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艾瑪,受驚嚇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奶奶打了,還是怎麼的,最近好幾天,三姐妹安靜非常,異常的乖巧,不過印象差了就是差了,除了中午吃飯的時候文奶奶有讓文欣給三姐妹送飯,晚上的時候一起安靜的坐在一起吃晚飯,奶奶完全是當三姐妹是透明的.

文欣覺得這還不錯,其實文欣知道,三姐妹那麼安靜其實已經是准備要離開,而奶奶那麼安靜,那是因為她前天有去找過村來的媒婆,讓人去相看人家去了.這麼些天見這三姐妹那麼安靜不鬧,文欣也沒有興趣去捉弄她們了,原本准備好的蚯蚓也被她拿去為了雞.

文欣不確定自己吧雞鴨送進空間,家里到處找不到雞鴨,三姐妹有沒有發現,她也不在意,這些天她也沒有閑著,大叔再次上鎮的時候,她也跟著去了,不過不是之前想的去買牲畜.也不是她不想,而是大叔看的太緊,就擔心她不小心混在人群就弄丟了,文欣于是作罷.

接著她就想起了之前想要打聽消息的事情,于是也告訴了莫大叔自己的想法,讓莫大叔幫忙去打聽一下自己姑姑和舅公在哪兒,最好還是摸清楚他們的秉性.莫大叔也聽文欣說文奶奶還要去找女兒和弟弟,見識過了三姐妹,自然也是知道了文欣的考量,又是文欣親自拜托,大叔自然接下了這個擔子,剛好他最近也要時常出來.

文欣想了想最後還是把自己想要把三姐妹的事情,透給極品爹娘知道,至于怎麼誘惑他們接手三姐妹,自然是要說三姐妹手上有不少的錢,以及三姐妹長相不俗,文欣絕對相信,聽了這個極品爹娘肯定會找上門.據她一直了解的,極品爹娘在鎮上過的好像一直不怎麼如意.而莫大叔了解了文欣的意圖之後,沒考慮就答應,一點也不覺得文欣在背後推動三姐妹離開有什麼不對.

到是文欣會選擇這麼做,讓莫大叔刮目相看.這兩件事情處理下去,文欣小日子過的就更輕松自在了.

這一天下午文欣剛睡午覺醒來,罕見的是三姐妹居然找上她了,這是那麼多天,文欣除了第一次見面,那麼清楚的看清三姐妹的臉.文欣欣喜的發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奶油以及這幾餐的咸辣攻勢,這三姐兒尤其是大姐春梨,這臉上額頭和下巴都長了了好幾個痘痘.而且明顯的被掐了,顯得更加的紅腫,就是一層厚厚的粉都遮不住.

而那臉蛋和腰身手臂似乎也圓潤了不少,原本還有些寬松的衣裙,穿在身上小肚子都遮不住了.這幾天她可是一點都沒有斷過自己的極品雞湯,那真的是一半的雞湯一半的雞肉,以及滿滿的雞皮.還有三姐妹天天不斷好幾個的雞蛋,妹的,要是還不胖的話,那真的對不起自己特意給他們准備了那麼多的補品了,以及她故意的放縱了.雞湯她可也是很喜歡吃的啊,恩,雖然這雞湯她空間其實都有一桶的存貨了.

因為三姐妹中午的時候都不出來吃飯,所以文欣負責送飯的時候,那是額外的給加了她手上最最辣的辣醬,就是她自己,那都是吃的小心翼翼,一般也不敢多吃,但是不能否認的是,這辣醬真的很香,而且吃起來很爽.

文欣也不舍得給三姐妹浪費,所以加的不多,但是就這一點點就足夠了,多過幾天,相信這三姐妹的臉,就算是毀了.如果她們不去掐不去擠,不去抹劣質的粉,說不定這些因為上火而起的痘,還能完好的消下去.但是三姐妹這樣,這臉上怎麼可能不留痕跡?

加上除了吃那麼咸那麼辣的飯菜,三姐妹還吃了那麼多膩的奶油,還有油膩的雞湯,文欣每天半上午的時候,那可是准時就能收到了三姐妹囂張的丟在廚房的空罐子,可見,文欣給她們准備的都沒有料想會一次吃完的東西,都被三姐妹半上午的時候解決了.

也不知道,三姐妹的肚子到底是什麼構造,古人的胃是不是更加的強大?

"姐姐,你們找妞妞有事兒麼?"文欣看著三個似乎頗氣勢洶洶的姐姐們,氣勢弱弱的,臉上怕怕的.

春梨滿意的看著文欣害怕的表情,頭再次微微的仰起,鼻孔直直的就對准了文欣,命令的道:"不是說這老麼子地方有海麼,帶我們去看看."海啊,她們還真沒有見過,不知道怎麼樣.

只抬頭看了一眼那黑洞洞的鼻孔,文欣就不著痕跡的調離了視線,表現軟弱的低下了頭,"姐姐們想去看海麼,海灘確實很漂亮呢,妞妞這就帶姐姐們去呀!"三姐妹要去海灘,看來她們下午是煮不了鹽了.

當春梨真的出了院們,這才看清楚了對面的情況,看著那滿地的青磚黑瓦,以及其他零碎的建築材料,春梨三姐妹的眼睛都瞪起來了.她們自謙都是知道莫大叔建房子的事情的,這兩天中午可不就是借了這個福,都吃上了肉麼.

