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照樣逛街去
"嘿,大姐,你還說我急呢?你這不也是!"看著春梨皺起了眉頭,春香也不再打趣,說道:"你還別說,那小丫頭就是個傻的,還真以為我們當她是親妹妹呢!我問什麼她還真一點都不隱瞞,全跟我說了,還有我沒有問道的,她都主動的跟我說了,有夠蠢的!"

"行了,誰聽那丫頭怎麼蠢,快給我們說說情況!"春梨打斷了春香,她可是急著聽具體的情況,特別是這個千樺鎮的情況,可不想聽亂七八糟的其他的.

能不著急麼!這可是關心到她未來的終生大事,主要是未來的榮華富貴!

"好吧大姐,我就具體的,一樣一樣的跟你們說!"春香也是急著把消息告訴兩個姐妹,只有三個人統一戰線,這離開村子才有望,要是她一個人,要辦成事,就要困難的多!

特別是大姐,這長的比她們好看,又是做了二等丫鬟的,月錢也比她們的多,有錢好辦事,她們哪個不懂,這出了村子,還不定就要靠著大姐.

春香就是月光看著春梨嬌媚的臉蛋,心里不禁又妒忌起來,如果不是大姐長的比她好看,會被選上二等丫頭,還被少爺給看上?明明她在府上更討巧,干活也更細致!偏偏她就是連三等丫頭都沒選上,被放在府里只做了個掃地的,比三妹都還沒出息.

于是春香就把從文欣那里打探到的,有些實況,有些誇大,有些甚至就是假的消息,又細細的跟春梨和春曉說了,果然兩人聽了,比春香更加的想離開山海村這個窮地方了.

更讓她們沒有想到的是,別看千樺鎮不繁華,但是這有錢人居然那麼多,她們當初下馬車的地方,只不過是千樺鎮,最最貧窮的地方,那富裕人家的地方,是在另一個街道,所以她們都沒有看到.

三個姐妹的心思,文欣雖然不知道,但是多少也能猜到些的.生長環境不同,所接觸的人群不同,這觀念自然不同,所追求的也必然會不一樣.

文欣深信,在大環境下生活了那麼多年,沒有人是想要在回到窮地方生活的.特別是這個大的環境,是在古代!除非是腦袋壞掉了,才在富裕的環境下生活過,還回到窮鄉僻壤什麼也不方便的鄉下.

春梨三姐妹,本身就是從窮地方出去的,見識過了外面的繁華,怎麼可能甘願蝸居在山海村這樣偏遠,連上個鎮都九曲八彎的鄉下村子.于是這三姐妹的心思,可不就好猜了,更何況那三妹在她面前,可也沒有掩飾.

第二天,天還不亮,外面還是透亮的月光,文欣就被文奶奶搖醒了,文欣知道時間到了,也就沒賴床,沒讓文奶奶給自己穿衣服,就自己洗漱好.被奶奶送出院子,一老一少就發現,莫大叔已經等在了門口.

莫塵等在門口,是想著昨天文欣說了要帶東西去鎮上,又想到文欣家離村長家太遠,這才過來接人.

"莫大叔,你咋來了?"文欣詫異的看著門口魁梧的大漢,沒想到對方居然來了她家等著,這村尾到村頭,可就要兩個時辰,莫大叔腳程快些但一個時辰多那也是要的吧!這大叔可得起的多"晚",估計還沒睡下多久就起來了.

莫塵沒有回到文欣的話,而是首先向文奶奶問了個好,然後看著文欣身邊空無一物,而疑惑的問道:"你的東西呢?"

"嘿嘿,大叔我等會兒在跟你解釋呀!"文欣一聽馬上打斷了莫塵的話,然後跟文奶奶說道:"奶奶,您看莫大叔過來接我了,您就不用送我了,快回去再睡會兒吧!"

文奶奶也沒有在意莫塵之前的問話,看著魁梧的莫塵,道:"大侄子,我這孫女就麻煩你了,不過這孩子是個乖巧的,不會亂跑."

,莫塵也明白文奶奶的擔心,安撫的保證道:"嬸,沒事兒,放心我會把妞妞完好的帶回來的,您就回去睡吧,村長還在等著,我這就帶著妞妞走了."

"誒,有你和村長在,我放心!"

見文奶奶沒有要先進去的意思,莫塵也就一把把文欣抱起來,跟文奶奶道了個別,轉身走了.

文奶奶目送著兩人離開,見著自己的乖孫女一直在朝著自己揮手,直到再也看不,這才轉身回去了,不過這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雖然知道有村長在,但這心里也是放心不下.

文欣到了村頭,這才發現已經有很多人在等著了,這是文欣第一次看見,村里的人去趕集的陣容,人不多,但也不少,有十幾個,不過都是男人,不見女人.每個人身上都擔著籮筐,里面或多或少的裝著要拿出去換錢的東西.

文欣以前都是聽二狗子說,但是二狗子也沒有見過,只是說要去的人大家集中在一起走.村里的人誰家有東西要拿出去賣錢,但是不去鎮上的,就會拖去的人一起帶出去,但要付幾個銅板的費用.

文欣到的時候,村長大伯笑著看了一眼,然後數了數人數,在文欣後面在來了兩個人之後,這才喊了聲"出發",一行人便浩浩蕩蕩的出村了.

到了孫家屯,大家並沒有停下,文欣就知道他們是不坐牛車了,可能是要抄近路走,文欣想.畢竟走大路的話,還是坐牛車快些,但是抄小路,那就要走路快了,這牛車也過不了小路,那都是小山道.原本沒有路,被一代又一代的人走出來的.

文欣的猜測果然沒錯,山海村的村民是選走小路,看來以前他們也是這樣的,所以大家要集中在一起走,雖然這小路靠的山,都不是深山,但是誰也不能肯定,這些矮山,就沒有群居的野獸.所以萬事還要小心的好.

來趕集的都是村里年輕力壯的漢子,擔著那麼重的擔子,這一路居然沒有停下喘口氣,一路真就那麼咬著牙,就到了鎮上.幸好文欣是一直都是被莫大叔抱著,不然跟不跟得上大隊伍,還真是難說.

到了鎮上,村民們到的是上次孫孝泉帶文欣去的那條街道,到了這個地方,大家伙就自覺的散開了.而村長大伯走之前還跟莫大叔說了一聲,要好好照顧文欣的話,就說要去衙門給莫大叔辦落戶證明,以及莫大叔買地的地契和建房的房契去了.

至于莫大叔麼,雖然千樺鎮他不熟悉,但是他一點都不著急,悠哉悠哉的抱著文欣,首先就去找了個面條鋪子,叫了一碗雞蛋面先吃了早餐.吃完之後,就又帶著文欣開始逛街了,是真的逛街,只逛不買的那種.

莫大叔自己不急,文欣自然也不急.前兩次來了鎮上,那都是非常的趕時間的,這好不容易有了寬裕的時間,文欣也好好的觀察起來,反正她現在還是被大叔抱著,一點都不累,還不怕迷路!

等逛的差不多了,莫大叔這才抱著文欣開始做起正事來!莫塵來鎮上是做什麼的?自然是來采買建房子的磚瓦等材料,以及找一個專業的建築工程隊的.

至于那修路的事情,那是屬于造福百姓的事情,而且莫大叔要修的還是那種最最短的,從山海村通向千樺鎮的大馬路.

