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大叔建房子
這個時候,文欣已經提著半桶水,趟過了小河,到達了對岸莫塵的宅基地.

"喲,看看,這是誰啊!"

最先發現文欣的是剛好起身,想要休息一會兒而四處張望的春花,看著文欣憋紅著臉,困難的拖著半桶水過來,雖然不明文欣的意思,但她還是立馬放下手中的鋤頭,去幫忙接過文欣的水桶.這才對著已經發現了這邊動靜的其余人打趣!

文欣不好意思的笑笑,"春花嬸嬸,我也不知道你們干了多久了,但想著你們一定口渴了,所以妞妞就提了點涼開水,你們喝完了在干活呀!"

春花張嘴驚呼,她確實沒有想到妞妞這丫頭,居然是因為想到她們有可能會口渴,這才半拖半拽的提了半桶水過來.

"嘿,你這懂事的小家伙!"看見木桶里面飄著的瓢,春花搖頭笑,真是一個懂事的孩子,文奶奶沒白疼.接著就朝著干活的眾人喊:"誒,誰要喝水的,趕緊的來啊,文奶奶家的小家伙給咱送水來了哈!"

這個時候文奶奶也聽到了自家孫女的來意,欣慰的看著這邊笑了一下,不過她人卻沒有過來,繼續彎腰割草了,這樣干活大家都習慣了,所以她現在並不覺的口渴.倒是那些賣力干的大老爺們,可能會想喝水,就她家丫頭提過來的那點子水,還是讓其他人喝了吧!

在文奶奶身邊,有人見文奶奶沒有理會自家孫女,反而接著在干活,就說道:"嘿,文姨,妞妞那孩子給送水過來了,你這不去喝一口?"當然這話中可沒有一點取笑的意思,而是覺得那麼懂事的孩子,做奶奶的該去誇贊幾句,別怠了孩子的心.

文奶奶直了直身子,看了看天擺手道:"誒,不了,看著天,也該回去吃早飯了,我家就在這對面,哪里急著這一口水,倒是你們,快去喝點水先."

一聽文奶奶的話,問話的婦人抬頭看看已經露出一半頭,把天邊都染紅的太陽,贊同的點點頭,沒有在說什麼,見身邊不少人已經去喝了水,也忙放下工具,她也有點口渴來著,既然有水喝,還是喝點,也省的回去的時候火燎火燎的難受.

文欣在見到文奶奶兀自在干活,也就明白了自家奶奶可能並不渴,水桶里面的水,大家你一口我一口也就沒有了,這水桶里面的水自然是她從空間里偷渡出來的,不然家里面奶奶都還沒來的急燒今天的開水呢!

不過村里面這條河里面的水,其實很乾淨,以往的時候大家伙在田里面干活累了,帶來的水又在喝完了的情況下,大家都會直接飲用河里面的水.文欣之前並不知道大家會不會飲用河水.但河水畢竟還是有細菌,能不喝還是不喝的好,反正她也沒事,所以這才提了水來,正好她過來也是想找莫大叔去海邊看看,看莫大叔對這大海有沒有想法!

"嘿,小丫頭,你還挺有心,怎麼那麼早起來了?"

說曹操曹操到,正想著莫大叔呢,這人就自己過來了.

文欣翻了個白眼,"大叔,我每天都這麼早的好不!"

看出了文欣的不滿,莫塵嘿嘿直笑,"行,你這小丫頭,說你一句而已,你還急上了?"

"對了大叔,我要去海灘看看,你要一起麼?"家里鍋上的粥文欣並不擔心,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仿佛深刻入骨子里面的記憶,對于多少柴火能夠剛好把粥煮熟又不會熬干,她已經非常熟悉了.

"去海邊?"莫塵看了看身後忙碌的大家伙兒,有些不好意思他這個時候溜了,這恐怕不太好!莫塵有些為難的看著文欣,他是很想陪小家伙一起去,他看的出來小丫頭似乎很想自己能一起去,但是他走不開啊.

見莫大叔先看了一眼身後正干活的大家,文欣也知道,莫大叔作為出錢請人干活,確實不怎麼好離開,不過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兒,她剛剛可是看見了,這莫大叔可是一直站著干看來著,這家伙不是個會下地干活的主.

"哎呀,莫大叔沒事兒啦,叔叔伯伯絕對會把活兒干的好好的,不會偷懶的,您就放心,不用監工了."

莫塵被文欣這話驚囧了,他不是在監工好不,他只是在一邊等著,要是有人要幫忙,他也好急事的搭把手.

"嘿嘿,大叔走吧走吧,咱去海灘,現在建房子的磚瓦都還沒有送來呢!現在叔叔伯伯都在給您整理這塊土地,您可幫不上忙!走吧走吧!"文欣直接把桶放在一邊,拉著莫大叔的手就拖著走.

莫塵想了想,最後還是跟村長說了一聲,這才跟著半推半就的跟著文欣去了,不遠的海灘.

