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奶奶發飆
"妞妞,你給姐姐的飯菜送進去,她們沒有為難你吧?"文欣一進廚房,文奶奶就問文欣.她還記著剛回來時三個丫頭對她妞妞的態度了,要不是廚房實在忙,她都不會同意讓妞妞去給她們送飯.

"嘻嘻,奶奶姐姐們很好的,怎麼會為難妞妞呀!"文欣進了廚房放下飯盒子,幫奶奶一起把飯菜端到院子里去,廚房太小了可坐不下那麼多的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面交代過,原本以為今天一定會過來的小伙伴們,都沒有來,文欣倒是有些失望.

吃飯的桌子是福子半上午的時候給送過來的,由村長大伯家和王爺爺家的方桌拼成的長桌,雖然十幾個人還是不夠坐,但是沒有人在意,桌子能放下才就成,站著吃也是可以的.

中午飯自然是熱鬧的,每個人看到桌上豐盛的菜,眼睛都冒了綠光,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哄亂,足以見大家的素質.

吃飯沒什麼好說的,吃完中午飯,還不待休息一下,眾人又扛著工具忙上了,文奶奶收拾好了碗筷,也到了對岸去幫忙了,因為請來的師傅居然跟著送青磚的隊伍來了,師傅看了地方之後,就劃分了房屋的格局,所以這個時候大家都忙了起來.

吃完飯不久,小伙伴們就在二狗子的帶領下來了文欣家,文欣想起早上跟莫大叔商量的煮鹽的事情,于是就讓兩兩帶一個罐子,朝著海灘進發了.路過對岸的時候,家長們還以為他們一伙兒是去撿蝦子的,對于她們手拿瓦罐居然沒有奇怪.

"妞妞,咱拿著罐子到海邊作甚?"難不成是去弄椰子汁?二狗子想到的唯有這個.

"嘻嘻,這你們就不知道了吧!"文欣站在即使穿著鞋,也能燙著腳底板的沙灘上,朝著小伙伴們勾勾手指頭,等大家伙都好奇的靠近之後,文欣這才說,"你們還記得以前我說過的,這海水能煮出鹽來吃不?"

不等文欣把話說完,二狗子就急了,"啥?煮還海水?妞妞,這海水里面的鹽巴有毒的,你咋想煮海水呢,不成不成,咱快回去!"

文欣翻了一個白眼,"停停停,能把我的話聽完不,哼,誰說這個鹽不能吃來著,那些吃死的人,都是沒有把鹽洗乾淨,叔叔和莫大叔都說了,這鹽是可以吃的,莫大叔早上還跟我說,外面就有人吃這個鹽呢!不然我怎麼就敢來煮海水呢!"

覷了眾人一眼,文欣面帶得意之色,"哼,你們不知道了吧,可是莫大叔同意讓我來煮鹽的,大叔說了,要是我煮的鹽多了,他就幫忙拿去買銀子.咱們可是好朋友,所以我才讓你們一起來,別人我還不說呢!"

"你們難道不知道外面的鹽有多貴?大叔說了,咱吃的鹽還是最差的呢,吃多了身體不好,這個海水煮出來的鹽,要是多煮幾遍,弄乾淨,比外面賣的鹽還好呢!就是賣不了錢,咱還可以自己吃,也省了買鹽的錢,你們也知道我家的情況,現在姐姐也回來了,家里哪兒都要用錢,我是一定要煮鹽賣的,你們要是不敢,我可不管你們."

說著文欣就提著瓦罐,轉身要去裝海水了,剛走了兩步,文欣又轉頭說,"剛才我跟你們說的可是屬于我們的秘密,你們可不許跟別人說我賣海鹽的事情,就是你們的爹娘也不許說.莫大叔說了,這鹽可是有權有勢的人把持的,要是被那些大人物知道了咱偷偷賣鹽,說不定就要坐牢呢!咱要偷偷的賣,等真的賣了錢的時候你們在跟叔叔嬸嬸說."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這些孩子們,頓時臉色就變得慘白,坐牢在他們的心里,那可是比天塌了還大的大事兒,沒想到居然還有那麼嚴重的後果,二狗子張了張嘴,就又要說話了,不過被文欣一個威逼的眼神止住了.

"看把你們嚇得,放心好了,這又不是犯法的事情,不過是因為那些商人…算了這個事情說了你們也不懂,你們只要知道,不要說出去,咱就能賺錢過好日子就行了.難道你們都不想吃好吃的,穿好看的衣服,不想去上學堂,不想去考功名,做大官?就是這些都不想,你們總不會想以後都娶不到媳婦兒吧!"

讀書,這是每一個農村孩子都羨慕,都渴望的事情,但即使這樣,文欣也注意到,雖然說道讀書的時候男孩子們眼睛都一亮,但是說道未來娶不上媳婦兒,這眼睛都要冒狼光了.