這一路上主要要弄的還是隧道,一般人可做不來這活計,而且中間還可能涉及到占用農田的事情.這自然就沒有誰比的上專修官道的政府部門,不管是專業上來說,還是協調上面來說,都是最適合不過.

所以這個事情,自然會有村長大人去找衙門,去請最專業的隊伍,莫大叔只管出夠錢就好.

莫塵或許是不了解千樺鎮的,但是修建一個房子,要找什麼人,采買什麼材料,這流程,他還是知道一些的,就是不知道的那些,也仔細的詢問過了村長大人,這才是莫大叔這麼悠哉逛街的原因了.

千樺鎮其實很大,文欣兩次來過的街道,也不過是千樺鎮的一角,還有很多地方是文欣不知道的,或者也是山海村村民們也都沒有去過的,而現在莫大叔帶著文欣來的地方,便是文欣陌生的地方!

這里的街道比起之前的兩次去過的地方,一看起來就比較乾淨整潔,同時也沒有那麼擁擠喧鬧,街道兩邊都是各色的店鋪和酒樓,客棧,茶樓,看起來就比之前去過的那些高檔!

莫塵直接帶著文欣,就找人問路,到了一個名叫徐記酒家的酒樓.徐記酒家是在一個巷子的盡頭.在眾多的酒樓之中,除了一樣的乾淨整潔,它一點都不起眼,但是不管它的品級如何,說到底,這就是一個吃飯的地方!

他們之前才剛剛吃完早飯,所以文欣不認為莫大叔是帶著自己上館子里面吃早飯,而現在離中午也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所以也不可能是吃午飯,晚飯就更不可能了!

就在文欣暗自猜測莫大叔帶著她上酒樓做什麼的時候,莫大叔已經找上了酒樓的掌櫃徐彙.

"大掌櫃您好,我是山海村村長介紹過來的.我聽說您家弟弟是造房子的好手,手底下也有些關系,能買到更實惠的建築材料?我最近需要建一個新房,村長說來可以來這里找您?"

徐彙是一個纖瘦的中年男人,看起來就有四五十歲的年紀,當然實際年紀不知道,莫大叔雖然已經是大叔級別的了,但那是對于文欣這些小蘿蔔來說的,實際上人莫塵也就不到20歲,在徐彙面前,可就得尊聲老了!

莫塵正是受了村長的指引,為了方便,想一次性的把事情辦好,既然是村長介紹的人,信譽自然也是過的去的,所以莫塵也不擔心自己被騙了,就找上了這徐記酒樓.

因為莫塵要建的是青磚瓦房,但是村里的人最多也就只能造造泥房子,所以這青磚瓦房自然就只能另請人了,但是這壯勞力,倒是可以請村里面的人!

徐彙站在櫃台後面,莫塵沒有到來之前,他正愁眉苦臉的想著什麼,對于莫塵到來,臉上雖然沒有不耐之色,但也漫不經心.他不為別的煩惱,正是因為自己的弟弟的事情.

徐家現在只有他和弟弟兩兄弟,他們算是相依為命長大的,所以兄弟之間感情很好,同時他們也都是從農村里面出來的,這徐記酒樓就是兄弟兩個創下的基業了,不過弟弟不喜經商,到喜歡悶頭大干的手藝活.所以作為大哥的徐彙,這才接手了酒樓,而弟弟則拜了師傅,學了一手的建房手藝.

本來一切還算不錯,但是自從兄弟兩個娶親之後,關系就不如以往那般親近了,不是兄弟之間,而是妯娌之間,總是為那麼一旦生活上的小事斤斤計較.

如果不是生活在一起還好,問題他們兩家就是住在酒樓後面的院子里,他每天要忙活酒店的事情,但是弟弟,卻不是每天都能接到活的.剛好這三個月來弟弟都沒有接到活,家里婆娘又在耳邊叨叨,他這心里頭都快被煩死了,又替弟弟著急.

徐彙不止一次的跟弟弟提,要麼就回酒樓一起工作,可弟弟說什麼不答應,徐彙這些天愁的都不知道掉了多少頭發.這不,一聽莫塵是找弟弟干活,而且還把采買的事情,都一並的交給了弟弟,徐彙頓時打起了精神,樂呵呵的笑眯了眼睛.

"誒?小兄弟這是來找阿全干活的?快,快,這邊坐!"阿全正是徐彙的弟弟許全,徐彙把莫塵引到一邊的座位上親自給上了壺茶,這才能抬起頭朝著後院吆喝:"阿全誒阿全,有人找你干活來了,快出來!"

"小兄弟,你坐,我這兄弟可能正在廚房那邊,一會兒就來!"告了聲罪,徐彙也坐在另一邊.

很快,後院的簾子被掀開,一個看起來比徐彙年輕不少的中年男人走了出來,見跟徐彙坐在一起的莫塵,知道這就是找自己干活的人了,立馬走了來.俯身做了一個輯!

"是這位小兄弟找徐某人做活?不知是在何處?是否需要上門看地方?有什麼要求?"許全也是急了,從來都沒有三個多月都沒有接到活計的情況,最近嫂子又在耳邊叨叨,難為哥哥在一邊看著難做,自己也難受,現在有人找上門,他自然是希望能夠接下來,所以問的就有些急了.

"這就是許叔吧!我是山海村的村民,也是外省流落到這邊,最近才落的戶,村里頭沒有多余的屋子,這不正需要建個房子落腳.我們村長就給我介紹到你這兒了,聽說你這兒還能包辦采買,能實惠不少,我也嫌得麻煩,所以就想連帶采買的事情都交給許叔了."莫塵也不客氣,也不在意對方的急切,直接開口.

"這地方也不用再看了,我們村子畢竟太遠,來回可不怎麼方便,我也想早點把房子建好,許叔是老手了,交給您我放心.我要建的屋子也不大,但都要是青磚瓦房,還要圍個院子,大概有300平大小,主要是院子."

"屋子建個三間,一間主屋一間客房一間廚房,在側邊在加一個耳房和柴房,樣式大小就一般規格的那種,不過在廚房里側加一個洗澡的小房間.至于圍牆,因為屋子是建在村尾靠著大山,所以要建個10米高才行,所以還請麻煩許叔給計量著材料.多了幾磚幾瓦的沒事兒,可千萬別計算少了,省的麻煩."

莫塵喝了一口茶,一口氣就把自己的要求說了個通,也沒有什麼是不明白的!文欣在一邊暗自點頭,這樣吩咐,最好不過了,不用一趟一趟的跑,這邊說一聲那邊說一聲,這邊買什麼那邊又要買什麼,不得累死.以後要是她也造房子了,也來找這個大叔好了,一條龍服務方便啊!就是貴一點也沒事兒呀,何況這邊是反而是給了便宜.

"那是否需要請壯勞力?"許全沒有想到一來就是一個大生意,這一邊搓著手,勾著笑問道.

"這個就不用了,村里有年輕的勞力,許叔就帶著你的徒弟就夠了,如果許叔沒有問題,還請許叔給立個字據,我好給定錢.這活我希望越早越好,你放心,我給幫吃包住,直到活計忙完了."

這包吃住,還是文欣不經意提出來,跟村長合議過的,覺得這樣很好,反正這許全也就三個徒弟,加上他自己,也只需要兩個屋子,村里還空的出來.

