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人小啥事都不好辦
雖然她也急著想賺錢,但是錢可以慢慢賺,這人情可得時常往來,所以這幾年來,家里有些個什麼,奶奶都不會忘記拿些去各家走動.就是之前一無所依,奶奶還會力所能及的去割一簍子豬草給人送去呢!

不要覺得別人的幫助都是應該的,要是真這樣想,可沒人願意幫你,就是同情,也不會上趕著幫扶,最多也就嘴上說說.所以她自能夠在山上逮著些什麼,多,就會給他們家送去,少,也會叫上那幾家的孩子在家里吃飯.家院子里的果子自能摘時,那都是不斷的.

看著空蕩蕩缺了門的房間,文欣想著,要不要先去哪家借點稻草來打地鋪,唉,說起來,他們家也就比傳說中的荒廢的寺廟好一點點吧.

文欣抬頭看了看天,唔,還是算了,去別人家,最近的都要一個小時左後,那就是孫家,太費時間了,這小胳膊小腿的,之前就走了那麼久,都打顫呢都,她還是去家屋後隨便弄點蒲草吧,也一樣.正好用以前的被子(說被子那還真是抬舉啊,這就一破條子)墊在下面,然後剛買來的被子可以拿出來一床.受傷的人,還是睡舒服一點,好得快喲!

鋪好了草墊子地鋪,文欣進了房間,也沒管床上某個睜開眼看見她又閉上的大叔,徑直移開放衣服的簍子,打開了地窖的門,走了進去.

莫塵之前就睡了一會兒,因為從來沒有睡過這麼破的床,雖然下面有墊了一床貌似是新的被子,但是還是感覺不舒服.內力運行困難,一運行全身就疼痛難忍,他知道要靠內力療傷是不行了,所以干脆就閉著眼躺著.

之前聽到聲音,知道是那個小女娃回來了,還帶了一個年輕人,莫塵不知道有什麼用意,所以在年輕人進來的時候,下意識戒備起來,沒想到居然把人給嚇跑了,這才直到,他這是誤解人家了.但他也沒法說什麼,長這麼大他還從來沒有向,除了那幾個人之外的人低頭.

後來聽到外面的聲音,這才直到,那女娃是叫年輕人過來幫忙收拾那間沒有門的柴房,想來是為他准備的了,一時間心里酸脹脹的,不知道是因為淪落到睡柴房的落差,還是感激與小女娃心無芥蒂的收留,還專門收拾出一個屋子來.

莫塵想,應該是後者吧!

文欣一進來,莫塵就睜開了眼睛,但是對方並沒有看他,而是徑直的挪開了牆角的方型竹簍子,然後打開了一個門.是地窖?他之前居然沒有發現,這地窖入口一般不都是建在廚房麼?這家的怎麼在房間?

雖然疑惑,不過莫塵也沒有要探知別家家事的意思,于是閉上眼睛繼續冥想,雖然睡不著,但這樣也算是休息了,如果沒有那麼多糟糕的思緒湧入腦海,那就更好了,莫塵心下歎了一口氣.

很快,莫塵就又詫異的睜開了眼睛,他聽到了"呼哧呼哧"的喘息聲,夾帶著"嘶嘶嘶"的什麼東西拖曳的聲音,是地窖的房間,那孩子在拖什麼沉重的東西?莫塵忍著身體的不適,下了床.

地窖里面很暗,不過這難不倒莫塵,所以他很清楚的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影,兩手抓著一床被子的一角,艱難的拖曳著,托幾下歇口氣,在微差的視線中,莫塵居然能夠看到小女娃漲紅的小臉蛋,以及看著身後長長被子時,那氣惱的眼神.

莫塵眼中閃過笑意,嘴角一勾,也下了地窖.

因為擔心會嚇到下面的小家伙,莫塵故意加重了腳步聲,果然那女娃聽到了動靜,像他這邊看了過來,他不知道對方能不能看的見他,應該能看到一個影子的吧!這地窖光線還是不錯的,不是完全的黑暗.

"大叔,你咋下來了?"

文欣詫異莫塵突然進了地窖,這人不是一臉虛弱樣麼?

在文欣問話的時候,莫塵已經到了她的身邊,准確的從文欣的手中接過了棉被的角,卷吧卷吧的抱在懷里.

"還有什麼要拿的沒有?"不管文欣此時驚訝的呆樣,莫塵溫和的問道.

文欣下意識的點頭,但想到對方可能看不清楚,于是說道:"恩,有.都是小東西了,我自己能拿,大叔你先上去,你身體還沒好呢."說著轉身又往地窖里走去.

這大叔要幫忙,她是不會拒絕的,這棉被那麼重,這地窖可沒有粉水泥,也沒有放木板,完全就是泥地,那新的被套估計已經黑了吧!唉,等會兒還要洗被單,好在還有換洗的,恩,天氣也不錯,很快就能干.

唔,之前沒有想到這個,福安大哥走了老遠,她才想起來,不過人已經走了,她也不好意思在跑回去叫人.

早知道這人能下床,她就讓他下來拿了.文欣機械似得抬腳走路,兩頰鼓鼓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爽.

莫塵可沒有發現文欣的不爽心情,這個時候他這已經拿著被子出了地窖,這低頭一看,就發現髒了的被子,一看就知道怎麼回事,之前他只顧著看文欣的表情了,倒是沒有看到這棉被的慘樣.

莫塵搖搖頭,主動的把棉被拆了出來,不要以為他以前生活富足,就不會做這些簡單的事情.

他已經躺了不短的時間,這個時候除了不能動用內力,身體有些疲憊,已經沒有多大的問題了.所以這會兒睡不著,莫塵就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文欣出來,就看到魁梧的大叔,板著臉拿著被單發呆,看床上已經去了被單的棉被,文欣點頭,還不錯麼,知道主動干活.

"大叔,把被單給我吧.我去河邊漂漂就行了."文欣放下手中拿著的新被單,想接過某發呆大叔手上的被單.

不過文欣沒有成功,文欣一動作的時候,莫塵就反應過來了,把髒了的被單往懷里攏了攏.

"不用了,這被單不小,你一個小娃娃拿弄得小,你在家呆著,我去給你洗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