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德性
她們一直以來,敢朝著文奶奶耍臉色,憑借的就是文奶奶心中的愧疚之情,以及那點子親情,還有文奶奶一直忍讓的態度,所以才那麼的肆無忌憚.這猛然間看見綿羊發了火,她們也不是狼級別的,這心里難免就有些忐忑.不過她們可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心里一直還覺得,不就吃了幾個雞蛋麼?

"那些蛋是你們吃的?"文奶奶指著柿子樹下散亂一地的蛋殼,沉著臉問道!

"是啊奶奶,不就是幾個雞蛋麼?做什麼那麼生氣?"春梨不以為意!

"就是啊奶奶,我們一路回來就花了15兩銀子,您還在乎幾個雞蛋,沒了就買嘛!"春香更是不以為意,同時這話中也有刺探的意味!

"是啊,不就幾個雞蛋?"文奶奶覺得喉種梗著什麼的難受,"就那幾個雞蛋,就是我跟你妹妹幾天的口糧,不就幾個雞蛋啊?"

"不說那銀子我還忘了,要不是你們吵著嚷著要買這個,要吃那個,那15兩銀子,回來能買多少大米?還至于吃番薯粥,大白菜?那些銀子,是你們奶奶我和你們妹妹五年來省吃儉用省下來的,就是靠那些雞蛋一文一文存下來的.還有你們妹妹見天的去海邊撿海帶,撿殼子換回來的.你妹妹生下來一口肉粥都沒喝過,就為了你們的贖身銀子,把你們給找回來.這雞蛋都隔個幾天才吃上一個?你們倒好,不就幾個雞蛋,啊?不就幾個雞蛋,你們好意思說就幾個雞蛋?還去買?農家里頭誰家的去買雞蛋吃的?買,要是有錢,我不曉得修修這危險的院子,還見天的給你們嫌棄?"

說道跟著自己吃苦的小孫女,文奶奶這淚就上來了,就是為了這麼三個不著調的,她這五年為啥就苦了她的乖乖妞妞!

春梨,春桃和春曉,被文奶奶這一通話給嚇呆了,臉色也漲紅漲紅的,別誤會,這不是感動的,這是氣的!感情這家還真是窮的叮當響?沒一點油水?

三姐妹突然就想起了,這奶奶身上的帶出去的銀子,她們都是有數的,也還知道剩下的也就不到1兩,這人才剛回來,根本就沒來的回屋子拾掇,這屋子就被她們給占了,但是她們第一時間就到處找遍了,沒發現藏銀子的地兒!難不成…這家真就沒有其余的銀子了?

春梨心有不甘,也不怎麼相信,僵硬著嘴角道:"奶,您別說笑了,誰不知道被賣做奴的贖身銀子要不了多少,您咋把身家銀子都給帶上了?再說我們都離家那麼多年了,這些年都是在各個府上輾轉的,吃住方面都是不錯的,這您讓我們吃糟糠,我們也咽不下去啊,在說我們出來就一身丫鬟服飾,啥也沒有,可不就要重新買麼.您咋能說我們吵著要這要那呢!"

一邊的村長聽不下去了:"你們三個娃子怎麼對你們奶奶說話的!虧的你們被你那爹娘賣了,你們奶給記了那麼多年,想著法子存下銀子來,要把你們找回來.你奶奶的情況,我這個做村長的不知道?要不是你們爹娘離了家,沒了那兩白眼狼鉗制著,你們奶賣力的干活存了錢來,你們還不知道到在哪個地兒做奴做婢呢!"

"居然把銀子都給花光了,你們這些個敗家的玩意兒?15兩,盡夠你們一大家子一年的吃用了,這一路上就給你們敗光了!"王村長簡直就不敢相信,這錢怎麼就這麼給花了出去.

"還有這些雞蛋."王木林顫抖著手,指著樹下的蛋殼,"你們不知道咱鄉下人,就靠著幾個雞蛋賣錢?你們家就幾只雞?那鴨子都是野鴨子,靠著你們奶奶一雙巧手給弄出來了咸蛋,還算賣的上個錢,你們就偷偷的給吃了?就是離家再久,也不是這麼個忘本的!"

看著指著她們罵的村長,姐妹三個渾身顫抖著,似乎看到了府上嚴厲的管家,這心里都有些害怕.眼前這個雖然不是村長,但卻是一村之長,也不是她們能夠武逆的!

一時間,三個人都沉默下來,不過這心里可不平靜,連一個外人都知道這家里的情況,可想而知,這絕對是實況.沒有銀子的家,住在大山腳下,隨時會被野獸襲擊的破院子的家,每天有可能吃著番薯粥,沒有油水的大白菜,咸菜的家,這日子過得下去?

不,不行,她們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個家,她們可不想留在這個家里面,也不想留在這個偏遠的村子.這樣的家連給她們找一門好親事都難,指不定留下去,就被老太婆嫁了個泥腿子.