難得遇上這個一個爽快不計較的主,許全立馬點頭道:"誒,成成,按照小兄弟的要求,這房子倒是簡單,主要還是那青磚圍牆,10米高,需要不少的磚塊,小兄弟要是放心,這定錢就給個10兩吧!活兒你不要擔心,明天我們就把材料先給你送去,後天我帶著徒弟就能夠上工,還請小兄弟你那邊也准備妥當."他說的自然是指吃飯睡覺,以及幫工的問題.

事情談的很順利,雙方都很滿意,連在文欣看來顯得非常麻煩的事情,也不過就半個小時就給商量妥當了,直感歎這古代沒有那麼多的計較,也沒有那麼多的防人之心,有信譽好辦事啊.

"走,小丫頭,咱去買食材去,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去買!"

莫大叔似乎對于自己有一個新家也非常的高興,一出了酒樓,就興奮的把文欣給抱到了他寬厚的肩膀上坐著,猛然的動作,還把文欣嚇了一跳,急忙的抱住了莫大叔的頭,惹得莫塵哈哈大笑.

路邊的行人,也都被他們給吸引了目光,瞧的文欣一陣臉紅,除了小時候坐過老爸的肩膀,這麼大了,可沒有在跟異性有過這麼親密的接觸,雖然這身板是個小蘿莉,但是不能否認,她的內心已經老得不能再老了好不!害羞好不!

文欣低著頭,恨恨的揪著莫塵莫大叔有些刺人的頭發.不過好在路人都以為他們兩個是父女關心,所以好奇的目光都帶著理解,而沒有其他的異樣,甚至還有一個小女孩看到,都羨慕的要求一邊的父親要坐高高.

這番開懷絲毫沒有了之前一直面癱的表象,倒是也把文欣給驚奇到了,等臉上不在那麼炙人,文欣挑了挑眉,直接說道:"我要吃紅燒魚,燉排骨,紅燒茄子,釀豆腐!"一口氣點了四個菜,那真的是一點都不客氣了,哼,別以為她沒有看到,大叔剛剛掏錢,那可是一張百兩的銀票呢!驚得許家兄弟都到處給找零呢!

大叔是有錢人啊!既然有錢,大叔心情又好,何必客氣呢!

"哎喲,你這小家伙倒是不客氣,成,就按你說的!走,莫大叔帶你去買豬肉去!"

文欣癟了癟嘴.切,以為她很想吃豬肉?又不是啥好東西,過去的幾十年她都吃膩了好麼!好吧,那是過去,這來到古代的五年,那是豬肉沫子都沒有沾過,確實有些想念那個味道了.

不過買這些之前,文欣猛然想起,這大叔建房子,這住還能夠借住,這做飯哪兒做,總不能在村長伯伯家做好了,然後在提到工地?可不近啊!而且大叔是要把屋子建在她家對面,飯在他們家做倒是挺不錯,但是家里那三個不省心的…不會弄出什麼幺蛾子吧!

得,又想多了不是,似乎經過那一次,她的防備之心也變得越來越重了,只要是第一感覺不好的人,就很難在她心里扭轉.而第一次就變現奇差的人,更是在她的心里大了大大的叉,不管做什麼都要防備和猜忌,就像現在對待那三姐妹一樣!

這樣不好,很不好!

"怎麼不說話了,在想什麼?"都到了賣豬肉的地方,頭頂還是沒有聲響,莫塵感覺有些奇怪,于是出聲道.

"啊?哦,沒什麼,我這不是在想,大叔你買食材之前,是不是也要先買些鍋碗瓢盆.鐵鍋菜刀什麼的?"

"哦?怎麼這麼說?"莫塵還真不知道文欣的小腦袋瓜子在想什麼,對于工人的吃飯住宿等問題,他和村長自然也不可能沒有考慮到,而文欣小姑娘,會想這些,就讓莫大叔奇怪好奇了.

"啊,難道不要買這些的麼?那大叔以後怎麼做飯,怎麼吃飯呀!"文欣故作懵懂無知.是啊!做飯可不就要用上這些麼!

"是,是要買,等會兒我們就去!"莫塵也想了想,覺得到時候靠文欣家一個廚房要做那麼多飯,還真的是做不過來!

之前商量的時候,村長就說過,到時候可以借用文欣家的廚房,到時候也就算是請文奶奶給他們做飯,到時候就給些工錢和柴火錢.不過現在想想,小丫頭家貌似之後只有一口鍋,而且碗也不是很多.恩,看來還真要買一口鍋,買些碗筷來!

"兄弟,要些啥,我這豬肉都是早上剛從村里面送過來的,新鮮著呢!看你閨女的可靈樣,咋樣,兄弟買點肥肉給孩子補補?"賣豬肉的大叔看著莫塵和文欣,直認為對方是一對父女,見莫塵站在攤子上,一直沒說要買什麼,他不禁開口.

那豬肉一看就新鮮,當然造假也不是文欣這眼睛能夠看得出來的,就比如現代那些注水不嚴重的豬肉,她就看不出來.不過,這古代環境,應該沒有造假豬肉才對!

"給我來十斤肥瘦相間的,五斤全肥的,你這大骨頭也給我來兩根!"

土豪啊,不問價錢就買!文欣頓時眼睛亮閃閃看著莫大叔的大頭顱,不過她也沒有忘記喊道:"大叔,還要一根大腸!"原滋原味的大腸,還是酸菜爆炒來的爽啊,下飯經典!

"丫頭,這大腸不好洗,也沒有肉,咋想吃這個?"

聽見文欣要求,莫塵詫異!他之前雖然是富家子弟,但是也知民間疾苦的,這個大腸味道雖然不好,但是處理乾淨了也是能吃的.沒多少錢的人家饞了,自然就會花個兩文錢買一副大腸來吃也不過是費一些時間處理罷了.

但是現在他買的都是肉,文欣卻特意要求要大腸,這就讓莫大叔摸不清頭腦了,難不成這孩子沒吃過豬肉,不知肉滋味,所以鍾情大腸?好吧,大叔被這個想法驚嚇到了!

"嘿,大叔我知道大腸不好處理,不過沒關系啊,多費點時間就是了,大叔回去我給你弄酸菜爆炒辣大腸呀!"其實她是想吃炒了大腸的酸菜.

賣豬肉的可不管文欣兩人怎麼說,見莫塵沒有說不要大腸,也就在莫塵的豬肉上串上了一副大腸.

"來,兄弟,一共是242文,那骨頭沒有肉平時都是沒人要的,你們要也不收你們的錢,見兄弟你也爽快,那兩文錢就不收了,你就給240文,下次要買豬肉,可以定到我這兒來!"

接過豬肉,莫大叔點頭:"自然自然!"

接下來就好辦了,鍋碗瓢盆文欣也是買過的了,所以這一次自然是文欣帶的路,東西不用多好,但是一定要實用.因為房子還沒有做好,所以這一次莫大叔並不准備買那些棉被用具之類.倒是特意的去扯了一尺布,准備做一身衣服,當然這也是文欣建議的.本來大叔是准備直接花錢買成衣的,被她給攔下來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讓奶奶給做,還能收幾個銅板呢!再說不當家不知柴米貴,這大叔這麼花錢,再多的錢也是會花光的.她對大叔這人還是很有好感的,所以麼,還是要勸誡的就勸誡咯!