文欣望天,不知道是不是該感歎,古代的孩子太早熟.

文欣也不在說什麼了,直接提著屬于她的小瓦罐,去到有樹蔭的地方,裝了半滿的海水,然後在沙灘上,直接用沙子以及在背後的山坡上撿了一些大小合適的石塊,堆了一個夠結實灶台,這事情前世小時候過家家的時候經常玩,也是很熟練的.

柴火是直接撿的山上干枯的樹枝,當然打火石她是沒有帶的,用的是快報廢的打火機,一伙小孩子,注意點就不會被發現.一罐子海水,才能煮出一小撮鹽,還不知道要煮多少呢!恩,得抓緊時間.

一下午的時間,文欣跟小伙伴們就耗在了海灘上,這里可沒有淡水,所以所有的海水文欣直接煮一便,煮出來的鹽先放在一邊,等著量多的時候,在集中一起用淡水煮細鹽.

一眾小伙伴們的成果都差不多,但是因為之前文欣有交代,這個事情還得保密,等真正的賣了錢以後,才能跟家長們說,于是小伙伴們一致的決定,這些粗鹽都先放在文欣這里.文欣自然沒有異議.

直到太陽下到海平面的時候,文欣這才帶著一眾人收拾東西准備回家,走之前,文欣來回三次,去確定大家挖的火堆有沒有熄滅,這里雖然是海灘,但是也背靠青山,引起火災那事情就大發了.

這個事情,文欣心里可是有陰影,小時候有一次過家家,她們跑到了菜園子靠山的一個角落點火炒菜玩,小火苗雖然不大,但是不經意一陣風過,就把這小火苗給吹到山壁上掉落下的干松葉,那火騰地一下就串了上去.眨眼間就點燃了松樹,接著迅速蔓延,文欣都呆了,那里根本就不靠水源,而且沒有及時反映,沒來得及撲火.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火已經燒了一大片了,所有小伙伴們一哄而散.

大火整整燒了半下午,燒起來的時候附近家的大人都不在,等有人發現的時候,那一座山已經燒光了,及時趕回來的大人,及時的弄出了一條隔離帶,這才沒有讓火勢往別處蔓延.如果在燒下去,接下來就是依山而建的文欣她家,以及父親最好的朋友的家.

小伙伴們各個嚇得要死,沒不敢說這火是她們自己玩起來的,就是文欣也沉默不語.誰都知道這要是說出來,那絕對就不是一頓胖揍完事兒的.

那天那漫天的火光,噼里啪啦的聲響,滿天飛舞像雪花一樣落下的灰燼,直到現在文欣還惶恐的記憶著.所以即使她清楚自己等人的火堆,距離青山較遠,附近的地方也被她澆透了海水.就是離開的時候,那熄滅的火堆,也是直接焦了海水,確定了沒有一絲的溫度.文欣還是老年癡呆般,回頭查看了一遍又一遍,這才放心的離開.

回去路過莫大叔宅基地,那些干活的叔嬸居然還沒有回去,文欣跟小伙伴們同大家打了一個招呼,就各回各家了.

文奶奶下午去干活了,就是現在也還在搬磚,所以理所當然晚上的時候便是由文欣做飯.坐在灶台前的矮凳上,看著那跳躍的火苗,文欣眼中幽光閃過.

飯菜已經煮好了,現在鍋上的是洗澡水,只見文欣嘴角一勾,下一刻,文欣頓時傾身伸出白淨的小手掌,伸向了下層過濾灰燼的堂口,兩只小手就往漆黑的壁上一抹,頓時之前白白淨淨的小手,就烏漆墨黑了.

看著黑乎乎的小手,文欣瘋了般的嘿嘿直笑,昏暗的夕陽透過空隙照在她巴掌大的小臉上,有些直愣愣的透出些詭異.

文欣是真的瘋了麼?哦不不不怎麼可能?

小樣別以為中午她笑呵呵的就以為她忘記了早上的事情,敢惹奶奶生氣,敢跟奶奶沖突.哼,看她怎麼惡心死你們.拾掇好灶里面的木柴,文欣便起身准備去叫還呆在屋子,不知道在睡覺還是在干別的三個女人.

"姐姐,開門吃飯啦!"文欣大力的拍著們,她可是一點都不在意,里面的人是不是會被她突然給嚇到,反正是怎麼鬧人怎麼來.

們很快就打開了,這次不是春曉,而是春梨.看著小個子的文欣,春梨眼底是掩飾不住的嫌惡.文欣的臉上也在剛剛被她抹上了黑灰,衣服也刻意的弄亂了,所以現在文欣看起來就是一個髒猴子.

