挖出了銀子,文欣一早上的心情都飛舞,即使她不笑別人也能夠感受她愉快的氣場,遇著的人那也跟著輕松愉快.

吃完早飯,文欣就偷偷上山去了,因為大叔說房子就要上梁了,這兩天走不開,就不上山打獵了,而上午的時候小伙伴們都要在家里幫忙,所以文欣不擔心會在山上巧遇大叔,也不擔心小伙伴們會過來找自己玩,而她卻不在.

都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她這個不算晚上山的娃娃,運氣顯然也很不錯.現在是春天,是野物交配的季節,很多物種都會出來覓伴侶,而且過了一個食物缺少的冬季,不管是大型野獸還是雉雞野兔這些都會出來覓食,這還沒到套子附近呢,文欣就聽見草叢里諸多動靜.

因為心里擔心著會遇到蛇,所以即使那動靜聽起來像是雞類,文欣也是不敢扒拉草叢去看去尋的,她這次上山主要就是去看套子是不是能綁住鳥兒,其他的也不錯,只要是活物.

雖然是三月春里來,但是季節對于大山似乎非常的模糊,至少對于文欣這個生活在達山腳下,時常會偷偷爬上山的人觀察的來說,這枝杈的樹葉地上的雜草,似乎一年四季都是長青的,在你沒有發覺的時間里,他們已經換過了一輪新芽.

文欣頓了頓,緊了緊手中拿著木棍往左右兩邊敲打敲打,這才前行,到了第一個套子的所在地,文欣就笑了.

一只深棕色皮毛甩這大尾巴的小東西驚慌失措的在樹上樹下跳著,一只腳上正是被套子的線給綁著.不愧是手術專用的線,用了那麼久,還沒有爛掉,依舊那麼堅韌,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能吃的了松子的小松鼠,為嘛咬不斷這小小細細的繩子,但是文欣見著這可愛的小松鼠,笑彎了眼.

猶記得小時候在老家,李子熟透的時候枝頭就多著這樣嘰嘰喳喳跳來跳去的小松鼠,每次見著了她就渴望能抓住一只來玩,沒有辦法實在太小巧可愛了,就是可惜那小松鼠非常的警惕,只要一有人來就會跳到絕對安全的位置,那速度一度讓她認為松鼠是會飛的.

跳來跳去的小松鼠見到有人來,頓時驚了,瞪大著眼睛朝著文欣嘰嘰的叫,慌頭慌腦的四處亂竄,但是顯然它忘記了自己腳上的繩子,文欣笑嘻嘻的走上前一把扯住了繩子,把小東西拖到了眼前就想要把它掌控在手中.

可能老天看不過文欣那麼粗魯的對待小動物,在她就要抓住小東西的時候,這不小松鼠轉頭不客氣的咬了文欣一口.

"嗷,你個壞東西!"文欣毫不懷疑松鼠的好牙口,看看這手背都被咬下了一層皮.

看著已經冒出了血水的手背,文欣皺了皺眉頭,不會得狂犬病吧?以前她一直以為狂犬病就是被狗咬了才會得的病,後來才知道這狂犬病毒卻不單單是狗咬了才會感染狂犬病病毒.

人多因被病獸咬傷就有可能感染,多見于犬,狼,貓等肉食動物,她是不清楚這松鼠會不會啦.但是被這東西咬傷,也要擔心會有病菌,以前她是不會在意的,在農村誰沒有被狗貓咬傷過?也不見得什麼狂犬病.她還曾被小狗尖牙咬傷過,去了一大塊皮肉,但不也沒什麼事情?

但後面知道的越多,這心里就越警惕,多注意些也沒有什麼不好,很多事情就是因為不小心不在意,覺得怎麼可能就會那麼衰,不好的事就會找上門.所以文欣還是很快的解下小松鼠,丟進空間後自己也進了空間,空間還有一些醫藥酒精,還是消毒下為好.

小松鼠被丟進空間就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文欣也不管,用白開水簡單的洗了一下手,在拿出酒精給手背用清洗之後,貼上ok繃,這里可沒有什麼狂犬疫苗給她注射,不過她應該也沒有那麼倒黴才是.那一看就活潑可愛精神氣十足的松鼠,也不可能帶病毒!話說古代山清水秀的,這會攜帶那麼多怪七怪八的病毒麼,.

出了空間之後文欣這才把飛了的套子整好,已經很久不曾來過,孫孝泉等人可不會再套子下面放上誘餌,能不能抓住獵物全憑運氣.文欣可不這樣,做好了套子,還在套子范圍撒了谷子,有這個東西獵物才會明確的走到這兒來,抓住的幾率也最大.

沒有在逗留,文欣抬腳去往第二個套子處,可能真如文欣說想,野物出動頻繁,第二個套子文欣居然如果的抓住了一只雕兒,當然這個雕可不是射雕英雄傳里面的那種天空霸者大雕,而是小巧玲瓏的小雕.

黃色的喙,眼睛部分是火紅色,灰色的羽翼,羽毛下的絨毛都是黃色的綴著點點墨色,乍看起來金燦燦的.腹部絨毛卻是跟羽毛一個顏色是灰色的,整體很是漂亮.文欣興奮的把這只就連她靠近以及伸手一把抓住,都呆呆站著不動的呆鳥兒送進了空間.

