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雪花花的蛋殼
"妞妞你說啥?你二姐居然說你的名字及土?還有讓你跟文奶奶住柴房?這是文奶奶說的,還是?"說妞妞的名字土,不就是說他爹不回去名字麼?說他爹取的名字土麼?這不就是說他們這些山海村的人的名字都土麼?福安哪里忍受得了?當然福安是不知道,其實春香說的是妞妞這小名兒土,而不是文欣這兩個字土!那文欣會去糾正這個錯誤麼?自然不會,會的話,還會主動去黑人?

還有柴房是福安親自幫忙打掃的,自然知道柴房的情況,可是不管是誰說的,還是怎樣,無論如何,也沒有讓家里老人住柴房的!更何況,妞妞還是那三個人的親妹妹,還是一個五歲的孩子!這住沒有門的柴房,她們也好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是那三個姐姐,一聽晚上沒地方住,就進了奶奶和妞妞的屋子,出來之後就說她們要住那間屋子,然後妞妞就進屋去拿了衣服出來!"在一邊玩著蚯蚓的二狗子,一聽到這個話題,急忙舉起手來,吸引了眾哥哥們的注意之後,就開始講起了"內幕",其他想伙伴們也一致的點頭!或說當初他們可都是,被三個強悍的小姑娘驚呆了呢!

妞妞低著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深深的覺得,小伙伴們太給力了!恩,明天就買些好吃的犒勞他們,這麼積極的抹黑那三姐兒!哼,她真的很不爽,那三個嫌棄的眼神啊!

特麼的屋子破怎麼了,又不髒,還非常的乾淨整齊哩!去過大戶人家了不起啊,還不是個伺候人的,有資格嫌棄麼?她這個見識過高樓大廈的現代人,都沒有嫌棄過!更何況這嫌棄的對象不是別人家,而是她們自己家,未來生活的地方!

哼,幸好回來的找,這樣是晚一點,或者明天再回來,那她房子提上了議程,不是要便宜白眼狼麼?哼,就那德行,絕壁是跟那極品爹娘是一個品級的,被這樣的人吸血,沒有把血抽干,是甩不掉的!她可不願養吸血蟲或者寄生蟲!

福安的等人一聽二狗子的話,就憑無恥的占了文欣和文奶奶的房間,讓老人睡柴房,頓時對于已經沒有多少映像,7年沒有再見過面的三個姐妹,沒了好感.他們幾乎同時就想起了,拋棄老人幼兒的李才夫婦!

都說第一印象難改,這有了差感,未來那三姐妹,就是在做什麼好事兒,也不會改變這最初的映像!更何況,就那三姐妹的樣子,會是委屈自己的人麼?

最後福安拍板:"不成,等會兒得讓我爹去走一趟,妞妞這門好了,走,咱一起去趟柱子家,幫你把床也給弄回去!"

一行人出來的時候,正好村長伯伯和莫塵也出來了,于是福安又跟自家老爹說了文欣家的情況,當然對于文欣名字土的事情,福安沒有說,他也是怕自家對于取名字這事兒有點小驕傲的爹給氣著了.不過聽說文奶奶一回來,居然就住到柴房去了,村長大人臉色也是非常的不好的.也決定了要去文欣家走一遭!村里面出了一個拋母棄子的李才,村長大人就覺得臉上都無光了,這又來三個不孝的,村長大人這火氣那是蹭蹭的往上冒!

而村長大人身邊的莫塵,一下子就想到了什麼,看向了文欣,果然看見那個小丫頭正一眼的得意呢!見他看過去,居然笑的更得意了!不過,這模樣他很喜歡!莫塵大叔這臉上奇異的柔和了些!倒是嚇了文欣一跳.

面癱臉大叔,居然笑了?太詭異了吧!文欣渾身哆嗦了一下!立馬躲閃了莫大叔的眼神,她擔心在看下去,又會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

最後村長大人一個人先去了文欣家,身上帶著一些讓自家娘給裝的幾碗米,他可是聽說了,文奶奶回來的時候手上可沒有提著什麼,估計那帶出去的銀子就沒給剩下,想著那家里突然多了三個吃飯的,這家里指不定已經沒有糧了呢!所以這不,就給裝了些米過去!

而莫大叔,福安等人就去拐個彎,先去了福子,柱子家一趟,去拿做好了的架子床,架子床是沒有拼好的,所以一人扛一點,也不是多重,拿好東西,這才向著文欣家進發.

于此同時,跟文奶奶要好的王村長家和王爺爺家,就知道了文奶奶帶著文欣的三個姐姐回來了的事情.

而村長到了文欣家看見了什麼?他什麼也沒有看見,三個所謂回來了的文奶奶的三個孫女,此時正吃飽喝足,在房間里面睡大覺呢!而文奶奶呢?文奶奶這個時候正在後院菜園子里拾掇著呢!

村長一進了院子,首先迎接他的就是院子柿子樹下,那一地的雞蛋殼!作為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多少蛋殼是一個雞蛋,還會不清楚,這一地的蛋殼,整六個雞蛋殼不說,還有三個,沒看錯,那是文姨醃制要賣錢的鴨蛋?

不用想,這完全不可能是小妞妞,更不可能是文奶奶吃的,既然不是他們,那還有誰?家里沒有別人,只能是那三個剛回來的!

這些敗家娘們敗家娘們啊!王村長只覺得心中一痛,這哪家有這麼吃雞蛋的?這家家戶戶的雞蛋,除了走人情,那就是一家賣錢的營生,沒有哪家人是天天吃雞蛋的,家里雞多些的,也就隔個幾天吃上一個煮雞蛋.

再看看這個,六個,整整六個雞蛋,就這麼水煮了吃了?這家里多少只雞?也就6只下蛋的雞,每天頂天了也就6個雞蛋,一個雞蛋兩文錢,12文錢就這樣被吃掉了,這可是能買一斤糙米的銀子!一斤米可以吃上多久?不說多久,就是這米飯吃著,也絕對比這雞蛋飽肚啊!敗家,完全的敗家啊.

村長大人會心痛,完全是出于勤儉慣了,還有一個就是想著,文奶奶見天的節省,可到頭來,就這樣給…浪費了.

文奶奶從菜園子里面出來,看見的就是王村長,背著個布袋,站在自己柿子樹下跺腳的畫面.

------題外話------

真不知道亂了沒,我頭都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