"大姐,你們出來啦!"文欣見著春梨仿佛十分的高興,伸出黑乎乎的爪子,就在春梨沒有反應下,快速的抓住了她的手.

春梨只見一只不能看的黑手伸向她,突兀的抓上了她的手,她潔白嫩滑的手心手背,頓時一塊一塊的烏斑,就像是長了什麼丑東西.

在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春梨抬手一揮,滿臉嫌棄和驚嚇,高聲尖叫,"啊,走開,怎麼那麼髒!"

文欣也是被春梨弄了一個無措,她完全沒有想到春梨會有那麼大的反應,就她這個小身板,被春梨大力的一掀,立馬蹌踉後退,跌倒在地.

"春梨,你在做什麼?"

院門一聲高呵,文奶奶的身影出現在院子里,親眼看著自家乖孫女兒,被掀到在地,文奶奶氣不打一處來,快跑向前,把文欣給抱了起來,從來都是好脾氣的文奶奶,第一次犀利的看向了春梨.

春梨被文奶奶仿佛要吃人的眼神,看的頓時全身僵硬,滿臉呆滯,抬起的手都沒有來得及放下,結巴道:"我,我…"

文奶奶這個時候卻什麼都不管了,"你什麼你,這是做姐姐的應該做的?妞妞有哪里做錯了,你這樣大力的推倒她?她才那麼小,這後面要是有個什麼,你想過後果沒有?你這麼大一個人,還胡亂的發脾氣.你妹妹要親近你,你這個親姐姐還嫌棄?這個家你們要是不想呆,就給我滾!"給她擺臉色,糟蹋家里的糧食,沒禮貌不著調就算了,這些她都不在意,但是傷害到了她的小寶貝,就是不行.

文奶奶雖然也才回來不久,之前的情況她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文欣高興的想要親近自己的姐姐,她還是看清楚了春梨眼中的嫌惡,揮手的動作,以及那充滿嫌棄的尖叫也給看得清楚聽得明白.

呵斥了春梨,文奶奶這才看向了文欣,"乖妞妞,咋樣摔傷了沒有,哪兒疼跟奶奶說?你這個皮猴子,怎麼給弄的一身烏黑的."

春梨本身就是脾氣不會隱忍的,又見文奶奶對待她和文欣截然不同的態度,這鬧鍾的一根弦"崩"的就斷了,舉起的手,憤恨的往後一甩,聲音尖利的喊道:"哼,你以為這個破落地方我想呆?要不是你個老太婆把我們帶回來,現在我就可能是姨太太,我們三個都會過上好日子.怎麼會在這里睡睡不舒服,吃吃不飽的,還要看你們這些髒死了的泥腿子!"

文奶奶之前隱忍大部分是出于對三個孫女的愧疚,而且三個丫頭離開太久,文奶奶對于三姐妹的了解也只是記憶中的,那可是非常懂事乖巧的.至于現在的還並不是太了解,回來的時候春梨三姐妹為了摳出文奶奶手中的銀子,卻是裝了一段時間.直到手中銀錢見底,從文奶奶手中再也摳不出來的時候,這才露出了自己的嫌惡.文奶奶也才知道,這三個孫女兒學壞了.

但是文奶奶也不可能就因為這樣,就把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孫女兒丟棄,然後自己回來不是,那不是跟春梨她爹娘一樣畜生?所以回來之後她才興起了給他們找好婆家的決定.

她這一輩子,年輕的時候因為家里窮,被媒婆介紹給同樣窮,不需要多少嫁妝銀子的李家,說親之前,她也聽說了李家婆婆的難相處,但是為了養活唯一的弟弟,她還是點頭嫁了.

這一嫁真就到了地獄里面,一連生個三個女兒,本身就不受待見的境地,更加的不受待見,天天被罵,活兒是見天的做不完,唯一的兒子被婆婆抱在身邊養著,見一面都難,兒子不親近就當沒有她這個娘一樣.但是這是她的選擇,是她的未來,所以她隱忍,都說媳婦熬成婆,婆婆也沒個幾年過去了也就過去了.

可女兒被婆婆偷偷的說出去嫁了,她哭過求過反抗過,但是當爹的都點頭,她這個當娘的,沒有娘家撐腰又說得上什麼話.還不是不認也得認?兒子的親事,她照樣說不上話,既然兒子當沒她這個娘,她也就不管了,兒媳婦潑辣,跟婆婆一條心,婆婆死了管家權直接交給了媳婦,她也不在意.因為她還活著,活著就是最大的幸運,她有手有腳,即使缺了家里給的那一口,她照樣能夠活的自在,而且她還要活著去看看自己的女兒,去看看自己唯一的弟弟過活的如何,又怎麼能崩潰?

媳婦是個重男輕女的,她心疼孩子,便把女娃子都養在自己的身邊,也算是一個寄托,可沒成想媳婦是個狠的,慫恿著兒子把親身女兒都賣錢了,她知道後,可真覺得天都塌了.