雖說兩次抓到的都不是能吃肉的家伙,但是這樣小巧的小東西,反而更值得文欣的青睞,希望接下來還有兩個也能給她驚喜.

三步並作兩步加快速度朝前走去,因為兩次意外的收獲,文欣高興的連一直緊緊拿在手中的木棍都忘了撿,直接朝著第三個套子的地方走去,就快到第三個套子所在地的時候,突然從邊上的林子里傳來一陣嘩啦啦的響動,根本不用可以聽就能清楚的聽清,那是什麼動物跑動弄出來的聲音.

這跟之前小小的像是野雞走動的聲響完全不同,如果不是中大型生物,根本不可能弄出那麼大的響動.文欣的身體騰地僵硬起來,眼神警惕的盯著發出響動的小樹叢.

不到一分鍾,一只龐大的黑野豬帶著四個小野豬從小樹叢里面哼唧哼唧的出來了,文欣臉色嚴肅一動不敢動,那母野豬顯然也發現了文欣這個人類生物,眼中騰的冒光哼哼的朝著文欣沖過來,後面跟著三個一搖三擺,可能才剛出月子的小豬.

文欣嘴唇都緊緊的抿得發青了,腿肚子顫巍巍的,卻還是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溜圓.

難道文欣這是嚇傻了,等著野豬把她給撞死?哦不不是,只是文欣突然想到了,也許這個大家伙她可以收到空間里面去,野豬的凶狠她自然是知道的,就連成年的男人遇到了野豬那也只有逃命的份,如果沒有空間她才不會傻的站著等野豬來撞.

經過那麼多年的努力,她現在只要想把外界的東西收進空間,最容易的莫過于伸手接觸,還有就是距離一米之內,杯子大小的東西,就能夠憑空收取,距離越近收進去的東西會更容易.如果是從空間里面把東西拿出來,就沒有那麼多限制,10米之內她想放哪里都成,當然這僅限于食物.不然她遇見這野豬還不能從空間移來大石頭砸?

文欣要做的就是野豬沖過來的瞬間,側身躲避接觸把這打野豬收進空間,這需要冒很大的風險,但是富貴險中求了,她畢竟不是真的一個五歲的小孩子,身體刻意的經過訓練,雖然不能獵殺野豬,但是躲避幾下還是有這個自信的.

心思急轉不過幾秒,野豬不會跟你講戰術,它就那麼直愣愣朝著你沖過來,帶著滿身的腥氣.

文欣計算的很好在野豬沖過來的手就側身,可是她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她雖然面上嚴謹神色嚴肅,但她顫抖的腿肚子卻著實的出賣了她那惶恐的情緒,想要側身的時候,這腿腳沒有跟上來,要不是她反應快,直接扭身一滾,她真就要悲劇了.

手指堪堪和豬尾巴擦肩而過,她的精神一直高度集中,所以文欣確定那野豬已經成功的被她收進了空間了,抬頭一看果真,面前已經不見了吶龐大的母豬,只剩下因為母親突然消失也直愣愣發呆的三只豬崽子.

文欣忍著痛快速的起身,朝著三只距離不遠的豬崽子跑去,不求抓住只要讓他碰到就成,可能被母親突然消失打擊太大,文欣那麼大聲響小野豬居然沒有第一時間發現,也就是錯過了時間,這才讓文欣一擊得逞,三只小豬仔到手!

精神力滲透空間,果然看見野豬媽媽茫然的在陌生的森林踱步,等自家孩兒突然出現在身邊的時候,這野豬好像也不管是不是到了陌生的地方,敵人又怎麼消失了,帶著三孩子就探索新大陸去了.

直到沒有威脅了,文欣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咬牙抽氣,剛剛一滾完全沒有准備,她的小蠻腰哦受到了巨大的沖擊,還有背部也突突的疼,好在感覺跟平時摔倒差不多,身上也沒有擦傷,相信休息一下就能好.

痛著痛著文欣就咧嘴笑了,果然富貴險中求,這一賭她贏了,就連原本沒想過能得到的三只小豬,也全收進了空間.

等身上的痛緩解之後,文欣這才朝著套子走去,心里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外外圍的地方怎麼會出現那麼大的野豬,只希望這野豬只是意外,不然山下的屋子可就危險了.

發生了這樣的意外,在第三個套子里面抓住了雉雞,文欣都沒覺得高興,只想著快些去看看最後一個套子,然後快些離開林子.

不過顯然意外似乎找准了她,就在她在第三個套子里沒有發現獵物,把套子裝好之後,想起不遠處就有一個孫孝泉兄弟兩個挖的一個小陷阱,而准備去看看順便就從那邊離開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沒看清地勢的文欣,忽略或者輕視了邊上小緩坡的文欣,崴了下腳于是蹌踉一下,咕嚕嚕的滾下了坡,文欣只來的及護住自己的頭.滾山坡的游戲她前世是玩過的,那完全就是小意思.

但是這主動玩和被迫滾那完全就不是一個性子的,更何況這里是什麼地方,這里可是大山.文欣就擔心她不小心給滾進了某某獸獸的家園里.還有一個是擔心自己滾進了板栗這類長刺的家伙堆里面,她絕對會變成刺猬的,絕對.

