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最毒婦人心啊文欣
接下來,兩個人又爭對醬油的事情,擦邊的說了幾句,又回到了莫大叔建房子,落戶的事情上,說著說著,就又偏到了春梨三姐妹的身上,這個才是傅奶奶今天親自過來的重點.

"誒大妹子,知道你這一趟出去是接三個丫頭回來,剛我也見了一眼,你回來時我也想著,你這肯定忙就沒有過來,這不今天才上門.這個…那三個丫頭?"傅奶奶可是聽自家的兒子提過,三姐妹那不著調的事,這當頭見著文奶奶一提三個丫頭,有些勉強的臉色,就猜測到可能不怎麼好,一時不知道怎麼問,或者說要不要問.

本來這一趟,她主要是想見見三個丫頭,問問文奶奶有什麼困難,然後寬慰寬慰老姐妹,多年心願終于達成.哪成想這進來第一眼見到那三個姑娘,這樣貌是頂頂好的,但從眉目間看到的,可就不怎麼好相與了,原本還想著不能單看表面,可眼下一提,文奶奶就不怎麼好的臉色,傅奶奶這心里還真咯噔了一下,難不成這三個孩子真就在外面,學壞了?

"老姐姐啊!"一說到這三個孫女的事情,看著老姐妹擔憂的神情,文奶奶這心里就酸酸的,頗為感歎的喊了傅奶奶一句,在多年相交的大姐面前大歎一口氣.

"唉,當年也是我們這些做親人的寒了孩子的心,過了這麼些年,別的我也不怨怪,也不說啥了.現在這大丫,二丫都到了年紀,卻在外面給耽誤了,我就想著好好給她們相看個好人家."這個時候,文欣拉著王福安,早就出了廚房.

這文奶奶這麼一說,傅奶奶這心里就有些底了,她這老姐妹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一般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會看在眼里,也不知道那三個娃是做了些啥,怎麼就把她這老妹子弄得現在這哀聲歎氣,一副無力交瘁的模樣?

"三個丫頭才剛回來,這就給看婆家.是不是…"不太好?還有,"你這心里舍得?"主要是好不容易把孫女盼回來了,這就把人給嫁了出去,又是有些外來的因素在,還不知道這老家伙心里怎麼個難受和糾結.

"唉,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我是看出來了,這三姐妹我是教導不了了,她們也不聽我的,這年紀終歸是大了不好找好人家,我這也是急的.三個姐兒的性子跟她們太奶奶像,既然總是要找婆家的,我就想著找個厲害的,不耳根軟,能管著她們的好人家,這將來啊,也不至于過的苦,不然我這看著也心疼."

傅奶奶聽著文奶奶提到文欣的太奶奶,就知道問題出現在哪兒,文奶奶這心里又是怎麼打算的了.心里也跟著歎了一口氣,當初要不是李家公公耳根子軟,盡著他婆娘折騰,她這老姐妹又怎麼會是現在這般.也怪不得她想要給丫頭們找一個硬性子的嫁了.傅奶奶體諒的拍了拍老姐妹的手.

"我瞥見了吶三個丫頭,就擔心那丫頭,心氣高,看不上咱這些地里刨的啊!"想起之前一眼瞥到的,大丫頭和二丫頭一臉的高傲,傅奶奶還真不看好.

文奶奶又何嘗不是這麼擔心的呢?但自古婚姻父母之命,現在那些丫頭的爹娘還不知道在哪兒,會不會關心自家女兒的婚事,還不知道.不過,就是那兩個在意,她也不敢把孫女兒的婚事,交給他們兩個去辦.想起自己女兒的婚事,文奶奶心里就一痛,所以現在她是怎麼也要給孫女兒找好好人家的.

"咱們這樣的人家,哪還有的她們嫌棄的?這就是命哦!等莫大兄弟的事情好了,我就親自去媒婆子那里去問問,這十里八鄉的總會有好選擇.她們現在還年輕,性子還沒個定數,希望在婆嫁能好."別人家畢竟不是自己家,脾性總會收斂些.就是這嫁妝銀子,有些愁人啊.文奶奶心里有些苦澀,但想著一下子不可能就能議上親事,還有些准備的時間,心就微微的放下了些.