除了大叔的東西,中午的時候,莫大叔還帶著文欣去下了館子,當然了文欣是不覺得館子里面的菜有她以前吃過的好吃,不過畢竟也是花了幾百大錢的飯菜,還算過的去了.文欣提著莫大叔給買的綠豆糕和兩根糖葫蘆,有些口是心非的非議著中午吃的大餐.

最後文欣是跟著莫大叔坐牛車回去的,其實食材莫大叔買的並不多,用他的話來說,蔬菜完全能夠跟村里的人買,而肉的話,他還可以上山去看看,所以這一趟,食材其實也就十五斤的豬肉,這是兩天的量,多了也擔心會壞掉.至于第三天的就前一天在去買就行.

雖然兩個人沒有買多少東西,但是他們卻在街上晃蕩了不少的時間,所以回到村子的時候,已經是月亮高掛了,大概7點多了.

回到村子後,莫塵先是把買來的東西寄放在村長家里面,然後才送文欣回家.

"妞妞,你回來啦!"看見文欣回來,鐵蛋等三個小家伙,立馬跑到文欣的身邊,好奇羨慕的圍繞著文欣轉,這個時候大叔已經跟村長進屋商量建房子的事情了.

鐵蛋算是幾個人中年級最大的了,但是即使是最大的,他也沒有跟著大人一起去過鎮上,所以對于文欣能夠去鎮上,鐵蛋和英子,海子都非常的羨慕和好奇,此時圍著文欣,自然是想要讓文欣講講外面的所見所聞.

文欣哪里會不知道小伙伴們想知道什麼,看著他們睜著大眼睛,羨慕而又好奇的看著自己,時不時還把目光放在自己手上的冰糖葫蘆和糕點上面,露出渴望的神情!

"鐵蛋哥哥,來,這是鎮上的綠豆糕,是莫大叔給妞妞買的,妞妞在鎮上吃了一塊,剩下的四塊,給你們兩塊,還有兩塊妞妞給二狗哥哥和小波,豆豆吃!還有這兩根冰糖葫蘆,也是莫大叔買的,你們一根,二狗哥哥他們一根呀!"

文欣把綠豆糕拿了出來,一包綠豆糕只有小小的五塊,剛買的時候她嘗試這吃了一塊,味道還過得去,卻並沒有現代的那種綠豆餅好吃,這是一種簡單的工藝,不過可惜就是這樣簡單的工藝她也不會.

不過不會做綠豆糕她一點都不遺憾,因為她會做更好吃的各種蒸糕,好會各種煎餅,所以吃過了花費了25文買來的,味道並不如何五塊小綠豆糕,文欣就再也不饞外面各種賣相好看的糕點了.

鐵蛋三兄弟見文欣毫不猶豫的就拿出了自己的糖果和糕點,臉都有些紅紅的,雖然心里很想吃,但是良好的教養,還是讓三人同時搖頭,鐵蛋鼻中聞著糕點散發的香氣,咽咽口水擺手道:"不用不用,妞妞,這是莫大叔給你買的,你怎麼能給我們吃呢!我們不要,妞妞你自己吃吧."鐵蛋三兄弟都知道,雖然他們都沒有去過鎮上,但是比起妞妞,他們還是能夠吃上糕點和糖葫蘆的.

看著三人的表現,文欣心里更加的欣慰,臉上揚起溫柔的笑意,依舊把東西遞到三兄弟面前:"沒關心,這些本來就是妞妞特意留給哥哥們的,你們不吃妞妞可要傷心啦!"見三人還是踟躕,文欣只得把東西直接放到了鐵蛋的手里.

"可惜妞妞身上沒有銀子,不然就給哥哥,姐姐們買好多好吃的,鎮上可熱鬧了,有好多賣好吃的.恩,等妞妞賺了好多銀子的時候,妞妞就給哥哥姐姐們買好多好多好吃的呀!不過鎮上人也很多,一不小心就會走丟,要不是有大叔在,妞妞也要走丟了."

文欣不知道別人如何,但是前世的時候,很多小孩子因為好奇心,以及心底的*,沖動之下,那是很麼都做的出來的.要是這些孩子們也因為好奇外面的世界,想著外界好吃的東西,好玩的事物,而不顧一切偷偷的跑出去,或者跟著大人出去不知後果亂走亂跑,那就糟糕了.

所以把糖葫蘆給這些小家伙的同時,文欣也不忘告誡,鐵蛋這些孩子,雖然懂事,但是在懂事也還是孩子.是小孩的話,他做什麼,就不會想那麼多後果.文欣自然是說說後果的.不過她是相信這些孩子們的,所以也沒有說的多嚴重.

"是啊妞妞鎮上人多,所以爹爹都不讓我們去的,等我們像哥哥那麼大的時候就都能夠獨自出去了,到時候哥哥們給妞妞買好吃的,我們可是哥哥呢,我們會賺錢給妞妞買,不用妞妞掙錢給哥哥們買,知道不!"

"是的是的,妞妞,你還小呢!掙錢的事情,哥哥們會做,到時候我們有銀子了,也能去鎮上了,我們就給妞妞買好吃的,還有好看的頭花."

"恩恩,妞妞,海子哥哥也給你買甜甜的糖葫蘆,到時候買,買十根,不,買二十根,妞妞吃個夠!"海子吃了一個糖葫蘆,把糖葫蘆又轉回到英子哥哥的手里,看著一串還不剩幾個的糖葫蘆,認真的說道.

這糖葫蘆一串才五個,根本就不夠吃,所以以後他們有錢了,一定要買很多很多糖葫蘆,給妞妞妹妹吃個夠.殊不知,等到時候他們都有多余的銀錢買這些小玩意的時候,他們也看不上這個酸酸甜甜,便宜的小玩意兒了.

文欣看著皆認真嚴肅的小伙伴,開心的點頭笑道:"好呀,我們一言為定!"

這個時候莫大叔從屋里出來了,見院子里面的幾個孩子,朝著文欣喊道:"丫頭,天晚了我送你回去了,明天再和哥哥們玩啊."

"誒,來了!"文欣轉身高聲應道,然後才對鐵蛋三兄弟道:"鐵蛋哥哥,明天莫大叔可能就蓋房子了,到時候你們都到我家來玩啊,我在跟你們說說鎮上好玩的事情呀!"

這本來才是鐵蛋等人攔下主要用意,不過被耽誤了,不過他們也明白現在天太晚了,文欣還要回家,所以也沒有說什麼.在聽明天莫大叔就要建房子,不僅能去湊熱鬧,還能在聽文欣講鎮上的事情.最主要的是,建房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他們這些孩子,能夠在主人家里面混些好吃的.

"好的,妞妞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們跟二狗子他們一起過去找你玩!"

告別了鐵蛋三兄弟,文欣跟著莫塵除了村長的院子,文欣被莫大叔牽著小手,朝著村尾走去.

文欣抬頭看著莫塵魁梧的身體,那寬厚的肩膀莫名的給人安全和信任,在鎮上的一路,被這個大男孩抱著,文欣一度的感覺到了溫暖,那是久違的屬于父親的親厚的感覺.