那麼小小的一個團子,她那麼心疼的養到大大的一個團子,轉眼就被兒子媳婦給賣給了牙子,那是她一生中第一次發火打人,罵的兒子媳婦狗血領頭,打的兒子媳婦滿身血痕,可她還是得不到孫女兒的消息.

這一個結一哽就是那麼多年,直到小妞妞的出生,她才算把重心又放在這個,她見過的嘴省心最乖巧的小孩子身上.

她是那麼急切又期盼的把三個記憶中乖巧的小孫女接回,可是接回來的卻是婆婆和媳婦的小影子,她們還把她可愛的乖寶給大力的推在了地上!

今早上的事情,讓文奶奶完全的從三個孫女的身上看到了自家婆婆以及她們那親娘的影子,這心里,說實話,那是真的是火燒火燎的難受.但就算是這樣,那時卻也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憤怒.

大孫女的話,像是刀劍一樣狠狠的割破了文奶奶的耳朵,她抱著文欣的手劇烈的顫抖著,為了不讓文欣從自己的手中掉下去,文奶奶把文欣放下,抬手"啪"的一聲,一個耳光狠狠的扇在了春梨的臉上.

她很早之前就想這樣了,很早,早到嫁到李家就遭受婆婆的不公平對待,早到婆婆可以的刁難和責打,早到自己的女兒不被待見吃不飽穿不暖最後還被賣,早到自己血緣的兒子被婆婆搶走,教的跟她這個親娘形同陌路.早到媳婦進門,不把她這個婆婆放在眼里,早到每天迎接媳婦的嫌惡的嘴臉,早到婆婆死丈夫死的時候,都像防賊一樣防備著她.早到孫女兒像被垃圾一樣丟棄又被親爹娘硬逼著賣去,早到…很早很早,她就想扇這個巴掌了.

不是她不敢,而是覺得沒意思,可最終,幾十年後的今天,這個巴掌她還是甩了出去,在自己的疼愛了七八年的大孫女臉上.

文奶奶的嘴唇動了動,最後憋出了一句,"滾,你們都給我滾!"她怎麼還會想著,給她們找好人家嫁了,傅大姐說的沒錯,就她們這樣心氣高的,又怎麼會看的上她給找的泥腿子?

真要給說了親,不說自己被怎麼怨恨,這一幫子說和的好朋友,估計都要得罪個光,到時候還指不定怎麼連累她的乖寶妞妞.

文欣心里都快笑開了話,恨不得跳起來鼓掌,跟奶奶比一個贊,但是看著文奶奶微微顫抖的身體,憋紅的臉,文欣卻怎麼都笑不出來,擔憂的上前攙扶住奶奶的手,文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這個老人.

但是她卻不後悔今天故意整春梨,眼前的清醒完全是個意外,還是一個驚喜的意外.這三個姐妹都是不省心的,有了期待期待落空之後的傷心,還不如現在就看清醒的看清,長痛不如短痛,文欣不想奶奶在未來的日子里傷心.

要是讓奶奶知道這三個,是准備把家里的雞鴨吃完,然後完全揮揮衣袖去過好日子,這奶奶不知道會怎麼心痛.奶奶那麼堅強的一個人,這過了之後,應該會很快的恢複才對,畢竟這三個記憶中有些陌生的女孩,奶奶還沒有處出感情來.

最後這頓晚飯,三姐妹沒有吃,文欣和奶奶也同樣沒胃口.看著文奶奶完全沒有想要談話的*,再看之前"砰"的一聲關緊的門,文欣也知道奶奶是因為這幾天的氣積壓到了一個頂點,然後才因為她這件事情爆發出來,定然不可能真的把三姐妹趕出家門的,不然三姐妹沒地兒去,心疼糾結的還是奶奶自己.唉,就是那一看就沒有什麼肚量的三姐妹,不知道會不會做做出什麼事情來.

文欣閉著眼睛裝睡,聽著奶奶輾轉反側,不住的哀聲歎氣的,文欣這心里也膩歪的煩,不行她得做些什麼,不然真不舒服,也不甘心.前世她可從來沒有受過氣,也最見不得自己的親人受氣.雖然她不能真的做出什麼,但是讓她和親人受過委屈的熱門,她向來都是立馬拉到拒絕往來戶的.

哼,但是這里,小小的教訓,不過分吧!

既然奶奶不想讓她知道自己的煩惱,把自己當成小孩子,那她也不想去揭奶奶的傷口,文欣干脆閉眼,精神力沉入空間世界.倉庫的資源經過那麼多年的積累,已經到了一定的程度,看著這些,煩悶的心也愉快了許多.