但是沒有看到之前,她們是真的沒有別的想法,畢竟一個鄉下人建房子,不就是一個土房子麼,有什麼好在意的?可是現在清楚的看到了,那些青磚黑瓦,以及已經圍起來的有一米高的青磚圍牆,三姐妹這才覺得她們失算了.

不說其他的,就說那一大堆的青磚黑瓦,她們就知道,絕對要不少的銀子,再看那數量,那個男人造的房子可不小,而且這房子怕是在山海村,可能完全就是獨一份了,就是之前見過的那個什麼千樺鎮,和她們見過的豪宅都有的比了.

難不成,她們都看走眼了,那個男人其實很有錢?不過再怎麼有錢,也不可能跟大戶人家比,不然怎麼可能歸縮在這個窮鄉僻壤,早就跑鎮上大城市去了.興許這人建了一個房子,這銀子也要見空了吧!春梨是這樣想的.但看著那一堆堆的建材,春梨還是眼紅的咬了咬唇,太走眼了.

這要是在她們剛回來的那天,跟那個男人相處好了…春梨沒有在想下去.哼,便宜了臭丫頭,春梨狠狠的剮了一眼前面帶路的文欣,文欣突然覺得後背發涼,不用想也知道是因為後面的三姐妹,因為她感覺到一道強烈的視線.

春香倒是沒有多余的想法,但是一直低著頭的春曉,看著那忙碌的境況,已經能夠想象未來那里將會成型的青磚大瓦房,深深的看了那邊一眼,再次低頭的瞬間眼中精光閃過,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喲,是小妞妞呀,這是帶著姐姐去海邊玩兒?"

路過工地的時候,有人朝著文欣吆喝,都聽說了文奶奶的是哪個孫女兒回來了,但是卻沒有見到,但也知道春梨春香是待嫁的年紀,所以呆在屋里是很正常的.這次見到文欣身後跟著三個俏生生的閨女,自然就猜到了她們的身份.他們這麼吆喝,除了好奇也是為了見聲好.

"誒,妞妞帶姐姐去海邊看看,大叔你忙呀,要是空了來妞妞家玩."文欣招了招小手,笑嘻嘻的跟大叔大嬸們打招呼.

文奶奶在另一頭幫忙挑泥,所以這邊的情況並不知道.

文欣帶著三姐妹很快就到了海灘,看著平靜的海平面,如果可以的話,文欣還真的很想下海去玩玩,但是看著自己的小身板,她還真擔心自己不小心會被一個浪頭卷走,所以還是在等等吧,等她在長大一些.

至于游泳技能,沒人的時候,她有在河里面練練,雖然比不得那些游泳健將,但是已經能夠自如在水里暢游了,反正沒有暗流潮湧,或者什麼鬼拉腳,或者其他的什麼意外,她是不會被淹死的.

"姐姐,這就是海灘了,你們要去哪兒玩麼?海灘上有很多漂亮的貝殼,海螺什麼的,姐姐可以弄一些漂亮的回去做飾品喲,外面絕對沒有!妞妞也要去撿一些啦."最好老老實實的在沙灘上撿貝殼,不要亂走亂跑,她可不是老媽子.

說完文欣就朝著自己看中的一個小海螺走去.這種大自然賜予的天然飾品擺設,再多她都嫌少,空間里她專門弄了一個房間,里面擺滿了這些年來她在海灘上的收獲,每一個她都很珍惜不舍得弄壞.

春梨她們雖然不明白文欣說的什麼,但是看到文欣從沙子里面掏出一個漂亮的海螺,頓時眼睛也亮了,哪個女人不喜歡漂亮的東西,雖然這些貝殼什麼的不會亮閃閃,但是卻有獨特的誘惑力,不用文欣在招呼,三姐妹就行動起來.

潮水帶上來的東西很多,特別是之前這片海灘無人光顧,很多背海水帶上來的海螺貝殼這些東西死亡之後,就剩下漂亮的殼,有的被風化有的被埋藏在沙層底下,總之這些漂亮玩意兒,只要有心,真的能發現很多.

春梨三姐妹在海灘上撿漂亮的海螺真的是撿的手都軟了,她們都喜歡銀子黃金飾品,也喜歡各種各樣的頭花珠寶什麼的,但是那些東西不是她們能夠買的起的,現在見到有那麼多漂亮的東西,那是見一個撿一個,最後雙手都攏不到了,就集中在一起放著,想著先撿,回去的時候一起拿回去.

于是就這樣見一個撿一個,時間就不知不覺得過去了,期間她們臉二狗子他們也過來找文欣玩都不知道,海灘很大,等到紅霞滿天的時候,她們也不過是走了一個小角.當然這也有她們挖一個撿一個間或還要休息好一會的原因.

當然這些文欣是不會管的了,只要三姐妹不出幺蛾子,就是讓她每天帶著她們來海邊撿貝殼也是行的,雖然有些不可能啦!不過文欣看著三姐妹很嗨皮的撿著漂亮的,大小不一的各色海螺貝殼什麼的,如果這些撿來的她們都要的話,她絕對有理由相信,她們撿不回去肯定會指使她們來幫她們拿回去.

