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在山上
而在前頭沉默的走著的莫塵大叔,有沒有聽到後面兩人的悄悄話?不是很清楚,不過仔細看看,這大叔嘴角牽起了一抹有些僵硬的笑.

內傷經過一晚上的休息,已經沒有多大的問題了,這個時候莫塵就想到了以後的事情,他雖然沒有具體的看過眼前這個村子的情況,但是就看著四周群山環繞,就能夠猜出,這是一個非常偏僻的山村.這倒是一個很好的養老的場所.

莫塵想著今天就要去這個村子的村長那里買上一塊宅基地,恩,就在妞妞這小姑娘對面好了,正好這里靠大山又靠海,以後他還能靠著打獵過活.

買地建房以及在養傷的這段時間的過活…莫塵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前襟.世道不太平,他該感謝家里的父母兄弟,讓他在早年就開始四處做生意,懂得小心謹慎,在自己的衣服上縫上暗袋,放些防身的銀錢.

雖然沒有上過山,但是根據前人踏出的路,莫塵還是走的很順暢,就像他曾經走過無數次一樣自然.他的速度即使不是飛快,但是對于身後的孫孝泉和文欣來說,就有些跟不上了,特別是文欣小蘿蔔.

一個是礙于對方教導主任的臉,一個是忌憚那一雙嚴厲的雙眼,總之就是沒開口說要停下休息一下,咬著牙緊跟著.而莫塵呢,他也是一大老爺們,沒有考慮到那麼多,加上一路上有些走神,所以更是沒有注意到身後的情況.

所以等到了山腳下,文欣已經要累趴下了,就是孫孝泉都氣喘籲籲,唯有莫塵還是一臉云淡風輕,連臉色都沒有變一下.不僅是孫孝泉,就是文欣都要懷疑這大叔是不是壓根就麼有受傷.

難道真的是中暑了?文欣無言望天!

"就是這里?"一路走到了文欣下套子的地方,莫塵看了看所謂的套子,可能是運氣不好,這第一個套子居然飛了起來,並沒有捕捉到獵物.

看著那細細的絲線,莫塵眼中精光一閃,走進了拿起那線細細的觀摩起來.他沒看錯,這是一種連他都沒有見過的線,品質極好,是他見過最好的絲線了.使勁的拉了拉,居然感覺到了手掌有種割裂的疼痛,他完全可以想象,要是他的力氣再大一些,雖然也可能把這繩子扯斷,但這手要是沒有做保護,絕對會受傷.

莫塵見獵心喜,轉頭對默默休息文欣問道:"這繩子你們是從哪兒弄來的?"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雖然這後面這一句話,他沒有說出口,但是文欣卻看出來了莫塵的意思.

文欣心里一緊,好家伙,果然是大世界來的,眼光就是不一樣.文欣裝著一臉茫然樣:"啊?繩子,叔叔走之前留下的啊!"一臉大叔你連這個都不知道,你問了蠢問題的模樣!

看的另外兩個人一臉無語,莫塵是心道,我本來就不知道好麼,我又不是你們村的,之前又不認識你,怎麼會知道這東西是誰留下的,你也沒跟我說啊!別一副理所當然好麼!你一臉稚嫩小臉,我會誤會我真的很蠢的.一想到這里,莫塵心里就更加的郁悶了,怎麼跟一個小孩子似得較勁起來了?都不像以前嚴肅的自己,也太不符合滄桑的男人心了.

相對于文欣的裝傻,莫塵的郁悶無奈,這孫孝泉心里就有些擔憂忐忑了,擔心文欣那樣的表情,會惹火眼前這個不知底細的男人,連忙接口道:"這位,額,大叔,妞妞還小不懂事,您別怪她沒大沒小,這套子是之前一個教導過妞妞吃食的叔,走之前留下來的,也是妞妞跟我們說的,所以這繩子我們也不知道是哪兒得來的,我們也都沒有見過呢!"

莫塵詫異的看著孫孝泉有些忐忑的表情,他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把一個小少年給嚇到了,擺手道:"沒事,小孩子就要這樣才好."要是像以前家里面的那些小輩那樣,他還真喜歡不起來,"既然不知道就算了,我也不過是因為沒有見過,見獵心喜之下,隨意問問罷了."

莫塵心里有些遺憾,這樣好的繩子居然沒有推廣出去,或許是難得?莫塵看著孫孝泉在那里擺弄套子,拿繩子就在眼前晃啊晃的,覺得這結論怎麼都站不住腳,搖了搖浪頭,決定不再管.他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莫塵了,現在的這個莫塵,只想好好的隱居在這個小小的山村,安度晚年,多余的事情還是不要理會才好.

等孫孝泉重新弄好了套子,由他帶路,莫塵護著文欣朝著第二個套子前進,接下來他們的運氣很好,剩下的套子都套住了獵物,一只刺猬,一只半大兔子和野雞,以及一條肥大的蛇!

從孫孝泉把那天還精神的蛇裝到了布袋子里面,文欣就離他遠遠的,自覺的躲在了莫塵大叔的身後.看得莫塵哭笑不得,因為文欣一到山上就開始不消停,這里看看那里瞧瞧,莫塵因為擔心沒少說她,但文欣都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答應的好好的,卻根本不會遵守.這倒好,一條被抓的蛇就讓這孩子乖乖的,難道她不知道道,隱藏在草叢灌木里面的蛇,比這已經被抓的蛇危險百倍麼?

文欣會不知道?不,她當然是知道的,不過是因為那麼久沒有上山了,加上之前那靈芝賣了銀子,讓她非常的心動,非常的希望能在遇上珍貴的藥材,所以這不上了山,就想要仔細的看看.不是但凡好東西,都喜歡隱藏麼,文欣覺得她當然的瞧仔細來,致力于讓那些寶貝都無法躲過她的火眼晶晶.

也不知道莫塵是不是從文欣的表情態度上看出了什麼,看完了套子朝著陷進所在地的路上,莫塵就指著路上遇到的,文欣所不認識的草藥,野菜,菌類開始教導文欣.就是一邊的孫孝泉也認真的學起來.

"看這個,這個叫雞血藤.主要是功用是補血活血,舒筋活絡.用于腰漆酸痛,肢體麻木,風濕麻痹,以及女子閉經,痛經,月事不調,藥鋪一般都回收,這個東西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都是常備的,所以這個藥草藥鋪的收購價還不錯,不過這個一般秋季才能熟,這株還不到成熟期."莫大叔帶著兩人走到一顆百年老樹邊上,指著一株表面灰褐色,呈圓柱形的藤莖植株,對兩人說道.

"還有一種叫做大血藤的藤狀常見藥材,功用是清熱解毒,活血祛風.它的莖為紅褐色,花瓣極小,果子是一串串的小漿果.一般生長在山坡疏林,溪邊,和雞血藤容易混淆,折斷的時候,這兩樣藥材都有紅褐色的血液狀液體流出.這地方有雞血藤,或許這大血藤也有有生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