收獲總能讓人心生喜悅,沉浸在收獲中,文欣很快就忘記了之前的煩惱,等累癱了之後,文欣就在空間里面睡了一覺,醒來之後再出空間,文奶奶已經睡過去了,畢竟干了一下午的重活,加上以往的生物鍾,就算心情再怎麼沉重,身體也如實做出反應.

文欣悄悄的掀開棉被的一角,這個時候外面月亮正高高掛起,照的整個院子都透亮透亮的,文欣不確定這個時候三姐妹是不是已經睡了,不過不管有沒有睡著,都沒有關系,她現在要做的是把空間里面自己做的超級奶油蛋糕,放到三姐妹能看見的地方.

哼,增肥折磨法她是一定不會放棄的,這樣的女人,活該一生都受到折磨,哼!明天一早奶奶起來第一件事情,定然是澆菜園,然後會去對面做事,所以廚房奶奶不會去.這三姐妹麼,那是一定會偷偷吃完早飯的,就像今天早上一樣.

所以文欣直接把剩下的兩個大奶油蛋糕,放在了廚房的菜籃子里了,掛在了進門就能看見的地方,而草莓奶油,文欣全給倒進了最大的海碗里面,直接用一個盤子扣著,就放在了桌子上面.

做完這些,文欣想了想,轉身去了雞窩,哼,奶奶養的雞,可不能在讓那幾個偷偷宰了,她收空間養著去,恩還有鴨子,明天早上她也要趕早把鴨子收進去,奶奶這段時間要忙著莫大叔的事情,沒時間注意雞鴨的事情.

恩,聽說雞湯很容易增肥,她等會兒就去空間殺幾只最肥的雞,煮雞湯去,反正雞湯這個東西,不是燉不是熬的話,雞湯完全能夠要多少有多少.但是為了效果,她還是多殺幾只一起煮.雞肉麼,有倉庫在,完全不但心會壞掉,時間到了再拿出來給奶奶補身子.

決定好了,文欣就愉快的回房間,躺穿上就愉快的磨刀霍霍向空間雞了,正好在空間已經睡足了,現在一點困意都沒有.在空間熬好了雞湯,明天那三姐妹就能吃上,哼,看她多好,春梨把她摔在地上,她都以怨報德,還給她們煮雞湯喝,連奶奶都沒有呢!

看著鍋里面翻滾的雞湯,文欣咬牙切齒,王八羔子的,她辛辛苦苦養了那麼多雞,她自己和奶奶都沒有吃上,就要給三個良心被狗吃了的人吃.唔,不行,明天她要偷渡出兩只雞來,就算是跟大家一起吃,只要奶奶也吃到了,那就沒所謂了.

第二天天剛微微亮文奶奶就起來了,果然如文欣所想,她直接去了後面菜園子,澆了菜之後,就出了們,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對面有沒有人.

文奶奶走後沒有多久,文欣也起來了,刷牙洗臉之後,文欣就進了廚房,她沒有生火,卻把空間里面還滾燙的雞湯,用罐子裝了起來,溫在鍋里面,上面的熱水自然也是空間里面轉移出來的.

一滿灌的雞湯,那油汪汪的雞油就漂了厚厚的一層,自然也是文欣干的.為了防止三姐妹要了雞湯還想找雞肉,這湯里面,文欣可是撕了整整兩只大公雞的雞皮,手撕了很少很少的雞肉,以及一些雞骨頭,還給燉的爛爛的才放進湯里面去的,造成這雞肉完全被燉爛了的假象.

做完這個這些,文欣就去河下游了,她還要去收鴨子呢!

而就在文欣也離開不久,三姐妹緊閉的房門終于打開了,三姐妹魚貫而出,每個人手上都拿了六個雞蛋.

因為昨天的事情,三姐妹都置氣的沒有吃晚飯,這餓了一晚上,肚子早就咕嚕嚕教了,原本昨晚上餓醒的時候她們就像出來找吃的了,但是偏偏那個時候,後山傳來一聲不知名野獸的吼叫,嚇得三姐妹一個都不敢出去.偏偏以前偷偷藏起來的雞肉今天上午被她們吃光了,地窖里面雞蛋鴨蛋是很多,但是卻是生的.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等老太婆走了就想出來的,還沒開門呢,就聽到了小賤人去了廚房.她們可不想死丫頭現在去打小報告,不然指不定那老太婆發狠了,就把地窖剩下的蛋都拿走了.這不等死丫頭腳步遠去,她們從窗戶看見她出了院子,這才開門出來.

春梨恨恨的看著文欣離開的方向,咬了咬貝唇,這才"哼"了一聲招呼剩下兩個姐妹進了廚房.現在手里六個白花花的雞蛋,春梨得意的勾起了嘴角.想讓她們滾?哼,她們是想請來就請來,想趕走就趕走的麼?原本她打算早些離開,放過那死老太婆的,現在麼,晚了,她要把老太婆所有的蛋,所有的雞鴨都吃完才再走.