"誒,這樣也成,我這也有點子關系,回去也幫你打聽打聽,你也不要急,這事兒得慢慢來!"她說的可不單單是說兩個丫頭的親事,還有就是為著三個丫頭家里鬧的這些,把文奶奶給愁上的事情.

里面兩個老人子談著貌似有些沉重的話題,外面文欣和王福安,就沒有那麼多壓抑愁緒的事情了.文欣被王福安給拉到了一個角落,問起了海帶絲和蝦醬的事情.

雖然那看著就鮮亮的海帶絲他沒有吃,這蝦醬也只堪堪吃了一口,但是就小小的一口,王福安回想起那滋味,口水就嘩嘩的流.

當下也一點都不客氣,就問文欣這東西怎麼弄,他回去也要讓自家娘給弄上一些,剛剛他已經看到桌上的情況了,應該是拿來搭配著粥吃的,而文奶奶也確實是這樣說的.有那個醬料,他都敢肯定,這每天的粥他都能夠多吃兩碗.就像當初初初吃到咸蛋的時候,他那不也多吃了兩碗粥?

"誒,這個蝦醬其實很好做的啦,這蝦子我們這兒不缺,其他的也是普通的調料,就是其中有我自己做的醬油,加了這個味道會更香,福安哥哥你要是想做的話,我家醬油不多,也做不了多少,可能要等奶奶把醬油做出來才能弄蝦醬了."

醬油這個東西少了,味道真的會差很多,蝦這個東西不容易入味,非要加大料窖.雖然醬油這個東西其實吧,她真的很多,但問題是她不能那麼缺心眼的就隨便拿出來不是.

看著王福安瞬間失落的眼神,文欣想了想最後還是說道:"福安哥哥,你要是喜歡,妞妞這里還有,妞妞送你一些丫,保存好了,可以吃好久的.不過福安哥哥你也知道我家沒有多少壇子,你要的話,你給拿個壇子給我,我給你裝壇子里,你帶回去.等奶奶醬油做出來了,你們也就可以自己做了."

"真的?謝謝妞妞!那我等會兒就回去拿."這又是一典型的吃貨,一聽到文欣會分點給他,頓時急著就要回家去拿壇子,把自家的奶奶都給忘到了腦後,幸好文欣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就要回家拿壇子的王福安.即使文欣沒有取笑他,也給他自己鬧得滿臉通紅.

如果是其他的東西,王福安還真不敢隨便拿文欣家的東西,但是這蝦醬,正如文欣所說,這蝦子是村里天天都能夠,很容易就弄到的東西,所以他也沒必要那麼客氣.

而文欣等王福安扶著傅奶奶回去之後,文欣就又從空間偷偷拿出一壇子蝦醬來,也幸好她當初做的多,這個時候也才送的出去,把東西放在自己房間角落放好,文欣就轉身去了廚房,她可沒有忘記自己幾天的任務.

吃完早飯,干活的人都扛著鋤頭,拿著鐮刀來了,雜草和碎石都已經處理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是平整和挖渠.莫塵選的地方是河岸,地勢並不高,如果遇上連續的暴雨,河水就很容易漫上屋子.這在山海村還真的有可能發生,特別是多雨的春季,連續一個月暴雨都是有可能的.文欣家就有過門前淌河的情況,所以還要做垅,預計把圍牆墊高一點勢.

同時還要安排一部分人去山上砍木頭.新砍下來的木材並不能馬上就用作建材,不過好在村里好些人家其實都有留存備用木材,特別是木匠王爺爺家.新砍的曬好之後,就還去給借了的人家.

因為之前在文家家修養,莫大叔就很喜歡文欣家的院子,所以莫大叔也打算在自己的院子里面種上些果樹,有果能吃有樹能乘涼.所以他便准備上山打獵物的同時,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果樹,到時候給挖回來.

去鎮上叫的師傅預計要下午才能到,所以這地基便不能現在弄,就擔心會壞了師傅的格局.剩下的人就熱火朝天的給莫大叔,平整氣菜園子來.