見三個小姑娘被自己嚇到了,這村長也不禁覺得自己太嚴厲了些,這些也還是孩子呢!可能不太了解自家的情況吧!于是村長這語氣也軟了下來:"唉,伯伯也就說說你們,你們奶這幾年可不容易啊,你們得體諒,好不容易把你們給找了回來,以後可要好好孝順你們奶,知不知道.那蛋吃了的也就吃了,以後可不能這麼做了,這蛋都是要換糧食的,要是吃了,你們這一大家子,可真就要沒糧食吃咯!還有你們咋能讓你們奶誰柴房?這是大不孝的行為,哪家的好姑娘,你們這麼辦事兒的,這妞妞讓她哥哥們給做了個門,這次就算了,以後可不能做這樣的事情."

王木林給忽略了房間里面地窖的問題,不然鐵定會得讓仨姐妹換房間.對三姐妹說完,村長又轉向身邊的文奶奶:"姨啊,知道您都是疼孩子的,但是孩子也不能這麼慣著,這銀子來的可不容易,您都存了5年,不舍吃穿不修屋子的,妞兒那娃都5歲了,看著還沒三歲的娃兒結實,三姐兒既然回來了,以後啊,就好好過!多給妞妞那娃吃好的."

文奶奶也深以為然的點頭:"唉,這我哪兒不知道,我也不是慣著孩子,這我哪兒會做.這三個剛出了府,還真沒有換洗的衣物,那大城市物價貴啊,一身子衣服都好幾兩,那三個又是養嬌了的,哪里受得了回來扯布做衣裳,老婆子也就想著,這三娃可憐著,自小就離家,想著彌補些才給順了意給買了.哪成想,這性子…被大戶人家給養壞咯!"

王木林也搖了搖頭,這才注意到自己肩上的米袋子,這才把米帶著遞給了文奶奶道:"誒,知道你家多了幾張嘴,這米您先吃著,也不多.別的我也不說啥,姨啊,三姐兒在大戶人家做了些年,該有些銀錢,既然讓您給買東西,想來那錢也是沒有給您.雖說不好要這孫女兒工錢,但您家的情況我也不是不知道,最起碼先給出些,買些糧食吃著,您也給她們花了幾十兩了,這可都能給好幾個閨女兒置辦嫁妝了."

一邊聽到這話的三姐妹,這心里可就不淡定了.啥,居然要讓她們把自己賣身銀子充公?沒門.窗戶都沒有.憑什麼啊,當初她們死活求著別賣了她們,這她們自己賣身賺的銀子,憑什麼讓她們拿出來?奶奶給她們花錢,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麼?

好在這村長大人,沒有現在就逼著她們把銀子拿出來,不然她們還真不敢拒絕,只要現在沒有讓她們把錢拿出來,這老太婆伸手,她們可就有一萬種理由,說她們身上沒有銀子.哼!

文欣等人回來的時候,村長王木林剛跟文奶奶說完話.但這兩個老人跟三個俏姐兒對峙般的形勢可還沒有變.所以一串人進了院子,就見兩方人馬對峙著,這氣氛麼,不算壞,還好!

一行人不明所以,文欣小蘿蔔,眼尖的發現了一地的雪白蛋殼,暗中猜測:不會是那三姐妹奇葩的偷吃了雞蛋吧!

還別說,事實就是這樣!

看著面對面對峙的兩方,文欣都不自覺的搖了搖頭,剛要說什麼,就感覺頭頂一重,文欣抬頭一看,就見莫大叔有些擔憂的眼神!這是擔心她?為什麼?她沒什麼好擔心的啊?再順著大叔的目光,正是春梨三姐妹,哦,是她們啊!沒事兒,不就家里多了幾個住客麼!

文欣朝著莫大叔展顏一笑,這大叔人雖然看起來不拘言笑的,不過這心沒想到那麼細膩,還會主動關心擔憂別人呢!文欣覺得那板著的方字臉,倒是越看越好看了.不過那胡茬要是能剃剔,看起來應該會加分不少!

一行人的動靜,最終還是被王木林和文奶奶發現了,文奶奶看著扛著木板的孩子們,這心里可不止一點郁悶,那門她是知道,妞妞出門的時候就說過了,但是福子那些孩子扛著的那麼多,是來做什麼的?文奶奶疑惑的目光對向了,在眾小蘿蔔中間的文欣!

文欣自然知道奶奶在疑惑什麼,于是笑嘻嘻的道:"奶奶,這是我前幾天讓福子,柱子哥哥給做的架子床,沒想到做的那麼快,今天去做門的時候,哥哥們就說做好了兩張架子床,所以哥哥們就幫妞妞搬回來了.奶奶,家里還有涼開水沒有,我去給哥哥們倒些水喝呀!"

"哦,對對,看你們這些孩子,還有村長,看我這都老糊塗了,趕緊的,都過來喝口水!"不管心里的疑惑,這人來了,文奶奶還是想起了要給客人們端碗水喝!

等給眾人都倒上水之後,文奶奶這才把文欣給拉到一邊,臉色嚴肅的問:"妞妞,告訴奶奶家里的新碗筷還有棉被,是不是那個大兄弟給買的?有人受難咱能幫就幫,這人家住著不舒服,自己給買了那沒事兒,畢竟咱家不富裕,沒有那些條件,但你咋能收他買東西?"文奶奶指的是她們房間的兩床新被子和廚房的新碗筷,"還有你咋讓福子兄弟給家里面做床?你這孩子,找人打造家具是要錢的,不是隨便便讓你叫哥哥給做就做的,知不知道?"