看著三姐妹撿出來的東西,文欣也不得不挑眉,眼光確實不錯,于是文欣和無恥的趁著三姐妹不注意的時候,把三姐妹暫時放在沙灘上的海螺海貝們,挑了其中最最好看漂亮的轉移進了空間.親姐妹麼,她拿一兩個應該沒有問題的哦!

如果讓二狗子等人知道了文欣心里這樣說的話,定然會看著那每一處都都少一半的海螺貝殼堆,對文欣一臉鄙視,外道一句無恥.

文欣會對那三姐妹客氣麼,自然不會,所以她撿的一點都不手軟.

回去的時候再次路過大叔將來的家門前,沒想到大叔竟然回來了,帶回來的除了文欣讓幫忙帶的鞋子,竟然還給她買了兩個布絹花,看得文欣一臉的嫌棄,著這樣頭戴兩朵花,還真是村姑了.不過莫大叔一片真心她就收下了.

走著走著文欣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不過一時間沒有想起來,她也覺得沒有什麼重要的,就沒有在意,哪成想剛回到家,她就給發現了不會,卻原來是她的好三姐,那喝一直當自己是隱形人,這做事兒卻同樣默認跟兩個姐姐一樣態度的三姐,居然沒有跟回來,這春梨和春香,居然都沒有在意麼?

文欣不放心,出來找,眼睛四處瞄,嘿,不用找了,她那好三姐這在對面呢!也不知道在做啥,反正跟在莫大叔的身邊,看她低著頭,大叔也在幫忙砌牆,不像說了話的樣子,不知道她是個什麼意思.

不過,就這樣光明正大的站在一個陌生大男人的身後,這樣真的好麼?雖然不知情的人,看他們那模樣很有可能看成他們是父母,但是這是山海村,那邊的除了外來的師傅和他帶的三個徒弟,其他人都是不知情的人麼?腫麼可能!

文欣搖了搖頭,既然人沒有走丟,那她就不管了,不管對方想要做什麼,也不管她的事情,她還巴不得這個三姐丟臉呢!文欣撇了撇嘴,轉身燒火做飯去了,唉,沒有高壓鍋的古代,這做飯還真是一點都不方便.

沒有管春曉的文欣自然不知道,春香這會兒居然是看上了大叔了,哦,切確的說是看上了大叔的房子了.與大姐和二姐不同,春曉呆在廚房聽多了廚房的娘子講大戶人家的彎彎道道,所以她是一點不想嫁大戶人家做妾的,與其委身做妾,還不如找一個殷實的農戶做正妻.就比如莫大叔這樣,能建得起青磚大瓦房的,就是在山海村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又如何?

反正夫家有錢,那是怎麼都不可能餓到她的.況且她通過那麼多天知道,這個長相粗獷的男人很會打獵,中午吃的眾多肉菜,三分之二就是這個男人上山打的,而且她去的還是大山,那可是連最厲害的獵人也不敢深入的地方,可這個男人卻能夠從那里進進出出,還帶回那麼多獵物,跟著這樣厲害的男人怎麼可能吃虧.

于是這次出了屋子,又機會難得的遇見了那個男人,春曉是很懂得抓住來之不易的機會的.不過到底年紀小,有失考量,她這貿貿然的就亦步亦趨的跟在一個陌生男人的身後,這名聲可不怎好.而且她又怎麼以為她這樣做,就能夠快速的達成自己的目的?莫大叔對于這小姑娘又怎麼可能有好感!

第二天,莫大叔要上山去把看中的幾顆桃樹移植回來,文欣央求著跟了去,因為不是深山內圍,又有莫大叔和一眾成年漢子五個人,所以文奶奶很輕易的放了行,于是在春曉羨慕嫉妒恨的眼神下,文欣坐在大叔的肩頭上山了.

如果大叔真的是上山挖樹,文欣還不想跟著去呢!文欣可不相信,大叔上了山不會去打個野味什麼的,負責挖樹的不是還有其他的五個大叔麼?她央著上山除了因為無聊了想要上山看看,主要還是為了看看有沒有機會鑽空子豐富一下空間.

文欣跟著莫大叔上了山,文欣去了對面干活,剩下三姐妹也在屋子里面呆夠了,就想著要不趁著這個時間,去孫家屯打聽打聽情況去,春梨和春香一商量,覺得甚好,于是拉著不情願的春曉就偷偷出了門,沿著記憶中的路線,往村外走去.

就是春梨她們這一去,巧了,她們居然跟剛好來打探消息的李才夫妻遭遇上了.

春梨他們並不敢找山海村的人打聽自家爹娘的情況,因為她們已經知道了老太婆是偷偷買了財產,在一個朦朧的早上丟下孤兒寡母偷偷溜走的,這種畜生的事情,比之幾年前把她們賣了還嚴重.要是被村里的人知道她們居然打聽他們的消息,很有可能會造成不好的後果,所以三個人聰明的想要去最近的村長屯找人去打探消息.

春梨三個都是被養嬌了的,回來之後又什麼都不做,宅在屋子里睡大覺,還吃得那麼補,這骨頭那更軟了,腳程可跟村里的人沒法比,所以磨磨蹭蹭花了四個多小時才到了孫家屯.

一到孫家屯那村里老人婦人們喜歡坐下來八卦談心的槐樹下,三姐妹就都累癱下了,呼哧呼哧的喘著氣,不過即使這樣,三姐妹還是顧忌著自己的儀容,因為大樹下也正坐著一對穿著比較得體中年夫婦,看著有那麼些眼熟.不過確實不是他們認識的人.