她來的時候雖然不耐煩,但是這出村的路還是記得的,那牛車不就是在附近那一個村子里面做的麼.至于坐車的時間什麼,這個村子那麼多人,難道她們還問不出來?

沒了這些賴以生存的東西,看那老太婆和那個小賤人怎麼活!春梨原本是想要狠狠的掐拳頭的,但是看著手中的雞蛋,還是忍下來了.不是害怕捏碎雞蛋,而是擔心弄髒了她的衣服.

一腳踩踏進屋子,順著微風吹過來淡淡的甜膩,就讓春梨等人眼睛一亮,很容易就找到了目光,竹籃子一腳冒頭的看著眼熟的東西,可不就是昨天那個小賤人討好她們拿過來的糕點麼!

小賤人居然說是她自己買的,哼看看這是什麼,這整整兩大塊.連她們在大城市都沒有見過的東西,這個東西肯定不便宜,就那個小丫頭,怎麼可能買的起,老太婆也沒有那麼多錢,那應該就是那個丑男人給買的.好樣的,居然敢騙她,偷偷藏藏起來那麼多,果然死老太婆夠偏心,要不是她們那麼早起來發現了,那老太婆是不是還要藏起來?春梨手拿著籃子憤怒的想.

三姐妹其實都聞到了味道,卻眼巴巴的看著自家大姐快了她們一步把籃子拿在手中,不過很快,春香和春香也分別發現了目標.春香看到了被盤子扣著的奶油草莓,而春曉卻眼尖的看到了鍋里冒著熱氣,進而發現了鍋上的瓦罐,打開一看,頓時香味撲鼻.好在這雞湯上面太過厚的雞油,這香味才飄不了多遠.但是春曉卻是不敢隱瞞的,如果散養東西她都想吃的話,就不能隱瞞,而且也沒辦法隱瞞.

春香也同樣是一個想法,"大姐,你看!"春香和春曉同時出聲把春梨叫了過去.

看著濃郁的雞湯,以及從來都沒有見過的兩種糕點,春梨把純奶油家草莓也當成了另一種糕點.春梨三姐妹同時的皺起了眉頭,春香和春曉都想到之前春梨想的那般去了.三姐妹同時肯定的認為,這些東西都是文奶奶偷偷給文欣弄的,不然怎麼可能那麼早.

要她們相信昨天才叫她們滾的人,第二天天不亮就准備了好吃的,她們可不信,倒是那個小賤人昨天不是摔倒了,那個老太婆可心疼.越這樣想三個人越覺得,這就是真相.

"哼,都拿回房間去."既然你們不仁,那就別怪我們不義了.

文欣可不知道三個姐妹居然想了那麼多,不過她准備的東西都讓她們拿走了,文欣倒是樂于見到.

回了房間之後,春梨想起了什麼,轉身又對春曉說,"春曉,你去,把那些雞蛋也都煮了,對了多帶幾個去,咱上午,下午可都沒有吃的,這中午晚上也還不知道能不能吃上飯呢!咱們得多准備一些.春香你去廚房拿碗筷過來,也順便幫春曉那些雞蛋去."

春香和春曉一瞬間都有些不滿意,心里暗道,怎麼不是你自己去,什麼都要我們去做.但是最後春香和春曉還是不得不按照大姐春梨的話去做.春香是覺得,大姐即使在房間但是這也沒有工具,應該會等著她拿來碗筷.而春香想的卻是,現在還不是和姐姐們撕臉的時候,鍋里那水還是熱的,她只要加把火,就能很快回來,也不差這個一點時間,所以也按照春梨的話去做了.

不過讓春曉不明所以的是,她走到灶前,那灶卻是冷的,就像一晚上都沒有起火,但是偏偏這鍋上卻是滾燙燙的熱水,一時間想不明白,心里又惦記著房間里的吃食,春曉快速的燒好火,也火急火燎的回了房間了.

文欣遠遠的就看見自家的廚房的炊煙起來了,就知道是三姐妹不知道又在弄什麼了,想來煮雞蛋的可能更大些,因為她們已經有雞湯和蛋糕了,所以不可能是煮粥,不是煮粥,那其他的就更加的不可能了.而雞蛋鴨蛋卻是在她們房間的地窖里面的.

唉,這雞蛋她也不想便宜她們,可惜這三個人是一刻都不離開房間,她想偷偷進去都沒辦法,早知道她們住進去之後那麼難搞,她當初收那些布料的時候,就應該把倉庫清空去.奶奶要是問起,她可以直接說是拿出去賣了,到時候還能直接給奶奶銀子呢!失策啊失策.