阿門,來一顆大樹吧!攔住她!

文欣的祈禱沒有實現,不過她的擔心也沒有實現,她噗通一聲掉進了水里面,她沒有來過這個地方,在那山上也從來沒有向這下面張望過,她雖然來過山上,但目的地也只是順著她繩套的方向.

這陷進的地方是有另一個方向去的,嚶嚶嬰,她以後再也不敢貪方便了.文欣從水里冒出一個口,痛苦的吐出一口水,再會游水的人沒有准備的猛然跌進水里,也會被嗆住,而且之前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著陸點是一條和里面.

嚶嚶嬰,鼻子嗆得好難受!文欣趴在地上艱難的咳嗽著,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己滾下來的山坡,嗚嗚,等會兒還要從那兒爬上去,她怎麼從來就沒有發現這里還有那麼一個深的地方,雖然那坡真的很緩卻也挨不住她一滾就滾的老遠.

文欣唯一慶幸的就是她滾的是坡而是懸崖,掉的是河而不是海或者深湖.

小半個小時文欣這才緩過勁來,這下真的是渾身上下都是疼的,渾身濕透了一上岸深山更久粘滿了草屑泥土,看著都難受,文欣四處張望了一下,卻定周圍沒有人,這才進了空間.她要去洗個澡把衣服弄乾淨,還要緩緩身上的疼痛,現實的時間顯然不可能,也只能進空間了.

在空間足足呆了一天的時間才出來,期間一直都呆在空間的房間里面,文欣也是想偷偷懶!等會兒回去之後就要幫忙弄中午飯了,明天要去鎮上,文欣得好好考慮怎麼甩掉大叔自己去花鳥市場或者說是牲畜市場看看,或者是怎麼忽悠大叔帶她去看.不管明天能不能把想要的東西弄到手,必要的情報還是得先了解清楚的好.

還有上次買來的草紙不多了,她還要去在買一些,還有奶奶准備濃醬油,這大型號的壇子也要准備幾個,她空間里也需要在添置一些壇子.

大叔說要去買糖果,不知道這個地方的糖怎麼樣的,是不是所謂的麥芽糖,山海村雖然沒有種小麥,但既然有面粉這個東西,就算這里雨水多不適合小麥生長,指不定也是有人種的.

如果這個地方沒有麥芽糖,那她是不是可以把這個東西弄出來?這麥芽糖不僅是小孩子的零食,也能做很多東西,比如說南方農村每到過年的時候都會做的炸番薯塊,就是裹了麥芽糖的,還有各種的大米,糯米,粉絲等酥餅.裹花生糖,外面好像叫花生牛軋糖的,其他果仁應該也可以做來吃.除了這些燒烤的時候也用的上,還能做菜什麼的,用途是非常的廣泛的.

如果這個地方真的沒有麥芽糖的話,那她弄出來一定賺錢,就是已經出現了麥芽糖那就更好了,省的解釋,她只要利用麥芽糖,把自己會做的,見過的吃過的熟悉的吃食做出來,然後賣出去.

真是不想不知道一想,這賺錢的地兒居然那麼多.照這樣發展,她修成閑指日可待!絕對有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想休閑休閑想偷懶偷懶,想睡覺睡覺想上山上山,怎麼都不會餓死她,也用不著費盡心思的為生計奔波.

這樣想的文欣又笑彎了眼出了空間,這才切確的看清自己滾下來的地方的具體情況,一條小河橫亙在面前,小河的對面同樣是山卻跟她滾下來的樹木之間各有間距的緩坡,而是長滿了或大或小密密麻麻看都看不清楚情況的陡山.這也難怪她之前完全對這個地方視而不見了,站在上面往這邊一看,不仔細的話看到的絕對是這對面的崇山峻嶺繁茂枝葉.

讓文欣注意的卻不是對面的山有多高,樹有多密,也不是河有多寬多深流向哪里,而是河里面密密麻麻的田螺,是的沒有就是那種原本該生長在魚塘里面的那種肥田螺,以及上游某處俏生生密麻麻的碧綠荷葉.

文欣張著大嘴巴,下巴都要掉了,果然是富貴險中求麼?她之前遇到了野豬危險吧?危險,然後她得到了一只大母豬三只小野豬.從山下滾下來危險吧?危險!然後就給她發現了那麼多的田螺,還有荷.

炒田螺那可是非常非常美味的一道佳肴來著,特別是這種只有農家魚塘里生長的大田螺,這跟一般河水里或者海里的螺絲可完全的不一樣,只有魚塘里面撈出來的田螺才最最美味,至少文欣是這麼認為的.

還有那一叢的荷,有這個東西,難道那水里面會沒有蓮藕?想到涼拌蓮藕,蓮藕排骨湯,泡椒炒蓮藕,文欣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她空間物種是很豐富,蓮藕也不是沒有.但架不住這個地方,她還沒有發現有蓮藕這個東西不是,現在這明晃晃的生長在這個地方,有跡可循,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什麼也不用說了,文欣擼起褲管就下了水,嗨皮的撿起了田螺來,完全不用起身,見一個往空間的河里面丟一個,不管大小撿到了就通通往空間里面丟,她是一點都不擔心這里的田螺會不會因為她的狠絕而滅絕了.廢話這一條河那麼長,難不成會只有這便才有田螺?就算是憑田螺超級強大的繁衍能力,只要給它留下一兩只,指不定什麼時候這里又會泛濫成災的.