坐在三姐妹身邊的不是別人,正是因為坐牛車一路顛簸,險些折斷了老腰的李才夫婦.從三姐妹遠遠的過來的時候,李才夫妻就猜測到了,三姐妹來的方向不是別個,正是山海村.看著三個挪著小碎步,一扭一扭過來的三個姐兒,李才和自家婆娘對視一眼,這三個可不就是當初見到的,跟著老太婆下馬車的三個姐兒麼?那不就是他們的三個乖女兒?

哎呦喂,真是女大十八變,想當初那瘦猴子般丑不拉幾的閨女,如今也長的貌美如花了,不愧是他們的女兒,長的就是好看,那眉毛那鼻子可不就是和他們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果然當初他們把女兒送去大戶人家是對的,這不,還是大富人家的風水養人,那嬌滴滴的模樣,李家夫婦深覺一家有女百家求這句經典說的有多麼的准確,人家是有一個,他們可是有三個,那不是有三百家人家來求她們家妹子!哎喲那可是得挑花了眼去.

趙大妹看著三個小姑娘往自己走來,眨眼間就坐在了他們的身邊,頓時眼珠子一轉,頓時把自家男人給擠到另一邊,自己坐在春梨的身邊.

趙大妹伸手一抓,把春梨的小手抓在自己胖乎乎汗膩膩的手心里,"哎喲,這是大丫吧,我是你娘記得不?誒,不記得也沒有關系,當初你們離開的時候還那麼小,不記得正常.前段時間我和你們爹聽說你們回來了,這不老遠的就從鎮上回來接你們,你們肯定不知道爹娘已經搬到鎮上住大宅子了,不然咋回了這窮村子來了?唉,可苦了你們三個姐妹了,這幾天吃住不好吧,看看這憔悴的小臉蛋,真讓娘看的心疼."

哎喲這滑溜溜的小手,摸起來咋跟那王家小姐似的,嘿,他們家丫頭跟那大戶人家的小姐哪兒都不差哦!這小模樣一看,那就是做姨奶奶的命,巧了王家少爺正要找第十八任小妾,那可是王家的獨子,長的那叫一個風流倜儻,可不正配她家嬌滴滴的閨女!

趙大妹磨蹭的手,平添讓春梨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連那被抓住的瞬間被汗膩膩的厭惡都不見了.而聽到趙大妹的話,春梨那是嘴也抽眼也抽.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啊!

旁邊的春香和春梨,那是毫不客氣的對著趙大妹撇嘴,不過趙大妹沒啥優點就是臉皮厚,完全當三姐妹對她的鄙視視而不見.

春梨她們倒是沒有懷疑眼前這個直接拉著春梨手的婦女,不是她們的母親,春曉的臉,可不就是跟女人的臉一個模子刻出來的麼,春香和春梨的厚嘴唇也是跟邊上嘿嘿直笑沒說話的李才是一個樣的.

三姐妹倒是沒有想到這借著機會第一次出來,就遇上了自家的爹娘,不過看著夫妻兩身上穿的印花紋細棉衣衫,倒是確定了,他們真的過的不錯消息,或許真的是在大戶人家做管事呢.

想起兩個人的身份,春梨忍了又忍,這才沒有把趙大妹的手給甩出去.微微垂下頭,眼角跟兩個妹妹對視一眼,這可是個好機會.

抬頭的瞬間,眼眶已經紅了,"娘?您真的是我們的娘?"聲音顫巍巍的,春梨看著趙大妹的眼神有些怯怯的,還偷偷的側了下身子,偷偷瞄了李才一眼,又快速的收回了目光盯著眼前的趙大妹,那時不時就要轉一下李才的眼睛,似乎想看又不想看.

趙大妹可不管春梨是什麼眼神,開心而又急切的應了一聲,"哎喲,好閨女."嘿,她還以為要認為這幾個孩子,還要費上她一番的功夫呢.他都已經准備好就是撒潑,也要把三個女娃子給拖回鎮上去呢.

李才也很是高興的看著三個嬌滴滴的女兒,看著三姐妹的目光尤其閃亮,心里頭閃現大魚大肉在向他飛來.當初一看見老太婆身後的三姐姐兒的時候,他原本就想去打聽是不是他那三個女兒的,但是奈何第二天管家發作,毫無緣由的在王少爺面前斥了他一頓.罰了他不少銀子不說,到手的好差事轉眼就飛了,氣得他肝疼胃疼,那是好幾天都上火.府里可老不少人在看他的笑話.

老爺最喜歡嬌滴滴的小姑娘,府上可有不少人把自家的閨女給送上去,都得了不少的好處,當時他就後悔著怎麼自己就沒個合適的女兒.現在?看著三個水靈靈的閨女,特別是二女兒,長的那叫一個嬌媚,比起老爺的最好看的20夫人都要好看.哼,等他把女兒帶進府里,只要被老爺給瞧上了,到時候看誰還敢笑話他.

到時候乖女兒再生個兒子,那王家的家大業大,可不就是他老李的了麼.

這下可好,一個想著把女兒送給少爺,一個更絕想送給少爺他爹,不過不管怎麼打算,最終為的也不過是錢.不過春梨春香春曉,會讓自家極品爹娘如意?要知道她們對于無辜的奶奶都能夠怨恨上,就別說是親自把她們當豬給賣了的爹娘了.