雖然來了山海村好多天,第一天的時候,他也是從這海灘出來的,但他卻一次都沒有真正的好好看看這個地方,這次特意過來,莫塵總算是大致的看到了整個海灘的容貌.

視野很開闊,一片寬闊的金黃色沙灘,遠遠的碧藍色海,邊緣的青山峭崖,伴著海浪的拍打聲,和和緩舒適的清風.這個地方很美,站在柔軟的沙灘上,就這麼靜靜的看著,感受著,心一下子仿佛就輕快了,神思清明.莫塵有些貪戀的看著遠山遠海還有天邊的燦爛,連呼吸就放的很慢很緩,深怕驚擾了這絕景,或者說這難得的閑情,輕快的心情!

"莫大叔怎麼樣,咱山海村的山和海都不錯吧!"一邊的文欣也被眼前的景色迷惑,不過畢竟來了幾年,看的多了也就習慣了,倒是比莫塵清醒的快,雖然她也很不想打擾莫大叔啦,但是她可不確定這莫大叔這一站,得花去多少的時間,她可是來辦正事兒的.

"恩,確實不錯,看來以後我是得多來看看!"莫塵贊同的點頭,帶著一抹別樣的深意,收回了遠處的目光,莫塵低頭看著只到自己大腿的小蘿蔔,道:"對了小丫頭,你這麼堅持的帶著我來做什麼?"莫塵看了看海灘,今早可沒有潮水帶來的各種資源,但他也不認為這孩子,是專門的帶著他來看風景的.

一時間,文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確實,她帶著莫大叔過來,本事就是有目的的,不然她也沒有閑情做這樣的閑事兒.

文欣抬頭,看著莫大叔那似乎飽含深意的深邃眼眸,眨了眨眼睛,從第一眼看到這雙眼睛的時候,她就這道這雙眼睛的主人不簡單,同時也有不一樣的故事,但沒有危險,她並沒有多余的好奇心,所以不想深究.

就是現在也一樣,她不問這個男人為何不回家,而選擇落腳山海村,她只知道這個男人她從外界而來,帶著他獨有的閱曆和財富,一定能夠幫助這個偏僻的村子,至少能夠讓這個村子過的富足!

至于今天為什麼突然找莫大叔來到海邊,除了想要看看對方對這海洋有沒有想法外,主要的還是文欣一直以來都沒有忘記過的海鹽!

海鹽這個東西,當初她一想起來的時候,就曾經偷偷的偷渡海水,在空間里面試驗過,海水的咸度不低,燒制出來的鹽質量很高.

雖然作為一個普通人,她並不清楚,這鹽質量怎麼評定,但是只需要重複燒制三到四遍,過濾出來的鹽卻非常的精細,除了沒有現在各種的加工,這鹽就跟超市買回來的食用鹽一樣,難道不能夠說明這鹽質量不高?

這種鹽,是絕對能夠食用的,對于曾經一次吃死人,就被嚇破膽,而不敢取用海水制鹽,文欣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難不成這個世界真的存有,那麼多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鹽礦?

不可能吧!當然不可能,這個世界除了鹽礦出鹽,以及沒有被利用的海鹽,自然還是有來鹽的地方,不然這個世界還不都得面臨沒鹽的絕境?不過這種鹽,文欣卻並不知道罷了.

"怎麼了,看你欲言又止的,怎麼還有什麼小秘密,准備告訴大叔,臨來卻不知道該不該說了?"久等文欣不說話,莫大叔看著那張糾結的小臉,取笑道.

"額,大叔下來,蹲下來.好吧,咱坐這石頭上,你太高啦,仰著我脖子疼!"文欣見兩人已經走到一處礁石前,索性就一跑一跳上了最大的那塊石頭上坐下.

看著悠悠安靜的海水,文欣決定既然已經來了,就直接說了也沒啥大不了的,要是眼前這個見過大世面的男人,也不贊同,那她就直接放棄利用海鹽這來錢快的途徑了,不過以後這鹽,她是不可能在往外面買了.笑話本就放棄了大好的來錢快的海鹽,這還放棄眼前現有的,跑去外面花錢買鹽吃,那她真就蠢了.

為了不讓莫大叔看到自己的表情,文欣直接假裝好玩,整個人趴在礁石上,伸出手,探到了下面的海水種攪動著玩,她決定從這個世界的鹽說起,這樣接下來說起海鹽的時候,也不會太突兀.

于是文欣疑惑的問道:"大叔,你那麼厲害,一定經常去鎮上,那樣繁華的地方對不對?上次妞妞跟孝泉哥哥去鎮上,妞妞趁著哥哥擺攤的時候,又去雜貨鋪子看看,遇到有人買不起鹽,才知道原來鹽那麼貴,難怪每次奶奶買鹽之後家里就不剩多少欠了,大叔為什麼鹽要那麼貴呀!"

"因為咱們這里鹽很少,所謂物以稀為貴,這鹽自然也就貴了,普通老百姓吃的都是鹽礦里出來的次鹽,而有錢人和貴族們,吃的都是細鹽,以及鹽果制出來的鹽."等了那麼久,沒成想小家伙問了這麼一個問題,不過莫塵還是很盡責的回答了文欣,莫塵聽到文欣提到了家里的銀錢,花錢最大的地方就是鹽,猜想這懂事的孩子一定是擔心著家里的困境.

