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謊話說多了也就順溜了
文欣心里計算著,莫塵卻被文欣的話驚到了,這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居然還有靠海的人,不懂得出海打魚的?聽這小姑娘的話,這村子的人,似乎才注意到大海.

難道是因為這里大山多,所以人們就靠山吃山了?但是也不該啊,這孩子不是說村子窮?這吃山,可比吃海還能賺錢,那到底怎麼回事?不等莫塵深想這其中的原因,有人已經為他解答了.

文欣一腳無聊的踢著腳邊的沙子,似無意又有些惆悵的說道:"叔叔說大山有很多野獸,會吃人,村里的人都不敢進山,也不許進山,海里的魚太腥,大家都不會做,調料太貴,大家吃不起,家家戶戶吃吃那一點點地里的糧食根本就不夠."

文欣語氣突然有些興奮激動,踩著腳邊拖羅過來的一堆沙子,兩手也興奮的擺著,接著說道:"不過叔叔後來教妞妞怎麼做魚,咱每天才到海灘撿那些被海浪打上來的海貨,也能收獲很多東西,但是我們山海村離鎮子太遠了,一來一回就要一天,這東西還沒到鎮上,就會死光發臭,根本賣不出去.叔叔說,要把出村的路修修,還要買馬車,這樣到鎮上就能快很多了,可是村里沒錢,所以叔叔走了,去外面賺修路錢去了."

說道這里,文欣的語氣便低落下來,"村里很多哥哥都沒有錢娶媳婦,可把叔叔嬸嬸給急壞了.奶奶一直想找回被爹娘賣掉的姐姐,也想去看看嫁遠的姑姑,聽奶奶說妞妞還有一個舅公.可是奶奶沒有銀子,就找不到姐姐的下落,更沒有錢給姐姐贖身,也沒辦法去看看姑姑和舅公,天天晚上偷偷的哭.奶奶還以為妞妞睡了不知道呢!其實妞妞一早就知道,妞妞知道奶奶不想妞妞知道,所以妞妞也裝作不知道."

"嘻嘻,叔叔教會妞妞怎麼吃那些海貨,妞妞就跟二狗哥哥們,去孫家屯把撿來的海貨賣給孫家雜貨鋪,得了好些銀子呢!奶奶得了銀子可高興呢!恩,妞妞也很高興.這不奶奶就拿這兩年存下的錢,去找姐姐去了,找回姐姐,奶奶以後就不會偷偷哭了.哼,以後妞妞還要賺更多的錢,家里的房子太破了,妞妞要建大房子,到時候奶奶,姐姐,姑姑還有舅公都能住下,妞妞還要買地給奶奶種,就不用給村里的叔叔嬸嬸干活換大米了.唉,不知道奶奶什麼時候回來!"

文欣大歎了一口氣,似乎把隱藏了許久的心事,終于一吐為快,抬起笑臉,迎上了莫塵心疼的眼神.心下頗得意的同時,也有些愧疚,不過為了得到對方的信任,和為了未來的生活,她也只能用自己可憐的身世立場來說話了.

唉,這叔叔說,還有賣可憐,會對眼前這個精明的大叔有用麼?希望有吧!她也不能說的太淺顯.

因為之前文欣一直低著頭,所以莫塵無法看到文欣的神情,但是小姑娘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是感覺卻像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語氣里沒有絲毫的沮喪,氣餒,傷心等,這些負面的情緒.讓莫塵一時間居然說不出話來,只是突然間覺得,自己的遭遇,實在不算什麼.這下又看到小女娃放松的笑臉,清澈的大眼睛,心下的郁結突然間就消散了.

"你家爹娘呢?"聽了那麼久,一直沒有聽到對方的爹娘,這孩子似乎是跟奶奶相依為命,難道這孩子爹娘都去世了?還是這孩子因為爹娘把姐姐賣了,所以不想提?

文欣在前面帶路,渾不在意的說道:"趙嬸嬸說,爹娘嫌棄妞妞又是一個女娃娃,所以把房子和地賣了,就把妞妞和奶奶丟下走了."那對極品,走了更好,她是真巴不得永遠不回來.他們要是在,她和奶奶會有好日子過?嘿嘿,這謊話說多了也就順溜了,開口就來!咦?不對啊,她說的哪里是謊話來著,明明就真的不能在真了!恩,對!

莫塵看著面前這破爛的院子,灰白色不怎麼對稱的院門,被雨水東一塊西一塊蝕的不成樣子的土牆,感覺風一吹就能跑的黑漆漆的屋頂,兩個沒有門的房間,一個放著柴火,想來是柴房了,還有一個看模樣應該是廚房,那剩下的唯一有門的就是主人家睡覺的房間?

看到眼前的房子,莫塵心下對眼前的小姑娘就更加的同情了,這麼爛的院子,他還真從來都沒有見過.不過院子房子雖然很爛,但卻很乾淨,院子里面也種了不少果樹,妝點的清新雅致,(如果沒有那礙眼的爛屋子的話)能夠看出主人對它的愛護,

文欣直接把莫塵帶到了自己和奶奶睡覺的屋子,說道:"大叔你的臉色那麼白,先在屋子躺會兒吧!"

反正屋子里也沒有值錢的東西,讓這大叔睡睡也沒有關心,就是晚上不知道咋整喲!誒,這家里頭就一個睡覺的房間,真是太不方便了,看來等會還得讓福安哥哥過來,把柴垛房給整理出來.

莫塵走了那麼久,也很累了,如果不是意志堅持著,說不定,他現在的身體,還真的一步都走不了.他也看出來這房子,也就一間能夠住人,現在他主要是想好好休息一下,等恢複了一些力氣,就可以另找一個歇息的地方,不用占著人家的房間了.也就沒有跟文欣客氣.

不過這才脫下鞋子,莫塵身子就僵住了,文欣一見,頓時也反應過來,暗叫一聲糟,心里有些忐忑,不過裝小孩子裝了那麼久,文欣這臉也差不多慣性了,依舊一副純真懵懂的看著莫塵,雖然對方現在低著頭,但難保對方不會突然襲擊不是.

她可是不會她貪汙了他的兩把匕首,拿匕首,一看就是高級貨.恩,既然她救了他性命,那就當這是報酬好了.

不過讓文欣松口氣的是,莫塵並沒有抬頭問她,而是照常脫了鞋,上了床.

莫塵想著等身體好了,就去山上看看,打些獵物回來,算是感謝文欣的救命和收留之恩,他可沒有忘記那被切了一角,估計失了大部分藥效的人參.

莫塵手一放鞋上面,就感覺到了,他放在鞋里面的匕首不見了,因為他這樣藏武器已經十幾年了,根本就不會有硬物的感覺,所以這匕首不見了,他也是現在才知道.

他醒來就見到了小姑娘,也確定之前並沒有他人近身,但文欣他是知道的,根本就沒有發現她藏有匕首,莫塵想也許是他墜海的時候丟了,雖然可惜,但是丟了就丟了,他也不可能為了兩把匕首就一路去找.

雖然肚子有些餓,但是想起之前文欣說過的話,就知道這家里定是沒有什麼吃的,就是有,他要是吃了,這孩子指不定就沒有吃的了,莫塵也就沒有好意思開口討吃的.

------題外話------

恩,把後台稿子複制下來,在剪切,望天,亂了麼?