上山的文欣可不知道三姐妹已經遭遇了極品爹媽,她此時正很嗨皮的坐在大叔的肩膀上,享受一覽眾山小的恰意呢!都說站得高看的遠,這句話果然沒有錯,坐在大叔的肩膀上,文欣可是很眼尖的看見好幾只亂串的肥兔子.

到了目的地,大叔就把文欣放了下來,跟著來的五個大叔,文欣不認識,不過都是村里的人,大叔果然是讓他們去挖樹,而自己准備就在附近打幾只兔子什麼的.而文欣呢,她也就在附近挖挖已經認識的普通草藥.

這附近正好有孫孝泉他們弄的一個比較小的陷進,因為最近他們也忙著幫忙造房子,所以這山上就沒有時間上來,文欣這也正好去看看.

五個大叔正分散了,去挖莫大叔看中的幾顆桃樹,一顆板栗和一顆柿子樹,莫大叔又去了附近打野外去了,所以便沒有人注意到文欣的動作,這個范圍大型的野獸很少在這里走動,大家又離得不是很遠,要是有突發狀況,一喊大家都能集中,也就不怎麼擔心.

文欣走到小陷阱的地方,見遮蔽陷進的樹葉已經掉下去了,就猜到陷阱里有東西,小心的走進,探頭一看,嘿,一只肥兔子,還是一只懷了崽大著肚子的母兔子,要問文欣為什麼知道,白眼一翻,以前養過唄.

幸好這個陷進不深,這兔子掉下去才沒有摔傷,不過它也跳不出來就是了,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落網的,雖然看起來沒有精神,但好歹還活著.文欣四處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到自己,于是小心的滑下了陷進,快速的把這兔子丟到了空間,就跳出了陷進.

恩,它的空間總算有個外來客了.還是個懷崽子的母兔子,也不用想著去弄一只公的配對了,這兔子的繁衍能力可堪比老鼠,相信過不了多久,空間森林就會有很多兔子到處跑了.

爬出了陷進,文欣仰頭看著樹上完全不擔心被人當成獵物,還唧唧喳喳刷存在感的鳥兒,考慮著她爬樹掏鳥窩的可能性.雖然她最最迫切想要一只鸚鵡,但是在這東西還沒有影兒的情況下,這森林的鳥兒也是不錯的選擇.

可是,看著那粗壯的大叔,文欣搖搖頭,還是讓大叔上樹靠譜,她能爬的也就是村里矮山坡上的歪脖子樹,可不是這浩瀚森林的粗壯老樹,就是它有再多的枝杈,她這個矮個子也夠不上.

咦,話說她的套子是最容易套住鳥兒的,她之前咋就沒有想著把套來的鳥兒放空間去?之前幾年,套住的鳥兒可不是麼有,第一次可不就弄來了一個鷓鴣麼,還被她送給了小*.文欣猛一怕腦袋,我去,太蠢了.

"小丫頭,你站這兒做什麼呢?"就在文欣深刻反省的時候,去大獵物的莫大叔回來了,手上提著已經over了的兩只大肥兔子,我去還有一條大蟒蛇,文欣迅速敗退,離得大叔遠遠的.

莫大叔順著文欣畏懼的眼神看去,喲,原來小丫頭害怕蛇呢.

"放心,這蛇已經死了,不會咬到你的."

我去,她當然看見它是死了的好不,但是就算是死了的,那也很嚇人好伐,文欣小眼睛一瓢,雞皮疙瘩更是不要命的往皮膚外面跑.這比她小腿還粗的大蟒蛇,大叔到底是哪兒找出來的.那不成他捅了那家伙的窩?

文欣腿肚子直打顫,"大,大叔,你可別過來哈.呵,呵呵,我去找木大叔他們去."媽媽咪呀,木大叔救命,她再也不做莫大叔肩膀了.嚶嚶嬰,原來大叔才是最牛逼的!

看著文欣眼睛都不敢往他這兒瓢,奪命而逃,莫大叔搖頭失笑,看來小丫頭受刺激不小,再看看被自己掛在脖子上的蛇,莫大叔表示無辜,怎麼看都一點兒不可怕啊,這肥蛇可是絕美的佳肴啊,以前他想吃還吃不到呢.更何況他拖回來的還是個死的.默,大叔難不成你還想抓個活的回來做寵物?

到底因為莫大叔身上的大蛇,文欣想要讓莫大叔抓鳥兒的計劃就流產了,連莫大叔說帶她去搗狐狸窩,她都興致缺缺.不過莫大叔也沒有找准狐狸窩,倒是毀了一個黃鼠狼窩.這個壞東西文欣可不感冒,放空間讓它們去禍害她的雞麼?其他人也對黃鼠狼不感興趣,這東西肉是臭的,沒人會殺來吃.

回去的時候,大家伙看著莫大叔身上的大蛇,也是一臉的驚懼,不過他們這些住在農村的,三面環山的也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大蛇,倒也不是害怕,所以他們驚詫的其實是莫大叔的武力值.他們見過這樣的大蛇,可不代表他們也能打死這樣的大蛇.這東西,他們見了只有跑的份.