莫大叔選的地方,同樣也是被靠山坡的,因為有些地方很矮,莫大叔便直接讓把坡上的小樹給砍了,也給平整出來,到時候還能夠直接做一部分水田.這倒是跟文欣想到一塊兒去了,不一樣的是,文欣除了想弄水田,還更想直接利用緩坡給種棉花.

太陽很好,照在人身上懶洋洋的,文欣提著臭烘烘的豬大腸,走到了河邊自己經常洗東西的地方,看著對岸大叔大嬸們賣力的干活,也嗨嗨的洗起了大腸來.

這豬大腸是沒有經過處理的,翻過來直接在水里漂淨了那些豬粑粑,文欣看著那些一看就惡心的結膜,偏著頭就使勁的扒拉,拔下來就丟的遠遠的,等著水流直接沖到下游去喂鴨子,或者喂魚也成.還有些拔不下來的就用,早就准備好的匕首割掉,清理完這些,文欣才開始清洗這個味道的問題.

家里面可沒有什麼白面,黑面的來給文欣洗大腸,草木灰倒是一大把,不過文欣擔心這些灰燼沾上了,會像染色一樣不容易洗乾淨,所以她還是偷偷的從空間里面,偷渡出來一撮焦芋粉,也就是薯粉,或者叫生粉你會更熟悉些,給使勁搓了好幾遍才算完.

感覺味道不是那麼重的時候,文欣就拿些醋和鹽給泡起來,接著就洗起了一同帶來的酸菜,說道這個酸菜,文欣又忍不住撇嘴了.

話說這個東西原本是放在地窖里面的,文欣最初舍得花錢弄地窖,還不就是用來藏糧食的?不然怎麼不用銀子來修房子?可被那三個姐兒住進主屋,接下來的事情,這個地窖就名存實亡的.

之前她就有考慮這個,去地窖拿東西會不會被攔的問題,不過這個問題沒等文欣糾結太久.酸菜,簍子這些就被三姐妹,在她去鎮上的那天給挪了出來,說是這酸菜什麼的味道重,聞著臭,晚上都睡不著.而簍子這些工具麼,春梨的說法是:天天都進出她們的房間,取,放這些髒東西,算怎麼回事兒?

可為嘛雞蛋,番薯,豆子,這些什麼的就不拿出來,這進出去拿,怎麼就不麻煩了?就算一回事兒了?說到雞蛋文欣又有些胃疼了.

話說現在家里下蛋的母雞,還是今年剛養的,可不是老母雞,預計還能在下一年的蛋,每天上午十一點,那是准時的下蛋,每天都能撿到8個,多的時候能撿來十幾個.每天文欣或者文奶奶只要,晚上做飯的時候,去撿就可以了.可自從三姐妹回來之後,母雞剛下完蛋,那三姐兒那是絕對的准時去收,這雞蛋的熱度都還沒下去呢.

當然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自從三姐兒住進了主屋,這文欣和奶奶想要進地窖,那就困難了,奶奶有時候還好說,要是文欣,那真是別想進屋去.而同時,屬于文欣每天早餐一個雞蛋的福利,也沒有了.

文奶奶每天做早飯的時間,和吃早飯的時間都是固定的,但是要拿雞蛋就要從地窖拿,但是那麼早三姐妹不起床不給開門,當奶奶的敲門不存在,文奶奶也不好說什麼,總不能砸門不是.

于是別說文欣,就是文奶奶,估計也不知道家里到底有多少雞蛋了.當然這心里的猜測和想法自然是有的,不過文欣和奶奶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文欣想的是,這個雞蛋肯定不會越來越多,因為除了三姐妹剛回來那天一口氣吃了9個蛋,文欣就有一次發現,早上文奶奶走後,春曉煮了好幾個雞蛋來吃.

而文奶奶想的自然就是,這雞蛋每天存著,連文欣天天都沒有吃了,除了一開始被不懂事的孫女糟蹋了,以後只會越來越多,所以文欣無所謂,奶奶這就是完全的安心.以至于,對于幾天後,要送春花生產的雞蛋,文奶奶也沒有一點著急和為難.