額,奶奶這是擔心她借著小孩子的身體,讓工匠做活,不給錢麼?還有那被子是她自己買的好麼,奶奶又不是不知道她身上也是有私房錢的,當初所給奶奶,奶奶還說她自己也要留著一些當嫁妝呢!

不過看著奶奶嚴肅的臉,文欣也知道現在不是嬉皮笑臉的時候,事關人品德問題,她自然要好好對待,可不能讓奶奶給誤會了!

"奶奶,您想哪兒去了呀!妞妞自然知道找福子哥哥他們,做家具是要給銀子的,這個我早就知道了好不,就是之前找哥哥們造那麼門,妞妞都是有給工錢的,哥哥們不要,妞妞就不要他們做門."

文欣拉著奶奶的手,親昵的依偎在奶奶的身上,道:"恩,還有奶奶,那被子和碗筷都是莫大叔來之前,我就買了的,碗筷是跟孝泉哥哥一起去鎮上買的,被子是讓孫叔孫嬸給帶回來,也是孝泉和孝敬兩個哥哥幫忙拿回來的呢!都是之前奶奶不在家那幾天,妞妞賺的銀子,還有之前留的銀子買的."

說著文欣嘟著嘴巴,不滿道:"妞妞不是覺得奶奶要帶姐姐們回來,擔心姐姐們不習慣,這才給買的麼.而且那都是必須的遲早都要買,反正妞妞現在也用不上什麼錢.還有咱家不買新碗,咋夠呢!每次鐵蛋哥哥他們來家里吃飯,都沒有碗多不好意思呀!所以奶奶您就放心吧,我咋可能讓莫大叔給咱家買東西呀!不信您就去問孝泉哥哥們去!"

文欣放開了奶奶的手,頭一扭,背著身子,假裝不高興了.這一番動作,可把文奶奶給嚇到了,暗自責怪自己怎麼能懷疑自己懂事的乖孫女,這語氣就軟和下來:"哎喲,乖妞妞,是奶奶錯怪你了,奶奶相信咱乖寶.哎喲我家乖寶咋那麼厲害,這才幾天就賺了銀子,給家里置辦上了新棉被,新碗筷了!"

文欣哪里是跟奶奶真的生氣,一聽文奶奶軟和的語氣,帶著驕傲,頓時轉過身,揚起小腦袋裝著一臉的驕傲,得意道:"那是,我是誰!"

文奶奶看著自家孫女兒可愛的神情,伸出手指一點文欣的額頭,嗔怪道:"你這鬼精靈,不過以後可不這樣了啊,你賺的銀子就自己留著,家里還有奶奶了,奶奶沒打本事,不能給你弄來多大的嫁妝,可也不能讓家里的擔子壓在你這小肩膀上,知道不!"

文欣一聽居然又提到了自己嫁人的事情,揚起小臉看著奶奶的眼睛,認真的說道:"奶奶,妞妞還小呢!才不嫁人,妞妞要留在奶奶身邊一輩子,照顧奶奶.就是要成親,以後我就找個男人嫁給我,讓他一起照顧奶奶.奶奶您就放心好啦,妞妞會賺很多很多銀子,也給奶奶買很多的地,讓別人給咱種,還要建很大很大的房子給奶奶住,奶奶什麼也不用干,就在家里收租子,無聊就去村子里面找其他奶奶聊天,串門子."

哼,她可是認真地,她一定會賺很多的錢,買地建房子做地主!最好是招個男人入贅,實在不行,她也是一定會把奶奶接去一起照顧的.哼,要是沒人願意,姐還不嫁呢!

奶奶沒想到,文欣會突然說出這樣的話,看著小小的臉蛋上那認真的神情,眼睛里的堅定,喉嚨一哽,原本聽到文欣說不嫁人,就要反駁的話也壓了下去.顫抖這手摸著文欣的頭,直道:"好,好,奶奶等著享妞妞的福了."

因為有客人在,所以祖孫兩個並沒有說多久的話,等兩個人說完話出來的時候,村長王木林正在招呼著福安等人裝門,還有拼接架子床!而春梨三姐妹卻不見蹤影.

兩張床,兩間房間各一張,因為文欣要求的是最大規格的,所以當這床放進房間的時候,房間里面空余的空間就沒剩下多少了,不過床夠大,三姐妹倒是能夠睡得下,文奶奶看著這還能聞得到木頭清香的新床,這心里是既欣慰又心酸!

送走送走了一眾來幫忙和問候的人,文奶奶就想要收拾收拾廚房,因為剛回來,她沒有急著出去干活,所以今天的晚飯自然能夠早一些.

不過還不等文奶奶進廚房,三個姐妹不知道從哪兒出來了,攔住了文奶奶進廚房的腳步.

春梨一把拉住了文奶奶的胳膊,不讓文奶奶在朝著廚房去,"奶,您這是要去做晚飯了麼?不用了奶,您看您一回來就沒有休息,您去休息吧.這晚飯哪兒能讓您做,咱這都那麼大了,這以後廚房的活計,我們三姐妹做就好了,奶,您就等著吃飯好了."