在這個早熟的古代,莫大叔雖然才20幾歲,但是卻已足以為人父,只是不知這個大男孩是否已經有了家庭,應該沒有,不然又怎麼可能丟妻棄子,在他們這個偏遠的村子里面落戶,定居下來?

"大叔,村長伯伯給您辦好戶籍了?"沒有忍住,文欣還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來打破沉默.看著腳下的路,接著又問了一句:"村長伯伯說了什麼時候能修路不?"這可是關心到山海村以後的經濟,也關系到她的賺錢大計!

家里面的硝石等東西已經被她收起來了,但是村里現在,村長家,孫家等關系好的,可都知道了硝石能夠制冰,也知道了她把冰塊弄出來的用意.雖然她不知道村里現在具體是個什麼情況,但是冰塊盛行,是遲早的事情,並且不會很慢,文欣自然是希望這路趕在冰塊大成的前面,到時候很快她們家也能夠賺取一筆銀錢,至少奶奶的壓力也沒有那麼大.

恩,能夠賺錢,家里面那幾個姐姐,到時候也應該就有事情做了,這能夠賺錢的事情,不相信那幾個姐姐不積極,文欣不在意三個姐姐賺到錢是不是自己捏著,只要不生事,什麼都好說.

"辦好了,這事情簡單,怎麼丫頭很關心村里修路的事情?"

莫塵對于文欣,其實心里還是很好奇的,初見是這個丫頭眼中的戒備,他可是沒有忘記,他還是第一次從一個鄉下的小丫頭眼中看到這樣的眼神,這樣的態度,實在不是身處這樣的環境下,這樣的年紀該有的.

不過自聽說了文欣的身世之後,莫塵心里倒是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想到自出生就被親生爹娘丟棄,自小和奶奶相依為命,那麼有那樣的眼神和態度也就不奇怪了.這樣的孩子早熟,不過莫塵還是奇怪這孩子怎麼會關心修路的問題,于是想聽聽文欣的想法.

"當然呀!叔叔說了,咱們村子那麼窮就是因為這路的原因,這出入困難,還有啥發展的,妞妞那麼窮,要是出入方便了,妞妞也容易賺錢呀!所以當然關心啦,而且這修路直接都修到了妞妞的家門口里來,妞妞就更加的關心啦!不過大叔,你真的捐錢給村里修路?哦,不對不是給村里呢!是給千樺鎮的好多了村子呢!這路要是修成了,可是造福好多個村子呢!"

"喲,小丫頭你還自己賺銀子呢!不過後面的話是誰叫你的?"從一條山路,而且還是說了是為了山海村而修的路,可丫頭就想到了這不單單是為了山海村,而是造福千樺鎮附近村莊?

一個鄉下長大的孩子,就算之前遇到了一個可能見過世面的男人,也不可能就改變那麼大吧!更何況那個男人還沒有停留多久,而且也只是教了這丫頭一點海貨的知識罷了.

"哼,大叔你這是看不起我麼?妞妞說了能賺銀子,就一定能賺大銀子,以後妞妞還要造大房子給奶奶住呢!"

莫塵雖然笑著,之前說話,聽起來也有些取笑的意味,但實際上他卻並沒有那個意思.他的話里面沒有一絲取笑和輕視的意味,不僅如此,認真聽的話,還能聽出其中的贊歎.這個丫頭的能干,通過這幾天的接觸和在村長那里的了解,他已經見識到了.而文欣也是聽出了他語氣中只有贊歎,而沒有其他,也才這樣大膽的跟他說話.

"還有,別看妞妞小,就小瞧我呀!我可還是很聰明的,叔叔都說了.村里一條大馬路出去鎮上,不正是要經過很多村子麼,要是這路建好了,可不就是造福大家的事情啦!哼,那麼簡單的事情都想不清楚,大叔你太笨了啦!"

文欣裝出可愛的表情的同時,這心里也不禁感歎,這身板兒小就是好啊,裝傻賣萌無所不能,完全不可能會被懷疑!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可是完完全全就是這山海村土生土長的,這從小到大接觸的人群,也是有考證的,身家背景那是白白的,完全就是不擔心被各種查啊!這就是胎穿的好處了,比起借尸還魂來說,安全可靠性可杠杠的.

文欣這話一出口,莫大叔就郁悶了,下意識的就想要跟文欣反駁,但是見文欣衣服天真的模樣,他又說不出什麼來真的去跟一個小孩子爭辯.難道是因為他之前本身不被孩子喜歡,所以不知道也不了解小孩子,難道現在的孩子其實都是這樣的?是他太驚小怪.

文欣可不知道莫塵心中所想,為了拉近兩人之間的關系,文欣是一點都不在意莫大叔現在郁悶的心情,又緩緩輕輕的說了一句.

"嘻嘻,大叔其實你也是很聰明的啦!而且像妞妞這麼聰明小孩,可是不多的喲,所以你還是不用郁悶和不高興的啦!恩,而且大叔你還和善良喲!好人會有好報的,大叔不用羨慕妞妞!"

說著話,文欣另一只小手,還得意的向前揮舞著,臉上得意之色不掩,當然本來她是想拍拍莫大叔的肩膀,給這大叔安慰的,不過限于現在自己是被大叔拉著小手,而且身高是個內傷,文欣只得擺出自得的小孩,佯裝意氣風發以及安慰對方的,朝著前面的空氣揮舞著小手.

聽見文欣這樣小大人的話,莫大叔心里頭的感受那就更不用說了,他一時間就想不清楚,這事情,怎麼就發展成了這樣?而且他心中有一種詭異的感覺,覺得他這是被一個小丫頭給調戲了.

但聽到文欣後面的話,莫大叔面癱的方字臉有那麼一瞬間的僵硬,眼中也是一時間都黯然無光,嘴角更是牽起了一抹諷刺的笑意!他善良麼?還是第一個人這樣認為,還是一個純真的小孩子.

好人有好報,或許吧!但那也是對于別人來說.他?他本身就不是一個良善之輩,又怎麼會有好報?可能就是之前做過太多的錯誤,所以現在他才有了現在的結果?

文欣長的太矮了,而且現在也是晚上,她又在想著別的事情,自然就沒有發現身邊莫大叔的異樣,當然就算是知道了,文欣也不會去好奇,知道了她能幫助對方解決?知道了她可能只會尷尬.

有些事情不是知道了就是好的,很多時候文欣都是秉持著能不知道就不知道,該知道的自然會知道的理念.無知是福,所以她就算心思有些複雜,但還算活的自在!

很快就到了文欣家門口,看著院門口月光下那道身影,文欣知道這是奶奶在等著她!文欣放開了莫大叔的手,朝著院子里面跑去,大聲的喊道:"奶奶,我回來啦!"也奶奶不知道在門口等了多久!

文奶奶聽到文欣的聲音,也快步的向前,上下的打量了下文欣,雖然她知道文欣跟著村長出去,一定會沒事兒,但是這心里面就是七上八下的,深恐自家的孫女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這跟之前她自己出門的擔心不一樣,畢竟自己出門文欣在村里不可能會出什麼事情,但是文欣自己出去,那可就不一樣了.

牽著文欣的手,文奶奶這才看向了莫塵,"莫侄子,妞妞這孩子可麻煩你了,這一路上她沒鬧你吧?"原本她是想直接去村長家等著的,但是家里面的三個孫女兒第一天在這邊住,她也擔心這些孩子害怕,畢竟是大山腳下.

