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文欣的試探
可是這離家7年多,感情漸漸淡化的孫女兒,跟自小就是自己帶大,又是在這樣艱苦的生存環境下,簡直就是相依為命,又一直乖巧懂事的文欣對比起來,那可就完全沒有對比性了.

這給三個孫女兒找好人家嫁了的念頭就又冒了出來,暗想著,改天她就去春婆子那里走走,讓她給看看去!

這外面眾人心思文欣可不知道,她進了房間之後,也不在意背後春梨和春香會不會盯著自己,直接打開了地窖的門,快速的進了去.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這只看到這些姐姐的一面,這完全的秉性她還不知道,所以她的抓緊時間,把那些之前原本想著作為禮物,給三個姐姐買的布什麼的,給轉移到空間去,除非她們在得到她的承認,否則,讓她給那些,既不尊老又不愛幼,還在客人面前不顧及情分的丫頭片子花錢,她是腦殘了才那麼做!

而春梨和春香自然是聽到了開地窖們的聲音,這心里的怒氣一頓,同時轉身一看,嘿,這房間居然還有個地窖?兩人眼珠子一轉,眼中的欣喜可怎麼都藏不住.地窖,那可是一個家,不管是有錢人和窮人家,放好東西的地方!

兩人都覺得,這房間選的太好了,剛剛霸氣的宣言,實在是太對了.兩人都迫不及待想要去地窖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麼,在她們想來,這個家里居然挖了地窖,那麼肯定是不空的!不過想到外面那一群人,她們又忍住了,反正現在是跑不掉的.至于文欣進去了,會不會拿什麼出來,笑話,就那一個小孩子能懂什麼,又能拿得起什麼?

于是在眾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文欣在地窖里面,大到壇子,小到鞋墊子,所有超出這個家里面,奶奶走之前多出來的東西,文欣通通收進了空間.就是剛剛拿出來的,想讓莫大叔帶出去賣的那些泡菜什麼的,也都給收回了,至于明天逛街啥的,哎喲,不是有現成的借口麼.

最後不知情的眾人,只看見文欣進了房間沒多久,真就拿著幾件衣服出來了,轉身進了隔角沒有門的柴房,放下衣服後,就出來了.

文欣的表情還是一樣的乖巧可愛,似乎絲毫不知道有發生過什麼,也沒看自家剛回來的姐姐的臉色有什麼不對的!就蹦蹦跳跳的到了奶奶的面前!

"奶奶,您和姐姐們剛回來,吃過飯麼?渴不渴?奶奶要不您帶姐姐去喝點水,做點飯吃,然後休息一下呀!妞妞要跟莫大叔去王伯伯家,扭扭曲跟傅奶奶說奶奶回來了,奶奶就明天再去吧!恩,妞妞還要找柱子哥哥,讓他們給妞妞做一個門,嘻嘻!"

奶奶見文欣這副天真,一副為自己和為姐姐的模樣,這心里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為了在避免那三個孫女再說出什麼,讓文欣再受莫名的氣,文奶奶也同意讓文欣去村長家一趟,而且既然是她們現在要住在柴房,那門也是要弄起來的!

于是很快,院子里面就剩下一邊一直做隱形人的春曉,還有兩個還首在房門口的春梨和春曉,還有神色莫名的文奶奶!

"真是丟臉,你們要是不餓,就回房間睡覺去,家里面沒有什麼活兒要你們干的!"這外人一走光,奶奶這心里積壓的火氣,還是不輕不重的發了出來,不過看到三個孫女兒一臉不在意,這火氣不但沒有下去,更加的壓抑了!

文奶奶深吸一口氣,內心雖然氣怒,但更多的卻是無奈,沒有了文欣在一邊比較,文奶奶心里又想起了往事.自從三個孫女被兒子兒媳賣了之後,她這心里就一直在糾結著,一直惦記著自己苦命的孫女兒過的好不好.這惦記了那麼多年的孫女兒終于回來了,這只有一點點的缺點,文奶奶又怎麼就會對這三個孫女兒不管顧不顧,大斥大罵.

想起一路急著回家,路上吃的都是干糧,到了千樺鎮的也沒有停留下來吃點東西,她自己都覺得有些餓,更不用說,她那三個很嬌氣的孫女兒了.

所以文奶奶還是進了房間,想下了地窖,拿三個雞蛋出來,准備給自己和三個孫女兒做些吃的.

這一進房間,文奶奶就發現了不對勁!這床上從沒有見過的新被子是哪兒來的?文奶奶一個快步走到床前,伸手一摸,這帶著老繭的手掌就是一縮,登時瞪大了雙眼,這…這棉被哪兒來的?

文奶奶無比確定,自己走的時候是沒有這家伙的,難道是在家養傷的那個小伙子?文奶奶一下子就想到了莫塵,有了猜測,文奶奶就沒有急著去地窖拿雞蛋了,而是快速的出了房間,到了隔壁,這一看地上,果然也有一床跟房間里面一樣的新被子,在地鋪上鋪著呢!

這妞妞,咋能讓客人花錢買被子回來呢?猛然想起什麼,文奶奶又跑去了廚房,先是看了自己的米袋子,米已經不剩下什麼了,文奶奶放下了點心,這說明妞妞和那個壯小伙吃的是家里的糧.可等文奶奶一打開壁櫥,這眼睛就瞪圓了,一眼十多個大小新碗,盤子還有整齊的竹筷子!

"砰!砰!砰!砰!"

文奶奶手扶著心髒,感覺心跳的有些快.文奶奶這人老實了一輩子,踏踏實實什麼都是自己自掙來的,這一下子,猜測到外人給自己家里添了那麼多貴重的東西,這心就急的砰砰跳跳的.

不過到了地窖,文奶奶看著沒有多出啥的地窖,這心才微微放下那麼一點,好在也就三床新被子,一些碗筷,自己這身上的銀子湊湊也盡夠!

而邊上三姐妹看著文奶奶一系列奇怪的動作,不明所以,不過她們可不在意,他們在意的是,她們真的非常餓了,一路上吃那饅頭干糧,吃的她們都快吐了,就想著到了地方吃頓熱的,好的!

于是跟著文奶奶走向了廚房,看著同樣缺了門的黑暗廚房,春梨,春香那是完全不掩飾自己眼中的鄙視和厭惡.而春曉則跟在兩個姐姐的後面,低著的頭微微上抬,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以後的廚房,也沒有露出什麼,就又乖乖的跟在了姐姐的身後,規矩的坐在了破凳子上,那屁股只占了凳子的不到三分之一,還不安分的左右扭動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凳子太舊太破太黑,這是怕凳子會壞掉摔倒她們,還是因為嫌棄凳子髒?或許都有!

------題外話------

吞字神馬的太討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