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忽悠,大姐是大款啊
送雞蛋回來,文欣便被春曉拉進了三姐妹的屋子,看著雙手交叉放在腹部,擺著姿態端坐在床上的春梨和站在春梨身邊的春香,如果忽視她們身後床上那攪成一團的被子,春梨這模樣這姿態還真像是個閨閣大小姐.或許春梨其實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不然怎麼春香要站在她的身邊,像是個伺候她的丫頭.

不過她們突然找她做什麼?文欣歪著頭,眼神疑惑的看著春梨,"大姐,你們找妞妞有事兒麼?"這一副嚴整的模樣,怎麼有上堂會審的感覺.

春梨突然就朝著文欣和藹的笑了,"四妹妹大姐是想問問你,那個上次你給姐姐吃的那個糕點是在哪兒買的?"

文欣吐出一口氣,嘿,原來就是要問這個,去,嚇了她一大跳.

"咦,是那個呀!那個是大叔給妞妞買的,大叔說是鎮上他一個朋友那里買的,她家的糕點都是專門賣給大戶人家吃的,咱們普通老百姓買不到的,要不是大叔認識那個賣糕點的,他也買不到的.怎麼大姐你想吃麼?可是咱沒有錢呀!"

說完文欣頓了頓,臉上露出委屈的表情扁了扁嘴,"哼,大叔還說他只要上了鎮上就給妞妞帶好吃的糕糕呢,可是好幾次妞妞都沒有看到呀,大叔騙人.肯定是沒有銀子買了,奶奶說建房子要好多錢呢!"

果然看見三個姐姐的表情僵了一下,很快又恢複自然.不過話說回來,這想要一個人胖還真的是一個簡單的事情,這也才幾天,這三個丫頭就胖了一圈.去,這三丫頭每天若無其事的偷偷去廚房端雞湯,奶奶和她卻什麼都沒有說沒有提,難道她們就從來都沒有懷疑的?還每天吃的那麼放心.

就按文欣說了那麼多,沒有到點子上,春香不滿煩了,"哎呀,你就趕緊說那東西是鎮上哪兒買的,我們買不買你管那麼多做什麼."除了那天拿到吃了一次,後來都沒有見到了,等了好幾天都沒有,也不知道是這小丫頭藏起來了還是真的沒有買到.想起那甜甜香香的糕點,春香口水就蔓延開來.

文欣頓時一臉為難,心里卻轉過一個彎,一個主意冒了上來,"這,這,二姐我也不知道大叔哪兒買的呀,我問過了大叔說那個賣糕點的是專門給大戶人家做的,有錢人不許別的人也買那個,所以不讓說是哪里買的.不過姐姐要是想吃,只要給大叔銀子,大叔就會幫忙去買回來的."

春梨聽了文欣的話,想起那糕點的滋味,也相信文欣說的這糕點是專門給大戶人家吃的,也是就這鄉巴佬還想吃那麼好吃的東西,吃的起麼?她們在以前的地方都沒有見過,那一定是千樺鎮的獨有的了,看來就是找到了地方他們也不一定能買的上.

不過那極品爹娘可不就是在大戶人家做官事的麼,據說那王家還是千樺鎮有頭有錢的富人,想來這個糕點他們家一定會有的.恩,這樣說的話,再過幾天她們就能吃上了.算了,既然這樣她們就是忍幾天又怎麼樣,到時候去了王家還是不是想吃多少吃多少.

看著三姐妹突然興致缺缺的臉色,文欣心里就是一突,眼珠子一轉,故意說道:"唉,大叔明明說了會給妞妞買一點來吃的,還騙人,那個老板可是這幾天就要去京城開店了,以後就吃不到了."

京城那地方,那可不是她們能去得到的地方,春梨想到未來的富貴生活,想著可能再也吃不到那糕點了,狠了狠心咬了咬牙,"只要有銀子,那個大叔就會幫忙買回來?"

文欣很認真的看著春梨的眼睛點點頭,顯得非常真誠而又理所當然的說,"當然啊."

但凡那老太婆有點銀子,她都不會拿自己的銀子出來.不過春梨也清楚,這家里連大米都買不起了,又怎麼可能拿的出銀子給她買吃的,春梨心里還是有些踟躕又有些不甘,"那,那個糕點多少錢?"

"哦,很便宜,只要10兩銀子一塊."想了想文欣加了一句,"上次妞妞給姐姐的那個切開來是三塊!"文欣隱隱有些控制不住表情,裂開嘴,果斷伸出三根手指頭擋在了自己面前,吸引三姐妹的注意.

