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文奶奶要回來了
文奶奶帶著文欣的三個姐姐,就是在文欣准備第二天,跟著大叔進鎮子的那天下午回來的.

文奶奶是坐著馬車到了千樺鎮的,老人家這一生也只是見過馬車,可要說坐,還真是人生頭一遭,自家孫女輾轉被賣到了大城市的大戶人家里面,兜兜轉轉,這離家鄉就遠了,這才不得不坐馬車回來.

要說這孫女的贖身費,就花了10兩銀子,大丫頭4兩,兩個小的各3兩,幸好當初自己帶的銀子夠,不然這回家都沒有車錢.不過即使這樣,這到了千樺鎮的時候,文奶奶身上也就剩下不到1兩.

文奶奶愁苦著臉下了馬車,看著身邊窈窕嬌美的孫女兒,文奶奶這心里,也不知道按著自己的執拗,把這孫女接回來到底是對還是錯.去的時候身上帶了25兩銀子,這贖身的10兩銀子就不說了.可原本還剩下15兩,卻花在了這回家的路上,在文奶奶看來存粹是浪費的吃食住宿上.

倒也不是文奶奶吝嗇舍不得這些銀子,主要的還是被大戶人家養嬌慣了的孫女,這一路上嫌這嫌那的表現,以及對自己的態度,不像是親奶奶,倒像是伺候她們的婆子.

文奶奶這一路,怎麼想,都覺得這些孩子承了她們爹娘的習性.實在讓文奶奶心里有些失望,她原本乖乖巧巧的娃子,就這一去,這都變成了什麼樣子.這時文奶奶的心里不禁又怨恨起,自家那沒出息,沒人性的兒子,兒媳來.

可人都接出來了,也是她執意接出來了,文奶奶想著,怎麼也得把人帶回家去,讓這些離家的孩子,好好過些正常的日子,然後她給找個好人家,嫁個實在的,不要再去做伺候人的活,也就是了.

而在文奶奶考慮著孫女的終身大事的時候,她卻沒有看見跟著她之後下車的三個孫女,除了最小的那個,其余兩個皆離文奶奶幾步之遠的地方站定,同時眼露嫌棄的看著千樺鎮破舊的街道和建築,看著周圍來來往往的人群,那也是帶著高高在上的高傲,仿佛自己是什麼高貴的人.

"嘿,老李,你看那不是你老子娘?"就在文奶奶前腳剛從馬車里下來,後腳三個嬌女也跟著下來的時候,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糧食店里,一個穿戴整齊面含富態的中年婦女,伸手拉了拉她前面一個有些發福的男人.

"老子娘?我哪兒來的娘?去去去,別拉著我,還得趕緊辦事兒呢!"被婦人拉著的正是李才,而那個婦人就是她媳婦趙大妹.李才聽到自家媳婦的話頭也不回,揮開了女人的手,抬腳就要進糧食鋪子.

嘿,這可是大管家第一次交給他采買任務,要是做好了,說不定以後他就能頂替了麻子那家伙,到時候看他怎麼嘚瑟.以後接了廚房采買的活計,還怕撈不到油水?

不過李才這腳還沒有邁進去呢,又被趙大妹給拉住了:"嘿,我說你能別那麼急,你有沒有老子娘,你婆娘我會不知道?我讓你看的不是這個.快看,那老家伙後面跟著三個俏生生的妹子,嘿,那模樣就像府上的大丫鬟,你說那老家伙是不是…."

不用她把話說全,李才就明白了自家婆娘的意思,這心思一動,也給轉過身來,這一看,嘿,還真是!不過:"嘿,我說你那什麼眼光,那老家伙要是發達了,這還穿著那破布條子?"說著拍了拍自己的青色襦衫.

這趙大妹一看一想,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可那俏生生的三個姐兒,也不會是假的吧!那身上穿的可比府上大丫鬟了,還有那頭上帶的,不得是真銀子?

趙大妹眼珠子轉了轉,跟著李才進了鋪子,這嘴里還說道:"誒,還是不成,我看我們得好好打探打探,可不能便宜了那老太婆,剛剛你是沒看見,那老家伙可是跟著那三個姐兒從馬車里下來的,這車錢還是那老家伙給付的,是碎銀子呢."

這李才還真沒看見,聽自家婆娘一說,李才想了想,還是覺得要找機會給去村里面打探打探,要知道他們在府上日子可也不好過呢!下定了決心,這李才兩夫妻又急忙忙的把府上交代的事情給辦好,就回去想辦法要打探文奶奶的情況去了.

那邊文奶奶可不知道,自己又被惦記上了,她帶著三個孫女朝著鎮口走去,還不到中午的時間,文奶奶就決定坐牛車回村子,當然文奶奶更想走回去,但想想三個孫女應該走不了,便作罷.

"大丫你們三個跟著奶奶啊,可別走丟了,咱要坐牛車回去!"文奶奶是很想拉著孫女的手的,不過之前在那大城市拉了一次,被孫女兒毫不客氣的甩掉,文奶奶就不勉強了.

文奶奶其實是一個非常硬氣的婦女,也最討厭的也就是那些嬌小姐一樣嬌貴的人,如果是別人這樣對她,文奶奶估計早就不甩這樣的人,連臉色估計都欠奉.就像自己的親兒子,磨去了她所有的期待和親情之後,文奶奶也當自己沒有生這麼一個兒子.

但是對于孫女,文奶奶始終是比對兒子兒媳更加的寬容的,只是認為孫女兒被大戶人家嬌慣了,以後就好了.所以對于孫女兒一路上的各種嫌棄,文奶奶下意識就忽略了,或者其實是還沒有到文奶奶的底線,所以原諒了她們這回途中一系列,各種失望的表現.

春梨,也就是大丫,一聲尖叫:"牛車?"連原本要反駁不要叫她大丫,都被她暫時給壓了下來:"沒有馬車麼?"

牛車?那是個什麼玩意兒?就算她離開村子的時候已經記事了,但是牛車這東西,也已經在記憶中都找不到了.不僅是大丫一臉的嫌棄,就是二丫和沒有那麼勢利的三丫,對于做牛車都是一臉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