來到山海村幾天,他知道了文欣的身世和處境,也知道了文欣所說的二狗哥哥和孝泉哥哥,是村里面孫家的孩子,孫家對文家頗有照顧.知道了大部分山海村的情況,知道了山海村的貧窮,也聽聞了那個曾經教導過文欣食海貨的陌生叔叔.

因為了解了文欣的懂事和乖巧,所以莫大叔這才很自然的對文欣的問話,找到了合理的解釋.

莫大叔後面的話顯然沖擊到了文欣,文欣完全沒有想到,這開頭做鋪墊的話,居然套出了重要的信息,這鹽居然還能重一種果子里面提煉,這也就難怪這海鹽只不過是吃死了一個人,就沒有人在干涉險了.

是了,既然各種植株水果能夠提煉糖,那為什麼就沒有一種果實,也能夠提煉出鹽來呢!何況還是這個頗為奇怪,她又不了解的世界!

不過,文欣的目的還是要說的.

"可是大叔,之前叔叔有說過,這海水能煮出白花花的鹽來,但是為什麼大家還要去外面鎮子里面買鹽回來?咱這里就有海呀,不能煮來吃麼?"

也不等莫大叔回答,文欣接著說道:"我偷偷問過二狗哥哥,他說以前有人吃了海鹽吃死人了,所以後來就再也沒有人敢拿海水來煮鹽吃?可是我按照叔叔說的,偷偷煮過海水,可是一直就沒事兒呀!叔叔說的是對的,肯定是之前的人沒有煮乾淨就吃了,所以才死了人,然後大家都害怕就沒人再敢吃海鹽了,可海鹽是可以吃的!"

莫塵可是完全想象不出來,一個五歲的孩子,會說謊,還是彌天大謊,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認為,這些自然也是之前文欣接觸過的那個叔叔教她的,而並沒有懷疑文欣這小姑娘!

莫塵以前並不是做鹽生意的,所以對于鹽這個東西,他之前並不在意,因為他們並不缺鹽吃,自然也就不會想那麼多.不過他並不是迂腐的人,見識也比大多數老實巴交,膽小畏懼的平明老百姓大的多,所以他也是贊同文欣,海鹽能吃的觀點的.

不過,雖然贊同這個觀點,但是對于文欣小姑娘的大膽,莫大叔還是冷不丁的被嚇了一跳.

這個孩子.居然膽大的偷偷背著大人,煮海鹽吃,才這麼小的孩子就敢犯險,這次是海鹽,那麼下次呢?會不會更膽大的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兒來!哦,不對,這丫頭已經做出過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兒了,他可是聽說,這孩子三歲的時候,就偷偷背著她奶奶,跑上了大山!

但是看著小小的背影,莫塵想要斥責,責備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這孩子,從小跟奶奶相依為命,一度食不果腹,見天的看著奶奶起早貪黑,會做出那樣冒險的舉動,也是被現實逼迫的吧!好在,兩次都沒有危險,不然…想著那麼乖巧懂事兒,巧笑嫣然的女娃娃,突然暴斃什麼的,莫大叔這心里就一陣心疼!

最後莫塵也只得歎息,伸手摸了摸文欣圓圓的腦袋,"你這孩子,以後可不許做這麼冒險的舉動了,你這要是出了事情,可怎麼跟你奶奶交代,難道還要她白發人送黑發人?"莫塵也不知道這麼小的文欣,能不能聽懂他這沉重的話,但即使對方不懂,他還是要說.

文欣攪動海水的手,因為莫大叔的話和動作,微微一頓,又接著歡快的攪動起來,似乎在隱藏著什麼.

"嘿嘿,大叔我沒事兒,這可是叔叔跟我說了的,叔叔就是吃海鹽長大的啦,叔叔也是見妞妞家沒有鹽吃,這才跟我說的呢!叔叔說不讓我跟別人說,說是會引起恐慌,雖然妞妞不明白叔叔說的意思啦!但是妞妞沒有告訴別人哦,大叔是第一個知道的,是妞妞跟叔叔的秘密呢!"

莫塵也有些理解那個人的話,在這閉塞的村子,要是被其他人知道這孩子偷偷的煮鹽吃,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莫塵語氣上揚,挑眉道:"哦?那妞妞怎麼跟莫大叔說了,那個叔叔不是跟你說了不許跟別人說麼?"

文欣理所當然的道:"因為妞妞想賺大錢呀,外面的鹽賣的那麼貴,要是妞妞把海鹽拿出去賣,那不是能掙大錢啦?那樣奶奶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妞妞也能建大房子了."

雖然知道背後的人看不到,文欣還是嘟起嘴,"再說了,不就是因為鹽少,這鹽才那麼貴麼?雖然要很多很多的海水才能煮出一點點鹽來,但是這海水那麼多,這鹽多了,肯定就不會賣的那麼貴了,以後大家都能花很少的錢,買鹽來吃,多好呀!這樣哥哥們,就能有更多的錢,娶媳婦兒了."