"嬸嬸,妞妞這丫頭乖著呢,我也喜歡的緊,妞妞能陪著我一去去鎮上,我高興著,一點都不麻煩,我這就給你把人安全的送回來了.這明天建房子的材料就會送過來,雖然後天才開始動工,但是明天那地也是請了人整理了,這做飯還得麻煩嬸嬸了!這天也晚了,我就先回村長家了."

"誒,這說哪兒話,這活計你傅大嬸都跟我說了,保證都給你做好咯!"文奶奶揚起感激的笑,她還真沒有想到,這小伙子居然讓她來給工人們掌勺,她也清楚這里邊肯定也是有村長的幫襯,但不管如何,這情她老婆子都記下了.

"您是丫頭的奶奶,村長大叔都有跟我說過您的,活計交給您,我很放心,以後咱就是鄰居了,大嬸你也不要跟我那麼客氣,這我就先回去了,妞妞丫頭,大叔走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都是通過長時間的相處得來的,雖然他才來山海村不久,但接觸過的,不管是孩子還是大人,他都願意相信.

以前的他因為身份,做什麼事情,都是對誰都防備著,做生意更是不能夠輕易相信人,這里鄉土的醇厚親近,是他以前可望不可即的東西,或許這也是他能夠那麼快的接受落戶在這里面的決定,還願意捐出一筆不小的錢財,來給這個村子修路的緣由吧!

這里沒有防備,沒有算計,那些家長里短斤斤計較,反而讓人親切,這才是真實的生活!這里雖然窮,村民們都為了一文錢而緊皺眉頭,苦思冥想,節這省那,每一文錢都用在實處.但這里每個人卻也不氣餒,不抱怨,都務實,都是通過自己的雙手去勞動,活得財富.這里平凡而快樂!

想清楚這些,莫塵身心一下松快了不少,他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了,就連僵硬的臉都柔和了不少,輕快的和文欣告別.

"大叔再見!"文欣揮手跟莫大叔告別!雖然文欣不知道剛才在大叔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從對方那明顯異樣的聲調中,就能夠肯定的確是發生了什麼,但是文欣並沒有想要去深究.

從這個大叔睜眼開始,到之後的幾天相處,她偶爾能夠不小心的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些,沉重的東西,她知道這便是這個大男孩,流落到這里並且決定落戶這里的最大因由.

也正是因為這些東西,所以大叔的臉上總是僵著,就是身上也印刻著讓人有些壓抑的的東西,所以也讓小伙伴們不怎麼干接近大叔,不過她並不在意,畢竟她可不是單純的小孩子,只要這個人確實是對她無害的,那又有什麼關系?

不過就是剛剛,文欣突然間就感覺,之前圍繞著大叔的種壓抑的氣息消失了,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也顯得柔和了,雖然那張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並沒多少的改變,但有什麼就是不一樣了.

文欣邊跟著奶奶,心里不禁想著,或許明天,小伙伴們,就會想要跟大叔接觸了吧!

收回了思緒,文欣便想起了家里面已經多出的幾個人,看著安靜黑沉的院子,文欣問道:"奶奶,姐姐們呢?"不會就睡了吧?

"哦,你姐姐們已經睡下了,你去了鎮上,回來的晚,她們就先吃了飯睡下了,妞妞這才回來,還沒有吃晚飯吧,走跟奶奶一起吃飯去,洗澡水奶奶已經給你煮好了,吃完洗洗就早些睡."

就著月光,文欣明顯看到奶奶的臉色一僵,不過很快又恢複了正常.不過忽略這個,文欣還是乖巧的答道:"好的,奶奶!"

心里暗下猜測:恩?難道又發生了什麼其他的事情,不然單單這三姐先吃飯睡覺,也不是多大事情,奶奶不可能會變臉色.很快,到了廚房,文欣就知道奶奶為什麼臉色發僵了.

因為這餐桌上,明顯的多了不該有的東西.是什麼?是鴨肉!這三姐兒不得了啊,昨個兒殺了雞,今兒就宰了鴨,也不知道是怎麼跟奶奶說的.難怪奶奶臉色不好了,昨天那三姐兒可是保證了不干這樣的事兒了的,這雞不殺了,就抓了鴨子來宰?

當然其實文欣還不知道的是,除了這不巧被文奶奶發現的被宰殺的鴨子,家里面下午的時候,文奶奶就發現少了一只雞,而經過三姐妹的房間的時候,文奶奶敏感的問到了雞肉的味道.偏偏這樣還不算,半下午的時候,文奶奶因為早干完了活提前回來,去喂鴨子,就看見三姐妹在下游抓了一只鴨子殺了.

在聯想起自己發現少了的一直母雞,以及路過聞到的雞肉味,文奶奶這心里五味陳雜,原本以為是自己聞錯了,原本還安慰自己,這里是達山腳下,多的是吃雞的野獸,可現在…文奶奶覺得自己咽下的唾沫都是苦的酸的.

文奶奶沒有想到,不過幾年的時間,這三個孫女兒,已經變得這般的陌生,雖然這雞鴨都是自家的東西,可是想吃,難道不會說?就算她說了不能殺了吃,但是最起碼也要讓她知道他們是渴望吃肉,而不是她說了不能殺之後,卻偷偷的去做!這跟不告而取有什麼區別?區別不過是這是自己家的,而不是別人家的!

可是看著三個孫女兒可憐兮兮,欲哭的,渴望的,喏喏的,害怕的臉色,嘴上什麼話也都說不出來,她還能說什麼呢?不,她還沒說什麼,也不想說什麼,就被自家二孫女兒,一陣的哭訴起來,被賣之後那段心酸的生活!她又還能說什麼呢?

這些文欣都不知道,短短一天的時間,就憑文欣超強的想象力,都不能夠把原本事實給yy出來,但是看著文奶奶在昏黃燈光下,苦澀的臉色,她也知道奶奶為何如此!

文欣下了凳子,走到文奶奶的身邊,一手握著奶奶更加粗粝的手掌,"奶,您別擔心,妞妞會賺錢,咱家不怕沒糧吃.姐姐想吃肉,咱家有雞有鴨.姐姐想吃,咱就殺每天殺一只給姐姐們吃."

"姐姐們在大戶人家,肯定有很多限制,肯定比我們過的更加的不好.這雞鴨沒有了,咱在養就是了,以前咱家還是什麼都沒有呢,現在還不是有了那麼多的雞鴨,以前只有奶一個人,現在妞妞也長大了,姐姐們也都回來了,我們都會幫您干活的,以後我們會生活的更好!"

哼,她可不是好心,把雞鴨宰了給那些,現在一看明顯就是白眼狼的家伙吃!哼,趕緊吃吧吃吧,吃完了才好了,到時候看你們還有什麼吃的,趕緊麻利的給她離開這個家!

不過這心里的話,她可不會愚蠢的說出來,這該安慰的還是得安慰,她奶奶就不是一個軟弱的人,她不過是一時間接受不了罷了,等過段時間,保管奶奶不會管那些人的死活.反正人也是奶奶花錢給贖回來的,也算是償還了那一段情!沒了愧疚,奶奶會活的更好.