春香也在另一邊挽住了文奶奶的胳膊,嬌笑的說道:"是啊奶,我們三個都是在大戶人家做丫鬟的,這其他的農活咱姐妹也干不了,但這收拾家里洗衣做飯還是做熟悉了的,奶家里的事情,由我們干就成了,您就放心的在外干活,回來保證就能吃飯了."

春香說完,看著一邊沉默的低著頭的三妹,眼珠子一轉,又道:"三妹在府上可就是在廚房干活的,還跟著大廚學過兩手做菜的手藝,所以熟悉著呢!是吧,三妹?"

聽見春香的話,春曉抬起了頭,羞澀的看了一眼文奶奶,臉紅著喏喏的應了一聲:"是的,奶奶!"

聽到三個孫女兒要做飯,不知道為什麼文奶奶就想起了,還在李家的生活,那個時候,媳婦兒掌管了廚房,才有了她自己吃飯都只能在外面自己想辦法的日子!不過媳婦兒掌管廚房是婆婆的意思,她也武逆不了.

于是文奶奶下意識的就有些抗拒,搖頭道:"不用了,家里沒田沒地,就後院一個菜園子要照顧,你們要是想幫奶奶,就每天幫忙澆一下菜園子,這個簡單也不累人.你們都大了,特別是大丫,二丫,都到了嫁人的年紀,就是三丫也到了說親的年紀,就好好在家里養著."

奶奶頓了頓,看著三個俏生生的孫女兒,道:"奶明天就帶些雞蛋去趟村里的媒婆家,讓她給你們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小伙子,王婆子說合的親事都差不了,你們也放心,奶會給你們都找一個殷實的人家.你們以後就在家里呆著,不需要你們做廚房的髒活.鄉下的廚房跟大戶人家的可不一樣,你們做不慣的."

當然文奶奶還是擔心,這些孫女都在大戶人家養嬌了,肯定大手大腳慣了,這做飯肯定不曉得輕省,這家里的米可不多啊!可別一交給三姐兒,家里以後就吃完上頓沒有下頓了,特別是想起下午,三姐兒吃的雞蛋,這心里就更不想三姐兒插手廚房的事情了.

不過文奶奶不同意,三個姐妹會放棄麼?當然不會!

春梨暗自咬牙,心里暗道:好你個老東西,還真想著把她們都嫁給泥腿子呢!想的美,她可是要當少奶奶的.

不過想到廚房的事情,春梨臉上笑靨如花:"奶,看您說的,咱三姐妹這都回來了,您啥都不讓干,這讓別人咋看待我們呀!您不也說了,我們都到了嫁人的年紀了,可別讓人以為咱連飯都不會做.而且我們這都在家里留不久了,您也得讓咱姐妹好好孝順您不是!這以後咱三姐妹都嫁出去做別人的媳婦兒了,這要回來可就難了!"

春香聽到文奶奶要找村里的媒婆給她們說親事,這心里是跟大姐春梨一樣的想法,又聽不讓插手廚房的事情,這心里就覺得,文奶奶心里肯定也是防著她們呢!心下對于文奶奶就更加的不滿了.

于是春梨也說道:"是啊奶,大姐說的對,您就讓我們三姐妹,好好孝順您,我們那麼小就離家,剛開始幾年不知道有多想您,小時候就奶奶疼我們,剛被賣那會兒,我們總盼著奶您會來找我們.可等啊等,我們都輾轉被賣了不知道多少次,可奶您還是沒來找我們,我們不知道有多傷心,原本我們都要絕望了,可是沒想到奶您最後還是帶回了我們.我們都很高心,可回到家,看著這破爛的院子,那簡陋的伙食,我們才發現奶您這生活過的有多難.奶您這還不讓我們幫您干點兒活,這讓我們心里…"

春香說著說著,眼睛就紅了,放開了文奶奶的手,揪著衣袖在眼角擦了擦,一邊的春梨同樣也紅了眼睛,春曉頭也低的更低了.

不用想,文奶奶被春香的一番話,也勾動了往事,想起了三姐妹被賣時的境況,這眼睛可就不單單是紅了那麼簡單!

看著春梨和春香兩姐妹隱晦相接的眼神,那一閃而逝嘴角的勾動,文欣小蘿蔔依照身體,以及做隱形人的優勢,那是看的一臉的黑線.要她相信這三姐妹是真的想孝順奶奶,主動幫忙做飯?文欣抬頭看了看天,除非這天下紅雨或者掉金元寶下來.

這邊文欣還擺著抬頭望天的姿勢,那邊文奶奶已經摸著三姐妹的頭,點頭道:"誒,成,你們既然要幫奶,那就做吧!"反正廚房也沒有啥,大不了她每天努力干活,在苦還能苦了孩子?本來就是她沒本事,沒得也讓孩子們吃不飽飯!

文奶奶一開始不想讓三姐妹做飯,除了自己下意識的抗拒,就真的是她自己擔心的那樣,擔心三姐兒做活,把手做粗了,把臉做糙了,讓媒婆見了,說不上更好的親事.

現在三姐妹都這樣表親情了,文奶奶這種重親情的老人,哪里還有不應的心思,這不心里都想著自己多干活,也不在意三個孫女怎麼吃了!