不過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讓她們吃唄,這雞蛋吃多了也是很容易肥胖的,國外不是有很多,每天多吃一個雞蛋,就胖成健康威脅的麼.吃光了,她就用空間的補,只要那三個身材走樣,她就高興.一點雞蛋算什麼.

三個村姑而已,當什麼自己是高門小姐?還想去做小三,小四?活該嫁給她們口中的泥腿子,痛苦死她們去.撇了撇嘴,文欣對于自家的炊煙視而不見,這個時候那三個肯定是不願意被她發現什麼的,既然回不了家,她去空間玩玩好了.她的水田可還是不多,得繼續努力才成.

她記得今天大叔要去鎮上,原本是賣豬肉的,不過村長大叔介紹了村家屯每隔兩天會有賣之後,這肉也不需要老遠奔波特意去鎮上帶回來了.莫大叔這次去鎮上,主要還是要置辦一些零碎的小東西,都是造房子要用到的.

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已經到了鎮上,她昨天有托大叔給幫忙帶一雙奶奶的些,昨天她無意中才發現,奶奶的些居然穿底了,可即使這樣,奶奶還穿在加上,都不知道昨天下一午干活,奶奶的腳有沒有起水泡.希望大叔一個大男人,不要忘記了她的話才好,不然她也只有拿出自己空間里面,上次幫奶奶買的了.

空間里面很安靜,時間呆長了難免抑郁,所以一般除了睡覺看書,或者干活,她基本很少說是閑在空間里面.前世的時候生活在喧鬧的城市,覺得沒必要,空間甯靜反而有助于她緩解心情.但是現在在這里就不行了,她早就打算好了充實空間,不過之前因為年齡太小,還沒有機會.

現在她5歲了,也有了去鎮上的經曆,現在還多了一個莫大叔,去鎮上更加的方便了.文欣決定,等莫大叔屋子上梁置辦酒席,在去鎮上的時候,她就跟著去走走.看看這個世界的牛是不是像小說里面那樣,這買牛有嚴格的限制,還要到衙門登記造冊.如果真是這樣,她想買奶牛的願望就落空了,除非她給家里買兩頭,一公一母,然後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憑著空間的時差,讓這牛給她生兩只來.

除了牛,還有羊,狗,鳥兒等等,啊,要是有鸚鵡賣就好了,最好是已經教會了說話的,她好羨慕別人有一只會說話會唱歌的鸚鵡來著!因為很漂亮,綠色的毛看著就喜慶,可比養什麼寵物狗寵物貓好多了.

現在也只是想想,到時候還是要到市場上去看看,只要價格在接受的范圍,有什麼買什麼,都買上一對,讓它們在空間繁衍,以後這個空間就會變得生機勃勃,而不是一片死靜了,呆著都壓抑.就算有在美麗的花,看多了,也就像在看靜止的畫像一樣.

文欣掐著煮熟了雞蛋的時間出來,然後回了家,她還要做早飯呢!剛好昨晚上弄了雞湯,那她就用雞湯煲粥好了,也不等奶奶回來再吃了,她給送到對面去好了,也給村長大伯,趙大嬸嘗嘗.

話說,後天好像就是春花嬸嬸的預產期了,這雞蛋…她去跟三姐兒說要雞蛋走人情,三姐妹肯定不會讓她去拿.她不知道該不該讓奶奶知道,知道了奶奶少不得要發作.可是不告訴,自己偷偷補齊了雞蛋送過去,三姐妹偷吃雞蛋的事情,奶奶就會被蒙在鼓里.三姐妹得寸進尺,也不是好事兒.

昨天那種情況,文欣也是被嚇了一跳的,五年來,對于奶奶的認知,她就是一個非常非常溫柔的老人,很少事情回去計較,就是當初那極品爹媽那樣,文奶奶也沒有說斥罵過一句,或許在她不在的時間里,她這樣做過,不過顯然沒有結果,所以懶得再去說,也可能是奶奶完全對那對極品失望什麼的.

昨天猛然的扇巴掌,真的是出乎文欣的預料,也著實嚇到了她,深怕奶奶是被傷的狠,被反彈了.好在奶奶還是那麼堅強.

她或許能夠理解,為什麼那對極品那樣對待奶奶,但是奶奶卻依舊任勞任怨的在李家做牛做馬,因為奶奶她熱愛土地熱愛勞動,所以她願意去做.還有就是,勞作是一種寄托,她已經失去了很多,如果連這個都失去,或許奶奶就會覺得活著失去了意義.因為見過奶奶平整菜地的眼神,所以文欣肯定她對土地和勞動的熱愛.

前世她生活過的農村里的好些老人,明明已經到了享福的年紀,孩子也願意接她們到大城市去享清福,但是他們就是不願意放棄了自己那一畝三分地,即使住在了城市里,也三天兩頭的就要回鄉下,去侍弄他們的菜地.她那是的奶奶就是其中之一,跟這一世的奶奶其實是一個性質的.