空間的河里面有了這些田螺的加入,下邊的鴨子指不定都不用她定時去喂養了.當初之所以沒有給空間放田螺就是因為她沒有找到像這種的大田螺,菜市場賣的都是那些人從河里面撿的那種很小的田螺,那個一點都不好吃,就沒有弄.當然也不是說市場上就沒有,不過當時沒有一次性解決,她就懶得在出去找.

也不知道自己撿了多久,直到她撿到了荷葉邊上,文欣這才沒有在抹田螺,而是看是找起了淤泥里面的蓮藕,她不需要多,只要能讓她拿回去吃幾頓,再拿一些丟到屋前的河里面繁衍就成.

幸好這河水清澈一眼就能見到底,所以文欣這才敢下水,不過這邊荷也那麼密集,她就不怎麼敢深入了,這樣的地方最容易遇到蛇.文欣只是在邊上摸索,只要摸到了蓮藕,文欣就使勁的掰出來有些丟到空間,有些丟到岸上,岸上放著的自然是要帶回去的.

這個蓮藕她要先給莫大叔或者孝泉哥哥他們看,然後然讓他們過來弄,弄回來了她才敢給奶奶,被莫大叔或者其他哥哥知道她上山,她不擔心只要沒事兒他們最多就是說說,還會幫忙隱瞞,奶奶的話…要上山還是等她長大了再說吧!

感覺頭頂的日頭有些烈,文欣知道時間可能已經不早了,也不再猶豫,文欣把幾根洗乾淨的蓮藕放在空間廚房,方便她即時取出,就開始爬坡,累的一身汗也不敢停留就接著跑起來.

直到到了山腳,文欣這才氣踹籲籲的停下來,等平複了呼吸拿出了蓮藕,這才往家里面走去,果然時間已經很不早了,奶奶的菜都只剩幾道就要炒完了.文欣暗道一句:不好,不知道奶奶沒有看見她有沒有四處的找.

"奶奶,我回來了!"看著奶奶一個人在廚房里面忙里忙外,文欣有些愧疚.

顯然奶奶足夠信任自己的孫女,所以並沒有懷疑文欣是跑到什麼危險的地方去了,也不怪文欣沒有回來幫忙.

"喲,妞妞回來啦?這是去哪兒玩了,怎麼一身的汗?快去擦擦,等會兒就吃飯了啊!"文奶奶聽到自家小孫女的聲音,一邊炒著鍋里面剛下去的菜,一邊轉頭慈愛的看著文欣.

文奶奶絲毫不怪文欣上午沒有幫自己忙,反而是巴不得文欣跑出去玩耍去了,這樣才該是孩子模樣,該是玩耍的年紀就有好好玩,而不是束縛在家里面小小年紀就跟著奶奶忙上忙下,還要考慮生計的問題.這哪是一個孩子該操心的事情?每次見著妞妞懂事的給她幫忙,她這心里是既欣慰又心疼!

"沒事兒奶奶,我先幫您燒火,一會兒再去洗臉洗手去."她是不會對奶奶說對不起的,她直覺她不應該這樣說,否則奶奶會傷心.所以也直接放下手中的蓮藕走到灶錢燒火.

"誒,乖寶你拿回來的什麼東西?"深覺自己這幾天太忙而忽視了自家乖孫女,文奶奶見著文欣放下的蓮藕,開始找話題.不過對于文欣拿回來的東西,她還真不知道是什麼,做什麼用的.

"哦,那個呀,是妞妞從水里面挖到的,也不知道什麼呢,只是掰斷了里面有蛛絲一樣黏黏的絲線,這才拿回來玩的呢!莫大叔見識多,吃飯的時候我就問他去,看看莫大叔認不認識."汗,剛才忘記把東西放一邊,直接帶進廚房了.

本來就是為了起一個話題,奶奶也不是真的在意,所以聽文欣這麼一說,也就沒再追問,文欣暗松了一口氣.

找個時間定要讓莫大叔去移植一些回來!不過大叔這幾天都要忙著房子的事情,等他的房子弄好之後,他們這出村的路又要開始修建了,也不知道莫大叔會不會參與.應該不吧,畢竟本身就是他自己出錢修路.誒,也不對啊,他也是山海村的一員了,到時候男人們都會去,沒道理大叔不去,雖然其他人都有工錢,而他沒有.

晚上十點多,文欣被挖了起來跟著大叔一起去鎮上,這一次是因為要找些趕回來,這才晚上出發,不然按照大叔的速度,其實早上去也可以的.

到了千樺鎮的時候早市都還沒有開,不過路邊買早餐的倒是已經架起了攤子,莫大叔帶著文欣去吃了一碗打鹵面,16文錢一碗夠貴的!

吃完早餐的時候,街上才開始陸陸續續的熱鬧起來,莫大叔直接扛著文欣去了孫家雜貨鋪,這也是村長介紹的,那里的東西雖然不是很多,但也齊全,像大叔要買的糖果之類的東西都有.