這最後一句,雖然是文欣故意說出來的,但是卻也是文欣真實的想法,這山海村以往沒有利用海洋,只守著那一畝三分地,完全靠天吃飯,要手藝沒手藝,要營生沒營生,所以這才連娶媳婦兒都難!

但這鹽卻最來錢,又不怎麼複雜的工藝,要是賣錢,哪怕只是賺來一筆啟動資金,以後海鮮弄出來了,大家生活充裕了,手上有銀子了,像二狗子那般大的孩子就能夠出去讀些書,或者學些手藝,這山海村的日子才能算松快一些.

當然要弄出鹽田,大型曬鹽,文欣也沒有這樣想過,她沒有那麼遠大的理想,她只是想借著莫大叔外來人的身份,把海鹽能吃的事情公布出去.她就能夠光明正大的煮鹽賣錢,為家里增一分來錢的路子.

文欣也想家家戶戶小孩子出動,時不時煮上一鍋鹽,多了能賣錢,少了自家吃,也不用花上大筆的銀子買那麼一小撮的鹽巴,還見天的省著吃,日子也不至于那麼苦.

要是莫大叔願意,想弄出鹽田來也是不錯,只要能賺錢!有莫大叔這一個人帶頭,自然也就會有人參與,多少就能夠賺錢.

再加上今天文欣還從莫大叔口中得知,這個是世界上還有一種能夠提煉鹽的果子,如果這種果樹能夠私人種植,那麼山海村是不是能夠種這些鹽樹呢?這里的氣溫可是非常不錯啊,似乎什麼都能夠適應,而且山海村別的不多,大半和緩的山包多的是.

不過這種種植鹽樹的想法,文欣也只是想想罷了,演這種東西,應該是政府把持的吧!不然就是大貴族.莫大叔不也是說了,這鹽果出來的鹽,可是僅供給有錢人和大貴族們吃的.

想到種植,文欣又想起了之前想到的,種植棉花的事情,這個事情倒是可以提上日程了,現在是三月份,因為這里氣溫,溫差等緣故,水稻早已經下去了,相比這4,5月份種植的棉花,也應該能夠提前種植.

把這個事情記在心里,想著趁著莫大叔這段時間建房子,時常進出千樺鎮的機會,自己什麼時候也去探探哪里有棉花苗或者棉花籽.

莫塵能夠想到文欣想賣鹽賺錢,但是卻沒有想到小丫頭那麼聰明,想的那麼遠,知道鹽多了,這價格自然就會降下來,但是想到現在的格局,這貿然的做鹽商,可是會被盯上的.況且還是被打上了會吃死人的海鹽.

曾經不是沒有奸商想靠著海鹽來贏取暴力,但不也是被老牌的鹽商盯上,那是賠了錢財又禍及了性命.難道海鹽真的就不能吃?不一定,指不定老百姓現在吃的就是哪個地方提煉出來的海鹽,畢竟鹽這東西,不管是從哪里提煉出來的,都是漲一個模樣的!

鹽礦的鹽總有一天能夠挖掘盡,鹽果也有季節的限制,但是這海鹽卻不一樣,只要還有海水,這鹽就不會停歇.正是因為有這一番的考量,所以莫塵之前次才沒有那麼堅決的斥責文欣小姑娘,因為他也知道,其實海鹽並沒有問題.

也正是因為那些商人想要牟取暴利,所以這海鹽有毒的說法,才會廣泛流傳,老百姓這才不敢貿然的去食用海鹽,也只得從店鋪里面買鹽來吃.

雖然這做大型的鹽商是不可能了,但是山海村這樣偏遠的地方,這暗地里買賣,被盯上的可能就要小很多.

這山海村確實很偏僻啊,不然這樣一個好地方應該不會有人放過才對!不過這腦中轉了幾個彎,就想到了文欣這丫頭特意拉著自己跑到海邊的意圖了.

"行啊,你這鬼精靈的丫頭,找大叔出來,是想讓大叔去煮鹽賣鹽?"

見莫大叔猜到了自己的用意,文欣也不躲著了,從石頭上起來,坐在莫塵的身邊,嘿嘿笑道:"莫大叔,你是對妞妞好的第二個叔叔,之前那個叔叔教了妞妞很多有用的東西,這海灘上的海鮮就讓妞妞賺了不少銀子.可是奶奶去給姐姐們贖身就沒有了,奶奶還沒有去見姑姑們和舅公,可是家里已經沒有銀子了,在靠著買這些海貨,那不成還要再等五年麼?"

"妞妞不想看奶奶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去海灘,要是不小心遇上海潮…妞妞也不想家里沒地,奶奶卻要天天的去問誰家有活要干.所以妞妞想快快賺大錢,給奶奶建大房子還要買地,讓奶奶去看姑姑們,也把舅公接過來跟我們一起住,還有三個姐姐,奶奶說姐姐年紀大了,要嫁人了,可是還沒有銀子辦嫁妝!所以妞妞上次見到這鹽那麼貴,就想起了上次叔叔說過的海鹽,既然海鹽可以吃,為啥不能拿去賣呀!"

