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三個姐姐上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文欣一出來,就見的小伙們就累癱在自家家門口,頓時大驚.這是出什麼大事兒了?

"呼,呼,呼呼,妞妞,這不是,咱看見文奶奶回來了,帶著三個白嫩嫩的小姑娘,應該是你說的那三個姐姐."二狗子也不敢現在這個時間休息,急忙把自己要說的消息,一口氣說了出來.

文欣確實有一瞬間的呆滯,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想到的不是其他的,而是這晚上該怎麼睡覺的問題!這家里還多了一個大叔呢!

對于已經相處了幾天,頗有好感,准備與之友好相處,更甚至要巴上去的大叔,那沒有見過面,陌生的姐姐,文欣可沒有多少好感.如果不是家里實在窮的可以,還有奶奶的一層因素,她是連為對方考慮都不帶的.

不過小伙伴們特意趕過來告知,那擔憂的小表情,文欣表示很感動的同時,也和欣慰,依舊笑嘻嘻的說道:"看你們這是什麼表情這事,奶奶和姐姐回來我可高興,看你們跑的急的.成,這事兒我知道了,你們都先進來休息下,剛莫大叔剛做了冰鎮酸李子,你們都進來喝點."

等小伙伴們都吃上了冰鎮李子,文欣就趕忙的找上了莫大叔.

"大叔,二狗哥哥說奶奶帶著三個姐姐回來了,這晚上咱咋睡?"文欣保證,她是一點都沒有要趕大叔的意思,文欣又想了想,轉頭對鐵蛋問道:"小偉哥,你家是不是能空出一件房間來?"

文欣不敢肯定她那三個姐姐,是不是能夠睡的習慣家里的"床",不過不管如何,這要在外找一個住的地方還是需要的,至于是誰睡過去,那就不是她考慮的了.這得看莫大叔和奶奶的!不管這兩個人誰,她都不想對方為難.

鐵蛋正挖了一口冰李子,聽文欣問他,因為嘴里滿滿的冰渣子,一時說不出話來,但是也是及時的點頭了.等吃完這一口,這才開口道:"能呀能呀.之前奶奶不是給你整理出一個房間?不過你堅持要回自己住,那房間我小姐姐又住回去了,不過也是能很快整理出來的.妞妞你要去我家住麼?回去我跟奶奶說一聲."

"這樣?那成!那你給傅奶奶說說,整理一個房間出來,不過不是我住,你就直接跟傅奶奶說,我奶奶帶著姐姐回來了,家里面沒地方睡覺."

跟鐵蛋說完,文欣這才轉身就要跟莫大叔說說.而這會兒,在一邊聽了一會兒的莫大叔,完全猜到了文欣的用意,頓時這心里就有些心疼.這才多大的孩子?

莫塵揉了揉文欣的小腦袋,在文欣之前開口道:"你這孩子,這些事情那需要你操心,不說你奶奶,就是我,也能自己解決,還用你這小娃娃,給我們去周旋?"

文欣臉上一紅,這才想到自己還是一個小孩子的身份,家里面還有大家長,確實也不用她著急的.不過,她也確實是有些著急罷了,而且她來到這個世界,就是跟奶奶相依為命,處在這樣貧窮的家里,難免的多操心些,這也是習慣性.既然主角之一的大叔,自己都開口了,那她也不操心了,等著奶奶回來辦吧.

文奶奶才剛到家門口,就就見到自家乖孫女等在門口張望著,文奶奶這眼眶就是一紅!

"奶奶,您回來啦!"就像平時奶奶干活回來一樣的問候,文欣跑上前挽著奶奶的手,故裝好奇的看向了奶奶身邊的三個俏生生的小姑娘,文欣眨巴著眼睛問:"奶奶,這就是妞妞的姐姐?"

哎喲我去,果然是被養歪了麼?那亮閃閃的厭惡可不可以掩飾一下,你們這樣的表情真的好麼?還有那個最小的妹子,別以為你快速的低頭,姐就沒有看見你深深的皺起的眉頭!

文欣第一時間,在心里給三個姐姐打了一個叉!妹的,這不會請了三墩祖宗回來吧!文欣內心怨念了.但是還是顧忌著老人,所以文欣適當的表現著好奇.奶奶還沒個表態,她就是再怎麼不喜歡,也不能表現在臉上不是.

文奶奶幾天沒見自己孫女,這一見心里頭就仿佛有什麼落下了,一把抱起了文欣,給文欣介紹起來:"誒,對對,妞妞啊,來奶奶給你說,這個是你大姐春梨,二姐春香,三姐春曉!"

文欣在奶奶貌似期待的眼神下,乖巧的叫:"大姐,二姐,三姐,你們好,我是妞妞."

"哼!"大姐春梨冷哼一聲,鳥也不鳥文欣,看著前面這破爛的院子,仍舊擺著個臭臉,可想而見對于將要生活的環境,她是一萬個不情願.

"妞妞?怎麼那麼土?"二姐雖然搭了話,但可也不是什麼好話,直接就用輕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文欣,然後非常得意的擺弄著自己的粉色衣裙.顯然她不僅是看不上文欣妞妞的小名,還看不上文欣身上的破麻布衣服.

嗷,我去,你特麼的春香才土!三個都土了吧唧的名字,好意思擺驕傲的臉色,還有那什麼棉布衣服,不會是丫鬟服吧.三個都一個款的.

三姐春梨倒是害羞的抬起了嬌小的臉蛋,朝著文欣非常羞澀的一笑,叫了一聲"四妹",然後快速的又低下了頭,不過那隱晦的打量,還是被一直觀察著三個姐姐的文欣給看見了.

看來她的這個三姐,應該是最有心機的了,這難道就叫做,會咬人的狗不叫?請原諒她說血緣上的姐姐狗,但凡這人內心真誠點,她也不會這樣!連奶奶都是相處之後,她才接受,這什麼一見面就給臉色的,只有所謂血緣關系的姐姐算鳥!

文奶奶的臉色,在春梨那哼一聲的時候,就已經黑了,在經過春香不客氣的態度,那完全都黑如鍋底,不過文欣是看見了,奶奶在見了春曉的態度之後,這臉色雖然還是黑的,但是也緩和了一點.這更加然讓文欣感覺到這個三姐的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