莫大叔按照村長指點的稱了糖果,花生,紅棗,杏仁等物,這些都是要在上梁的時候拋灑的,還要買酒買肉等等,大部分都能夠在雜貨鋪子里面買到.

糖果莫大叔還真讓文欣參考,最後文欣選了一眾被切成菱形小塊的糖果子,據說是甜菜榨出來的糖做成的,比起另一種甜味很淡的蔗糖甜味要濃一點,當然價錢也更貴一點.

還有一種飴糖,就是文欣之前算計的麥芽糖,沒想到這地方真的有麥芽糖,文欣興奮了,這是甜味最濃的,也是最貴的.

因為她突然的情緒,莫大叔還以為她看中了麥芽糖,當下就准備買這個的,好在及時的被她給攔住了,這個可不便宜吶,而且太甜,孩子們要是吃上癮了,可沒錢再買,還是糖果子就好了,有甜味也不是最貴,偶爾吃還是能吃得起的.至于很淡味道的蔗糖,文欣就不怎麼感興趣了,相比她還是喜歡啃甘蔗.不知道哪個地方有甘蔗賣?

除了糖莫大叔還稱了一點餅干,不是那易碎的糕點而是酥脆的餅干,看著大叔花出去白花花的銀子,文欣不得不感歎大叔是有錢人,還是大方的有錢人.一般都是越有錢的人越吝嗇,大叔就不這樣!

看著大叔買完了東西,就要去雇牛車似乎准備回去了,文欣連忙扯住了大叔的衣袖,你的事情辦完了,可我的還沒有著落了,腫麼能這樣呢!這次要是不辦成,下次說不得她就又要偷偷的出來了.

文欣眨巴著大眼睛,渴望的看著大叔,"大叔,你帶我去賣牲畜的地方去看看呀!"

"恩?妞妞去哪里做什麼?要買雞仔還是鴨仔?"莫大叔聽著文欣的要求,唯一想到的就是聽說文欣家被宰了的雞鴨.

翻白眼,難道我去那里就只能買這兩樣小東西?小看人了不是!

"大叔,你就帶我去看看唄,我就去看看那里都有什麼賣的,我先去看看去,等我有錢了我就去買!"

莫大叔顯然沒有錯過文欣的小白眼,這下他好奇了感興趣了,僵著的國字臉都抖動了一下,眉毛微調,腳下就是沒動靜,顯然對于文欣的話不滿意!這個小丫頭他還不知道,要是沒有決定要做某個事情,那是絕對懶都懶的動一下,現在提出要去賣牲畜的地方,肯定是相中了什麼要買.

比起文奶奶以及眾小伙伴們的只知道文欣有點小錢,莫大叔可是絕對相信文欣手中有大錢,因為那別切了一角的人參可不就是托她賣出去的麼?近百兩銀子呢!買個牲畜的還不在話下?

"好啦好啦,真是討厭的大叔,人家想去問問牛是怎麼賣的好不!"要不是要跟著大叔一起回去,她早就跟他分道揚鑣了好麼!

"你家沒田地,你買牛做什麼?難道你還要趕牛車?"這小家伙家里不僅沒有田地,就著小身板也趕不了牛車啊!就是文奶奶也不成,莫大叔實在想不明白小丫頭怎麼會想著要買牛,要買也買豬好麼.

"誒,大叔我咋就不能買牛了,沒地怎麼了,不能趕牛車咋了,村里可只有一頭大黃牛,我要是買了牛租給村里的叔叔們,也能賺幾個銀子好伐!"相處不久,這大叔其實年紀跟她前世差不多,又不是山海村本地人,不需要顧忌著輩分什麼的,所以對于這個大叔文欣倒是跟其他人不同,自在多了.

聽了文欣的話,莫大叔嘴角僵硬的一勾,"嘿,這點子不錯,成我帶你去!"當然他也不認為文欣今個兒會買牛,畢竟文奶奶那里就說不過去.

看著不會笑的大叔居然勾唇角,文欣臉皮子一抽,"大叔您還是別笑了,會嚇壞小朋友的."

兩個人打趣的朝著菜市那邊走去,走過菜市那條街就是賣牲畜的地方,還沒走進呢那獨特的味道就充斥在鼻間,已經好幾年沒有聞到過這麼濃重的味道了,文欣一時還接受不了捂了鼻子.見莫大叔居然像個沒事人似得走了進去,臉色都沒有變一下,文欣不得佩服了,面癱什麼的就是強大.

隔了許久,覺得適應了文欣這才放下捂著的鼻子的手,現在她可也是小小勞動人民一枚,還是純純村妹子,這樣明顯的動作有嫌棄之疑,這可不行.加之以後自家也養牲畜,雖然不可能像這里那麼臭味道總是會有的,以後說不定她還要上手拾掇糞肥呢,要是讓奶奶誤會那多不好!她又不是沒有伺候過,不過好多年不干那活沒有接觸了,一時是真的接受不了.

這里真是買什麼的都有,其中雞鴨鵝最多,除了特意空出來的過道還算乾淨,放牲畜的地方那是各種屎尿一地,也難怪味道那麼重了.

"大叔咋沒有看黃牛,驢子,馬羊神馬的?"文欣壓著鼻子四處張望,這個時候她真的是太想念大叔寬厚的肩膀了,不僅是坐的高看得遠,最主要的是坐的高空氣也新鮮吶!