中午的大餐理所當然的加了一道黃豆蛇羹湯,那真的是滿滿的一鍋,而且這大蛇還只用了一半,蛇皮被大叔完整的剝了下來,蛇膽也在文欣膛目結舌下生吞了下去.另一半蛇肉,莫大叔大方的讓來干活的鄉親,一家分上一點晚上加餐去了.

相處了那麼些天,眾人對于莫大叔的陌生感早已經消去,並且因為莫大叔,這段日子他們可是吃上了好些肉,雖然是來干活的,但是每個人都感覺自己的腰胖了一圈.

而且莫大叔大方,每次上山獵到的野味,多余的他也不會拿去賣,除了為了感謝村長,而送去的整只野味,其余的都讓文奶奶給煮了,除了工人們中午管夠,剩下的就專門讓大家一人一碗裝了回去,給家里的孩子吃.哪里還會對莫大叔生嫌隙,疏離.

雖然才短短的時間相處,但是大家伙也知道莫大叔面癱下的熱心,知道他並不在意那麼一點野味,所以對于把蛇肉分給他們一些,眾人也都笑笑不客氣的收了.當然介紹來做事兒的人品都是過得去的,不會有人覺得莫大叔大方好占便宜.人給多少他們拿多少,看見別人分的比自己多,也不會說什麼.對于莫大叔的好意也記在心里,干活卻更加的賣力的,致力于讓這個小伙子快些住上自己的新房子.

孫家屯.

三姐妹和李家夫妻"深情"探討了許久,最後春梨表態她們還要奶奶家吧東西整理好,李才也表示他們也得先去府上交代一番,到時候接三姐妹過來的時候就比較順利.

于是當下李家夫妻趕回了鎮上,而三姐妹也回轉山海村,對于她們中午沒有回去吃飯不在家的事情,她們沒有絲毫的想法,當然文欣去送飯發現三姐妹其實不在家,也不會有任何的想法,更不會去告訴奶奶.

文欣進屋看過,三姐妹的衣服什麼都還在,所以她們遲早還會回來的,既然不是離開了,那她有什麼好擔心的.自然文欣從山上下來,也不會認為三姐妹不知死活的跑山上玩耍去,大概也猜到三姐妹可能是去打探消息了.

之前還納悶,怎麼三姐妹明顯不想留在山海村,怎麼都沒有絲毫的動作,原來今天就行動去了,看來還是她太不淡定了.

三姐妹是傍晚的時候回來的,因為中午的時候太陽太大,所以三人坐在槐樹下躲太陽,直到,沒有那麼曬的時候才往回走,之前沒有想到午飯前會回不來,所以現在三個姐妹都餓的前胸貼後背,這才一回來,也顧不得渾身黏膩膩的汗,進了房間就想去地窖煮蛋吃.

沒成想文欣中午送過來的飯,並沒有拿出去,而是直接放在了房間里,飯菜雖然冷了,卻依舊散發著香味,特別是其中的肉菜,頓時三人肚子都直打鼓.也顧不上說要去熱一熱,三人就端起冷飯配著冷菜狼吞虎咽的吃起來.

晚上的時候,三姐妹照常的出來吃飯,因為有了大叔明里暗里的幫襯,以及文欣的作弊,家里的晚餐也豐富了很多,肉菜不少素菜那更是不缺,所以三個姐妹也不嫌棄了,安靜的吃飯.

文欣沒有從三姐妹的臉上看出些什麼,所以不知道三姐妹今天一天出去有什麼收獲,當然她是不知道她以為的一天在外忙碌打探消息,其實三姐妹遭遇上了極品爹娘分分鍾就商量好了,而其余的時間一個是浪費在路上,一個就是在大樹下躲涼去了.

不過文欣想或許等大叔的房子做好,她這邊就能修建了,她現在或許也應該計劃計劃去設計自己未來的家了,之前這個問題在三姐妹回來之前就已經想過了,她考慮進了三姐妹,也考慮到了幾個姑姑和舅公.

現在三姐妹已經被她拍飛出去了,奶奶的想法是想要把唯一的舅公接過來,跟她們住一起,至于姑姑就算不是遷過來,找到了的話時常走動也是要的,這客房自然也要准備好.

所以最初的時候,文欣設計的是一進二層的院子,東西兩間主屋,奶奶和舅公的各一間,中間就作為客廳,飯廳和廚房和澡房一體,東西廂房各三間住房,東邊三間三姐妹各一間,西邊的三間不知道舅公有沒有成家,有沒有小孩.

還有側邊要間放農具的耳房,放柴火的柴房.樓上是三間住房,一間她住,其余兩間客房.還要一間用作倉庫,一間備用.菜園子那邊挖一個沼氣池,上面建牲棚和茅房,這個工程大還必須全部砌磚,估計花錢不小.還有自家院子的圍牆,自然也要弄青磚的.

現在把三姐妹排除在外,文欣就想把西廂三間客房做成兩間大客房,里面多放幾張床,到時候要是姑姑家舉家來探親,就能夠住一起,西邊不變,樓上同樣不變.

莫大叔的房子總體加起來,還不到一百兩,她現在身上好幾百兩,足夠她一體到位,還能把牲畜也給買齊.

她已經從莫大叔那里得知,自家大姑姑和二姑姑過的似乎不怎麼好,聽說很窮日子苦,就是還沒有打聽到一家子人品如何,還有小姑姑和舅公還沒有消息,小姑姑說是一家人僑居了,而舅公就是太遠了,所以還沒有打聽到消息,不過估計也快了.