話說起來,按照法律,她們跟那三姐兒確實沒有關系了才對,畢竟她家奶奶可是被那個極品給休出李家了,就是她也沒有及時的登記上李家的戶口,而被村長伯伯直接記名在奶奶名下來著.她的身份算是孤兒被奶奶領養!

而那三姐兒雖然被自家爹娘給賣了,但是那府衙上的身份造冊,可還是在李家極品那里的,所以麼!哼哼!

"對了奶,你等等,我給您看樣東西!"看著文奶奶依舊沒有輕松的臉色,文欣想起了自己搗鼓出來的醬油,這個東西,她本來就是打算給奶奶做的,算是給奶奶的一個手藝營生.

從灶台把裝了醬油的椰子碗拿了過來,幸好因為這東西顏色不好看,三姐妹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所以才沒有糟蹋.把醬油遞給文奶奶道:"奶,這是醬油,是妞妞上次跟孝泉哥哥去鎮上的時候,從一個游商那里買來的,據說是調味料,他還教妞妞怎麼用,妞妞做了一次給莫大叔吃,做出來的菜可好吃了."

文奶奶原本苦澀的心,在聽到文欣那些安慰的話時,就欣慰的緩和了,她還是有一個好孫女兒的.但是見文欣拿了一個奇怪的東西給她,文奶奶還沒來得激動的心,就奇怪的看向了文欣.

"乖妞妞,這是個啥?調料?你拿這個給奶奶做什麼?"她有些不明白怎麼說著說著,就說道這里了.

"奶奶,那個游商說了,這個東西咱這里還沒有呢,據說是海外來的呢!但是沒有人認識,所以沒人買他的醬油,妞妞是第一個願意買他醬油的人,還跟他說了很多話,他不小心的就跟妞妞說了這醬油的制作方法.奶奶,你明天就可以用這醬油做菜試試看,這醬油咱這兒還沒有,要是咱能夠做出來,一定能夠賣出好價錢!"

唉,差一點,她就說這東西是之前那個叔叔教的,她無聊的時候弄出來的了.這東西最短都要是三個月才能制作出來,這她一說這東西是她弄的,這麼繁雜的工藝,要是她給弄了出來,太假了吧!

呼,好險!還好轉了個彎,說了是游商那里買回來的.至于這東西,只要奶奶嘗過了醬油的味道,一定不會放棄去研制的,畢竟是一個新調料不說,賺錢是絕對的,現在家里這麼個情況,奶奶又怎麼會放棄呢!況且這東西,還是廉價的黃豆制作出來的,奶奶就慢慢的研究吧!

果然如文欣所料,雖然對于什麼醬油抱懷疑的態度,但是文奶奶卻從來沒有想過,文欣會欺騙她,所以她想的最多也就是自家的妞妞被游商給騙了.但是這個再說,就說妞妞已經用這個東西給做了菜,而且吃著不錯,那就說明這確實有可能是一種新調料,那清香的味道,她已經聞到了,確實很吸引人.

文奶奶已經決定了,明天她就要試試看,現在家里已經沒有多余的銀錢了,三個孫女兒又是那樣,這現在唯一可能改善家里面情況的,所謂的醬油,文奶奶自然不會放過,頂多沒有成功,沒有賺上銀子,也就是一點浪費.文奶奶覺得,她浪費的起,她必須賭!

于是文奶奶把文欣抱到腿上,細細的問起了醬油的事情,得知醬油只需要黃豆就能夠做出來,這賭的心理就更加的強烈了.

如果家里但凡有個男勞力,但凡文奶奶有一個依靠,或許文奶奶也不會去輕易相信文欣的話,更不會去嘗試,但偏偏家里卻是一老一小,相依為命,一切的重擔都要靠她一個老婆子.而文奶奶的一生又是這樣過來的,她的膽量更不是一般的人可比的,所以文奶奶敢嘗試,也願意去嘗試,更不怕會輸.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性格,所以文奶奶這一生雖然在別人眼里,文奶奶雖然坎坷艱難,但是她自己卻不這樣覺得,反而覺得活的很好!這或許是因為文奶奶,從來不向命運低頭,更加不向自己低頭,更是知足常樂吧!所以她活的難卻也活的坦然,安然.

一早,天還不亮,或者說是還不到文欣平時起床的時間,外面已經熱鬧起來了.文欣睜開雙眼,奶奶已經不再身邊了,想來也是因為莫大叔建房子的事情,起早了.

莫大叔建房是文欣來了那麼多年來,見到的山海村第一次轟動全村的大事,也是那麼多年以來山海村第一次動土造房,建的還是青磚瓦房,也算是山海村獨一家了.不管是不是來幫工的,都過來湊熱鬧了.

對于這個外來的陌生男人,村里好奇有之,羨慕有之,嫉妒有之,不過更多的卻是,對于莫塵花錢請村里的壯勞力幫工的感激,家里面多了一筆額外的開支!

因為山海村本身的人口並不是很多,而莫塵要建的院子卻並不是很小,還是選在村尾,文欣家的對面,這個雜草亂石叢生的地方,莫塵的房子又要的急,勢必就要更多的勞動力趕工了,所以莫塵幾乎是把村里空閑的勞動力,都給請了來了.

山海村家里面更多的青壯年,其實大部分都去了千樺鎮做短工,長工,留下來的不是當家老人就是像孫孝泉等,這類才剛剛長成的大男孩,他們還沒娶親,還不到長時間出去做工的年紀.

所以這樣下來,就是家里面作為勞動力的婦女,在整理土地,平整地基的第一天,也都被莫塵給請了來,村里的人又怎麼會不感激?

村里人對于外來人口落戶山海村,並沒有什麼排斥,因為他們本身也都是陸陸續續,從各處落腳此處的人,並不像其他村子,是宗族是族姓而排斥外來人口.

相反山海村還狠歡迎外面落難,逃荒的人來他們村子落戶,山海村很大,但人確實太少了.誰家有個什麼事,有時候都會發現,一時間很難找到幫手!村子太空曠,過年過節什麼的,都熱鬧不起來!所以還是人多一點好!

文欣漱口洗臉出了院子往對面一看,果然那邊已經干的熱火朝天了,文欣眼尖的看見,奶奶也在其中!三姐兒的房門還關著,文欣想,估計她們還沒有起來,文欣踟躕著要不要去敲門,這籮筐,簸箕,簍子什麼的可都還在地窖!

當初也是因為東西多,沒有地方放,這才把那些東西也給放到了倉庫,這會兒倒是有些麻煩了!

看了看對面的情況,文欣複又轉身回到了廚房,算了,小胳膊小腿的還是不要去找麻煩了,她還是去做早飯好了.

以前的時候她從不吃早餐,那是因為早上以及上午她都在睡夢中度過了,但是在這里就不行了,不吃早餐還真會餓的難受!

走到米缸,文欣踩在矮凳上,半個身子都進了大缸里面,看著那干癟的米袋,不用想肯定是沒多少米了,伸手一撈,打開一看,果然只見到幾只米粒!也不知道奶奶知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發現了沒米了,所以今天才沒有煮粥?,

恩?也或許是因為今天起得太早,奶奶是想干完一趟活才回來做早飯?或者想著家里的三姐兒來做?興許奶奶是沒有發現米袋子里面的情況的,不過想起奶奶的精明,昨天白花花大米飯的那個情況,不用看也能夠猜到米袋子里面沒有多少米了!