聽到文欣賺錢的出發點全是為了奶奶,卻絲毫沒有提及要給自己買好吃的,穿漂亮衣服什麼的,莫塵心里就熱熱的,這種無私的親情,直到現在都是他那麼渴望又不可及的東西.

莫塵抬了抬頭,看著遠處的山,這才開口道:"既然妞妞想煮鹽賣,那就去煮吧,不要擔心別人會說你,大叔會幫你去跟村長伯伯說的.不過妞妞這鹽可不能光明正大的賣出去.恩,這個你也不懂,以後你把煮出來的鹽給我,大叔幫你拿出去賣錢,怎麼樣,相不相信叔叔?"

這才是文欣最大的目的呀!大叔能親自出馬,把事情攬在身上在真是在好不過了,而她只需要在家里面,空閑或者無聊的時候,煮上一鍋兩鍋的海水就行了,這個簡單輕省呀!

頓時文欣的頭就小雞啄米了,"真的麼,謝謝大叔!"想了想文欣睜著大眼睛期待的看著莫塵,道:"大叔,我能讓二狗哥哥他們一起煮鹽,然後把鹽給你拿出去賣錢麼?"

莫塵看著文欣,哪里還有不懂的,摸著文欣的頭發,大叔爽快道:"行,你你們煮出來的鹽,都可以交給大叔拿出去賣!"多一個少一個人有什麼區別?這種幫助人的感覺,其實很不錯!

接著文欣指著海灘上已經爛的不能再爛的船體,歡快的跟莫大叔說道:"大叔你說這大海有多大呀?穿過海洋,會是什麼地方呢?福安哥哥正在跟柱子哥哥衙門造船,真希望他們能造出大船,哥哥們說了,以後妞妞也可以做船去看看大海呢!在海洋上會是怎麼樣呢?好期待!"

是呀,很期待,他也很期待啊!莫塵順著文欣的手,看著那些爛船,然後看向了大山,在望向了不知通往何處的海洋!海洋的另一端又會是什麼地方?絕對不可能是近處的另一個村子!

熟知大山范圍的莫塵知道,除了靠近京城的北方那邊有一處能見到海,還有現在突然遇見的山海村,其實他們所在的這個國家,已經沒有地方接壤海洋了.所以海的另一端,必然是另一個國家了.

就在莫塵還想著大海另一邊的情況的時候,這邊文欣又已經嘿嘿奸笑了,莫大叔思緒一回來,就聽文欣充滿憧憬的話,聽到話中的內容,莫大叔不禁感歎自己遇到了一個大財迷.

"嘿嘿,大叔,現在大家都在制作冰塊呢!聽鐵蛋哥哥和二狗哥哥說,他們家現在的地窖里面,已經堆了不少的冰塊了,而他們每天撿來的一些蝦蟹什麼的,都丟到冰塊里面凍起來了.不過冰塊還少,不能完全的凍住,但是也防止可那些東西壞掉臭掉呢!等咱們冰塊多些,到時候就能把海魚什麼的都凍住,然後咱村子通往外面的路一通,哇,咱們的海鮮就能拿出去賣錢,就是不買海鹽也沒有關系了呢!"

不過聽到文欣說起冰塊,莫大叔這心里對于文欣口中的那個叔叔,卻更加的好奇了,不知道是什麼人,居然能想到用硝石來制冰塊,而這種逆天的方法,在外界卻並沒有人熟知.

可想而知,那個人並沒有傳揚出去,但是這人又為什麼會交給一個村里的小孩子呢?是因為不擔心這個孩子會把事情宣揚出去?還是希冀借一個小孩子無心之口,把這個方法傳出去?難道那個人真的只是想要幫助這個偏遠窮困的小村子?

莫塵實在想不明白,對于這個叔叔,他曾經問過,村長王木林已經確定過,這個人並不像是文欣口中的,是村里的某個叔叔,山海村並不存在這樣一個人.他應該和他一樣來自山海村的外面.

難道會是海的另一邊?莫塵想到這個人,熟知那麼多海洋的事情,又是突兀的出現在山海村,這個村子除了山便是海了,而那個人不太可能是穿越大山進來山海村的,那就只能來自于海,比如像他這般?莫大叔這樣胡亂猜想著!

莫塵當然想不到,這這莫須有的叔叔不過是五歲的小姑娘文欣,杜撰出來的,而那些所謂的教導的只是,也不過是她本人,那來自于異世界人人皆知的東西.

太陽已經完全跳出了地平線,接下來文欣也沒有再跟莫大叔說什麼,什麼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來,急不得!想著鍋里面煮著的粥,想必已經軟糯香甜了,于是文欣拉著莫大叔往回走!