春香尖叫,"什麼怎麼這麼貴,他怎麼不去搶?"就是春梨也有些目瞪口呆,想過貴,但也沒想過有這麼貴啊.

文欣眼神詭異的看著春香,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蠢貨,"那可是專門給有錢人吃的,怎麼會貴了,要是便宜了那些有錢人還以為被騙了呢!能吃上這個糕點的人,在有錢人眼里那可是倍有面子的事情,他們巴不得越貴越好了.要不來那個賣糕點的老板怎麼會去京城開店去."

三姐妹怎麼想得到文欣這完全是滿口謊話,為的只是把這幾個丫頭從奶奶手里挖走的銀子給挖回來呢!哦,還有這麼多天的食宿費.不是奔著富貴日子去麼,這點銀子應該不會不舍得拿出來吧.

一聽居然那麼貴,春梨就有些退縮,東西雖然好吃,但是吃進肚子就沒了,但銀子可是白花花的,揣在手里比什麼都真實.

不是吧,難道她說的太過了?看著春梨臉上遲疑的表情,文欣的笑僵在臉上,別啊,你既然主動說起來蛋糕的事情,怎麼能退縮呢!太沒道德了好不.

不行,一定要說動三姐妹買蛋糕吃,這之前沒有想到,現在好機會就在眼前,可不能讓它溜走了.她花那麼多好東西,也是很心疼的,就是她拿出去賣,指不定也能賣上那麼多錢呢!

"我聽大叔說,那糕點每天都是有數的,不是誰有錢都能買到的,鎮上的千金小姐最喜歡吃的就是這個糕點,每次有誰吃了,在宴會上一說都會被別的小姐羨慕嫉妒,恨不能自己也能買到來吃呢!這可不單單是財富的象征呢!嘿,沒想到我也吃到了那些有錢大小姐都可能吃不到的糕點呢!"說著文欣就嗤嗤的笑了起來.

奶奶的,這樣說還不上當,那她就,她就也沒有辦法了.嚶嚶嬰!

仔細一聽文欣貌似不經意說出來的話,春梨和春香眼睛刹那閃亮,就是不想去做有錢人家妾的春曉也一臉的得意,難怪一個小鎮賣糕點的老板都能去京城開店了.

想起那天的糕點都被她們給吃了,而面前的臭丫頭卻一臉的茫然,絲毫不知道她們把她的糕點吃掉了,還以為那個男人是騙她沒有給她買,春梨等人心里又是一陣得意.那樣好吃的糕點,這個窮丫頭哪里配吃了.

不過一想到那麼貴的糕點,那個男人居然毫不心疼的就給買了那麼多,照著個臭丫頭的說法,一塊就10兩,一個三塊,加上那碗上裝的,少說100兩啊.就這麼送給了臭丫頭,三人心中就嫉妒的要命,她們怎麼就沒有看出來那個男人居然這個有錢.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對于那個男人,她們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可就沒有過好臉色.

這其中最為激動的就要屬某個看上了莫大叔的女人,哦,女孩了.春香想起了那天據說是她爹娘的人說的能給她找個地主做正妻,風光大嫁.在對比眼前這個家里面根本就出不起自己的嫁妝,就是對面那個男人,即使有錢卻只能選擇在山海村這個偏僻的地方做大房子,眼中就十分的複雜.

春梨眼珠子又開始骨碌碌的轉起來,"四妹妹,那什麼莫大叔他不還是那個老板的朋友呢,難道還要花錢買?"

這是心動的節奏?

"誒,為什麼不要花錢買?買東西不都是要花錢的麼?那個老板雖然是大叔的朋友,但是糕點師傅是老板娘呀,恩,收錢的也是老板娘,大叔要買也只是便宜一點.我聽見大叔那天給了那個老板娘25兩銀子,便宜了5兩呢!5兩銀子我跟奶能吃上大半年呢!"看,他們就是這麼的窮,5兩銀子就要花半年的時間.哼,要不是不想再次把你們給嚇跑了,她也不會被迫的降價的.

文欣這麼一說,春梨咬牙,"那四妹妹啊,你能不能讓那個大叔給我帶一塊那個蛋糕?"想起一下子就要花去10兩銀子,就算有些錢的春梨也不禁就把那沒見過面的老板娘給恨上了,要不是她,說不定她們想吃,就不要花錢了.