與雞蛋同樣待遇的,自然是家里的鴨蛋.

酸菜洗的差不多了,文欣就准備回去了,文奶奶這個時候已經在處理其他的食材了,中午的米,是莫大叔買的鍋子家的,村里就他家的地最多,所以村長理所當然的就介紹了給莫大叔.

因為想到了暗整三姐妹,自認為絕佳的好主意,所以文欣就想到了空間里還有的一些黃油,那可是做奶油的重要材料,這可是脂肪的絕佳補品.雖然有些舍不得她花大價錢買來的黃油,但是想到以後有錢了,大不了養奶牛來自己做,還新鮮呢!文欣就一點都不心疼自己的浪費了.

肥豬肉吃多了,雖然也能快速的積累脂肪,但是文欣不確定,這三姐妹什麼時候就離開了,這樣要是沒有見到效果,她估計自己會心塞死的,所以文欣不介意下大本本.

嘻嘻,除了脂肪,自然還不能忘記臉上,所有女人暗恨的,恨不能消滅毀尸的痘痘了,這個麼,辣椒應該能夠解決.那三姐兒好像並不怎麼喜歡下廚,反正兩個人的飯是做,五個人的飯也是做,她一點也不介意,以後自己來掌勺,想做什麼還不是自己決定.

至于會不會禍及到自己和奶奶?文欣完全的不擔心,她可不認為,三姐妹會跟著她們吃清淡的蔬菜,還有奶奶也不可能跟自己的孫女兒搶菜吃,吃得少了那是完全沒關系.

三姐兒的膚質並不是很好,而且還是油性的,她可是有很清楚的看到,這三姐妹臉上都有淺淺的痘印,這說明她們也是長痘的,而且她們還挺在意自己的那一張臉,沒看到她們來了農村,這每天還不忘擦粉麼!嘻嘻,相信以後,吃多了咸的辣的,這臉肯定會更加的嗨皮.

哼,想當初,她自己的臉,可不就是毀在了這些食物上面麼!不過好在,沒有那麼恐怖,這臉還能看,不會讓自己自卑的不敢見人.

于是想起了自己空間黃油的文欣,拿著洗乾淨了的大腸和酸菜,回了家放廚房之後,就准備進空間去大干一場.沒辦法,不僅是因為廚房現在被奶奶掌管,她不好行事,主要還是因為這打奶油,還要雞蛋和白糖,這兩樣東西,一樣她不想去看三姐妹的臉色,還拿不到東西,還有一樣是來了那麼久,還是傳說中的東西.

從地下倉庫拿來了10個雞蛋,文欣嘟囔著,又要她浪費,手下動作卻一點都不慢,黃油存貨並不多,文欣准備把所有黃油都用來打奶油.舔了舔唇瓣,恩,她有些想吃奶油蛋糕了.

用溫開水化了糖水,敲了雞蛋,文欣也沒那麼講究去分什麼蛋清,反正整個雞蛋也是可以的,比較苦惱的是自己現在人小,沒有機器幫助的情況下,要快速的打出奶油來,著實要費一番苦功夫,說不得自己的手就要弄斷去!

唉,沒辦法,誰讓她想要弄個最狠的呢!想到討厭的三姐妹那苗條的身材變形,臉上一臉青春痘,或者痤瘡?以後離開之後,又饞她這些好吃的,欲罷不能的慘樣,文欣這心里就是滿滿的干勁.難道這就是古語所說的,最毒婦人心?

文欣也想過這樣是不是太狠了些,但是想到奶奶的無奈,和三姐妹的囂張,一點都不顧及大家之間的血緣親情,文欣忍了忍,就決定不管了,反正肥胖也是能減的,臉上的痘痘也不會一直不消.只要三姐妹能夠克制,或者一開始就能夠忍得住,不胡吃海喝.她的辦法自然也不可能湊效.

哎呦,誰讓她是乖孩子,從來不撒潑打滾,也從不對誰使用武力,自然就不會明著,跟她們對罵對掐什麼的了.而且誰又讓她們又一點都不在意奶奶的態度,不然她還能仗著年紀小,賣萌打滾暗里陰她們,也不會出像這樣的損招不是.