不管奶奶做什麼決定,文欣是不會持反對意見的,就是這三姐兒把家里的糧食吃窮了,她也不會讓奶奶吃不上飯的,既然這三姐兒爭,那就讓她們爭唄!德行!就這家的情況,也虧得這三姐兒都不放過!當然最好這三姐兒的心思,不像她想的那麼齷蹉!

既然晚飯有三姐妹做了,文奶奶看了看天色,就想著這河里的鴨子還沒去看,于是就跟四姐妹說了一聲,文奶奶就又去了菜園子拔了好幾顆,比較老的青菜,剁碎了提著去喂鴨子了.

文奶奶一走,這春梨和春香就對視了一眼,沒想到這家里還真有鴨子?難怪那蛋跟雞蛋不一樣,之前還猜測是鴨蛋,沒想到還真是,想起下午吃的那三個不同的蛋,春梨和春香發現,她們又流口水了.那咸咸香香的鴨蛋,也不知道怎麼弄的,那滋味真的沒話說.

姐妹兩眼珠子一轉,就決定之前的提議里再加上那滋味不錯的咸鴨蛋,這兩人剛想拉春曉去房間呢,這一轉身,就看到了正睜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她們的文欣,那好奇的眼神里,似乎還帶著似笑非笑?春梨直覺是自己看錯了,一個小孩子怎麼會有這樣的眼神,果然仔細一看,可不只有好奇麼!

不過對于文欣把自己嚇了一跳,春梨心里還是有些惱火,于是眼睛一瞪,沖著文欣嚷道:"小丫頭,看什麼看,還不出院子外面玩去,我們要做飯了,不許跟在我們身邊,知不知道?看我們不揍你!"那口氣可是非常的不好,就沒差上手把文欣給趕出院子了.

文欣挑了挑眉,居然敢威脅她,難道她們不知道,未來想要過上好日子,都得看她麼?好吧.她們確實不知道.

文欣似乎不知道自己不被三個姐姐接受,也沒有看見姐姐們不好看,威脅的臉色,接著天真的說道:"姐姐,以後你們做飯妞妞可不可以跟著姐姐學呀?平時都是妞妞做飯等奶奶回來一起吃,妞妞剛剛聽說,姐姐們要嫁出去了,等姐姐們走了,妞妞也想做姐姐從大戶人家學回來的飯菜給奶奶吃!"

不等三姐妹回話,文欣接著喏喏純真的說道:"對了姐姐,村長伯伯說在大戶人家幫工,能掙好多錢呢.姐姐們在大戶人家做了那麼久,姐姐是不是掙了好多銀子呀?有銀子就能買大米哩,以後妞妞是不是天天都能吃上大米飯了呀!"

看著三姐妹都變色的臉,文欣心里暗爽,又說道:"姐姐你們不知道,爹娘把以前家里的房子和地都給賣了,聽別人說去了鎮上大戶人家做管事兒了.咱家沒了地,奶奶就天天幫村里的叔叔伯伯們干活,換一點點米,每天都吃白菜湯和番薯粥,妞妞每天都餓肚子吃不飽,姐姐們回來了妞妞太高興了!"

哼,奶奶一走,當我是個小孩子,連臉色都不藏了?哼,再讓你們更清楚的認識到這個家到底有多窮,看你們是老實的呆著,還是呆不下去?要是你們還想維持著面上的親情,她也會看在奶奶的面子上,以後也幫襯著些,要是敢讓奶奶傷心,不好意思,你們就接著過些苦日子吧!

不知道你們聽到自家爹娘去了大戶人家,會是什麼想法,是趕著去認親呢,還是記恨著被賣的事情,老死不相往來?當然說李才夫妻去做管事,自然不是真的,不過是為了誇大,想要看看三姐妹的反應,才這樣說的.李才那對極品夫妻現在如何,她怎麼會知道,連聽都沒有聽說過,誰知道他在哪個犄角里面窩著!

什麼?以前的家居然是被爹娘賣了?難怪,她怎麼覺得,記憶中的家不是現在這破地方!雖然記憶力的家也不怎麼好,但是絕對不是這風雨飄搖的破院子,還是在村尾,在大山腳下的!

哼,那兩個老家伙,居然跑去了大戶人家去做管事了?那麼說這家里的一老一小,是被那兩個老家伙給丟下了?不然就憑他們去了鎮上做活,這個家還會是這個樣子?難怪老太婆會把她們給接回來,難怪回來那麼久,都沒有見到那兩個兩家伙.感情是這麼一回事兒!

一時間,不管是春梨還是春香心里都有些複雜!從到了千樺鎮,坐上馬車到了孫家屯,在走路到了山海村,每到一個地方,她們這心里頭就苦一分,心里的不甘不願和抗拒就多一分.

她們雖然也不願意為奴為婢,但是她們更加不願意在鄉下做苦日子,特別是春梨,原本在主家府上的時候,她就已經勾搭上了那里的少爺了,只要主子一點頭,她馬上就能夠由婢女上升為姨太太.雖是妾,卻也是主子!少奶奶的生活,她這麼多年看的夠多了,自然向往!