恩,那她是要從空間里面,拿一點米出來呢?還是要拿一點米出來呢?看著已經被自己下鍋的一碗米,文欣撇嘴!哼,反正這米都是她從米缸里面拿出來的,至于袋子里之前到底有沒有米,她怎麼知道?她也不知道這多出來的米是哪兒來的!

這一次文欣可是加足了米,完全沒有配白菜和番薯這些東西,那三姐兒的食量她是不知道,但是一碗米,卻能夠煮來半大鍋的粥了,還是渣多水少的那種.

放好柴火,任鍋里的粥煮著,自己出了廚房,去了菜園,奶奶那麼早起來,菜應該還沒有澆水.

不過文欣顯然是錯估了奶奶起床的時間,菜園子一片濕潤,奶奶已經澆過水了.文欣歎息一口氣,好吧,趁著現在,她去趟空間看看.

原本文欣之前就不准備種水稻的,因為水田不好弄,但是想想現在家里面的情況,之前空間吃著的米本身就不多,就算每次她只偷渡一點點,現在也沒剩多少了.所以文欣只得辛苦一點,決定在空間里面種那麼一點,隔幾天收獲一茬,積少成多,也差不多夠用!

而且之前沒有想到的,文欣不久前猛然想到,這里是落後的古代,天災*可沒有什麼辦法,要是來一個干旱,水澇什麼的,這小老百姓的日子,可就沒法過了.這里的官府是靠不上.所以說什麼,這大米,她還是要儲藏的,不能因為懶就不去做,空間的動物也該是讓它增加品種的時候了.

弄水田,文欣前幾天就在做了,不過她的精神力依舊弱小,每次能夠弄個一平方就是極限,幾天下來,這弄好的水田也才前世自己的房間大小,不過這樣也能夠種了.

所以這次進來,文欣就是要把倉庫里的那唯一一小包谷中,給育牙出來,這里可沒有秧盤,更沒有塑料薄膜,所以文欣只期望寄托育出谷芽,增加谷秧的存活率.

先進了廚房燒了一桶開水,放著等著它變溫,文欣走到屋後,這里正是她開辟出來種水稻的地方,本來她是想弄在下游的,但是太遠,而且那里可是鴨子的天下,所以文欣想想還是算了,屋後也有河水的分支流過,還比較近,方便!

走到自己弄的小小的水田邊上,田里面的水還不到半指,也不知道適不適合,她記得以前還沒有秧盤的時候,也是專門開辟出一塊水田來育秧.但是這個過程她沒有接觸過,她只親身接觸過脫秧,那個時候田里面的水是很多的,但是秧盤育秧卻是沒有睡的,而是在種子上面抹一層濕泥.所以她就中和了一下,水不少也不回去很多,希望那些種子能夠存活,頑強的生長起來吧!

想過之後,文欣便在這旁邊用精神力開始制作水田,神秘的精神力探出,翻土,碎泥,飲水…一步一步,直到感知到後繼無力,文欣這才停下來,然後走到一邊的菜地里面,手動摘下熟了的菜蔬,權當休息.

等恢複好了,在弄水田,如此往複,大概一個小時候,文欣回了廚房,這時候開水也變溫了,這才把准備好的谷中倒下去浸泡,接下來她就不用管了,即使水變冷了也沒事.

畢竟這里是空間里面,氣溫是恒溫,不會變化,不像現實里面泡谷種的時候,天氣還是冷的,水也是冷的,需要用溫水增加發芽率,或者就是直接的催芽.她記得以前老媽還把谷中丟到魚塘里面浸泡,那里面的水可是很冷的,特別是晚上凌晨那個時候,氣溫差異大.所以除了最初的殺毒殺蟲,催芽什麼的,這水溫其實影響也不是很大,只要確定這些種子能夠發芽就行了!

雖然這些她不進來也能夠做,但是還是人進來親自動手,才更安全可靠,所以文欣這才沒有在外面完成這一系列的程序,泡完谷中,文欣總算是舒了一口氣,接著又去弄自己的水田了.不過這下就不一定要人也在空間了.所以文欣便除了空間,今天是莫大叔建房子的好日子,還要奶奶幫忙做飯,所以她也要去幫忙!

出了菜園子,文欣路過以前的屋子,看著關著的門扉,文欣眼神黯了黯,其實她真的不喜歡被人闖入她原本甯靜的空間,即使這些人是她這一世血緣上的親人,可是她就是排斥著!

當發現這些姐妹的秉性,說不上來的,文欣心里偷偷的送了一口氣,她不知道這樣的心態對不對,沒有人跟她說,她更不會告訴別人自己的心思,所以她只能這樣繼續偷偷排斥著.減少她與她們之間的接觸.如果沒有那一層血緣,她也不會有這樣的態度!如果她們最起碼安分,想一起過實在日子,她也不會放任自己這樣去討厭她們!

是的,她討厭她們.不僅因為她們的態度,更因為她們的態度,或許也就是因為有這一層血緣身份,所以她才更加的討厭吧!文欣歎了一口氣,轉身去了廚房!

親人不該是這樣的!

因為空間和現實的比例不一樣,所以雖然文欣在空間呆了好幾個小時,但現實里也不過一小會兒,于是文欣走到廚房,灶里面的柴火還沒有燒完.想著對面干活的人,雖然現在陽光一點都不炙熱,但是文欣還是提著木桶,准備給對面的叔叔伯伯嬸嬸們送些水過去.

當然文欣是不知道,她這剛出院子不久呢!三姐妹的房間就傳來了聲響!大姐帶頭,三姐低頭墜後,打開房門走了出來.

外面那麼熱鬧,三姐兒又是在大戶人家府里面當丫鬟的,這起的可能都比文奶奶還早,這會兒時間,她們又怎麼可能沒醒呢?就算是想要偷懶睡懶覺,但是多年的習慣,一時間也不是能夠不改過來的.所以生物鍾一到,三姐妹都醒來了,不過她們一直沒有起來,更沒有出去罷了.

這個時候她們為什麼出來了呢?自然是因為一直關注著,知道小鬼文欣也除了院子了,當然之前她們本來是是想在文欣還在睡著的時候起來的.但是麼,她們不清楚文欣具體的起床時間是什麼時候,但是按照她的了解,鄉下孩子都有干不完的農活,自然要很早起來的.以前記憶中的她們就是這樣的麼!

所以為了避免她們做事的時候,文欣突然起來,所以三姐妹還是按捺住了動作,等著文欣起來,聽到文欣的動靜,她們倒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居然也是那麼早起來的.

看著各人手中各拿著的兩個雞蛋,這心下就不禁慶幸,幸好她們沒有那麼沖動!她們可不確定,要是被文欣給發現了她們偷偷煮雞蛋,會不會打小報告,或者直接嚷嚷著她也要吃.她們可是聽見了,外面可熱鬧著呢!

確定了文欣已經出了院子,三姐妹就進了廚房,不過讓她們沒有想到的是,這鍋里竟然已經煮上了一大鍋白米粥!大姐春梨和二姐春香兩人對視一眼,沒想到這老太婆那麼容易就弄到了米,既然這樣她們就不客氣了.

春梨轉身對春曉道:"三妹,你把雞蛋放回去,我們今天就吃白粥了."

------題外話------

木有存稿了,木有存稿了,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