"可以啊,只要給銀子大叔一定會帶回來的,還不用像那些大小姐一樣去預定呢,當天就能拿回來,上次還是因為我們去玩了,當天的賣完了,這才讓來的師傅給帶回來的.大姐,大叔明天就會去鎮上,你明天就要麼?"文欣眼睛盯著春梨直看,心里有些不滿,怎麼只買一塊?才10兩呢!在瞄了瞄另外兩個,她們難道不想要?

才想到另外兩個,那邊春香就纏上了春梨.

春香一聽自家大姐只要一塊,就猜到大姐可能沒有想到她們,這怎麼成,她以後也是要富人圈子去了,這麼一個爭面子的事情,她也想要好麼,當下就不滿道:"大姐,怎麼就買一塊,我們三個咋夠吃呀!"

"你們?你們關我什麼事兒,想吃自己拿錢,我怎麼有那麼銀子給你們買.那是給我自己買的,一塊我自己都不夠,要不是太貴…不是我說,二妹你不是也有月銀,我們又不能出府,這麼多年下來,也有不少怎麼能讓大姐拿自己的嫁妝銀子給你買糕點呢?那可不便宜,真是太不懂事了,你看春曉那麼小就懂事."

嘿,那是因為你沒有看到她之前火熱的眼神,文欣撇嘴!

"姐姐,你們不咋買一個?一個大叔買只要25兩,一塊老板娘可能不會便宜呢!"恩,25兩的話,那贖身的銀子她可以不算,但是其他的麼,她也好說話就便宜一點處理了.

春梨想了想,對啊,這樣她就能少出幾兩銀子呢,她是姐姐,那她就出7兩銀子好了,二妹三妹就各出9兩,這樣不是很好.唉,要不是那個有紅果子的東西不能說出來,她其實更想買那個,也不知道那個紅色的果子是什麼,真是太好吃了.咦?不對啊,雖然她不能明確的說出來,但是她可以問啊!就這個蠢死的臭丫頭,怎麼也懷疑到她吃過那東西.

想到此,春梨表情更親切了,"四妹妹啊,姐姐問你,除了上次那個糕點,那那里還有沒有別的,那不成就只有那一種?"

矮油要不要那麼主動,人家都不好意思了,不過,太激動了,又能摳出一些銀子了.

文欣猛點頭,"有啊有啊,有一種用水果做的,不過那個更貴,20兩銀子才一碗,就是我們吃飯的那個小碗,老板說那個水果是別的國家的,我們國家沒有,所以才那麼貴.大叔買都要15兩來著,那天在鎮上我就吃了一碗,可好吃了.老板娘說,這個是只供應縣太老爺家的,再有錢都買不了,賣了縣太老爺會不高興."上當吧上當吧!

春梨想了想放在自己裹胸上的那張銀票,聽居然只有縣太老爺家的人才能吃得東西,如今只要給錢她也能吃上,那可是連鎮上再有錢都吃不上的好東西,那臉色叫一個紅光滿面,這腦袋一熱,就拍板,買了!不僅買來自己吃,走的時候還要帶上一份去鎮上好好的炫耀炫耀,想到被一群的千金小姐夫人圍著羨慕嫉妒,春梨現在就恨不得提著東西去鎮上去.

春梨買,文欣當然高興,水果空間里多的都能做化肥,每次看的自己心疼的要死,這能賺一點也是一點啊!雖說自己的黃油麼米有了,面粉也不太夠,但是面粉能到孫家雜貨鋪買,黃油也不還是能用豬油代替麼,等會兒她就去孫家屯賣豬肉那里買雞幾肥肉煉油去.

最後文欣是拿著一張50兩的銀票,咧著大嘴巴從三姐妹的房間里面出來的,她倒是沒有想到春梨居然有那麼多銀子,沒錯這一張銀票就是春梨拿出來的,不過春香和春香也要給錢給春梨的,這個就不再文欣在意的范圍了.

現在文欣滿腦子想的就是怎麼再從三姐妹身上在炸出一些錢來,別以為春梨可以擋著她就沒有看見,從春梨從胸口掏出那銀票的時候,她可是眼尖的從那里看見了熟悉字,我去,那是一百兩的銀票來著,這姐兒怎麼弄來的?就是這幾年做奴婢的銀錢?有那麼高工資的婢女?不可能吧!

嘿,管她呢!錢到了她的手上那才是真的.