文欣自己在空間的房間里,拿著紙筆寫寫畫畫,偶爾還掐指算算.當然她並不會化設計圖,不過就是畫一個框就當成是自家宅院,在這個框里面若干個小框,哪里被區分是要建造的是什麼,至于規劃大小什麼的,青睞的師傅是做什麼的?

在文欣的左手邊,是一本月曆紙,紙上畫的自然是一副江南水鄉的紅磚瓦房,當然這張紙她是不讓堂而皇之的拿出去的,不過雖然文欣不回去化設計圖,但是這畫畫特別還是看圖描畫,她還是自詡很厲害的.

當然那也不過是形似而神不似,那些比例神馬的更是浮云,文欣也不需要考慮這個,只要師傅能夠看懂花,知道她要建造一個怎麼樣的房子就成了.比例規格布置自然就全權交給師傅了.

為了防止自己被懷疑,文欣可不敢拿空間超白畫紙和素描簿,而是拿來自己上次買來的草紙,用燒完了的木炭畫得圖紙.

做完這個事情,文欣伸了伸懶腰,折疊好畫紙放在一邊,又把月曆紙放好,這才又去處理已經被拔了雞皮的雞肉.

為了讓奶奶多吃些雞肉補補身子,文欣那是想盡了辦法,除了明面上的雞肉,文欣還把雞肉撕成一絲絲的肉絲,然後用針挑空小芹菜,把雞絲塞進去,這完全是一個折磨人的活計,但文欣還是堅持了下去.

芹菜的味道重,雞肉被撕成那麼細小,肉味就被芹菜的味道蓋住,所以這樣炒出來的芹菜,奶奶不細看的話,完全注意不到里面的乾坤.

還有雞湯,雞湯雖然有其獨特的香味,但是它的味道比較清淡,如果雞湯用來煮香菇淮山,香菇香濃的味道也可能微微蓋住雞湯的肉香.或者像火鍋一樣,雞湯作為底料,加各種營養蔬菜去煮,那絕對就吃不出原滋原味的雞湯了.

文欣就是利用空間的各種蔬菜,來給奶奶弄大雜燴補湯,當然端出來的不可能是清湯,每次都會留下菜園子里有的各種蔬菜.好在奶奶這段時間忙,所以晚上的飯都是她做的,這才沒有被發現問題,而三姐妹麼,她們愛吃的向來就是各種明晃晃的肉菜,至于飄著綠菜葉子的湯水,以及素炒青菜,她們完全就是不屑動筷子的.蠢貨,這才是好東西啊.

即使文欣每天都很努力的在空間掏啊掏,這每天的芹菜也弄的不是很多,她並不是大廚,也不是營養師,會做的也只是一般的家常小菜.這把肉做成不是肉,做成沒肉肉香又富含營養的菜,著實很為難.為此,腦細胞不知道死光多少,難怪最近頭皮屑增多了,苦惱啊.

魚湯也是很有營養的,不過現在大家都沒有時間下河抓魚,她也不可能憑空的變出魚來.奶奶這幾年過的辛苦,這吃的不好,沒有營養有時候還吃不飽或者直接餓肚子,所以這胃肯定是傷到了的.

文欣現在要做的不單單是給奶奶補身子,最主要的還是要給奶奶養胃,雖然也不怎麼在行,不過前世她自己有胃病,所以也上網查過什麼食物養胃,她只要照著那些來弄,就算效果不怎麼明顯,時間長了也該有效果的.

原本早餐文欣想給奶奶煮八寶粥,雖然大部分的東西現實沒有,空間有她也不能拿出來,但是花生,紅綠豆,糯米這幾樣還是很容易弄到的,村里就能換到,可惜平常能用大米煮粥就已經奢侈,奶奶更不會為了煮一口粥就浪費那麼多食材.文欣也只能作罷.

家里面沒有石磨,不然還能弄豆漿豆花吃,石磨也是文欣渴望的東西,都是在她置辦的東西列表里面.

不過文欣最想要的還是奶,因為這個東西她現在沒有所以最想要.牛奶即是非常有營養也是非常養胃的好東西,可惜這個現在她沒有這個東西,這個地方也沒有人賣牛奶的,所以文欣真的很迫切能養一頭奶牛,或者羊.羊奶的營養價值比牛奶更高.

以前看到的最養胃的主食是面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這個地方主食是大米,面粉是一個精貴的東西,想吃上面條,還需要一段不短的鋪墊,放下.

紅薯南瓜養胃,家里也多得是,經不住這東西也不能當飯吃,吃了那麼多年,文欣是不會選這個東西給奶奶養胃的,所以直接放棄這個東西.

不管怎麼弄這些吃食,有一句話文欣是一直記在心里的,那就是虛不受補,奶奶的身子虛不虛她不知道,但弱,差確是真的,補是一定的,但文欣也知道得慢慢來,所以文欣才沒有亂來,說是把空間的大補藥材煮來偷偷給奶奶喝.

次日醒來,奶奶已經出門了,沒想到今天居然睡過了頭,不知道三姐妹現在有沒有去廚房照例拿她們的雞湯,文欣不敢耽擱,快速起來,把東西送到廚房,好在她都是事先准備好了的,不需要她每天都忙綠.不管三姐妹有沒有來拿過,文欣就直接溫在鍋上,刷完牙洗完臉就也出去了.

