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柴房也給收拾出來了
但如果是別的村的人,那這人就不可能是從他們村子里面上山的,這附近除了孫家屯,其他的兩個村子可不近,雖然也靠著大山,但是要到他們這邊來,最起碼是一定進了中圍了,這人太膽大了.

看來一定是妞妞所說的被野獸追,然後逃出來的了,不過應該不是個多壞的人,不然也不會不對妞妞做什麼了.王福安微微放下一點心來,但是還是決定要自己看看才行,要是個不好的,那就一定不能留在妞妞家.

本來文奶奶走了,留妞妞一個人在家,他們都老不放心,這要是在有一個心懷不軌的,一個錯眼,他們可咋向文奶奶交代.妞妞這妹子也是倔,家里雖然擠是擠了點,但加上一個妞妞還是能住下的,偏她就是不願,得虧這幾天都沒有出事.

要那大叔是個不錯的,留個一晚上,妞妞晚上也不用那麼怕,這文奶奶,也就這兩天就該回來了.

文欣見王福安一直沒說話,以為他還是擔心那個大叔的安全性,于是接著說道:"福安大哥不用擔心,妞妞可沒那麼笨,奶奶走的時候都教過妞妞了,壞人妞妞才不會帶回家呢!"

本來王福安就已經決定了要親自去看看,這會兒突然聽到文欣這麼自信的說,頓時就想要聽聽文欣會怎麼說,于是道:"哦?那你怎麼知道那個叔叔不是壞人?你就不怕那個叔叔是拍花子,把你弄暈了,給賣了?"

見對方來了興趣,文欣一挺胸脯,滿臉的自信與嚴肅,道:"哼!妞妞可聰明著呢?是好人是壞人,妞妞一看就知道了.要是是個壞人,眼珠子肯定亂轉不懷好意,是好人就不會.還有是好人的話,說話一定和和氣氣的,壞人最喜歡罵小孩子,還會打人."

見文欣那麼嚴肅,還以為文欣會說出什麼道道來,哪成想居然是這樣,王福安頓時哈哈大笑:"哈哈哈,原來妞妞那麼厲害啊.恩,你說的沒錯,就是這樣."王福安隨便抹了一把文欣的頭,接著來了一個轉折:"不過有時候壞人也是會對你笑眯眯的,所以,以後在遇上陌生人,一定要先叫人知道不?不能一個人跟陌生人呆在一起!"

文欣臉頓時紅了,心有不忿,打掉了王福安弄亂自己發型的手,兩頰鼓鼓的,她本來就說的沒錯好伐,壞人,好人可不就這樣的?高級壞人,誰吃飽沒事兒干,跑這窮鄉僻廊來.

額,之前猜測的窮凶極惡之徒,殺手神馬的除外!

好嘛,是有些不保險.但是她也是想著,她一個農村小姑娘,根本就沒有啥所圖的好不,要錢沒錢要貌沒貌,長這個豆芽菜,營養不良的模樣,就是養好了,最多也是清粥小菜,就是拿出去賣,也賣不出幾個錢吶!

她的模樣,她可是在空間用玻璃鏡好好看過的,在這個有奴婢,有青樓的古代,絕對安全保險.更何況是在外人,來也不想來的山海村,那就更安全了!

走了大半個時辰,終于到家了,王福安徑直進了院子,腳步不停,嘴里卻說道:"好了,到了,那大叔是在你跟文奶奶屋?走,我去看看去!"

知道對方還放不下心,文欣也不攔著,直接去了隔壁柴垛房,奶奶和勤勞,這屋子什麼時候都是滿滿的.文欣最先把已經開了的一捆往外慢慢的拉,一路回來,都沒有碰到二狗子他們,看來老天是不想讓她用童工.

好在這些個家伙,也不用拉很遠,放在廚房的另一邊靠著牆就行,現在人都沒地兒住,也就管不了這些柴,下雨會不會淋濕了.

淋也是最外圍的那些會濕掉,到時候要用,撿干的燒就成,麻煩就麻煩吧!

沒過多久,王福安就出來了,見文欣已經開工了,也擼起了袖子直接扛起了一捆柴,搬到文欣放柴的地方.

"福安哥,咋樣?"文欣見王福安出來居然沒有說什麼,這臉色也沒有變化,一時間有些好奇,早知道剛才她也跟進去看看了,不過那大叔應該在睡覺,這福安哥進去了,不知道對方什麼反應.不會對方在睡著,所以福安哥,沒啥發現?

王福安沉默了許久,柴火都搬了兩捆了,這才低聲的說了一句:"我覺得還行!"想起一進去時,對方眼中的凌厲和戒備,王福安這心里就打了一個顫,直覺對方是個不好相與的,這要開口的話都不知道怎麼說,竟然看了一眼就出來了.

王福安扛著的一大捆柴,擋住了他眼中深深的擔憂,這樣一看就是不簡單的人,應該不會對一個小女孩如何的.妞妞說的也對,他們山海村那麼一個窮地方,也沒有什麼能圖的.

而且他觀對方臉色,確實如妞妞所說,一片蒼白,臉有疲態,想來妞妞的猜測也不差,他應該也只是借妞妞家休息吧!

可心里雖然是這麼想的,王福安還是覺得有些愧疚,覺得他因為被對方的氣勢所嚇,沒有給文欣取得安全保障.他想回去之後還是跟爹商量一下好了,看看自家爹怎麼說.

奇怪,這附近村子,有這麼一個厲害的人,他居然不知道?王福安機械的搬運著柴火,心思早已經不知道飛到了哪兒.

文欣可是不知道王福安心中的糾結,也不知道王福安心中所想,更看不到王福安眼中的擔憂,只要她覺得里面那人確實對她沒有威脅,這就可以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老天給了她新生,她應該感恩,能出手相幫,為何還要那麼冷漠呢!

王福安力氣大,用了不到一個時辰,就把滿屋子的柴給搬出去了,因為擔心文欣太小,做不來力氣活,還幫忙把屋子都給打掃乾淨了,有些歪了的窗戶,都給掰正了,不過缺了的門他就沒有辦法了.

等所以的事情忙完,也是下午五點多了,王福安心里還惦記著他們的船,所以也不等文欣說喝一口水歇會兒的話,就告辭離開了.

文欣看著王福安消失的背影,想著明天早上就要去看看山里的陷進了,到時候有收獲,就拿些送給村長吧!

這幾年多虧了村長家,孫家還有王爺爺幾家的幫扶,她和奶奶才過得下來.平時也總會讓這幾天的哥哥們幫忙,這人情往來總還是要走走的,不然遲早會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