恩,三姐兒定了一個大蛋糕和兩碗奶油草莓,她還是便宜了5兩這才給談下來的,而且還承諾晚上就能給他們弄出來,趁著現在時間還早,她得去孫家屯把材料給買回來.

嗯哼,吃甜點睡覺那可是更容易發胖,還會蛀牙的.文欣哼著歌兒出門了.

"妞妞,你要去哪兒?"二狗子回去放好了菜籃子就帶著小*來找文欣玩,這不才半路呢,就遇上了一臉開心,笑眯眼了的文欣!妞妞咋那麼高興,撿到銀子了麼?

"是二狗哥哥和小*呀,我要去孫家屯買點豬肉和面粉去,你們要一起去麼?我給你們買糕餅吃!"三個人一起,路上也不會太寂寞.

二狗子和小*都是知道文欣有些錢的,所以文欣這說要給兩人買東西吃,他們倒是沒感覺到奇怪.

但聽到好吃的,二狗子和小*卻同時把頭搖的像撥浪鼓,"我們跟你一起去,不過糕餅你可千萬別買,那個可貴了,你的錢還是留著給家里買米吧.要是被我娘知道了讓妞妞妹妹花錢買吃的,又要罵我了."

好懂事又貼心的孩子,好感動,"咱不要跟別人說不就行了,你娘也不會知道,放心好了,我有錢的,大叔不是教了我們認藥草,我挖到了一株很值錢的拿去賣了好多銀子呢!這次就我給你們買,以後你們有錢了,也給我呀!"

說到一眾小伙伴,她和二狗子和小*的感情是最好的,她一直以來都是把他們當做侄子來看的,是的侄子而不是弟弟,嘿嘿.

畢竟還是孩子,說到好吃的怎麼可能不想吃?如果不是家里交代,他們又怎麼可能搖頭說不呢!

二狗子作為大哥哥,拍拍胸脯保證,一臉信誓旦旦,"小妞你放心好了,我以後有錢了一定給你買糖葫蘆吃!"

文欣黑線,二狗子一激動就喊她小妞的習慣啥時候能改!

"妞妞妹妹我也能賺大錢,我也給你買好吃的!"小*肥嫩嫩的小臉嚴肅起來別提多可愛,文欣使勁忍住了掐臉的沖動,伸手,揉了揉小*的小腦袋,"乖!"

這下就是再單純的吃貨小*也覺得有什麼不對了,小*眨了眨小眼睛,看著文欣一臉正經的小臉蛋,眼神茫然,到底是哪兒不對勁呢?

一邊的二狗子卻笑歪了嘴,明明比*還矮,居然還墊著腳抹*的頭,還有那一句乖,咋看起來那麼像嫂嫂表揚*的時候的表情動作呢.

文欣睨了一眼二狗子,轉身就走,哼,不跟你這個小不點計較.

不得不說這古代的空氣即使好,特別是春天萬物複蘇,不用刻意,鼻翼間就能夠充斥大自然花草樹木的清香,微風輕輕一吹,渾身都能輕松起來.

仗著自己也是個小蘿蔔,文欣撒了歡的跑在最前面,一會兒在這里揪一朵小黃花,一會兒在那兒折一條小樹枝,樂顛顛的用柔軟的枝杈和花草編了一個變形的草環,一下就扣在了小*的頭上.

那綴著眾多花朵的花環呆在小*的頭上,不看他穿著的衣服,真的就跟小姑娘沒什麼區別,看著小*不爽卻在她瞪眼下又不敢拿下花環的憋屈小表情,文欣就哈哈大笑.仿佛自己就真的只是一個五歲的小孩子,沒有憂愁,更不會有煩心事兒.

所以說開心還是傷心,其實都在于自己,想要開心不是很簡單的事情麼?

一路瘋瘋癲癲的跑到了孫家屯,文欣都累癱了,她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運動過了,猛然這樣邊跑邊玩,發現雖然很累但是渾身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松快,似乎沉寂了很久很久的活力又回來了.果然宅在屋子里太久,真的很不好很不好.不僅身體差了,心性也懶了.

再大槐樹下休息了一陣,文欣就找到了賣豬肉的攤子,買了5斤全肥肉,雖然估計不出來能煉出多少豬油來,但估計做奶油的油是絕對的夠了,文欣直接把豬肉交給二狗子提著,誰讓這里他最大呢!