莫大叔沒有回答文欣的話,徑直帶著她朝某個地方前進,文欣暗自猜測大叔肯定也受不了這里的空氣,說不定大叔閉氣呢現在.

走了沒幾分鍾,文欣就看到了自己的獵物,一頭高頭大黃牛,仔細的張望看看,接著又發現了幾個賣羊的,當然也有驢,就是沒有馬,可能千樺鎮真的太小太落後了,所以作為古代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最最豪華的交通工具,千樺鎮沒有.

這邊沒有後面那邊那雞鴨的擁擠,這些大家伙雖然也隨地大小便,但是沒有雞鴨那邊頻繁,加上數量比較少,空氣倒是沒有後面那麼濃重,但也沒好聞多少就是了.

文欣使勁的盯著一頭有*的母羊,眼神渴望,這有奶的羊能遇上真的要看運氣啊,過了這個季節能不能遇上還真沒譜,這頭母羊還是市場上她唯一看到到的有奶的家伙,那些牛啊驢啊都木有,可見機會是多麼的難得.文欣真的很想把它買下來.

唉,要是大叔不跟過來就好,怎麼大叔來趟鎮上出來買那些小東西,就木有其他需求了呢?而且買完了就要回家,害她連一個機會都找不到,只好帶著他過來了.

"怎麼小丫頭你想買羊?不是說來看牛的?"大叔看著文欣居然盯著一頭瘦羊挪不動腳步,奇怪了.

"當然是來看牛的啦,我這不是好奇麼?村里可沒有那玩意兒,"拉磨的小毛驢倒是有三家有,村長大伯一家,鍋子家還有就是春花嬸嬸家了.文欣故作驚奇,"原來那是羊啊."

莫大叔還沒回話,一邊站著等買家的一個中年大叔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嘿嘿的攔住了兩人,"嘿,小兄弟你要買牛?來看看我家的,長的可壯實了,我都是精心伺候的,健康的很,只要50兩,你買了絕對不虧."

文欣抬頭一看,這牛果真壯實,看著這中年男人雖然在笑眉宇間卻不減愁思,估計也是沒有辦法了才把牛拉出來賣的.不過她現在想要也沒有辦法買啊,而且50兩高價也太嚇人了吧!

猜到這個大叔可能有難處,雖然覺得對方價格太高,但文欣也不想對方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于是直接說道:"大叔對不住啊,我跟莫大叔今個兒過來是想先看看情形,不打算現在就買牛,咱還沒有那麼多銀子呢!您找別個真正需要的人吧!"

賣牛的大叔臉色僵了一下,很快在文欣震驚的目光下整張臉就紅到了脖子下,嘴唇喃喃了下,不過也沒有說出什麼,只是頗為落寞的轉身回到了遠處,背對著兩人抬手摸了摸自家大黃牛的頸脖子.

文欣摸了摸鼻子,看著那樣的情形心里有些難受,但她真的幫不上什麼忙,只好拉著莫大叔的手,頗有些逃也似地離開了.

"大叔牛都要那麼貴麼?剛剛那個大叔開價50兩,天,真的好貴."走遠了些,文欣這才輕聲的對莫大叔說.

"我還以為你會說那個人很可憐,想要把他的牛買下呢!沒想到居然說那價格把你嚇到了."莫大叔詫異的搖了搖頭,他明明看到小丫頭眼中有不忍之色,而且還那麼急切的拉著他走了,他還以為是這小丫頭因為幫不上忙而羞愧的奪路而逃呢.

文欣臉一紅,不滿的睨了莫大叔一眼,"你還沒有說這牛是不是都那麼貴呢!"跺跺腳,頗有被說中心事的惱怒.

見文欣惱怒了,莫大叔眼中笑意盈盈,點頭,"恩,三四十兩差不多了!"

"啊,那剛才那個大叔開價50兩?"她還以為是一個老實人呢,原來是奸商.

"他那頭牛也值那個價,他家的牛不錯,確實如他所說伺候的不錯,壯實健康,年齡還小,是這幾頭牛中最好的,50兩商量商量45兩拿下都不虧."莫大叔看著莫名臉紅的文欣,頓了頓又說道:"那個人我之前就注意到了,該是一個老實巴交不善言辭的男人,估計找上我們也是聽到了我們的談話,我們又站在那里沒走這才鼓足了勇氣這才上前詢問,這被你一弄指不定還有沒有勇氣尋找新買家了."

啊?文欣目瞪口呆,轉頭遠遠的看著那還在摸著自家黃牛的大叔,哦不其實在這里她都能叫爺爺的男人,文欣心里更加的愧疚了,更何況莫大叔還說那是一個老實巴交的漢子,不是奸商,這心里更加的七上八下的,就擔心被莫大叔說中,那漢子沒了勇氣尋找下一個買家.

文欣咬了咬嘴唇,踟躕的抬頭看著魁梧的大叔,遲疑的說道:"大叔,既然你都說那人牛不錯,要不你去買了吧!"

嘿,這小丫頭,自己沒辦法居然把她拉下水?不過,還真是一個善良而又心軟的孩子,這性子可要不得啊!