這類人,你真要讓她閑下來,那根本就不可能!

唉,好難抉擇,這本身就不是她的強項,她只是不想奶奶傷心,但不管是不讓奶奶知道,還是讓她知道這都有可能讓那些人傷害到奶奶,區別只在于先後.恩,或許,也有永遠不讓奶奶知道的方法,既然不可能知道,那奶奶就不可能傷心了.

她可以裝一籃子雞蛋出來,說是她自己在後山一個草窩里面撿到的,但是她進不去姐姐的房間,所以這雞蛋她就這雞收起來了,然後由她去幫奶奶送雞蛋,等三極品走了之後,她趕在前面,把里面的雞蛋補齊,這樣奶奶肯定不會傷心.

反正按照三姐妹的情況,她們要是離開了,估計也不會想要認她們這些窮親戚,奶奶就永遠不知道這雞蛋的事情.奶奶對于三姐妹的感覺,已經到了舍得扇巴掌的地步了,那多這一樣壞影響不多,少一樣也不少.

恩,還有,奶奶的三個女兒和弟弟,她要趕在奶奶的前面去打聽,要是品信好的就透給奶奶知道,要是個不好的,那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她會讓奶奶找不到極品一絲一毫的線索的.唔,這件事情還是呀麻煩莫大叔好,畢竟莫大叔不知道她的底,需要用銀子的地方,她也不需要有那麼多的顧忌.要是找上村長或者村里的其他人,那這就不好說了,顧忌太多,有點什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

時間就在文欣沉思中慢慢的過去,回過神來的時候,瓦罐里面的粥已經熟了,噴噴的香氣冒了出來,文欣用燒完的灰燼,把炭火蓋住熄了火,拿來濕抹布就把瓦罐從火堆里面提了出來.灼熱的氣息,燙的文欣臉頰有點痛,但離了灶台就好一些,所以她忍著把瓦罐搬了下來.

這瓦罐不大,也不能煲多少粥,但五六碗還是有的,文欣直接拿來了奶奶的飯盒子,把粥用洗乾淨的碗一一裝起來放到飯盒子里面,勺了一碗的蝦醬,和一碗海帶絲.文欣就提著飯盒子出門了.

正好這個時候,對面干活的大叔大嬸也陸陸續續的家里面走,不過文欣眼尖瞧見村長大伯,趙大嬸和奶奶都還在,莫大叔請的那個師傅也在,正跟村長大伯說著什麼呢!

文欣的到來,居然沒有第一時間被發現,文欣只好自己出聲吸引注意力了.

"村長伯伯,大師傅,趙嬸嬸,奶奶!"

村長王木林正和師傅商量莫塵計算上梁的時間呢,就聽到文欣的聲音,詫異的回頭,就見文欣提著大食盒,一步一挪小心翼翼的過來了,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是吃食.見文欣提著有些困難,王木林都來不及跟師傅說一聲,就跑過去接過文欣的食盒.

"村長伯伯,里面的是妞妞煲的粥,您小心一點呀!"這個時候,被叫喚的人都過來了,詫異的看著文欣送過來的食盒.

趙大嬸首先驚呼,"丫頭,你給奶奶送飯?可這怎麼把早飯送到這里來了?"

"嘻嘻,妞妞不是知道村長伯伯和趙嬸嬸,還有師傅大叔在這兒麼,這是妞妞用雞湯熬的雞絲粥,特地給你們送過來的呀!妞妞還擔心趕不上,你們都給回家了呢,好在是趕上了!"文欣大呼一口氣,抬手一抹莫須有的虛汗.一副慶幸的小模樣.

見村長大伯已經打開了食盒,文欣就從里面端了一碗,轉身走到了文奶奶的身邊,"奶,姐姐們都吃過了,妞妞的在家呢,一會兒回去就吃,您別擔心.反正您吃飯早飯也是急著來這邊幫忙,我索性就一起給你們送過來了.這雞湯是昨天莫大叔給妞妞喝的,妞妞沒舍得,就放起來了.奶您昨晚都沒吃飯,現在肯定餓了,您快吃!"說著文欣就小心的把手里的粥遞給文奶奶.

一邊的三個長輩看著文欣乖巧的樣子,聽著那熨燙人心的話,欣慰的笑笑,也不說客氣話,也不跟跟文奶奶說,文欣如何如何.各自端了一碗粥吃起來,別說這味道,全所未有的香.

還有什麼話說的呢,還有什麼好說的呢!奶奶布滿老繭的手摸了摸文欣的頭,接過粥,慢慢的吃起來.其實她該滿足了,有一個這麼乖巧懂事還孝順的孫女.別的也是她多奢求了,人生啊,不該太貪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