到了孫家雜貨鋪,文欣稱了一點面粉,也沒有食言的給二狗子和小*都買上50文的糕餅.孫家這里賣的糕餅是他們家自己用面粉加雞蛋做的,跟現代的什麼綠豆紅豆花生餅那些有些像.奶奶或者趙嬸子想來有材料也是會的,可問題可不就出現在材料上麼.也只有眼饞,或者花錢買來吃了.

不過這種直接在鍋里面烙出來的她可不會,讓她來做不是不熟就是燒焦的結局.但是她能做出更好吃的蒸糕,哼!

回到家的時候,文欣就沒有時間在跟小伙伴們玩了,要幫奶奶開始處理中午的食材了,二狗子和小*也是知道的,所以到了孫家的時候他們便沒有跟著文欣回去了,原本二狗子還想幫忙給文欣提豬肉的,被文欣給攔住了,笑話要是二狗子送的話,這豬肉和面粉不僅危險,就是她也有危險吶.

拒絕了二狗子的好意,行到無人處的時候,文欣就把東西給轉移到空間廚房,吃晚飯在你那個她也是來得急的.可惜說到底還是沒有牛奶,用豬油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味道啊!誒,不管了,大不了她多加一點糖好了.

"妞妞,妞妞…"院門外傳來喊聲,聽起來有那麼些熟悉,就是不知道是誰,文欣從廚房里面出來一看,原來是春花嬸嬸的婆婆,也就是張婆婆,何大叔他老娘.

不管是何大叔還是他老娘張婆婆她都不熟,只不過春花嬸嬸她倒是接觸過,算熟悉也就知道這個兩號人物.不過這何家在村子,離她們家還蠻遠的,這早上才送過了去雞蛋,這婆婆過來作甚?

文奶奶也從廚房里面出來,見來人是張婆婆也滿詫異的,"妹子是你呀!快進來,扭扭去倒開水去,妹子進來坐啊!"把張婆婆招進院子,文奶奶就好奇張婆婆的來意,"咋啦,找妞妞有事兒?"

"嘿老大姐在家呢!沒事兒沒事兒,這不是早上你讓妞妞給我家春花送雞蛋?這孩子懂事兒,見我一個人伺候娃娃忙不過來,不僅幫忙給她嬸子燉雞湯,還和狗子他們幫忙喂雞喂豬的一頓忙活.我家老頭去田里看水,不知怎麼的差點掉河里,還是妞妞這丫頭給拉了一把,不然那老骨頭懸了哦!我也是老頭子回家一說才知道,這不我來給妞妞丫頭送幾個黑面饅頭,也不是啥好東西,丫頭你可別嫌棄."說著把挎著的籃子上面的布掀開,露出里面的一只碗,里面裝著三個黑面饅頭.

沒想到還有這一回事兒,文奶奶嚇了一跳,不僅是因為文欣拉了一把險些掉河里的何老頭,還有張婆婆這帶來的黑面饅頭.

文奶奶手一推,直搖頭,"嘿妹子你這是做什麼,不說那些小事,就說何大哥的事兒,哪個見了不得拉一把,看你說的,就她那小胳膊你要說拉了大哥一把,我還真不信,指不定是這個小丫頭大驚小怪了,沒辦成壞事兒就不錯了,咋還特意過來謝?這黑面可是精貴,是小志捎回來孝敬你們的吧,咋能給妞妞那丫頭?"

不想不知道,一想還真有可能是妞妞那小丫頭大驚小怪了,這何大哥可是老當益壯,咋可能就會差點掉河里去?還妞妞丫頭拉了一把,這小丫頭還有那麼大力氣?

"嘿,我家老頭說的還有假?你也別推,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雖說我們這兒少見,但是小志說了,這東西在北方那可是很常見的,鄉下人吃不起白面都是吃這個."

兩個半百的老人爭來爭去,看的一邊的文欣黑線心累,要不是自己走開了不禮貌,她早跑回廚房洗菜去了,這不最後還是奶奶給收了下來?

說到這何老大爺,還真不是她大驚小怪,以為她還是以前的高度近視,這差點掉河里都看不清楚?

那大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過橋的時候沒踩中還是打滑,明明是朝著橋中間走去的,就詭異的差點掉河里,那里可是深水區,也不知道這老頭會不會游泳.嚇得她虛汗都出來了,幸好眼疾手快,給拉住了.她當時正過橋呢,就一手抓著老頭的手,一手盼著木頭,阻了那老頭往河里掉的趨勢,最後也是一只腳滑進了水里!