來干活的眾人,已經走光了,想必也是回去吃早飯了,雖然這邊才干了不過兩個多小時,但是看著那已經見不到蒿草,就連石頭都被挪移到了一邊,已經微微平整的地方,文欣又不得不感歎這些,叔叔伯伯嬸嬸們的干勁,以及速度,今早老的人也才不過20左右吧!

"大叔,村長伯伯已經回去了,今早你就到我家吃早飯去吧,我有煮很多白粥哦.要不要去嘗嘗奶奶做的咸菜?配上白粥可好吃了."

莫塵想了想,這個時候村長那邊必然是已經吃上了,他現在過去也有些不好意思,在見文欣雖然在邀請他,但卻直接拉著自己的手往家里面走,也便點頭道:"成,那大叔就不客氣了,明天大叔去鎮上給妞妞帶糖葫蘆吃!"好似那天這孩子是挺喜歡,那紅通通的小甜果子的吧.

文欣也不跟他客氣,"好耶,謝謝大叔!"

文欣倒是很欣喜莫塵的態度,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那麼的奇妙,相處了多年的人,你未必會真心相待,但是有時候有些人,你看對了,就沒有別的心思.莫塵這番不推拒,爽朗的性格,細膩的心思文欣很喜歡.

回去的路上,文欣心里暗自數著手指頭,恩,現在家里預備做醬油,還有每天趕海也有所成,村里淺海區已經能夠捕到些小蝦小魚,那冰塊也在人工制作中,未來這海鮮也占有一席之地,再加上她現在又能偷偷煮鹽,拿來給大叔拿去賣,這些都是家里有可能進項的項目.

這樣一步一步的來,她完全不愁自己家會富裕不起來了,好日子指日可待.

"奶奶,我回來啦!"

屬于溫馨軟糯的聲線在院子里面響起,文奶奶聽到聲音的第一時間,就從廚房里面出來了,看著奔著她而來的文欣,已經有褶皺的臉,笑意吟吟.

前世的文欣是不會這樣大喊大叫,但是這一世,這一世和奶奶兩個人相依為命,空蕩蕩的院子,早出晚歸的奶奶,那道時不時不經意總是孤寂的背影.讓文欣不知什麼時候,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但凡她出門回來,知道奶奶在家她便會高聲宣言自己回來了.

文欣想要打破奶奶的沉寂,也想要打破自己心里時常的空茫.這個家里還是缺少人氣了,原本以為三個姐姐回來了,這種情況會好些,但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看著奶奶的笑臉,文欣也不禁揚起了笑臉,"奶奶,我邀請了莫大叔來家里吃早飯,怎麼樣奶奶?"文欣奔到老人身邊,挽著老人的手,抬頭期待的看著老人.

文奶奶撫摸著文欣的頭,笑著對文欣身後的莫大叔道:"應該的應該的!莫小兄弟快進來,這粥還在鍋里熱乎著呢!"

"奶奶,姐姐們還沒有起來嗎?"進了廚房文欣並沒有看見那三個姐姐,有些奇怪的問正在舀粥的奶奶.

文奶奶舀粥的動作明顯的一頓,接著又若無其事的把鍋里面剩下的粥舀上來,這才說道:"剛剛奶奶已經去叫過了,她們說已經吃過了,就不出來了!"

"哦,是麼?"文欣不過是下意識的問了一句,對于答案是什麼她一點都不在意,不過等到粥被端上來的時候,文欣這臉可就黑了.

伸手拿著勺子,往大碗里攪了攪,看著清透的水,這沉浮的米湯,只是一看文欣就能夠確定這粥里面,肯定後來又加了水上去.她就想不明白了,那三姐妹的肚子到底是有多大,她可是煮了一整碗的米,單單是粥,足夠五個成年男人的分量了,現在卻差不多都是米湯了.這三姐妹,怎麼就吃下去那麼多渣的?她們這幾年是去做乞丐了,而不是去大戶人家做丫鬟了吧?

不過文欣這一番動作卻是讓文奶奶誤會了,臉色有些黯然,不過想起還有外人在,勉強收起心思,放下手中端著的咸蘿蔔道:"妞妞乖,快給你莫大叔盛一碗粥,你莫大叔可是把做飯的活計交給了奶奶來做,你這瘋丫頭今天也別出去玩了,給奶奶打打下手."

文欣一抬頭,正好看到奶奶消逝的那一道黯然的目光,再想想之前奶奶的視線,頓時知道奶奶這是誤會了,而奶奶說自己幫莫大叔做飯,其實還有潛在的意思也是再說,在大叔房子建好之前,自己能夠吃些好的吧!同時奶奶肯定又是在黯然,自己不能夠給自己的孫女更好的.

文欣心里輕輕歎了一口氣,表情卻沒有一絲泄露,放佛沒有發現什麼,也沒有聽明白奶奶的話,拿起碗笑嘻嘻的說道:"嘻嘻,奶奶,不用你說,我就准備給大叔舀一碗,還有奶奶妞妞哪是瘋丫頭啦,妞妞本來就准備給您打下手的好不.哼,妞妞還有讓大叔給買了一副大腸呢,這可是妞妞答應了大叔,要給大叔做好吃的爆炒大腸吃來著,當然要妞妞來做啦!"

