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果然是長歪了的(下)
不經意的聽到小妹這樣的話,春梨和春曉頓時有拍手的沖動,眼珠子咕嚕嚕直轉春梨沒有回話,而是直接打開了壇子中,兩個小壇子中的其中一個,果然在里面看到滿滿當當白花花的雞蛋.

春梨直接伸手數了六個雞蛋出來,讓兩個妹妹幫忙拿著,然後蓋上碗蓋,又打開了邊上的小壇子,探頭一看,也是蛋,不過為什麼是泡在水里面?而且這蛋的個頭也要比那個壇子里面的大,難道其中有什麼緣由?春梨想不清楚,但是她知道沒有農家人會浪費蛋的,所以想不清楚之下,春梨毫不客氣的撈了三個.

至于其余三個大的壇子,春梨就完全沒有興趣了,一看那被紮起來的壇口,她就想到了之前飯桌上的咸蘿蔔,不用說,這三個壇子里面定然是農村的咸菜!這一點她還是有那麼一點映像!

春香和春曉也同樣好奇的望向了春梨手中,明顯不同的三個蛋!春梨對兩人搖了搖頭:"這蛋看起來不一樣,怎麼看都像是鴨蛋,難道家里還有鴨子?恩,先不管了,以後自然會知道的,咱們先去把蛋給煮了吃了,也不知道老家伙還在不在廚房!"

到了廚房,很幸運的,三姐妹躡手躡腳的到了廚房,並沒有看見文奶奶的身影,春梨像春香打了一個手勢,春香立馬點頭站在廚房門口,而春梨和春曉則進了廚房,春梨把蛋放到鍋里,放好水,蓋上鍋蓋,由春曉燒火煮蛋!

文奶奶可不知道,剛回家的三個孫女,就惦記上了自己錢,還把她主要來錢的雞蛋和咸蛋,當成了主餐.這才回來第一天,一餐加上之前的三個,還有剛拿的雞蛋和鴨蛋就去了12個.

而文欣再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居然被三個姐姐當做爭嫁妝的敵人了.

而這時候,文欣跟著莫大叔已經到了村長家,一路上文欣都分心在想著,怎麼對待這三個姐姐,經過短時間的接觸,文欣已經確定,這三個完全是長歪了的.照以往的她來說的話,那完全不會理會這樣的人,不過這三個麼,不理會那完全就不行啊!

最後文欣也只想著,走一步看一步,他就是想太多,一切不還有奶奶在麼,還輪不到她來操心.反正麼這建房子的打算,她是完全打消了,五年都這樣過來了,在過幾年,她也是能接受的!恩,至于奶奶的伙食問題,這個麼,這是小事兒,她也不是那麼小氣的!

因為莫大叔已經決定了要在山海村落戶,而且這房子還是建在村尾,根本就沒有人要的地方,還不是占用而是用錢買地建屋,所以村長對于莫大叔還是很有好感的.一聽文奶奶帶著三個孫女回來了,就知道了莫塵的難處,沒等莫塵提出借住,就主動的邀請莫塵就到自己家!

而這個時候,文欣也到了後院,找上了柱子和福子,讓兩個大哥哥給自己做一個簡單的門扉,正好福安等人做船別的不多,就是還有很多剩下的木料,完全不用專門再找材料,而且這簡單的門,還是很容易的,根本不費多少功夫.

所以等莫大叔跟村長說完話之後,這邊的門也快要做好了.

"對了,妞妞,你之前要做的架子床,已經做好了兩張,剛聽你說你姐姐們回來了,不然先把做好的帶回去先用著?等會兒咱一起幫你搬回去."福子把最後一塊木板拼好,這才想起什麼,抬頭對一邊正在湊趣,看一邊做了一半的船體的文欣說道.

"呀?做好了兩張?福子哥哥這是真的?怎麼那麼快?"福子和柱子兩個人每天都要忙活做船的事情,而王爺爺年紀大了,她根本就不敢麻煩他老人家.原本以為她的床沒有那麼快的,哪成想,今天就做好了兩張?古代的木工都那麼厲害麼?這動作也太快了!

一邊同樣也在幫忙嵌木板的柱子,聽到文欣的話,也笑道:"嘿,這有什麼.架子床,簡單!主要就是刨木板,其他的也還好,咱又不像大戶人家的,那床上都還要刻上好看的花紋去,我聽爹說,那些大戶人家的要求可高,那耗時就老長了,咱們這可就沒有啥複雜的!"

福子和柱子的爹,也就是王爺爺的兒子,正是在鎮上的家具店打工,能接到很多有錢人家的活計!他們自然是聽自己爹講過那些新鮮事的!

文欣一拍手,高興的道:"是這樣?嘿,之前我還愁著呢!姐姐們都是大戶人家出來的,見過了大世面.我見姐姐時她們好似不怎麼高興,問好的時候都不理會妞妞.二姐還說妞妞的名字土呢!哥哥,名字土是什麼意思呀?"

也沒等福安等人回話,文欣接著說道:"之前妞妞就想著姐姐她們睡不睡的習慣家里的木板床,所以才讓哥哥給造幾張床來著!前幾天我去買了新被子,屋里木板床上墊了一床,還一床用來蓋,賣被子的嬸嬸說這樣就會睡得很舒服!說大戶人家都是這樣睡的.原本沒想到姐姐那麼快回來,這床也不急,但沒想到奶奶和姐姐今天就回來了,我和奶奶屋子讓給姐姐們住,我和奶奶現在住柴房打地鋪,奶奶身體不太好,我還擔心.可現在有了架子床,奶奶和姐姐一定都會很高興!"

嘿嘿,親愛的姐姐誒,可不是咱邪惡,專門黑你!誰讓你們居然想讓奶奶給你們讓房間的?還霸占了她專門買來的被子!現在連她和奶奶都只得睡硬床板,你們到享福,躺那麼柔軟的被子上面.

還有誰又讓你們樣貌確實不錯,小伙伴們一開始都看呆了,這幾個年輕的小伙兒可都單身,看上了你們,我這兒多過意不去!你說你們但凡有個好性格,妹子我也不會這麼缺德,這樣講你們壞話啊!反正她說的是事實,完全沒有誇大的意思,小伙伴們都看見聽見的,一問他們就知道!遲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