這會兒想起來,文欣就覺得這事兒有些詭異,大白天見鬼了一樣,明明往中間走要上橋的人,這樣都差點掉水里,這過程那老頭是怎麼偏離了原本軌跡的?咦,好恐怖還是不想了.

不過她不想,可不代表奶奶不問,這不在張婆婆一句她家大孫子滿月一定要來吃酒離開後,文奶奶就問起緣由來.

"妞妞,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拉了何老頭?他要掉水里,你也拉不住吧!"

"奶奶,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過橋,看到何爺爺身體晃了晃像是要掉水里的樣子,就拉住了,我當時拉著橋的扶手呢!何爺爺就一腳踩進了水里,沒掉下去."

"哦,原來是這樣,不過以後可不能這麼冒險了知不知道,不要拉不住人,自己也掉河里了.你何大爺會水,掉水里也能劃上來,你何爺爺承了你的情,這不給你送了黑面饅頭,奶奶看了還是熱的,估計是特意做出來的,既然給你的就拿去吃了吧!"

咦,原來會水的哦!那她是不是有些多此一舉?不過遇上那麼詭異的清醒,這會水有用麼?文欣使勁的搖了搖頭,不想了不想了,沒出事就好.

"奶,有三個呢,我吃一個就好了,不然中午要吃不下飯,還有兩個奶你吃,我聽婆婆說咱這兒沒有的呢,奶奶你也吃吃看是個什麼味道."不由奶奶分說,文欣拿起最小的一個吃起來,又直接拿了一個送進奶奶嘴里,沒辦法就擔心奶奶想要給她留著.

"你這孩子!"哪里想到文欣會直接把饅頭丟她嘴里?奶奶無奈的拿下來慢慢的吃,也不說其他的.這孩子故意這樣是體貼她呢!

文欣吃著饅頭嘿嘿直笑.

一下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期間三姐妹有出來過一次,文欣見了也沒有理會,徑直跟著小伙伴們再次去海邊煮鹽去了.直到吃完晚飯,奶奶去洗澡之後,文欣才假裝出去了一趟,然後就提著三姐妹"買"的東西敲開了三姐妹的屋們.

"大姐東西給你,大叔說老板娘看大叔買的多,送了兩個果子,諾就是這個,說是要剝了皮才能吃."文欣從食盒里面拿出奶油蛋糕,還有兩個荔枝,又從角落里面拿出一個拆了包裝紙的巧克力糖,"還有這個,這是老板娘剛弄出一個新式糕點,是准備拿到京城去賣的,老板娘送了幾個給大叔,大叔給我三個,我送一個給你吃."嚶嚶嬰這個才是有錢都買不到的絕品啊,要不是為了挖到更多的銀子,她才不舍得呢!吃一個少一個的東西啊,她也只有幾十斤了,嚶嚶嬰.

春雷果然對新東西感興趣,不過看著那小小的一個,還是黑呼呼的春梨又懷疑了,"咦,這個是啥,怎麼黑呼呼的,這個東西能吃?"

"嘿姐,你別看它長的丑,可好吃了比這個糕點還好吃,不信你嘗嘗看,不好吃你吐掉就好了.我剛剛吃了一個,要不是我沒錢,不然我一定要趁著老板娘還沒走的時候買上七八個存著吃,就這一個大叔說了,在京城要賣12兩銀子一個呢,那還是口味最差的.就做這個糕點的材料都是我們國家沒有的,在其他國家也很少的東西,整個世界也就老板娘能做出來,一天也就只能做10個.我還一個准備給奶奶吃呢!奶奶肯定沒有吃過."文欣誇得天上沒有地下無的就差手舞足蹈了,不,她確實是手舞足蹈了.

矮油那麼高大上的東西,怎麼不讓人心動,心動不如行動啊姐們!

春梨果然很心動,不為那口味,只為那高大上的價格,那全世界只一家一天只有10個的殊榮.春梨手捧著這樣一個絕品的寶貝,這都舍不得吃了,想到文欣手上還有一個,就打起了主意.

"誒,四妹妹啊,你看這只有一個,你卻有三個姐姐,這個就是掰開來也只夠兩個人吃不是,你手上的那個也給大姐吧."

文欣內心發笑,卻對著春梨直搖頭,"啊,不行不行,這個我是要給奶奶吃的,大叔說這個能美容呢,奶奶吃了說不定會變得更年輕呢."