而誰又讓她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就錢多呢!她是沒辦法啊沒辦法,文欣使勁的攪著碗里的雞蛋黃油,心里無恥的為自己開脫.

等文欣終于看到成品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半小時,文欣的手都累的抬不起來了,沒辦法又趁機休息了一下,這個時候文欣就不得不感歎空間的時間流了,這比別人都多好幾倍的時間真的太爽了.

休息好了,手有力氣了,接下來文欣就要蒸蛋糕,這個本身就是她的強項了,一點都不為難,所以文欣拿來空間也為數不多的面粉,開始蒸起蛋糕來.

哦,當然這個蛋糕不是蛋糕店,那些華麗軟綿好吃的蛋糕,那個東西需要用到烤箱,烤爐這個高級貨,文欣是不會有的.空間本身就沒有電這個高級玩意兒,烤爐這個高科技產品,文欣自然就不會浪費錢財去弄來當擺設了.

如果她會弄那種上世紀國外常見的烤爐,其實也是不錯的,問題是她不會,加之這空間的廚房是現有固定了格局的,她也不能硬加上一個烤爐不是,所以文欣要求也沒那麼高了,蒸糕也是不錯的選擇.

半個小時,蛋糕蒸好之後,文欣首先迫不及待的切了一塊吃了,等她自己吃飽之後,她才給這個蛋糕抹奶油.一塊小小的蛋糕,文欣那是抹了厚厚一層的奶油,她完全不擔心三個姐姐吃了會膩,會吃不下.這個東西這里可從來沒有,她不信它會那麼沒有吸引力,這點自信她是絕壁有滴.

一口氣摸了三個大大的奶油蛋糕,這奶油還有半大碗,文欣一點也不想浪費,也不想留著,從外面直接摘了一些草莓,切塊,跟奶油攪拌在一起,恩哼,看起來也是不錯的.

只拿了其中小小的一部分,其余的文欣給放到了萬能保鮮倉庫,等著每天給三姐妹送上一點.出空間的時候,文欣還想著,不知道有什麼吃的東西,是能夠讓內分泌失調的.

剛出了空間,文欣就聽到了,莫大叔要上山去打獵的消息,頓時躍躍欲試,她也想去啊!但是看著在廚房擇菜的奶奶,文欣興奮的心又回到了原位.可不能讓奶奶擔心,就是確保安全之下,她還是偷偷的上山為妙,而且今天還要幫奶奶煮飯呢!爆炒大腸可是她掌勺!

文欣歡快的跑進了廚房,跟著奶奶一起擇起菜來,至于三個姐姐為什麼不在的事情,她聰明的沒有問.

"二妹,三妹咱們那好奶奶的態度,你們也是看到了,雖說咱都是她的親孫女,但是架不住咱們離家那麼多年了,再好的感情也淡了.而且老太婆現在也有一個更親近的小孫女,我可不覺得她會事事想到咱,不要說這個家有些個啥,更何況是什麼都沒有,窮的都吃上了豬食,所以咱們要自己為自己的未來打算."

春梨帶著春香和春曉一進了房間,就下了地窖,她們當然知道房間的隔音效果不好,所以自然的,要和姐妹說悄悄話,就去了地窖.

"大姐,你不說我們也知道,之前咱不是說好了,等到了時間,咱就去鎮上去,鎮上富裕人家那麼多,不信咱找不到合適的,再說咱那好爹娘,不是說在鎮上的富人家做管事兒麼?就是咱到時候找不到門路,大不了找他們去.就是沒有想到老太婆居然那麼窮,一點額外的私房都沒有了,就咱那幾年的體己,到時候怕是不夠探路啊."

春香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的大姐,大姐是她們姐妹中一直以來,地位都是最高的,這月錢自然也是最高的.而且府上又是在主子跟前做事的丫頭,還跟府上的好幾個少爺曖昧,想必大姐身上該有不少銀子.春香低著頭,隱去了自己眼中的妒忌.