文欣把渣都舀給了莫大叔和奶奶的碗上,根本就不給兩個長輩拒絕的機會,不過看著桌上簡單的咸蘿蔔和清可見底的湯水,文欣臉也不禁有些紅,這還是請人家來家里吃飯呢!

文欣拿起筷子的手不禁緊了緊,最後文欣的眼中閃過一抹堅定,輕輕的放下筷子,道:"奶奶,莫大叔你們等會兒,先別吃呀!"說完就跑了出去,直接跑到了後面的菜園子里面.

不確定奶奶會不會跟來,文欣直接藏身在芭蕉樹後面,靠著芭蕉葉碩大的葉子遮擋,文欣快速的進了空間,然後把自己閑時做的蝦肉醬,以及涼拌海帶絲,從倉庫里面拿了出來.

當然她其實更想把自己做的鹵野雞肉拿出去,可這個東西不好解釋,所以文欣就決定還是拿著蝦肉醬出來.這個東西好,她不時就會去海灘撿海帶什麼的,奶奶之前都不在家,大叔對自己家也不熟悉,所以這個東西拿出來也沒有什麼問題.

有了這兩樣東西,至少這早餐不會這麼單調吧?文欣摸了摸下巴,看了看倉庫,那一排排整齊擺放好的東西,確定沒有更普通不被懷疑的東西之後,這才抱著裝著蝦肉醬和海帶絲的兩個小壇子出了空間.

兩個壇子,一個壇子就有5斤重,兩個壇子就有10斤,文欣就這樣抱著,還真有點吃力,幸好這距離不是很遠,在到廚房門口的時候,被莫大叔及時的接了過去.

"乖妞妞,你這拿的什麼東西?"

文奶奶確定自己家里面,沒有這兩個小壇子,至少自己走的時候是沒有的,看著那一看就是新的壇子,文奶奶暗想定然又是文欣上次,跟著孫家小子出去買回來的.

但是現在吃早飯的時候,文奶奶可不信自家孫女會那兩個空壇子過來,主要的一定是壇子里面裝的東西!所以等莫大叔把兩個壇子放到桌上的時候,文奶奶摸著壇子,面上好奇的問.

就連莫塵也好奇,這會兒這丫頭怎麼抱了兩個壇子過來.不過很快,莫大叔就想起了之前,去鎮上的前一天,這丫頭帶自己看的原本要拿出去賣錢的諸多的壇子,那里面裝著的稀奇古怪的吃食,難道這兩個就是?

"嘻嘻,奶奶快打開不就知道了?"說著自己也上手,提溜過另一個壇子,把封口的油紙取掉,一種特殊的香氣立馬從壇子里面散發出來,正是文欣無聊的時候搗鼓出來的蝦肉醬.

蝦肉醬這個東西,原本是文欣又一次實在嘴饞的時候,在空間里面做了包子以後,剩下了些肉餡.她想著反正放倉庫不會壞掉,就趁著興趣上來了,多弄了些做存貨,也省的以後再想吃的時候,還要麻煩在弄肉餡.想著這些東西弄熟了,還可以拌面條,粉絲,還能配粥吃都可以,于是就弄了那麼一壇子熟的醬,存放在了倉庫里面.

這個醬里面她弄了醬油的,正好也不用奶奶遲疑,去試探家里面的醬油了.因為這醬本身是肉餡做的,所以里面可不單單是蝦肉,還有雞肉和香菇,之前之所以遲疑,完全就是因為,這個東西,她不確定以自己一個五歲的農村小鬼,是不是能夠弄得出來.

不過,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她之前防備這猜疑那,擔心這個踟躕那個,這樣瞻前顧後未必就好.

與此同時,奶奶也打開了她手中的那個壇子,頓時一股酸酸辣辣的味道就飄了出來,奶奶一個沒有防備,頓時轉身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看著文奶奶在揉著鼻子,文欣無良的嘿嘿直笑,她自然是知道奶奶這是被辣味給嗆的.想當初,她可是加了不少的辣椒來著.文欣吸了吸鼻子,神情有些陶醉,唔,這股味道,哎喲,口水流出來了.

相比起這肉醬,文欣還是比較哈涼拌海帶絲.遙想當年,還是小學的時候,那個時候辣條才剛剛出世,伴隨而來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辣制品,這海帶絲也在其中,自然也同樣得到了她無比的青睞,只在辣條之下.

唔,那時候好像才兩毛錢一包的小包裝海帶絲,只要零錢充裕的情況下,她都要買來吃,即使辣的滿臉淚也絕不放過.海帶能讓她那麼惦記,除了因為那些暴爽的辣勁,還因為海帶是她那個年紀沒有吃過的東西.

不過所有的東西,都是盛極必衰的,不管是辣條還是海帶絲,甚至任何其他的東西,商家們為了暴利,這東西自然做的就越來越敷衍,假冒偽劣也越來越多,想要在找到最初的味道,那是完全的不可能了.長大後,隨處都能夠買到新鮮的海帶,自己也都能夠做涼拌酸辣海帶絲了,她在家便會經常弄來吃.