喲,還能美容呢?春梨摸了摸臉,更加志在必得了,"誒四妹妹,美容對老人是沒有用的,你給奶奶吃那就是浪費知道不,還是給姐姐吧!"看文欣一臉的拒絕,春梨本來想來硬的,可又不敢,鬧大了被老家伙趕出去的話這大晚上的可危險.而且這房間里還有她花錢買來的糕點呢,被老家伙知道自己有錢,指不定就要把她們的體己拿出來接濟她和臭丫頭呢.

"啊,原來對奶奶沒用啊!"文欣一臉的失望,在春梨笑容放大的時候,文欣直接把手上的巧克力放進袖子,"那我要留著,這個東西既然那麼貴,我明天就跟大叔去鎮上,然後賣給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這樣我就有錢買好吃的給奶奶吃了."

臭丫頭居然那麼聰明?不成這東西怎麼能讓她給賣出去呢!她還想留著去獻給王家少爺呢!有了這個東西,她的願望一定能最快的達成.

"哎喲,賣錢還不簡單,不就8兩銀子?大姐這里有,賣給大姐還不成?來這就是12兩銀子,把那糕點給大姐吧!"

看著白花花的銀子,文欣哪里還有不同意的,要是等春梨回過神來,又不給銀子了怎麼辦.文欣果斷的收了銀子,把都有些化的巧克力給了春梨,連廢話都不說了.

哎喲蠢貨,難道就不擔心她隨便拿個東西騙她們?還有難道她們不知道想她這種鄉下娃子,其實連銀子是多少都不知道的?居然真的就拿出了8兩歲銀子出來,當然這銀子她是認識的,不可能會被春梨騙.

不過兩個顯然還是太少了,春梨最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腦袋發熱,還是算計著什麼,直接就把文欣之前看到的那張百兩銀票給拿了出來,又從袖口里數出8兩的碎銀子,要求文欣去找莫大叔說,給她買夠數量的巧克力.

春香看著自家姐姐居然有一百兩銀子,眼睛都紅了,她想過自己大姐肯定很有錢了,但是完全沒有想到居然有那麼多,加上之前拿出去的50兩,大姐居然有150兩銀子.果然做了大丫鬟,勾搭上了少爺就完全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春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對于到大城市做姨太太的決心更加的強大了.

她也想跟文欣買那據說絕無僅有的糕點,到時候她就直接去縣城,去獻給縣太爺,她不做富太太了她要做官太太.可是她沒錢,僅有的25兩銀子,中午花出去了9兩,剩下的她可是要做路費的.再說找縣太老爺不還是要打點,那都是要花錢的.

看著大姐春梨一掏就是100兩的銀票,身上還有中午她和三妹給的18兩銀子,這心里極度不平衡之下,就讓她瞬間做出了一個決定,並且在之後越想越覺得自己靠譜.

又收到了訂單,還是那麼一大個訂單,文欣別提多嗨皮了,估計晚上睡覺都能睡醒.

巧克力是這個世界沒有的,是吃一個少一個不錯,但是在怎麼稀有能跟關系到存活問題的銀子比麼.有了這個世界的銀子,有什麼好吃的她買不到.再說了她空間可是有巧克力豆,想吃多花功夫專研也就是了,就是她自己不行,這世界還沒有這樣的人才?

而且108兩銀子,她只要付出9個巧克力,這世界在沒有這麼好做的生意了.完全沒有想到大姐春梨居然是一個大款,走眼啊走眼.

出了三姐妹的屋子,文欣就在心里唱開了,咱老百姓今兒晚上真呀真高興,吼嘿!

回了房間半個小時了,文欣整個人還是興奮的,為了不讓奶奶發現自己的異常,文欣都一改平躺的睡姿,側著身子背對著奶奶,如果不是奶奶現在還沒有睡著,她早就去空間里面大聲笑哈哈了.

等奶奶沉重的呼吸傳來,文欣立馬進了空間,當然這次是整個人進去的,沒辦法實在太興奮了,完全忍不住,就讓她嗨皮一下,等興奮勁過來她在出去,希望這個時候奶奶不要突然醒過來.

文欣呆在空間的房間,拿出放在抽屜里面的巧克力糖,顫著手咧著嘴數出了9個統一草莓口味的巧克力,才剛數出來,文欣就忍不住了整個人趴在巧克力上面哈哈大笑起來.笑的那叫一個肝腸寸斷,那叫像個羊癲瘋發作.哈哈哈哈,完全停不下來啊!