自從在妓院那一次無意中得知,自己的大姐居然想著把她推出去的時候,春香就知道,這個世界上,哪怕是自己的親姐也是不可靠的,自己想要什麼,還是得靠自己去爭.但是老天不公,明明自己長得比大姐亮,但是那麼多年來,不管是在哪個府上,每次的機會卻都找上大姐,而她只能做大姐的陪襯,她不甘心,憑什麼.

原本以為大姐就要做姨少奶奶了,自己很有可能就要仰仗她的鼻息過活,甚至可能讓她這個親妹子去伺候她,她怎麼甘心?為什麼那麼多年來,不管被賣了多少次,三個姐妹都被賣到了一處去?

不過就在她不甘,暗自糾結的時候,沒想到自己的親奶奶卻給找了來,要買回她們的賣身契,接她們回家.到手的富貴就這樣沒了,雖然她也不甘,但是心卻難得的送了口氣,再怎麼樣,做自己親姐的丫頭,她還是不甘願.想必自己的大姐現在更加的不甘,她也就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現在大家又回到了這鄉下地方,起點都是一樣了.哦,不,不一樣,她比大姐年輕,比她漂亮,她一定會比大姐找到更好的出路.這個鎮子的富人是多,但那也是分等級的,更何況這個窮鄉僻壤的,還能跟大城市比?

她倒是沒有想到自家大姐,要求居然這麼低,就決定窩在這窮地方,她可不要,她可是要去大城市做少奶奶的.不過這個想法她可不能說出來,省的到時候大姐還要跟她一起.

反正她現在還年輕,不愁,但是大姐的年紀可就不小了,等她嫁出去了,她在從大姐手里弄出點銀錢來探路,不就可以去更大的城市去了?

春梨自然不知道自家妹妹現在的想法,對妹妹的說法非常贊同的點頭道:"二妹說的沒錯,原本我就是這樣打算的,不過之前咱錯估了這個家的情況,現在看來,這個地方咱也不能久待了.就咱們這樣貌,可別被這個村子的窮男人給瞧見了去,要是他們上門來提親,那老太婆指不定就同意了.所以咱們的計劃得提前了."

"可是大姐,咱這才剛回來,這也沒有機會出去啊.那個老太婆也不會讓咱出去吧!我都離家那麼久了,可一點都不記得這個村子,和外面更多的情況."

"哼,那有什麼關系,你忘記了那天咱家來的那個陌生大叔了?小鬼第二天不就是跟著他去了鎮上玩耍了?聽說他正忙著建房子呢!這接下來幾天可少不了要去鎮上.到時候咱求著老太婆,也讓我們去鎮上見識見識,到時候我們就去鎮上打聽下情況,等摸清了在行事,到時候有了好去處,我們要走誰還攔得住?"

"誒,還是大姐聰明,我咋就沒有想到,這注意不錯,咱晚上就去問問老太婆去,說什麼咱也要出去.嘿,大姐不是我說,這家啥也不用做,還真輕松,就是這家太窮了些,不然我還真不想走.唉,咋咱家就不是地主家?"

"哼,地主?要是地主,咱當初還會被賣!"本來被春香恭維得意的臉色,因為提到了家庭,頓時難看起來,在三姐妹中,說對記憶中的那個價的感情,誰又比的過她春梨?

"好了,不說這個了,咱來說說去了鎮上以後的事情."

接下來就是姐妹兩再商量著離開,離開以後怎麼弄,以及暢想以後富貴的生活等等.春曉一直沒有開口,這般情況也不需要她開口,她一如既往的當自己是隱形人,耳朵卻不放過兩個姐姐的每一句話.心里也同樣有著自己的考量,富貴又輕松的僧生活誰不想過.

也得虧她們現在是躲在地窖里面說話,她們沒有聽到文奶奶那邊的談話,文奶奶她們自然也是沒有聽見她們的大逆不道.不然這日子,還真的掀翻了天的熱鬧.

廚房,文欣幫忙著齊整了碗筷,除了自家的十雙碗筷,村長大伯也給送來了十五雙碗筷,外加五個盛菜的盤子和兩個大碗公.

這個時候的碗都是很重要的私產,所以每個碗底下面,都有獨特的標記,有的是各家的姓,或者名或者字之類的,以區別像現在這種做好事啊之類的很多人一起吃飯的情況下,誰家被借用了,歸還的時候好區分,哪個是哪家的.