今天她想吃紅燒茄子,還有紅燒魚,所以文欣決定拿魚竿去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釣一條魚上來,哪怕是巴掌大的小魚,來幾條也不錯啊!文欣砸吧著觜,乘著早上微涼的風,悠哉悠哉的去了河的上邊水比較深,比較濁一點的地方.

從空間拿出一點糠出來,拌了水團成團丟進水里,文欣又糠拌的飯團做餌,坐在河邊開始穩坐釣魚台.

說到這個糠,文欣就自豪了,雖然水田弄的還不是很多,但是從第一茬水稻下去,到現在她已經收了兩茬水稻了,第三茬今天晚上也能收獲了.文欣沒有碾米機也沒有石碾,但是她空間萬能精神力的強度卻強大了不少,所以這給谷脫殼雖然麻煩,但是堅持著,也能一次弄個幾小把.咳咳,是的只有幾小把.

所以現在拿出來的糠自然是文欣用精神力試驗脫殼的產物,也就只有那麼一點點,唉,這精神力要是在空間外面也能用就好了,那她不是能做不少的事情了?可惜,這只能在文欣小身板做不了事情,無奈時yy下而已.

有了糠的引誘和重量級的餌料,這水里面的魚果然對文欣的魚鉤很感冒,這不才沒一會兒呢,文欣都還沒來得及走神,這手上就是一沉,只見漂在水面上的線快速的沉到水里,很快就變成了直線朝著一個地方伸展而去,還等什麼,拉喲喂!

為了不讓魚脫鉤,文欣手上的動作是一點都不慢,直接快速的拉起魚竿朝著身後甩,文欣心里不住的得意今天運氣真不錯,不過等看到魚鉤上勾的是什麼的時候,文欣臉都黑了.

我靠,誰能告訴她,昨天才吃了蛇羹,今個兒一大早的怎麼就送一條蛇親戚給她,她不要好麼?還有誰能告訴她,泥鰍吃糠飯麼?泥鰍不是吃泥巴的麼,泥鰍不是藏在淤泥里面的鑽來鑽去的麼.我去,泥鰍你妹的是怎麼游上來來咬鉤的!

文欣不禁恨恨的抖啊抖,想要把這該死的肥泥鰍抖下魚鉤去,但這泥鰍好像真咬的挺狠,一直堅挺的呆在魚鉤上.最後文欣也只能無奈把這死泥鰍拽下來,好在她害怕的只是它的親戚蛇,不怕它,不然她還真有可能把魚竿也給扔河里去.

哼,別以為你長的像你親戚,又不是我期待的大肥魚,姐就會把你放了,小樣讓你不知死活的吃米飯.文欣臉色早已淡定的把拽下來的泥鰍丟進空間的廚房.據說泥鰍營養價值蠻高,晚上把它燉了給奶奶吃.

文欣再次給魚鉤上餌,接著鎮定的釣魚.紅燒魚啊紅燒魚,文欣對著河水露出渴望的目光.恩,今天一定要釣來魚,大魚小魚無所謂啊無所謂.

許是文欣的意念太強烈了,不一會兒又有魚咬鉤了,文欣的定力足夠,等到覺得差不多了,就快很准的把魚竿拉起來.別說,她今天的運氣還真的是很不錯的,一條紅尾巴不小的鯉魚在半空中甩來甩去.文欣頓時笑花了眼,半盤子紅燒魚到手了.

文欣沒有忘記自己的早飯還沒有做,所以她並沒有在河邊呆多久,不過就是這樣半個小時後之後,文欣也手提一大一小兩條魚蹦蹦噠噠的回家了.

今天的早飯很簡單,是白菜粥,文欣給煮了兩個咸蛋做配菜,也吃的飽飽的.吃完早飯洗碗之後,奶奶罕見的叫住了文欣.

"妞妞,你春花嬸嬸昨晚上生了個大胖小子,奶奶沒有時間親自過去給添禮,你上午去給你春花嬸嬸送20個雞蛋過去."奶奶邊洗碗便跟文欣說道.

呀,總算是生了呀!這都推遲了七八天了,之前預產期的時候她去給送了雞蛋,哪知幾天都沒有動靜,可把關系好的幾個都給急的,現在終于生了,這下大家的心也能放下來了.而且還是個大胖小子,這下春花嬸嬸不擔心了吧!

春花是新媳婦,嫁過來那麼久肚子都沒動靜,也挺著急.好不容易懷上了,古代都注重傳承所以重男輕女,好幾次見到春花嬸嬸,都見她心事重重的樣子,現在生了就好了吧.看來涉及到子嗣的問題,在開朗隨性的媳婦子都擔心.

文欣歡快的應了一聲,"誒,奶奶我一會兒就去!"恩,春花嬸嬸出月的時候的禮也要准備好了.

自從上次說了發現一個在扇我上生蛋的雞,文欣就在她和奶奶的房間里面放了一個小壇子,然後每天就往壇子里面放一個雞蛋,現在在去送雞蛋,她也用不著在找一個借口了.

送雞蛋的路上文欣遇到了二狗子帶著小*,二狗子手上同樣提著一個菜籃子,想來也是受到趙嬸嬸的派遣了,看來家長們都挺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