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三個姐姐下
文欣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捂臉,艾瑪我去,她之所以喜歡這個農村,就是因為它甯靜,安詳,沒有爭斗,是最適合她生存的環境,可這突然回來的三個姐姐誒,這是要搞宅斗的節奏麼?

或許是她想多了,文欣安慰著自己,這些人,最多也就是鬧鬧,再說也沒有她們發揮的余地不是!恩,只要沒有觸及到她的底線,她也懶得去跟他們計較.

不過麼!恩,在看看!看她們對于自己住宿,是怎麼可反映,她在決定好了.

文欣眼珠子轉了轉,沒有在理會三個心思各異的姐姐,轉頭對奶奶說道:"奶奶,來,您跟我進院子呀!妞妞前天救回一個暈倒的叔叔,叔叔在咱家休息呢!妞妞帶你去看看呀!"

奶奶被文欣的話吸引了注意力,聽文欣居然救了一個人,大驚下贊歎道:"啥,奶奶的乖寶都會幫助叔叔了?真是好孩子!"她倒是沒有覺得陌生人有什麼危險的,畢竟生活環境下,不會想到其他.

然後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文奶奶也沒有管還站在門口的三個人,徑自抱著文欣進了院子,一進門,文奶奶就看見了在院子里面的二狗子等人,可不就是之前一見到他們就跑的小子們,感情是來給妞妞報信來了呢!文奶奶欣慰的看著二狗子等人笑,二狗子等人見了文奶奶也脆生生的問好.

莫塵莫大叔,就是在這些孩子們的身邊,魁梧的身材,讓人想忽視偶讀忽視不了!莫塵早就已經猜測到之前,是文欣的奶奶回來了嗎,原本是想出去問好的,但是這耳朵就是比身體快,就聽見了兩個小姑娘的話.于是莫塵便停下了腳步,也攔住了想要一起出去的二狗子等人.他想著還好沒有出去,要是那個時候出去了,這老人定然是會尷尬的吧!

"您就是妞妞她奶奶吧!我叫莫塵,之前身體出了點狀況暈倒在了你們村的椰子林,要不是您家妞妞,我可能就要被下山的野獸給分食了,您真是有一個好孫女兒!這兩天住在您家,可都是她在照顧我這個病人."別的不說,一上來自然是要交代清楚自己出現的原因,還要誇贊對方的孫女的好,這樣應該能夠很快拉近,眼前這個一看就慈祥的老人之間的距離吧!

奶奶聽見莫塵誇贊自己的孫女,果然很是開心,一下就笑彎了嘴,放下了文欣,眼睛笑眯眯的就跟莫塵,沒有距離的說上了.

"哎喲小兄弟,這是妞妞該做的,看您這話說的,都是應該的應該的,不過我家妞妞確實是個好孩子.只是我家也沒什麼好東西,不知你的身體有沒有影響,我這也不在家,小兄弟你身體可還好?這要是因為我家的家境,拖累了你的病情,老婆子這心里可要過意不去!"

"妞妞她奶奶,您別這麼說,我這休息了兩天也差不多了,得虧是妞妞那丫頭的照顧,可沒什麼不妥的,您要這麼說,我可就真不好意思了."莫塵還真沒有見過這麼實誠的老人,這當下還真有些招架不住的感覺!他做生意這場面話是說慣了的,這猛然間遇到這麼個情況,他要是亂說一通,這老人可不得就當了真?

文欣這在一邊也沒有聽這兩老的談話,只不過是看到三個俏姐兒,一個低著頭看不清表情,但是另外兩個可是一臉的不爽的進了院子,文欣覺得,這要是在沒有點表示,這兩個很可能就爆發了也不一定!既然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都要生活在一起,她可不想撕破大家的臉皮.

"奶奶,莫大叔,你們先別說了.奶奶,叔叔這兩天都是睡我們家柴房,這柴房我讓孝泉哥哥給整理出來了,只是現在姐姐們回來了,咱家可就不夠地方睡了,奶奶您看咋辦呀."

誒?這還真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之前她就想過了.不過還不等她說什麼,那邊兩個大的,聽到他們這邊說的話,就徑直朝著唯一一間有們的房間,也就是文奶奶和文欣的房間走去,打開了們就直接闖了進去.

春梨和春香自下了馬車,看到擁擠和破落的千樺鎮,這心里就老不爽了,在經過做臭烘烘的牛車到了孫家屯,被告知不是自己的村子時,這火氣又大了些.然後還走了半個時辰的路終于到了山海村,這腿又酸又疼,但是文奶奶沒有理會她們,她們也只能壓在心里.可沒想到這到了村子,還又要走,也不知道她們走了多久,才終于在一個完全無法想象的爛院子里停下.

不管是春梨還是春香亦或者春曉,這心里都有點嚇住了,不說春曉,就說春梨和春香,最起碼是對自己久遠的家,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模糊的記憶的,但是絕對不是現在眼前這個!

怎麼會這樣?春梨和春香暗想:天,早知道這樣的話,當初得了自由身的時候,就不跟老太婆回來了,她真不知道,當時怎麼腦袋就壞掉了,跟著回來了.三個人心里同時都覺得自己被騙了,就這樣的人家,家里面會很有錢?她們能在這樣的家里面撈到什麼好處?這家吃飯吃的上不?睡覺睡的舒服不?要不要天天干很重的農活啊?

這越想越覺得,這未來完全沒有錢途!這越想這心里就越不甘,也越惶恐!

心里一口氣是上上不來,下下不去,她們當然很想發發小姐脾氣,但是幸好還有一點理智存在,生生給忍住了.不過忍是忍住了,這要給窮親人好臉色,那根本是不可能了,所以之前對于文欣,大的兩人,可是一點都沒有客氣.

更讓她們無法忍受的是,那小賤人居然敢無視她們不說,那巴巴的給她們贖身的老家伙居然也敢不理會她們,直接抱著那個小賤人進了院子.她們進了院子卻剛好聽到,居然沒地方住的問題.

有一種真相了的感覺,在心中迅速蔓延開來.

而且這仔細一分析,居然還有一個柴房?三個女娃都快嚇傻了,立馬想到可能那麼柴房就是為了她們准備的,這怎麼行,她們怎麼可能住柴房.當初不管在哪個府上做事,這住的雖然都是下人房,可就是下人房,比起這農村里面的泥土房子可好上幾十倍,就是那什麼鎮上的房子都是比不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