文欣上次是自己去買來的碗,還沒有拿到村里去標記,而她之前也沒有這個觀念,現在猛然看到了碗底的標記,就想起以前小時候貌似也是這樣的,見自己的新碗還是一片雪白,文欣想著那天奶奶那麼著急的找她,擔心她白拿了大叔的銀子,購置了碗盤,想必奶奶也是注意到了的,那也不用她去操心了.

所有的食材都處理好了,鍋上也用大飯桶蒸上了中午大家吃的米飯,莫大叔買的新鍋早上也送了過來,現在已經可以開始准備炒菜了,有兩個鍋,確實比較方便.雖然時間早了些,但是為了中午的時候不那麼趕,能讓下工的人及時的吃上,時間上還是要早些的.別以為煮飯簡單,這單單是食材准備的時間,就要花去好幾個小時.君不知這農村做好事,那都是從一大早上就開始准備,還趕著點吃上熱飯菜?這建房子也差不多了.

豬大腸文欣已經讓奶奶給切成了不大不小的塊,酸菜也弄好了,辣椒也備上了,這個時候文欣在剝大蒜,而文奶奶已經在燜紅燒肉了.

見飯桌上齊整的食材,文欣就知道奶奶准備弄三個肉菜,分別是紅燒肉,扣肉,青椒炒肉,還有韭菜炒雞蛋,醬茄子,素炒甜白菜,以及西紅柿蛋湯,海帶排骨湯.海帶湯自然是她特意要求的,除了這些,自然還有她的爆炒肥腸.每一份都是准備了兩份,足足的.

聽奶奶說,莫大叔現在去山上打獵了,開始的時候奶奶等人都不同意,因為大叔要去的是大山,那個地方危險程度可不低,村里就沒有人敢去的,莫大叔好說歹說自己只是在外圍看看,順帶是看看有沒有合適的果樹移植回來,文奶奶這才沒再說什麼.奶奶雖然不清楚莫大叔是不是能夠獵到野味,但是也不打擊大叔的積極,但是這菜卻是准備的非常的充足,本身莫大叔拿過來的豬肉就不少,就是莫大叔沒有收獲,這中午的菜也是盡夠的.所以說,其實奶奶是不看好莫大叔?

不知道莫大叔要是打了獵物下來,奶奶還來不來的及去處理,在洗鍋生火?不過顯然文欣是不用擔心了,莫大叔此人確實不簡單,十點多左右的時候,就提著三只野雞,還是不同類型的野雞,一只獐子還有兩只肥兔子下來了.看的文欣和奶奶都瞪大了眼,文欣再一次肯定了這山上豐富的物資.

莫大叔非常的豪氣,直接讓奶奶把所有的獵物都給殺了吃肉,幸好奶奶是個持家的,給攔住了就要給獐子和兔子剝皮的大叔,明說用不了那麼多,還是留下些明個兒再用.即使莫大叔說了,明天的明天還去山上弄,文奶奶也是不同意的,這要真給全宰了,那可真就是浪費,農村人最愛惜糧食,那容得莫大叔這般糟蹋.

奶奶是什麼人,完全的說一不二,說了不用給都弄了,那就是不弄,于是當下和莫大叔商量,就只是殺了一只雞和一只兔子,其余的都讓給留下了.留著明天吃肉也好,莫大叔拿去鎮上換錢也罷.文欣還耳尖的聽見,奶奶隱晦的提點莫大叔,讓大叔把野味送些給村長,目的自然是為了感謝村長大伯給大叔的張羅,這是人情往來應該的.莫大叔毫不猶豫的應下了,當下也不遲疑,就提了剩下的東西,去給傅奶奶送去了.莫大叔有錢,又有本事,這大山上的情況,就這一上午的時間,就讓莫大叔確定這個大山富裕的獵物,想要再弄些野味,自然是比較輕松容易的.