可將要得到的榮華富貴,就因為少爺的正妻,和突然出現的奶奶給阻擋了,恨得她直咬牙,但卻沒有辦法,畢竟那個時候她還是個奴婢,根本就沒有辦法跟主子抗衡,偏偏少爺不在家.

于是春梨只能不甘的出了府,出了府,這就想起了自己三姐妹被賣的恨,想起把她們賣掉的爹娘,還有對她們不管不問,沒有來找過她們的奶奶,這心里就想著,既然要回去,怎麼都不能讓這些人好過.有了這個報複的想法,于是恨意,促使春梨跟著文奶奶回了村子!

可是再怎麼恨,那也是好多年前的了,過了那麼久這對奢華生活的向往,早就壓過了被賣的不甘.這一路上的艱難,吃的難吃的干糧,坐的能癲死人的牛車,難走的山路,偏遠的村子,落魄貧窮的家,無一能夠讓春梨接受.

不管是春梨還是春香,或者是想著嫁個好人家,多從文奶奶身上扣出嫁妝的春曉,都想著要逃離.她們不要呆在這樣的村子,特別是之前,文奶奶說了要去村里的媒婆那里給她們介紹婆家,以及現在,被文欣更切確的告知這個家的貧窮,以及那賣了她們的爹娘居然不在這個村子,而是在鎮上過著好生活.這心里可是翻江倒海的難受!

不過有再多的想法,三姐妹現在都壓在心里,因為不管如何,現在都還要在這地方呆一段時間的.不過既然最後是要走的,沒道理,不讓自己過得更好些不是!剛那老太婆可是說去喂鴨子呢!這家里的雞,她們下午可是數過的,足足有8只呢,比她們想象中的多.

8只雞,每天殺上一只,就能吃上8天,沒有大米飯吃,也不覺得有多難過了,再加上,她們還特意又去了地窖看了,這院子雖然看起來一副窮酸相,任誰見了就不覺得這家里人能吃的上飯.可地窖里,就雞蛋,可足足有50個.還那咸鴨蛋,她們也數了,少些,但也有30個.她們還在大壇子的背後發現了之前遺落的一個破壇子,里面裝的是沒有泡水的鴨蛋,有25個呢!

在她們做活的那個大城市里面,聽說這雞蛋就要5文錢一個,那鴨蛋更不得了8文錢一個呢!不過這地方太偏遠了,她們可拿不出去賣錢,所以還是吃進自己肚子的好!

哼,現在地窖入口可是在她們的房間,就是老家伙想要進來,都別想.恩,這每天這雞還是會下蛋,看來她們每天也還要早起去把雞蛋給撿了,可別讓老太婆撿了藏起來,或者煮給那小賤人吃!

還有那鴨子,那老太婆說是在河流的下游?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位置,但是沒關心,明天去看看就行了,那鴨蛋也是要撿的.還有鴨子,鴨肉她們還沒有吃過呢!這老太婆運氣還不錯,野鴨子居然都給弄家里養著了!

這麼多東西,怎麼也能吃到她們走的那天吧!

心思幾轉,三姐妹對視一眼,然後春香笑了,扭著屁股上前,不等文欣反應,就拉住了她的手,春香使著暗勁就把文欣,幾乎是拖著出了院子.

春香邊拉著文欣,邊笑嘻嘻的道:"小妹,來,跟姐姐出去玩呀.姐姐這離家太久,村里的人事兒都不怎麼熟悉,小妹給二姐說說不?"

在春香等人的眼里,文欣就是一個五歲的鄉下丫頭,還是蠢得死的那種,不然剛才怎麼還沒等她們問,就主動的說出了那麼多有用的東西.從她這里絕對能夠套出很多東西,比如:村里的具體情況,怎麼出村子,村里誰最有錢,家里還有沒有私房錢,爹娘什麼情況,千樺鎮有錢人家是哪些等等,諸如此類!

文欣一聽春香的問話,以及春香把自己拉出了院子,就知道這三姐兒是想套自己的話了,而且還不想讓自己知道,後面那兩個姐兒在做什麼事兒!反正,文欣也正有,把家里面的情況,讓三姐兒更明了的意思,也就順了春香的意.

于是在接下來,不管春香問什麼,文欣都是一副蠢萌樣,把所有春香想知道的事情,或者還沒有問道的事情,都說的仔仔細細,當然,不能說的,她是絕對不會提及一個字的.同時通過春香的問話,文欣也大體知道了三姐妹要做的事情了.

這三姐兒,感情是想著離開這個村子呢!還是在要把奶奶的銀子都套走的情況下!而且春香還問到了咸蛋的事情,這是想套怎麼做咸蛋還是怎的?還有這姐妹兒既然想要走,這問村子誰最有錢又是想干嘛?別是想利用美色騙財吧?

通過春香的套話,文欣對于三姐妹的品性,更加的看不上了,同時這心里頭就有了,這極品生下來的果然都是極品的想法!就是她自己現在的這個身子,文欣都懷疑,要是沒有她重生過來,這娃兒會不會長歪了!

當然文欣絕對沒有說奶奶的意思,這基因,絕逼是李家那頭的!可憐了奶奶這一生,就這麼給毀了!文欣恨恨的握拳,憤憤然.

