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找孫孝泉幫忙
莫塵有顧慮沒開口,文欣可是想到了這一點,這大叔從大山里出來,那臉色蒼白,眼睛沒神的,定然累極餓極.沒看到這大叔一手捂著肚子呢?對方不好意思說,她難道還能干看著人家餓肚子?別餓死了哩.

在有自己把人家兩把匕首給貪墨了,總也得有點表示不是,雖然對方不知道.文欣已經決定了,在這大叔沒離開之前,那兩把匕首一定不能拿出來,就是有外人在的時候,也不能,誰讓拿匕首一看就不普通?只能自己偷偷享受了.

心里轉了幾圈,于是文欣知心的說道:"那大叔,你些躺著,我去給您弄些番薯來,家里只有番薯,您也不要嫌棄."就是嫌棄,她也拿不出大米飯,雞鴨魚肉出來!

也不等對方回話,文欣就出了門,一出門,乖巧懂事,天真善良的小臉蛋就一陣扭曲.

房子啊房子,一定要早些建房,這只有一間能住人的房間,算是怎麼回事兒?這太憋屈了.

文欣雙手握拳,為自己加油打氣.不過這一切不是她一個小娃娃能干的,還是得等奶奶回來才成.文欣稍微泄了些氣,氣鼓鼓的轉身去廚房了.

等著大叔睡下了,她就去村長家看看,這福安哥哥現在偶讀致力于專研那些船只,不像孫孝泉他們還要去地里干活,遠點就遠點吧.

文欣確定了這人是被追殺逃到這里的,就知道對方短時間不可能離開,所以在對方留下的時間,自然是要利益最大化.等這人走了之後,她的人參也有借口拿出來了吧?

說不定到時候,都不用自己身上的那些銀子,也省的奶奶因為自己上山擔心.文欣老成的摸了摸下巴,嘿嘿的笑.

文欣給莫塵煮了10個大番薯,就擔心這漢子不夠吃,反正這番薯一時半會不會壞掉,吃不完沒關心,晚上也可以當晚飯的.恩,還要去跟村長換些米回來,這受傷的人,還是吃些有營養的東西好,不然這身體沒養好,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把番薯給大叔之後,文欣交代了一聲,就去村長家找人了.

到了村長家,大人們已經出門了,家里傅奶奶跟英子在家,文欣首先把剛醒來的英子給叫道一邊,"英子哥哥,咱在椰子林發現叔叔的事情,你沒有告訴伯伯他們吧!"

看著文欣有些懷疑的眼神,英子不高興了,嘟著嘴巴道:"妞妞,我說了不說,肯定不說啦?你咋還這樣問我?"

文欣見這小家伙鬧別扭了,連忙安撫道:"嘿嘿,我這不是擔心麼?你沒說就好,沒說就好.誒,那叔叔已經醒了,不過叔叔的身體不舒服,回不了他自己家,所以我讓他在我家休息下.晚上可能要在我家睡,我來找福安哥哥幫忙把柴垛屋子收拾收拾,誒,福安哥哥在不在?還有海子哥哥他們出去玩了?"光叫福安一個人可不夠啊,最好能讓小伙伴們都來,這樣也速度些.

"哦,你找福安哥啊,他在家後院呢,我帶你去找他."說著英子拉著文欣的手朝後院走去,"海子哥哥他們跟小黑大哥玩去了,怎麼妞妞妹妹也要找她們嗎?他們應該在莫叔田里呢,你可以去找."

莫叔田里?她來的時候就路過了,咋沒有見到?算了,不管他們了,要找的話,還要浪費不少的時間,這村子太大了,還是讓福安哥把大件的給搬了,小的散開的,她慢慢弄就好了.幸好大個的木頭,奶奶一直堆在後院山腳,不然這得忙到什麼時候.

"哥,妞妞找你!"

一到後院,文欣就看到了正在忙著的福安等人,還不得她說話,身邊的英子就喊了起來,頓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喲,是妞妞啊,咋?找我有事兒?"福安放下鋸了一半的木頭,拍了拍手上的木屑,起身問道.

看著眾人分工明確,沒得一絲閑,文欣倒是不好意思了,小手緊張的抓了抓衣擺,吶吶的說道:"額,福安哥,我來找你幫下忙,會耽誤你時間不?要是你走不開,我晚些時候去找孝泉大哥."

這幾天文奶奶都不在家,福安料想文欣找來,定然是有什麼難事兒,笑著說道:"嘿,哪里忙,咱這都是瞎忙活,說吧,啥事兒,我這整理整理,就去幫你."說著脫下外面滿是木屑的外套,使勁的抖了抖,又接著外套在身上使勁的拍,把身上落著的木屑都抖掉,然後往外走去.

文欣站的遠遠的,見福安弄好了,這才跟上福安,嘴里解釋道:"嘿嘿,不是姐姐們快回來了麼,家里就一間房子能住人,奶奶回來定然是要把柴房整理出來的,本來奶奶回來,我們自己弄也是可以的,但是今天我去摘椰子的時候,見一個大叔受傷了,我就讓他在我家休息,這一間房,晚上就不好辦,這才來麻煩福安哥哥,那大件的柴火我弄不了."

一聽文欣的話,王福安拿掛在麻繩的衣服的手猛地頓住,詫異的轉身,"啥?你把陌生人往家里帶了?"這孩子,咋啥人都往家里面帶,這萬一要是個居心不了的,豈不是危險?

看著王福安不贊同的眼神,那眼中的擔憂讓文欣心下溫暖,擺手嘻嘻笑道:"嘻嘻,福安哥哥沒事兒啦,家里又沒有值錢的東西,就是糧食都沒有多少,那個叔叔不會做什麼的."

說著就靠近了王福安,左右望了望,發現沒人,這才放低了聲音,偷偷的說道:"福安哥哥,那叔叔的衣服破了好多地方,而且臉色好白,就像妞妞以前中暑暈倒時,奶奶說的臉色好難看.而且回家的時候,走路歪歪扭扭的,眉頭皺的都能夾死蒼蠅了.我猜那個叔叔是從大山里面出來的,被野獸追,這才出了山就暈倒了,肯定是累的."

不聽還好,一聽王福安心里就更加的擔心,這人誰啊,怎麼能從深山里面走出來?這人暈倒在椰子林,但醒來卻沒有回家,那說明肯定不是山海村的,不然就是再累,也會回自己家的,許是別的村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