"大叔沒田沒地又不趕牛車,不貪那幾文錢可用不上牛."見小丫頭瞬間失望的眼神,莫大叔只得無奈的道:"你放心吧那人的牛好,只要有人要買牛,他價格又公道,不愁賣不出去,你看出了咱兩個,這不還有幾個人在相看,那才是真心想買牛的,可不像咱們."

頓了頓,莫大叔眼睛笑覷著文欣,"你要是可憐那個大叔,不然你就去說合那些真要買牛的人去買那個人的牛?"

文欣再次白眼一翻,"哼"了一聲,轉身就走,她要真這麼做,還不被人當成傻子,既然不用糾結了,那她管哪門子的心.真以為她閑的蛋疼,還是超級聖母瑪麗蘇啊.

既然已經知道市場有些什麼東西,又沒有哪些,這牛的價格也側面打聽了,那她還是回家好了,又沒有買成,她還是等三姐兒走了,家里房舍建起來之後,光明正大買好了.反正她是想清楚了,她完全用不著急于一時的.

離開了牲畜一條街,文欣使勁的吞吐了好幾大口清新的空氣,頓時有一種重新活過來的感覺,果然現實和想法的差距你永遠別想去丈量.

兩人出來的早,回去的自然也早,因為是坐在牛車走的大路,所以回來的時候已經下午兩點多了.才剛一回來文欣就被不知道怎麼得知她上鎮去的三姐妹拉到了房間,文欣自然知道三姐兒,確切的是說春梨要什麼了.

文欣也不跟她們墨跡,直接拿出用油紙精心包裹好的巧克力交給春梨,然後就離開了三姐兒的房間,壓根就不想在聽三姐妹還會不會有什麼事情要問.在文欣看來錢她已經從她們手中摳出來了,在想要挖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她也不認為她們身上還有更多的銀子.

既然這樣,本就相看兩相厭的人,還有什麼好談的?而且她也已經看到了三姐妹臉上和身上的盛況了,既然出了氣,她暫時也沒有那閑工夫和她們斗智斗勇.自從奶奶甩了春梨一巴掌之後,這三姐妹就當奶奶不存在,奶奶似乎也刻意的不去想起三姐妹,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等三姐妹一走,也沒啥好糾結的事情了.就在這樣想的時候,不成想變故又來了.奶奶托給三姐妹找婆家的媒婆隔天喜盈盈的上門了.

"哎,文大姐在家不?"

彼時奶奶和文欣都在廚房短著豆角,就聽誇張的喊聲從院外傳來,這邊文欣還在疑惑來人是誰,那邊文奶奶一聽聲音就知道是王媒婆上門,而且一聽聲音就知道她讓交代的事情有眉目了.

文奶奶立時放下手中的豆角,在衣擺上擦了擦手迎了出去,"嘿,是大妹子啊,在家呢在家呢,快進來屋里坐!你也知道家里的情況,可別嫌棄."文奶奶把婆子迎進了廚房,就對好奇張望的文欣道:"妞妞,趕緊的給你王婆婆倒杯水來!"

文欣轉身乖巧的去給倒水了,耳邊就聽到那個婆子的聲音,一聽就是個爽利的,"嘿,大姐兒看你說的客道,一個村子的我還不知道你?這都是暫時的,快別說那嫌棄的話!你讓打聽的事情,我托人打聽了,也親自去相看了,柳家屯有個倒是符合你說的條件,就是…"

王婆子有些遲疑自己要不要說,畢竟不管哪家的也不想自己閨女嫁那樣的人家不是.王婆子沒見過又是剛回來不久還不出門的三姐妹,自然不知道文奶奶跟三姐妹現在是鬧僵了,文奶奶更是直接打算把三姐兒嫁出去,就不想再管了.所以這心里就有些顧忌起來.

文奶奶是知道王婆子的為人的,定然不會做那黑心的媒,既然她來了就說明那人確實是不錯了,就算有些不足的地方,那誰還是十全十美的,于是擺手,"妹子的為人我還不知道,那人定然是好的,沒事兒你就說合適了咱就相看相看."

文欣送來兩杯開水,也興致勃勃的邊擇豆角,邊豎起耳朵聽起來,不知道這介紹來的這位,是給大姐春梨還是二姐春香,或者三姐春曉的.不過奶奶就算是計算的再好這心思也要落空了,她剛剛已經瞄見了,三姐兒的包袱都准備好了,這走估計也就這兩天的事情.

"誒,那我就說了,是這樣的男方幾年22歲,父母健在,還有一個待嫁的妹妹,已經說了親了明年就會嫁出去.他本人原本是一個打獵的好手,不過一次意外傷了腿,跛了.但是走路是沒有問題,就是不能在上山打獵了,他家還有十畝上等的水田,十幾畝中等水田,這條件在柳家屯可是富戶,生計是絕對沒有問題,而且那男娃的性子符合你的要求,絕對不是個耳根子軟的.人雖然孝順,卻也是一個有主意的,就是因為腿的問題這才拖了婚事.你看如何?"

"成,成,就是這條件太好了,你也知道我們家,這嫁妝…"這條件說的文奶奶這是很心動,可是一聽男方的家境,又有些退縮,那麼好的條件,會看的上她們家.

