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果然是長歪了的了(上)
三個人同時很默契的,沒有上前去幫著文奶奶洗個菜燒個火什麼的.好在文奶奶也沒有要自己的孫女做飯的意思,也就沒有注意到三個孫女的態度問題.很快,文奶奶做好了簡單的飯菜!這飯菜一上桌,三姐妹就瞪呆了眼睛!

看看,看看,她們這是看見了什麼?這桌上的是醃蘿蔔?還有為什麼沒有大米飯?怎麼是一鍋番薯粥,還有那一盤子干巴巴的東西,是白菜?怎麼沒有一點油水?這東西是她們能吃的麼?

再餓,看到這樣的東西,三個人全都失了胃口,沒有一個能夠吃得下的,再看她們的奶奶,臉色如常的吃了兩大碗番薯粥,一看就是吃習慣了的.特別是大的兩個,那臉色就像是吃了大糞一樣的扭曲,春曉倒是梗著脖子,吃了一碗就再也吃不下了.

不過雖然這些在她們都認為是豬食的東西,他們是吃不下,但是水煮雞蛋,她們還是稀罕的,這在大戶人家像她們這些婢女,也不是經常能夠吃到的東西.但是一人一個雞蛋,又怎麼能夠吃的飽呢!

看著魂不守舍的奶奶,三個人同時對視了一眼,也沒有說一聲,就放下碗筷出了廚房,接著就進了屋子,直奔地窖而去!她們要做什麼呢?當然是去看看早就想去探探的地窖,找找有沒有能夠果腹,別的不能確定,但是這雞蛋總是有的吧!-

文奶奶可沒注意到自家孫女的動靜,她現在還在想著等文欣回來之後,自己到底要不要,要怎麼樣教育文欣呢!她自己魂不守舍的吃完飯,心里一直想著這件事情,心里想等著文欣回來,她要好好問問.

雖然想著要等文欣回來,但離家那麼多天,家里面什麼情況,文奶奶還是急著去看看,于是洗玩碗筷,文奶奶就忙著收拾屋子了.就是這樣,文奶奶這一等也到了晚上,等來文欣領著王家柱子和福子等人抬著新門來了,這後邊還跟福安幾個兄弟,也抬著一些木板過來了,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

春梨打頭帶著春香和春曉打開了地窖的門,看著黑洞洞向下的泥巴階梯,嫌棄的皺起了眉頭,雖然她們都沒有見過地窖是個什麼樣子,但是絕對應該是鋪著青磚,嵌著油燈,只要有人要下地窖,絕對不是現在這只能模糊看到前面一點點情況的模樣!

三人一路扶著泥牆下了地窖,好在下面的空間沒有那麼黑暗,不然她們說什麼都不會下來了的,要是因為沒有看清楚而跌倒,摔傷了,或者因為其他的原因嚇到了,這不是虧死了.

春梨誇張的在鼻子前揮了揮手,地窖難聞的氣味,實在太讓人難以忍受了!春香像個忠實者擁護在姐姐春梨的後面,看著姐姐嫌棄的表情,同樣也皺起了眉頭看著這個在她眼里很小的地窖,等著姐姐春梨的下一步動作.

至于春曉呢?她可沒有時間去注意自己兩個姐姐,一下了地窖,她就在周圍轉了起來,地窖沒有很多東西,或許應該說只有很少的一些東西,一堆各種大小的簍子,籮筐,一邊是整齊的擺放著的大小五個壇子,其余的就沒有了!春曉也皺起了眉頭,不是因為地窖的大小,落後和味道難聞,而是這地窖里面的東西,跟想象種的完全不一樣!

觀察完春曉悄無聲息的回到姐姐的身後,弱弱的打斷了還在嫌棄地窖的兩個姐姐:"大姐二姐,小曉肚子餓,我們不找吃的麼?"

春梨和春香一聽三妹弱弱的聲音,頓時也想起來她們是來做什麼的,這眼神總算也是放在了正事兒上面,這一看,自然也就發現了情況!

"這什麼東西?"春梨沒有去看那些數量眾多的竹制品,而是走到了壇子面前,有些不可置信?只有這麼些東西,值得專門挖一個地窖來放這些?欺騙性也太大了吧!

"大姐?"春香氣惱嬌嗔,話說她們到底為了什麼原因,跟著老太婆回來的?

"別急,你忘了房間里面那兩床新棉被了?還有廚房那些碗筷,那可不便宜,就是我在府里是二等丫頭,一年也才3兩銀子,那老太婆去給我贖身,就給帶了25兩銀子.哼,老太婆肯定有銀子藏在其他什麼地方了!"

春梨咬了咬牙,心里不滿,直接對春香和春曉直白的說道:"咱們要做的就是讓那老家伙,心甘情願把那銀子都給咱們!我今年都15歲了,如果不是三少夫人從中作梗,我早就是姨太太了,就是春香今年也12了,春曉也10歲了.現在都是能夠說親了,在這山海村,能嫁到什麼好人家?"

春梨走了走,轉身告誡兩個妹妹:"不管你們兩個是怎麼想的,我可不嫁給地里刨的,那有什麼出頭!所以這親事,還得咱自己想辦法,所以什麼時候還要找個機會去鎮上探探有哪些富裕人家.這嫁妝銀子一定要在老太婆手里摳出來,只有嫁妝豐厚了,才能嫁的更好,你們兩可要知道咱可是離家7年了,可比不上家里那個會裝的小賤人,不能讓老家伙把銀子都留給那個叫妞妞的!"

"是啊,姐,肯定是你說的這樣.我也不嫁這鳥不拉屎的窮地方,想要出去買個頭花,逛個街都困難的犄角.對了姐,這些壇子,一定就是老太婆放雞蛋的地方,咱那些雞蛋出去,如今這地窖在咱房間里面,老太婆放東西的時候,咱都知道數,想吃的時候自然能吃得上.可是姐,你說咱要不要,偷偷把一些雞蛋藏起來,找機會賣出去?"

春梨眼睛一亮,但隨後想到回村的時候,那長長的山路,難坐的牛車,還要步行的崎嶇山路,頓覺腿肚子一陣的顫抖,立馬搖頭:"不行,咱能不能藏起來還難說,這怎麼拿得出去就是一個難題,還有這雞蛋賣不了多少錢,剛才你們也看到了,這個家里面可沒有什麼好吃的,這些雞蛋咱們還是不用拿出氣賣那幾個錢了,還是咱天天吃幾個算了."春曉站在最後面,微不可查的點頭!

春曉歪了歪頭,對于春梨和春香之前嫁人的話題,並沒有說什麼觀點,倒是語氣疑惑而又天真的道:"大姐,二姐,我們只能吃雞蛋麼?不能殺雞吃肉麼?小曉想吃肉了,小曉都兩天沒有吃上一口肉了,在府里,小曉在廚房,每天王婆婆都會偷偷給小曉吃幾塊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