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到村子了
春梨隱藏在衣袖里面的手指緊緊的掐著,內心非常的不甘!她們原本就不想離府,畢竟在府上即使是做丫鬟,但是怎麼也比在鄉下做村姑有前途好麼.但是該死的,三少奶奶居然沒有經過她的同意,就讓這個說是她們奶奶的人,買回了她們的賣身契.誰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她們的奶奶.如果不是這個老家伙,她過不久,可能就是三姨太太了!

就是二丫春香也是咬著牙不甘願,她可是知道自家的姐姐勾搭上了少爺,要是姐姐當上了姨太太,那她的好日子還會遠麼?可是這一切也都被眼前的這個老太婆給壞了.

唯一沒有想要留在大宅門的,可能也就是三丫春曉了,不過過慣了好日子,即使是自由的生活,三丫春曉還是有些埋怨的.她之前被賣到府上的時候,因為年紀還小,所以府上吩咐她的活計,就是在廚房做個燒火丫頭.那可是很輕松又能吃到好吃的活,連大姐二姐伺候少爺小姐,還會時不時的被斥責,哪里向她那麼輕松?

所以三丫其實也是不想離開府上的,但是要一直留在那深深大宅,連出府都難,三丫就有些受不了了,于是當得知自己不用一輩子賣身給府上,有了自由身之後,三丫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多出來的奶奶,跟著所謂的奶奶回家了.

抬眼看了一眼,表示自己不想坐牛車,滿臉厭棄的大姐,三丫春曉複又低頭,好在她一路上,沒有明確的表示自己對奶奶的不滿,大姐二姐難道沒有發現奶奶,這一路上的臉色,已經越來越不耐煩了麼?估計她現在已經後悔把她們找回來了.

春曉實在想不明白,大姐二姐怎麼那麼不想離開,那個吃人的府上,那里雖然能吃好住好,主子高興了還能得些賞錢,但是這幾年為了攀高枝的丫鬟還少麼,但是哪一個有好下場了?

于是,雖然得知了自己將要回村,生活可能不是那麼好過,但春曉心里其實還是很高興的,所以這一路上可沒像大姐二姐那樣,對奶奶那麼嫌棄排斥,因為她深知,以後自己未來想要嫁一個殷實的人家,有更多的嫁妝,可能就系在這個自稱是她奶奶的人身上了.連給他們叔贖身的10兩銀子都拿的出來,這一路上奶奶的出手,她也是看在眼里的,這奶奶可不像那麼沒錢,以後嫁人,這嫁妝一定也不會少.

三丫春曉之所以能夠那麼快接受文奶奶,除了自己的小心思,還有是因為她離家的時候還小,根本就記不了多少事情,離家那麼多年,親人什麼的哪里還記得住?所以她對于文奶奶其實是完全不熟悉的,就像一個陌生人,能給她帶來利益也就跟著走.

三丫不比大丫二丫,腦海里還有爹娘奶奶的記憶,特別是當初自己被賣時,怎麼苦求最終都被無情的拉走的情形,那時爹娘的無情,奶奶的不見蹤影,村人們同情卻無動于衷…這些都深深的被兩人記在記憶的深處.

所以大丫二丫對于自己的爹娘是恨,對于奶奶就是怨.這心里一但有疙瘩,又有了別樣的心思,加上多年來生活的環境的影響,自然這態度上,行為上就成了現在這樣了.見到親人的高興,也被兩種情緒給狠狠的埋沒!

"要回家就跟著,咱們這窮地方哪里有馬車,就是有這路也過不去,回去這一路就要半天的時間,你們要是不想坐牛車,就跟著我走去回去."

今天不是大集,文奶奶不是很確定有沒有回村的牛車.很幸運的是,文奶奶今天遇上了來鎮上拉糞的孫老頭,于是就坐著他的牛車回村了,這回村的車就這一個,文奶奶可不遷就三個嫌棄的孫女兒了.

一路上文奶奶是真的有些煩了,她一直惦記著家里面的乖巧的小孫女,也憂愁著以後的生活,因為她出來可是把全部的銀子都給帶上了,可是回來居然沒給剩1兩.如果這銀子全是給孫女們贖身了,她是完全沒話說,本來當初就是這樣想的,可問題不是,大半銀子是被三個孫女給揮霍了.25兩,她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那麼多銀子,這幾天就沒影了.

這家里一下多了三個人口,這口糧就是一個大問題,還有一個大問題,之前她一直沒有想到.就是家里面現在可就只有一個住人的房間,那柴垛房是要收拾出來的,但是按照這一路上對三個孫女的認知,文奶奶也十分的確定,他們三個不可能會睡,大戶人家柴房還不如的柴垛屋.再說這衣服鋪蓋什麼的也沒有!

文奶奶這一路上都皺著個眉頭,她可不知道文欣已經已經幫忙准備好了衣服鋪蓋,就是柴房也給整理出來了,就是未來吃飯的問題,文欣也都給她解決了,文奶奶那麼能干的老人,怎麼會抓住不住賺錢的機會!

而且文奶奶是完全無法想象的,文欣已經開始計劃著建房子的事情了,當然前提是可能在她們還沒有回來之前,文欣建好房子那沒話說,但是見識到自己的三個姐姐文欣,這建房子的計劃,那就還得另說了.

當文奶奶一行回到村子的時候,正好是村人們下地干活的時間,所以文奶奶回來了,並沒有人發現,倒是在村子里四處玩耍的小伙伴們,首先發現了文奶奶一行四人的身影,然後小伙伴們也沒有跟文奶奶打招呼,就趕忙的往文欣家跑去.

對于文奶奶離開村子,這些與文欣關系非常好的小伙伴,自然是知道文奶奶去做什麼的,所以,這乍見文奶奶帶著三個俏麗的小姐姐回來,就有一種不妙的感覺,都來不及跟文奶奶打招呼,就跑的一個不剩了.

"小妞,小妞!"

最先跑到文欣家門口的是二狗子,這不這人一急,就氣喘籲籲的,把文欣費了老大勁給掰過來的"壞習慣"給帶出來了.

人未到聲先到,文欣一聽這帶著喘氣的喊聲,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急忙跑了出來,也不怪這二狗子又這樣猥瑣的喊她小妞了.不過對于文欣,二狗子等人要說的事情,也算是大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