春香拖著文欣,這一聊就聊到奶奶回來,聊到了吃完飯的時間,文欣一直想不清,這三姐妹有什麼是不想讓自己看見的,非得把她拉出院子遠遠的,這一回到家里頭,看到破爛桌子上的東西,這心里頭就亮堂了!

奶奶看著桌上的雞肉,以及碗里面白花花的大米飯,這臉色就不好看了,不過春梨可沒等文奶奶說話,就開口道:"奶,您累了不,這飯菜都給做好了,是我掌的勺,三妹給燒的火,您吃吃看,我做的如何?"

看著一臉不知道做錯了什麼,期盼的看著自己,似乎還等誇贊的孫女兒,文奶奶這到口的話,就不知道怎麼說,只得拿起了筷子,夾了盤子里的雞雜吃了一口,點頭道:"自然是好的,都坐下吃吧!不過大丫頭啊,這雞都是養著下蛋的,你們不知道這次就算了.還有這米飯,咱家沒有多少米,餐餐都要省著吃,不然吃完這一餐,下一頓可就沒得吃了,以後省著點知道不."

春梨三姐妹一聽文奶奶的話,頓時一副做錯了事兒的低下了頭,原本拿著筷子的手也放了下來,春梨顫顫的說道:"這,奶,我們不知道,我就是見這院子里面有好幾只雞,想著奶跟我們一路上辛苦的吃干糧,就是買了好吃的都是全給了我們三姐兒,見了那雞,我和二妹就想著給奶做頓好的,沒成想…奶,我們錯了,下次再也不會了."

雖然嘴巴上是在認錯,可春梨低著的臉上可沒有一點認錯的姿態,這嘴角更是諷刺的勾了起來.切,誰管你們下頓有沒有吃的,這次咱是明著來殺了一只,這以後麼,嘿,大山底下丟只雞應該很容易吧!指不定就被什麼豺狼給叼走了呢!

春梨話音一落,這春香也跟著說道:"是啊奶,您不要怪大姐和三妹,這是我們下午商量好的,原本我們不懂事的吃了雞蛋,就想著給做頓好的給奶請罪,但不成想,又做錯了.要不奶,我們還是不做飯了,我們都是在大戶人家做慣了的,那大戶人家天天大魚大肉的,我們也不曉得怎麼做合適,要不還是讓四妹妹做吧.四妹也說了,以前都是她做的,這以後我們就給四妹打下手."

春香也是跟文欣說完話之後,想起這一茬來的,既然家里面都那麼窮了,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做什麼還要扒著廚房去,回了家還要伺候老的小的,她可不願意.想要吃好的,她們大可以在老太婆和那小鬼不在的時候弄來吃.像現在,她們做好了,還要多兩張嘴吃,多不劃算!

春香這話一說完,這春梨和春曉就抬起頭來,看向了她,眼中盡是不贊同,這她們不掌著廚房,這以後難道天天要去吃番薯粥,咽大白菜?不過隨後,兩姐妹就看到了春香的眼神,頓時想著這二妹(二姐)哪里是個吃虧的,肯定是在小鬼那里得到了什麼情報.既然有了別的打算,她們還是等聽聽看在說.

于是春梨紅著眼哽咽道:"對不起奶,不然就像二妹說的吧,我們給小妹打下手,這樣也不會浪費了糧食!"

文奶奶哪里受得了孫女兒的委屈,頓時心疼的什麼責備的話,也說不出來了,擺手道:"好了好了,奶又沒怪你們,也難為了你們,行了都別說了,不就一只雞嗎,沒事兒,吃飯吧!"

一直關注著沒有說話的文欣,撇撇嘴,看著那一盤子雞肉,要不要這麼假,還有半只雞哪兒去了,還有這一盤子,怎麼盡是些翅膀,爪子這類的,肉呢?哪兒去了?雖然她最喜歡的就是雞翅,雞爪子,但在身體所需的情況下,也是要雞肉補充營養的!

要不要做的那麼明顯,她可不信奶奶是沒有發現,可是奶奶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一聽一看這三個姐兒的話和可憐樣,就只顧著心疼了!

文欣心下歎了口氣,有這麼一個心軟,只知道疼孫女兒,孫女一委屈一訴苦,就完全失了理智的奶奶,文欣只有仰天大歎的份!誰讓這一輩子,她是她的奶奶呢!算了,隨奶奶高興好了!這雞鴨她空間里面多的是,就是三姐妹吃光了,她也不心疼!

不過,她也只允她們,做賤了家里面現有的,折騰完了再要可就沒有了,大不了先苦一段時間唄,等家里啥都沒有了,她就不信這三個姐妹忍得住,等敗家的玩意兒都不在了,她在改善家里的生活好了!

恩,奶奶還想著要去看她那些姑姑來著,哦,還有舅公,不成,她的先探探這些人的品性,要是是跟著三個姐兒這樣的,她還是得防著.閻王難惹小鬼難纏啊,被這樣極品的親戚給纏上,那是想甩都甩不了的哦!

就像前世姨婆家男人的親戚,那真是沒有在極品,只有更極品啊!她可不想攤上這樣的極品!她是想過清閑生活的,可不是等著一樁一樁麻煩上門攪合的.