等全部飯菜弄好的時候,時間也滑到了中午十一點半,早聞到香味的三姐妹,現在是恨不得立馬就奔出房間,她們並不懼早上文奶奶的呵斥.明令她們不許出來吃中午飯,她們想要出去,誰還攔的住?但是外面的聲響她們自然也是聽見了的,知道現在家里面做的飯菜並不是她們自己家的,而是那個大叔准備的給外面那些干活的漢子們吃的,她們現在要是出去鬧吃的,那真當是不要臉了.更何況之前她們還擔心自己樣貌好被這里的漢子們瞧上了,一個鬧不好就被提親,就更加的不放心出去走動了,不禁心里暗道,難怪早上老太婆呵斥她們中午不許出來吃飯,感情是這樣.

就在她們抓耳撓肺,只覺自己就要忍不住誘惑的時候,敲門聲響起來了.

"姐,我是妞妞,奶讓我給你們送飯進來呢!快開門!"文欣站在門外手上提著奶奶裝好的飯菜,一手輕輕的拍門,嘴里雖然說著甜膩的話,但是仔細看她的表情的話,就能發現文欣的臉色非常的冷淡.

一聽是小鬼給她們送飯來了,想到外面飄飛的香味,就算吃不到多少好吃的,她們也肯定老太婆不可能會少了她們的,于是春梨激動的讓春曉去開門讓文欣進來,當然她雖然激動,但自己卻坐在床上沒有動彈.

見門開了,是春曉開的門,文欣臉上頓時揚起了親切的笑臉,"姐,今天莫大叔開始建房子,讓奶給在家里面做飯,奶說你們三個是大姑娘,外面小伙子多,就讓你們自己在房間里吃."文欣仿佛完全不知道早上她們和奶奶的沖突,把飯菜送了進來,看著三個大姑娘雖然坐在床上,但是眼睛卻都隱晦的盯著她手上的東西,文欣心里暗笑,先把自己手里的飯菜拿了出來.

用來盛飯菜的是文奶奶做的飯盒子,有時候地里的活忙的時候,村里的人都會帶上中午的飯,就是用這個裝的.兩層上面放的是奶奶給三姐准備的飯菜,下面本來是湯的,不過被文欣給換了,換成了她早就准備好的超級奶油蛋糕.當然就是奶奶給准備的菜,那些肉也讓她趁著奶奶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換成了菜碗里面最肥最油的大塊肥肉.

文欣面上故作神秘,把飯盒下面一層的蛋糕拿出來,遞給大姐春梨,放低了聲音說道:"姐,大叔建房子的材料給送來了,我拖叔叔們帶的糕點也拿過來了,我是偷偷背著哥哥們拿來給姐姐吃的哦,姐姐可不要說出去,不然哥哥們就要吵著妞妞要了,這東西可貴了,是妞妞用私房錢買的呢!送來給姐姐吃."文欣面上討好,但心里也不感冒,看著手上大大的淡黃色奶油蛋糕,即使她自己也很喜歡吃奶油,但是也承受不住那麼一大塊啊.哎呦,看不得看不得喲.

還沒看見東西是什麼,那甜膩的香味,就把三個女孩子吸引住了,文欣也不管三姐妹接下來什麼表情態度,把東西給了春梨,道了一句"姐,你們吃完就把碗筷放回廚房去呀!"就拿著飯盒轉身出去了.

沒有女孩子不喜歡吃甜食的,不喜歡吃的那都是女漢子.文欣可不相信三個姐姐會不稀罕她的蛋糕,自然不會惹閑的在屋子里面看著她們吃.三個女孩子自然是稀罕這玩意兒的,所以連一邊冒著香氣的飯菜都先放在了一邊,把一個大蛋糕,和氣的分食了.

這是在完全不知道這蛋糕口味的情況作出的決定,但是這蛋糕一入喉,負責分食的大姐春梨就後悔了.

看著兩個妹妹,看也沒有看她就大口大口的把蛋糕吃下肚,更不用說主動把好吃的蛋糕給她,春梨就更加的皺起了眉頭.但是她又不能開口讓妹妹不許吃了,把剩下的都給她,況且她們手上也沒有多少了,還是她們吃過的,她就更不可能討來吃.只想著等吃完飯,找那個小鬼好好問問這點心的來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