"誒,這個你放心,對方說了你要求嫁妝,能一起過生活就成!要是困難的,我也不會往你這兒說不是,大姐你要是中意,我就去讓男方改天過來相看?"見文奶奶面上心動,王婆子也高興,就想要確定個相看的時間.這一樁談成了,文奶奶這邊她是不奢望有多高的禮錢,但是男方那邊可是承諾了給5兩的禮錢,比她談上好幾樁好事兒了.

"誒大妹子要不這樣,我晚上就跟我家大丫商量商量,你看我明個兒給你個信兒成不?"文奶奶想了想,覺得要去給春梨說一聲,不然到相看的時候弄出什麼幺蛾子可不好.

王婆子也理解,一般人家都是這麼個情況,于是點頭,"成,就這麼說定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忙."

文奶奶把王婆子給送出了院子,臉色輕松的進了廚房,文欣這心里有些忐忑,想了想決定還是給奶奶提個醒,別到時候真氣出個好歹來,于是文欣拉了拉奶奶的衣服.

"咋了妞妞?"文奶奶奇怪的看著欲言又止的孫女,不明白這孩子怎麼還跟她遲疑起來了,有什麼就說唄!

"奶,你是給姐姐找婆家麼?"不等奶奶答話,文欣接著遲疑的說道:"可是那天我見姐姐們跟一男一女說話,姐姐們叫他們爹娘,說是要接姐姐去鎮上住,我剛剛進姐姐的屋子,見姐姐都收拾好了包袱."

"奶,是爹爹和娘親回來接我們去鎮上住麼?那姐姐還怎麼在家相看姐夫?"看見奶奶瞬間黑下去的臉,文欣也不確定奶奶會做什麼.

文奶奶突然蹲下身,抓著文欣的小肩膀,頗有些急切的問:"乖寶妞妞,你說在哪兒見到你姐姐跟一男一女說話的,什麼時候見到的?他們有沒有來找你?"

文欣歪了歪頭,"就是前天啊,在村頭我去給春花嬸嬸送完雞蛋,去玩的時候看見的,他們跟姐姐說會再來接姐姐去鎮上,就走了,沒有找妞妞啊."那個時候奶奶不在家,所以不確定三姐妹是不是出去了.不過奶奶的神情,怎麼不像生三姐妹的氣?恩,沒生氣就好.

"哦,那不是妞妞的爹爹和娘,妞妞的爹娘去了很遠的地方,要等妞妞長大才會回來呢!那是你三個姐姐的爹娘,是來接三個姐姐回她們家的,這個事情妞妞長大就懂了,你也別管知不知道?"

見文欣乖巧的點頭什麼也不問,就信了那不是她的爹娘,文奶奶摸了摸文欣的頭,轉過了身去切辣椒.她也是為了這個孩子好,跟著那樣的父母,沒啥好日子可言.就當她自私的把孩子留在自己身邊吧,以後這孩子得知真相,要怪她她也不後悔.

乍聽見那個不孝的兒子回來了,文奶奶是真急了,就擔心他們是過來帶走自家乖寶妞妞的.但聽沒有找上妞妞,這心就放了下來,奇怪他們是怎麼知道三個丫頭回來了的?難道是三個丫頭找上去的,可是三個丫頭是她親自帶回來的,回來後也沒有出過門,不太可能!

不過文奶奶也不在意那兩人到底是怎麼知道三個丫頭回來的事情,她在意的是怎麼三個丫頭居然願意跟著他們兩個爹娘離開,明明回來那麼久提都沒有提過自家爹娘.不過仔細想想,文奶奶又有些明白,看來三個三頭是真看不起這個窮家,不想呆在這里,所以才選擇跟他們爹娘去!而且那畢竟是她們的親爹娘,放不下跟著去也情有可原.

罷了,孩子們都大了,她也管不了,她們愛怎麼就怎麼吧.咋聽妞妞說的時候,她確實有瞬間的氣結,但是很快她就不氣了.

別人都以為她不知道那不孝子做了什麼,但其實當年她就聽說了,還偷偷去確認過.

那一瞬間真是說不出的複雜,只覺得委屈,憤怒,傷心,但是種種卻不如那一瞬間的解脫.原來她是那麼想離開李家的,只是這點丈夫活著的時候卻絕對不能由她來提的,丈夫死了她也沒處可提.卻不想最後,居然被那不孝兒子給提了出來,那一瞬間文奶奶都覺得,這是她那好兒子為她做的最好的一件事情了.

知情的大家伙擔心她傷心,所以對她絕口不提,可這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不過既然大家不想她知道,她也就裝作不知道.

說起來,那三個孫女的事情,她還真是管不上,沒得到時候那兩個又鬧上來,孩子自己都選擇了,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就三個丫頭那性子,估計也吃不了虧去.這樣一想文奶奶還真就一點郁結之氣都沒有了,就連之前壓抑下的一點怒氣也消散無蹤.

只要沒有人跟她搶她的乖寶妞妞,她別的都不管了,也沒啥是好在意的!

文奶奶有哪里知道,文欣知道的可不比她少,更加不會稀罕那樣的極品,就那樣的還真是有多遠滾多遠.

文欣鬧不明白奶奶的真實情緒,但見奶奶臉色正常的切菜,也就微微的放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