唔,好在那對極品爹媽為了擺脫奶奶和她這兩個累贅,居然去縣衙替他老爹把奶奶給休了.而她這個剛出生的娃,還沒來的急去注冊身份,就被丟棄了,讓去辦理人口問題的村長,直接把她過給了奶奶養了,就是以後她們生活過好了,那對極品想要攀親都沒有辦法!她們要敢來,她就把他們通通送牢房去,嘎嘎!

吃完飯,三姐妹默契的去燒水洗澡了,文欣撇嘴自己收拾了碗筷,想起了明天要跟著莫大叔一起去鎮上的事情,就對一邊也在收拾的奶奶道:"奶奶,莫大叔明天要去鎮上買做房子的材料,還要請專門修路的人,莫大叔說帶我去見識世面,村長伯伯也一起去到衙門給莫大叔辦理落戶的事情,奶家里那雞蛋鴨蛋,要不要讓莫大叔帶去賣了?"

文欣說著這話的時候,一直觀察著三姐妹的反應,春曉一直低著頭,看不清表情,這春梨和春香就沒忍住,同時抬頭看向了文奶奶!臉上的神情有些複雜!文欣猜測,不定是她們擔心蛋被賣了,還有就是也想跟著去鎮上看看.

"哦?你莫大叔說要帶你去?可別是你自己想去?"文奶奶好笑的看著一臉期待的小孫女,這是擔心她不讓她去呢!如果是被人,或許她還真不同意,但是村長都跟著一起,那她就放心多了,讓妞妞出去看看也好!

"當然是莫大叔說的啦!嘻嘻,妞妞自然也是想去的啦!奶奶那您讓不讓妞妞去呀!妞妞保證乖乖的,跟在大叔和伯伯身邊,不亂走!奶奶你就讓我去唄!"文欣挽著奶奶的手,撒嬌道!

"你這小丫頭,你都這麼說了,奶奶還能說什麼,不過一定得跟在你村長伯伯身邊知道不,鎮上人多,可別走丟了."

"謝謝奶奶!"雖然之前就見奶奶的表情,沒有不贊同的意思,但是奶奶沒有明確的答應,文欣還是有些擔心奶奶不讓她去,畢竟以前求了那麼多次,沒有一次奶奶是答應的,就是擔心自己走丟了,這會兒奶奶一答應,文欣就跳起了腳,給奶奶香了一個,接著問道:"那奶奶,家里的雞蛋要不要帶上?上次跟著孝泉哥哥,妞妞就學會了擺攤喲!"她可沒有忘記,這個問題,估計一邊的三個美女也在等著呢!

文奶奶摸了摸文欣的頭說道:"那些蛋就不用帶去了,過幾天估計你春花嬸嬸就要生了,咱得拿些雞蛋去送禮,那鴨蛋是我走那會兒剛醃上的,還不到時間,這次就算了,下次讓村里帶出去吧!"

"那好吧!那奶奶,明天到時間您可要叫我起來呀!"嘿,這雞蛋能不能等到春花嬸嬸生孩子還不知道呢!至于那鴨蛋麼,也懸啊!看著遠處似乎松了一口氣的姐妹兩,文欣再次撇嘴.不過文欣什麼也沒說就是了.

直到睡覺的時候,文欣也沒有等到,春梨三姐妹提要去鎮上的事情,也沒有等到奶奶問那少了的雞肉,三姐妹更是沒有說,大家一致的沉默了.

"大姐,咱們不是要去鎮上?這就有一個機會,你怎麼不跟老太婆說?"進了屋子,春香就忍不住偷偷小聲的問道!這屋子,隔音效果可不是很好,春香也擔心被隔壁的人聽到呢!

這土了吧唧的鄉下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呆,特別是下午打探到那些之後,想要離開的心更加的迫切了.

這村子窮的,男人居然娶不上媳婦,女孩兒都只有嫁到,只比這個地方好那麼一點點的地方去的地步,整個村子,能夠天天吃上米飯的人家都沒有,就更別說是吃肉了,那更是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有的福利.

春梨翻了一個白眼,輕聲的說:"你急什麼?我們這才剛回來,哪有就急著跑出去的?咱雖然不在這里呆,但也不能不顧忌點名聲不是.再說,這個村子的村長是下午才來過的老頭,可對咱映像不怎麼好,還有那個邋遢的大漢,咱也不熟悉,怎麼讓他們帶著我們出去?"

"不說這個,你怎麼跟那老太婆說,我們不做飯了?不掌著廚房,咱們怎麼弄好吃的.居然還讓我們給那小賤人打下手?就那小丫頭也配?還有下午打聽到有用的東西沒有?快跟我們說說."

------題外話------

上架了雖然非常的開森,但是也很忐忑來著,這章字數夠麼?(話說,吞三百多字是為神馬?害秋刪除在上傳,嚇死嚇死了,要是沒有萬更,親愛的門,會不會飛︿( ̄︶ ̄)︿了秋!還是直接在上三千五去看看,吼吼)嚶嚶嬰昨天才發現,筆記本電腦碼字,會不知不覺間,咻的把一字或一句一段給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