嘿嘿嘿嘿,看在這些銀子的份上,她就原諒那三個人鄙視厭惡的看著她和奶奶,也不計較他們每天海量的把雞蛋吃掉,還偷偷的殺了她辛苦養著的雞鴨了.嘿,手頭上沒有了銀子,還想再富裕人家過好日子?以為她們是銀子還是金子,誰見了都喜歡都寬容?

笑夠了,文欣又把春梨給的銀子拿出來仔細的看了看,雖然她現在的身家比這還多,但是誰會嫌棄銀子多?有了這100多兩,她短時間都不需要思考拿什麼出來,在冒險去賣錢了.

現在可真的是衣食住行都能夠一步到位了,啊,地也能買了豬也能養了,牛也能考慮了,那真的是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

平複了內心的激動,文欣出了空間躺好,在精神力在空間勞作.第二天一大早文欣神清氣爽的醒來,照常沒有忘記給三個姐妹准備油膩膩的雞湯.據說雞皮這個東西其實是很美容的,也不知道三姐妹每天早上這麼海吃,中午和晚上又那麼吃那些刺激的飯菜,這皮膚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昨晚上光線雖然很暗,但是也給她發現了春梨下巴長了一個大大的痤瘡來著,那一坨粉蓋在那里,別提多惡心.春香和春香雖然好一些,但是雙下巴也已經很明顯了,那原本不纖細去也不胖的小手,現在已經肉肉的了,文欣惡意的猜測她們身上套了多少個泳圈.

如果這個地方有玻璃鏡,看清自己整個風貌,三姐妹那麼愛美的女孩子,不知道會不會瘋掉.

文欣搖頭,這關她什麼事兒,她原本就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好孩子,之所以犯下那麼一個案子,那真的是被逼的,被逼的啊!她還是非常善良的好孩子,見到老人會攙扶讓座,撿到空錢包也會主動上交警察叔叔的好娃子!

"大叔,你咋來了?"一出院門,文欣就見到莫大叔朝著她走過來,有些詫異,這天還那麼早一般人都會以為她還沒有起床吧.再說奶奶已經去了對面干活去了,莫大叔沒道理沒看見,看這大叔手上也沒有提什麼過來,也不該是送東西來的啊.

"喲,小丫頭起來了?"莫大叔顯然也沒有想到文欣居然也起來的那麼早,不過這也說明大叔不是過來早文欣的.

"是啊大叔,我每天都那麼早起的好麼."她可不是以前那個要到大中午或者半下午才起的來的女子了,她現在可是勤勞無比,自覺無比,天天向上的萌妹子.

莫大叔笑笑,"我是過來是拿籮筐的,你起來了也好,正好幫我拿出來,我也不知道具體在哪."

文欣理解的點頭,帶著大叔再次進了院子,去了廚房側便現在放柴火的地方,大件的籮筐和簍子都放在這兒.

"大叔你要多大的,你自己選,都在這兒呢!"

最後大叔選了一對中型的籮筐,"小丫頭,大叔的房子後天就要上梁了,所以大叔明天要去鎮上,怎麼樣你要不要去玩?大叔要去買些糖果,也不知道你們這些小娃娃稀罕什麼樣的,你去也可以給大叔介紹介紹."

"上梁了?那麼快!"文欣是真的驚訝了,這幾天一直捉摸著三姐妹的事情,即使她打那邊過去海邊,都沒怎麼注意大叔房子的進程呢.感情偶讀要上梁了,這上梁可不就意味著這房子也做好了?文欣感歎古人的速度一點也不慢,還不忘跟大叔說句恭喜.

"明天去鎮上麼?要去要去,大叔不要忘記過來接我?"哼,這次一定要去古代的花鳥市場瞧瞧.

和大叔在門口分別,文欣往下游之前養鴨子的地方走去,雖說這鴨子是被她轉移到空間,防備三姐妹又趁她和奶奶不注意的時候宰了,但是這鴨子長時間沒有在那里活動還是看的出來的.她可不確定奶奶什麼時候就去看看,所以文欣每天早上還要去棚子那里把鴨子放出來一段時間,制造一些證據.

放了鴨子,文欣看了看大山的方向有些蠢蠢欲動,那套子他們可是很長時間沒有去看了,大叔雖說會上山,但是走的卻不是那一個方向,只有想起來的時候才會特意去看看,現在也不知道那套子怎麼樣了,有沒有套到東西,特別是有沒有綁住啥鳥兒!

好想去看看!可惜來回要花上不少的時間,一個時辰之後奶奶就要回來吃早飯的,唔,不然吃完早飯就去看看好了,對,就這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