恩,說遠了.她只是想說自己對于這酸辣海帶絲的鍾情,以及執著?

"嘿嘿,奶奶,這是妞妞做的喲!那個涼拌海帶絲您是知道的啦,這壇子是妞妞用蝦肉做的,里面加了醬油呢,奶奶您嘗嘗!"說著,文欣拿來一個乾淨的調羹,使勁的往壇子里面挖了一大勺,放入自己的粥里面,看了一下又加了一大勺,這才用自己吃粥的勺子攪了攪自己的粥,看著不那麼水的粥,這才覺得滿意了.

抬頭,看著一邊驚呆的莫大叔以及奶奶笑道:"奶奶,大叔你們吃呀,可好吃啦!"為了增加信譽,文欣毫不客氣的舀了一勺粥,咕嚕一聲吞下肚,然後有些誇張的砸吧了一下嘴,接著就快速的吃起粥來.

當然,文欣這樣的表現,其實也是為了掩飾自己有些緊張的心情,沒辦法啊,她最擔心的問題就是,奶奶會問她各種她不知道怎麼回答的問題!應付人,實在不是她的強項!

莫大叔早就聞到了香氣,不過同樣的,引起他強烈的食欲的,還是那散發著酸辣的海帶絲.奶奶呢?摸完鼻子,她也好奇了,不過她好奇的是蝦肉醬,而不是海帶絲,這個東西,她已經完全不稀罕了.當然蝦肉她也是不稀罕的,主要的是她聽到了文欣說的,里面加了醬油,這個文欣才說過的,可能成為她們家營生的東西.

這下也不用文欣在勸說了,莫大叔和奶奶都坐了下來,文奶奶首先是把海帶絲給掏了一些出來放到盤子里面.因為蝦子在山海村是非常普遍的東西,所以文奶奶是一點都不稀罕也不心疼,也學著文欣,舀了兩勺子蝦肉加到粥里面,吃起來!

這特別的問道一道嘴里,文奶奶就瞪大了眼睛,這…這就是那什麼醬油的味道?好吃,真好吃,她一輩子都沒有吃過那麼好吃的味道.文奶奶胃口大開,而另一邊,莫大叔已經在吃第二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而味道太強大了,這一直都沒有露面的三姐妹,居然罕見的來到了廚房!

"咦,好香啊,奶奶,你們這是在吃什麼呢?"二丫頭春香的聲音出現在廚房門口,文奶奶三人驚訝的抬頭,就訝然的發現,三姐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進了廚房,眼睛骨碌碌的也不知是不是好奇的,張望著桌上多出來兩個壇子.

沒有等文奶奶說話,春香卻已經奔到了桌子前,探頭看向了兩個壇子,那酸辣的味道沖刺在鼻尖,反而壓制住了另一個壇子里面的蝦肉醬的清香,不過那蝦肉醬烏黑的顏色,細碎的醬,也完全就沒有引起春香的注意.倒是一邊的春曉,時不時的把目光探向了蝦肉醬壇子.

而大姐春梨,早已經到櫥櫃里面重新拿了三雙乾淨的碗筷,一一分給了春曉和春香,而自己的筷子已經毫不猶豫的夾向了,盤子里面的海帶絲!

"奶,您怎麼能這樣,我們可是您的親孫女,有好東西怎麼還藏起來,不叫我們吃呀!"春梨一筷子就把半盤子的海帶絲,給夾到了自己的碗里.

不僅是文奶奶,就連一邊的莫大叔和文欣,都皺眉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放下了碗筷,就這情況他們也沒辦法故作輕松的吃早餐呀!莫大叔從第一天就見識到了這三個姐妹的不禮貌,但是那個時候畢竟也沒有接觸多少,他也就不說什麼了,在如何他也是一個陌生人,說不上話.再說這三個人他本身也不感冒,更是不會在意那麼多.但是…莫大叔看著一邊乖巧的文欣,再看看這據說是丫頭親姐姐的三個女孩子,這真的是親姐妹?沒有被掉包?果然,即使是同一個娘肚子里面出來的,差別也是有可能很大的麼?

莫大叔本來就是那種比較冷情的人,為人也因為自小的生活環境和接觸的人群,變得不是那麼相信人.對于外人,想要獲得莫大叔的好感和信任是很難的,但是想好讓莫大叔厭惡也是很難的,因為他完全就不在意,他完全可以把你當做不存在.但是這三姐妹一出場,就已經讓莫大叔很是皺眉不感冒了,再次出場,完全就被莫大叔給厭惡了,可見三姐妹多麼的強悍.

"是啊,奶,您也太偏心了吧!雖然我們離開家那麼多年,但是咱三個不也都是您的親孫女?"春香故意擠進了文欣和文奶奶的中間,以她站著的姿態,眼角下憋了一眼文欣,嘴角撇了撇,然後又故作親密的倚在文奶奶的身邊.這話說的那是一點都不經過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